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御制词谱》序

  词之有图谱,犹诗之有体格也。诗本于古歌谣,词本于诗。《诗》三百篇皆可歌,凡散见于《仪礼》、《礼记》、《春秋左氏传》者,班班可考也。汉初乐府亦期协律。魏晋讫唐,诸体杂出,而比于律者盖寡。唐之中叶,始为填词,制调倚声,历五代、北宋而极盛。崇宁间《大晟乐府》所集,有十二律、六十家、八十四调,后遂增至二百馀,换羽移商,品目详具。逮南渡后,宫调失传,而词学亦渐紊矣。

  夫词寄于调,字之多寡有定数,句之长短有定式,韵之平仄有定声,杪忽无差,始能谐合。否则,音节乖舛,体制混淆,此图谱之所以不可略也。间览近代《啸馀》、《词统》、《词汇》、《词律》诸书,原本《尊前》、《花间》、《草堂》遗说,颇能发明,尚有未备。既命儒臣先辑《历代诗馀》,亲加裁定。复命校勘《词谱》一编,详次调体,剖析异同,中分句读,旁列平仄,一字一韵,务正传讹。按谱填词,沨沨乎可赴节族而谐管弦矣。《乐记》曰:“凡音者,生人心者也。”哀乐喜怒,感于心而传于声。词之有调,亦各以类应,不可牵合。而起调毕曲,七声一均,旋相为宫,更与《周礼·大司乐》三宫、《汉志》三统之制相准,故紫阳大儒而诗馀不废。是编之集,不独俾承学之士,摅情缀采,有所据依,从此讨论宫商,审定调曲,庶几古昔乐章之遗响亦可窥见于万一云。

  康熙五十四年七月十六日
    日讲官起居注翰林院侍读学士加三级 臣陈邦彦奉敕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