(54)

管箫

  • 礼记月令见钟磬下声淮南子金石有声弗叩弗鸣丨丨有音弗吹无
  • 又钟鼓丨丨干戚羽旄所以饰喜也

管磬

  • 礼记礼运见醴盏下俯又乐记故钟鼓丨丨羽籥干戚乐之器也屈伸 仰缀兆舒疾乐之文也宋史乐志祥烟瑞霭杂天香丨丨发声长尝盐铁论见琴瑟下 唐太庙乐章乐和丨丨礼备蒸 张说封泰山雍和乐章鼓钟丨丨肃唱和鸣进
  • 于邵唐释奠武成王乐章丨丨升膻芗集上公
  • 嘉币执

管籥

  • 孟子见鼓乐下济又注丨笙丨箫或曰籥若笛而有三孔 魏书 南王传芳先被敕专造钟律丨丨优劣是其所裁权斛尺度本非其事比前门下索芳尺度而芳牒报云依先朝所班新尺复应下黍更不增损为造钟律调正分寸而已之庄子今富人耳营钟鼓丨丨之声口嗛于刍豢醪醴 味以感其意遗忘其业可谓乱矣幸阎朝隐立春游苑应制诗丨丨周移寰极里乘舆望 斗城闉 刘禹锡送裴令公自东都留守再命太原诗山河归旧国丨丨杂离宫

管弦

  • 史记礼书见几席下音汉书礼乐志见钟石下堂又张禹传禹性习知 声内奢淫身居大第后理丝竹丨丨禹成就弟子尤著者淮阳彭宣至大司空沛郡戴崇至少府九卿宣为人恭俭有法度而崇恺弟多智二人异行禹心亲爱崇敬宣而疏之崇每候禹常责师宜置酒设乐与弟子相娱禹将崇入后堂饮食妇女相对优人丨丨铿锵极乐昏夜乃罢而宣之来也禹见之于便坐讲论经义日宴赐食不遇一肉卮酒相对宣未尝得至后堂及两人皆闻知各自得也虞后汉书和熹邓皇后纪易载羲农而皇德著书述唐 而帝道崇故虽圣明必书功于竹帛流音于丨丨记北史何妥传臣少好音律留意丨丨年虽耆老颇皆 忆 唐书艺文志留进丨丨记十二卷凌秀丨丨志十卷
  • 又法书要录隶合文质程君是先乃备风雅如聆丨丨
  • 又世说旧注荀绰兖州记闾丘冲好音乐侍婢不释丨丨出入乘四望车 六一诗话京师辇毂之下风物繁富而士大夫牵于事役良辰美景罕或宴游之乐其诗至有卖花担上看桃李拍酒楼头听丨丨之句 三柳轩杂识世谓兰亭不入选以丝竹丨丨为病天朗气清不当于春时言陵阳韩子苍云春多气昏是时天气清明故可书如杜子美六月风日冷之义丝竹丨丨四字乃班孟坚西汉中语梁已前古文不在选中者尚多何特此序耶王班固答宾戏牙旷清耳于丨丨离娄眇目于豪分 羲之兰亭记见丝竹下 庾信齐王宪神道碑丨丨入耳则溪谷俱调文雅沿心则烟霞并韵曲张说虚室赋见樽酒下 王粲公宴诗丨丨发清音 度清且悲英陆机饮酒乐饮酒须饮多人生能几何百年须受乐 厌丨丨歌
  • 唐 张说 三月三日诏宴定昆池宫庄赋得筵字 凤皇楼下对天泉,鹦鹉洲中匝管弦。
  • 唐 储光羲 献高使君大酺作 花添罗绮色,莺乱管弦声。
  • 虞世南飞来双白鹤诗飏影过伊洛流声入丨丨
  • 适行路难子孙成行满眼前妻能丨丨妾能舞啭
  • 唐 薛曜 奉和圣制夏日游石淙山 飞花藉藉迷行路,啭鸟遥遥作管弦。
  • 唐 孟浩然 岘山送萧员外之荆州 涧竹生幽兴,林风入管弦。
  • 王建寄汴州令狐相公诗秋日梁王池阁好新歌散入丨丨声丨刘禹锡酬乐天醉后狂吟诗制诰留台阁歌词入丨
  • 又和令狐相公到镇改月偶书所怀诗丨丨喧夜景灯烛掩寒蟾上又奉和裴侍中将赴汉南留别座上诸公诗丨丨席 留高韵山水途中入胜游太又湖州崔郎中曹长寄三癖诗诗见旌旆下人又詶 原狄尚书见寄诗幽井侠少趋鞭弭燕赵佳 奉丨丨易
  • 唐 元稹 献荥阳公诗五十韵 句句推琼玉,声声播管弦。
  • 唐 白居易 尝酒听歌招客 管弦渐好新教得,罗绮虽贫免外求。
  • 唐 张籍 杂曲歌辞 伤歌行 高堂舞榭锁管弦,美人遥望西南天。
  • 隐寄酬邺王罗令公诗绡从海室夺烟雾乐奏帝宫胜丨丨寄曹唐洛东兰若归诗丨丨愁衷老书剑梦中忙
  • 又 永州萧使君诗竹叶水繁更漏促桐花风软丨丨清枝李从善蔷薇诗丨丨朝夕兴组绣千百 韦庄汉州诗见旌旆下

管丝

  • 宋书乐志在心曰志发言诗声成于文被丨丨

管键

  • 周礼司门掌授丨丨以启闭国门注郑司农云键读为蹇丨谓籥也丨谓牡 管子筑障塞匿一道路博出入审闾闬慎丨丨策盐铁论天子适诸侯升自阼阶诸侯纳丨丨执 而听命示莫为主也

管钥

  • 晋书陶侃传见舟船下进唐书李光进传光颜先娶而母委以家事及光 娶母已亡弟妇籍赀贮纳丨丨于姒光进命反之曰妇逮事姑且尝命主家事不可改因相持泣乃如初 宋史折克行传擢知府州秦兵讨夏国张世矩将河外军民克行与俱廷议谓守臣难自行诏克行选兵隶世矩克行抗章愿率部落先驱未报即委丨丨而西器亦作籥礼记月令孟冬脩键闭慎丨丨 丨丨搏键 也 史记萧相国世家赞汉兴依日月之末光何谨守丨丨因民之疾奉法顺流与之更始 汉书谷永传平阿侯谭位特进领城门兵永闻之与谭书曰属闻㠯特进领城门兵是则车骑将军秉政雍容于内而至戚贤舅执丨丨于外也 吴志虞翻传吕蒙举军西上南郡太守糜芳开城出降蒙未据郡城而作乐沙上翻谓蒙曰今区区一心者糜将军也城中之人岂可尽信何不急入城持其丨丨乎蒙即从之时城中有伏计赖翻谋不行 魏书松滋侯苌传孝庄初除齐州刺史先是州境数经反逆邢果之乱人不自保而子华抚集豪右委之丨丨众皆感悦境内帖然同又刘模傅允修国记与俱缉著常令模持丨丨每日 入史阁属述时事 淮南子屈建曰白公胜将为乱石乞曰不然白公胜卑身下士不敢骄贤其家无丨丨之信关揵之固大斗斛以出轻觔两以内而乃论之以不宜也屈建曰此乃所以反也居三年白公胜果为乱杀令尹子椒司马子期 星经键闭星在房东北主丨丨叩何逊七召盖持身之丨丨进德之舟船响如钟而待 明似镜以长悬 柳宗元祭外甥崔骈文见箧匮下

管音

  • 后汉书礼仪志注乐叶图徵曰丨丨调则律历正律历正则夷则之律应

管声

  • 诗嘒嘒丨丨传嘒嘒和也

管奏

管咽

  • 戴表元可竹轩赋见钟奔下

管象

  • 礼记仲尼燕居下而丨丨示事也疏象谓武王伐纣之乐事谓王业之大事故下丨丨武示王业之事也

管窥

  • 汉书东方朔传语曰以丨丨天以蠡测海以莛撞钟岂能通其条贯考其文理发其音声哉 后汉书章帝纪朕在弱冠未知稼穑之艰难区区丨丨岂能照一隅哉 蜀志却正传夫人心不同实若其面子虽光丽既美且艳丨丨筐举守厥所见未可以言八纮之形埒信万事之精练也 北史崔亮传刘毅所云一吏部两郎中而欲究镜人物何异以丨丨天而求其博哉

管闻

  • 宋书礼志臣等生接昌辰肃懋明世束教丨丨未足言道

管说

  • 魏书刘芳传臣学谢全经业乖通古岂可轻荐瞽言妄陈丨丨

管见

  • 齐书礼志内外百司立议已定如更询访终无异说傍儒依史竭其丨丨既圣旨惟疑群下所未敢详废置之宜仰由天鉴之魏书元丕传臣虽丨丨肤浅性不昭达终不以恒代 地而拟伊洛之美但以安土重迁物之常性一旦南移惧不乐也第陆云谏吴王起西园第宜遵节俭启伏见西园大营 室虽未审节度丰俭之制然用工甚严窃惧事不得济愚臣丨丨辄敢瞽言

管妙

  • 唐 白居易 听歌 管妙弦清歌入云,老人合眼醉醺醺。

管清

管彤

  • 后汉书董祀妻传赞区明风烈昭我丨丨注丨丨赤管笔

管智

  • 张镜观象赋序夫机象冥渺至理幽玄岂伊丨丨所能究畅

管笔

  • 南史纪少瑜傅少瑜尝梦陆倕以一束青镂丨丨授之云我以此笔犹可用卿自择其善者其文因此遒进

管色

  • 唐 白居易 南园试小乐 高调管色吹银字,慢拽歌词唱渭城。

管裂

管急

管端

  • 宋书乐志匏笙也竽也笙随所造不知何代人列管匏内施簧丨丨宫管在中央三十六簧曰竽宫管在左傍十九簧至十三簧曰笙其他皆相似也

管上

  • 唐书宗室琮传琮三子行远行芳行休始琮与二弟同死桂林开元四年行休请身迎柩既至无封树议者谓不可复得行休扫地布席以祈是夜梦王乘舟舟判为二既而适野见东洲中断乃悟焉又灵堂锁一夕茎自屈丨丨有指迹一奇二并使卜人筮之曰屈于文为尸出指者示也一奇二并三殡也先王告之矣乃趋其所发之如言而一节独阙行休号而寝梦琮告曰在洛南洲明日直殡南得之于是以三丧归陪葬昭陵

管槁

  • 新序辟闾巨阙天下之利器也击石不阙刺石不锉使之与丨丨决目出眯其便未能过丨丨也

管涩

管手

  • 笔经汉时诸郡献兔毫出鸿都惟有赵国毫中用时人咸言兔毫无优劣丨丨有巧拙

管库

  • 礼记檀弓文子其中退然如不胜衣其言呐呐然如不出诸其口所举于晋国丨丨之士七十有馀家生不交利死不属其子注管键也库物所藏扬宋书文帝纪朕寐寤乐贤为日已久而俊哲难阶明 莫效用令遗才在野丨丨虚朝永怀前载惭德深矣重南史马枢传见席上下 陆倕拜吏部郎表自非李 清识李毅恬正则何以区分丨丨式鉴胥史寞江淹为萧重让扬州表缯贩之士无荐丨丨之家寂 沈约奏弹王源文岂有六卿之胄纳女于丨丨之人宋子河鲂同穴于舆台之鬼

筦𣙜

  • 宋史毕士安传开宝四年历济州团练推官专掌丨丨岁课增羡 刘禹锡武陵书怀诗校缗资丨丨复土奉山园

管辖

  • 孙绰为功曹参军驳事笺纲纪居丨丨之任以糺司外内驳议弹射诚无所拘然亦有所以献可替否举直违枉者也丨李白草创大还赠柳官迪诗执枢相 丨摧伏伤羽翮

管领

  • 道德指归论上仁之君性醇粹而清明皓白而博通心意虚静神气和顺丨丨天地无不包裹观微得要以有知无养生处德爱民如子昭物遭变响应影随

筦执

  • 汉书刘向传大将军秉事用权五侯骄奢僭盛并作威福击断自恣行污而寄治身私而托公依东宫之尊假甥舅之亲以为威重尚书九卿州牧郡守皆出其门丨丨枢机朋党比周称誉者登进忤恨者诛伤游谈者助之说执政者为之言排摈宗室孤弱公族

管术

  • 天机经夫律历之妙动则能知体既虚无莫得施其丨丨

管记

  • 唐书王孝杰传初进军平州白鼠昼入营顿伏皆谓鼠坎精胡象也白质归命天亡之兆及战乃孝杰覆焉时张说以丨丨还白状后问之说具陈孝杰乃心国家敢深入以少当众虽败功可录也乃赠夏官尚书耿国公

筦冥

  • 汉书颜安乐传始贡禹事嬴公成于眭孟至御史大夫疏广事孟卿至太子太傅广授琅邪筦路路为御史中丞禹授颍川堂溪惠惠授泰山冥都都为丞相史都与路又事颜安乐故颜氏复有丨丨之学

管葛

  • 晋书殷浩传屏居十年于时拟之丨丨不南史刘湛传湛弱年便有宰物情常自比丨丨 为文章不喜谈议吁
  • 唐 李白 驾去温泉后赠杨山人 自言管葛竟谁许,长吁莫错还闭关。
  • 唐 杜甫 别张十三建封 君臣各有分,管葛本时须。
  • 宋 杨万里 晚兴 管葛诸人端解事,也曾遭我笑渠来。

管蔡

  • 汉书刘向传内有丨丨之萌外假周公之论兄弟据重宗族磐互

管乐

  • 晋书袁宏传孔明盘桓俟时而动遐想丨丨远明风流
  • 唐 孟浩然 与黄侍御北津泛舟 自顾躬耕者,才非管乐俦。
  • 唐 李商隐 筹笔驿 管乐有才终不忝,关张无命欲何如。

管晏

  • 文心雕龙丨丨属篇事覈而言练适鹿门隐书古之奢也吾不奢古之俭也吾不俭 丨丨之中或可矣怀应璩与董仲连书夫挟丨丨之智者不有厮役之劳 陶朱之虑者不居贫贱之地出蒙讥于恤护入见谪于嫔息忽便邑愤不知处世之为乐也

管望

  • 应玚文质论今子弃五典之文闇礼义之大信丨丨之小寻老氏之蔽所谓循规常趋未能释连环之结也

管鲍

  • 宋书沈攸之传攸之与谭金童太壹等并受宠任朝为牙爪同功共体世号三侯当时亲昵情过丨丨遭仰革运囚党惧戮攸之狡猾用数图全卖祸行
  • 魏晋 傅玄 何当行 管鲍不世出,结交安可为。
  • 唐 杜甫 贫交行 君不见管鲍贫时交,此道今人弃如土。

管萧

管仲

  • 左传齐桓公置射钩而使丨丨相

管子

  • 汉书艺文志丨丨八十六篇

管翰

  • 晋书曹毗传朝菌不可踰晦朔蟪蛄无以观大年固非丨丨之所述聊敬对以终篇

管商

  • 吕览昭王曰孟尝君之好士何如公孙弘对曰义不臣乎天子不友乎诸侯得意则惭为人君不得意则不肖为人臣如此者三人能治可为丨丨之师说义听行其能致主霸王如此者五人万乘之严主辱其使者退而自刎也必以其血污其衣有如臣者七人

管穴

  • 晋书孙惠传窃慕墨翟申包之诚跋涉荆棘重茧而至栉风沐雨来承祸难思以丨丨毗佐大猷道险时吝未敢自显伏在川泥系情宸极谨先白笺以启天虑

管山

  • 明一统志丨丨河在慈溪县东五里宋吴潜开浚以通水利

管城

  • 晋书桓石虔传苻坚荆州刺史梁成襄阳太守阎震率众入寇竟陵石虔与弟石民距之贼阻滶水屯丨丨石虔设计夜渡水既济贼始觉力战破之进尅丨丨擒震斩首七千级俘获万人马数百匹牛羊千头具装铠三百领成以轻骑走保襄阳北水经注渠水又东钱家沟水注之出京县东南梅山 溪其水自溪东北流径丨丨西故管国也周公以封管叔矣俗又谓之为管水 韩愈毛颖传秦始皇时蒙将军恬南伐楚次中山将大猎以惧楚召左右庶长与军尉以连山筮之得天与人文之兆遂猎围毛氏之族拔其豪载颖而归献俘于章台宫聚其族而加束缚焉秦皇帝使恬赐之汤沐而封诸丨丨号曰丨丨子

管水

  • 水经注见上

管国

  • 左传管蔡郕霍鲁卫毛聃郜雍曹滕毕原酆郇文之昭也杜注十六国皆文王之子也丨丨在荣阳京县东北雍国在河内山阳县西毕国在长安县西北酆国在始鄠县东

管涔

  • 水经汾水出太原汾阳县北丨丨山汾大业杂记大业二年七月自江都还洛阳敕于 州西北四十里临汾水起汾阳宫即丨丨山河源所出之处当盛暑月临河盥漱即凉风凛然如八九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