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疏影词谱
疏影 姜夔自度仙吕宫曲。张炎词咏荷叶,易名《绿意》。彭元逊词有“遗佩环浮沈澧浦”句,名《解佩环》。

疏影 双调一百十字,前段十句五仄韵,后段十句四仄韵 姜夔

  苔枝缀玉 有翠禽小小 枝上同宿 客里相逢 篱角黄昏 无言自倚修竹 昭君不惯龙沙远 
  中平仄仄仄中平仄仄中中平仄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中中中中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仄

但暗忆 江南江北 想佩环 月夜归来 化作此花幽独 
中中中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

  犹记深宫旧事 那人正睡里 飞近蛾绿 莫似春风 不管盈盈 早与安排金屋 还教一片随波去 
  平仄平平仄仄仄中中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仄

又却怨 玉龙哀曲 等恁时 重觅幽香 已入小窗横幅 
中中仄中平平仄仄中中中仄平平中仄仄平平仄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若陈允平、张炎、张翥词之押韵不同、句读互异,皆变格也。 按周密词前段第三句“一花初发”,“一”字仄声。赵以夫词第七句“玉仙缓辔江城路”,“玉”字仄声;王沂孙词“离魂分破东风恨”,“分”字平声。赵以夫词第八句“全不羡、扬州东阁”,“全”字平声。第九句“似天教、瑶佩琼裾”,“天”字平声。赵文词第十句“寂历如闻幽咽”,“如”字平声。吴文英词后段第五句“图入淩烟”,“图”字平声。第七句“相将初识红盐味”,“初”字平声。赵以夫词第九句“醉归来、梦断西窗”,“归”字平声;王沂孙词“早又是、翠阴蒙茸”,“是”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所采四词。 张词前段第三句“千峰独立”,“独”字入声。又一首后段第三句“独抱孤洁”,“独”字入声。此皆以入作平,不注可仄。 彭元逊词后段起句“日晏山深闻笛”,“日”字以入作平,“闻”字平声,与诸家不同,谱内不注可平可仄。

又一体 双调一百十字,前段九句五仄韵,后段十句四仄韵 张炎

  柳黄未结 放嫩晴 销尽断桥残雪 隔水人家 浑是花阴 曾醉好春时节 轻车几度新堤晓 
  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想如今 燕莺犹说 纵艳游 得似当年 早是旧情都别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重到翻疑梦醒 弄泉试照影 惊见华发 却笑归来 石老云荒 身世飘然一叶 闭门约住青山色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

自容与 吟窗清绝 怕夜寒吹到梅花 休卷半帘明月 
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与姜词同,惟前段第二、三句作九字一句异。又一首后段第二句“怕飞去、漫绉留仙裙摺”亦作九字句,注明不另列。

又一体 双调一百十字,前后段各十句、四仄韵 陈允平

  千峰玉立 送孤云伴我 罗村清宿 拂晓凭虚 春碧生寒 衣单瘦倚筇竹 东风不解吹愁醒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但芳草 溪城南北 认雾鬟 遥锁修颦 眉妩为谁愁独 
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江上轻鸥似识 背昭亭两两 飞破晴渌 一片苍烟 隔断家山 梦绕石窗萝屋 相看不厌朝还暮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算几度 赤阑干曲 待倩诗 收拾归来 写作卧游屏幅 
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此亦与姜词同,惟首句不押韵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十字,前段十句四仄韵,后段十句五仄韵 张炎

  雪空四野 照归心万里 千峰独立 身与天游 一洗襟怀 海镜倒涌秋白 相逢懒问盈亏事 
  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但脉脉 此情何极 是几番 飞盖追随 桂底露衣香湿 
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閒款楼台夜色 料水光未许 人世先得 影里分明 认得山河 一笑乱山横碧 乾坤许大须容我 
  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浑忘了 醉乡犹客 待倩谁 招下清风 共结岁寒三益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此与陈词同,惟换头句押韵异。 按张词别首换头“窥镜娥眉淡抹,为容不在貌,独抱孤洁。”多押一韵,正与此同。

又一体 双调一百十字,前段十一句五仄韵,后段十句四仄韵 张翥

  山阴赋客 怪几番睡起 窗影生白 缥缈仙姝 飞下瑶台 淡泞东风颜色 微霜恰护朦胧月 
  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更想像 暝烟低隔 恨翠禽啼处 惊残一夜 梦云无迹 
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惟有龙煤解染 数枝入画里 如印溪碧 老树枯苔 玉晕冰围 满幅寒香狼藉 墨池雪岭春长好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

悄不管 小楼横笛 怕有人 误认寒花 欲点晓来妆额 
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此亦姜词体,惟前结摊破句法作五字一句、四字两句异。 按南曲黄钟宫《疏影》调正照此填。
历代作品
共276,分9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刘辰翁 (1首)
吴潜 (4首)
周密 (1首)
姜夔 (1首)
张炎 (4首)
彭元逊 (1首)
汪元量 (1首)
王梦应 (1首)
王沂孙 (1首)
赵以夫 (1首)
赵文 (1首)
陈允平 (1首)
彭履道 (1首)
施枢 (1首)
邓剡 (1首)
张翥 (1首)
吴景奎 (1首)
刘基 (1首)
尤侗 (1首)
屈大均 (1首)
曹溶 (1首)
裴维安 (1首)
何振岱 (2首)
俞士彪 (1首)
疏影 催雪(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香篝素被。听花犯低低,瑶花开未。长记那时,炽炭围炉,瘦妻换酒行试。

当家人在销金帐,约莫是、打围归际。又谁知、别忆烹茶,冷落故家愁思。

闻道滕骄巽懒,今朝待檄与,翻云须易。白白不成,又不教晴,做尽黄昏情味。

银河本是冰冰底。怎忍向、东风成水。待满城、玉宇琼楼,却报卧庐人起。


疏影(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佳人步玉。待月来弄影,天挂参宿。冷透屏帏,清入肌肤,风敲又听檐竹。

前村不管深雪闭,犹自绕、枝南枝北。算平生、此段幽奇,占压百花曾独。

闲想罗浮旧恨,有人正醉里,姝翠蛾绿。梦断魂惊,几许清凉,却是千林梅屋。

鸡声野渡溪桥滑,又角引、戍楼悲曲。怎得知、清足亭边,自在杖藜巾幅。


疏影(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寒梢砌玉。把胆瓶顿了,相伴孤宿。寂寞幽窗,筛影横斜,宜松更自宜竹。

残更蝶梦知何处,□只在、昭亭山北。问平生、雪压霜欺,得似老枝擎独。

何事胭脂点染,认桃与辨杏,枝叶青绿。莫是冰姿,改换红妆,要近金门朱屋。

繁华艳丽如飞电,但宛转、断歌零曲。且不如、藏白收香,旋学世间边幅。


疏影(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嗤琼笑玉。向画堂可肯,风露边宿。耐冻禁寒,便瘦宜枯,前生莫是孤竹。

从来不上春工谱,梦不到、沈香亭北。算只消、澹影疏香,伴个幽栖人独。

莫待痴蜂騃蝶,倩青女捺住,多少红绿。落雁寒芦,翠鸟冰枝,近傍三间茅屋。

□□□□□□□,□□□、□□□□。想这般,夷旷襟怀,渺视乾员坤幅。


疏影(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千门委玉。是个人富贵,才隔今宿。冒栋摧檐,都未商量,呼童且伴庭竹。

千蹊万径行踪灭,渺不认、溪南溪北。问白鸥,此际谁来,短艇钓鱼翁独。

偏爱山茶雪里,放红艳数朵,衣素裳绿。兽炭金炉,羔酒金钟,正好笙歌华屋。

敲冰煮茗风流衬,念不到、有人洄曲。但老农、欢笑相呼,麦被喜添全幅。


疏影 梅影(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冰条木叶。又横斜照水,一花初发。素壁秋屏,招得芳魂,彷佛玉容明灭。

疏疏满地珊湖冷,全误却、扑花幽蝶。甚美人、忽到窗前,镜里好春难折。

闲想孤山旧事,浸清漪、倒映千树残雪。暗里东风,可惯无情,搅碎一帘香月。

轻妆谁写崔徽面,认隐约、烟绡重叠。记梦回,纸帐残灯,瘦倚数枝清绝。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本词为一首咏梅的作品。南宋末年国势危殆,于是许多流浪飘泊的词人便常常题咏梅花、水仙,以表现个人高洁的操守,厌憎政治上的腐朽与黑暗。周密这首词便是这一特出时代背景下的产物。词人在咏梅时为了不落俗套,改咏梅为题咏梅影,境界更为清幽。本词一开始写“冰条冻叶,又横斜照水,一花初发”,就是写梅花在水中横斜倒影的景色。梅在冬天枝上有雪。词人多用冰枝、冰花;词人写水中倒影,更易去掉非美因素,与实物有一定距离更美。“素壁秋屏,招得芳魂,仿佛玉容明灭”,转笔写梅影照在白壁与屏风上,像引来梅魂,在月照和风拂下忽明忽灭,亭亭袅袅,似玉人来去。笔法专注于取神而不拘于形似,将梅生动传神地写了出来。“疏疏满地珊瑚冷,全误却、扑花幽蝶”,是说横斜像珊瑚的倒影,使蝴蝶误认而扑了个空。
上片是从不同角度分写梅影,所以结尾另是一种比拟 ,他写“甚美人、忽到窗前,镜里好春难折”,化用卢仝《有所思》“相思一夜梅花发,忽到窗前疑是君 ”句意。这里使用拟人笔法,将梅影比做美人,梅影在镜中婆娑,美丽动人,但却不能攀折。这仍是写影 ,是镜子中的映象。周密这首词上片分写水中、壁屏上、地上、窗前、镜中梅花影,纯从词人鉴赏景象着笔。
下片突出写情,落笔于词的主体。开始总承上片:“闲想孤山旧事,浸清漪、倒映千树残雪。”是回忆从前在孤山林处士种梅处赏梅 ,看水中倒影 ,“闲想”即加入作者感情,回忆当年孤山赏梅美景,也是为了加深对梅影美的描写。
“暗里东风,可惯无情,搅碎一帘香月”,描绘梅影摇曳于帘上的情景。可东风却是如此无情,它吹动帘慕,使映照其上的月影梅影上摇曳中破碎。“香月”,指月光照出的梅影,影月同香,词语极其生动,月影梅影上帘的景色,令人难忘。
“轻妆谁写崔徽面,认隐约、烟绡重叠”,是说朵朵梅花影被明月印上疏帘,好像是薄绡剪就,千重万叠。崔徽是元稹《崔徽歌》中记载的河中歌女,因所恋的人离去,不能相从,感伤于心而成疾,于是托人画她的肖像以寄情人。
最后写:“记梦回,纸帐残灯,瘦倚数会清绝。”上面所写虽然有比美人,讲玉容,讲崔徽的艳句,但仍是按照隐士林逋妻梅子鹤的想法,写与世不同的情趣的 ,因此结尾表明审美趣向,说:还记得梦醒时,睡在画梅花的纸帐中,灯已燃尽,正照纸帐上的几枝梅花瘦影上,感到极为幽静。纸帐写梅是幽雅相配的。梅花纸帐含有的寓意便是羡慕归隐超逸的那份清幽。这首词以美人,歌女的形象来写梅影,变酒楼升歌的兴趣而为梅的凄清,冷峻,两种不同的美在此处合二为一 ,反映出南宋灭亡前夜,词人思想的变化,梅影正可谓是词人情操节义的写照 ,所以宋亡之后,周密退隐山林,终身不仕元朝。该词题咏梅影,在似与不似之间描摹梅花的风华气韵,清艳冷丽,颇有特色。

疏影(宋·姜夔)  显示自动注释

苔枝缀玉,有翠禽小小,枝上同宿。客里相逢,篱角黄昏,无言自倚修竹。

昭君不惯胡沙远,但暗忆、江南江北。佩环、月夜归来,化作此花幽独。

犹记深宫旧事,那人正睡里,飞近蛾绿莫似春风,不管盈盈,早与安排金屋。

还教一片随波去,又却怨、玉龙哀曲。等恁时、重觅幽香,已入小窗横幅。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苔枝缀玉:范成大(即小序中提到的石湖)《梅谱》说他家乡的古梅“苔须垂于枝间,或长数寸。”
客里:白石是江西人,当时住苏州。
倚修竹:杜甫《佳人》,「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这里把梅花比作美人。
佩环月夜归来:杜甫吟昭君云,「环佩空归月夜魂。」
深宫旧事:《太平御览》引《杂五行书》,“宋武帝女寿阳公主人日卧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公主额上,成五出花,拂之不去。皇后留之,看得几时。经三日,洗之乃落。宫女奇其异,竞效之,今梅花妆是也。”
盈盈、金屋:《古诗十九首》,「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又《汉武故事》记武帝幼时对姑母说,“若得阿娇(武帝表妹)作妇,当作金屋贮之。”
玉龙、哀曲:玉龙是笛子名,哀曲指曲子《梅花落》。李白有诗云,「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疏影(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馀于辛卯岁北归,与西湖诸友夜酌,因有感于旧游,寄周草窗。

柳黄未结。放嫩晴消尽,断桥残雪。隔水人家,浑是花阴,曾醉好春时节。

轻车几度新堤晓,想如今、燕莺犹说。艳游、得似当年,早是旧情都别。

重到翻疑梦醒,弄泉试照影,惊见华发。却笑归来,石老云荒,身世飘然一叶。

闭门约住青山色,自容与、吟窗清绝。怕夜寒、吹到梅花,休卷半帘明月。


疏影 梅影(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黄昏片月。似碎阴满地,还更清绝。枝北枝南,疑有疑无,几度背灯难折。

依稀倩女离魂处,缓步出、前村时节。看夜深、竹外横斜,应妒过云明灭。

窥镜蛾眉淡抹。为容不在貌,独抱孤洁。莫是花光,描取春痕,不怕丽谯吹彻。

还惊海上然犀去,照水底、珊瑚如活。做弄得、酒醒天寒,空对一庭香雪。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梅、兰、竹、菊,古人称之为“四君子”。其中梅以纤尘不染,高洁雅致为世人所称。古人说:梅以韵胜 ,以格高,即说于此。古今诗词诸家咏梅者众,而张炎的这首咏梅词立意深远,其超脱了梅的形质本体,专咏梅影,其意似在韵格之外。
上片首先,“黄昏片月”,写梅而先言片月,继承古人咏梅传统,即咏梅影必先写月,以月来衬托梅影,为梅影的出现准备了条件。接下来,词人精雕细刻,为月下梅影传神写照。词人从七个方面刻画梅影,这里姑且称为“梅影七笔”。曰:“清绝影”,“疑似影” ,“缥缈影 ”,“竹外影 ”,“淡洁影”, “贞固影”,“玲珑影”。七笔连环,唯妙唯肖。初笔“似碎阴满地,还更清绝”,写“清绝影”。词人先以“碎阴”比喻梅影,进而又用“还更清绝”,以“清绝”形容梅影纤尘不染,绝顶高洁的品格。一个“清”字,道出梅的出凡脱裕。以前的诗词名家都曾咏梅,曰:“雪魄冰魂”,“冰肌玉骨”,而这里一个“清”字更是比“雪”、“冰”、“玉”高出一筹,且是“清”至于“绝”,更是使人产生更多驰骋想象的余地。
次笔以“枝北”三句写“疑似影”。梅影既至清绝,使词顿生爱意,欲得而甘之,因而枝南枝北,环绕寻觅,及至“背灯”折取,却又不可捉摸。“背灯”是指离开灯光 。作者用“几度 ”,“疑有疑无” ,“ 背灯难折”,了了几笔 ,勾画出词人对梅影的挚爱,及至到了难舍难分,迷离悄恍的境界,确实为神来之笔。
第三笔 ,“依稀倩女”几句,写“缥纱影 ”。“倩女离魂”出自唐代陈玄祐的小说《离魂词》,言衡州张镒之女倩娘与表兄王宙相恋,但因镒将女另配他人,使王宙含恨离去。倩娘与王宙感情至深,闻王宙离去 ,神魂离壳于夜间追到王宙船上,随其入蜀。倩娘也因而从此卧床不起。及至五年后,两人回倩娘家,房内卧病的倩娘闻声相迎,两女遂合为一体。从此两人才得到圆满的结局。词人在此以倩女比梅,而又以其“魂”比梅影,魂从倩女出,影从梅中来,其比喻之巧妙,令人叹服。一个“魂”字使梅影的轻盈缥缈脱然而出。“缓步”两句更使这首词描述的梅影活化,使人神往。
第四笔,“看夜深、竹外横斜,应妒过云明天”写了“竹外影”。“竹外”出自苏轼《和秦太虚梅花》有“竹外一枝斜更好”的诗句,“横斜”出自林逋咏梅名句“疏影横斜水清浅”。词句以“横斜”来指梅影,短短几句以忽明忽暗的云彩,以岁寒三友的竹衬托出梅影的美好,衬托梅的高洁。
第五笔,词的下片,以“窥镜蛾眉”三句写“淡洁影”,词人不再写月下之梅,竹外之梅,而写镜中之梅 。在词人眼里,镜中更显梅的清绝圣洁。深夜,皎洁的月光把梅影映照在屋内镜面上。一个“窥”字,立刻使人一种美人临窗,飘然欲入的美感。一个“淡”字又给人美自天然雕刻的感觉。“为容不在貌”化用杜荀鹤《春宫怨》“承恩不在貌,教妾若为容”句意。但词人又翻陈出新加上了“独抱孤洁”一句,柳貌而扬神,道出梅影的洁身自好,独抱孤洁的追求。这句话是全词的主旨所在,词人不平的遭遇,内心的愤懑,对美的追求,种种复杂的内心世界,都深深地隐含在其中,使人回味。
第六笔,“莫是花光”三句,写“贞固影”。花光即僧仲仁,宋代蘅州花光山长老,与苏轼、黄庭坚同时 ,黄曾诗言 “雅闻花光能画梅,更乞一枝洗烦恼”,可见其画笔之神。“莫是花光”以疑问的语气表达出肯定的语气。这娟娟的梅影,难道是花光和尚笔下所描取的一痕春色吗?“丽谯”指城门上的城楼。“不怕丽谯吹彻”,写出梅超俗脱凡,贞而不堕,孤洁长存,即使城楼号角吹响也无所畏惧。梅的傲风霜笑雪雨,其铁骨幽香,不知激励了多少仁人志士。词人在此的含意,熟悉张炎的读者都会不言自明。
第七笔 ,“还惊海上 ”三句是 “写玲珑影”。“燃犀”出自《晋书·温峤传》,用晋温峤在采石机燃犀牛角照水底灵怪的故事。依者极具渲染地描写海底的珊瑚,言其玲珑晶莹,活灵活现。其实用意在以尽珊瑚之美,目的在于表现梅影形象之美。
全词以那么多的篇幅,七笔连环,描写梅影。把“影”写活,呼之欲出。然而词的末句 ,笔锋一转,原来是酒醒天空,空对一庭香雪,使读者从那迷离神往的境界出脱醒悟 :原来一切美好的境界 ,却因为“酒”在做怪,醉眼看世界,似梦似幻还似真!“酒醒”还有一个典故:隋时赵师雄迁罗浮,日暮于林间酒肆旁 ,见一美人淡装素服出迎,与语,芳香袭人。因与扣酒家共饮。雄醉寝,及至酒醒,始知身在梅花树下,美人已去,雄惆怅不已,才知是遇上了梅花神。(见《龙城录》全词用典颇多,而此故事最是贴切。倩女离魂不就是这样的梅花神吗?怎样才能写好“梅影”,这首词给了我们太多的启示。

疏影 题宾月图(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雪空四野,照归心万里,千峰独立。身与天游,一洗襟怀,海镜倒涌秋白。

相逢懒问盈亏事,但脉脉、此情无极。是几番、飞盖追随,桂底露衣香湿。

闲款楼台夜色。料水光未许,人世先得。影里分明,认得山河,一笑乱山横碧。

乾坤许大须容我,浑忘了、醉乡犹客。待倩谁、招下清风,共结岁寒三益。


绿意/疏影(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碧圆自洁。向浅洲远渚,亭亭清绝。犹有遗簪,不展秋心,能卷几多炎热。

鸳鸯密语同倾盖,且莫与、浣纱人说。恐怨歌、忽断花风,碎却翠云千叠。

回首当年汉舞,怕飞去、谩皱留仙裙摺。恋恋青衫,犹染枯香,还叹鬓丝飘雪。

盘心清露如铅水,又一夜、西风吹折。喜静看、匹练秋光,倒泻半湖明月。


解佩环/疏影 寻梅不见(宋·彭元逊)  显示自动注释

江空不渡,恨蘼芜杜若,零落无数。还道荒寒,婉娩流年,望望美人迟暮

风烟雨雪阴晴晚,更何须,春风千树。尽孤城、落木萧萧,日夜江声流去。

日晏山深闻笛,恐他年流落,与子同赋。事阔心违,交淡媒劳,蔓草沾衣多露。

汀洲窈窕馀醒寐,遗佩浮沈沣浦。有白鸥淡月,微波寄语,逍遥容与。


疏影 西湖社友赋红梅,分韵得落字(宋末元初·汪元量)  显示自动注释

虬枝茜萼。使轻盈态度,香透帘幕。净洗铅华,浓抹胭脂,风前伴我孤酌。

诗翁瘦硬□□□,断不被、春风熔铄。有陇头、折赠殷勤,又恐暮笳吹落。

寂寞。孤山月夜,玉人万里外,空想前约。雁足书沈,马上弦哀,不尽寒阴砂漠。

昭君滴滴红冰泪,但顾影、未忺梳掠。等恁时、环佩归来,却慰此况萧索。


疏影(宋·王梦应)  显示自动注释

瞢腾晓被,听堕冰屋角,晴哢仍未。土湿烟生,庭掩寒青,障泥懒为春试。

东风旧与花飞去,料记得、年年沙际。忍落梅、万点苔根,化作一窗离思。

犹忆蔫红稚绿,断桥雪未扫,天近春易。老对荒寒,事旧人新,雁后不成情味。

人间解有花如海,待一片、不教随水。但玉香、酥影玲珑,逐日暖红云里。


疏影 咏梅影(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琼妃卧月。任素裳瘦损,罗带重结。石径春寒,碧藓参差,相思曾步芳屧。

离魂分破东风恨,又梦入、水孤云阔。算如今、也厌娉婷,带了一痕残雪。

犹记冰奁半掩,冷枝画未就,归棹轻折。几度黄昏,忽到窗前,重想故人初别。

苍虬欲卷涟漪去,慢蜕却、连环香骨。早又是,翠荫蒙茸,不似一枝清绝。


疏影 为意一侍郎赋(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晴空漠漠。怪雪来底处,飘满篱落。元是花神,管领春风,幽香忽遍林壑。

玉仙缓辔江城路,全不羡、扬州东阁。似天教、瑶佩琼裾,荐与翠尊冰勺。

闻道儿童好语,丰年瑞覆斗,占取红萼。驿使飞驰,羹鼎安排,速趁良辰行乐。

联镳一一清都客,也肯把、山翁同约。醉归来、梦断西窗,怕听丽谯悲角。


疏影(宋末元初·赵文)  显示自动注释

序:道士朱复古善弹琴,为余言:琴须对拙声。若太巧,即与筝阮无异。余赏其言,为赋

寒泉溅雪,有环佩隐隐,飞度霜月。易水风寒,壮士悲歌,关山万里离别。

杨花浩荡晴空转,又化作、云鸿霜鹘。耿石壕,夜久无言寂历,如闻幽咽。

云谷山人老矣,江空又岁晚,相对愁绝。玉立长身,自是胎仙,舞我黄庭三叠。

人间只惯丁当字,妙处在、一声清拙。待明朝、试拂菱花,老我一簪华发。


疏影(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序:疏影、暗香,白石自度曲也。予过宛陵,登双溪垒嶂,拊先伯父菊坡先生遗墨有感,借韵以赋

千峰翠玉。送孤云伴我,罗窗清宿。拂晓凭虚,春碧生寒,衣单瘦倚筇竹。

东风不解吹愁醒,但芳草、溪城南北。认雾鬟,遥锁修颦,眉妩为谁愁独。

江上轻鸥似识,背昭亭两两,飞破晴渌。一片苍烟,隔断家山,梦绕石窗萝屋。

相看不厌朝还暮,算几度、赤阑干曲。待倩诗、收拾归来,写作卧游屏幅。


疏影 庐山瀑布(宋·彭履道)  显示自动注释

银云缥缈。正石梁倒挂,飞下晴昊。早挽悬河,高泻鲸宫,洪声百步低小。

分明仙仗崆峒过,又化作,归帆杳杳。倚参差,翠影红霞,远落明湖残照。

曾共呼龙夭矫。几回过月下,先种瑶草。九叠屏风,青鸟冥冥,更约谪仙重到。

昨梦骑黄鹄,飞不去、和天也笑。等恁时、秋夜携琴,已落洞天霜晓。


疏影 催梅(宋·施枢)  显示自动注释

低枝亚实。望翠阴护晓,幽梦难觅。凄楚霓裳,琼阙瑶台,经年暗锁清逸。

春风似怪重门掩,未许入、玉堂吟笔。想寿阳,却厌新妆,倦抹粉花宫额。

还记孤山旧路,未应便负了,波冷蟾白。莫寄相思,惟有寒烟,伴我骚人闲寂。

东君须自怜疏影,又何待、山前雪积。好试敲、羯鼓声催,与约鼎羹消息。


疏影 笋薄之平江(宋·邓剡)  显示自动注释

瑶尊蘸翠。短长亭送别,风恋晴袂。腊树迎春,一路清寒,能消几日羁思。

霜华不惜阳关柳,悄莫系、行人嘶骑。对梅花、一笑分携,胜约别来相寄。

人物仙蓬妙韵,瑞鸾敛迅翼,聊憩香枳。见说使君,好语先传,付与芙蓉清致。

客来欲问荆州事,但细语、岳阳楼记。梦故人、剪烛西窗,已隔洞庭烟水。


疏影 王元章墨梅图(元·张翥)  显示自动注释

山阴赋客。怪几番睡起,窗影生白。缥缈仙姝,飞下瑶台,淡伫东风颜色。

微霜恰护朦胧月,更漠漠、暝烟低隔。恨翠禽、啼处惊残,一夜梦云无迹。

惟有龙煤解染,数枝入画里,如印溪碧。老树枯苔,玉晕冰圈,满幅寒香狼藉。

墨池雪岭春长好,悄不管、小楼横笛。怕有人、误认真花,欲点晓来妆额。


疏影 为刘架閤赋赠妓者(元·吴景奎)  显示自动注释

缟衣仙子。倚东风花信,先占春色。殢酒含嚬,脉脉无言,青鸟为传消息。

暗香一点才浮动,早自有、东君怜惜。想前身、傅粉精神,化作飞琼肌骨。

还向影娥池上,借霓裳一曲,徘徊歌席。清夜梨花,同梦方甘,又似楚云踪迹。

新欢旧恨知多少,算檀板、金尊消得。折芳馨、欲寄相思,人在江南江北。


疏影  分韵咏荷花得实字(元末明初·刘基)  显示自动注释

琴薰应律。有细烟罥雨,浓露晞日。洛浦波生,湘渚风交,霓裳水佩争出。

姮娥欲共青鸾舞,飏锦幕、香霏纨质。唤海童、齐捧骊珠,艳色荡摇鲛室。

遥想麻姑坛上,翠霞与缟袂,相伴箫瑟。妖冶珊瑚,柔媚昌宗,敢污天然清谧。

西峰玉井秋河近,看叶底、蜂房成蜜。便为君、摘向金尊,压倒楚江萍实。


疏影 黄梅花(明末清初·尤侗)  显示自动注释

花神戏法,向园林剪彩,点缀残腊。磐口玲珑,荷盖团圞,仿佛香生金鸭。

前身本是江妃种,催妆早、先来一霎。恰阿娇、初染鹅黄,纤指栏边偷捻。

耐尽霜偎雪压,爱自然幽雅,不近蜂蝶。我梦罗浮,错认佳人,赚得翠禽嘈杂。

当年倚袖天寒日,插蝉鬓、夜藏犀合。到而今、携向纱窗,空有泪花凝蜡。


疏影 鸳鸯梅(明末清初·屈大均)  显示自动注释

层层作蕊。更绛趺一一,能结双子。定是青陵,魂入寒香,催教朵朵连理。

雌雄不少相思树,又恁得同心如尔。更爱他、飞雪丹成,灼灼杏葩难似。

堂上鸳鸯惯见,试将七十二,来与相比。脸际凝脂,决胜明霞,几片天边初起。

枝枝正发台关驿,染遍了、白鹇头尾。记昔年、弄玉同攀,笑向影边斜倚


一萼红(明末清初·曹溶)  显示自动注释

题香山半村草堂近城楼,剩清阴数亩,刚许结烟萝。逸士移梅,佳人倚竹,名园那得如他。分明是、五陵侠少,抛紫绶、不肯听鸣珂。自渡江来,百年心事,渺渺关河。 此际水幽林寂,坐幼舆一个,丘壑增多。石户堆书,云窗袅篆,时光总付消磨。频回眺、天台仙侣,领春情、脉脉画双蛾。约我为邻砚北,各占青螺。香山燕人倅台州后寓武林三十年矣疏影 夏卤均再招集舟中

漫空柳絮。似断云独鹤,飘泊难遇。写怨尘途,绾带题襟,蒲觞预约相聚。

清波远照三湘影,不肯放、屈平醒去。泛中流、静夜弹棋,落子忽惊松雨。

盛事莫嫌无据。藉右军笔阵,亲记游处。属玉桥边,潮信初生,可著龙舟飞翥。

尊前一半苍颜叟,喜济胜、尚骄童孺。遣紫骝、重觅妖姬,谱我荐春新句。


绿意·妍红坠香,玉簪香叶,閒庭偶步,得此阕(清· 裴维安)  显示自动注释

风铃梦觉。又麴尘吹晕,芳事无著。万点閒愁,一束相思,情根瘦与谁托。

油云丝雨秋人感,漫问取、春阴池阁。卷画帘、稠绿侵衣,忍忆去年花落。

还记吴姬鬓好,露香润素手,钗钿曾约。惯折花枝,数到琼英,镜里销魂梳掠。

伶俜偎趁鞦韆影,算碧玉、年华犹弱。可半庭、锄色青青,冷入亚红阑角。


绿意 扬子江舟行,雪中见雁(清末民国初·何振岱)  显示自动注释

水天平色,望琼瑶千里,江宽无岸。穿破层云,力与寒争,飞小一行低雁。

思凭客路传缄札,怕字淡、不胜题怨。好梅花、着后须归,恰趁汉南春暖。

堪叹。年年旅驿,几番雨雪里,游兴都倦。岁暮孤舟,行傍芦滩,我正征途无伴。

相逢乍出长淮外,忽影入、吴山青断。近黄昏、嘹唳亲人,又听数声清婉。


疏影 孤山奠广陵女士坟(清末民国初·何振岱)  显示自动注释

凭烟访玉。有芳茔悄倚,湖上修竹。鸟语黄昏,犹似清吟,人在绿阴东角。

虚窗昔昔伤心两,自泪落、临川哀曲。甚梅花、不洗鹃红,占写广陵愁独。

为想梨云怕损,强扶病影起,梨液初漉。含语晴波,牵散荷丝,莫放幽禽双宿。

香魂未冷仍孤另,念生世、蛾眉长蹙。看夜深、坠月前峰,一点露萤飞绿。


疏影(清·俞士彪)  显示自动注释

孤灯相对。万千回转侧,总不成睡。独自烧香,独自关门,却又自己安慰。

当初记得曾孤另,也不像、这般牵系。向五更、时分雨儿,似哭被儿如水。

若说轻离轻别,多应自错了,埋怨谁是。思与不思,忘与不忘,只好凭他心里。

从前悟得伊家意,止不过、要侬憔悴。到而今、病染昏沉,也索教人存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