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柏梁台》,群臣皆联七言,或述其职,或谦叙不能,至左冯翊曰:三辅盗贼天下尤。〕右扶风曰:〔盗阻南山为民灾。〕京兆尹曰:『外家公主不可治。』则又有规警之风。及宋孝武《华林都亭》,梁元帝《清言殿》,皆效此体。虽无规儆之风,亦无佞谀之辞,独叙叨冒愧惭而已。近世应制,争献谀辞,褒日月而谀天地,恐不至。古者赓载相戒之风,于是扫地矣。

〔按:“尤”四库本作“危”。“规警”四库本作“规儆”。〕

谢灵运有 〔蘋蘋泛沈深,菰蒲冒清浅。〕上句双声叠韵,下句叠韵双声。后人如杜少陵 〔卑枝低结子,接叶暗巢莺。〕,杜荀鹤 〔胡卢杓酌春浓酒,舴艋舟流夜涨滩。〕温庭筠 〔废砌翳薜荔,枯湖无菰蒲。〕 〔老媪宝稿草,愚夫输逋租。〕皆出于叠韵,不若灵运之工也。

陆龟蒙《邺宫词》云: 魏武平生不好香,枫胶蕙米洁宫房。可知遗令非前事,却有馀薰在绣囊。 或疑蕙不可焚,然事见《广志》,云:〔蕙草,绿叶紫花。魏武帝以为香焚之。〕

华亭船子和尚诗,少见于世,吕益柔刻三十九首于枫泾寺,云得其父遗编中。一诗云: 欧冶铦锋价最高,海中收得用吹毛。龙凤绕,鬼神号,不见全年可下刀。 涪翁屡用其语。

〔按:“枫泾”四库本作“风泾”。〕

语言拘忌,莫如近世浅俗之甚。王仲宣《赠蔡子笃》诗云:〔我友云徂。〕今人以为语之大病矣。余尝诵《饭牛歌》〔长夜漫漫何时旦〕,谓人曰:〔此岂亦宁戚谶语耶?〕

尝见尉迟枢《南楚新闻》云:〔薛昭纬避巢贼乱,遇旧识银工,邀食,有『一碟膻根数十皴』之语。乃知王中令所遇食蒸豚僧诗所谓『若把膻根来比并,膻根只合吃藤条』,亦自有来处耶。〕

李义山云:〔小亭閒眠微酒销,山榴海柏枝相交。〕韩致光云:〔深院下帘人昼寝,红蔷薇架对芭蕉。〕皆微辞也。

庾信《鸳鸯赋》云: 昔有一双凤,飞来入魏宫。今成两株树,若个是韩冯。 盖符中切。半山《蝶》诗云:〔岂能投死为韩冯。〕乃皮冰切。

鲍当有《清风集》行于世,时号鲍清风。尝以《孤雁》诗上一钜公,亟称之,故又号鲍孤雁。又有《贫女吟》云: 贫女临水妆,徘徊波不定。岂敢怨春风,自无台上镜。 深有古意。幸不遇赏音,使有所遇,又将为鲍贫女耶。

《陈平传》言:〔解衣裸而佐刺船。〕涪翁与洪觉范诗云:〔脱却衲衣著蓑笠,来佐涪翁刺钓船。〕似恼之太酷,而洪觉范自以为〔我欲收敛加冠巾〕之意,所谓欲盖而彰也。

钱昭度诗云:〔伯禹无端教鲜食,水中鱼尽不知休。〕陈无己云:〔谁初教鲜食,竭泽未能休。〕便觉语胜。

东坡和辛字韵,至〔捣残椒桂有馀辛〕,用意愈工,出人意外。然陈无已〔十里尘沉不受辛〕,亦自然也。

陆韩卿《中山王孺子妾歌》云:〔安陵泣前鱼。〕本龙阳君事,误以为安陵君。涪翁论〔黄独为土芋〕,而云或以为黄精,非也。盖谓东坡云:〔诗人空腹待黄精,生事只看长柄械。〕不欲显名之耳。

东坡:〔几思压茅柴,禁网日夜急。〕盖世号市沽为茅柴,以其易著易过。周美成诗云:〔冬曦如村酿,奇温止须臾。行行正须此,恋恋忽已无。〕非惯饮茅柴,不能为此语也。

华亭并海有金山,潮至则在海中,潮退乃可游山。有寒穴泉,甘冽与惠山相埒。穴在山麓,泉钟其间,适与海平。而半山和华亭令唐询十咏寒穴泉诗乃云:〔高穴与云平。〕盖未尝至其处也。毛泽民作《泉铭》叙半山诗云:〔泉当因此诗以名世。〕然余以为因半山诗以增重于世,则此泉之幸。若后世好事者,欲凭此诗以考寒穴所在,则失之远矣,非泉之不幸欤?

涪翁《读中兴碑》诗云:〔冻雨为洒前朝碑。〕《楚词》云:〔使冻雨兮洒途。〕故张平子赋:〔冻雨沛其洒途。〕旧注云:〔冻雨,暴雨也。〕巴郡暴雨为冻雨。

〔按:“楚词”四库本作“楚辞”。〕

《谭宾录》载唐率府兵曹参军冯光震入集贤院校《文选》,注〔蹲鸱〕云:〔今之芋子,即著毛萝卜。〕又温庭筠《乾巽子》所载不同,云:〔萧嵩以《文选》是先代旧书,欲注『蹲鸱』云『今芋子,乃著毛萝卜』。〕未知孰是。

沆瀣,王逸《楚词注》云:〔北方半夜之气。〕唐刘商《白角樽歌》云:〔或谓轻冰盛沆瀣。〕注云:〔海气也。〕

婪尾声酒,出《佛图澄传》。婪尾声者,最后饮酒也。东坡《除夜》诗云:〔不辞最后饮屠苏。〕是以乐天诗以〔婪〕〔蓝〕云:〔三杯蓝尾声酒,一碟胶牙饧。〕皆更岁之事。而东坡诗有〔蓝尾声忽惊新火后,遨头及要浣花前〕之语,自注云:乐天《寒食》诗云:〔三杯蓝尾声。〕当是误记。

梅圣俞诗〔莫打鸭,打鸭惊鸳鸯。〕之语,讥宣守笞官奴也。陈无己《戏杨理曹》诗云:〔从来相戒莫打鸭,可打鸳鸯最后孙。〕叠民宣守诗云;〔一为文俗事,打鸭起鸳鸯。〕皆用此也。然〔起鸳鸯〕三字亦有来处,杜牧之云:〔织篷眠舴艋,惊梦起鸳鸯。〕

〔按:“一为”,四库本、中华书局排印《后山诗注补笺》卷四《寄张宣州》并作“肯为”。〕   《酉阳杂俎》称庾信作诗用《西京杂记》事,旋自改曰:〔此吴均语耳,恐不足用。〕今本作《葛稚川集》,刘子骏文。

每疑《古乐府》有〔长跪问故夫〕之语,一日读《隋志》,至册后之礼,皇后先拜后起,皇帝后拜先起,乃知古妇人亦伏拜也。

陈无己跋旧词云:〔晁无咎云:『眉山宫词,盖不更此境也。』余谓不然,宋玉初不识巫山神女,而能赋之,岂待更而后知也。予他文未能及人,独于词,自谓不减秦七黄九。而为乡掾三年,去而复还,又三年矣,而乡妓无欲余之词者,独杜氏子勤恳不已,且云:『所得诗词满箧,家多蓄纸笔墨,有暇则学书。』使不如言,其志亦可喜也,乃写以遗之。〕此下原本另起,今据原文移正。古语所谓〔但解闭门留我住,主人不问是谁家〕者,此语东坡《题藏春》两绝之一。全篇云: 莫寻群玉峰头路,休看玄都观里花,但解闭门留我住,主人莫问是谁家。 盖无己托为古语耳。

〔按:四库本亦分为二条,恐是。〕

曾逢原老于仕宦,所至以严惮称。近有客举一联云:〔他日诗侯不敢客,如今到处欲为家。〕曰:〔此逢原诗也。〕二十五年来,仕于州县者鲜有能诗,乃知此老风力外,别有深处。

〔按:“诗侯”四库本作“诸侯”,“深处”四库本作“胜处”。〕   杜牧之云:〔杜若芳州翠,严光钓濑喧。〕此以杜与严为人姓相对也。又有〔当时物议朱云小,后代声名白日悬〕,此乃以朱云对白日,皆为假对,虽以人姓名偶物,不为偏枯,反为工也。如涪翁〔世上岂无千里马,人中难待九方皋。〕,尤为工致。

尝见东坡手写《会猎》诗云:〔向不如皋閒射雉,人间何以得卿卿。〕世所传本乃作〔不向如皋〕,遂以为东坡误用如皋为地名,特未尝见写本耳。

半山云:〔不知太乙游何处,定把青藜独照公。〕乃《上元夜戏刘贡父》诗。贡父时在馆中,适与王嘉所载刘向上元夜天禄阁遇太乙降事相契,事见《拾遗记》。原本嘉讹家,今正。故有此句。然此事前人引用已多,特半山用得著题耳。

〔按:“刘贡父”三字四库本作“贡父”,四部丛刊本《临川先生文集》卷二十二诗题作《上元戏呈贡父》。〕   前辈作桃花、菊诗虽多,而未见拔俗者。杨元素云:〔清香旧已亲陶令,红艳新能惑阮郎。〕张敏叔云:〔但令陶令长为主,莫遗灵芰错认伊。〕然世复盛传一联云:〔陶令归来惊色变,刘郎去后笑开迟。〕亦未为胜。但陶令归来,刘郎去后,乃切对也。

〔按:“灵芸”四库本作“灵均”。〕

唐人夏日诗,有〔炎风生白羽,畏日隔青油〕,想见歊烦之景,不在林樾之下也。

孟郊集有《四婵娟》篇,谓花、竹、人、月也。误见顾况集。

程文若在官,喜抄书,尝云:〔古人以是为风流罪过,予以李义山『举白弈棋兼把钓,不离至教事颠狂』之语作对云:『举白颠狂,不离至教;抄书罪过,抄书当是杀青之讹。要是风流。』〕

东坡诗有云:〔绝胜仓公饮上池。〕误以长桑君为仓公。

王武子多四言诗,间有五字句,余最爱〔抱瓮拙胜〕。此下当有脱文。

〔按:四库本“胜”后有一“巧”字,据文意当此为五字句。此句逯钦立辑校《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未收。〕   扬州僧坊有谷林堂,乃东坡命名。必至其所,然后知其名之当。枣据诗云: 下窥幽谷底,窈窕一何深。鱼动起重渊,鸟惊奋高林。 谷林之名,盖出此耳。

杨元素《劝酒》诗云:〔何必口辞山简醉,但教心似屈原醒。〕此语殊可味也。

〔按:“可味”四库本作“有味”。〕   秦太虚用乐天《木藤谣》〔吾独一身,赖尔为二〕。作六言云:〔身与杖藜为二,影将明月为三。〕真奇对也。

〔按:“为三”四库本作“成三”,四部丛刊本《淮海集》卷十一《宁浦书事六首》之五作“对月和影成三”。〕   乐天云:〔眉月晚生神女浦,脸波春傍窕娘堤。〕涪翁用此意作《渔父词》云:〔新妇矶边眉黛愁,女儿浦口眼波秋。〕然新妇矶、女儿浦,顾况六言已作对矣。

杜荀鹤诗句鄙恶,世所传《唐风集》首篇〔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者,余甚疑不类荀鹤语。他日观唐小人说,见此诗乃周朴所作,而欧阳文忠公亦云耳。盖借此引编,已行于世矣。

〔九原〕,《檀弓》一作〔九京〕,涪翁两用之云:〔九京唤起杜陵翁。〕又云:〔百不试,埋九京。〕

东坡名贾耘老之妾为双荷叶,初不晓所谓。他日,传赵德麟家所收泉南老人《杂记》,记此事云:〔两髻并前如双荷叶,故以名之。〕如荷叶髻,见温飞卿词:〔裙拖安石榴,髻亸偏荷叶。〕

〔按:“杂记记”三字,四库本作“集记”。“如荷叶髻”,四库本无如字。〕   五大夫,秦爵名也。封松为五大夫,非特为五株松也。近有题范文正所植鄱阳驿中六《松》云:〔青青六大夫。〕此殊可笑。

都下旧无红梅,一贵人家始移植,盛开,召士大夫燕赏,皆有诗,号《红梅集》,传于世。以半山〔北人初未识,浑作杏花看〕为冠。后东坡见云:〔何待北人太薄。〕

半山云:〔窗明两不借,榻净一籧篨。〕扬雄《方言》〔丝作曰履,麻作曰不借〕。崔豹《古今注》:〔草履曰不借。〕许慎《说文》云:〔綦或作綦,帛苍艾色。〕《诗》:〔缟衣綦巾。〕未嫁女所服。一曰不借,常所服御,而人皆易有者,皆可谓之不借,不独履也。然半山所指,乃草履耳。

半山诗有用蔡泽事云:〔安排寿考无三甲。〕又用退之语对云:〔收拾文章有六丁。〕东坡诗有用屈原事云:〔岂意日斜庚子后。〕又用郑康成梦对曰:〔忽惊岁在己辰年。〕皆天设对也。

秦太虚《与花光老求墨梅书》云:〔仆方此忧患,无以自娱,愿师为我作两枝见寄,令我得展玩,洗去烦恼。幸甚。〕涪翁和昊字韵《梅诗》云: 梦蝶真人貌黄槁,篱落逢花曾绝倒。雅闻花光能画梅,更乞一枝洗烦恼。 谓此也。

太虚又云:〔仆有《梅花》一诗,东坡为和。王荆公尝书之于扇。〕有见荆公扇上所书者,乃〔月落参横画角哀,暗香消尽令人老〕两句。涪翁又爱其四句云: 清泪斑斑和在有恨,恨春相从苦不早。甘心结子待君来,洗雨梳风为谁好。 曰:〔《玉台》诗中,气格高者乃能及此耳。〕

〔按:“太虚又云”四库本作“秦太虚云”。“曰玉台”四库本作“白玉台”。〕

涪翁云:〔江南野中,有一种小白花。木高数尺,春开,极香,野人号为郑花。王荆公尝求此花栽,欲作诗而隔其名,予请名曰山樊。野人采郑花叶以染黄,不借樊而成色,故曰山樊。『海岸孤绝处,补佗落伽山。』译者谓小白山,余疑即此花是也。不然,何以观音老人端坐而不去也。〕此题花光《补题二绝句跋》。翁作《水仙花》诗有〔山樊是弟梅是兄〕,亦谓此也。

太虚《梅》诗末云:〔安得健步远移归,乱插繁花向晴昊。〕乃用《苏端薛复筵简薛华醉歌》两句。

豫章诸洪作诗,有外家法律,然不多见于世。旧传龟父《游乌遮塔示师川》诗云: 华鲸唤起曲肱梦,行径幽寻小雨乾。风吹龙沙江流断,日下乌塔松阴寒。 冰雪照人徐孺子,手提玉尘对西山。安得鸿崖入琼药,令我蜚出六合间。 此下原本另提行,今按当合为一条。玉父《寄兄》诗云: 六年作别书频至,一月相从袂又分。船宿绿波浦边雨,客行乌泥冈上云。 陈留风俗尚可道,襄阳耆旧空复论。鸿飞冲天雁翅短,付与燕雀聊同群。

〔按:“鸿崖”四库本作“洪崖”。此段四库本分作二条。〕

涪翁跋半山书云:今世唯王荆公字得古人法,自杨虚白以来,一人而已。杨虚白自云〔浮世百年今过半,校他蘧瑗十年迟。〕者,荆公此二帖近之。往时李西台喜学书,题《杨少师题大字院壁后》云: 枯杉倒桧霜天老,松烟麝煤阴雨寒。我亦生来有书癖,一回入寺一回看。 西台真能赏音者,今夫定林寺壁,荆公书数百字,未见赏音者。

〔「王荆公」四库本无王字。四部丛刊本《豫章黄先生文集》卷二十九有《题王荆公书后》,即此。〕

《渑水燕谭》记张芸叟奉使辽东,宿幽州馆中,有题子瞻《老人行》于壁者。闻范阳书肆,亦刻子瞻诗数十首,谓之《大苏小集》。芸叟题其后云: 谁传佳句到幽都,逢著君儿问大苏。莫把文章动蛮貊,恐妨谈笑卧江湖。 此乃子由与坡诗。佳句二字,本云家集,坡亦有和篇。所谓〔欲问君王乞鉴湖〕是也。

〔按:“群儿”四库本作“胡儿”,《渑水燕谈录》卷七《歌咏》此条亦作“胡儿”。苏轼有《次韵子由使契丹至涿州见寄四首》,其三末句即乞镜湖云云。苏辙诗未见。〕   东坡云:〔醉眼炫红绿。〕此乃〔看朱成碧颜始红〕换骨句耳。

盐官倪清,素宝东坡墨迹数轴,如护眼目。县官数以势力劫之,卒不可得,取试经行中语,自榜其所居曰〔薄命佳人之馆〕

衣冠中有微时为小吏者,作三角亭诗,有〔夜欠一檐雨,春无四面花。〕之语。献其所事,异之。使学,后果登第,今为郎矣。

东坡爱玉女洞中水,既致两瓶,恐后复取而为使者见绐。因破竹为契,使寺僧藏其一,以为往来之信,戏谓为调水符,作诗云: 欺谩久成俗,关市有契繻。谁知南山下,取水亦置符。 古人辨淄渑,皎若鹤与凫。吾今既谢此,但视符有无。 常恐汲水人,智出符之馀。多防竟无及,弃置为长吁。 此当与择胜亭俱传于好事者,非确论也。

〔按:“非确论”四库本作“为推论”。〕   《南史》:丘仲孚喜读书,常以中宵钟鸣为限。乃知半夜钟声,不独见唐人诗句。

董庆夫云:〔石懋敏若顷在都下除夜作诗云: 索米长安久倦游,寂无杯盎洗牢愁。岁除借问除何事,除尽朱颜与黑头。 人以为有昔人减尽风情之谶,明年果卒。〕懋有《杼林集》行于世,可读者,皆汪彦章诗也。

畅当诗有云: 酒喝爱江清,馀酣漱晚汀。软沙欹坐稳,冷石醉眠醒。 四句皆说醉,不觉烦也。

吴融云:〔啸父知机先忆●,季鹰无事已思鲈。〕按虞啸父为宋武帝侍中,帝从容问曰:〔卿在门下,初不闻有献替。〕啸父家富春,近海,谓帝望其贡献,对曰:〔天时尚暖,●鱼虾蚱未可致,寻当有所上献。〕帝抚掌大笑。谓为知机可乎?将子华别有所据乎?

唐人有《访吕逸人不遇》诗云:〔到门不解题凡鸟,爱竹何须问主人。〕余甚爱其用事,然观其意,乃大不重其人耳。

昔人有言,诗有三百四病,马有三百八病,诗病多于马病,信哉。高子勉能诗,涪翁与之诗云:〔更能识诗家病,方是我眼中人。〕此亦苦口也。

〔按:据文意,三百四、三百八必有一误,然四库本文同此,乃不知何者。〕   王立之云:〔潘邠老《望汉阳》诗云:『两屐上层楼,一目略千里。』说者云著屐岂可登楼,余以为不然。殷浩王胡之徒,秋夜登武昌南楼,闻亟道中屐声甚夥,定是庾公,俄而率左右十许人步来,非著屐登楼耶?亟道,今所谓胡梯是也。〕

唐《教坊记》云:〔平人女以容色选入内者,原本女讹奴,今据《教坊记》正。教习琵琶、三弦、箜篌、筝者,原本三讹五,今据《教坊记》正。谓之搊弹家。〕杜少陵诗有〔弦管罢搊弹〕之句。管非搊弹之物,或改为〔弦管罢吹弹〕,或改为〔弦索罢搊弹〕,然皆非本语。

一僧问王茂公云:〔凡花皆经岁复开,东坡何为独于梅花言返魂香耶?〕茂公云:〔以梅花清绝能醒人,非馀花可比故耳。〕遂引苏德歌及聚窟洲返魂香事为證。僧来从余借二书验之,皆与梅花了不相关,遂憾茂公之欺。余为言其事见韩偓《金銮密纪》,出内廷诗,有〔玉为通体寻常见,香驼运动容易回。〕之语。其题云:〔岭南梅花,一岁再发。故作此诗,题于花下。〕东坡云:〔返魂香入岭头梅。〕僧遂释然。

刘向《列女传》,以为《式微》之诗,二人所作,一在中露,一在泥中,卫之二邑也。或者以为联句始此。

有题金陵永庆招提壁云:〔余从师川同句法,师川举近诗云:『人言春事已,我言未遽央。试向后湖去,菰叶如许长。』〕

半山酷爱唐乐府〔雨打梨花深闭门〕之句。

半谷云:〔余从半山老人得古诗句法云:『春风取花去,酬我以清阴。』〕

半山尝于江上人家壁间见一绝云: 一江春水碧揉蓝,船趁归潮未上帆。渡口酒家赊不得,问人何处典春衫。 深味其首句,为踌躇久之而去。已而作小词,有〔平涨小桥千幛抱,揉蓝一水萦花草〕之句,盖追用其语。

李光禄元亮,兄弟数人皆隽才。元亮作《吊项羽赋》,追古作者。世称其诗有〔可怜三万六千日,长作东西南北人〕之句,特中鼎之一脔耳。

〔按:“光禄”四库本作“光祖”。“中鼎”四库本作“鼎中”。〕   陆龟蒙有《蓬伞》诗云: 吾江善编蓬,圆者柄为伞。所至以自随,清阴覆一墠。 自吾为此计,蓑笠●●短。何须诣亭阴,风雨皆足缓。 此三家村择胜亭耳。

〔按:“蓑笠”下脱二字,四库本作“义若”。此诗四部丛刊本《唐甫里先生文集》、《全唐诗》未收,《全唐诗补编》收入,然所据《观林诗话》底本仍夺“义若”二字。〕   元次山自序云:〔带笭箵而画船。〕注郎丁、桑荒切,今韵中不收。欧文忠公与涪翁皆于清字韵压。

〔按:“郎丁”四库本作“丁郎”。“压”四库本作“押”。〕   温庭筠记狐书两篇,其一词曰: 正色鸿焘,神司化伐。穹施后承,光负悬设。 哎论吐萌,垠倪斫截。迷肠郗曲,●零霾曀。 雀毁龟水,犍驰御窟。拿尾群狐,袾袾哳哳。 湣用秘功,以岭以穴。抱薪代栎,莽野万茁。 顺律则祥,拂伦唯孽。壮虚无有,颐咽蕊屑。 肇素未来,武寻轮辙。 其二词曰: 五行七曜,成此撒馀。上帝降灵,岁且涒涂。 蛇蜕其皮,君亦神据。九九六六,束身天除。 何以充喉,吐纳太虚。何以蔽踝,霞褂云袽。 哀尔浮生,掷此荒墟。吾复浩气,还形之初。 在帝左右,道济忽诸。 题云:应天狐超异科策八道,后文繁杂不载。事见《乾撰子》。东坡喜录鬼语,便是人道不到处,信哉。

〔按:“鸿焘”四库本作“鸿濛”。“化伐”四库本作“化代”。“霾噎”四库本作“霾曀”。“拿尾群狐”四库本作“孽尾群禾”。“代栎”四库本作“伐栎”。“六六”四库本作“大大”。又,此条中小字注四库本亦有,当系原注。〕   半山《酴醾金沙》诗云:〔我无丹白看如梦,人有朱铅见即愁。〕孙思邈云:〔苟丹白存于心中,即神灵如不降。〕其用事精切如此。

东坡在湖州,甲寅年,与杨元素张子野陈令举,由苕霅泛舟至吴兴。东坡家尚出琵琶,并沈冲宅犀玉共三面胡琴。又州妓一姓周,一姓邵,呼为〔二南〕。子野赋《六客辞》,后子野令举孝叔化去,唯东坡与元素公择在尔。元素因作诗寄坡云: 仙舟游漾霅溪风,三奏琵琶一舰红。门望喜传新政异,梦魂犹忆旧欢同。 二南籍里知谁在,六客堂中已半空。细问人间为宰相,争如愿住水晶宫。 天池问卢杞:〔愿住水晶宫?愿为人间宰相?〕杞对曰:〔愿作人间宰相。〕遂不得天兴有水晶宫之号,故云。

〔按:“门望”四库本作“闻望”。“天池”四库本作“天帝”,是,参见《太平广记》卷六十四〈太阴夫人〉。〕   杨元素疏论半山云:〔臣窍见唐贤,多以所为之文,见其人生平行事,如蓍蔡之不谬。如李绅作《闵农》诗,当时文士称其有宰相器。韩愈称欧阳詹亦曰:『读其书,知其慈孝最隆也。』近世丁谓诗有『天门深九重,终当掉臂入』,王禹你读之曰:『入公门,犹鞠躬如也。天门岂可掉臂入乎?此人必不忠。』后果如其言。臣闻王安石文章之名久矣。尝闻其诗曰:『今人未可非商鞅,商鞅能令政必行。』今睹其行事,已颇类矣。愿陛下详其言而防其志。〕

〔按:“生平”四库本作“平生”。〕   半山晚年所至处,书窗屏间云:〔当时诸葛成何事,只合终身作卧龙。〕盖痛悔之词,此乃唐薛能诗句。此条原本误连上条,今移正。

〔按:四库本“书”字前有“辄”字。此条与上条相连,似不必强分为二。〕

沈休文《钟山应西阳王教》一首五章,第四章用两足字韵。上云:〔多值息心侣,结架山之足。〕下云:〔所愿从之游,寸心于此足。〕一章才四韵,而两韵同一字。又陆士衡《拟古》一篇,用两音字。前云:〔思君徽与音。〕后云:〔归云难寄音。〕东坡一诗用两耳字。云:〔二义不同,故得重用。〕又涪翁一诗压两朋字云:〔大府佳友朋。〕〔归鸟求其朋。〕又有一诗用两扁字韵:〔责任媲和扁。〕〔持断问轮扁。〕自注云:〔复有此一韵,事异似不类出此也。〕

〔鸡鸣高树巅〕,古县录诗也。县录当是乐府之讹。而陆士衡陶渊明皆用之。士衡对用〔虎啸深谷底〕,渊明以对〔犬吠深巷中〕

古人五字,往往句有相犯者。如潘安仁王仲宣皆云:〔但愬杯行迟。〕曹子建应德琏皆云:〔公子敬爱客。〕李少卿云:〔行人怀往路。〕苏子卿云:〔征夫怀往路。〕左太冲云:〔绿叶日夜黄。〕张景阳云:〔密叶日夜疏。〕《古诗》:〔秋草凄以绿。〕又:〔秋草萋更碧。〕谢玄晖又云:〔春草秋更绿。〕如此者众,不可悉举。

〔按:“悉举”四库本作“枚举”。〕   《西征赋》恶谑博字韵一联云:〔成七国之称乱,翻助逆而诛错。〕李善注云:〔错,七故反,今协韵七各反。〕然今时人读晁错为黾错,七各反,则以为不识字矣。

何邵赠张华云:〔在昔同班列,今者并园墟。〕华答邵云:〔自昔同寮寀,于今此园庐。〕今之酬和者如此,人必以为笑资矣。

江文通学李陵等《杂体》三十首,内学休上人《怨别》一首,有〔日暮碧云合,佳人殊未来〕之句,后人便以为休上人语。其末又有〔桂水日千里,因之平生怀〕之句,唐《东观记》又以为太子家令沈约诗。所谓文通锦,割截殆尽矣。

〔按:“学”字四库本作“效”,二字通用。〕   鲍明远《升天行》云:〔九籥隐丹经。〕李善云:〔《易纬》注:齐鲁之间,名门户及藏器之管曰籥。以藏经而丹有九转,故曰九籥。〕此可笑也。天门有九,故曰九籥。涪翁云〔九籥天阙守夜义〕是也。

〔按:“夜义”四库本作“夜●”,当为“夜叉”。黄庭坚诗《何造诚作浩然堂……故作浩然词二章赠之》即作“夜叉”。〕   世所传〔一日看除目,终年损道心〕之语,乃姚合《武功县》诗也。

唐人多作五粒松诗,有以五粒为鬣者。大历时,监察御史顾惜《我国记》云:〔松树大连抱,有五粒子,形如桃仁而稍小。皮硬,中有仁。取而食之,味如胡桃,浸酒疗风。〕然则松名五粒者,以子名之也。

赠人诗多用同姓事。如东坡赠郑户曹云: 〔公业有田常乏食,广文好客竟无毡。〕又赠蔡子华云: 〔莫寻唐举问封侯,但遣麻姑为爬背。〕涪翁和东坡诗云: 〔人间化鹤三千岁,海上看羊十九年。〕陈无己赠何郎中云: 〔已度城阴先得句,不应从俗未忘荤。〕唯徐师川赠张仁云: 〔诗如云态度,人似柳风流。〕尤为工也。又半山与刘发诗云: 〔何妨过我论奇字,亦复令公见异书。〕则又用彼我两姓事。

杜诗云:〔江莲摇白羽,天棘梦青丝。〕世不晓其用梦字,余考之,盖蔓字讹而为梦耳。何逊《王孙游》〔日碧草蔓丝〕是也。天棘,天门冬也,如蘹香而蔓生。或以为柳,误矣。

《树萱录》云:〔杜工部诗,世传骨气高峭,如爽鹘摩霄,骏马绝地。〕又唐人谓李贺文体,如崇岩峭壁,万仞崛起。又《摭言》载赵牧效李长吉歌诗,自谓蹙金结绣而无痕迹。

东坡诗有〔滟翻白兽樽中酒,归煮青泥坊底芹〕,为贬谪者设也。《续仙传》载一神仙诗,有〔滟翻王母九霞觞,谪向人间作酒狂〕之语,盖用此耳。滟,一本作踏。

殷芸《小说》载《马融列传》云:〔融善鼓琴,吹笛之声一发,得蜻蛚出吟,有如相和。〕原脱如字,据《续谈助》所录殷芸小说补。蜻蛚,蔡邕《月令章句》以为蟋蟀。马融《长笛赋》:〔有洛客舍逆旅,吹笛为《气出精列》、《相和》。〕李善云:〔《歌录》曰:『古相和歌十八曲,《气出》一,《蜻蛚》二,古曲。』〕据《文选》,当注作《气出》一,《精列》二。魏武帝有《气出》《精列》二古曲。此似有脱字。则殷芸所载,不唯谬甚,亦可笑也。

〔按:“不唯”四库本作“一何”。“魏武帝”,《文选》卷十八《长笛赋》李善注作“魏武帝集”。〕   丁晋公《筑球》诗,世称曲尽形容之妙。如半山《观棋》诗云: 旁观各技痒,窃议儿女嗫。讳轮宁断头,悔悟乃搏颊。 亦曲写人情之妙也。

东坡《王平父哀词》云:〔已知毅豹为均死,未识荆凡定孰存。〕虽拘诗律,易楚为荆。然古人多以荆楚二字互用,如后汉《臧洪论》云:〔可谓怀哭秦之节,存荆则未也。〕亦不云楚而云荆也。

陆龟蒙《谢人诗卷》云: 〔谈仙忽似朝金母,说艳浑如见玉儿。〕杜牧之云: 〔粉毫唯画月,琼尺只裁云。〕 〔美似狂酲初啖蔗,快如衰病得观涛。〕涪翁: 〔清似钓船闻夜雨,壮如军垒动秋鼙。〕论用事之工,半山为胜也。

〔按:“工”四库本作“切”。此条引诗未及半山,末乃云“半山为胜”,疑误。〕

诸晁酬和柳字韵诗,至三四反不困,盖篇篇可观。〔世已乏知音,何劳问迭柳。〕尤为工也。

孙兴公《天台山赋》有〔赤城霞起而建标,瀑布飞流而界道〕之语,为当时所推。后庚信数用其语,作《玮禅师碑》云:〔游极箕张,建标霞起。〕又《襄州凤林寺碑》云:〔干霄秀出,建霞起●。〕至徐凝作《庐山瀑布》诗云:〔一条界破青山色。〕盖亦用瀑布界道之语,乃尔鄙恶。

〔按:“建霞起●”四库本作“建标霞起”。〕   凤之九苞,一曰口包命,二曰心合度,三曰耳聪达,四曰舌屈伸,五曰色光采,六曰冠矩朱。七曰矩锐钩,八曰音激扬,九曰腹文户。涪翁《和萧元礼》诗云:〔归凤求凰振九苞。〕自注乃云:〔苞,尾声也。〕未详。

鲍照云:〔伤禽恶弦惊,倦客恶离声。〕〔断肠声里无形影,画出无声亦断肠。〕盖以此也。

乐天云:〔近世韦苏州歌行,才丽之外,颇近兴讽。其五言诗文,又高雅閒淡,自成一家之体,今之秉笔者,谁能及之。〕故东坡有〔乐天长短三千首,却爱韦郎五字诗。〕之句。然乐天既知韦应物之诗,而乃自甘心于浅俗,何耶?岂才有所限乎?

颜鲁公云:〔夕照明村树。〕僧清塞云:〔夕照显重山。〕顾非熊云:〔斜日晒林桑。〕杜牧云:〔落日羡楼台。〕半山云:〔返照媚林塘。〕皆不若严维〔花坞夕阳迟〕也。

〔按:“林桑”四库本作“邻桑”。《全唐诗》顾非雄无此句,卷五百三周贺《寻北冈韩处士》有“初日晒邻桑”句。〕

杜牧诗喜用〔縆〕字:〔半月縆双脸〕〔如日月縆升〕〔日痕縆翠献〕〔孤直縆月定。〕

牧又多以竹雨比羽林,《栽竹》诗云:〔历历羽林影。〕又:〔竹冈森羽林。〕《大雨行》:〔万里横亘羽林枪。〕又:〔云林寺外逢猛雨,林黑山高雨脚长。曾奉郊官近为侍,分明羽林枪。〕

〔按:“万里横亘羽林枪”,中华书局本《历代诗话续编》点校者注:原作“云万里积芽茁”,据《全唐诗》改。四库本亦作“云万里积芽茁羽林枪”。“近为侍”四库本作“为近侍”,是,杜牧《念昔游三首》之二:“曾奉郊宫为近侍,分明羽林枪。”又,“郊宫”,此本及四库本并误作“郊官”。〕   一日,琏公与余书,纸尾声批云:〔比雨过,庵前后竹萌戢戢,取以充庖,颇觉有味。因诵东坡『我与何曾同一饱,不知何苦食鸡豚』之语。时敏闻同槃,亦云:『白汤浇饭肥腯腯,吃肉一把骨。』相与大笑,喷饭满案。〕因书及此,庶知庵中亦不寂寥也。

乐府有风人诗,如〔围棋烧败絮,著子故衣然〕之类是也。然或一句托一物耳。独杨元素《荷花》借字诗四韵,全托一物,尤为工也。诗云: 香艳怜渠好,无端杂芰窠。向来因藕断,特地见丝多。 实有终成的,露摇争奈何。深房莲底味,心里苦相和。

文忠公诗有〔春深桃李作絪缊〕,又〔欲晴花气渐絪缊〕,一作氤氲。皆丽句也。絪缊,厚貌。今四声韵。缊,乌昆切,赤之间色。

〔按:小字注四库本亦有,当系原注。〕

钱伯瞻有侍儿,妙丽为一时衣冠家桃李之冠,故时人号花王,即东坡涪翁赓和蓬字韵诗所谓〔安得春笋手,为我剥莲蓬〕者也。名倩奴。坡与涪翁诗,皆曰《青人咏》云。

〔按:黄庭坚诗《情人怨戏效徐庾慢体三首》之一云:“莫藏春笋手,且为剥莲蓬。”所谓“青人咏”或“情人”之误。〕   《西京杂记》云:〔以酒为书滴,取其不冰。以玉为研,亦取其不冰。〕贺方回词云:〔罗帷映月,玉研生冰。〕似失契勘。

李觏泰伯,江西人。作《非孟子》书。有高世之论。无尽读其所作《新成院记》诗云: 昔读盱川集,尝闻泰伯贤。新成文刻在,往事野僧传。 气格终惊俗,光芒冷贯天。田翁不知价,祇得十千钱。 盖僧云时以十千润笔耳。

予家有听雨轩,尝集古今人句。杜牧之云: 〔可惜和风夜来雨,醉中虚度打窗声。〕贾岛云: 〔宿客不来过半夜,独闻山雨到来时。〕欧阳文忠公: 〔芳丛绿叶聊须种,犹得萧萧听雨声。〕王荆公: 〔深炷炉香闭斋阁,卧闻檐雨泻高秋。〕东坡: 〔一听南堂新瓦响,似闻东坞少荷香。〕陈无己云: 〔一枕雨窗深闭阁,卧听丛竹雨来时。〕赵德麟云: 〔卧听檐雨作宫商。〕尤为工也。

〔按:"少荷"四库本作"小荷"。〕

东坡诗有〔厌小人羹〕者,盖用颖考叔之语:〔小人有母,皆尝小人之食矣,未尝君之羹。〕然初不云小人羹也。

反语,其来远矣,晋宋间尤尚。今都下有三番四番语,亦此类。往过宛丘道中,逆旅壁间见画一妇人鞋样,下题云:〔不信但看羊子解,便须信道菊儿姜。〕虽是鄙语,亦殊精绝。

余在都下,尝对客语古人诗集中,可采而不见传记者甚多。如杜牧之一绝句,题下注云:〔李鄂州爱酒,性地闲雅。〕一作〔情地闲雅〕,此亦可用。坐有新第者,问予〔情地闲雅〕可对甚,予答云:〔可对『性天高明』。〕旁坐有解其意者,为之绝倒。

〔按:“一作情地閒雅”六字四库本为小字。〕

《南史》载谢朓长五言诗,沈约常云:〔二百年来无此作。〕

又颜黄门记刘孝绰当时既有重名,无所与让,唯服谢朓。常以谢朓诗置几案间,动静辄讽咏。

又《谈薮》载梁高祖重陈郡谢朓诗,曰:〔不读谢朓诗三日,口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