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石州慢词谱
石州慢 《宋史·乐志》:“越调”。贺铸词有“长亭柳色才黄”句,名《柳色黄》。谢懋词名《石州引》。

石州慢 双调一百二字,前段十句四仄韵,后段十一句五仄韵 贺铸

  薄雨催寒 斜照弄晴 春意空阔 长亭柳色才黄 远客一枝先折 烟横水际 映带几点归鸦 
  中仄平平平仄仄平中仄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平平中仄中中中仄平平

东风消尽龙沙雪 还记出关时 恰而今时节 
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

  将发 画楼芳酒 红泪清歌 顿成轻别 已是经年 杳杳音尘都绝 欲知方寸 共有几许清愁 
  平仄仄平中仄中中中中中平中仄仄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中平中仄中中中仄平平

芭蕉不展丁香结 枉望断天涯 两厌厌风月 
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若蔡词、二张词之摊破句法,王词之句读全异,皆变格也。 此词前后段两结句例作上一下四句法,填者辨之。 按元好问词前段第七句“而今憔悴登楼”,后段第八句“萧萧两鬓黄尘”,“而”字、上“萧”字俱平声。谱内据此,馀参下四词。

又一体 双调一百二字,前段十句四仄韵,后段十句五仄韵 蔡松年

  云海蓬莱 风雾鬓鬟 不假梳掠 仙衣卷尽云霓 方见宫腰纤弱 心期得处 世间言语非真 
  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

海犀一点通寥廓 无物比情浓 觅无情相博 
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

  离索 晓来一枕馀香 酒病赖花医却 滟滟金尊 收拾新愁重酌 片帆云影 载将无际关山 
  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梦魂应被杨花觉 梅子雨丝丝 满江干楼阁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


此与贺词同,惟后段第二、三、四句摊破作六字两句异。 按张野词后段第二、三句“天涯几许离情,化作暮云千缕。”正与此同。又白朴词“疗饥赖有楚萍,暖老尚须燕玉。”作一对联,文法又小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二字,前段十句四仄韵,后段十一句五仄韵 张元干

  寒水依痕 春意渐回 沙际烟阔 溪梅晴照生香 冷蕊数枝争发 天涯旧恨 试看几许消魂 
  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

长亭门外山重叠 不尽眼中青 是愁来时节 
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

  情切 画楼深闭 想见东风 暗消肌雪 辜负枕前云雨 尊前花月 心期切处 更有多少凄凉 
  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仄平平

殷勤留与归时说 到得再相逢 恰经年离别 
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


此亦与贺词同,惟后段第五句六字、第六句四字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二字,前段十一句四仄韵,后段十一句五仄韵 张炎

  野色惊秋 随意散愁 踏碎黄叶 谁家篱落 閒花似语 试妆娇怯 行行步影 未教背写腰肢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

一枝犹立门前雪 依约镜中春 又无端轻别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

  痴绝 汉皋何处 解佩何人 应须情切 引望东邻 遗恨丁香空结 十年旧恨 尚馀恍惚云窗 
  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

可怜不是当时蝶 深夜醉醒来 怅一庭风月 
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亦与贺词同,惟前段第四、五句摊破作四字三句异。此词后段结句“一”字入声,以入作平,故贺词此字不注可仄。

又一体 双调一百二字,前段九句四仄韵,后段十一句五仄韵 张雨

  落日空城禾黍 夜深砧杵才歇 怪他萝薜絺衣 风露润滋凉浃 清愁多少 只消目送飞鸿 五弦已是心悲咽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

把酒问青天 又中秋时节 
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

  闻说 谪仙去后 何人敢拟 诗豪酒杰 草草山林 还我旧时明月 书帷冷落 纵教万事都忘 
  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

閒文閒字偏情热 孤负楮先生 有一庭红叶 
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亦与贺词同,惟前段第一、二、三句摊破作六字两句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二字,前段十二句四仄韵,后段十二句五仄韵 王之道

  天迥楼高 日长院静 琴声幽咽 昵昵恩情 叨叨言语 似伤离别 子期何处 只今漫讶 高山流水 
  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

又逐新声彻 髣髴江州 夜听琵琶凄切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

  休说 春寒料峭 夜来花柳 弄风摇雪 大错因谁 算不啻六州铁 波下双鱼 云中乘雁 嗣音无计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空叹初谋拙 但愿相逢 同心再绾重结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


此词句读多与诸家不同,采以备体,不参校入谱。
历代作品
共97,分4页显示   1  2  3  4 下一页
张元干 (2首)
张炎 (1首)
王之道 (2首)
谢懋 (1首)
贺铸 (1首)
赵文 (1首)
章谦亨 (1首)
胡松年 (2首)
蔡松年 (2首)
元好问 (2首)
姚燧 (1首)
张翥 (2首)
张野 (1首)
张雨 (1首)
白朴 (1首)
安熙 (1首)
许有壬 (2首)
魏初 (2首)
尤侗 (1首)
屈大均 (1首)
曹溶 (1首)
李昌祺 (1首)
高濂 (1首)
石州慢 其一(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寒水依痕,春意渐回,沙际烟阔。溪梅晴照生香,冷蕊数枝争发。

天涯旧恨,试看几许消魂?长亭门外山重叠。不尽眼中青,是愁来时节。

情切,画楼深闭,想见东风,暗销肌雪。辜负枕前云雨,尊前花月。

心期切处,更有多少凄凉,殷勤留与归时说。到得再相逢,恰经年离别。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本词是作者晚年离乡思归之作。在冬去春来,大地复苏的景象中,作者触景生情,在词中表达了自己内心深沉的思乡之念。
“寒水依痕”之句,点出了初春的时节,但这是运用杜甫的成句。杜甫《冬深》:“花叶惟天意,江溪共石根,早霞随类影,寒水各依痕 ”。后二句采用杜甫《阆水歌》“正怜日破浪花出,更复春从沙际归”诗意。这里融诗景于词境,别有一番气象,而一“渐”字,更为初春即将解冻的溪水增添一股新的活力。词人从迷茫开阔的景象中,感受到蓬勃生机和温暖的春意 。“溪梅”二句用特写手法刻画报春的信息——梅花的开放。和煦的阳光照耀着一切,溪边梅树疏落的枝条上绽露出朵朵花苞,散发出诱人的清香,使人感到无限美好。这是冬去春来的美好象征,也是展望一年的最好季节 ,然而这并不能引起词人心灵的欢悦,相反却萌生出离愁与苦恨。
“天涯”以下数句 ,由写景转入抒情。“旧恨”二字,揭示出词人郁积在心中的无限的离愁别恨。“消魂”是用江淹《别赋》的诗句 :“黯然消魂者,唯别而已矣!”这里用设问的句式领起下文。“长亭”以下三句,进一层叙写消魂的景色。在那长亭门外,词人举目望去,映入眼帘的只是望不尽头的重重叠叠的青山。连绵起伏的山峦,犹如心中无穷的愁绪,正是“吴山点点愁”,春日的景象,成了犯愁的时节。
下片换头“情切”二字,承上转下。词人宕开笔力,由景物描写转而回忆昔日夫妇之情。如今虽然离别远行,但绵绵情思却是割会不断的 。“画楼”以下三句,虚景实写,设想闺人独居深楼,日夜思念丈夫,久盼不归,渐渐地形体消瘦下去。紧接着“枕前云雨”,借用典故暗射夫妇情意。宋玉《高唐赋》序中说,楚王梦中与神女相会高唐,神女自谓 :“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 。”后指男女欢合。这与下句“尊前花月”,都是写夫妇间共同的甜蜜生活。
但因为离别在外,枕边之欢,尊前之乐,都可想而不可及 。词人内心所殷切盼望的,是回来与亲人相见,诉说在外边思家时心底的无限凄凉孤独的情味 。“心期切处”三句所写,是自己的离愁,与上“画楼”三句写家里人的别恨形成对照。彼此愁思的产生,同是由于“孤负”两句所说的事实而引起。这样写虽是分写双方,实际上却浑然一体,词笔前后回环呼应,十分来严谨细致。歇拍“到得再相逢,恰经年离别”紧承上句“归时”。言到等归来重见,已是“离别经年”了。言下对于此别,抱憾甚深,重逢之喜,犹似不能互相抵触。写别恨如此强调,宋词中亦少见,并非无故。
这首词作由景入情,脉络分明,从表象上看,似乎仅仅抒写夫妇间离愁别恨 ,但词中运用比兴寄托,确实寓寄着更深一层的思想感情。《蓼园词选》中说:“仲宗于绍兴中,坐送克铨及李纲词除名。起三句是望天意之回 。‘寒枝竞发’,是望谪者复用也。‘天涯旧恨’至‘时节’是目断中原又恐不明也 。‘想见东风消肌雪 ’,是远念同心者应亦瘦损也 。‘负枕前云雨 ’,是借夫妇以喻朋友也。因送友而除名,不得已而托于思家,意亦苦矣。”
自常州词派强调借词有所寄托以来,后世评词者往往求其有无寄托。从张元干后期遭受压抑不平的情况来看,在南宋朝廷屈辱求和。权奸当道而主战有罪的险恶的社会环境里,他的内心有着难以明言的苦衷,故词中“借物言志 ”,寄意夫妻之情,黄蓼园所云并非纯为主观臆断,但如此分解,恐怕就难免有穿凿附会之嫌了。

石州慢 其二 己酉秋,吴兴舟中作(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雨急云飞,惊散暮鸦,微弄凉月。谁家疏柳低迷,几点流萤明灭。

夜帆风驶,满湖烟水苍茫,菰蒲零乱秋声咽。梦断酒醒时,倚危樯清绝。

心折。长庚光怒,群盗纵横,逆胡猖獗。欲挽天河,一洗中原膏血。

两宫何处,塞垣只隔长江,唾壶空击悲歌缺。万里想龙沙,泣孤臣吴越。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宋高宗建炎三年(1129),即己酉年。这年春天,金兵大举南下,直逼扬州。高宗从扬州渡江,狼狈南逃,这时长江以北地区全部被金兵占领。作者当时避乱南行,秋天在吴兴(今浙江湖州)乘舟夜渡,抚事生哀,写下了这首悲壮的词作 。“泣孤臣吴越”即全词结穴之句,通篇写悲愤之情。
上片写景,即写愤激之情的郁积过程。作者用色彩黯淡的笔调构画出在舟中所看到的夜景,雨霁凉月,疏柳低垂,流萤明灭,菰蒲零乱,烟水苍茫,秋声呜咽,⋯⋯一切都阴冷而凄凉。其意味深厚,又非画图可以比拟。首先,“雨急云飞”一开篇就暗示读者,这是一阵狂风骤雨后的宁静,是昏鸦乱噪后的沉寂,这里,风云莫测、沉闷难堪的气候,与危急的政局是有相同之处的。其次,这里展现的是一片江湖大泽,类似被放逐的骚人的处境,从而流露出被迫为“寓公”的作者无限孤独徬徨之感。的确,在写景的同时又显现着在景中活动着的人物形象,静中有动,动静结合。
他在苦闷中沉饮之后 ,乘着一叶扁舟,从湿萤低飞、疏柳低垂的水路穿过,驶向宽阔的湖中 ,冷风拂面,梦断酒醒,独倚危樯,⋯⋯此情此景,不正和他“怅望关河空吊影,正人间鼻息鸣鼍鼓”(《贺新郎 》)所写的情景一致么?只言“清绝”,不过意义更加含蓄。
于是,一个独醒者、一人梦断后找不到出路的爱国志士形象逐渐显现出来。这就为下片尽情抒情作好了铺垫。
过片的“心折 ”(心惊)二字一韵。这短促的句子 ,成为全部乐章的变徵之声。据《史记·天官书》载,金星(夜见于西方被称为“长庚”)主兵戈之事。
“长庚光怒”上承夜景,下转入对时事的感慨和愤怒,就有水到渠成般的感觉。当时时局内外交困。建炎二年济南知府刘豫叛变降金;翌年,苗傅、刘正彦作乱,迫高宗传位太子,后被平叛 。“群盗纵横”句是说应该痛斥这些奸贼。不过据《宋史·宗泽传 》载 ,当时南方各地涌现了很多义军组织,争先勤王,而“大臣无远识大略,不能抚而用之,使之饥饿困穷,弱者填沟壑,强者为盗贼。此非勤王者之罪,乃一时措置乖谬所致耳 ”,此句作为对这种不幸情况的痛惜可以讲得通 。总之,这一句是写内忧。下句“逆胡猖獗”则写外患。中原人民,生灵涂炭 ,故词人非常痛切。
这里化用了杜诗“安得壮士挽天河,尽洗甲兵长不用”(《洗兵马》)的名句,抒发自己强烈愿望 :“欲挽天河,一洗中原膏血 !”然而愿望归愿望,现实是无情的。词人进而指出尤其不能忍受的事实:一是国耻未雪,徽钦二帝还被囚于金。“两宫何处”的痛切究问,对统治者来说无异于严正的斥责。二是国土丧失严重——“塞垣只隔长江 ”。三是朝廷上主战的将士个个遭受迫害,“唾壶空击悲歌缺”。《世说新语·豪爽》:“王处仲(敦)每酒后辄咏‘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以如意打唾壶,壶口尽缺。”
王敦所咏曹操《龟虽寿》中的句子本含志士惜日短之意 ,这里暗用目的是抒发作者爱国主张横遭摧抑,志不获伸的愤慨,一“空”字可谓意义深刻。由于这一系列现实障碍,词人的宏愿是无从实现。这恰与上片那个独醒失路的形象相符合,相一致。最后二句总结全词 :“万里想龙沙,泣孤臣吴越。”“龙沙”本指白龙堆沙漠,亦泛指沙塞,这里借指二帝被掳囚居之处 。“孤臣 ”描写不被君王重视臣子,即词人自指,措词带有愤激的感情色彩 。“泣孤臣吴越”的画面与“倚危樯清绝”遥接。
张元干擅长作清丽婉转之词,而他又将政治斗争内容纳入词作,是南宋豪放派词人引路的人物。此词就是豪放之作,它上下片分别属写景抒情,然而将秋夜泛舟的感受与现实政局形势巧妙结合,词境浑然一体。语言流畅,又多用倒押韵及颠倒词序的特殊句法,如“唾壶空击悲歌缺”(即“悲歌空击唾壶缺”)、“万里想龙沙”(“想龙沙万里 ”)、“泣孤臣吴越”(“吴越孤臣泣”)等,皆用语劲健,耐人回味。

石州慢 书所见寄子野、公明(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野色惊秋,随意散愁,踏碎黄叶。谁家篱院闲花,似语试妆娇怯。

行行步影,未教背写腰肢,一搦犹立门前雪。依约镜中春,又无端轻别。

痴绝。汉皋何处,解佩何人,底须情切。空引东邻,遗恨丁香空结。

十年旧梦,谩馀恍惚云窗,可怜不是当时蝶。深夜醉醒来,好一庭风月。


石州慢 和董令升岁除(宋·王之道)  显示自动注释

磔攘送寒,燔烈兴岁,又颁尧历。青霭烧痕,绿浮风皱,暖回春色。

地天交泰,时当倾否,五鬼休相厄。何妨笑倚东风,一饮杯三百。

长忆。苻坚入寇,功高晋室,无如安石。义概雄心,辄莫等闲抛掷。

盖壤声名,鼎彝勋业。朋溪虽好,未放终闲逸。喈喈黄鸟,更看壶中春日。


石州慢 和赵见独书事,见独善鼓琴(宋·王之道)
  押屑韵  显示自动注释

天迥楼高,日长院静,琴声幽咽。昵昵恩情,切切言语,似伤离别。

子期何处,漫高山流水,又逐新声彻。仿佛江上移舟,听琵琶凄切。

休说。春寒料峭,夜来花柳,弄风摇雪。大错因谁,算不翅六州铁。

波下双鱼,云中乘雁,嗣音无计,空叹初谋拙。但愿相逢,同心再绾重结。


石州引/石州慢 别恨(宋·谢懋)  显示自动注释

日脚斜明,秋色半阴,人意凄楚。飞云特地凝愁,做弄晚来微雨。

谁家别院,舞困几叶霜红,西风送客闻砧杵。鞭马出都门,正潮平洲渚。

无语。匆匆短棹,满载离愁,片帆高举。京洛红尘,因念几年羁旅。

浅颦轻笑,旧时风月逢迎,别来谁画双眉妩。回首一销凝,望归鸿容与。


石州引/石州慢(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薄雨初寒,斜照弄晴,春意空阔。长亭柳色才黄,远客一枝先折。

烟横水际,映带几点归鸦,东风销尽龙沙雪。还记出关来,恰而今时节。

将发。画楼芳酒,红泪清歌,顿成轻别。已是经年,杳杳音尘多绝。

欲知方寸,共有几许清愁,芭蕉不展丁香结。枉望断天涯,两厌厌风月。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抒写离别相思之情。作品在内容上虽无新意,但在炼字的精工方面却向为世人称道 。关于这一点,王灼在《碧鸡漫志》中,介绍得颇为具体 :“贺方回《石州慢》予见其旧稿。‘风色收寒,云影弄睛’,改作‘薄雨收寒,斜照弄睛 ’;又‘冰垂玉箸,向午滴沥檐楹,泥融消尽墙阴雪’改作‘烟横水际,映带几点归鸿,东风消尽龙沙雪。’”
起首两句写由雨而睛 。初春天气阴冷 ,细雨绵绵,午后云开雾散 ,雨止天睛,“弄睛”二字写出了雨后斜阳照射下万物焕然一新的景象 。“春意空阔”一句 ,便是这种景象的概括 。接着就由近而远地渲染,近处写得具体、细致——“长亭柳色才黄,远客一枝先折 ”;远景则阔大、苍茫——“烟横水际,映带几点归鸿,东风销尽龙沙雪”。(龙沙,沙漠地带的通称 。)层次井然,笔势酣畅多姿。贺铸是善于炼字的 ,“薄雨”与“斜照”对比鲜明,于变化之中烘托出雨后斜阳的光彩和温暖,显出春意的盎然,空气的清新 ,景色的明静 ,以至“才黄”的柳色也引人注目 。“烟横”几句,写得境界开阔,画面丰富,景中含情。这样“春意空阔”也就有了更形象的依托。上片歇拍两句,收束前文写景之句 ,使景语化为情语,使上面所写景物与词人的生活经历相联系,使之具有特定的内涵,例如:“空阔”,是雨止天睛、四宇寥廓之景,然而在此时此刻愈是空阔,则愈觉孤寂,愈能触发思亲怀人的感情;“长这柳色 ”是景,然亦含有别情;“烟横”三句,也暗写了雁归人不归、春归人未归的感慨。这两句,实为全词意脉的枢细。
过片沿着“ 还记”追思当年的分别。“将发”二字,写自己即将辞别登程 ,极其干净利落 。“画楼”二句写酒楼宴别,“红泪”,指佳人胭脂沾满了离别的泪水 。“顿成轻别 ”,追忆以往,透露出无限悔恨之情。“回首经年,杳杳音尘都绝”。音尘,即信息。这两句语浅情深。年年盼相见,盼音信,然而却是“音尘都绝 ”,表现出别后之思和思而不见之苦。由“轻别”而思,而悔,而愁。思与悔已融合在上面的写景叙事之中。作者先以一问句引出“愁 ”字,“共有”二字又逗出了两地同愁。“芭蕉不展丁香结”,芭蕉叶卷而不舒,丁香花蕾丛生 ,芭蕉 、丁香两个形象都是用来形容愁心不解。这一句化用唐李商隐《代赠》“ 芭蕉不展丁香结 ,同向春风各自愁 ”诗句 。同时,也是化用了那女子诗中的两句,这样既回答了愁
之深,又表达了了解和怜惜之意。
结句“ 枉望断天涯 ,两厌厌风月”。“两”字与“共有”相呼应,厌厌,愁苦的样子。这两句写得空灵蕴藉 ,既总括了回首经年,天各一方,两心相念,音信杳然,只有“玉楼明月长相忆 ”;也说出了,关山渺邈,天涯之思,对景难排,心底总隐藏着不灭的思念和期望。
此词上片写景 ,下片转入叙事,整首词熔写景、抒情与叙事一炉,写得委婉曲折,意味深长。

石州慢(宋末元初·赵文)  显示自动注释

京浙尘埃,闽峤风霜,不觉催老。封侯事付儿曹,懒把菱花频照。

明光赋笔,那知白首山中,年年管领闲花草。叩角夜漫漫,问何时能晓。

堪笑。空有传世千篇,正似病呻饥啸。欲傲王侯,早被王侯相傲。

盖棺事定,即今老子犹龙,荣枯得丧浑难料。无酒不须愁,问黄花知道。


石州引/石州慢(宋·章谦亨)  显示自动注释

半角庭阴,弓月映眉,珠露侵靸。花棚倒挂风枝,低罥鬓唇叶。

凭肩笑问,甚日罢织流黄,泥人无语吟虫答。灯近悄分携,溜钗钿犀合。

一霎。莲丝易折。未稳栖鸳,陡惊弹鸭。几度空阶,宵永笛声孤擪。

玉腰烟瘦,□□梨梦香消,醒来凉袖阑干压。不尽度檐云,写闲愁千叠。


石州词/石州慢 其一(宋·胡松年)  显示自动注释

月上疏帘,风射小窗,孤馆岑寂。一杯强洗愁怀,万里堪嗟行客。

乱山无数,晚秋云物苍然,何如轻抹淮山碧。喜气拂征衣,作眉间黄色。

役役。马头尘暗斜阳,陇首路回飞翼。梦里姑苏城外,钱塘江北。

故人应念我,负吹帽佳时,同把金英摘。归路且加鞭,看梅花消息。


石州词/石州慢 其二(宋·胡松年)  显示自动注释

歌阕阳关,肠断短亭,惟有离别。画船送我薰风,瘦马迎人飞雪。

平生幽梦,岂知塞北江南,而今真叹河山阔。屈指数分携,早许多时节。

愁绝。雁行点点云垂,木叶霏霏霜滑。正是荒城落日,空山残月。

一尊谁念我,苦憔悴天涯,陡觉生华发。赖有紫枢人,共扬鞭丹阙。


石州慢(金·蔡松年)  显示自动注释

毛泽民尝九日以微疾不饮酒,唯煎小团,荐以菊叶,作侑茶乐府。卒章有一杯菊叶小云团,满眼萧萧松竹晚之语。仆顷在汴梁三年,每约会心二三客,登故苑之友云亭,或寓居之西岩,置酒高会,以酬佳节,酣觞赋诗,道早退闲居之乐。岁在庚子,有五字十章,其一云,去年哦新诗,小山黄菊中。年年说归思,远目惊高鸿。逮今已复三经,是日奔走尘泥,劳生愈甚,今岁先入都门,意谓得与平生故人,共一笑之乐,且辱子文兄有同醉佳招。而前此二日,左目忽病昏翳,不复敢近酒盏。痴坐亡聊,感念身世,无以自遣,乃用泽民故事,拟菊烹茶,仍作长短句,以石州之音歌之

京洛三年,花满酒家,浮动金碧。友云缥缈清游,春笋新橙初擘。

天东今日,枕书两眼昏花,壶觞不果酬佳节。独咏竹萧萧,者云团风叶。

愁绝。此身蒲柳先秋,往事梦魂无迹。一寸归心,可忍年年形役。

上园亲友,岁时陶写欢情,糟床晓溜东篱侧。手把一枝香,作萧闲闲客。


石州慢 高丽使还日作(金·蔡松年)  显示自动注释

云海蓬莱,风雾鬓鬟,不假梳掠。仙衣捲尽云霓,方见宫腰纤弱。

心期得处,世间言语非真,海犀一点通寥廓。无物比情浓,觅无情相博。

离索。晓来一枕,馀香酒病,赖花医却。滟滟金尊,收拾新愁重酌。

片帆云影,载将无际关山,梦魂应被杨花觉。梅子雨丝丝,满江干楼阁。


石州慢(金末元初·元好问)  显示自动注释

赴召史馆,与德新丈别于岳祠西新店,明日以此寄之

击筑行歌,鞍马赋诗,年少豪举。从渠里社浮沈,枉笑人间儿女。

生平王粲,而今憔悴登楼,江山信美非吾土。天地一飞鸿,渺翩翩何许。

羁旅。山中父老相逢,应念此行良苦。几许虚名,误却东家鸡黍。

漫漫长路,萧萧两鬓黄尘,骑驴漫与行人语。诗句欲成时,满西山风雨。


石州慢(金末元初·元好问)  显示自动注释

儿女篮舆,田舍老盆,随意林壑。三重屋上黄茅,赖是秋风留著。

旧家年少,也曾东抹西涂,鬓毛争信星星却。岁暮日斜时,尽栖迟零落。

如昨。青云飞盖追随,倾动故都城郭。叠鼓凝笳,几处银屏珠箔。

梦中身世,只知鸡犬新丰,西园胜赏惊还觉。霜叶晚萧萧,满疏林寒雀。


石州慢(元·姚燧)  显示自动注释

高与双崖,冯雪魏青,三子皆人杰。当年惯见中宵,天外德星难拆。

华觞雕俎,清辞细切琅玕,定应袖有锟铻铁。而我独离群,卧南阳甘节。

书绝。故人石影新翻,欲谱调疏声拙。谁遣巫阳,唤起腾王长别。

珠帘画栋,萦飞南浦朝云,当时此句虽清切。何似倚危阑,满西山晴雪。


石州慢 春日雨中(元·张翥)  显示自动注释

烟雨轻阴,庭院悄寒,晴意难准。社前燕子归来,恰换一番花信。

春光全在,杏花红闹枝头,双鸾衔上金钗鬓。待到尽开时,又胭脂成粉。

堪恨。西园扑蝶人间,芳径踏青鞋润。帘影愔愔、竟日瞢胜如困。

惜花中酒,寻常过了年年,情多那得离愁尽。翠被不成温,满薰篝兰烬。


石州慢 题玉笙手卷(元·张翥)  显示自动注释

仙去缑山,宴罢武夷,琼响吹彻。丛霄旧样亲传,琢就玉烟凝白。

悠扬彩凤,恰从云杪飞来,数声又趁鸳鸯歇。零落碧桃花,点春风如雪。

清绝。更宜秦女,银筝唤取,楚娥瑶瑟。旋炙娇簧,只愁夜深寒咽。

相看老矣,剩须陶写留连,尊前递把红牙节。归去画船时,满西湖明月。


石州慢 忆别(元·张野)  显示自动注释

红雨西园,香雪东风,还又春暮。当时双浆悠悠,送客绿波南浦。

阳关一阕,至今隐隐余音,眼前浑是分携处。此恨有谁知,倚阑干无语。

凝伫。天涯几许离情,化作暮云千缕。过尽征鸿,依旧归期无据。

京尘染袂,故人应念飘零,岂知翻被功名误。无处着羁愁,满春城烟雨。


石州慢 和黄一峰秋兴(元·张雨)  显示自动注释

落日空城禾黍,夜深砧杵才歇。怪他萝薜絺衣,风露润滋凉浃。

清愁多少,只消目送飞鸿,五弦已是心悲咽。把酒问青天,又中秋时节。

闻说。谪仙去后,何人敢拟,酒豪诗杰草草山窗,还我旧时明月。

书帷冷落,□□□□□□,闲人闲字偏情热。孤负楮先生,有一庭红叶。


石州慢(元·白朴)  显示自动注释

丙寅九日,期杨翔卿不至,书怀用少陵诗语。

千古神州,一旦陆沉,高岸深谷。梦中鸡犬新丰,眼底姑苏麋鹿。

少陵野老,杖藜潜步江头,几回饮恨吞声哭。岁暮意何如,快秋风茅屋。

幽独。疗饥赖有商芝,暖老尚须燕玉。白璧微瑕,谁把闲情拘束。

草深门巷,故人车马萧条,等闲瓢弃樽无绿。风雨近重阳,满东篱黄菊。


石州慢 寄题龙首峰(元·安熙)  显示自动注释

虎踞龙蟠,朝楚暮秦,世路艰蹇。夕阳淡淡馀晖,阊阖九重天远。

千秋万古,先天消长图深,何人解识兴亡本。夜鹤渺翩翩,尽平林鸦满。

萧散。不须黄鹤遗书,不用洪崖相挽。苍狗浮云,平日惯开青眼。

拟将书剑,西山采蕨食薇,自应不属春风管。只恐汝山灵,怪先生来晚。


石州慢 次张凝道韵(元·许有壬)  显示自动注释

足趼尘嚣,目厌纷华,扰扰蜂蝶。击壶未了长歌,又听阳关三叠。

平生湖海,可怜牢落新丰,蓬山回首烟霞隔。鹏鴳不同天,任焦明蚊睫。

愁绝。停杯为问羲娥,几度东生西灭。俯仰金台,陈迹千年谁接。

天空秋老,倚阑南北悠悠,暮云汀树人长别。想见苦吟诗,满吴江枫叶。


石州慢 送牛农师赴石州学正(元·许有壬)  显示自动注释

少日襟期,不信儒冠,能把身误。长歌拂袖南来,眼底云霄平步。

黄金散尽,三年流落京华,区区又上并州路。官冷坐无毡,任齑盐朝暮。

今古。男儿万里封侯,休叹云萍羁旅。我亦苍黄,明日携书北去。

居庸关下,萧萧风振驼铃,酒醒梦觉君何处。画出断肠时,满斜阳烟树。


石州慢 留别雷御史(元·魏初)  显示自动注释

才得相从,还有此行,难合交错。公馀颇喜新凉,杖屦频承谈益。

白衣苍狗,不如付与无心,到头谁是真功业。天地尽知音,足清风明月。

应惜。枯罢未脱,疮痍鞍马,不嫌驱役。笔底清霜,隐隐已沾鬓发。

秋风万里,飘飖老鹘抟空,鹪鹩尺鴳甘沈没。开岁待君来,满江南春色。


石州慢 次高郎中道凝韵(元·魏初)  显示自动注释

千古汗青,勋业几人,能是雄杰。麒麟画像当年,转首许多除折。

前村月底,一壶春酒追随,梅花解软肝肠铁。万事尽悠悠,只固吾穷节。

愁绝。倦游岁莫,栖迟风雨,一枝鸠拙。意广才疏,事与古先殊别。

梦中乡国,闲时独上城楼,角声旗影供凄切。醉里倚阑干,满西山晴雪。


石州慢 和高季迪韵(明末清初·尤侗)  显示自动注释

花信频催,二十四番,雨飘风洒。多情最是风流,杨柳瘦腰一把。

树犹如此,何况人倚阑干,游丝和梦愁牵惹。泪断锦回文,借乌丝重写。

姚冶。玉人应在,燕子楼中,湘帘垂下。记得青鬟,微笑红牙轻打。

而今寂寞,空想院落秋千,几时再驻墙头马。蓦听杜鹃啼,道东君归也。


石州慢 为百又三随潘仁需翁寿(明末清初·屈大均)
  押霁韵  显示自动注释

天与奇龄,连闺算来,更百三岁。神宗一代深仁,圣子七朝嘉惠。

栽培一老,问历几许流离。能留华发无蝉蜕。日夕一藤蓑,少衣裳新制。

无计。再逢盛世。好把芳尊,暗消悲涕。休所承平轩冕,光争门第。

芝华采罢,自有青绝春山,娱人可比芙蓉髻。笑我学神仙,尚留连妖丽。


石州慢 咏雪(明末清初·曹溶)
  押马韵  显示自动注释

禁住梅花,闲夜捲帘,银霰轻洒。凭谁知我,绿樽罢举,彩毫勤把。

茸裘破帽,傍他范蠡荒祠,十年不鞚关城马。重听打窗声,恰边愁偷写。

牵惹。似曾年少,翠靥垆头,宝筝楼下。翻借调冰,刻玉添成游冶。

而今休矣,只剩松火堆盘,此身孤负鸳鸯瓦。寒意满人间,任先生卧也。


石州慢 咏青娥眉淡竹草(明·李昌祺)  显示自动注释

异草从来花别,另一般样颜色。丛间开遍,既非红紫,又非黄白。

闲园旷野,多少黛嫩螺娇,冰盘带露侵晨摘。磁钵放轻研,翠脂凝光泽。

奇特。最风流处,宝镜台前,绣香奁侧。想未欣匀面,慵将填额,懒施粉饰。

且付描扇描图,底须去问倭夷国。谁制与佳名,也端然消得。


石州慢 春暮(明·高濂)  显示自动注释

花倦惊声,飞共雨肥芳草。一段轻烟,阑截澹白山头,微青树杪。

斗红香冷,空教杨柳生愁,点点雪花飞不起,都付与东流,春去知多少。

怀抱。何事当年,花闲柳伴,追欢买笑。萦得柳暗,浓愁花堆烦恼。

春归人远,更有无限关心,残更不寄青楼梦,醒眼醉孤灯,此恨和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