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部·琴
  • 周官。孤竹之管。云和之琴瑟。冬日至。于地上圆丘奏之。孤竹之管。空桑之琴瑟。夏日至。于泽中方丘奏之。阴竹之管。龙门之琴瑟。于宗庙奏之。
  • 毛诗曰: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 礼记曰: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之诗。而天下治。
  • 又曰:丝声哀。哀以廉。廉以立志。君子听琴瑟之声。则思志义之臣。
  • 左传曰:晋侯观于军府。见钟仪。问其族。曰:伶人也。与之琴。操南音。公曰:君子也。言称先职。不背本也。乐操土风。不忘旧也。
  • 又曰:初卫侯有嬖妾。使师曹诲之琴。师曹鞭之。公怒。鞭师曹三百。
  • 列子曰:瓠巴鼓琴。而鸟舞鱼跃。
  • 又曰:孔子游太山。见荣启期。鹿裘带索鼓琴瑟。孔子问曰:先生为乐何也。对曰:天生万物。唯人为贵。吾既为人。一乐也。男贵女贱。今既为男。二乐也。今有不见日月。不免襁褓。吾行年九十有五矣。三乐也。贫者士之常。死者生之终。居常以待终。何忧哉。
  • 吕氏春秋曰:宓子贱治单父。弹琴。身不下堂而治。
  • 又曰:伯牙鼓琴。钟子期善听之。方鼓琴。志在太山。钟子期曰:善哉乎鼓琴。巍巍乎如太山。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乎鼓琴。洋洋乎若流水。钟子期死。伯牙擗琴绝弦。终身不复鼓琴。以为世无足鼓琴以也。
  • 庄子曰:孔子游乎缁帷之林。坐杏坛之上。弟子读书。孔子弦歌鼓琴。奏曲未半。有渔父者。下船而来。孔子推琴而起曰:其圣人欤。(事具居处部坛篇。)
  • 孙卿子曰:伯牙鼓琴。六马仰秣。
  • 史记曰:万石君奋。年十五。为小吏。侍高祖。高祖与语。爱其恭敬。问曰:若何有。对曰:独有母。不幸失明。有姊。能鼓琴。高祖乃召其姊为美人。以奋为中涓。徙其家长安中戚里。
  • 又曰:驺忌以鼓琴见齐威王。威王舍之右室。
  • 又曰:司马相如素与临邛令王吉相善。临邛富人卓王孙。有女文君。新寡。好音。故相如缪与令相重。而以琴心挑之。文君窃从户窥之。心悦。既罢。相如乃使人重赐文君侍者。通慇勤。文君夜亡奔相如。
  • 桓谭新论曰:神农氏继而王天下。于是始削桐为琴。绳丝为弦。以通神明之德。合天人之和焉。广雅曰:神农氏琴。长三尺六寸六分。上有五弦。曰宫商角徵羽。文王增二弦。曰少宫少商。
  • 风俗通曰:琴者乐之统。与八音并行。君臣以相御也。和乐作者。其曲曰畅。言其道畅美也。忧愁作者。其曲曰操。言心失其操也。
  • 说苑曰:雍门周以琴见孟尝君。孟尝君曰:先生鼓琴。亦能令文悲乎。周曰:臣独焉能令足下悲哉。所能令悲者。先贵而后贱。先富而后贫。不若身才高妙。适遭暴乱。不若处势隐绝。不及四邻。诎折摈厌。舞(○太平御览五百七十九舞字无。)无所告愬。臣一为之徵操援琴。则涕零矣。今若足下。千乘之君。广夏邃房。下罗帷。来清风。斗象旗。(○说苑善说篇作棋。)舞郑妾。丽色淫目。流声娱耳。水游则连方舟。戴羽旗。野游则驰弋猎乎平原广囿。入则撞钟击鼓乎深宫之中。虽有善鼓琴者。固未能使足下悲也。然臣所为足下悲者一也。千秋万世之后。宗庙必不血食。高台既已坏。曲池既已渐。坟墓既已下。婴儿竖子樵采者。踯躅其足而歌其上曰:夫以孟尝君尊贵。乃若是乎。于是孟尝泫焉承脸。周引琴而鼓之。徐动宫徵。拂羽角。孟尝涕泣增哀。下而就之曰:先生之鼓琴。令文若破国亡邑之人。
  • 韩诗外传曰:孔子南游适楚。至于阿谷之隧。有处女佩瑱而浣。孔子曰:彼妇人可与言矣。抽琴去其轸。以授子贡曰:善为之辞。子贡曰:于此有琴而无轸。借子以调其音。妇人对曰:吾野鄙之人。五音不知。安能调琴。
  • 江表传曰:顾雍从蔡邕学琴。雍异之。曰:卿必成。故以名与卿。
  • 华峤汉书曰:初蔡邕在陈留。邻人有以酒食召雍(○按雍邕通。)者。比往而酒以酣。客有弹琴于屏。邕至门。潜听之。曰:以乐召我。而有杀心。何也。遂反。将命者告主人。以蔡君至门而去。邕素为邦乡所宗。主人遂自追问其故。邕且以告。莫不怃然。弹琴者曰:我向见螳螂方向鸣蝉。蝉将去而未飞。螳螂为之一前一却。吾心耸然。唯恐螳螂之失蝉也。此岂为杀心而形于声者乎。邕笑曰:此足以当之矣。(事具鸟部蝉篇。)
  • 列仙传曰:稷丘公。华山道士。汉武封禅。公乃冠章甫。拥琴来迎。
  • 刘向别录曰:雅琴之意事。皆出龙德诸琴杂事中。赵氏者。渤海人赵定也。宣帝时。元康神爵閒。丞相奏能鼓琴者渤海赵定梁国龙德。皆召。入见温室。使鼓琴待诏。定为人尚清静。少言语。善鼓琴。时閒燕为散操。多为之涕泣者。
  • 东观汉记曰:上尝问宋弘通儒之士。弘荐桓谭。谭善鼓琴。喜郑声。上数听悦之。闻。坐府上。遣吏召谭。责问之。谭叩头良久乃遣。后上令谭鼓琴。谭为之失次。上问之。弘言其故。其后不复令谭给事中。
  • 孙登别传曰:孙登。字公和。汲郡人。清静无为。好读易弹琴。颓然自得。观其风神。若游六合之外者。当魏末。居北山中。以石窟为宇。编草自覆。阮嗣宗见登。被发端坐岩下。遥见鼓琴。嗣宗自下趍进。莫得与言。嗣宗乃长啸。与琴音谐和。登因啸和之。妙响动林壑。
  • 语林曰:嵇中散夜灯火下弹琴。有一人。面甚小。斯须转大。遂长丈馀。黑单衣草(○太平御览五百七十七。八百七十作革。)带。嵇视之既熟。乃吹火灭。曰:耻与魑魅争光。
  • 阮籍乐论曰:汉桓帝闻楚琴扆而悲。慷慨长息曰:善哉。为声如此而足矣。昔季流子向风而鼓琴。听之者泪下。
  • 蔡琰别传曰:琰。字文姬。蔡邕之女。年六岁。夜鼓琴。弦断。琰曰:第二弦。邕故断一弦。而问之。琰曰:第四弦。邕曰:偶得之矣。琰曰:吴札观化。知兴亡之国。师旷吹律。识南风之不竞。由此观之。何足不知。
  • 马明生别传曰:明生随神女入石室。金床玉几。弹琴有一弦。五音并奏。
  • 搜神记曰:吴人有烧桐以爨者。蔡邕闻其爆声曰:此良桐也。因请之。削以为琴。而烧不尽。因名燋尾琴。有殊声焉。
  • 晋中兴书曰:戴逵。字安道。少有文艺。善鼓琴。太宰武陵王晞。闻其能琴。使人召焉。逵对使者前。打破琴曰:戴安道不能为王侯伶人。
  • 世说曰:会稽有防风鬼。屡见城邑。常跂雷门上。脚乘至地。晋横阳令贺韬善鼓琴。防风闻琴声。在贺中庭舞。
  • 沈约宋书曰:萧思话领左卫将军。尝从太祖登钟山北岭。中道有盘石清泉。上使于石上弹琴。因赐以银钟酒。谓曰:相赏有松石间之高意也。
  • 梁丘迟题琴朴奉柳吴兴诗曰:边山此嘉树。摇影出云垂。清心有素体。直干无曲枝。凡耳非所别。君子特见知。不辞去根本。造膝仰光仪。
  • 陈沈炯为我弹鸣琴诗曰:为我弹鸣琴。琴鸣伤我衿。半死无人觉。入灶始知音。空为贞女引。谁达楚妃心。雍门何假说。落泪自淫淫。
  • 陈贺澈为我弹鸣琴诗曰:薄暮高堂上。调琴召美人。伯喈声未尽。相如曲复新。点徽还转弄。乱爪更留宾。聊持一弦响。杂起艳歌尘。
  • 隋江总赋咏待琴诗曰:可怜峄阳木。雕为绿绮琴。田文承睫泪。卓女弄弦心。戏鹤来应舞。游鱼听不沉。楚妃幸勿叹。此异丘中音。
  • 后汉傅毅琴赋曰:历嵩岑而将降。睹鸿梧于幽阻。高百仞而不枉。对脩条以持处。蹈通涯而将图。游兹梧之所宜。盖雅琴之丽朴。乃升伐其孙枝。命离娄使布绳。施公输之剞劂。遂彫琢而成器。揆神农之初制。尽声变之奥妙。抒心志之郁滞。
  • 后汉马融琴赋曰:惟梧桐之所生。在衡山之峻陂。于是遨閒公子。中道失志。孤茕特行。怀闵抱思。昔师旷三奏。而神物下降。玄鹤二八。轩舞于庭。何琴德之深哉。
  • 后汉蔡邕琴赋曰:尔乃言求茂木。周流四垂。观彼椅桐。层山之陂。丹华炜烨。绿叶参差。甘露润其末。凉风扇其枝。鸾凤翔其巅。玄鹤巢其岐。考之诗人。琴瑟是宜。尔乃清声发兮五音举。发宫商兮动角羽。曲引兴兮繁弦抚。然后哀声既发。秘弄乃开。左手抑扬。右手徘徊。指掌反覆。抑案藏摧。于是繁弦既抑。雅韵乃扬。仲尼思归。鹿鸣三章。梁甫悲吟。周公越裳。青雀西飞。别鹤东翔。饮马长城。楚曲明光。楚姬遗叹。鸡鸣高桑。走兽率舞。飞鸟下翔。感激兹歌。一低一昂。
  • 晋嵇康琴赋曰:椅桐之所生。托峻岳之崇冈。含天地之醇和。吸日月之休光。郁纷纭以独茂。飞英蕤于旻苍。其山川形势。则盘纡隐嶙。磪嵬岑岩。丹崖崄巇。青壁万寻。若乃春兰被其东。沙棠植其西。涓子宅其阳。玉醴涌其前。玄云荫其上。翔鸾集其巅。乃斲孙枝。准量所任。至人摅思。制为雅琴。错以犀象。藉以翠绿。弦以园客之丝。徽以钟山之玉。爰有龙凤之象。古人之形。伯牙挥手。钟期听声。华容灼烁。发采扬明。伶伦比律。田连操张。进御君子。新声嘹亮。及其初调。则角羽俱起。宫徵相證。参发并趣。上下累应。若乃高轩飞观。广厦闲房。冬夜肃清。朗月垂光。新衣翠粲。缨徽流芳。于是器洽弦调。心闲手敏。触总如志。唯意所拟。初涉渌水。中奏清徵。拊弦安歌。新声代起。曲引向阑。众音将歇。改韵易调。奇弄乃发。或徘徊顾慕。拥郁抑按。盘桓毓养。从容秘玩。牢落凌厉。布濩半散。英声发越。采采粲粲。穆温柔以怡怿。婉顺叙而委蛇。或乘险投会。邀隙趍危。嘤若离鶤鸣清池。翼若游鸿翔增崖。或楼㮰栎捋。漂缭潎洌。远而听之。若鸾凤和鸣戏云中。迫而察之。若众葩敷荣曜春风。若次其曲引所宜。则广陵止息。东武太山。飞龙鹿鸣。鶤鸡游弦。更唱迭奏。声若自然。下逮谣俗。蔡氏五曲。王昭楚妃。千里别鹤。论其体势。详其风声。器和故响逸。张急故声清。间辽故音埤。弦长故徽鸣。性絜静以端理。含至德之和平。诚可以感荡心志。而发泄幽情矣。
  • 晋成公绥琴赋曰:伯牙弹而驷马仰秣。子野挥而玄鹤鸣。清角发而阳气亢。白云奏而风雨零。
  • 晋殷仲堪琴赞曰:五声不彰。孰表太音。至人善寄。畅之雅琴。声由动发。趣以虚深。
  • 晋王珣琴赞曰:穆穆和琴。至至愔愔。如彼清风。泠焉经林。
  • 宋谢惠连琴赞曰:峄阳孤桐。裁为鸣琴。体兼九丝。声备五音。重华载挥。以养民心。孙登是玩。取乐山林。
  • 后汉李尤琴铭曰:琴之在音。荡涤邪心。虽有正性。其感亦深。存雅却郑。浮侈是禁。条畅和正。乐而不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