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相见欢词谱
相见欢 唐教坊曲名。南唐李煜词有“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句,更名《秋夜月》,又名《上西楼》,又名《西楼子》。康与之词名《忆真妃》。张辑词有“唯有渔竿明月上瓜州”句,因名《月上瓜州》。或名《乌夜啼》。

相见欢 双调三十六字,前段三句三平韵,后段四句两仄韵、两平韵 薛昭蕴

  罗襦绣袂香红  画堂中 细草平沙蕃马 小屏风 
  中平中仄平平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仄平平

  卷罗幕  凭妆阁 思无穷  暮雨轻烟魂断 隔帘栊 
  中中仄中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仄平平


此词换头间入两仄韵。如李煜词之“剪不断。理还乱。”毛滂词之“中庭树。空阶雨。”元好问词之“人欲去。花无语。”如此者多。或不间入仄韵者,止一两体耳。前后两结句,或上四下五,或上六下三,句法俱蝉联不断。 按石孝友词前段第三句“愁见拍天沧水”,“拍”字可仄。谱内据此,其馀可平可仄,悉参后词。

又一体 双调三十六字,前段三句三平韵,后段四句一叶韵、一叠韵、两平韵 杨无咎

  不禁枕簟新凉 夜初长 又是惊回好梦 叶敲窗 
  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江南望 江北望 水茫茫 赢得一襟清泪 伴馀香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此词换头句仄韵,即用三声叶,与间入别韵者异。黄机词“路渐远。家渐远。恨难堪。”其体正与此同。

又一体 双调三十六字,前段三句三平韵,后段四句两平韵 蔡伸

  楼前流水悠悠 驻行舟 满目寒云衰草 使人愁 
  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多少恨 多少泪 漫迟留 何事蓦然拌舍 去来休 
  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此词换头不间入仄韵。张辑词“英雄恨,古今泪,水东流。”其体正与此同。

又一体 双调三十六字,前段三句三平韵,后段三句两平韵 张镃

  晓来閒立回塘 一襟香 玉飐云妆风外 数枝凉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相并浑如私语 恼人肠 飞去方知白鹭 在花傍 
  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此词换头作六字一句,亦不间入仄韵。

又一体 双调三十六字,前段三句三平韵,后段四句三平韵 吴文英

  西风先到岩扃 月胧明 金露啼珠滴碎 小云屏 
  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一颗颗 一星星 是秋情 香裂碧窗烟破 醉魂醒 
  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此词后段第二句亦押平韵。
历代作品
共282,分9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冯延巳 (1首)
李煜 (2首)
薛昭蕴 (1首)
刘辰翁 (3首)
向子諲 (3首)
吴文英 (2首)
张辑 (1首)
张镃 (1首)
张镃 (1首)
朱敦儒 (7首)
杨无咎 (1首)
毛滂 (1首)
潘牥 (1首)
石孝友 (1首)
蔡伸 (2首)
赵鼎 (2首)
辛弃疾 (4首)
相见欢(唐·冯延巳)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晓窗梦到昭华,向琼家。欹枕残妆一朵,卧枝花。

情极处,却无语,玉钗斜。翠阁银屏回首,已天涯。


相见欢 其一(唐·李煜)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乌夜啼,一名上西楼,一名西楼子,一名月上瓜洲,一名秋夜月,一名忆真妃。

林花谢了春红,太悤悤。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1]胭脂泪:指女子的眼泪。女子脸上搽有胭脂泪水流经脸颊时沾上胭脂的红色,故云。
[2]几时重:何时再度相会。

此词将人生失意的无限怅恨寄寓在对暮春残景的描绘中,是即景抒情的典范之作。
起句“林花谢了春红”,即托出作者的伤春惜花之情;而续以“太匆匆”,则使这种伤春惜花之情得以强化。狼藉残红,春去匆匆;而作者的生命之春也早已匆匆而去,只留下伤残的春心和破碎的春梦。因此,“太匆匆”的感慨,固然是为林花凋谢之速而发,但其中不也糅合了人生苦短、来日无多的喟叹,包蕴了作者对生命流程的理性思考?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一句点出林花匆匆谢去的原因是风雨侵龚,而作者生命之春的早逝不也是因为过多地栉风沐雨?所以,此句同样既是叹花,亦是自叹。“无奈”云云,充满不甘听凭外力摧残而又自恨无力改变生态环境的感怆。
换头“胭脂泪”三句,转以拟人化的笔墨,表现作者与林花之间的依依惜别之情。这里,一边是生逢末世,运交华盖的失意人,一边是盛时不再、红消香断的解语花,二者恍然相对,不胜缱绻。“胭脂泪”,遥按上片“林花谢了春红”句,是从杜甫《曲江对雨》诗“林花著雨胭脂湿”变化而来。林花为风侵欺,状如胭脂。“胭脂泪”者,此之谓也。但花本无泪,实际上是惯于“以我观物”的作者移情于彼,使之人格化——作者身历世变,泣血无泪,不亦色若胭脂?
“相留醉”,一作“留人醉”,花固怜人,人亦惜花;泪眼相向之际,究竟是人留花抑或花留人,已惝恍难分。着一“醉”字,写出彼此如醉如痴、眷变难舍的情态,极为传神,而“几时重”则吁出了人与花共同的希冀和自知希冀无法实现的怅惘与迷茫。
结句“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一气呵成益见悲慨。“人生长恨”似乎不仅仅是抒写一已的失意情怀,而涵盖了整个人类所共有的生命的缺憾,是一种融汇和浓缩了无数痛苦的人生体验的浩叹。

相见欢 其二(唐·李煜)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乌夜啼,一名上西楼,一名西楼子,一名月上瓜洲,一名秋夜月,一名忆真妃。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亡国之音哀以思——李煜两首《相见欢》的解读

一、李煜生平及词风衍演

李煜(937-978)公元961年即位,史称南唐后主。他登位之时,宋已代周建国,南唐形势风雨飘摇。他在对宋委屈求全中过了十几年苟安生活。南唐为宋灭之后,他被俘到汴京,过了约两年囚徒生活,终为太宗赐鸩毒杀。

李煜在政治上十分无能,文艺上却颇有成就,工书善画,妙解音律,尤工于词。他的创作分为前后两个阶段:前期不修政事,纵情于吟咏宴游,笙歌燕舞,为了使宫女的舞姿更加曼妙婀娜,荒唐病态竟至于让宫女束脚,戕害中国女子裹脚陋习便起于其人。他这一时期的词作大都反映了他荒淫奢靡的官廷生活,这些词虽在技巧上已日臻成熟,实则为南朝宫体和花间词风的承续。后期则为入宋之后,此时,他逐渐从醉生梦死中清醒过来,对屈辱的拘囚生活极为愤懑感伤,他的词开始转向抒奏亡国之音,倾泻其“日夕以眼泪洗面”的深哀巨恸,他的词有了打动人心的恒久的艺术力量。可以说,亡国使他丢掉了皇帝的宝座,却使他在词的创作上获取了巨大的成就,诚如清人王国维评价:“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为士大夫之词。”便是对他文学地位的中肯评价。

二、《相见欢》的“细读”

西方新批评学派在解读诗歌时采纳重视文字本身在作品中的作用的“细读”方式,他们认为,文字是组成篇什的基础,而文字表现出的形象、肌理、色调、语法乃是评说一首诗歌的重要依据。下面,笔者就用这种“细读”的形式对两首《相见欢》的意义加诸简评。

(一)《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

1、“林花”:满林花树;“谢了”:表现一种美好事物--美好之节、美好之花、美好之色--零落凋残的悲慨;“春红”:代落英;“太匆匆”:花开短促,体现为对美的凋零的伤悼之感。

2、“无奈朝来寒雨往来风”:花谢匆匆之因。“朝”与“晚”、“雨”与“风”的对举,极尽朝暮风雨摧残施虐的无可抗争之悲绪。

3、“胭脂泪”:承上文之“春红”,悲极艳绝,确有杜甫“林花著雨胭脂湿”的意蕴;“留人醉”:悲伤凄惜,人迷心醉,是“花”对赏花者的相留,还是“人”对赏花者的相留?或可作多义诠解;“几时重?”:犹言“何时可再?”,用花之凋谢与人之离别展现了一种难以挽回的痛苦惋叹。

4、“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长恨”、“长东”,悲绪难平。系悲沈恨极的哀切之辞。

(二)《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1、“无言独上西楼”:“无言”,无尽思绪,无可倾诉;“独上西楼”:登高问月,无人倾诉、心境落寞的行为观照;“月如钩”:寂寞清愁的意象,月圆必缺,载荷着人生的无常之悲。

2、“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种着梧桐树的寂静庭院为秋色笼罩(梧桐,古有“梧桐树,三更雨”、“疏雨滴梧桐”等句),“寂寞梧桐”,似有人树泯合之感;“深院”,庭院深深,音讯隔绝杳无;“清秋”:背景,为通篇充溢的“离愁”愁起之由。全句摹画了一幅意境朦胧、浸染着哀愁的图画。

3、“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表现了心宇深处深深的寂寞、万般的无奈和无法排遣的离愁。

4、“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别是一般滋味”指离愁,即“离愁在心头”之意。如果说前文还用“剪”和“理”的动作对离愁加以形象摹刻,本句则将离愁写得无可形状、无以陈述,为更深一层的写法。

三、《相见欢》的喻况

“尼采谓:‘一切文字,余爱以血书者。’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王国维《人间词话》卷上)对任何一个作家的作品的解读,都离不开对其本人生平和思想的了解,因为在作品中,无一例外地蕴藉着作者自身的爱憎情感和思想观念,所以法朗士说“文学作品都是作家的自叙传”。这句话是否绝对我们姑且不论,但其某种程度上反映了文学创作活动的本质是毋庸置疑的。的确,作品往往折射着作者本人的经验体悟和身世感发,李煜正是以他的心和血才浇沥出这两首《相见欢》。

“林花”一词,表面上是伤春咏别,但细作探求,“人生长恨水长东”的深切悲慨,决非一般闺怨、离情,其“伤春咏别”,很难说没有托意:上片惜花之意,实是自悲身世,朝雨、晚风,摧残不已;下片念泪留醉尚且不能,何况重返故国?国而“长恨”“长东”,悲慨难托难平。“无言”一词,表面上看也是悲秋咏别,但细品寻微,词中深深的寂寞、万般的无奈和无法排遣的离愁,也决非一般离别相思,而是有所喻况:上片“梧桐”,是惨遭幽闭的物象,而“深院”难道不正是囚身之喻?下片的离愁无疑可以解为去国之愁。心品之下,确可品出“亡国之音”的况味,难怪宋人黄升评注:“此词最凄惋,可谓‘亡国之者哀以思’。”正因为如此,我们可以说,李煜词中所表现的情感哀伤深挚,莫不是字字见血,有如血泪凝铸而成。

四、结论

李煜的两首《相见欢》,虽然表面上都是写相思离别,但他作为亡国之君,受人拘囚,又何敢明目张胆地在作品中言志而表明自已“故国之恋”、“亡国之痛”的情感呢?除非他觉着活腻了。因而在作品中以“喻况”流露情感。

因此,我们在赏析品读时,不仅要明白作品所写的外表情事方面的主题,更应把握作品中所流露的隐藏的某种心灵和情感的本质。

同时,由于两者在内容情感上有着诸多的契合之处,甚至连标题也一样,我们当然可将它们视为关系密切姊妹篇,因而,为了使学生对李煜“无言”一词有更为深切的感悟,应将他的“林花”一词作为补充阅读材料以给学生,通过对举并读,使学生得到更为丰富的情感体验。

邹立群
词名《相见欢》咏的却是离别愁。此词写作时期难定。如系李煜早年之作,词中的缭乱离愁不过属于他宫庭生活的一个插曲,如作于归宋以后,此词所表现的则应当是他离乡去国的锥心怆痛。
起句“无言独上西楼”,摄尽凄惋之神。“无言”者,并非无语可诉,而是无人共语。由作者“无言”、“独上”的滞重步履和凝重神情,可见其孤独之甚、哀愁之甚。本来,作者深谙“独自莫凭栏”之理,因为栏外景色往往会触动心中愁思,而今他却甘冒其“险”,又可见他对故国(或故人)怀念之甚、眷恋之甚。
“月如钩”,是作者西楼凭栏之所见。一弯残月映照着作者的孑然一身,也映照着他视线难及的“三千里地山河”(《破阵子》),引起他多少遐想、多少回忆?而俯视楼下,但见深院为萧飒秋色所笼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这里,“寂寞”者究竟是梧桐还是作者,已无法、也无须分辨,因为情与景已妙合无垠。
过片后“剪不断”三句,以麻丝喻离愁,将抽象的情感加以具象化,历来为人们所称道,但更见作者独诣的还是结句:“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诗词家借助鲜明生动的艺术形象来表现离愁时,或写愁之深,如李白《远离别》:“海水直下万里深,谁人不言此愁古”;或写愁之长,如李白《秋浦歌》:“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或写恋之重,如李清照《武陵春》:“只恐双溪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或写愁之多,如秦观《千秋岁》:“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李煜此句则写出愁之味:其味在酸咸之外,但却根植于作者的内心深处,无法驱散,历久弥鲜;舌品不得,心感方知。因此也就不用诉诸人们的视觉,而直接诉诸人们的心灵,读后使人自然地结合自身的体验而产生同感。这种写法无疑有其深至之处。

【集评】
黄升《花庵词选》:此词最凄婉,所谓“亡国之音哀以思”。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思路凄惋,词场本色。
沈际飞《草堂诗余续集》:七情所至,浅尝者说破,深尝者说不破。
破之浅,不破之深。“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句妙。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词写别愁,凄惋已极。“无言独上西楼”一句,叙事直起,画出后主愁容。其下两句,画出后主所处之愁境。举头见新月如钩,低头见桐阴深锁俯仰之间,万感萦怀矣。此片写景亦妙,惟其桐阴深黑,新月乃愈显明媚也。下片,因景抒情。换头三句,深刻无匹,使有千丝万缕之离愁,亦未必不可剪,不可理,此言“剪不断,理还乱”,则离愁之纷繁可知。所谓“别是一般滋味”,是无人尝过之滋味,唯有自家领略也。后主以南朝天子,而为北地幽囚;其所受之痛苦,所尝之滋味,自与常人不同,心头所交集者,不知是悔是恨,欲说则无从说起,且亦无人可说,故但云“别是一般滋味”。究竟滋味若何,后主且不自知,何况他人?此种无言之哀,更胜于痛哭流涕之哀。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后阕仅十八字,而肠回心倒,一片凄异之音,伤心人固别有怀抱。

相见欢(唐·薛昭蕴)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罗襦绣袂香红,画堂中。细草平沙蕃马,小屏风。

卷罗幕,凭妆阁,思无穷。暮雨轻烟魂断,隔帘栊。


乌夜啼 其一 初夏(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犹疑薰透帘栊。是东风。不分榴花更胜、一春红。

新雨过,绿连空。蝶飞慵。闲过绿阴深院、小花浓。


乌夜啼 其二 中秋(宋末元初·刘辰翁)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素娥醉语曾留。又中秋。待得重圆谁妒、两悠悠。

向愁旱,今愁水,没中洲。看取明朝晴去、不须愁。


乌夜啼 其三(宋末元初·刘辰翁)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何年似永和年。记湖船。如此晴天无处、望新烟。

江南女,裙四尺,合秋千。昨日老人曾见、久潸然。


相见欢 其一(宋·向子諲)  显示自动注释

亭亭秋水芙蓉。翠围中。又是一年风露、笑相逢。

天机畔。云锦乱。思无穷。路隔银河犹解、嫁西风。


相见欢 其二(宋·向子諲)  显示自动注释

桃源深闭春风。信难通。流水落花馀恨、几时穷。

水无定。花有尽。会相逢。可是人生长在、别离中。


相见欢 其三(宋·向子諲)  显示自动注释

腰肢一缕纤长。是垂杨。泥泥风中衣袖、冷沈香。

花如颊。眉如叶。语如簧。微笑微颦相恼、过回廊。


乌夜啼 题赵三畏舍馆海棠(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醉痕深晕潮红。睡初浓。寒食来时池馆,旧东风。

银烛换。月西转。梦魂中。明日春和人去,绣屏空。


乌夜啼 桂花(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西风先到岩扃。月笼明。金露啼珠滴碎,小银屏。

一颗颗,一星星。是秋情。香裂碧窗烟破,醉魂醒。


月上瓜洲/相见欢 寓乌夜啼南徐多景楼作(宋·张辑)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江头又见新秋。几多愁。塞草连天何处、是神州。

英雄恨,古今泪,水东流。惟有渔竿明月、上瓜洲。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借写月下之景,抒发词人报国无门,落魄抑郁的思想感情,同时,也饱含作者的爱国深情。南徐 ,古州名。治所在京口城(今江苏镇江 )。多景楼为南徐胜迹,在镇江北固山甘露寺内。楼坐山临江,风景佳绝,米芾称之为“天下江山第一楼 ”。自古以来的文人墨客,登北固山,临多景楼,常有题咏。
“江头又见新秋,几多愁?”一起二句,透出感恨无限。京口地区 ,“ 一水横陈,凤鸣玄泰 ,神妃合唱,麟舞鸾迈 ”(《三洞珠囊 》),引起古代失意之人的无限暇思,然而 ,梦幻消散 ,心头沉重的压力却一直不能减轻 。因此,他们热情开始衰退 ,作品也充满伤感 。他们追忆前世的美好 ,以及极认真的期盼飞升时刻的到来,就越表明了心头的失望和怀疑。
这首词表现的就是这种求仙不成,“ 梦中作梦,忆往事落花流水”的苦闷。在写作方法上,现实和幻想交织在一起,表现出一种迷惘境界。这里面有“前世”美景幻觉式的展现,有旧地重游、人事皆非的伤感,有求仙不成的感叹,全词又隐约化用刘、阮入天台遇仙女的典故,表现的却是再入神山不见仙女的失望之情。
过片三句 ,悲愤至极 。壮丽的河山,古往今来留下过多少英雄人物的足迹。三国时的孙权和刘备曾在这里联合抗曹 ,两晋 、隋唐时期,这里也发生过许多值得怀念之事 。可是 ,如今只留下英雄们无尽的遗恨,徒令登临的人们洒一掬吊古伤今的悲泪。而昔日的一切 ,都随着江水东流而逝去了 ,包括朝廷恢复中原的大计和个人施展抱负的雄心,都逝去了——“惟有渔竿明月上瓜洲 !”扁舟一叶,持竿垂钓,又见新秋的明月,冉冉从瓜洲升起。就是说纵使有英雄人物 ,也是报国无门 ,只好逍遥于江海之上了。末句表现了词人抑郁孤独和无可奈何的悲慨。瓜洲,在长江北岸 ,是运河入长江处 ,有渡口与镇江相通。
本词原调名为《 乌夜啼》,作者取末句意改为《月上瓜洲 》,自然也含有对国事的忧愤和失望之意。

乌夜啼(宋·张镃)  显示自动注释

晓来闲立回塘。一襟香。玉飐云松风外、数枝凉。

相并浑如私语,恼人肠。飞去方知白鹭、在花旁。


乌夜啼 夜坐(宋·张镃)  显示自动注释

月儿犹未全明。乞怜生。几片彩云来去、更风轻。

应见我。行又坐。苦凝情。卷起帘儿不睡、到三更。


相见欢 其一(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泷州几番清秋。许多愁。叹我等闲白了、少年头。

人间事。如何是。去来休。自是不归归去、有谁留。


相见欢 其二(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东风吹尽江梅。橘花开。旧日吴王宫殿、长青苔。

今古事。英雄泪。老相催。长恨夕阳西去、晚潮回。


相见欢 其三(宋·朱敦儒)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金陵城上西楼,倚清秋。万里夕阳垂地,大江流。

中原乱,簪缨散,几时收?试倩悲风吹泪,过扬州。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是作者南渡后登金陵城上西楼眺远时,抒发爱国情怀的词作,全词气魄宏大,寄慨深远,凝聚着当时广大爱国者的心声。
上片写金陵登临之所见。开头两句,写词人登城楼眺远 ,触景生情,引起感慨。金陵城上的西门楼,居高临下 ,面向波涛滚滚的长江,是观览江面变化,远眺城外景色的胜地。李白曾在这里写下了《金陵城西楼月下吟》诗,抒发的是对南齐诗人谢朓的怀念。
朱敦儒这首登楼抒怀之作,既不是发“思古之幽情”,也不是为区区个人之事,而是感叹国家生死存亡的命运。
接下来,作者写自己在秋色中倚西楼远眺 。“清秋”二字,容易引起人们产生凄凉的心情。词中所写悲秋,含意较深,是暗示山河残破,充满萧条气象。
第三句描写“清秋”傍晚的景象。词人之所以捕捉“万里夕阳垂地大江流”的意象,是用落日和逝水来反映悲凉抑郁的心情。
下片回首中原,用直抒胸臆的方式,来表达词人的亡国之痛,及其渴望收复中原的心志 。“簪缨”是贵族官僚的服饰,用来代人。“簪缨散”,说他们在北宋灭亡之后纷纷南逃。“几时收”,既是词人渴望早日恢复中原心事的表露,也是对南宋朝廷不图恢复的愤懑和斥责。
结尾一句,用拟人化的手法,寄托词人的亡国之痛和对中原人民的深切怀念。作者摒弃直陈其事的写法,将内心的情感表达得含蓄、深沉而动人。人在伤心地流泪,已经能说明他痛苦难于忍爱了,但词人又幻想请托“悲风吹泪过扬州 ”,这就更加表现出他悲愤交集、痛苦欲绝。扬州是当时抗金的前线重镇,过了淮河就到了金人的占领区。风本来没有感情,风前冠一“悲”字,就给“风”注入了浓厚的感情色彩。
此词将作者深沉的亡国之痛和慷慨激昂的爱国之情表达得淋漓尽致、感人肺腑,读后令人感到荡气回肠,余味深长。

相见欢 其四(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秋风又到人间。叶珊珊。四望烟波无尽、欠青山。

浮生事。长江水。几时闲。幸是古来如此、且开颜。


相见欢 其五(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吟蛩作尽秋声。月西沈。凄断馀香残梦、下层城。

人不见。屏空掩。数残更。还自搴帷独坐、看青灯。


相见欢 其六(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当年两上蓬瀛。燕殊庭。曾共群仙携手、斗吹笙。

云涛晚。霓旌散。海鸥轻。却钓松江烟月、醉还醒。


相见欢 其七(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深秋庭院初凉。近重阳。篱畔一枝金菊、露微黄。

鲈脍韵。橙齑品。酒新香。我是升平闲客、醉何妨。


乌夜啼(宋·杨无咎)  显示自动注释

不禁枕簟新凉。夜初长。又是惊回好梦、叶敲窗。

江南望。江北望。水茫茫。赢得一襟清泪、拌馀香。


相见欢 秋思(宋·毛滂)  显示自动注释

十年湖海扁舟。几多愁。白发青灯今夜、不宜秋。

中庭树。空阶雨。思悠悠。寂寞一生心事、五更头。


乌夜啼(宋·潘牥)  显示自动注释

无端小雪廉纤。入平檐。金鸭旋添龙饼,莫开帘。

寻梅约。开还落。可曾忺。合作一年春恨,上眉尖。


乌夜啼(宋·石孝友)  显示自动注释

潇湘雨打船篷。别离中。愁见拍天沧水、搅天风。

留不住。终须去。莫匆匆。后夜一尊何处、与谁同。


西楼子/相见欢 其一(宋·蔡伸)  显示自动注释

楼前流水悠悠。驻行舟。满目寒云衰草、使人愁。

多少恨,多少泪,谩迟留。何似蓦然拚舍、去来休。


西楼子/相见欢 其二(宋·蔡伸)  显示自动注释

红靴玉带葳蕤。翠绡衣。并辔垂鞭妆影、照清溪。

长亭路。停骑处。晚凉时。空有许多明月、伴双栖。


乌夜啼(宋·赵鼎)  显示自动注释

檐花点滴秋清。寸心惊。香断一炉沈水、一灯青。

凉宵永。孤衾冷。梦难成。叶叶高梧敲恨、送残更。


乌夜啼 中秋(宋·赵鼎)  显示自动注释

雨馀风露凄然。月流天。还是年时今夜、照关山。

收别泪。持杯起。问婵娟。问我扁舟流荡、几时还。


乌夜啼 其一 山行约范廓之不至(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江头醉倒山公月明中。记得昨宵归路、笑儿童。

溪欲转。山已断。两三松。一段可怜风月、欠诗翁。


乌夜啼 其二 廓之见和,复用前韵(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人言我不如公。酒频中。更把平生湖海、问儿童。

千尺蔓。云叶乱。系长松。却笑一身缠绕、似衰翁


乌夜啼(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晚花露叶风条燕飞高。行过长廊西畔、小红桥。

歌再起,人再舞,酒才消。更把一杯重劝、摘樱桃。


乌夜啼 戏赠籍中人(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江头三月清明。柳风轻。巴峡谁知还是、洛阳城。

春寂寂。娇滴滴。笑盈盈。一段乌丝阑上、记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