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雨霖铃词谱
雨霖铃 一名《雨霖铃慢》,唐教坊曲名。《明皇杂录》:“帝幸蜀,初入斜谷,霖雨弥日,栈道中闻铃声,采其声为《雨霖铃》曲。”宋词盖借旧曲名,另倚新声也。调见柳永《乐章集》,属双调。

雨霖铃 双调一百三字,前段十句五仄韵,后段九句五仄韵 柳永

  寒蝉凄切 对长亭晚 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 方留恋处 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 竟无语凝咽 
  平平中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中中中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中仄仄平中平仄

念去去 千里烟波 暮霭沈沈楚天阔 
仄仄中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

  多情自古伤离别 更那堪 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 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 应是良辰 
  中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中平仄中中仄中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

好景虚设 便纵有 千种风情 更与何人说 
仄中平仄仄仄仄中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王安石“孜孜矻矻”词正与此同。若王词、黄词之句读小异,乃变格也。 按王安石词前段第四句“浮名浮利何济”,下“浮”字平声。谱内据此,其馀可平可仄悉参王、黄二词。

又一体 双调一百三字,前后段各九句、五仄韵 王庭圭

  琼楼玉宇 满人寰 似海边洲渚 蓬莱又还水浅 鲸涛静见 银宫如许 紫极鸣箫声断 望霓舟何处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

待夜深 重倚层霄 认得瑶池广寒路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

  郢中旧曲谁能度 恨歌声 响入青云去 西湖近时绝唱 总不道 月梅盐絮 暗想当年 宾从毫端 
  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

有惊人句 漫说向 枚叟邹生 共作梁园赋 
仄平平仄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与柳词同,惟前段第二、三句作八字一句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三字,前后段各九句、五仄韵 黄裳

  天南游客 甚而今 却送君南国 西风万里无限 吟蝉暗续 离情如织 秣马脂车 去即去 
  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

多少人惜 望百里 烟惨云山 送两程 愁作行色 
平仄平仄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

  飞帆过浙西封域 到秋深 且舣荷花泽 就船买得鲈鳜 新谷破 雪堆香粒 此兴谁同 须记东秦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

有客相忆 愿听了 一阙歌声 醉倒拌今日 
仄仄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词与王词校,前段第六句四字,第七句、第八句、结句俱作上三下四七字句异。
历代作品
共54,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晁端礼 (1首)
柳永 (1首)
王安石 (1首)
王庭圭 (1首)
黄裳 (1首)
李纲 (1首)
梁寅 (1首)
宋德方 (2首)
王吉昌 (2首)
王哲 (1首)
长筌子 (1首)
高濂 (1首)
易顺鼎 (1首)
朱祖谋 (1首)
李慈铭 (1首)
杨葆光 (1首)
樊增祥 (1首)
王时翔 (1首)
王闿运 (1首)
苏穆 (1首)
郑文焯 (2首)
陆求可 (2首)
陈匪石 (1首)
陈步墀 (1首)
陈洁 (1首)
陈洵 (1首)
陈祖绶 (1首)
雨霖铃(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槐阴添绿。雨馀花落,酒病相续。闲寻双杏凝伫,池塘暖、鸳鸯浴。

却向窗昼卧,正春睡难足。叹好梦、一一无凭,帐掩金花坐凝目。

当时共赏移红烛。向花间、小饮杯盘促。蔷薇花下曾记,双凤带、索题诗曲。

别后厌厌,应是香肌,瘦减罗幅。问燕子、不肯传情,甚入华堂宿。


雨霖铃(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方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待与何人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凄切:凄凉急促。
②都门:指汴京。 帐饮:设帐置酒宴送行。
③凝噎:喉咙哽塞,欲语不出的样子。
④经年:年复一年。
⑤风情:风流情意。

【评解】

柳永仕途失意,四处飘泊。这首词就是他离汴京、前往浙江时“留别所欢”的作品。
词以悲秋景色为衬托,抒写与所欢难以割舍的离情。上片写送别的情景,深刻而细致地表现话别的场面。下片写设想中的别后情景,表现了双方深挚的感情。全词如行云流水,写尽了人间离愁别恨。词人以白描手法写景、状物、叙事、抒情。感情真挚,词风哀婉。

【集评】

李攀龙《草堂诗余隽》:“千里烟波”,惜别之情已骋;“千种风情”,相期之愿又赊。真所谓善传神者。
贺裳《皱水轩词筌》:柳屯田“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自是古今俊句。
周济《宋四家词选》:清真词多从耆卿夺胎,思力沉挚处,往往出蓝。然耆卿秀淡幽艳,是不可及。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写别情,尽情展衍,备足无余,浑厚绵密,兼而有之。
宋于庭谓柳词多“精金粹玉”,殆谓此类。词末余恨无穷,余味不尽。
俞文豹《吹剑录》: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词为抒写离情别绪的千古名篇,也是柳词和有宋一代婉约词的杰出代表。词中,作者将他离开汴京与恋人惜别时的真情实感表达得缠绵悱恻,凄婉动人。
词的上片写临别时的情景,下片主要写别后情景。全词起伏跌宕,声情双绘,是宋元时期流行的“宋金十大曲”之一。
起首三句写别时之景,点明了地点和节序。《礼记·月令》云:“孟秋之月,寒蝉鸣。”可见时间大约在农历七月。然而词人并没有纯客观地铺叙自然景物 ,而是通过景物的描写,氛围的渲染,融情入景,暗寓别意。秋季,暮色,骤雨寒蝉 ,词人所见所闻,无处不凄凉。“对长亭晚”一句,中间插刀,极顿挫吞咽之致,更准确地传达了这种凄凉况味。
这三句景色的铺写,也为后两句的“ 无绪 ”和“催发”,设下伏笔。“都门帐饮”,语本江淹《别赋》:“帐饮东都,送客金谷。”他的恋人在都门外长亭摆下酒筵给他送别,然而面对美酒佳肴,词人毫无兴致。接下去说:“留恋处、兰舟催发”,这七个字完全是写实,然却以精炼之笔刻画了典型环境与典型心理:一边是留恋情浓,一边是兰舟催发,这样的矛盾冲突何其类锐!这里的“兰舟催发”,却以直笔写离别之紧迫 ,虽没有他们含蕴缠绵 ,但却直而能纡,更能促使感情的深化。于是后面便迸出“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二句。寥寥十一字,语言通俗而感情深挚,形象逼真 ,如在目前。真是力敌千钧!
词人凝噎在喉的就“念去去”二句的内心独白。这里的去声“念”字用得特别好,读去声,作为领格,上承“凝噎”而自然一转,下启“千里”以下而一气流贯。“念”字后“去去”二字连用,则愈益显示出激越的声情 ,读时一字一顿 ,遂觉去路茫茫,道里修远。“千里”以下,声调和谐,景色如绘。既曰“烟波”,又曰“暮霭”,更曰“沉沉”,着色一层浓似一层 ;既曰“千里”,又曰“阔”,一程远似一程。道尽了恋人分手时难舍的别情。
上片正面话别,下片则宕开一笔,先作泛论,从个别说到一般 。“多情自古伤离别”意谓伤离惜别,并不自我始 ,自古皆然。接以“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一句 ,则极言时当冷落凄凉的秋季 ,离情更甚于常时。“清秋节”一辞,映射起首三句,前后照应,针线极为绵密;而冠以“更那堪”三个虚字,则加强了感情色彩 ,比起首三句的以景寓情更为明显、深刻。
“今宵”三句蝉联上句而来,是全篇之警策。成为柳永光耀词史的名句。这三句本是想象今宵旅途中的况味,遥想不久之后一舟临岸,词人酒醒梦回,却只见习习晓风吹拂萧萧疏柳,一弯残月高挂杨柳梢头。整个画面充满了凄清的气氛 ,客情之冷落 ,风景之清幽,离愁之绵邈,完全凝聚在这画面之中。这句景语似工笔小帧 ,无比清丽 。清人刘熙载在《艺概》中说:“词有点,有染。柳耆卿《雨霖铃》云:‘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上二句点出离别冷落,‘今宵’二句乃就上二句意染之 。点染之间 ,不得有他语相隔,隔则警句亦成死灰矣。”也就是说,这四句密不可分 ,相互烘托,相互陪衬,中间若插上另外一句,就破坏了意境的完整性,形象的统一性,而后面这两个警句,也将失去光彩。
“ 此去经年”四句,改用情语。他们相聚之日,每逢良辰好景,总感到欢娱;可是别后非止一日,年复一年,纵有良辰好景,也引不起欣赏的兴致,只能徒增枨触而已 。“ 此去”二字 ,遥应上片“ 念去去”;“经年”二字,近应“今宵”,在时间与思绪上均是环环相扣,步步推进。“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以问句归纳全词,犹如奔马收缰,有住而不住之势;又如众流归海,有尽而未尽之致。
此词之所以脍灸人口,是因为它在艺术上颇具特色,成就甚高。早在宋代,就有记载说,以此词的缠绵悱恻、深沉婉约 ,“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这种格调的形成,有赖于意境的营造。词人善于把传统的情景交融的手法运用到慢词中,把离情别绪的感受,通过具有画面性的境界表现出来,意与境会,构成一种诗意美的境界,绘读者以强烈的艺术感染 。全词虽为直写,但叙事清楚,写景工致,以具体鲜明而又能触动离愁的自然风景画面来渲染主题,状难状之景,达难达之情,而出之以自然。末尾二句画龙点睛,为全词生色,为脍灸人口的千古名句。

雨霖铃(宋·王安石)  显示自动注释

孜孜矻矻。向无明里、强作窠窟浮名浮利何济,堪留恋处,轮回仓猝。

幸有明空妙觉,可弹指超出。缘底事、抛了全潮,认一浮沤作瀛渤。

本源自性天真佛。祗些些、妄想中埋没。贪他眼花阳艳,谁信道、本来无物。

一旦茫然,终被阎罗老子相屈。便纵有、千种机筹,怎免伊唐突。


雨霖铃 雪(宋·王庭圭)  显示自动注释

琼楼玉宇。满人寰似、海边洲渚。蓬莱又还水浅,鲸涛静见,银宫如许。

紫极鸣筲声断,望霓舟何处。待夜深、重倚层霄,认得瑶池广寒路。

郢中旧曲谁能度。恨歌声、响入青云去。西湖近时绝唱,总不道、月梅盐絮。

暗想当年宾从,毫端有惊人句。谩说枚叟邹生,共作梁园赋。


雨霖铃 送客还浙东(宋·黄裳)  显示自动注释

天南游客。甚而今、却送君南国。薰风万里无限,吟蝉暗续,离情如织。

秣马脂车,去即去、多少人惜。为惠爱、烟惨云山,送两城愁作行色。

飞帆过、浙西封域。到秋深、且舣荷花泽。就船买得鲈鳜。

新谷破、雪堆香粒。此兴谁同,须记东秦,有客相忆。

愿听了、一阕歌声,醉倒拚今日。


雨霖铃 明皇幸西蜀(宋·李纲)  显示自动注释

蛾眉修绿。正君王恩宠,曼舞丝竹。华清赐浴瑶甃,五家会处,花盈山谷。

百里遗簪堕珥,尽宝钿珠玉。听突骑、鼙鼓声喧,寂寞霓裳羽衣曲。

金舆还幸匆匆速。奈六军不发人争目。明眸皓齿难恋,肠断处、绣囊犹馥。

剑阁峥嵘,何况铃声,带雨相续。谩留与、千古伤神,尽入生绡幅。


雨霖铃 夏景(元末明初·梁寅)  显示自动注释

螺峰堆绿。夜来经雨,浑似膏沐。飞泉怒泻崖谷,悬霜练□鸣苍玉。

虎迹岩前过处,踏破翠苔褥。听啼鸟,山北山南,树杪残云自相逐。

蓬门昼掩稀来躅。称幽人、独步看新竹。移床松下零露,三四点、怎沾缃轴。

日永如年,况是身闲不受拘束。休妄想、鹓鹭朝班,聊且伴麋鹿。


雨霖铃(元·宋德方)  显示自动注释

高山流水。叹知音者,世间能几。终南万里,烟霞归去也,岁云暮矣。

拄杖药炉经卷,除此外、有何行李。乐恬淡、清静家风,一片灵台莹如洗。

就中妙处因师指。下工夫、战退无常鬼。匣藏三尺神剑,霹雳响、火龙飞起。

天下升平无事,白云间、笑傲而已。名利客,不信长生,奔走红尘里。


雨霖铃(元·宋德方)  显示自动注释

金莲七朵。自甘河等闲参破。丘刘谭马,孙王郝太古,许来同坐。

两个披毡真侣,更漏泄、祖师因果。绽玉蕊、万朵齐芳,香满人间瑞烟锁。

天元甲子休空过。正群仙出世交相贺。全真户牖深奥,端的处、要忘人我。

枝派后分十九,住丹台、姓字名播。功与行,但欠丝毫,上界未容我。


雨霖铃(元·王吉昌)
  押纸韵  显示自动注释

乾元资始。偶坤柔成物,默契天癸。推移造化清虚,运三要、五行神水。

九气腾空六阴静,潜生烟紫。显降升消息还元,玉窟三花吐金蕊。

虚皇宝藏风琴美。送青娥、离宫宴赤子。螺杯滟滟香浮,恣洪饮、写真情喜。

物外巍巍,阳体露、出离生死。相旷代、贩骨轮流,了了今生止。


雨霖铃(元·王吉昌)
  押月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万绿心歇。放神情和畅,痼疾蛰窟。清虚道业修崇,蠕神息、运无仓卒。

七曜迎真虚室洁,冷辉冰骨。镇九天、十二楼前,五气腾空帐金阙。

高提慧剑仙童谒。迸寒光、尖锋挑日月。收藏炳耀精华,聚壶鼎、激玄霜发。

有物生成,无上妙、总归化恍惚。廓性海、浸润无为,绰约三空越。


雨霖铃(元·王哲)
  押质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东方甲乙。见青芽吐,早应时律。南阳正现红焰,初将炽、炎炎浓密。

西动金风飒飒,致清爽、往来飘逸。北气候,祁寒严凝,聚结成冰瑞中吉。

肝心肺肾勿令失。四门开、莹彻都归一。金丹辕在空外,明耀显、五光齐出。

上透青霄,唯占逍遥自在宁谧。到此际、还得无为,永永绵绵毕。


雨霖铃(元·长筌子)  显示自动注释

清晨凝伫。见风云济,及作时雨。阴阳协顺空中,为甘露、山泽敷布。

点点如膏利益,洗灭妖氛,四海澄素。造化天地神功,扰扰浮生几人悟。

乾坤美泽恩沾溥。胜娑婆、此价应难买。滋生万物荣苏,增瑞庆、兆民歌舞。

五谷丰登,庶事康宁,遐迩安固。感上下和睦无为,敬礼玄元祖。


雨霖铃 中秋值雨(明·高濂)  显示自动注释

雨混烟迷,听萧萧、声填空阔。湘帘不上银钩,恨寥落、一秋佳节。

云外天香,黯黯把、蟾光顿灭。夜深沉、灯火楼台,人寂寥,管弦风月。

天涯有恨成离别。正凄凉、人悲圆缺。是今宵、缺在人间,怕团圆、天边皎洁。

泪点雨声厮混,把愁肠万结。叹此夜、千种离情,尽发付蛱蝶。


雨淋铃(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层层花外。嫩泥亲割,尺绿松块。慈悲枉自呼佛,如今不管人间纤芥。

惯妒聪明,细忖者天意堪骇。凭记取埋玉深深,古怨和苔绣成彩。

沉思错把狸奴怪。便雪衣恁受心经戒。金笼那知催命,真要算被侬坑害。

万里魂归,还仗关山苦月携带。倘异日红豆勤抛,或有相逢再。


雨霖铃 清明过何笛帆乘骝桥故居(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昏鸦啼涩。近连桥、路暗雨如织。孤云一逝何处,门巷乱、苔花綦迹。

薄暝流飙,旋起渐、尘动欹壁。甚燕燕、凄语东邻,此地无人解吹笛。

天涯酒醒消魂极。但悤悤、酹地空尊泣。文章枉换羁旅,零落尽、茂陵残笔。

夜壑孤吟,应省今朝、过了寒食。待剪纸、重与招魂,梦断枫林黑。


雨霖铃(清·李慈铭)  显示自动注释

蛩声初咽,正尊前话,竹下凉夕。回头恨事如水,相怜倦旅,伤心愁说。

等是巫山一现,奈云散愁结。望隐约天上银河,浅浅情澜几时竭。

瑶华分是伤摧折,更难堪、未落人先别。秋千院落何处。

萤火点、晚花如雪。镜破珠沉,一样红笺芳讯都绝。

只梦里还道相思,泪满罗襟月。


雨霖铃·又题罗浮晓梦图(清·杨葆光)  显示自动注释

离踪飘忽,算人间有,多少愁结。人生果是如梦,才留恋处,韶华都歇。

昨夜分明倚傍处,听呜咽。为旧恨、閒入罗浮,更是罗浮恨天阔。

情多待向何人说。不堪闻、转侧鸣檐铁。凄风苦雨狼籍,双袖湿、倦眸难合。

误了莺声,无限恩情,总被啼澈。好检点、锦瑟篇篇,付与残妆箧。


雨淋铃 追步爱伯师韵(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玉箫凄咽,坐幽窗畔暗数遥夕。星星影事犹记,伤心祇有,雪衣能说。

纵得双栖似燕,奈眉翠长结。况旧梦、浑是春灯浅浅,银釭片时竭。

一般镜里花难折。剩粉笺、脆语伤离别。春时底处相见,修竹外、小桃如雪。

碎佩铢衣,梦里分明,未忍轻绝。待觅取、青鸟衔书,寄与瑶台月。


雨霖铃(清·王时翔)  显示自动注释

一编香雪,剔寒灯坐,滴泪翻阅。风流词客安在,却愁闲杀,世间花月。

剩有酒炉痴叔,对丽制凄咽。赏心处、团扇标题,已矣郴江句应绝。

前尘影事分明说。是夕阳、小院生周折。紫兰香径孤冢,费尽了、梦花鹃血。

零落青衫,更没人知,便冷吟骨。算祗赖、红袖怜才,地下相携挈。


雨霖铃 辛卯九月十九夜雨(清末民国初·王闿运)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光绪十七年辛卯九月廿日日记云:“子后大雨,至辰乃稍止,犹点滴濛溟,真词料也。”

秋霖曾赋。自中年后,渐减愁趣。连宵到晓何事,向孤镫外,敲窗摇树。

料是无眠惯听,更凄切蛩语。蓦记起、飘箔红楼,点点声声断肠处。

残花落尽(溷)泥沾絮。总教(饶)天、漏尽何须补。闲情已自难耐(奈),争得管、酒帘花橹。

睡也休休,侵晓冲门、一段寒雾。只怕到、丝鬓重青,早又潇潇暮。


雨霖铃(清·苏穆)  显示自动注释

西南风劣。向花枝、划地愁先绝。寻常莫道春去,王孙未老,还堪重惜。

月上琼楼,算幽恨、飞燕能说。谩寄向、烟雨天涯,一路香、痕傍华辙。

荷钱点点何堪折。但清波、渺渺衔鱼妾。流萤一个巧入,待伴我、重帘岑寂。

夜漏频催,拟把双蛾,还聚愁碧。奈露盘、空盼金茎,只向梧桐滴。


雨霖铃 恨别和柳屯田(清·郑文焯)  显示自动注释

并刀难切,是离肠恨,梦雨都歇。繁华似水流去,回首处,车尘临发。

冷落关河送远,有孤雁悽噎。念旧苑、衰柳寒烟,玉笛吹愁满空阔。

铜驼陌上伤今别,更断魂客里催佳节。黄昏满地花影,依约见,故国秋月。

万里清霜,休问香篝翠被谁设。却怨入帘底西风,付与残蛩说。


雨霖铃 甲午人日载雪西崦(清·郑文焯)  显示自动注释

江城春霁。趁东风早,画舸初试。歌眉镜里仍见,曾携手处,都盈愁思。

梦换繁华旧恨,共明月千里。但暗忆、红萼莺簪,玉篴吹寒夜重起。

娃乡自古销魂地。漫倚阑、一霎成憔悴。年年虎山桥下,花发处、冷香随水。

水纵无情,应带伤春,几点清泪。算只有、吟袖弓腰,解得流连意。


雨淋铃(夏感)(清·陆求可)
  押药韵  显示自动注释

卷帘开幕。下阶穿径,搔首寥廓。薰风处处吹面,今朝何事,此心冷落。

叹息东流往迹,正难禁寂寞。念天生、吾辈情钟,蓬山万里成离索。

花前月下须行乐。却无聊、望断西飞鹊。一杯酒醒,任羲皇、解不去心头恶。

散发披襟,待要说与,北山猿鹤。怕草堂、勒字山灵,怪我多情错。


雨霖铃(赏秋)(清·陆求可)  显示自动注释

蒹葭摇月。喜金风度,暑气初歇。暮峰雨后凝紫,正鲈脍美,莼丝肥滑。

水榭开筵宴饮,向西山拄笏。望河汉、尚隔微云,一带平塘好林樾。

酒行莫避深杯罚。赛清虚、玉宇瑶天阙。最宜秉烛,莫问银河外,斗横参没。

断续笙歌,总把单于小调吹彻。叹寂寞、思妇含情,织锦悲离别。


雨霖铃•和屯田(清·陈匪石)  显示自动注释

残蛩悲切。向虚檐底,碎语无歇。高秋霁景何限,丛桂正岩香初发。

接羽新鸿过也,任流水呜咽。自映带、千里蒹葭,露影吹凉野云阔。

驹光到眼须臾别。劝且将、酩酊酬佳节。铜盘满贮清泪,知几见、古时圆月。

子夜歌翻,争忍蛮弦楚管空设。况镜里、犹是朱颜,笑指金樽说。


雨淋铃 芷云参军神交十载,今秋过港,舟中话旧,次柳屯田韵送君羊城(清·陈步墀)  显示自动注释

凉秋清切。乍相逢处,谈笑难歇。期君更尽杯酒,河梁执手,匆匆舟发。

十载萍缘莫定,见时正悲噎。问此去、何日归来,目断珠江绿波阔。

无人不道伤心别。况凄风、苦雨重阳节。知音落落谁是,当唤汝、是天涯月。

好放团圆,应照陈蕃,卧榻悬设。为尚有、千斛愁情,待向徐孺说。


雨霖铃 题外侄女屠瑶芳像(清·陈洁)  显示自动注释

凌波纤影,向瑶墀畔,飞渡巫岭。娉婷格韵如许,更难逗处,兰心耿耿。

蕙质从教染翰,尽骚坛标挺。痛袅袅,倩盻嫣然,晓露盈盈云外冷。

人生年少无多景,最那堪、空对芳颜哽。半轮皎月斜照,梅花下、倍添寂静。

此意千秋,都付丹青点缀成靓。真个是、万叠愁肠,尽托苍烟冥。


雨霖铃(清末民国初·陈洵)  显示自动注释

伤春无极。向茸窗底,倦绪慵织。蛮花过眼谁主,曾行到处,蛛尘摇壁。

杜宇天涯渐少,倩谁劝残客。又淡淡、鸦点斜阳,傍水依林弄颜色。

西园旧俎黄莺识。但闲心、一往经年隔。空杯自洗流景,沉恨去、水宽天窄。

染泪苍苔,珍重东风,与扫尘迹。待拚了都不思量,坐久如何得。


雨霖铃 春感(清末民国初·陈祖绶)  显示自动注释

啼声悲切。是羁栖雁,带雨寻歇。园林未识谁主,鹓俦鹤侣,翻轻离别。

曙后星明,怎不见钟动金阙。只剩有、牧唱椎讴,隐隐青山楚云阔。

繁华六代空提说。叹古时、霸气全销灭。铜人高掌何处,仙乐里、一场花月。

粥鼓饧箫,闲过清明,百六时节。那知道、风簸黄沙,又听胡笳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