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双头莲词谱
双头莲 此调一百三字者见周邦彦《片玉集》。一百字者见陆游《放翁集》。

双头莲 双调一百三字,前段十三句三仄韵,后段十二句五仄韵 周邦彦

  一抹残霞 几行新雁 天染断红 云迷阵影 隐约望中 点破晚空澄碧 助秋色 门掩西风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平平

桥横斜照 青翼未来 浓尘自起 咫尺凤帏 合有人相识 
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

  叹乖隔 知甚时恣与 同携欢适 度曲传觞 并鞯飞辔 绮陌画堂连夕 楼头千里 帐底三更 
  仄平仄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尽堪泪滴 怎生向 总无聊 但只听消息 
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


此词《清真集》不载,故方千里、杨泽民、陈允平皆无和词,或疑前段直至第六句始用韵,似有讹脱,不知宋人以韵少者为慢曲子,韵多者为急曲子。细玩此词,文法甚顺,决无讹脱,但无他词援證耳。

又一体 双调一百字,前段十句六仄韵,后段十句五仄韵 陆游

  华鬓星星 惊壮志成虚 此身如寄 萧条病骥 向暗里 消尽当年豪气 梦断故国山川 隔重重烟水 
  中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中平仄仄仄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中仄中平仄平平平仄

身万里 旧社凋零 青门俊游谁记 
平中仄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

  尽道锦里繁华 叹官閒昼永 柴荆添睡 清愁自醉 念此际 付与何人心事 纵有楚柁吴樯 
  中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知何时东逝 空怅望 鲙美菰香 秋风又起 
中平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中仄


此与周词句读迥异,因调名同,故为类列。 前后段第八句例作上一下四句法,填者辨之。 谱内可平可仄悉参陆词别首及《梅苑》无名氏词。

又一体 双调一百字,前段十一句六仄韵,后段十句六仄韵 陆游

  风卷征尘 堪叹处 青骢正摇金辔 客襟贮泪 漫万点如血 凭谁持寄 伫想艳态幽情 压江南佳丽 
  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

春正媚 怎忍长亭 匆匆顿分连理 
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

  目断淡日平芜 望烟浓树远 微茫如荠 悲欢梦里 奈倦客 又是关河千里 最苦唱彻骊歌 
  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重迟留无计 何限事 待与丁宁 行时已醉 
平平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


此词与“华鬓星星”词校,前段第二句三字,第三名六字,第五句摊破句法作五字一句、四字一句,后段第八句押韵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字,前后段各十句、四仄韵 《梅苑》无名氏

  触目庭台 当岁晚凋残 恁时方见 琼英细蕊 似美玉碾就 轻冰裁剪 暗想蜂蝶不知 有清香为援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

深疑是 傅粉酡颜 何殊寿阳妆面 
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

  惟恐易落难留 仗何人巧把 名词褒羡 狂风横雨 枉坠落 细蕊纷纷千片 异日结实成阴 
  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托称殊非浅 调鼎鼐 试作和羹 佳名方显 
仄平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


此词与陆词校,前段第四句摊破句法作五字一句、四字一句,前后段第四句俱不押韵异。
历代作品
周邦彦 (1首)
陆游 (2首)
无名氏 (1首)
屈大均 (1首)
左锡嘉 (1首)
易顺鼎 (1首)
杨玉衔 (1首)
梁清标 (1首)
董以宁 (1首)
陈维崧 (2首)
近现代
吴湖帆 (1首)
汪东 (1首)
双头莲 双调(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一抹残霞,几行新雁,天染云断,红迷阵影,隐约望中,点破晚空澄碧。

助秋色。门掩西风,桥横斜照,青翼未来,浓尘自起,咫尺凤帏,合有人相识。

叹乖隔。知甚时恣与,同携欢适。度曲传觞,并鞯飞辔,绮陌画堂连夕。

楼头千里,帐底三更,尽堪泪滴。怎生向,无聊但只听消息。


双头莲 呈范至能待制(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华鬓星星,惊壮志成虚,此身如寄。萧条病骥。向暗里、消尽当年豪气。

梦断故国山川,隔重重烟水。身万里。旧社凋零,青门俊游谁记。

尽道锦里繁华,叹官闲昼永,柴荆添睡。清愁自醉。

念此际、付与何人心事。纵有楚柂吴樯,知何时东逝。

空怅望,鲙美菰香,秋风又起。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范至能,即南宋著名诗人范成大,比陆游小一岁。绍兴三十二年(1162)九月,孝宗已即位,两人同在临安编类圣政所任检讨官,同事相知。淳熙二年(1175)六月,范成大入蜀知成都府、权四川制置使,辟陆游为成都府路安抚司参议官兼四川制置使司参议官 ,范成大有一首诗 :“余与陆务观自圣政所分袂,每别 车取 五年,离合又常以六月,似有数者 。”《宋史·陆游传》说 :“范成大帅蜀,游为参议官,以文字交 ,不拘礼法,人讥其颓放,因自号放翁。”这年春,陆游因病休居城西桥一带;范成大也因病乞罢使职,四年六月,离蜀还朝。范、陆在蜀,颇多酬答唱和之作,这首词就是其中一首,当作于淳熙三年秋陆游病后休官时。
淳熙三年,陆游五十二岁,已离开南郑军幕,在成都制置使司任官,后又因病和被“ 讥劾”而休官,有年老志不酬之感 。故上片开头三句 :“华鬓星星,惊壮志成虚 ,此身如寄”,即写此感。这种感情,正如他《病中戏书》说的:“五十忽过二,流年消壮心”,《感事 》说的 :“年光迟暮壮心违” 。“ 壮心”的“ 消”与“违”,主要是迫于环境与疾病,故接下去即针对“病”字,说 :“萧条病骥。向暗里、消尽当年豪气。”这一年的诗,也屡以“病骥”自喻,如《书怀》 :“摧颓已作骥伏枥”,《松骥行》 :“骥行千里亦何得 ,垂首伏枥终自伤”,这一年的《书叹》诗 :“浮沉不是忘经世,后有仁人知此心。”《夏夜大醉醒后有感》诗 :“欲倾天上银河水,净洗关中胡虏尘。那知一旦事大谬,骑驴剑阁霜毛新。却将覆毡草檄手,小诗点缀西州春 。鸡鸣酒解不成寐 ,起坐肝胆空轮囷 。”浮沉不忘经世,忧国即肝胆轮囷,可见所谓消沉,只是一时的兴叹而已 。“梦断故国山川,隔重重烟水 。”由在蜀转入对故都的怀念,而“心在天山”的心迹也透露无疑,同样也表现出作者终日忧愁,于何时才能重返前线的愤慨。另一方面,也为下文“身万里,旧社凋零,青门俊游谁记”。作一过渡。旧社”义同故里,这里紧属下句,似泛指旧友,不一定有结社之事,苏轼《次韵刘景文送钱蒙仲》 :“寄语竹林社友 ,同书桂籍天伦”,亦属泛指。“青门”,汉长安城门,借指南宋都城临安。这三句表示此身远客,旧友星散,但难忘以前同游交往的情兴。陆游在圣政所时 ,与范成大、周必大等人同官,皆一时清流俊侣,念及临安初年的旧友,都引以自豪。就如《诉衷情》说 :“青衫初入九重城,结友尽豪英 。”《南乡子》说:“早岁入皇州,樽酒相逢尽胜流。”
换头“尽道锦里繁华,叹官闲昼永,柴荆添睡”,又自回忆临安转到在蜀处境。锦城虽好,柴荆独处;投闲无俚,以睡了时,哪能不“叹”?“清愁自醉。念此际、付与何人心事”。这两句是倒文,即此时心事,无人可以交谈,只得以自醉对付清愁之意。时易境迁心事无人可付;只能是壮志未消、苦衷难言的婉转倾诉 。作者“ 借酒浇愁愁更愁”,酒不能消“清愁”,愁反而成醉。巧妙、曲逝地反映出作者的心态。
“纵有楚柁吴樯,知何时东逝?”无计消愁,无人可托心事,转而动了归乡之念,也属自然。因“东归”而想望“ 楚柁吴樯”,正如他《秋思》诗说的 :“吴樯楚柁动归思”,“ 东逝”无时 ,秋风又动,宦况萧条,又不禁要想起晋人张翰的故事 :“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菜、薄羹、鲈鱼脍”,遂“命驾而归”,顿感“空怅望 ,鲙美菰香,秋风又起。”更难堪的,是要学张翰还有不能,暂时只得“空怅望”而已。值得提出的是,作者的心情,不仅仅是想慕张翰。他的“思鲈”,还有其不得已的苦衷 ,诗集中《和范待制秋日书怀二首》,作于同时,不是说过“欲与众生共安稳,秋来梦不到鲈乡”吗?陆游是志士而非隐士,他的说“隐”,常宜从反面看 。这也曲折反映出作者怀才不遇、壮志未酬的无奈心情、欲罢而又不甘心。因两种矛盾心情,遂发出“空怅望”的感叹。才有“思鲈”的痛苦的念头。
这首词在困难环境中,反复陈述壮志消沉、怀旧思乡之情,看似消极,却又含悲愤,陆游其人与其诗词的积极本色,自可想见。

双头莲(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风卷征尘,堪叹处、青骢正摇金辔。客襟贮泪。漫万点如血,凭谁持寄。

伫想艳态幽情,压江南佳丽。春正媚。怎忍长亭,匆匆顿分连理。

目断淡日平芜,望烟浓树远,微茫如荠。悲欢梦里。

倦客、又是关河千里。最苦唱彻骊歌,重迟留无计。

何限事。待与丁宁,行时已醉。


双头莲(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触目庭台,当岁晚凋残,恁时方见。琼英细蕊,似美玉碾就,轻冰裁剪。

暗想蜂蝶不知,有清香为援。深疑是,傅粉酡颜,何殊寿阳妆面。

惟恐易落难留,仗何人巧把,名词褒羡。狂风横雨,枉坠落、细蕊纷纷千片。

异日结实成阴,托称殊非浅。调鼎鼐,试作和羹,佳名方显。


双头莲(明末清初·屈大均)  显示自动注释

京洛无归,伤万里神州,陵沉都尽。英雄无分,把壮志、销向边头红粉。

诀绝欲向蓬壶,便成仙谁忍。须发愤,向首飞扬,争雄一天鹰隼。

壮貌尚似留侯,但秋来揽镜,微霜沾鬓。年将耳顺,奈一片、耿耿丹心难烬。

且喜五色肝肠,多文章膏润。还拂拭。紫锷青萍,休教血晕。


双头莲 并蒂白莲(清·左锡嘉)  显示自动注释

抛尽明珠,听乍歇吴歌,碧天无际。花开并蒂。正白雨才过,红妆如洗。

似此织就云裳,隔重重烟水。鸾镜底、玉立亭亭,鸳鸯料谙情味。

皎皎不染污泥,试凌波刬袜,香尘微起。银塘月坠。

料此际、仅许个侬双倚。为问一捻冰魂,者夜凉知未。

但剩有、宛转情丝,缠绵自理。


双头莲 除夕靖州作(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马足鸡声,便忘却人间,悤悤甲子。灯亭爆市。向暗里唤醒,倦游心事。

闲对绿酒红炉,正霜寒如水。还料是。梦醒江南,梅花夜深无睡。

算只骚客多情,向尊前犹恋,冷吟滋味。花明柳脆。

怕从此不肯,伴侬憔悴。漫把一箭年芳,付天涯孤骑。

凭检理。半箧红词,春愁又起。


双头莲 和六禾闰荷花生日之作(清·杨玉衔)  显示自动注释

人面张郎,叹粉坠脂零,与时流转。红衣隔岸。占阑暑、弥月薰风无限。

今年赐橘重逢,观莲人健。莺与燕、试舞徵歌,觞称碧筒庭院。

闻道仙子凌波,尚徘徊太液,人间留恋。横塘锦段。

比旧样、簇簇云霞炫艳。相与重护盟鸳,怕菱讴惊散。

知太华、玉井秋寒,褰裳意懒


双头莲 岭南元夜(明末清初·梁清标)  显示自动注释

海外繁华,看绛烛围红,星毬初放。蛮靴锦障。月影里忘却,乡愁孤况。

暗想京国灯宵,阻云山千障。春一样。紫陌香尘,有无钿车来往。

凭仗午夜笙箫,把军烽静偃,消除兵象。江湖晚涨。

烧火树妆点,羊城尤壮。听罢白苎吴歈,有周郎座上。

天万里,对酒当歌,相看慷慨。


双头莲•荷花池上为友人记忆往事(清·董以宁)  显示自动注释

曲水娇荷,是向日芳姿,采香曾寓。隔墙漫觑。怜宋玉无奈,心头长贮。

故拨弦索三条,倩冰丝传语。花暗处。绢裹秦珠,投伊更无情绪。

闻道薄倖狂生,向鸳鸯社里,铜舆重娶。抛将雁柱。

将往事、竟做一池风絮。别向念四桥头,觅吹箫佳侣。

真堪怅、锦瑟床边,玉人已去。


双头莲 留别集生(清·陈维崧)  显示自动注释

孺子长贫,记少日江东,随余游射。重来客舍。但细数此地,旧游都谢。

总被捲地西风,把烛花吹灺。成独夜。只有君家,榻悬为余仍下。

忆昨食酒而悲,学王郎斫地,倚风悲咤。歌场舞榭。

祇添了一夕,雨窗閒话。多少剩水残山,付丹青曹霸。

笑客至、泥拔金钗,妆台轻骂。


双头莲 夏日过叔岱水墅铺同诸子观荷用放翁词韵(清·陈维崧)  显示自动注释

老树空村,借风幔斜张,尽堪栖寄饮如渴骥。碧筒劝领略,野香荷气。

讵料苍莽中原,有黏天云水。依稀似。莼脆鲈肥,风光故园还记。

携手散步林塘,羡无愁鸥鸟,向菱芦睡。江南游子。

谁怜我水上,倚阑心事。拟倩繫日长绳,奈斜阳贪逝。

风飐处、十万红衣,乍眠旋起。


双头莲 次周清真韵(清末近现代初·吴湖帆)  显示自动注释

玉局才高,小山情重,多少丽痕,相思忏语,写入素弦,渐渍锦红笺碧。

荡春色。罗绮风流,沧江云梦,零落翠环,浮沈画舸,几曲断肠,莫道莺能识。

又愁隔。还暗思醉舞,酣歌谁适。瞬目芳菲,染心泥絮紫陌。

殢人朝夕。飞花金粉,细雨珠帘,泪曾共滴。甚何处,好流连,去访消寻息。


双头莲(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百尺高楼,两行低树,风卷翠帘,枝摇断影,点滴露痕,冷浸彩鸳双屐。

夜游适。沧海波深,蓬山烟暧,莲菂暗枯,蚕丝自茧,只隔片时,不许旧欢重拾。

漫追忆。秋气森札感,平阳孤客。踏月閒阶,采蘋荒岸,渐觉带宽腰窄。

诗题斑管,恨谱瑶琴,怕伊未识。待相见,指菱花、教且看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