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二郎神词谱
二郎神 唐教坊曲名。《乐章集》注“双调”。徐伸词名《转调二郎神》。吴文英词名《十二郎》。

二郎神 双调一百四字,前段八句五仄韵,后段十句五仄韵 柳永

  炎光谢 过暮雨 芳尘轻洒 乍露冷风清庭户爽 天如水 玉钩遥挂 应是星娥嗟久阻 叙旧约 
  中平仄仄中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中平平仄仄中中仄中平平仄平仄中平平仄仄中仄仄

飙轮欲驾 极目处 微云暗度 耿耿银河高泻 
中平中仄中中仄平平中仄中仄平平平仄

  閒雅 须知此景 古今无价 运巧思 穿针楼上女 抬粉面 云鬟相亚 钿合金钗私语处 算谁在 
  平仄平中中仄中平中仄仄中仄平平平仄仄中中仄中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中中仄

回廊影下 愿天上人间 占得欢娱 年年今夜 
平平仄仄仄平中平中仄仄平平平平平仄


此调有两体,前段起句三字者名《二郎神》,前段起句四字者名《转调二郎神》,其前段第三、四句,后段第四、五句,第六、七句句及两结句读亦不同。《词律》疏于考證,以转调为本调误矣。谱内各以类列,庶不蒙混。 此词可平可仄悉参王、张二词。 王词换头“日”字以入作平,故不注可仄。

又一体 双调一百四字,前段八句七仄韵,后段九句七仄韵 王十朋

  深深院 夜雨过 帘栊高卷 正满槛海棠开欲半 仍朵朵 红深红浅 遥认三千宫女面 匀点点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

胭脂未遍 更微带 春醪宿酒 袅娜香肌娇艳 
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

  日暖 芳心暗吐 含羞轻颤 笑繁杏夭桃争烂漫 爱容易 出墙临岸 子美当年游蜀苑 又岂是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

无心眷恋 都只为 天然体态 难把诗工裁剪 
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


此词与柳词校,前段第三句、第五句、后段第四句、第六句俱押韵,又后段第八、九、十句摊破句法作七字一句、六字一句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五字,前段八句五仄韵,后段十句五仄韵 张安国

  坐中客 共千里 潇湘秋色 渐万宝西成农事了 䆉稏看 黄云阡陌 桥口橘洲风浪稳 岳镇耸 
  仄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

倚天青壁 追前事 兴亡相续 空与山川陈迹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

  南国 都会繁盛 依然似昔 聚翠羽明珠三市满 楼观涌 参差金碧 乞巧处 家家追乐事 
  平仄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

争要做 丰年七夕 愿明年强健 百姓欢娱 还如今日 
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


此与柳词同,惟后段第六句添一衬字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五字,前段十句四仄韵,后段十一句五仄韵 徐伸

  闷来弹鹊 又搅碎 一帘花影 漫试著春衫 还思纤手 薰彻金猊烬冷 动是愁多如何向 但怪得 
  仄平仄仄中仄仄中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仄仄中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

新来多病 想旧日沈腰 而今潘鬓 不堪临镜 
中平平仄中仄仄中平中平平仄仄平平仄

  重省 别来泪滴 罗衣犹凝 料为我厌厌 日高慵起 长托春酲未醒 雁翼不来 马蹄轻驻 
  平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仄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中平仄仄中仄中平中平中仄

门掩一庭芳景 空伫立 尽日阑干倚遍 昼长人静 
中仄中平平仄中仄仄中仄中平仄仄仄平平仄


此名《转调二郎神》,与《二郎神》本词句读不同。 此词前段第一句“弹”字,第五句“烬”字,后段第六句“不”字,例用去声。又后段结句例作“仄平平仄”,如曹词之“平平仄仄”便不合调。 按吴潜词前段第四句“绣帘朱户”,“绣”字仄声,赵以夫词“修蟾斧妙”,“斧”字仄声。赵词第九句“落花流水”,“落”字仄声。吴词后段第二句“问春何事”,“何”字平声。赵词第四句“任诗酒抛荒”,“诗”字平声。吴词第十句“珠泪滴、应把寸肠万结”,“寸”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赵、曹、马、汤四词。 曹词前段第二句“薄”字入声,以入作平,不注可仄。又曹词前段第二句“寒”字平声,马词第五句“相”字平声,赵词第六句“思”字仄声,细校宋词,无如此者,谱内亦不校注平仄。

又一体 双调一百五字,前段十句四仄韵,后段十一句四仄韵 赵以夫

  野塘暗碧 渐点点 翠钿明镜 想昼永珠帘 人閒金屋 时倚妆台照影 睡起阑干凝思处 漫数尽 
  仄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

归鸦栖暝 知月下莺黄 云边蛾绿 为谁重整 
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曾倩雁传鹊报 心期罕定 奈柳絮浮云 桃花流水 长是参差不并 莫怨春归 莫愁柘老 蚕已三眠将醒 
  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

肠断句 枉费丹青 漠漠水遥烟冥 
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此词换头句不押短韵,后结作六字句,与前各词异。 按赵词别首后结“拌酩酊,断送春归,恰好听鸠呼妇。”正与此同。

又一体 双调一百三字,前段十句五仄韵,后段十一句五仄韵 曹勋

  半阴未雨 霁晓寒 轻烟薄暮 乍过了挑青 名园深院 把酒偏宜细步 满槛梅花 绕堤溪柳 
  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径暖迁莺相语 春澹澹 渐觉清明 相傍小桃才吐 
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凝伫 山村水馆 难堪羁旅 甚觑著花开 频惊屈指 漫写奚奴丽句 幸有家山 青鸾应报 
  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

为我整齐歌舞 一恁待 醉倚群红 花沾酒污 
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


此词与徐词校,前段起句多押一韵,第六、七句作四字两句、六字一句,结作七字一句、六字一句,后结减二字作七字一句、四字一句异。 按杨无咎“炎光欲谢”词正与此同,但杨词后结叶一平韵耳。

又一体 双调一百三字,前段九句四仄韵,后段十二句五仄韵 马庄父

  日高睡起 又恰见 柳梢飞絮 倩说与 年年相挽 却又因他相误 南北东西何时定 看碧沼 
  仄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

青萍无数 念蜀郡风流 金陵年少 那寻张绪 
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应许 雪花比并 扑帘堆户 更羽缀游丝 毡铺小径 肠断鹁鸠唤雨 舞态颠狂 恨腰轻怯 
  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散了几回重聚 空暗想 昔日长亭别酒 杜鹃催去 
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此与徐词同,惟前段第三、四句减二字作七字一句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四字,前段十句四仄韵,后段十二句五仄韵 汤恢

  琐窗睡起 閒伫立 海棠花影 记翠楫银塘 红牙金缕 杯泛梨花冷 燕子衔来相思字 道玉瘦 
  仄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

不禁春病 应蝶粉半销 鸦云斜坠 暗尘侵镜 
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还省 香痕碧唾 春衫都凝 悄一似酴醾 玉肌翠帔 消得东风唤醒 青杏单衣 杨花小扇 
  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

閒却晚春风景 最苦是 蝴蝶盈盈弄晚 一帘风静 
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此和徐词,惟前段第五句减一字作五字句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字,前后段各九句、五仄韵 吕渭老

  西池旧约 燕语柳梢桃萼 向紫陌 秋千影下 同挽双双凤索 过了莺花休则问 风共月 一时閒却 
  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

知谁去 唤得秋阴 满眼败垣红叶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飘泊 江湖载酒 十年行乐 甚近日 伤高念远 不觉风前泪落 橘熟橙黄堪一醉 断未负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

晚凉池阁 只愁被 撩拨春心 烦恼怎生安著 
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与徐词校,前段第二句减一字,第三、四句减二字,后段第四、五句减二字,句读参差,不便校注。 前后段第五句,“则”字、“一”字亦是以入作平。
历代作品
共84,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
刘克庄 (5首)
吕渭老 (1首)
吴文英 (1首)
吴潜 (4首)
张孝祥 (2首)
徐伸 (1首)
曹勋 (1首)
杨无咎 (1首)
柳永 (1首)
汤恢 (2首)
王十朋 (1首)
赵以夫 (2首)
周弼 (1首)
楼采 (1首)
马子严 (1首)
无名氏 (1首)
王哲 (1首)
长筌子 (4首)
转调二郎神/二郎神 余生日,林农卿赠此词,终篇押一韵,效嚬一首 其一(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抽还手版,受用处、十分轻省。便衣剪家机,饭炊躬稼,且免支移系省。

帝悯龙钟蠲朝谒,予长假、毋烦申省。笑木石虚斋,暮年忺做,端明提省。

闲冷。橐金散尽,书筒来省。有小小楼儿,看山待月,绝胜崔公望省。

两鹤随轩,一奴负锸,此外诸馀从省。把一身本末,绿章奏过,泰玄都省。


转调二郎神/二郎神 其二 再和(宋·刘克庄)
  押梗韵  显示自动注释

黄粱梦觉,忽跳出、北扉西省。今似得何人,老僧退院,秀才下省。

罢草河西淮南诏,没一字、咨尚书省。已交侣樵渔,免教人道,弥封官省。

多幸。条冰解去,新衔全省。笑杀太师光,赐灵寿杖,有诏扶他入省。

死谥醉侯,生封诗伯,此事不关朝省。便茅屋、送老云边,也胜倚金华省。


转调二郎神/二郎神 其三 三和(宋·刘克庄)
  押梗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一筇两屦,导从比、在京差省。更不草白麻,不批黄敕,稍觉心清力省。

幸有善和书堪读,何必然藜芸省。且阁起庄骚,专看老易,课程尤省。

梦境。槐阴禁苑,药翻纶省。纸裹里,有青铜钱三百,送与酒家展省

吊李白坟,挂徐君剑,零落端平同省。仅留得、老子婆娑,怎不拂衣华省


转调二郎神 其四 四和(宋·刘克庄)
  押梗韵  显示自动注释

近来塞上,喜蜡弹、羽书清省。更万灶分屯,百年和籴,惭傀而今半省。

蒙鞑残兵骑猪遁,永绝生猺侵省。做个太平民,戴花身健,催租符省。

何幸。行人来密,佥军抽省。但进有都俞,退无科琐,不用依时出省。

子厚南宫,仲舒西掖,又报岑参东省。趁此际、纳禄悬车,亦为大司农省。


转调二郎神/二郎神 其五 五和(宋·刘克庄)
  押梗韵  显示自动注释

人言官冗,老病底、法当先省。况行则蹒跚,立时跛倚,幸免做他两省。

客怕逢迎书慵答,得省处、而今姑省。笑落尽桃花,仆家梦得,重来郎省。

凉冷。綀衣差薄,蒲葵堪省。叹三纪单栖,二毛纯白,情味似潘骑省。

鬻马遣姬,惟书与画,点检依然难省。也不用、畜犬防偷,老去睡眠常省。


二郎神(宋·吕渭老)  显示自动注释

西池旧约。燕语柳梢桃萼。向紫陌、秋千影下,同绾双双凤索。

过了莺花休则问,风共月、一时闲却。知谁去、唤得秋阴,满眼败垣红叶。

飘泊。江湖载酒,十年行乐。甚近日、伤高念远,不觉风前泪落。

橘熟橙黄堪一醉,断未负、晚凉池阁。只愁被、撩拨春心,烦恼怎生安著。


十二郎/二郎神 垂虹桥上有垂虹亭,属吴江(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素天际水,浪拍碎、冻云不凝。记晓叶题霜,秋灯吟雨,曾系长桥过艇。

又是宾鸿重来后,猛赋得、归期才定。嗟绣鸭解言,香鲈堪钓,尚庐人境。

幽兴。争如共载,越娥妆镜。念倦客依前,貂裘茸帽,重向淞江照影。

酹酒苍茫,倚歌平远,亭上玉虹腰冷。迎醉面,暮雪飞花,几点黛愁山暝。


二郎神(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小楼向晚,正柳锁、一城烟雨。记十里吴山,绣帘朱户,曾学宫词内舞。

浪逐东风无人管,但脉脉、岁移年度。嗟往事未尘,新愁还织,怎堪重诉。

凝伫。问春何事,飞红飘絮。纵杜曲秦川,旧家都在,谁寄音书说与。

野草凄迷,暮云深黯,浑自替人无绪。珠泪滴,应把寸肠万结,夜帷深处。


二郎神(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小亭徙倚,慢一步、立秋千影。渐夕照林梢,晚风池上,缉缉轻寒嫩冷。

又是将他春僝僽,酿一种、花愁花病。空客鬓岁迁,征衫人老,倚楼看镜。

还省。故园多少,紫殷红凝。窗外晓莺啼,抚墙金缕,烟柳慵眠乍醒。

挑菜踏青,趁蜂随蝶,长负清明时景。凝伫久,蓦听棋边落子,一声声静。


二郎神 其一 己未自寿(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古稀近也,是六十五翁生日。恰就得端阳,艾人当户,朱笔书符大吉。

卦气周来从新起,怕白发、苍颜难必。随见定性缘,餐饥眠困,喜无啾唧。

盈溢。书生做到,能高官秩。况碌碌儿曹,望郎名郡,叨冒差除不一。

积世主恩,满家天禄,婚嫁近来将毕。还自祝,愿早悬车里社,始为收拾。


二郎神 其二 再和(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近时厌雨,喜午日、放开天日。不用辟兵符,从今去也,管定千祥万吉。

已报甘泉新捷到,况更是、年丰堪必。任景物换来,蛙鸣蝉噪,耳边𠿏唧。

洋溢。尽教愿乞,兵厨闲秩。看恰好园池,随宜亭榭,人道瀛洲压一。

且恁浮沈,奈何衰悴,惟怕牧之名毕。安得去,占却三神绝顶,瑞芝同拾。


二郎神 七夕(宋·张孝祥)  显示自动注释

坐中客。共千里、潇湘秋色。渐万宝西成农事了,䆉稏看、黄云阡陌。

乔□橘洲风浪稳,岳镇耸、倚天青壁。追前事、兴亡相续,空与山川陈迹。

南国都会繁盛,依然似昔。翠羽明珠三市满,楼观涌、参差金碧。

乞巧处、家家追乐事,争要做、丰年七夕。愿明年强健,百姓欢娱,还如今日。


转调二郎神/二郎神(宋·张孝祥)  显示自动注释

闷来无那,暗数尽、残更不寐。念楚馆香车,吴溪兰棹,多少愁云恨水。

阵阵回风吹雪霰,更旅雁、一声沙际。想静拥孤衾,频挑寒灺,数行珠泪。

凝睇。傍人笑我,终朝如醉。便锦织回鸾,素传双鲤,难写衷肠密意。

绿鬓点霜,玉肌消雪,两处十分憔悴。争忍见,旧时娟娟素月,照人千里。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是一首怀人词。在《于湖居士文集》里,次于《雨中花慢 》、《 二郎神》之后,应是长子同之北返后,孝祥怀念李氏而作。时在乾道六年(1167)的冬季。
词以直抒胸臆开句。一个“闷”字,点明此时心情,统摄全篇。“无那”(nu ò),犹无可奈何也。“暗数尽”句,一夜之凄迷境况如犹在眼前 。“念楚馆香车”句,回忆当年爱情生活,写出“闷”之根源。楚馆、吴溪,指江南昔日曾游之处。香车兰棹,赏心乐目 ,皆与李氏共之 。然而好景不长。少年的风流韵事 ,转眼都成为愁云恨水。他们由于社会环境所迫,不得不分居两地。“虽富贵,忍弃平生荆布!”(《念奴娇》)可见孝祥当时矛盾和痛苦的心情。“多少愁云恨水 !”乃是词人十几年来郁结心中的愁闷和悔恨的倾吐 。多少辛酸往事,只有两心暗知,如此点到即止,正说明其不堪回首 ,难以尽言 。“阵阵回风”两句,描写自己当前处境之凄凉。时近严冬,寒夜萧条,但闻朔风吹霰,呼啸回旋;旅雁宵惊,哀鸣沙际。两句看似写景,实则以景衬情。孝祥起知潭州,原非所愿。
曾奏请“于江淮间易一小郡”。他自比为南来的北雁,从一“旅”字可略见其当日心情。如此风雪之夜,由追忆曩昔欢娱更进而遥念李氏此时之孤寂痛苦 :“想静拥孤衾,频挑寒灺(xi è,灯花、烛烬),数行珠泪”,一句话,也是“孤灯挑尽未成眠”吧?写想象中的思妇独处,本由已之处境所生,却反怜惜他人,可见其爱之深,其思之切。
词的下阕,开始转用思妇口吻。 “凝睇”二字,承上启下,与“傍人笑我,终朝如醉”互为照应,其意味与柳永的“ 故人千里 ,竟日空凝睇”(《诉衷情近》)基本相同。“便锦织回鸾”句,用窦滔妻织锦为回文诗以寄其夫的故事,易“文”为“ 鸾”,取其与下句“鲤”字对仗更工;鸾凤一类字,尤常用于情人之间。从用典上也可证明此词确系怀念李氏之作。“素传双鲤”,源出古乐府《 饮马长城窟行 》,本是常用典,在这里却有言外之意。孝祥与李氏为避外人闲话,谅少有书信往来。著一个“ 便”字 ,已道出其中苦衷”如今即便能这么做 ,也无法尽“衷肠密意”了,因为 ,这毕竟是积累了十几年感情上的欠债!接着,词人又合写双方:一个是“ 绿鬓点霜”,一个是“玉肌消雪”,彼此都才三十几岁,年未老而人先衰。这正是感情长期受折磨所产生的必然结果 。“ 十分”,见憔悴程度之深,语带隐痛。最后说“争忍见、旧时娟娟素月 ,照人千里”,乍看像是写月,与雪夜情景相背,倘理解作者此时激情驰骋,不受时间空间的局限,则又觉得在情理之中。处此风雪寒宵,自会令人闷损。若在月明之夜,又当如何呢?“美人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谢庄《月赋》),见月如见人,该可聊以自慰吧?不是的!旧时明月相照,无论在楚馆,还是吴溪,月好人亦好。如今却不同了,月儿依旧,而人已两鬓斑白,玉肌消损,无复有乐。触景生情,倍添离恨。写月亦即写人,“娟娟素月”,是李氏少年风采的再现于今山川远隔 ,又怎忍见此时月色,千里相照呢?全词如此作结,自然是情思飘逸,有悠然不尽之妙。
反复吟唱此词,深觉作者神驰千里,而笔触甚细。
他高展艺术想象的翅膀,在广阔的时空背景上自由飞翔。去悬揣对方心理 ,设想不同环境下的人物心态,都能曲尽其妙。在章法上,上片主要写自己,下片侧重李氏 。但每片中又曾涉及双方,或单写,或并列。把情与景 、人与事,往日与当前、追忆与设想等等,组织融合起来。转折较大处便运用“ 念” 、“ 想”、“便”及“争忍见”等领头字句,层次分明,更增词情灵活之美。还有一点应该指出,即作者在怀念李氏其他几首词中,多有重圆、再见的希望。不仅早期的两首《木兰花慢》里有“ 鸾鉴分收”、“ 断魂双鹜南州”及“拟把菱花一半,试寻高价皇州”等句;比这首词早几个月写的《雨中花慢》还说 :“犹自待、青鸾传信,乌鹊成桥”。 只有此首不再提及,可能作者已经感觉到那些都是不切实际的想法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晏殊《玉楼春》词句)。孝祥卒于乾道五年(1169)夏秋之际,距作此词时间不及两年,这可能是他最后一首怀念李氏的作品了。

转调二郎神/二郎神(宋·徐伸)  显示自动注释

闷来弹雀,又搅破、一帘花影。谩试著春衫,还思纤手,熏彻金炉烬冷。

动是愁多如何向,但怪得、新来多病。想旧日沈腰,而今潘鬓,不堪临镜。

重省。别时泪滴,罗衣犹凝。料为我厌厌,日高慵起,长托春酲未醒。

雁翼不来,马蹄轻驻,门闭一庭芳景。空伫立,尽日阑干倚遍,昼长人静。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以真挚的情感,倾诉了作者对侍妾的一往情深。词之上片实写作者怀人,下片设想侍妾怀己,这一结构,不仅使思念者与被思念者更加接近,在相互映衬下情感的力度、深度愈大,而且虚实相间,增加了可读性 。在表情达意方面,此词采用层层翻入法,将缠绵而复杂的情感抒写得委婉细腻,入木三分,荡气回肠。
起首三句 ,强烈地突出了作者深挚的怀人之情。勾勒出侍妾去后词人愈思念愈绝望的痛苦心境 。“漫试”三句,恰当地表现了作者同侍妾日常相处时的绵绵情意,反映了作者由于失掉她而动辄生愁、如之奈何的苦楚。“新来多病”,一方面承以上各句,说无休无止的苦苦思念使词人积忧成疾,另一方面又启以下三句,说昔日的消瘦(沈腰)依然,如今的发白(潘鬓)新添,以至于“怎堪临镜”——因怀念别人而生病,致使形态容颜都变了样子,自然都是感情真挚的表现。
词的下片,转从侍妾怀己方面抒情。过片三句是当时诀别 ,她的痛泪洒在罗衫,想是至今还没有干。
以下三句 ,又再悬想而今,她为了恋念词人的缘故,成天无精打采,昏昏欲睡。这几句用细节和情态的描写,勾画了一个相思女子的形象。其中“长托春酲未醒”一句最妙 ”:分明是“ 为我厌厌”,可是不能吐露 ,只能“ 长托春酲未醒”用春来病酒的理由来掩饰。这种欲说还休爱情,同样是最炽烈最痛苦的。再说 ,既然托辞“春酲”,则侍妾借酒消愁的情状亦可知 。“雁足”以下三句写女主人公对会面的希望而又失望的心情:“雁足不来”说信也没有,“马蹄难驻”说人也不来 。门庭寂寂,芳景如斯,空生怅望而已。
综上,词之上片写作者怀人,情绪是绝望的,所以他连报喜的灵鹊也弹驱;下片写侍妾怀己,却仍有无穷的痴想 ,因而尽管“雁足不来,马蹄难驻”,女主人公却依旧“空伫立,尽日阑干倚遍”上片的绝望之情与下片的痴想,从不同侧面抒写了主人公对伊人的一往情深,具有异曲同工之妙。
此词虚实结合 ,想象丰富 ,结构严整,文笔生动,情感深挚,表现技巧高超,把怀人的情绪表达得感人至深,在爱情词、怀人词中堪称佳作。

二郎神(宋·曹勋)  显示自动注释

半阴未雨。霁晓寒、轻烟薄暮。乍过了挑青,名园深院,把酒偏宜细步。

满槛梅花,绕堤溪柳,径暖迁莺相语。春澹澹,渐觉清明,相傍小桃才吐。

凝伫。山村水馆,难堪羁旅。甚觑著花开,频惊屈指,谩写奚奴丽句。

幸有家山,青鸾应报,为我整齐歌舞。一任待,醉倚群红,花沾酒污。


二郎神 清源生辰(宋·杨无咎)  显示自动注释

炎光欲谢,更几日、薰风吹雨。共说是天公,亦嘉神贶,特作澄清海宇。

灌口擒龙,离堆平水,休问功超前古。当中兴、护我边陲,重使四方安堵。

新府。祠庭占得,山川佳处。看晓汲双泉,晚除百病,奔走千门万户。

岁岁生朝,勤勤称颂,可但民无灾苦。□愿得、地久天长,佐绍兴□□□。


二郎神(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炎光谢。过暮雨、芳尘轻洒。乍露冷风清庭户,爽天如水,玉钩遥挂。

应是星娥嗟久阻,叙旧约、飙轮欲驾。极目处、微云暗度,耿耿银河高泻。

闲雅。须知此景,古今无价。运巧思、穿针楼上女,抬粉面、云鬟相亚。

钿合金钗私语处,算谁在、回廊影下。愿天上人间,占得欢娱,年年今夜。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是一首咏七夕佳期的作品。作者一反以往七夕诗词的伤感情调,把天上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美丽传说和人间李隆基杨玉环马嵬死别的动人故事 ,演绎、融汇为一个纯情浪漫、晶莹剔透的意境,抒发了对纯真爱情的美好祝愿和热烈向往 。全词语言通俗易懂,形象鲜明生动,情调闲雅欢娱,给人以充分的艺术享受。
上片着重写天上,开篇以细致轻便的笔调描绘出七夕清爽宜人的氛围,诱人进入浪漫的遐想界。首韵“ 炎光射 ”,说明炎夏暑热已退,一开头即点出秋令。“炎光”谓骄阳,代指夏暑。先说初秋,再从入暮写起,导入七夕:阵黄昏过雨,轻洒芳尘,预示晚上将是气候宜人和夜空清朗了 。“ 乍露冷风清庭户爽”,由气候带出场景。“庭户”是七夕乞巧的活动场所。古时人们于七夕佳期,往往在庭前观望天上牛郎织女的相会。接下来一句“天如水、玉钩遥挂”意思是说:秋高气爽,碧天如水,一弯上弦新月,出现在远远的天空,为牛郎织女的赴约创造了最适宜的条件。“应是星娥嗟久阻,叙旧约、飙轮欲驾”,想象织女嗟叹久与丈夫分离,在将赴佳期时心情急切,于是乘驾快速的风轮飞渡银河 。织女本为星名 ,故称“ 星娥”。“极目处、微云暗度,耿耿银河高泻”,表现了人们盼望天上牛郎织女幸福地相会。他们凝视高远的夜空 ,缕缕彩云飘过银河,而银河耿耿发亮,牛郎织女终于欢聚,了却一年的相思之债。上片动静结合 ,虚实相间 ,在从景物描写到幻想神游的推移中,寄寓了人们对爱情幸福的美好遐想。的场面,也无热闹浓烈的气氛,各家于庭户乞巧望月,显得闲静幽雅。这种闲雅的情趣之中自有很不寻常的深意。词人强调“ 须知此景 ,古今无价”,提醒人们珍惜佳期,从中足见柳永对七夕的特殊重视,反映了宋人的民俗观念。以下数句着重写民间七夕的活动,首先是乞巧。据古代岁时杂书和宋人笔记,所谓乞巧,是以特制的扁形七孔针和彩线,望月穿针,向织女乞取巧艺。这是妇女们的事。“楼上女”是说此女本居于楼上,穿针乞巧时才来到庭中的。所以接着说:“抬粉面”,加以“ 云鬟相亚 ”,写姑娘们虔诚地手执金针,仰望夜空,乌云般美丽的发鬟都向后低垂。“亚”通压 ,谓低垂之状。此句写得形神兼备,寥寥数语,姑娘们追求巧艺的热切与虔诚便活灵活现地跃然纸上了。接下来的一句:“钿合金钗私语处,算谁在、回廊影下”,写七夕的另一项重要活动,这既是词人浪漫的想象,也是历史的真实。自唐明皇与杨妃初次相见 ,“ 定情之夕,授金钗钿合以固之”(《长恨歌传》),他们“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也就传为情史佳话。唐宋时男女选择七夕定情,交换信物,夜半私语,可能也是民俗之一。作者将七夕民俗的望月穿针与定情私语绾合一起 ,毫无痕迹 ,充分表现了节序的特定内容。词的上片主要写天上的情景 ,下片则主要写人间的情景 ;结尾的“愿天上人间,占得欢娱,年年今夜”,既总结全词,又点明主题。它表达了词人对普天下有情人的美好祝愿和人们对幸福生活的渴望,展示了作者热诚而广阔的胸怀。
这首词,写天上是为了衬托人间,用典故是为了映衬现实,落脚点是人间的欢乐和世俗的幸福。作者把“天街夜色凉如水”的意象世界与“钿合金钗私语处 ”的心灵世界和谐地统一起来,描绘了一幅欢乐、祥和 、幸福而又温馨的七夕夜色图 ,发出了珍惜良宵、莫负美景的呼唤。这呼唤,久远地回响在一代又一代读者的心田。

二郎神 用徐斡臣韵(宋·汤恢)  显示自动注释

琐窗睡起,闲伫立、海棠花影。记翠楫银塘,红牙金缕,杯泛梨花冷。

燕子衔来相思字,道玉瘦、不禁春病。应蝶粉半销,鸦云斜坠,暗尘侵镜。

还省。香痕碧唾,春衫都凝。悄一似荼,玉肌翠帔,消得东风唤醒。

青杏单衣,杨花小扇,闲却晚春风景。最苦是、蝴蝶盈盈弄晚,一帘风静。


二郎神(宋·汤恢)  显示自动注释

碧崖倒影,浸一片、寒江如练。正岸岸柳花,村村修竹,唤醒春风笔砚。

溯水舟轻轻如叶,只消得、溪风一箭。看水部雄文,太师健笔,月寒波卷。

游倦。片云孤鹤,江湖都遍。慨金屋藏妖,绣屏包祸,欲与三郎痛辩。

回首前朝,断魂残照,几度山花崖藓。无限都付窊尊,漠漠水天远。


二郎神(宋·王十朋)  显示自动注释

深深院。夜雨过,帘栊高卷。正满槛、海棠开欲半。仍朵朵、红深红浅。

遥认三千宫女面。匀点点、胭脂未遍。更微带、春醪宿醉,袅娜香肌娇艳。

日暖。芳心暗吐,含羞轻颤。笑繁杏夭桃争烂漫。爱容易、出墙临岸。

子美当年游蜀苑。又岂是、无心眷恋。都只为、天然体态,难把诗工裁剪。


二郎神 其一 次方时父送春(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一江渌净,算阅尽、燕鸿来去。便系日绳长,修蟾斧妙,教驻韶华未许。

白白红红多多态,问底事、东皇无语。但碧草淡烟,落花流水,不堪回伫。

晴雨。陡寒乍热,清阴庭户。任诗卷抛荒,棋枰休务,寂寞风帘舞絮。

我酌君斟,我词君唱,谁似卿卿箫史。拼酩酊,断送春归,恰好听鸠呼妇。


二郎神 其二 次陈唯道(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野塘暗碧,渐点点、翠钿明镜。想昼永珠帘,人闲金屋,时倚妆台照影。

睡起阑干凝思处,漫数尽、归鸦栖暝。知月下莺黄,云边蛾绿,为谁低整。

曾倩。雁传鹊报,心期千定。奈柳絮浮云,桃花流水,长是参差不并。

莫怨春归,莫愁柘老,蚕已三眠将醒。肠断句,枉费丹青,漠漠水遥烟迥。


二郎神 西施浣沙碛(宋·周弼)  显示自动注释

浪花皱石,飐夜月、欲移还定。想白苎烘晴,黄蕉摊雨,人整斜巾照领。

剪断鲛绡何人续,黯梦想、秋江风冷。空露渍藻铺,云根苔甃,指痕环影。

重省。五湖万里,谁问烟艇。料宝像尘侵,玉瓢珠锁,羞对菱花故镜。

领略鸦黄,破除螺黛,都付渚苹汀荇。春醉醒,暮雨朝云何处,柳蹊花径。


二郎神(宋·楼采)  显示自动注释

露床转玉,唤睡醒、绿云梳晓。正倦立银屏,新宽衣带,生怯轻寒料峭

闷绝相思无人问,但怨入、墙阴啼鸟。嗟露屋锁春,晴风暄昼,柳轻梅小。

人悄。日长谩忆,秋千嬉笑。怅烬冷炉薰,花深莺静,帘箔微红醉袅。

带结留诗,粉痕销帕,情远窃香年少。凝恨极,尽日凭高目断,淡烟芳草。


二郎神(宋·马子严)  显示自动注释

日高睡起,又恰见、柳梢飞絮。倩说与、年年相挽,却又因他相误。

南北东西何时定,看碧沼、青萍无数。念蜀郡风流,金陵年少,哪寻张绪。

应许。雪花比并,扑帘堆户。更羽缀游丝,毡铺小径,肠断鹁鸠唤雨。

舞态颠狂,腰肢轻怯,散了几回重聚。空暗想,昔日长亭别酒,杜鹃催去。


二郎神(元·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小张歌,也好把、繁华勘破。速认元初真面目,把意马心猿牢锁。

百岁光阴能有几,也不可虚过。耳却听嘱咐,仙风道骨,莫向红尘埋堕。

省呵。把师父亲言记着。你原是蓬莱洞里仙,为思凡、人间沦落。

速整仙胎归上会,莫荏苒、俗情系缚。自思忖,假饶积玉堆金,终久幻化如何。


二郎神(元·王哲)  显示自动注释

观尘境尽。总把浮名修整。此假合形骸皆不悟,犹然待、巧妆驰骋。

百岁韶华能有几,到七十、难逃逝景。隳里面真真,罪业愈重,无由祛屏。

如省。当初一点,莹清明炳。速认他、从来呼甚么,元是圆成光影。

又唤金丹仍粒粒,好做主、重令永永。愿凡世、人人个个,回头浇淳休逞。


二郎神(元·长筌子)  显示自动注释

离尘俗,便点检林泉雅趣。竹杖芒鞋青箬笠,泛烟波、绿蓑柔橹。

月夜江天无尽乐,品短笛、潇湘蓼渚。此消息,千金不卖,好对渔樵分付。

归去。对晚翠风生小浦。勘破南华龟曳尾,尽教他衣冠豺虎。

野水添杯谁似我,醉卧白云深处。任秋月春花,暗换桑田,明催今古。


二郎神(元·长筌子)  显示自动注释

平生兴,有万顷云山野景。竹疃梅村蓬户悄,这幽闲、世间难胜。

一曲无弦喧宇宙,对沉水、石炉绝听。向林下栖迟,养就懒散,烟霞情性。

复命。披短褐玄通古圣。看鹭立鸥飞沙觜岸,笑醯鸡瓮中流梗。

一枕华胥春梦觉,岂羡封侯列鼎。早回首归来,月照松溪,云岩苔径。


二郎神(元·长筌子)  显示自动注释

诉衷情,为大地众生泪洒。晓夜忧煎贪活路,尽都被、妻男相挂。

使万种机关图富贵,全不怕、犁耨高架。劝愚迷早悟,后世因缘,直言直写。

幽雅。买玄妙不用钱价。只用他心灯常不昧,要万法灵通总压。

待行满丹成归去日,把四假凡躯脱下。向桃源仙会,玉殿金楼,长春不夜。


二郎神(元·长筌子)  显示自动注释

叹平生,谩日夜劳劳攘攘。想一世浮华能几许,若云间、电光翻掌。

梦幻吞侵何日省,恋火院、缠绵业网。这人身一失,万劫难逢,谁能回向。

清爽。猛跳出迷津欲浪。彼岸风光真快乐,伴孤云野鹤飘荡。

悟彻灵台无障碍,似月挂寥天朗朗。满十方三界,莹彻圆明,逍遥吟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