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薄倖词谱
薄倖 调见《东山乐府》。

薄倖 双调一百八字,前段九句五仄韵,后段十句五仄韵 贺铸

  淡妆多态 更的的 频回眄睐 便认得 琴心先许 与绾合欢双带 记画堂 风月逢迎 轻颦浅笑娇无奈 
  仄平平仄仄中仄平平仄仄仄中仄平平平仄中仄中平中仄仄中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向睡鸭炉边 翔鸳屏里 羞把香罗暗解 
仄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中仄

  自过了 收灯后 都不见 踏青挑菜 几回凭双燕 丁宁深意 往来翻恨重帘碍 约何时再 
  中中仄平平仄中仄仄中平仄仄中平中中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正春浓酒暖 人閒昼永无聊赖 恹恹睡起 犹有花梢日在 
仄平平中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中仄平平仄仄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毛幵词正与此同。若沈词之多押一韵、又句读小异,韩词之减字,皆变格也。 按吕渭老词前段第五句“记年时、偷掷春心”,“年”字平声。第八句“宝钗贳酒”,“宝”字仄声。毛词结句“小立钗横鬓乱”,“小”字、“鬓”字俱仄声。吕词后段第一、二句“怎忘得、回廊下,携手处、花明月满”,“忘”字平声,“月”字仄声。第三句“如今但暮雨”,“但”字仄声。第四句“蜂愁蝶恨”,“蝶”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所采二词。

又一体 双调一百八字,前段九句五仄韵,后段十句六仄韵 沈端节

  桂轮香满 送寒色 轻风剪剪 又还是 幽窗人静 梅影参差初转 念少年 孤负芳音 多时不见文君面 
  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漫快泻琼舟 浓熏宝鸭 终是心情差懒 
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

  漫就枕 浑无寐 但听彻 天边飞雁 閒愁萦万缕 如何消遣 绣衾空忆鸳鸯暖 细思量遍 
  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倚屏山 挑尽琴心 谁识相思怨 休文瘦损 陡觉频移带眼 
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


此与贺词同,惟后段第四句押韵,第七、八句作七字一句、五字一句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七字,前段九句五仄韵,后段十句五仄韵 韩元吉

  送君南浦 对烟柳 青青万缕 更满眼 残红吹尽 叶底黄鹂自语 甚动人 多少离情 楼头水阁山无数 
  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记竹里题诗 花边载酒 魂断江干春暮 
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

  都莫问 功名事 白发星星如许 任鸡鸣起舞 乡关何在 凭高目尽孤鸿去 漫留君住 趁酴醾香暖 
  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

持杯且醉瑶台路 相思记取 愁绝西窗夜雨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


此与贺词同,惟后段第二句减一字异。
历代作品
共43,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仇远 (1首)
吕渭老 (1首)
毛幵 (1首)
沈端节 (1首)
贺铸 (1首)
韩元吉 (1首)
曹溶 (1首)
杨慎 (1首)
王夫之 (1首)
陈霆 (1首)
龚鼎孳 (2首)
佟世南 (1首)
刘嗣绾 (1首)
奕绘 (1首)
张慎仪 (1首)
朱祖谋 (1首)
李岳瑞 (1首)
王时翔 (1首)
王策 (1首)
薛时雨 (2首)
贺双卿 (1首)
邹祗谟 (3首)
陈维崧 (4首)
黄永 (1首)
薄幸(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眼波横秀。乍睡起、茸窗倦绣。甚脉脉、阑干凭晓,一握乱丝如柳。

最恼人、微雨悭晴,飞红满地春风骤。记帕折香绡,簪敲凉玉,小约清明前后。

昨梦云何处,应只在,春城迷酒。对溪桃羞语,海棠贪困,莺声唤醒愁仍旧。

劝花休瘦。看钗盟再合,秋千小院同携手。回文锦字,寄与知他信否。


薄幸(宋·吕渭老)  显示自动注释

青楼春晚。昼寂寂、梳匀又懒。乍听得、鸦啼莺弄,惹起新愁无限。

记年时、偷掷春心,花间隔雾遥相见。便角枕题诗,宝钗贳酒,共醉青苔深院。

怎忘得、回廊下,携手处、花明月满。如今但暮雨,蜂愁蝶恨,小窗闲对芭蕉展。

却谁拘管。尽无言、闲品秦筝,泪满参差雁。腰支渐小,心与杨花共远。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角枕:枕心角饰者。
②贳(shi):赊欠。

【评解】

这首词委婉细腻地抒写了别后相思之情。眼前的景色,勾起往事的回忆。上片写当时相会的情景。春心偷掷,花前相见,赏酒题诗,深院共醉。往事历历,萦绕心头。下片写别后的相思相忆。当时廊下携手,花明月满。如今小窗闷坐,无言泪满。“心与杨花共远”,写出了无限相思与眷恋。余味绵绵,耐人寻思。全词着意描绘暮春景色,实抒离别相思之情。
从眼前写到过去,又从以往回到眼前。含蓄蕴藉,婉丽多姿。
这是一首恋情词,叙述一个“偷掷春心”的少女对远在他乡的恋人的怀念与忧思 。这位少女的身分,词中虽有“青楼”字样,但据曹植《美女篇 》“借问女何居,乃在城南端,青楼临大路,高门结重关”她应是府第中的闺阁,由词意可见,她不是妓女,而是良家女儿。她对恋人的感情是纯洁无瑕的。
写恋爱男女双方分开而引起忧愁的情感,是唐宋词中常见的主题。但吕渭老的这首词,却鲜明地表现出疏秀明丽、自然清新的艺术风格。
这首词的中心写的是愁。作者在起调处就开始刻画这位少女的“愁”的形象 。以“春晚”点出时节,暗寓伤感。在古典诗词中,晚春常常出现百花零落的“残红”景象,象征着“愁”。“昼寂寂、梳匀又懒”,承“春晚”而来。寂寞与“懒 ”,都是晚春季节给人的感受,这里同时又是这位少女孤单无伴、百无聊赖的心理表露。她虽然梳头、匀面,但却只能独坐“青楼 ”,独消永昼 。“乍听得”两句,转写动景,亦承“春晚”而来。鸦啼莺弄 ,本当赏心悦耳,可在她,却引起了相反的效果 :“惹起新愁无限 ”!用反跌之笔,更为深刻地写出了这位少女心灵深处的“ 愁”。
至此,始露“愁”字,又借莺声引出,是作者用笔婉转生姿处。这是全词的第一个层次,写少女的忧愁的情态,一片愁云,笼罩全词 。“记年时”以至上片结句,是全词的第二个层次,以回忆的笔调,从刻画形象、剪裁画面入手 ,写这位由初恋至热恋的全过程。
插入叙事 。“记年时”的“记”,是个“领字”,领起下文五句,在语法结构上,这五句都是“记”的宾语,是少女所“记”的内容。这五句,层次分明,连珠而下,气脉一贯,从中似乎可以觉察到这位少女在恋爱过程中紧张而愉快的心情。这五句所叙述的内容层次是:先写初恋的时间 :“年时”,即那年。“偷掷”两句,则是写与恋人初次相见时的情态。作者在“相见”前连用“花间”、“隔雾”、“遥”三个修饰语,把这次相见写得温馨浪漫、极富情致。且写出见面时相距较远,而且在花丛中由花枝掩面。尤其是还隔着那轻纱般的雾。这就活画出这位少女在恋情(“春心”)萌动、勇跃欲试时的羞涩与紧张,与“偷掷”的“偷”字配的搭极当。自然,作者把这次相见置于如此美妙的环境之中,不无象征爱情美好。然后写恋情的发展:“角枕题诗——宝钗贳酒——共醉青苔深院”。这里的“便”,也是“领字”,有“于是,就⋯⋯”的意思。在“记”字领辖范围中,再用一领字,意在加强下三句的句间联系,层层递进,不容稍懈,表现了双方恋情的迅速发展。同时 ,用“便”字把“记”字所领起的五句,在节奏上分开,使下三句成为上二句的自然发展,上二下三之间 ,“便”字成了联系的纽带。领字之中有领字,使结构疏密有致,节奏鲜明,足见作者驾驭语言功力。
下片换头处以“怎忘得、回廊下,携手处、花明月满 ”,紧接上片 ,并为上片的美好的回忆作总结。
紧接着,用“如今但⋯⋯”作有力地转折,开拓这首词的第三个层次,展现出凄凉的画面。这一层,与上片所写对爱情的美好回忆,正好互为反衬,从而表现这位少女心灵深处的凄凉,同时也揭示了这位少女“愁”的根源所在。这正是作者的曲折用笔,巧妙安排。“但”是个“领字”,领起“暮雨”、“蜂愁蝶恨 ”、“小窗闲对芭蕉展”三句。这三句,一句一个画面,景中寓情。
“暮雨”纷纷萧萧,如丝如麻,景象暗淡凄清而纷乱,从而进一步表现了少女心情的纷烦与凄苦 ;“蜂愁蝶恨”一景,承“暮雨”而来 ,明写蜂蝶,暗写少女,“小窗”云云 ,则是明写少女了。三句内容的排列,由物而入,由晦而显,然后再以“却谁拘管”直抒幽怨 ,同时也暗示出她那美好的爱恋,已如流水落花,不堪回首,为最后一层意思预作安排。最后一个层次,是词的歇拍 :“尽无言、品秦筝,泪满参差雁。腰支渐小 ,心与杨花共远 。”这是全词抒情达意的脉穴,写尽少女愁极而悲、悲极转忧恨的复杂情态。筝,《隋书·乐志》说始于秦,故称秦筝;筝声哀,故称哀筝。
李峤咏筝诗有“莫听西秦奏,筝筝有剩哀”,岑参《秦筝歌》有“汝不闻秦筝声最苦”、“闻之酒醒泪如雨”等句。筝十三弦,承弦的柱参差列阵如雁行,故刘禹锡称其“玫瑰宝柱秋雁行”(《伤秦姝行》)。这位少女“闲品秦筝”以写其哀 ,声情相应,不禁悲从中出,以致“泪满参差雁 ”。意深而语新,一句写尽少女相思之苦。“腰支渐小”,说人消瘦,是长期愁苦悲痛的明证。“心与杨花共远”,借杨花飘逝以写少女愁绪的悠远、渺茫,心犹杨花,杨花似心,寸心千里,情深而句秀,有“有馀不尽之意 ”(张炎《词源》),深得词家结句之法。且杨花变晚春之物,用以结句,遂使全词首尾照应,回环往复,浑然一体,亦作者匠心独运之处。
这首词叙事抒情,层次分明 ,从刻画形象入手,由画面组织成文,构思巧妙,情致婉转。前人称吕渭老的词婉媚深窈,与美成、耆卿相伯仲。从这首《薄幸》词看来,并非过誉。

薄幸(宋·毛幵)  显示自动注释

柳桥南畔。驻骢马、寻春几遍。自见了、生尘罗袜,尔许娇波流盼。

为感郎、松柏深心,西陵已约平生愿。记别袖频招,斜门相送,小立钗横鬓乱。

恨暗写、如蚕纸,空目断、高城人远。奈当时消息,黄姑织女,又成王谢堂前燕。

托琴心怨。怕娇云弱雨,东风蓦地轻吹散。伤春病也,狼藉飞花满院。


薄幸(宋·沈端节)  显示自动注释

桂轮香满。送寒色、轻风剪剪。又还是、幽窗人静,梅影参差初转。

念少年孤负芳音,多时不见文君面。漫快泻琼舟,浓熏宝鸭,终是心情差懒。

谩就枕,浑无寐,□听彻、天边飞雁。闲愁消万缕,如何消遣。

绣衾□忆鸳鸯暖。细思量、遍倚屏山,挑尽琴心,谁识相思怨。

休文瘦损,陡觉频移带眼。


薄幸(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淡妆(一作艳真)多态,更的的、频回眄睐。便认得琴心先许,欲绾合欢双带。

记画堂、风月逢迎,轻鼙浅笑娇无奈。向睡鸭炉边,翔鸳屏里,羞把香罗暗解。

自过了烧灯后,都不见踏青挑菜。几回凭双燕,丁宁深意,往来却恨重帘碍。

约何时再,正春浓酒困,人闲昼永无聊赖。厌厌睡起,犹有花梢日在。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婉约词》
又作:艳真多态。更的的,频回眄睐。便认得、琴心相许,与写宜男双带。记画堂、斜月朦胧,轻颦微笑娇无奈。便翡翠屏开,芙蓉帐掩,与把香罗偷解。自过了收灯后,都不见、踏青挑菜。几回凭双燕,丁宁深意,往来翻恨重帘碍。约何时再。正春浓酒暖,人闲昼永无聊赖。厌厌睡起,犹有花梢日在。

①滴滴:形容眼波不时注视的样子。
②睐:斜望。
③琴心:以琴声达意。
④绾:盘结。 合欢带:与“同心结”同意。
⑤烧灯:指元宵节。

【评解】

这首怀人之作,可能是通过对男女恋情的吟咏,别有寄托。上片追忆前欢,抒写当初相遇时的情景。下片写别后相思之苦。全词铺叙详尽,情致委曲。在北宋慢词艺术上有较高成就。

【集评】

李攀龙《草堂诗余隽》:凡闺情之词,淡而不厌,哀而不伤,此作当之。
周济《宋四家词选》:耆卿于写景中见情,故淡远。方回于言情中布景,故秾至。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上阕追叙前欢,下阕言紫燕西来,已寄书多阻,姑借酒以消磨永昼。乃酒消睡醒,仍日未西沉,清昼悠悠,遣愁无计,极写其无聊之思。原题云:《忆故人》,知其眷恋之深,调用《薄倖》,殆其自谓耶?
张文潜《东山词集序》:乐府妙绝一世,盛丽如游金、张之堂,妖冶如揽嫱、施之祛。
以下资料来源未详
这是一首怀念昔日情人的词。词的上片写男主人公与情人相识,相爱和相恋的经过,下片写离别后男主公的相思之苦。全篇既热烈奔放,又缠绵悱恻,前欢与今愁,铺叙详尽,情致婉曲,且熔景入情,秾丽之极,读来令人叹惋。
起首二句写伊人虽淡妆亦多姿,初次见面,她用那双明亮的双眸频频回首相见。词人首先写情人的淡装和目光,可见这两点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郎有情 ,妾有意 ,于是“便认得琴心先许,欲绾合欢双带。”这两句暗用司马相如 ,卓文君之典,说明二人己目成心许。”“记画堂”句,正面描写了欢会时伊人轻颦浅笑的娇媚之态。接着“向睡鸭炉边”以下三句写欢会的地点,在睡鸭形的熏炉边,在绘有翔鸾花纹的屏风内,他们双双好合了。
过片承上,说那次欢会是灯节之时,同时又开启下文,说除灯节外,还有踏青节和挑菜节可以重温旧梦 ,但“过了”“不见”又点出:实际上,这两次都未见到伊人的踪影。“几回凭双燕”以下三句,用典,写男主人公几次设法与对方联系,但都障碍重重,音信难通。接下来迸出一句“约何时再”的慨叹。最后四句写男主人公在绵绵相思中更觉春浓酒困,所以无情无义地昏睡起来,待到他一觉醒来时,日影仍在花梢之上。
此词写人 、写事 、写情、均层层深入,一泻无余,细腻婉转 。全词熔情入景,故淡远;熔景入情,故秾丽 。于言情中布景,景即是情,情则愈加浓烈,这种高超的艺术手法,对于作者抒写从恋的狂欢到离别相思的辛酸这一情感历程 ,起了十分关键的作用。

薄幸 送安伯弟(宋·韩元吉)  显示自动注释

送君南浦。对烟柳、青青万缕。更满眼、残红吹尽,叶底黄鹂自语。

甚动人、多少离情,楼头水阔山无数。记竹里题诗,花边载酒,魂断江干春暮。

都莫问、功名事,白发渐、星星如许。鸡鸣起舞,乡关何在,凭高目尽孤鸿去。

漫留君住。趁酴醾香暖,持杯且醉瑶台露。相思记取,愁绝西窗夜雨。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词一开头就直叙送别事。“ 君”乃安伯弟也,但其生平不详。“ 送君南浦”是江淹《别赋》里著名的句子 :“春草碧色 ,春水渌波 ,送君南浦,伤如之何。”这段话一直成为人们抒发惜别之情的意念载体。只要一提到“ 送君南浦”,或只提出 “南浦”两字,就会使那整段话的意境全出,令读者感受到一股感伤的意味。这首词也借用了这个句子,开门见山,迅速入题。
“对烟柳”至“叶底黄鹂自语”数句,铺叙当时景物。这里有“青青万缕 ”的柳条,有满眼的绿树,有藏在树叶深处鸣啭的黄鹂。它们的出现。是在“送君南浦”之后才出现的 。“折柳赠别”是我国的古老传统,因而烟柳万缕就会使人产生分别的感伤的联想。而满眼绿树这一意思的表达,却是用“更满眼、残红吹尽”这样的句子,它调动人们的思维能力,去想象那残花在枝头片片被吹落的景象,以增添感伤的气氛。
文学描写的得天独厚之处,就在于它不但能描写现实存在的实景,而且能描写这一实景在此之前的情况的虚景,以虚景来表达实景的意思;故“残红吹尽”就是绿叶成阴之意 。而树叶深处的“黄鹂自语”,则是反衬别离愁绪的。此句子当从杜甫的“隔叶黄鹂空好音 ”(《蜀相》)化出,黄鹂自乐而离人自苦,颇具弦外之音。一“更”字联上串下,使离愁别绪程度递增,表现得很有层次。
“甚动人、多少离情,楼头水阔山无数。”“甚动人”,点出 “离情”之“动人”——使人伤感;点出送别之地是“ 楼头”;由楼头极目远望,只见水天空阔,乱山无数;那么,对方此去之远,其觌面之难再,已不不言自明了。行文至此,在内容上已自成一大段落——写出了送别时的情景。
“记竹里题诗”三句,回忆两人最近的交往之乐。
“ 春暮”点出时令,显然是在此别之前的一段时间;“载酒”、“题诗”,那是文人最常见的交往活动,以“竹里”、“花边”作背景,更增加它的韵致。“魂断”二字,是痛快之极的意思,不指悲哀;这两字不但指“江干春暮”,也兼指“竹里题诗”和“花边载酒”;三句联成一片,描写出一段欢乐的生活。以“记”字领起,说明它是保存在记忆中的已经失去的欢乐,以反衬今日别离的苦痛。这样,在抒写别恨方面,又深入一层了。
下片开头换了个角度,通过联系各自身世和时局而大发感慨 。从“都莫问”到“任鸡鸣起舞”,是慨叹空有壮志而功名未立白发渐生。这几句必须稍加解释,才能领会作者的深意。韩元吉《宋史》无传,其行实多不可考 。据《南涧甲乙稿》,知道他曾做过信州幕僚、南剑州主簿、江东转运判官等职;乾道末年为吏部尚书,曾出使多国;淳熙元年(1174)以后,两知婺州,一宰建安,晚年归隐信州。从“都莫问功名事,白发渐、星星如许”来看,此词可能作于入为吏部尚书之前,那时他四十多岁,故作此语。但他的慨叹功名未立,并不完全是为了一己之私,这跟中原的恢复是有关系的。南宋的处境和东晋极为相似,故韩元吉用这个“鸡鸣起舞”的典故来策励自己。韩是河南许昌人 ,中原失守,“乡关何在,凭高目尽孤鸿去”。 感叹乡关渺邈 ,有家难归,但目送归鸿而去,却也道出了爱国怀乡,建功立业之豪情。
“漫留君住”三句,又回到惜别,劝安伯姑且再片刻,持杯痛饮,这是舍不得分别的表现 。“趁酴醾香暖”句的“酴醾”是酒名。黄庭坚《见诸人唱和酴醾诗辄次韵戏咏 》“名字因壶酒”句任渊注引《王立之诗话》云 :“酴醾本酒名也。世所开花本以其颜色似之,故取其名 。”这里的“香暖”正是说酒。此言趁酒之香且温当持杯而醉 ;“瑶台露”是给美酒加上高级的赞辞。最后两句,是说不知何时才能重会,相约永远思念对方 。“西窗夜雨”是取李商隐“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夜雨寄北》)的诗意,冠以“愁绝”二字,就是说西窗下共话别后情况的机会难得了。这样的结尾,给人留下了无限的惆怅。
韩元吉是南宋初期主战派人物之一,他和张孝祥、陆游、辛弃疾、陈亮等人都有交往,词作亦具有辛派悲壮豪放之气慨。即使在这首送别词中 ,也不例外。此词气酣意足,感情深挚;叙述层次开合变化,紧凑协调 。值得一提的是《薄幸》这个词牌很少人填写,这一首却写得十分工整,平仄、韵脚、句读都中可格律,堪为典范。虚字“对”、“ 更”、“ 甚”、“ 记”、“任”等使用得十分妥贴,处在领起的位置,又都是去声字,声律上造成一种苦涩的韵味,与词的内容情调很相称。

薄倖 题壁(明末清初·曹溶)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程本无,依龙榆生选本辑入

绿杨丝绾。勒马处一程云栈。慢伫想安排此夜,知人谁家泪眼?

试说与宿雨餐沙,三秋禁断闲箫管。更止酒新盟,攀花密祝,青鬓偎人不暖。

向有限关河里,偏只见悲欢聚散。记粉巾鸳字,歌裙凤缕,寻思误把归期缓。

不干缘浅。耍迷踪困影,山尖海角填情满。自欢自惜,莫负风亭月馆。


薄倖(明·杨慎)  显示自动注释

碧鸡催晓。正话别、匆匆未了。又咫尺、销魂桥上,南浦绿波芳草。

记昨宵、醉褶罗襟,玉山拚为金樽倒。爱皎皎当窗,盈盈隔水,那个人儿窈窕。

自油壁香车去后,路远西陵月悄。恨同心带缓,露兰啼歇,多情却被无情恼。

最萦怀抱。把双双骰子,重重喝采占佳兆。桃花有意,前度刘郎未老。


薄倖 午睡觉问渠(明末清初·王夫之)  显示自动注释

当年是你,兜揽下、个侬来此。更不与,分明道止,竟如何安置。

但随流,荡漾云痕,归鸿水底成人字。便俐齿嚼空,金睛出火,都则不关渠事。

但惜取刹那顷,忍不得、秋瓜藤坠。逗杀人,为霜禁冷,为风禁泪,镇柳丝、轻摆摇春水。

到历头垂杪,半酣不睬难驱使。无端薄倖,付与乌鸢蝼蚁。


薄倖 春怨(明·陈霆)  显示自动注释

海棠零乱。点苍苔,锦绣铺遍。破晓梦、子规啼血,蝴蝶一床惊散。

恨小楼、昨夜东风,无情卷入闲庭院。便柳絮萦空,梨花翻雪,断送春光一半。

自到得、清明后,罗袖上、泪痕不断。伤心向流水,溯红迎绿,往来觅取相思片。

拟今回见。叹青鸾、无准依然,误却桃花面。昼长帘卷,羞睹归来双燕。


薄幸 春明寄忆(明末清初·龚鼎孳)  显示自动注释

粉城春市。系马惯、谁家荡子。别袖意、菱花偷见,蓦地锦帘千里。

照小窗、双蒂银蟾,深怜密唤曾如此。有腻玉轻钩,翠云浓绕,芳梦黏人难起。

数不尽、同心咒。休算作、冶游驱使。怕金铃声瘦,青骢天远,倚楼肠断斜阳里。

晚香横儿。对真真、暗嘱情场,不负鸾钗紫。鸳裯凤绶,端值龙沙一死。


薄幸 秋岳将以病去湖上留饮寓斋命制此词即用其题壁旧韵(明末清初·龚鼎孳)  显示自动注释

碧帘风绾。度早燕、花桥月栈。喜赛酒、歌楼人在,共试锦灯春眼。

倚晓栏、销瘦腰围,晴湖十里空丝管。恨凤佩星遥,琼筝屏隔,不耐啼莺冷暖。

看麝粉、经行处,调马路、绮罗飘散。待青回双鬓,香添半臂,片帆吹送吴趋缓。

聚稀欢短。劝烟篷、彩缆多情,莫负金樽满。江头鼓角,恼乱秦台楚馆。


薄倖 春思(清·佟世南)  显示自动注释

远岫衔云,寒塘破冻,春服初来未试。笛弄梅花,酒斟竹叶,总觉醉歌无味。

向眼前、紫陌红楼,如何动是伤心地。笑约负踏青,情忘斗草,总是无端憔悴。

还记得、病里慇勤,愁时将息,此意向谁提起。松亭别泪,竹岭离筵,恍在五更梦里。

想东风、几度莺花夜月,小楼何事辜鸳被。春江目断,空把画阑划碎。


薄倖 韩景图话女郎絮絮题壁事,为填此词(清·刘嗣绾)  显示自动注释

谢家人杳,讶壁上、香名谁扫。记细语、一星星絮,小立夕阳魂悄。

恁因缘、剩粉零烟,年年留伴花风袅。早千叠柔肠,十分痴梦,锁断画廊春晓。

重唤起杨枝恨,想白傅、清歌多少。怅红情绿意,闲悰无分,鬓丝几日吹残了。

湖山缥缈。便同心、结就西陵,何处逢苏小。愁他归路,一碧芳塘萍绕。


薄倖(清·奕绘)  显示自动注释

骨销魂醉。看不足、娉婷妩媚。秋心才逗,便带艳情酸意。

记个侬、新样勾描,金针曾把花儿刺。叹解佩人遥,斗蛩期近,门巷静愔愔地。

尽对着、花如绣,都变作、闲愁滋味。风清露又冷,红娇绿滴,前身点点相思泪。

有人怜未。为垂丝贴梗,春来享尽繁华事。芳名漫道,知是谁家小字。


薄幸 女士贺双卿,才貌清绝,诗词娟秀,误嫁农人,备尝艰苦。史悟冈西青散记述其崖略,读之凄然(清末民国初·张慎仪)  显示自动注释

绡山闺媛,有如此、锦心绣口。造物忌才成惯例,怎得雀屏嘉偶。

任凭伊、饷黍浣衣,遂令人比梅花瘦。把炯炯痴情,鳏鳏私恨,和泪写词多首。

自唱了随鸦曲,应和与鸦相厮守。信画楼金屋,谪仙无分,欲销魔焰谁能彀。

事喧皖右。付西青妙笔,便传芳泽千秋后。魂兮知否。

莫悔青春虚负。


薄倖(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后堂芳树。逗一霎、黄昏意绪。未惯得、春魂无检,轻绕河桥风絮。

甚卧枝、花发东园,春根重上相思句。便彩箑翻歌,金尊颠酒,催合邻箫新谱。

也自解、连环误。浑不耐、绿窗鹦语。几曾知门外,飘红无地,等閒却倩游丝驻。

不关风雨。但恹恹、泪眼天涯,望断无寻处。危阑遍倚,心结行云成缕。


薄倖(清末民国初·李岳瑞)  显示自动注释

洞箫声暖。冶游到、回廊小院。听多少、莺歌燕语,忘却秋来旧怨。

望家山、难卜归期,天涯输与飞雁。但凤纸传笺,貂裘贳酒,夜走燕支坡畔。

曾记得,年时事,行乐地、月明花满。春光能几日,蜂狂蝶闹,东风蓦地轻吹散。

故园凝盼。碧沈沈、燕草秦桑,一纸音书断。杨花去也,愁问江南近远。


薄倖(清·王时翔)  显示自动注释

谢桥春晚。记梦蹋、诗魂未懒。问向日、青骢嘶处,一去悠扬谁见。

竟何堪、爱近榆钱,漫空不受东风管。任绣幕遮留,纤葱捉取,难得轻狂心转。

听蓦地、潇潇雨,应打落、荒沟断岸。纵丁宁紫燕,重来衔起,粉香已被尘泥染。

泪珠千点。倩清江、化作浮萍,也怕漂流远。收身有路,惟在枯禅静院。


薄倖 秋槎题余《香雪词》,似有宋玉之疑,附此奉答,即用来韵(清·王策)  显示自动注释

心花落艳。似寂寞、枯禅退院。便吟出、晓风残月,那是兰陵真面。

只钧天、一梦消魂,颜凭泪洗肠轮转。叹雨絮前缘,霜兰现业,负尽三生恩眷。

却是诗因墨果,休猜做、世间情恋。况天荒地老,名闻影隔,东风不认楼中燕。

秋坟露溅。倘知音怜我,客嘲肯制招魂换。装之玳瑁,留抵返生香片。


薄倖 出都感怀(清·薛时雨)  显示自动注释

栖栖何用。猛过眼、繁华一梦。想刘阮,天台重到,尽有烟云供奉。

争向来、楼阁全迷,桃源闭了秦人洞。叹影误杯蛇,宫临磨蝎,一骑长途独拥。

经过了,重重劫,仍未脱,尘中羁鞚。等閒思抛却,堂前旧垒,辛勤多少香泥壅。

东君情重。算归来燕子,飞飞不离连霎栋。秋风起矣,陌上车尘碾动。


薄倖 追悼沈姬(清·薛时雨)  显示自动注释

烟波江上。旧曾共、桃根打桨。记王粲、客游无绪,累尔伶仃相向。

争兰桡、双载人来,经年不载人同往。叹逝水无情,罡风太恶,人与落花并葬。

生就了、聪明性,应悟彻、尘因俗障。梦中傅幽怨,声声诉出,夜台多少凄凉况

一灵无恙。趁归舟、安稳玉箫,重侍韦皋帐。吟成楚些,付与秋坟鬼唱。


薄倖 咏疟(清·贺双卿)  显示自动注释

依依孤影。浑似梦、凭谁唤醒。受多少、蝶嗔蜂怒,漫说炎凉无准。

怪朝来、有药难医,凄凉自整红炉等。总诉尽浓愁,滴乾清泪,冤煞娥眉不省。

去过酉、来先午,偏放却、更深宵永。正千回百转,欲眠仍起,断鸿叫破残阳冷。

晚山如镜。小柴扉静锁,愔愔残喘看看尽。春归望早,只恐东风未肯。


薄倖 其一 本意,寄怀和韵(清·邹祗谟)  显示自动注释

妒花风作。凭吹到、红心小阁。恨于今、珠零玉冷,便算笙歌院落。

想伊时、前度刘郎,是绛树紫箫权托。恨轻写乌丝,重投翠羽,辜负花间半诺。

难道行云巫女,刚学得、玉清情薄。只一梦春风,半宵秋雨,排演做寒窗消索。

氤氲原错。料檀涡蓉帐,配不上、梅花寂寞。无名小鸟,红溜莺餐自啄。


薄倖 其二 本意,寄怀和韵(清·邹祗谟)  显示自动注释

清商歌作。便欲附、临春绮阁。想当时、私称乡里,愿学夫妻村落。

算从来、豪侠风流,单只是、书生难托。悔金雀楼中,紫鹅桥畔,多事当初便诺。

独对亭亭小影,不料是、桃花命薄。奈半合双环,断香破镜,怎赋得离情十索。

天公不错。道才子多情,这四字、而今且莫。无人深巷,谁向柴扉剥啄。


薄倖 其三 本意,寄怀和韵(清·邹祗谟)  显示自动注释

风姨做作。误佳期、花姨耽阁。竟将伊、檀心一片,付与孟婆吹落。

料如今、怨粉啼妆,应懊恨、庸奴难托。只三章有罪,两字无情,以此呼予曰诺。

不料补过微之,竟做了、十郎轻薄。这别鸿新操,雕鸾旧调,可入得小窗弦索。

伊家自错。问章台杨柳,道轻折、而今更莫。多愁杜宇,一任山花自啄。


薄倖 赋得水晶帘下看梳头(清·陈维崧)  显示自动注释

戟门春暖。红日漾、圆冰清浅。算一带、茱萸窗网,便是个侬妆院。

素领巾、半幅烟绡,行来刚被微风捲。更点点斜红,溶溶泓黛,娇面欲匀还懒。

恰十载、伤心事,忆钗响、衣光何限。只玉纤撩鬓,春葱縆额,一番回想肠应断。

风流放涎。记千金艳质,妆成爱映春流看。别来香阁,峭冷尖寒应满。


薄倖 过阊门感怀用湘瑟词韵(清·陈维崧)  显示自动注释

春波甸线。把船槛、和愁倚遍。记旧日、胆娘门巷,只在画桥南转。

靠他家、一树枇杷,流莺日日啼歌扇。向燕子楼边,鹅儿酒内,生受花怜柳眷。

到今日、思量处,空爇尽、沈香火慢。被东风几阵,晴丝一夜,吹将往事连天远。

鲛珠休溅。便玉京仙圃,也应风景年年换。閒愁莫惹,城下红桃正绽。


薄倖 舟次惠山再叠前韵(清·陈维崧)  显示自动注释

绿杨金线。记此地、经过百遍。曾蓦遇、水仙祠后,月里游船初转。

凭几楞、腻粉阑干,水晶帘子桃花扇。正一色衫红,两行蛾绿,何处莺俦蝶眷。

听檀板、孜孜拍,似唱到、小秦王慢。恰水烟一派,冲开笑语,鼓儿挝了人儿远。

年光涛溅。也思量再觏,重来无奈心情换。寻春须早,莫待百花齐绽。


薄倖 山下与顾景行话旧三叠前韵(清·陈维崧)  显示自动注释

风筝脱线。向水驿、山程绕遍。笑十载、求仙任侠,只有金丹难转。

又那知、旧侣重逢,凄凉似阅秋风扇。论红绢前情,青衫少日,曾订厚盟深眷。

且与作、开元话,声渐紧、四条弦慢。算年来尔我,行藏略似,交情直比春山远。

酒槽珠溅。向当垆小语,香醪可许新词换。惹他一笑,榴齿临风微绽。


薄幸 戴溪感旧(清·黄永)  显示自动注释

锦灯良夜。记当日、笙歌才罢。猛邂逅,赤栏干畔,窈窕天生如画。

怅前缘、一笑分离,喜今日、相逢未嫁。任青鸟书传,蓝桥水落,犹恨蓬山天外。

旧日桃花门巷,都一霎、蝶飞云化。纵玉清非远,少君有术,道帐里、姗姗欲下。

是耶非也。看一抷黄土,枉做出、燕齐迀怪。年年寒食风雨,白杨沾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