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啰唝曲词谱
啰唝曲 唐范摅《云溪友议》云:“金陵有啰唝楼,乃陈后主所建。《啰唝曲》,刘采春所唱,皆当代才子所作五六七言绝句。一名《望夫歌》,元稹诗所谓‘更有恼人肠断处,选词能唱望夫歌’也。”

啰唝曲 单调二十字,四句两平韵 刘采春

  不喜秦淮水 生憎江上船 载儿夫婿去 经岁又经年 
  仄中中中仄中中中中平中平平仄仄中仄仄平平


按《云溪友议》所载《啰唝曲》,其起句不用韵者凡五首,其第四首云:“那年离别日,只道往桐庐。桐庐人不见,今得广州书。”第五首云:“昨日胜今日,今年老去年。黄河清有日,白发黑无缘。”谱内可平可仄据此。

又一体 单调二十字,四句三平韵 刘采春

  昨夜黑风寒 牵船浦里安 潮来打缆断 摇橹始知难 
  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


此首起句用韵。

又一体 单调二十八字,四句三平韵 刘采春

  閒向江头采白蘋 常随女伴赛江神 众中不敢分明语 暗掷金钱卜远人 
  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此本七言绝句,因亦名《啰唝曲》,故并列之。
历代作品
刘采春 (6首)
于鹄 (1首)
王安中 (1首)
周宪王 (2首)
啰唝曲六首 其一(唐·刘采春)  显示自动注释

不喜秦淮水,生憎江上船。载儿夫婿去,经岁又经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音癸签》
《罗唝曲》一名《望夫歌》。罗唝,古楼名,陈后主所建。元稹廉问浙东、有妓女刘采春自淮甸而来,能唱此曲,闺妇、行人闻者莫不涟泣。
《雪涛小书》
三诗(按指“不喜秦淮水”、“借问东园柳”、“莫作商人妇”三首)商彝同鼎,古色照人。不意闺门能为此语也。
《唐风怀》
南村曰:怨水憎船,妇人痴语,然非痴无以言情。
《唐诗别裁》
“不喜”、“生憎”,“经岁”、“经年”、重复可笑,的是儿女子口角。
《唐诗笺注》
“自家夫婿无消息,却恨桥头卖卜人”,犹于真处传神。“不喜秦淮水,生憎江上船”,却是非非想,真白描神手。
《诗法易简录》
不怨夫婿之不归,而怨水与船之载去,妙于措词。“打起黄鸾儿”之亚。
《诗境浅说续编》
沈归愚评此诗,谓“不喜”、“生憎”,“经岁”、“经年”,重复可笑,的是儿女子口角。余谓故意重复,取其姿势生动,固合歌曲古逸之趣,且其重复,皆有用意:首二句言“不喜秦淮水”,与“生憎江上船”者,乃因“水”与“船”之无情,为第三句张本,故接续言无情之“船”与“水”,竟载夫婿去矣。第四句“经岁复经年”,即年复一年,乃习用之语,极言分离之久,已历多年。虽用重复字,而各有用意。
《唐诗鉴赏辞典》
据晚唐范摅《云溪友议》记述,刘采春是中唐时的一位女伶,擅长演唐代流行的参军戏。元稹曾有一首《赠刘采春》诗,赞美她“言词雅措风流足,举止低徊秀媚多”,“选词能唱《望夫歌》”。《望夫歌》就是《啰唝曲》。方以智《通雅》卷二十九《乐曲》云:“啰唝犹来罗。”“来罗”有盼望远行人回来之意。据说,“采春一唱是曲,闺妇、行人莫不涟泣”,可见当时此曲歌唱和流行的情况。

《全唐诗》录《啰唝曲》六首,以刘采春为作者,而元稹诗中只说她“能唱”,《云溪友议》则说“采春所唱一百二十首,皆当代才子所作”,接着举引了她所唱的歌词七首,其中六首五言的与《全唐诗》所录相同,另一首七言的却是贞元年间诗人于鹄的《江南曲》。因此,这《啰唝曲》虽是刘采春所唱,却不一定是她所作。胡应麟《诗薮》指出六首中的“四首,工甚,非晚唐调”,并说:“今系采春,非也。”此曲的作者是谁,不妨存疑,值得提出的是此曲在佳作如林的唐代诗坛上赢得了诗评家的推重。管世铭在《读雪山房唐诗钞》中说:“司空曙之‘知有前期在’、金昌绪之‘打起黄莺儿’、……刘采春所歌之‘不喜秦淮水’、盖嘉运所进之‘北斗七星高’,或天真烂漫,或寄意深微,虽使王维、李白为之,未能远过。”潘德舆在《养一斋诗话》中更称此曲为“天下之奇作”。这类当时民间流行的小唱,在文人诗篇之外,确实另有风貌,一帜别树,以浓厚的民间气息,给人以新奇之感。其写作特色是:直叙其事,直表其意,直抒其情,在语言上脱口而出,不事雕琢,在手法上纯用白描,全无烘托,而自饶姿韵,风味可掬,有司空图《诗品》所说的“不取诸邻”、“着手成春”之妙。

“不喜秦淮水”一首,表达的是因长期与夫婿分别而产生的闺思。这本是一个陈旧而常见的题材,但它却于陈中见新,常中见奇,把想入非非的念头、憨态横生的口语写入诗篇,使人读诗如见人。这位少妇在独处空闺、百无聊赖之际,想到夫婿的离去,一会怨水,一会恨船,既说“不喜”,又说“生憎”;想到离别之久,已说“经岁”,再说“经年”,好象是胡思乱想,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但却情真意切,生动地传出了闺中少妇的“天真烂漫”的神态,正如沈德潜在《唐诗别裁集》中所评:“‘不喜’、‘生憎’、‘经岁’、‘经年’,重复可笑,的是儿女子口角。”应当说,把离恨转嫁给水和船的作品并非绝无仅有,例如晁补之在一首《忆少年》词中曾怨“无情画舸”,刘长卿在一首《送李判官之润州行营》诗中也抱怨“江春不肯留行客”,但都不如这首诗之风韵天成,妙语生姿。

“莫作商人妇”一首,写因盼归不归而产生的怨情,也就是李益《江南曲》“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的意思。前一首怨水恨船,当然并不是真正怨恨所注,到这一首才点出真正怨恨的对象原来是她的夫婿,而夫婿之可怨恨,因为他是白居易《琵琶行》中所说的“重利轻别离”的商人。商人去后,自然盼其归来,而又不知归期何日,就只有求助于占卜。前面提到《云溪友议》所举刘采春的唱词中有一首于鹄的《江南曲》,后两句是“众中不敢分明语,暗掷金钱卜远人”,也写占卜归期。这里用金钗代替金钱,想必为了取用便利,可见其占卜之勤。而由于归期无定,就又抱着随时会突然归来的希望,所以在占卜的同时,还不免要“朝朝江口望”。但望了又望,带来的只是失望,得到的只是“错认几人船”的结果。温庭筠《望江南》词“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柳永《八声甘州》词“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也都是写错认船。但这首诗所表达的感情更朴素,更真切。从全诗看,这位少妇既以金钗权当卜钱,又朝朝江口守望,足以说明其望归之切、期待之久,而错认船后的失望之深也就可想而知了。

“那年离别日”一首,写夫婿逐利而去,行踪无定。张潮有首《江南行》:“茨菰叶烂别西湾,莲子花开犹未还。妾梦不离江上水,人传郎在凤凰山。”所写情事,与这首诗所写有相似之处。“朝朝江口望”,一心望夫婿归来,而不料愈行愈远。这正是望而终于失望的原因,正是每次盼到船来以为是夫婿的归船、却总是空欢喜一场的原因。正如李锳在《诗法易简录》中所分析:“桐庐已无归期。今在广州,去家益远,归期益无日矣。只淡淡叙事,而深情无尽。”长期分离,已经够痛苦了;加上归期难卜,就更痛苦;再加以行踪无定,愈行愈远,是痛苦上又加痛苦。在这情况下,诗中人只有空闺长守,一任流年似水,青春空负,因而接着在下一首诗中不禁发出“昨日胜今日,今年老去年。黄河清有日,白发黑无缘”的近乎绝望的悲叹了。

随着唐代商业的发达,嫁作商人妇的少女越来越多,因而有《啰唝曲》之类的作品出现,而闺妇、行人之所以听到此曲“莫不涟泣”,正因为它写的是一个有社会意义的题材,写出了商人家庭的矛盾和苦闷。

(陈邦炎)

啰唝曲六首 其二(唐·刘采春)  显示自动注释

借问东园柳,枯来得几年。自无枝叶分,莫怨太阳偏。


啰唝曲六首 其三(唐·刘采春)  显示自动注释

莫作商人妇,金钗当卜钱朝朝江口望,错认几人船。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诗法易简录》
此首方明写其望归之情。卜掷金钗,望穿江上,而终不见其归。“错认”者,望之切也;“几人”者,无定之数,望之久也。所以如此者,则以夫婿为商人,重利轻别离故也。“莫作”者,怨之至也。怨之至而但曰“莫作”,则既作商人妇,又分当如是矣。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唐汝询曰:无限懊恨。
《诗境浅说续编》
言凝盼归舟,眼为心乱也。

啰唝曲六首 其四(唐·刘采春)  显示自动注释

那年离别日,只道住桐庐。桐庐人不见,今得广州书。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升庵诗话》
唐刘采春诗:“那年离别日,只道往桐庐。桐庐人不见,今得广州书。”此本《诗疏》“何斯违斯”一句,其疏云:“君子既行王命于彼远方,谓适居此一处,今复乃去此,更转远于余方。”
《四溟诗话》
陆士衡《为周夫人寄车骑》云:“昔者得君书,闻君在高平。今者得君书,闻君在京城。”及观刘采春《啰唝曲》云:“那年离别日,只道往桐庐。桐庐人不见,今得广州书。”此二绝同意,作者粗直,述者深婉。
《诗法易简录》
前首言离别之久,此又言夫婿之行踪靡定也。桐庐已无归期,今在广州,去家益远,归期益无日矣。只淡淡叙事,而探情无尽。
《葚原诗说》
五言绝有两种:有意尽而言止者,有言止而意不尽者。……意尽言止,则突然而起,斩然而住,中间更无委曲;此实乐府之遗音,故为变调,意尽言止,如“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那年离别日,只道往桐庐。桐庐人不见,今得广州书”。

啰唝曲六首 其五(唐·刘采春)  显示自动注释

昨日胜今日,今年老去年。黄河清有日,白发黑无缘。


啰唝曲六首 其六(唐·刘采春)  显示自动注释

昨日北风寒,牵船浦里安。潮来打缆断,摇橹始知难。


江南曲(唐·于鹄)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相和歌辞 江南曲

向江边采白蘋,还随女伴赛江神。众中不敢分明语,暗掷金钱卜远人。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纪事》
《江南曲》云:“偶向江边采白蘋……”韦庄取为《又玄集》。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珽曰:摹古不为古所役。又曰:诗人托意,微而婉。
《载酒园诗话又编》
摹写一段柔肠慧致,自是化工之笔。读此则前篇“秦女”(按指《题美人》)仅有貌耳,深情大不如。
《网师园唐诗笺》
体贴入微(末二句下)。
《唐诗笺注》
一片心情只自知。曰“偶向”,曰“还随”,分明最勉强从事,却就赛神,微露于金钱一卜,妙极形容。
《唐人绝句精华》
此亦乐府遗声也。
《唐诗鉴赏辞典》
《江南曲》为乐府清商曲《江南弄》七曲之一。于鹄这首诗是其中较有生活情趣的一篇。

从来写闺情的诗歌,多从思妇的梳妆打扮起始,然后以陌头杨柳、  高楼颙望、长夜无眠等写其抑郁的离情。这首诗却借质朴的民歌体裁,从另一方面给人以别具一格的风采。

“偶向江边采白蘋”,“偶向”二字在于说明人物“江边采蘋”的举动只是心不在焉地出于一时的偶然。“还随女伴赛江神”,显然是无可无不可地跟着别人转。“还随”二字,反映出她那做事貌合神离的恍惚神情。“采白蘋”也好,“赛江神”也好,全都不是这位少妇此时此际本意欲行之事,不过反映她那一心惦记“远人”、行无所适的烦乱而已。

可是尽管如此,有时一个小的举动,也会泄露心中的秘密,她终于“暗掷金钱卜远人”,以寄托自己深思的感情。她表面上似乎也和大家一样,向“江神”做祷告,祈求幸福,实际上她“暗掷金钱”,占卜“远人”何时归来。而这一切她做得很小心,怕人发觉而遭人取笑,占卜时不敢“分明语”,“掷金钱”装模作样,采取“暗掷”的方式来掩人耳目。就这样,诗人着力描摹少妇欲言又不敢语,欲卜又不敢掷,欲罢又甘休,只能“暗掷”的那种神情,既逼真,又细腻,委婉曲折地表现了一位少妇的深情。

这首诗连用“偶向”、“还随”、“不敢”等虚词,作为点睛的笔触,维妙维肖地再现了人物的内心活动,同时抓着一个动人的细节来刻画人物心理,这都是初唐诗中少见的。

(陶慕渊)

六花冬词 其三 蜡梅口号(宋·王安中)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雪里园林玉作台。侵寒错认暗香回。化工清气先谁得,品格高奇是蜡梅。


柳枝歌三首 其二(明·周宪王)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三月风和散曲尘,枝枝垂地每伤神。为君系得春心住,忍折长条送远人。


柳枝歌三首 其三(明·周宪王)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宛转千条罥晚风,拖烟带雨渭城东。征衫点得轻轻絮,寄入《阳关》曲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