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七卷:杂戏

杂戏一

  • 《乐记》:『子夏对魏文侯曰:「今夫新乐,进俯退奸,声以滥溺而不止,及优侏儒,獶杂子女,不知父子,乐终不可以语,不可以道古,此新乐之发也。」』
  • 《汉官典职》曰:「正旦天子临阳德殿受朝贺,作九宾乐,舍利从西方来,戏于殿前,激水化成比目鱼跳跃,漱水作雾翳日,毕又化成龙八丈,出水游戏,炫耀目光。又踏局屈身,藏形于斗中,钟鼓进唱,乐毕作鱼龙曼延,黄门吹三匝。」
  • 《列子》曰:「宋有兰子以妖干元君,以双屐长倍其身,属其□,并趋驰七剑,迭而跃之,赐金后,复有以燕戏干元君,将戮之,此伎虽同而时异也。」 
  • 《文献通考》曰:「杂戏起于秦汉,有鱼龙曼延,高絙凤皇,安息五按,(并石李龙所作见《邺中记》)都庐寻橦,(见〈西京赋〉)戏车山车兴动雷,(见李尤〈长乐观赋〉)跟挂腹旋,见傅元〈西都赋〉吞刀、履索、吐火(见〈西京赋〉)激水、转石、漱雾、扛鼎(并见李尤〈长乐观赋〉)象人,(西汉书韦昭曰:「今之假面。」)怪兽舍利之戏,不为不多矣。然其惊俗骇观,非所以善民心,化民俗,适以滔烟心耳,归于淫荡而已。」
  • 《续文献通考》曰:「辽穆宗宝应中,正月与群臣为格叶戏。」
  • 金大定中,重五幸广乐园射柳,其法插柳毬场为两行,皇太子亲王百官当射者以尊卑序,各以帕识其枝,去地约数寸,削其皮而白之。先以一人驰马,前导后驰马,以无羽横簇箭射之,既断柳。又以手接而驰去者为上,断而不能接者,次之。或断其其青处,及中而不能断与不能中者,为负射必伐鼓以助兵气。已而击毬,各驰所习马,持鞠仗,仗长数尺,其端如偃月。分其众为两队,共争击一毬。先于毬场南立,双桓置板,下开一孔为门,而加网为囊,能夺得鞠击入网囊者为胜。或两端对立,二门互相排击,各以出门为胜。毬状小如拳,以轻韧木枵其中而朱之,皆所以习骁捷也。 元驾前承应有杂戏,飞竿、走索、踢弄、藏木厌 等伎。

杂戏二

  • 【荡心】【惑目】作奇技淫巧,以荡上心。 
  • 《夏统别传》:「女巫张陈二人,并有国色,能绝形匿影,眩惑人目。」 
  • 【猱杂】【燕戏】上子夏对魏文侯,详前一。 下《列子》详一。
  • 【猿骑】【戏车】石虎《邺中记》:「走马或在马胁,或在马头,或在马尾,马走如故。名为猭骑。」 张衡〈西京赋〉:「尔乃建戏,车树修旃,侲僮程材,上下翩翩。」 
  • 【角抵】【缘竿】《汉武故事》:「未央庭中设角抵戏享外,国三百里内,观角抵者,使角力相触也。其云雨雷电无异于真画,地为川,聚石成山,倏忽变化,无所不为。」 〈西京赋〉:「都卢寻橦。」注云:「都卢,山名。其人善缘竿百戏。」 
  • 【象人】【激水】上详一。 下《汉官典职》详一。 
  • 【运奇】【量伎】李尤〈平乐观赋〉:『方曲既设,秘戏运奇,驰骋百马,连翩九仞,离合上下。』 汉武帝令两两相当角抵,量其伎。 
  • 【六国造】【正会作】《汉武故事》:「内庭常设角抵戏,角抵者,六国时人所造也。」 石虎《邺中记》:「虎正会殿前作乐,龙鱼凤皇,五案之属,莫不毕备。」 
  • 【额上缘橦】【橦头安木】又云:「额上缘橦,左回右转。」 又云:「橦著口齿,上亦如之。」 又云:「立木橦,长二丈。橦头安木,两伎儿各坐木一头,或鸟飞或倒挂,又作猕猴之形。」 
  • 【鱼龙曼延】【神龟歌舞】〈西京赋〉注:「假作兽以戏。」曹植〈宴乐赋〉。
  • 【跳丸跃剑】【植瓜种枣】刘梁〈七举〉:『秦俳赵舞,奋袖低仰,跳丸跃剑,腾虚踏空。』 孔炜〈七引〉:「摩兴云雾,画成河洛,植瓜种枣,立起寻尺。」
  • 【吞刀吐火】【飞剑舞轮】上一见女乐二妙舞注。 一见本条惑目注。 傅元〈西都赋〉:「手戏绝倒,凌虚寄身,跳丸掷拙,飞剑舞轮。」 
  • 【戏索上寻】【猿戏云表】曹植〈宴乐赋〉。 傅元〈朝会赋〉:「猿戏于云表,燕跃于轻机。」 
  • 【黄门武乐】【后宫秘戏】后汉祭遵为征虏将军,帝幸遵,飨士卒,作黄门武乐,良久乃罢。 周仁得与后宫秘戏以垢污,无所嫌。 
  • 【画地成川】【漱水集雨】魏晋记:『江左有夏育扛鼎,巨鳌行龟抃舞,被舞灵岳,挂树白雪,画地成川之戏。』 晋夏统,会稽人。至洛上,日贾充请作乡闾乐,曹娥死国人作河女章,伍胥戮作小海唱,以足叩船,引声喉转,含水漱天,雷雨向集,众惧止之。 
  • 【兴云动雷】【激水转石】【仙唱】【奇戏】【殚所未见】【必有可观】【临迥望之广场】【呈角抵之妙戏】【桓子受而不拜】【文侯听而无倦】
  • 【拨头】【瞋面】《文献通考》:「拨头出西域,父为兽所噬,其子求兽杀之,为此舞以象也。」 又曰:「唐有此戏,其状以手举足加颈上,时刘吃陁奴能不用手而脚自加颈。」 
  • 【藏□】【上竿】《续文献通考》元戏详一。 又曰:「缘橦之伎,唐曰竿木,今曰上竿。」 
  • 【弄枪】【飞弹】又曰:「弄枪伎,盖工裸带数环,捲一工立数十步外,连掷十馀枪以度之,既毕乃一捲,受其枪也。」 又曰:「飞弹伎,置丸于地,反张其弓,飞丸以射之也。」 
  • 【藏挟】【擎戴】又曰:「藏挟幻人之术,盖取物象而怀之,使观者不能见其机也。」又曰:「擎戴伎,盖两伎以手相抵戴而行也。」 
  • 【戏绳】【衔书】又曰:「即张衡所谓走索,上而相逢也。梁三朝伎谓之高絙,或曰戏绳,今谓之踏索焉。」 又曰:「宋齐以来,三朝设凤皇,衔书伎是日侍中于殿前,跪取其书,舍人受书,升殿跪奏,皆有歌词。」 
  • 【扪翠】【拗腰】又曰:「齐武帝尝遣主书董仲氏。按孙兴公赋造莓苔石桥,道士扪翠之状,寻省焉。」 又曰「拗腰伎,翻折其身,手足皆至于地,以口衔器而复立也。」 
  • 【蹴瓶】【排闼】又曰:「蹴瓶伎,蹴其瓶使上于铁锋杖端,或水精丸与瓶相值,回旋而不失也。」 又曰:「唐昭宗光化中,孙德昭之徒刃刘季述,帝反正命乐工作樊哙排闼,戏以乐焉。」 
  • 【讶鼓】【击壤】《遁斋閒览》:「宋王子醇初平熙河,教军士为讶鼓戏。子醇与西人对阵,命军士百馀人为讶鼓队出军前,敌见惊愕,遂击破之。」 
  • 《逸士传》:「尧时有壤父五十人,击壤于康衢,艺苑击壤大戏也。」 又曰:「壤以木为之,前广后锐,长四尺三寸,阔三寸,其形如履,将戏先侧一壤于三四十步外,以手中击壤之,中者为吉。」 
  • 【格叶】【击毬】上辽事详一。 上金事详一。 
  • 【射柳】【杂旋】上详一。 
  • 《文献通考》:「杂旋伎,取杂器圆旋于竿,标而不地也。」 
  • 【婆罗门】【窟?子】又曰:「唐睿宗时婆罗门献乐舞,人倒行而以足舞,极铦刀锋,到植于地,抵目就刃,以历险中。又于背上,吹筚篥其腹上,曲终而亦无伤。又伏伸其手,两人蹑之,旋身绕手,百转无已。」 又曰:「窟□子亦曰魁□ 子,作偶人以戏,善歌舞。」 
  • 【透剑门】【弄木偶】又曰:「汉世卷簟席,以矛插其中,伎儿以身投,从中过之。后世攒剑为门伎者,裸体掷度,往复不伤。」 
  • 《孔帖》:「唐崔彦曾为徐州观察,事桂州戍者,胁粮料判官庞勋为将北还,达泗口所过。先遣俳儿弄木偶,伺人情,以防邀遏。」 
  • 【绝伦筋斗】【入神长竿】《教坊记》:「上于天津桥设帐殿,酺三日,教坊一小儿筋斗绝伦,乃衣以缯綵梳洗,杂于内妓中,少顷缘长竿倒立,寻复去手。久之,垂手翻身而下,乐人皆舍所执,宛转于地,大呼万岁。中使宣旨云此伎尤难近,方教成,欲以矜异,而其实小儿也。」 下刘晏诗详舞三注。 
  • 【迎驾奏乐】【分朋击鞠】《孔帖》:「唐咸通中诸王多习杂戏,天子幸其院则奏乐。」 
  • 《续文献通考》:「辽圣宗统和元年七月,临潢尹袅衮进饮馔,上与诸王分朋击鞠。」 
  • 【戏族咸在】【百弄迭作】【□仙童之霓裳】【睹壮夫之角抵】《唐文粹》:「李庾〈西都赋〉。」

杂戏三

  • 隋薛道衡〈和许给事善心戏场转韵〉诗曰:「京洛重新年,复属月轮圆,云间壁独转,空里镜孤悬。万方皆集会,百戏尽来前,临衢车不绝,夹道阁相连。惊鸿出洛水,翔鹤下伊川,艳质回风雪,笙歌韵管弦。佳丽俨成行,相携入戏场,衣类何平叔,人同张子房。高高城里髻,峨峨楼上妆,罗裙飞孔雀,绮席垂鸳鸯。日映班姬扇,风飘韩寿香,竟夕鱼负灯,彻夜龙衔烛。戏笑无穷已,歌咏还相续,羌笛陇头吟,胡舞龟兹曲。假面饰金银,盛服摇珠玉,宵深戏未阑,竞为人所难。卧驱飞玉勒,立骑转银鞍,纵横既跃剑,挥霍复跳丸。抑扬百兽舞,盘跚五禽戏,狻猊弄班足,巨象垂长鼻。青羊跪复跳,白马回旋骑,忽睹罗浮起,俄看郁昌至。峰岭既崔嵬,林丛亦青翠,麋鹿下腾倚,猴猿或蹲跂。金徒列旧刻,玉律动新灰,甲荑垂陌柳,残花散苑梅。繁星渐寥落,斜月尚徘徊,王孙犹劳戏,公子未归来。共酌琼酥酒,同倾鹦鹉杯,普天逢圣日,兆庶喜康哉。」
  • 唐元宗〈傀儡吟〉曰:「刻木牵丝作老翁,虽鸡皮鹤发与真同,须臾弄罢寂无事,还是人生一梦中。」
  •  又〈观拔河俗戏〉诗曰:「壮徒恒贾勇,拔拒抵长河,欲练英雄志,须明胜负多。噪齐山岋嶪,气作水腾波,预期年岁稔,先此乐时和。」
  •  张志和曰:「今岁好拖钩,横街敞御楼,长绳系日往,贯索挽河流。斗力频催鼓,争多更上筹,春来百种戏,天意在宜秋。」
  •  柳曾〈险竿行〉曰:「山险惊摧辀,水险能覆舟,尔何平地不肯立,走上百尺高竿头,我不知,尔是人耶复猱耶使我为尔长叹嗟。」
  •  刘言史〈观绳伎〉诗曰:「泰陵遗乐何最真,綵绳冉冉天仙人,广场寒日风日好,百夫伐鼓锦臂新。银画青绡抹云发,高处绮罗香更切,重肩接立三四层,著屐背行仍应节。两边圆剑渐相迎,侧身交部何轻盈,闪然欲落却收得,万人肉上寒毛生。危机险势无不有,倒挂纤腰学垂柳,下来一一芙蓉姿,粉薄钿稀能转奇。坐中还有沾巾者,曾是先王初教时。」
  •  王建〈寻橦歌〉曰:「人间百戏皆可得学,寻橦不比诸馀乐,重梳短髻下金钿,红帽青斤各一边。身轻足捷胜男子,绕竿四面争先缘,习多倚附欺竿滑,上下蹁跹皆著袜。翻身垂颈欲落地,却住把腰初似歇,大竿百夫擎不起,袅袅半在青云里。纤腰女儿不动容,戴行直舞一曲终,回头但觉人眼见,矜难恐畏天无风。险中更险何曾失,山鼠悬头猿挂膝,小垂一手当舞盘,斜惨双蛾当落日。斯须改变曲解新,贵欲欢他平地人,散时满面生颜色,行步依前无气力。」
  •  又〈鞦韆词〉曰:「长长丝绳紫复碧,袅袅横枝高百尺,少年儿女重鞦韆,盘巾结带分两边。身轻裙薄易生力,双手向空如鸟翼,下来立定重系衣,复畏斜风高不得。傍人送上那足贵,终赌鸣珰斗自起,回回若与高树齐,头上宝钗从堕地,眼前争胜难为休,足踏平地看始愁。」
  •  元吴莱〈碗珠伎〉诗曰:「碗珠闻自宫掖来,长竿宝碗手中回,日光正高竿影直,风力旋空珠势侧。当时想像鼻生葱,宛转向额栽芙蓉,箸头交箸忽神骇,矛叶舞矛忧伎穷。昔人因戏存戒惧,后人忘戒但戏豫,汉朝索橦险还愁,晋世杯柈危不寤。徘徘徊徊夺目晴,欹欹倾倾献玉璎,滑涎器从龙堂出,煇□命与鬼骨争。君不见,王家大娘材艺绝,勤政楼前戏竿折,市人欢笑便喧城,惊动金吾白梃声。」
  • 萨都拉〈鞦韆谣〉曰:「寒梅零落春雪洒,萧娘腰瘦无一把,澹黄杨柳未成阴,何人已系青骢马。画楼深处迎春归,鞦韆影里红杏肥,濛濛花气湿人面,东风吹冷轻罗衣。衣上粉珠流不歇,暗解翠裙花下摺,殷勤莫遣燕子知,会向人间报风月。」
  • 增 赋唐高无际〈后庭鞦韆赋〉曰:「丛娇立以推进,一态婵娟而上跻,乍龙伸而蠖屈,将欲上而复低。擢纤手以星曳,腾弱质而云齐,一去一来,斗舞空之花蝶;双上双下,乱晴野之虹蜺。」
  •  李浊〈内人马伎赋〉曰:「翘趾今鞍之上,电去而都闲;委身玉镫之旁,风惊而诡谲。人矜绰约之貌,马走流离之血。」
  •  王邕〈长竿赋〉曰:「玉颜直上,金管相催,顾影而忽升河汉,低首而下指楼台。整花钿以容与,转罗袖而徘徊,晴空乍临,若虚仙之踊出;片云时映,若仙女之飞来。初腾陵以电激,倏缥缈而风旋,或暂留以头挂,又却倚而肩连。」
  •  又〈内人蹋毬赋〉曰:「扬袂叠足,徘徊踯躅,虽进退而有据,常兢兢而自勖。毬体兮似珠,人颜兮似玉,下则雷雨之宛转,上则神仙之结束。无习斜流,恒为正游,毬不离足,足不离毬。」
  •  张楚金〈楼下观绳伎赋〉曰:「下曲如钩,中平似掌,初绰约而斜进,竟盘姗而直上。或徐或疾,乍俯乍仰。」
  •  金厚载〈都庐寻橦赋〉曰:「彼修竿兮迥立,天中有都庐兮,身轻若风,拂云端之缥缈,似欲升天。跨橦木之欹危,若有馀地,徒观其远,望蹁跹,轻如列仙,形翻碧落,足动晴烟。杳杳难分,宛在朝天之外;亭亭迥映,全高众木之颠。」
  •  林滋〈木人赋〉曰:「原夫始自攻坚,终资假手,虽克已小巧之下,乃成人于大朴之后。来同辟地,举趾而根柢则无动,必从绳结,舌而语言何有。」
  •  王粲〈吞刀吐火赋〉曰:「素刃兮倏去于手,红光兮遽腾其口,始蔑尔以虹藏,竟□然而电走。神仙不常,变化多方,或漱水而雾合,或吐饭而蜂翔,曾未若彼用解牛,我则嘘唳而挫锐;彼皆钻燧,我则鼓舌以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