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
词牌列表
寿楼春 钦谱
寿楼春 调见《梅溪集》,盖自度曲也。

寿楼春 双调一百一字,前段十句六平韵,后段十一句六平韵 史达祖

  裁春衫寻芳 记金刀素手 同在晴窗 几度因风残絮 照花斜阳 谁念我 今无裳 自少年 
  平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

消磨疏狂 但听雨挑灯 攲床病酒 多梦睡时妆 
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飞花去 良宵长 有丝阑旧曲 金谱新腔 最恨湘云人散 楚兰魂伤 身是客 愁为乡 算玉箫 
  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

犹逢韦郎 近寒食人家 相思未忘蘋藻香 
平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平


此词无他作可校。前后段多作拗句,皆连用平声字,当是音律所关,填者审之。前段第六句或刻作“今无肠”,今从梅溪本集。
龙谱
寿楼春 始见史达祖《梅溪词》,题为“寻春服感念”,殆是悼亡之作。一百一字,前后片各六平韵。中多拗句,尤多连用平声之句,声情低抑,全作凄音。有用以填寿词者,大误。

寿楼春 定格 史达祖

  裁春衫寻芳 记金刀素手 同在晴窗 几度因风残絮 照花斜阳 谁念我 今无裳 自少年 
  平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

消磨疏狂 但听雨挑灯 欹床病酒 多梦睡时妆 
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飞花去 良宵长 有丝阑旧曲 金谱新腔 最恨湘云人散 楚兰魂伤 身是客 愁为乡 算玉箫 
  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

犹逢韦郎 近寒食人家 相思未忘蘋藻香 
平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

历代作品
共76,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
史达祖 (1首)
冯幵 (1首)
冯煦 (3首)
况周颐 (1首)
吴昌绶 (7首)
吴藻 (3首)
夏孙桐 (1首)
奕绘 (2首)
奭良 (3首)
张景祁 (1首)
易顺鼎 (3首)
朱祖谋 (5首)
寿楼春 寻春服感念(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裁春衫寻芳。记金刀素手,同在晴窗。几度因风残絮,照花斜阳。

谁念我今无肠。自少年、消磨疏狂。但听雨挑灯,敧床病酒,多梦睡时妆。

飞花去,良宵长。有丝阑旧曲,金谱新腔。最恨湘云人散,楚兰魂伤。

身是客,愁为乡。玉箫、犹逢韦郎。近寒食人家,相思未忘苹藻香。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寿楼春》这个词调节奏舒缓,声情低抑,凄切悠远,适于抒发缠绵哀怨的悼亡之情。史达祖这首词就很能体现这个特点。
上片为忆旧。词写于时近“寒食”之际,正当莺啼燕语,百花争妍的时节,换上春衣到郊外踏青赏花,是古代文人的赏心乐事。如今“ 寻春服”,自然不难联想起当年妻子在日,每值清明寒食,总要为自己裁几件春衣。“裁春衫寻芳”便由此落笔。“记金刀素手,同在晴窗”。这两句用以一“记”字领起两个四字句。“金刀”,剪刀的美称。“素手”,洁白的手,《古诗十九首》谓“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素手”二字已暗示出其妻的贤慧温柔。旭日临窗,作者看着妻子为自己外出赏花准备衣裳。⋯⋯这是一幅极平常的家庭生活剪影,静谧、和谐、美满。“ 十年未始轻分”的夫妻终于拆散了。“几度因风残絮,照花斜阳”,前句化用谢道韫《咏雪》诗:“未若柳絮因风起。”这里将“柳絮”改作“残絮”并继之以“ 斜阳”,透露出一种萧瑟凄凉气象。残絮被风吹去,难以寻觅,暗示妻子的亡故。以“残絮”比其妻,也透露出词人对人生短促的感慨。妻子死后 ,已几度春风;柳照样绿,花照样开,而伊人一去不复返了。“谁念我,今无裳”二句,照应词题。显示出梅溪词结构之缜密,此情本是因寻春服而起,“ 今无裳”勾起愁肠,使作者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 自少年消磨疏狂”一句,出自白居易《代书诗一百韵寄微之》诗的“疏狂属年少,闲散为官卑 ”。如今中年丧妻,郁郁寡欢,少年豪气消磨殆尽。上结三句,又用领字格,以一“但”字领起三句,刻画梦境。试比较“ 听雨挑灯,攲床病酒 ”,与贺铸著名的悼亡词《鹧鸪天》中“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借用的痕迹十分明显。“多梦睡时妆”乃是写实情。他在《忆瑶姬 》中也写道:“袖止说道凌虚,一夜相思玉样人。但起来,梅发窗前,硬咽疑是君 。”上片通过对亡妻琐碎往事的回忆,倾诉作者对她的一往情深。
下片更是直抒胸臆,重在表达自己对死者绵厚炽热的深挚感情。换头是一个折腰六字句,“ 飞花”照应“残絮 ”,“良宵”照应“多梦”,使上下片意脉紧紧相连。又有人去楼空意兴阑珊之味。“有丝阑旧曲,金谱新腔”,以“ 有 ”字领起两个四字句。“丝阑”、“金谱”都是对乐谱的美称。“新腔”:指新曲,新调。这两句互文见义,说明死者精于音乐。音乐虽美,则难与旧人共赏,岂不伤怀难已?睹物思人,自然引入下句:“最恨湘云人散,楚魂伤。”词人青年时期曾在江汉一带生活过,他写及爱情的许多作品也常常带上“楚”、“湘”等字眼。这大概有两种可能:一是其结婚是在楚地,二是其妻名“湘云”之类。“楚兰”:楚地香草,代指美人。在这里,“湘云人散,楚兰魂伤”二句为对文,曲笔写妻子之死,自己之悲。冠以“最恨”二字,是极写词人的痛惜之情 。“身是客,愁为乡”二句更推进了一层,表现了自己孤独凄苦的身世之感。“算玉箫 、犹逢韦郎”句,用韦皋典。据《云溪友议》载:韦皋游江夏,与青衣玉箫有情,约七年再会,留玉指环。八年,不至,玉箫绝食而殁。后得一歌妓,真如玉箫,中指肉隐如玉环。玉箫生不能与韦皋再会,死后犹能化为歌妓与韦皋团圆。对照感叹自己妻子亡故以后,再也无缘与她重会了。后结“近寒食人家,相思未忘蘋藻香”二句,既点出此时节令,又暗举出与亡妻共同有过的美好往事。《 诗·召南·采蘋》:“于以采蘋 ?南涧之滨。于以采藻 ?于彼行潦。⋯⋯于以奠之?宗室牖下。谁其尸之,有齐季女。”古时贵族少女出嫁前,要到宗庙受教为妇之道,教成之日就在宗庙里主持祭祖之礼,祭时陈设之物中有采来的蘋、藻。词所云“ 蘋藻香”,后来引申指新婚的温馨日子。今日寒食祭坟,见人家出游踏青,妇女采集芳草,不由想起往日新婚之乐来 。以乐景写哀情,愈见其哀思之深切。
这首词可能作于词人任中书省堂吏,受韩侂胄重用以后。“寿楼”可能是其居所名。《寿楼春》乃梅溪自度曲。本来似乎是志得意满的心境 ,但车马轻裘,锦衣玉食,换不来佳人一盼,正是富贵景象,凄凉心境,两相对比,自然引发词人无限伤感。其艺术特点主要表现在韵律方面 :其一 ,本词冲破了一句之中“一声不许四用”的戒律,词中常出现四平声句和五平声句。如“消磨疏狂”,“犹逢韦郎”均为四平声,而起句“裁春衫寻芳”则是一个五平声句。这是对词律的大胆突破,这在婉约词人中更是极罕见的。这是史达祖对婉约词的发展。其二,本词多用平声和拗句。全词一百零一字,平声字便占了六十四个。拗调平声使声音舒徐平缓,也直接影响到词的艺术风格。正如焦循所说:“词调愈平熟则其音急,愈生拗则其音缓。急则繁,其声易淫,缓则庶乎雅耳 。如⋯⋯吴梦窗、史梅溪等词,往往用长句,⋯⋯而其音以缓为顿挫。”(《雕菰楼词话》)其三:运用双声叠韵。《蕙风词话》云:“前段‘因风飞絮,照花斜阳’,后段‘湘云人散,楚兰魂伤’,风 、飞,花、斜,云、人,兰、魂,并用双声叠韵字,是声律极细处 。”史达祖与其妻“十年未始轻分”的缠绵深厚的感情与词人独处异乡的孤寂之感揉合在一起,感人至深。

寿楼春·上海寄魏端夷(清末近现代初·冯幵)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嗟春波何长。况天涯芳草,极目斜阳。日日离忧,憔悴独吟江乡。

搴蕙茝,怀馨香。倚酒尊、高楼苍茫。只孔雀东南,浮云西北,脉脉永相望。

江南好,欢无央。任金笳玉管,触耳锵洋。但有哀时,涕泪满襟浪浪。

思故国,伤年光。望海东、烽烟悲凉。听一概、军声萧条,万方空断肠。


寿楼春 过二泉师宅,示蘋湘(清末近现代初·冯煦)  显示自动注释

招梅边秋魂。自素弦折后,雨暝烟昏。剩有羁鸿留印,野鹃啼春。

幽径悄、行无人。曳练裙、谁哀王孙。恁题扇桥荒,敲棋墅冷,肠断昔时尘。

青溪曲,空斜曛。记映波丛笛,款月芳尊。怎又霜凋孤馆,草生重门。

还自念、蛮参军。似野萍、飘零无根。甚马策重挝,西州泪痕栖角巾。


寿楼春(清末近现代初·冯煦)  显示自动注释

予共祖兄弟四人,予次在末,两兄并早世,小春从兄亦旅没临安,其幸而在者,小艭从兄耳。兄生道光丁亥闰五月七日,一尊为寿,辄以五月代之。其闰者,道光丙午、咸丰丁巳、同治乙丑、光绪丙子,迨今甲申而五矣。往在己未,从兄归里中,舍陈氏西楼,庚申依兄南村,暨来江表,兄亦继至,每话旧游,历历如昨,而兄年五十有八,予亦越四十,诸父诸兄罕有存者。南村既易主,陈氏楼乱后墟矣。上下三十年,畴昔弦诵之地,遂不可问,世变日亟,予亦少少衰,而兄神识聪彊过予远甚。爰赋此解以纪之

罗西堂青袍。算端阳闰后,芳俎频邀。却趁沤移前席,燕归新巢。

惊五度、风吹箫。又渡头、重歌离骚。记曲沼莲疏,曾楼梧冷,梦与断云遥。

同怀感,心忉忉。奈淮南清角,浙右惊涛。剩有衰髯如雪,古荆初苞。

还执手,临江皋。愿百年、同栖蓬蒿。任海内风尘,从兄去寻涪麓樵


寿楼春 题实父山塘听雨图,兼讯啸坡(清末近现代初·冯煦)  显示自动注释

收沙边轻帆。正萧萧一弄,秋在江南。知有瘦腰沈约,断肠何戡。

家楚甸、羁吴岚。算此情、柔如春蚕。去十里莲泾,和愁不断,和泪上征衫。

还迟我,霜中龛。奈鱼天易暝,雁书空缄。一样阻风中酒,倦怀都芟。

物如此,人何堪。对野桥、衰杨毵毵。问瘦碧词人,西窗甚时来共谈。


寿楼春 乙未清明后一日,星岑前辈招同答泉、半塘游江亭,答泉期而不至,赋此调寄怀,半塘属和,吾亦继声,起句同用“嗟春来何迟”五字。(清·况周颐)  显示自动注释

嗟春来何迟。恰芳尘散曲,烟渚流澌。此际飘零,词客倦游何依。

悲揽蕙,愁搴蓠。似左徒行吟江涯。恁锦瑟华年,青山故国,回首梦都迷。

登临地,芳菲时。几红牙按折,白袷寻诗。底事尊前双泪,者回难持。

埋香恨、今谁知。剩短碑、凄凉题辞。更不绾春愁,垂杨过篱三两枝。


寿楼春·沚莼丈重示此调,用吴中社集旧韵。追忆曩游,忽忽如梦,朋辈星散,谁共赏音。时局侵寻,长歌当哭,轻装临发,辄复继声(清末近现代初·吴昌绶)  显示自动注释

又惊回花魂。看绳河摇漾,几点残星。还听寒鸦啼晓,角声谯门。

婵娟思,长依君。斗舞裙、归来王孙。奈容易新欢,迷茫旧约,台榭黯凝尘。

春芜老,催斜曛。记故人此去,挥手离尊。无限英雄血泪,宝刀宵鸣。

鸾凤翮,凌空冥。忏再生、消磨愁根。但莽莽中原,遥山万重余梦痕。


寿楼春·湘篴词人赋赠蝶生,娟镜楼主人和之垂示,依韵奉酬(清末近现代初·吴昌绶)  显示自动注释

含春娇蝶黄。觑髻偏烛底,頩笑筝旁。为道芳菲沈怨,泊离他乡。

悲风远,流波长。鬲指腔、新声伊凉。有俊侣灵和,经过旧曲,肠断杜韦娘。

兰茝思,飘嶷湘。况濛阴絮乱,颤夕花狂。谁与藏莺栖燕,斛尘珠量。

歌妙子,怀稠桑。梦锦鞋、前欢销亡。又枨触閒愁,重寻玉觞脂唾香。


寿楼春·山荷寓斋夜集,座有南来粲者,言迫重午,行将归去,客自长沙还,得奂彬近讯,又听朱生琵琶数曲,辄依前韵,杂缀成篇,皆本事也(清末近现代初·吴昌绶)  显示自动注释

颦修蛾宫黄。乍湔裙花外,密座帘旁。扑面京华尘土,祝侬还乡。

归装近,搴条长。漫沾襟、酒痕波凉。有倦客侵寻,相怜身世,潇雨唱吴娘。

双梅影,怀三湘。共十年一觉,杜牧清狂。漾曳春情无限,海深难量。

琵琶恨,弹沧桑。万古愁、休论兴亡。盼天际罗云,遥缄玉珰心字香。


寿楼春·春园蝶禊后,花事垂尽,旧雨忽来。仍以此调赋赠湘篴,茗理继之,言愁欲愁,不自知回肠荡气一至于此也(清末近现代初·吴昌绶)  显示自动注释

倾螺杯鹅黄。认苕镌腕底,华唾襟旁。省识春风莺燕,旧游柔乡。

秦娥忆,相思长。话宵残、铜荷灯凉。有绻柳离痕,吹痕瘦影,同赋洛中娘。

江南弄,凄弦湘。正踏花蹄紧,乱舞鳞狂。萦损愁丝如织,尺钿难量。

淹碧海,枯红桑。拾泪珠、心徂魂亡。祗閒梦吴天,飘帘枣花沈水香。


寿楼春·顷来屡依此调与山荷湘篴茗簃酬和,有怀吴门旧燕,辄复继声(清末近现代初·吴昌绶)  显示自动注释

惭哀颜栀黄。听盐声鹊外,蜜语蜂旁。犹记揉云梨梦,腻脂莼乡。

欹宝瑟,如人长。凤城南、秋衾宵凉。恨卸朵鬟花,凝冰泪酒,轻别踏摇娘。

嗟飘泊,浮江湘。赠回文锦字,少年疏狂。谁遣蕉抽心卷,藕连丝量。

悲弱絮,怀猗桑。问空梁、燕泥存亡。误石上三生,吴宫屧廊春草香。


寿楼春·补和娟镜主人长辛店送别之作(清末近现代初·吴昌绶)  显示自动注释

含梅酸金黄。送春阴岛畔,晓月桥旁。忍话惊尘燕市,撇波鲈乡。

新病起,征途长。莹云容、单襟酥凉。祗烟驿传音,风轮碾梦,浑似唤娇娘。

嗟刖玉,同吟湘。惹吴儿肠断,楚客歌狂。莫漫杯倾影乱,斗深愁量。

思远柳,罗敷桑。天各涯、绡零珠亡。有一样缠绵,临分客装莲瓣香。


寿楼春·师湘篴意代拟淞滨寄答之作(清末近现代初·吴昌绶)  显示自动注释

萦秋心流黄。对旧时月色,人倚楼旁。记赋将离京国,朅来江乡。

衣袂黦,裙腰长。共遥天、星娥魂凉。想眼底停辛,肌边熨恨,小影来荆娘

回枕沾,欹屏湘。累莺枝妾梦,锦字郎狂。赢得茶烟飘漾,药瓯斟量。

纫楚蕙,搴淇桑。送雁绳、行云疑亡。羡玳瑁双栖,新雏昼梁文褓香。


寿楼春(七夕)(清·吴藻)  显示自动注释

觉新凉如波。报佳期到了,鹊早填河。屈指频移玉漏,乍抛金梭。

蟾影淡、银潢拖。望碧空、秋云罗罗。恰红袖同携,画屏无睡,相约拜星娥。

良宵好,休轻过。有天酬情债,人惹诗魔。仅夜凭阑徙倚,把杯吟哦。

幽梦短,离愁多。较世间、尘缘蹉跎。笑暮暮朝朝,神仙奈它儿女何。


寿楼春(新岁)(清·吴藻)  显示自动注释

惊东风吹来。有红情绿意,缀上瑶钗。恰喜椒盘颂好,画堂筵开。

残蜡尽、韶光回。费一番、天公安排。正彩燕翩翩,新莺呖呖,笑语到妆台。

鳌山结,嬉游才。又试灯天气,纵酒襟怀。几处银花影合,玉梅香猜。

城不夜,春无涯。趁踏歌、铜壶休催。但明月随人,人间暗尘飞六街。


寿楼春(清·吴藻)  显示自动注释

垂湘帘黄昏。映疏花琴瑟,凉月纷纷。渐觉轻罗称体,薄寒中人。

谁似我、双蛾颦。有素娥、涓涓啼痕。况墨会灵霄,瑶清仙侣,聚散半如云。

春归去,秋平分。感华年逝水,影事前尘。空自偷声减字,断肠回文。

扶病骨,招诗魂。忏旧愁、愁还翻新。但闲了琴床,金炉博山香不温。


寿楼春·题吕桐华夫人清声阁填词图(清末近现代初·夏孙桐)  显示自动注释

迟箫声台边。又清商暗谱,惊换芳年。往事倾茶雠字,对花裁笺。

愁思紧,凄繁弦。听唳霜、飞鸿遥天。便翠岭秋深,红桑地老,歌韵带幽燕。

风帘静,双凭阑。扫青棠旧迹,空长苔斑。岁暮江梅谁寄,楚英加餐。

长梦忆,南朝山。笑画眉、人偕华颠。只萧瑟词心,鸱夷未还水云宽。


寿楼春二首 其一(清·奕绘)  显示自动注释

吁嗟乎天哉。怅夫人已矣,俾我心哀。丁将军之苗裔,日微而衰。

君弃我,归泉台,并弃呱呱诸婴孩。五载殡山中,大南峪里,君骨几时埋。

繁忧忽从中来。对病中遗像,渺渺予怀。犹记布衣缟带,自东山回。

会再把,朱棺开,哭不成声心如摧。从兹永分离,鼓盆而歌心死灰。


寿楼春二首 其二(清·奕绘)  显示自动注释

呜乎王先生。搴灵帷恸哭,涕泗沾膺。继石臞翁之学,造乎天成。

古无比,今无朋。混混源泉兮醇精。初遇我东陵,草堂相对,帘外数峰青。

君何止千人英。叹获麟绝笔,鸣凤希声。犹记高谈雄辨,目光如星。

忽一日,神离形。寂寞惟余人间名。哀哉复哀哉,彼苍者天何不平。


寿楼春 新甫学士八旬双寿,重谐花烛,倚声奉祝(清末近现代初·奭良)  显示自动注释

逢良辰清和。恰双星挈手,重渡银河。试望天南鸳浦,老人星过。

思往事,扬长歌。是几番、宾筵傞傞。正锦烛金尊,饮渌频问夜如何。

清芬扇,高门。尽名如绮里,福胜频罗。共道秦川名族,谢庭才娥。

青鬓换,丹颜酡。喜白华、郎君鸣珂。更回首妆楼,凭人戏呼春梦婆。


寿楼春 寿慕韩,时寓津门(清末近现代初·奭良)  显示自动注释

长松天崇隆。历肤云泰岱,膏雨岐丰。自有夷吾江左,坐人春风。

丹水上,青门东。是意行、羁栖游骢。合雁户徯童。鹰师海客,翘首望归鸿。

韶光艳,花香浓。看灵椿倚翠,文杏吹红。最好清阴鸣鹤,俊游乘龙。

门阀贵,金芝封。更一堂、芄兰葱葱。十年黑头公。生申具瞻维岳嵩。


寿楼春 前题,代(清末近现代初·奭良)  显示自动注释

坚牢是神仙。待铺扬福履,费尽涛笺。且自尚书红杏,侍中青田。

丰镐地,黔川蛮。知一般、怀思缠绵。况三䣊含濡,千家嗑啜,齐戴大罗天。

将进酒,便便言。怎年登大耋,曾不华颠。共诧方瞳朗朗,长髯岩岩。

周召傅,商彭篯。又浮邱、洪崖随肩。佳节正薰风,瑶琴细弹三两弦。


寿楼春 钱武肃王祠下作(清·张景祁)  显示自动注释

惟王真英雄。忆钱湖饮马,天目飞龙。掌握神州十四,剑光流虹。

凭画槛弯强弓。讶霎时、江潮为东。有勒券金书,还乡锦节,凛冽表孤忠。

丛祠启,苔衣封。恍楼开叠雪,幢倚晴空。莫问青山石镜,冕旒真容。

沧海碧,灵旗红。看五朝、为沙为虫。只依约前身,莲花半塘临晓风。


寿楼春(清末近现代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山塘僧云閒有琴,款曰纤纤。盖瘦吟镂物也。女史才名著吴下,与其夫陈秀才竹士有静好之称。浮眉楼主虎山寻梦图即为竹士悼亡而作。今百余年矣。余每游邓尉,经行桥下,必徘回久之,顷见斯琴,重有所感,乃赋此词

听松阴萧萧。把山塘软水,弹作风涛。何处斜阳一角,瘦吟镂高。

弦带润,曾轻挑。旧雨痕,疏帘樱桃。诉秋士年华,春人福命,指上有离骚。

天女去,空花飘。□音声海里,万感如潮。莫问啼鹃锦瑟,彩鸾文箫。

谁念我,魂都销。忆虎山,他生红桥。正落爪铿然,僧房寂寥。

闻剪刀。


寿楼春 其一 和菽问秋感,用冯梦华同年原韵(清末近现代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招西楼秋魂。正沧波雁瘦,故苑鸦昏。早是愁填碧夜,梦销青春。

归伴我,牛衣人。洗布裙。河边天孙。但补屋萝疏,渡江桃远,锦瑟易生尘。

吴王国,空斜曛。让渔樵野局,沙际开尊。十里江村暑退,豆花遮门。

看万鸭,如归军。带绿萍。来栖篱根。拚买醉山塘,斜阳一痕。

红上巾。


寿楼春 其二 叠前韵寄二窗金陵(清末近现代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霜花腴还魂。忆灵岩唤酒,水瘦烟昏。更忆蛮江听雪,市桥沽春。

都老了,翩翩人。旧屐裙。张循王孙。怅埋玉山川,销金岁月,环燕一般尘。

秦淮曲,丁帘曛。共招凉藕国,翠雨飘尊。甘向红楼乞食,胜他朱门。

黄月晕,围如军。照二萍。吴头吴根。空墨泪模糊,诗痕醉痕。

凄满巾。


寿楼春 题陈仁先南湖寿母图(清末近现代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云英英溪堂。正兰馨夕膳,梅点春觞。几度招邀山意,吸嘘湖光。

佳处占,鸥凫乡。看婺星、连宵荧煌。况鱼脍双供,鹿车共挽,膝下有仙郎。

年年祝,慈晖长。看双堤缋幅,淡抹浓妆。最好匊波涤研,临池题香。

还整顿、閒篇章。趁柳阴、篮舆扶将。看家庆屏开,瑶池绮窗春未央。


寿楼春 题葛毓山词集(清末近现代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鸳鸯湖词乡。有金风俊拍,黑蝶新腔。几辈同音笙磬,振镳词场。

纫楚佩,兰情芳。嗣雅音、曾推丹阳。想浣笔闽涛,呼笺澉月,料理酒边狂。

燕台梦,飞花忙。拥青绫觅句,憔悴星郎。同是承平年少,大罗霓裳。

桑海换、人琴亡。忆旧游、惊秋沧江。对箧底蟫尘,江关鬓霜愁庾郎。


寿楼春 社集赋查楼菊部(清末近现代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嘶香骢铜街。有筝琶夜月,箫鼓春雷。说似清时歌舞,旧家楼台。

桑海后,仍崔嵬。怡近依、方壶蓬莱。只币地花钿,齐云榜篆,零乱劫馀灰。

觚棱梦,愁天涯。早霓裳曲怨,湘瑟弦哀。底事燕兰芳约,渺兮予怀。

今昔感、成低徊。唱渭城、何戡重来。问凄断云韶,青霜鬓催知几回。


寿楼春 寿词(清末近现代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称眉筵金瓯。是刘樊美眷,蓬阆仙俦。得似木公金母,紫芝丹丘。

知福慧,曾双修。鼓瑟琴、同心赓酬。又桂子传芳,桐枝茁秀,花甲庆初周。

蟠桃熟,瑶池头。趁堂开昼锦,笺写银钩。为祝灵椿齐寿,八千春秋。

招海鹤,来衔筹。恰近来、移家瀛洲。待花烛重辉,双扶杖鸠歌好逑。


寿楼春 送潘幼畲出守西川(清末近现代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金沙酴醾薰。有风花堕帻,雪絮飘茵。催赋将离词句,曲波微尘。

圆月晕,如金盆。照别筵、悤悤黄昏。料栈路蕉红,巴丘树绿,输与凤城春。

筹边路,荒烟屯。况横流恨满,清酒盟新。说甚瀛洲风月,草堂琴尊。

明日是,阳关人。一万重、清猿寒云。便梦绕觚棱,天涯断魂襟上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