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湘江静词谱
湘江静 调见《乐府雅词》,一名《潇湘静》。

湘江静 双调一百三字,前段十句五仄韵,后段十一句五仄韵 史达祖

  暮草堆青云浸浦 记匆匆 倦篙曾驻 渔榔四起 沙鸥未落 怕愁沾诗句 碧袖一声歌 石城怨 
  中中平中平中仄仄平中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中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中仄仄平平中平仄

西风随去 沧波荡晚 菰蒲弄秋 还重到 断魂处 
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仄平仄

  酒易醒 思正苦 想空山 桂香悬树 三年梦冷 孤吟意短 屡烟钟津鼓 屐齿厌登临 移橙后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中仄仄平平平平仄

几番凉雨 潘郎渐老 风流顿减 閒居未赋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


此调史词外祇有无名氏词,故此词可平可仄悉参之。但无名氏词后段第五句“白”字入声,第七句“莫”字入声,俱以入作平,不注可仄。

又一体 双调一百三字,前段十句五仄韵,后段十句四仄韵 《雅词拾遗》无名氏

  画帘微卷香风逗 正明月 乍圆时候 金盘露冷 玉炉篆烬 渐红鳞生酒 娇唱倚繁弦 琼枝碎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

轻回云袖 风台焰短 铜壶漏永 人欲醉 夜如昼 
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仄

  因念流年迅景 被浮名 暗孤欢偶 人生大抵 离多会少 便相将白首 何似猛寻芳 都莫问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

积金过斗 歌阑宴阕 云窗凤枕 钗横麝透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


此与史词同,惟换头作六字一句,又不押韵异。
历代作品
史达祖 (1首)
无名氏 (1首)
周星誉 (1首)
周祖同 (1首)
夏孙桐 (1首)
奭良 (1首)
杨玉衔 (1首)
殷秉玑 (1首)
陈匪石 (1首)
黄之隽 (1首)
黄燮清 (1首)
近现代
吴湖帆 (1首)
沈轶刘 (1首)
赵熙 (1首)
邓桐芬 (1首)
邓潜 (1首)
黄咏雩 (1首)
湘江静(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暮草堆青云浸浦。记匆匆、倦篙曾驻。渔榔四起,沙鸥未落,怕愁沾诗句。

碧袖一声歌,石城怨、西风随去。沧波荡晚,菰蒲弄秋,还重到、断魂处。

酒易醒,思正苦。想空山、桂香悬树。三年梦冷,孤吟意短,屡烟钟津鼓。

屐齿厌登临,移橙后、几番凉雨。潘郎渐老,风流顿减,闲居未赋。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是一首旧地重游、抚今追昔纯写旅怀的词。这首词全篇构思很有特点。它以前经驻舟的断魂处为主脉,综合古今,反反复复。例如“暮草”一句写荒野景色,为古今所同见,“ 渔榔 ”五句,是过去见闻,为断魂处的具体描写。“沧波”三句,对转而写今日。下片从断魂入手,重点写今天的感受。“ 酒易醒”三句承上启下,上承断魂,“ 孤吟 ”三句,转到闲居。“三年”三句,写今日天涯倦客,回忆过去关津生活,也是对古今感受的概括而说的。“屐齿 ”二句,转写未来,遐想对未来生活的安排,“ 潘郎”三句,又转到现在,与“洒易醒”三句遥相呼应。上下贯通一气。“暮草”五句,既是旧地重游的追忆,又是旧地重游的感慨。“暮草堆青云浸浦”,是前游时看到的水国荒凉的晚景。在这草暗云沉的景色里,听到的是驱鱼的声音,看到的是沙鸥的身影,“ 倦”字指对旅途奔波的厌倦,这就是从前驻篙的地方 。“ 榔 ”当作“桹”。岳《西征赋》李善注引《说文》曰:“桹,高木也。”并对《赋 》中“纤经连白,鸣桹厉响”解释说:“以长木叩船有声。言曳纤经于前,鸣长桹于后,所以惊鱼,令人网也。”陆龟蒙《渔具诗序》“扣而骇之曰桹”,注云:“ 以薄板置瓦器上,击之以驱鱼。”他的《鸣桹诗 》说得更具体:“铿如木铎音,势若金钲急。驱之就深处,用以资俯拾 。”以上通过词人的回忆,描绘了一幅愁肠百结的处境,构成了一种诗境,二者结合在一起,所以“怕愁沾诗句”。“怕”字既写不是滋味的心理状态,又写出了诗句未成匆匆离去的原因。
“碧袖”二句,笔锋陡转,深入写愁。诗句没有写成,哀怨的歌声又突然传来,声声哀怨,融入秋风,把愁境的描写推进了一层。“ 碧袖歌”即罗袖歌,指妇女的歌声。张先《转声虞美人 》词:“一声歌掩双罗袖。”“石城怨”,即《石城乐 》,刘宋时臧质所作,见《唐书·乐志》。张祜《莫愁乐》诗:“侬居石城下,郎到石城游。自郎石城出,长在石城头 。”所以称为怨歌。从首句至此纯用追叙 ,回忆前游,令人魂断。这样的地方,词人是来了一次,不会想第二次的。“沧波”三句,写作客孤身,重来旧地。
时间仍然是秋天的傍晚,景色仍然是沧波茫茫,菰蒲无际。这草暗云沉的水国,本来是不想来的,结果却来了。在“重到断魂处”上用了一个“还”字,说明了并非自作多情,来寻旧踪,而是浪迹西东,无意重到。越想忘记过去,反而越忘记不了。这种怅惘不甘的心情,和苏轼《夜泛西湖》诗说的“菰蒲无边水茫茫,荷花夜开风露香”的娱快心情相比,是迥然不同的。
下片写重来时的感想,用酒解愁,酒易醒,愁却不可解;不愿奔波,却奔波不已,所以愁思正苦。“想空山”句,正面抒写怀抱。当怅惘之际,想到淮南小山的招隐,词意一转。《楚辞·招隐士》云:“桂树重生兮山之幽。”又云 :“攀援桂枝兮聊淹留。”幽山留隐,令人神往。“ 悬”字从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画栏桂树悬秋香 ”来,突出了对隐居生活的热爱。“想”字上承“思正苦 ”,下贯《闲居》未赋。愁不可解,是第一层;旅途多怀,是第二层 ;归隐之想,是第三层。层层关连,一层深似一层,词人把翻腾着的千思万想揭示得淋漓尽致。
“三年”三句,总结近年生活,艰难备尝,十分凄苦。三年之间,屡闻“ 津钟烟鼓”,把终日奔波之苦,写得具体、形象。早晨渡头的钟声,黄昏关山的雾鼓,这样的生活,居然只身屡经,怎不令人梦冷意短?这三句与上片诗句未成、断魂处重到相映照,说明酒所以易醒、思所以正苦的原因。这种与上片欲断还连的手法,把今昔奔波生活,表现得委婉曲折。“屐齿”二句,紧承上文。“屐齿厌登临”,直连烟津钟鼓,厌奔波的痛苦,“ 移橙”句,遥接空山桂香,想归隐的生活。杜甫《 遣意》诗云:“衰年催酿黍,细雨更移橙。渐喜交游绝,幽居不用名 。”移橙以后,凉雨几番 。词人想到的是,随着时光的流逝,交游的渐绝,可以享受空山桂香的快乐。词人不直接抒写对仕途奔波的不,却用移橙凉雨的景色抒情,形象饱满,情景交融。
结拍三句,用潘岳《闲居赋序》:“自弱冠涉乎知命之年,八徙官而一进阶,再免,一除名,一不拜职,迁者三而已矣。虽通塞有遇,抑亦拙者之效也 。”潘岳是自叹“拙宦 ”的。词人对自己的遭遇深为不满,但又不愿直说,故借奔波跋涉的厌倦,写拙宦的悲哀。年岁渐老,风流顿减,但《闲居赋 》却没有写出来。不正面说归隐不得是环境造成的,却反面说未赋闲居,责任在于自己。这三句看来心静如水,语言十分平淡无奇,实际上充满了对现实的不满和牢骚,平淡的语言里流露出激愤,意味隽永。以归隐不得之人,面对断魂之地,怎能不激起感情的波涛呢?

潇湘静/湘江静(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画帘微卷香风逗。正明月、乍圆时候。金盘露冷,玉炉篆消,渐红鳞生酒。

娇唱倚繁弦,琼枝碎、轻回云袖。风台歌短、铜壶漏永,人欲醉、夜如昼。

因念流年迅景,被浮名、暗辜欢偶。人生大抵,离多会少,更相将白首。

何似猛寻芳,都莫问、积金过斗。歌阑宴阕,云窗凤枕,钗横麝透。


湘江静 题湘灵鼓瑟图。见黄韵珊词综续编(清·周星誉)  显示自动注释

廿四芙蓉明镜展。怅盈盈、袜罗尘软。铢衣蹙露,瑶弦汎月,写红兰幽怨。

一抹洞庭波,又惊起、楚天新雁。桂枝秋老,萍花夜凉,刚人与、碧云远。

北渚遥,南浦晚。寄瑶华、鲤鱼谁倩。明珰翠羽,相思那处,是黄陵祠畔。

斑竹锁秋烟,怕难寄、啼红一剪。跨鸾人去,愁边空剩,数峰青断。


湘江静 帆影(清·周祖同)  显示自动注释

整整斜斜青草渡,隐还明惯穿芳树。才低一水,旋高半岭,便东风无主。

幅幅有斜阳,只篷背、阴睛难据。冥濛片席,销魂黯然,依前认月中误。

峭远湾,攲断浦,更沙堤、半身遮住。鱼庄映黑,鸥邻罩碧;

又无声虚度。掩了玉人楼,人初醒,错疑天暮。看看到也,霎时不见,春江细雨。


湘江静·纪梦。天孙渡河前三夕,余病始閒,梦见一廨前鼓钹喧阗,作鱼龙曼衍之戏。随之游行,所经通衢荒旷,道旁二三老者向余诵数语,谓此道咸閒人所作湘江静词,有可慨者。余亦未悉所诵,漫应之曰:梅溪旧作原凄楚之音也。既而百戏纷集,招摇而过,最后童子持纸彩为花,愈繁夥,愈幺细,渐至若有若无,衰草凝烟,前望似已无路,惘惘而寤。即以梅溪原韵纪之(清末民国初·夏孙桐)  显示自动注释

望里银河沈暗浦。倦匡床、剩炎犹驻。迷离梦景,虫沙证劫,诉谁家愁句。

陌上沸鱼龙,一波见、一波旋去。行人渐少,郊燐自青,荒烟外,是何处。

病魄苏,秋绪苦。漫低徊、蓟丘云树。龙蟠气尽,乌啼夜冷,警凄清笳鼓。

烛剪怕重昏,扑窗听、乱虫如雨。孤吟到老,閒居赋了,芜城又赋。


湘江静 戊辰七月和闰庵纪梦词(清末民国初·奭良)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用梅溪韵。

玉笛声残连隔浦。正悲秋、景光难驻。瞢腾一晌,喧阗四作,作铙歌雄句。

曼衍不分明,朱霞起、黑风吹去。飘尘渐敛,荒烟欲迷,闻人语、不知处。

说与君、情最苦。似飘摇、小园枯树。帷灯焰短,窗纱雾隔,深鼍更蛙鼓。

梦境细沈思,怕真个、报人风雨。狂花易尽,空枝易坠,兰成怎赋。


湘江静 竞渡(清·杨玉衔)  显示自动注释

白浪飞花雷叠鼓。怎匆匆、冒烟冲去。拿舟独出,齐桡着力,赌锦标争取。

青眼到红妆,东西岸、凭栏延伫。楼船下濑,鸳鸯弄潮,欢声里,忘昏暮。

奈汨罗,人正苦。况重渊、老魔盘互。褰裳赴救,赖后先邪许。

入水斩蛟龙,江心剑、待清波路。沈沈楚魄,万方多难,大招谁赋。


湘江静 萍(清·殷秉玑)  显示自动注释

飒飒西风秋欲去。悴零星、荡摇无主。东皇别后,天涯踪迹,更相逢何处。

倘果问前身,记春影、那时飞絮。翠钿抛却,银奁自窥,还认是、旧时序。

水渐寒,天又雨。傍江乡、芙蓉相住。春光已老,秋光难买,任青钱无数。

闲煞有谁看,纤纤影、自家怜取。它生未合,今生依旧,漂流不聚。


湘江静•和梅溪(清·陈匪石)  显示自动注释

傍柳移舟风过浦。借新凉、片云留驻。丛荷半委,衰兰暗泣,称悲秋词句。

客燕识归程,西风外、联翩飞去。明霞送晚,回波照人,依稀认,梦游处。

酒意消,诗思苦。想当时、杂花生树。春寒未减,清歌乍起,动逢逢鼍鼓。

执手上河梁,临岐泪、满襟如雨。天涯纵有,平生万感,登楼漫赋。


湘江静·雁公堕湘江水中淋漓大笑索予词纪之(清·黄之隽)  显示自动注释

惯欲浮湘杯自渡。乍惊他、数鸥飞去。波纹既软,汀烟又滑,定黏身不住。

白昼念清凉,匹如散、满头花雨。娥皇梦短,灵均怨长,都不是、悟禅处。

水气香,江味苦,一枝芦,料应踏误。攀扶未起,隔洲笑倒,有渔娘菱女。

浸湿赵州衫,七斤重、今添多许。摩尼润了,炉薰漫烬,旃檀半炷。


湘江静 题手挥目送图(清·黄燮清)  显示自动注释

半亩松阴凉透户。问秋商、送来何处。篷窗乍启,冰弦细响,认疏花庭宇。

碎按十三星,西风上、七条弦柱。凄音自迥,黄昏正长,梧桐外、数声雨。

宝鼎香,仙袂举。紫云迥、旧词重谱。湘江梦老,胡笳恨远,算飞鸿能诉。

几点逼寒空,应愁断、洞庭烟树。曲终韵杳,南楼望冷,银河挂曙。


湘江静 次史梅溪韵,过旧巷有感(清末近现代初·吴湖帆)  显示自动注释

梦断湘皋迷翠浦。溯垂杨、玉骢谁驻。西楼贳酒,章台步月,记题襟新句。

十载恰归来,忆人面、桃花何去。当年燕子,重寻旧巢,嗟门巷,认无处。

恁念远,更自苦。忍凝思、过墙秋树。青衫泪影,黄昏露下,讶邻娃腰鼓。

一点映疏灯,犹怀想、小窗听雨。风流乍展,才华未老,閒情漫赋。


湘江静 忆有不尽庵(近现代·沈轶刘)  显示自动注释

自古将军能种菜。况长沙、二贤遗爱。湘帆照槛,湖云映牍,羡东园朝溉。

日暮独行吟,香兰悴、临风遥嘅。秋原试马,春田放牛,平生事,尽多怪。

宝剑瘖,归骑瘵。髀空摩,灞陵余态。头颅价重,文章气短,费雌黄丹黛。

获稻向西畴,桑麻话、酒浆新贷。檐耕且幸,奇书看尽,弓刀未卖。


湘江静 竹簟(清末近现代初·赵熙)  显示自动注释

净展流犁天正午。倦摊书、翠阴笼树。娟娟帝子,情根泪点,倩红斑留住。

纤就笛材匀,春葱乱,文涟千缕。凉云半枕,清风半帘,诗来在、梦中路。

晚醉醒,茶味苦。最承恩、汗香闻处。纹帱未掩,蝉纱乍脱,衬冰肌如许。

玉腕嫩纹生,荷花样、脸潮含露。秋心到此,青奴漫领,潇湘夜雨。


湘江静 忆糕村并诸诸同学次梅溪韵(近现代·邓桐芬)  显示自动注释

倦柳萧疏临断浦,坐沧波、钓游堪驻。萦回带水,风帆尽日,助吟边新句。

薄雾总惊心,连环梦、有时曾去。笙歌事还,关河貌更,应难认,语秋处。

晚吹生,风露苦。影参差、半窗庭树。灯深户迥,衿疏泪冷,想年时更鼓。

十载故园心,消磨尽、小楼风雨。相如病老,残编坐拥,归欤待赋。


湘江静 竹簟(近现代·邓潜)  显示自动注释

八尺风漪手展。正炎歊要将秋换。疏纹遰处,湘妃甚日,把湘波亲剪。

一枕压凉,疏帘下弈棋曾看。偎烟抱月谁家梦,寒桃笙影定瞧见。

草藉茵荷作荐。笑鸳鸯昼眠真懒。纱橱衬碧,银床倚翠,自清凉无汗。

滑腻贴冰肌,嫌他印斑痕都满。青奴扫罢,飞来点上,残红几片。


湘江静·余习之以仿梅溪此调见示,适与华峰、雅选、芳浦晓渡北村,欹蓬倚和(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显示自动注释

浪拥银云寒蘸眼。旧青山、但堪回盼。虫黏腐草,鸦盘败叶,又西风吹散。

碧浸一天秋,人间世、沧波流转。江湖梦冷,风尘意销,相思调,几幽怨。

海气清、花露泫。妥诗魂、绣温香软。珠湄画舸,云淙禊社,想前时歌宴。

欢影去难寻,离樽泪、酒痕相半。亭皋树老,徘徊自抚,秋光渐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