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桂枝香词谱
桂枝香 调见《乐府雅词》。张辑词有“疏帘淡月”句,又名《疏帘淡月》。

桂枝香 双调一百一字,前后段各十句、五仄韵 王安石

  登临送目 正故国晚秋 天气初肃 千里澄江似练 翠峰如簇 归帆去棹残阳里 背西风 酒旗斜矗 
  中平中仄仄中仄中平中中平仄中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仄平平中中平仄

綵舟云淡 星河鹭起 画图难足 
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中平平仄

  念自昔 豪华竞逐 叹门外楼头 悲恨相续 千古凭高 对此漫嗟荣辱 六朝旧事如流水 但寒烟衰草凝绿 
  仄中中平平仄仄仄中仄平中中中平仄中仄平平中仄仄平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仄平平中中平仄

至今商女 时时犹唱 后庭遗曲 
中平中仄中平中中仄平平仄


此调以此词及陈词为正体,若张辑词之多押两韵,张炎词之句读小异,周词之减字,黄词之句读不同,皆变格也。 按詹正词前段第一句“紫薇花露”,“紫”字仄声,“花”字平声。陈允平词第四句“寂寞天香院宇”,“寂”字仄声。詹词第十句“依然南浦”,“依”字平声。王学文词后段第八句“茶香酒熟”,“茶”字平声。李彭老词第九句“浮沈醉乡”,“乡”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所采诸词句法同者。

又一体 双调一百一字,前后段各十句、五仄韵 陈亮

  天高气肃 正月色分明 秋容新沐 桂子初收 三十六宫都足 不辞散落人间去 怕群花 自嫌凡俗 
  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向他秋晚 唤回春意 几曾幽独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是天公 馀膏剩馥 怪一树香风 十里相续 坐对花旁 但见色浮金粟 芙蓉只解添秋思 况东篱 
  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凄凉黄菊 入时太浅 背时太远 爱寻高躅 
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


此即王词体,惟前后段第四句俱四字,第五句俱六字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一字,前后段各十句、六仄韵 张辑

  梧桐雨细 渐滴作秋声 被风惊碎 润逼衣篝 线袅蕙炉沈水 悠悠岁月天涯醉 一分秋 一分憔悴 
  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紫箫吹断 素笺恨切 夜寒鸿起 
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

  又何苦 凄凉客里 负草堂春绿 竹溪空翠 落叶西风 吹老几番尘世 从前谙尽江湖味 听商歌 
  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兴归千里 露侵宿酒 疏帘淡月 照人无寐 
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此与陈词同,惟前后段第六句多押一韵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一字,前段九句五仄韵,后段十句五仄韵 张炎

  琴书半室 向桂边 偶然一见秋色 老树香迟 清露缀花凝滴 山翁翻笑如泥醉 笑平生 无此狂逸 
  平平仄仄仄仄平仄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

晋人游处 幽情付与 酒尊吟笔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任萧散 披襟岸帻 叹千古犹今 休问何夕 发短霜浓 知恐浩歌消得 明年野客重来此 探枝头 
  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几分消息 望西楼远 西湖更远 也寻梅驿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此亦与陈词同,惟前段第二、三句作上三下六九字一句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字,前后段各十句、五仄韵 周密

  岩飞逗绿 又凉入小山 千树幽馥 仙影悬霜 粲夜楚宫六六 明霞洞窅珊瑚冷 对清商 吟思堪掬 
  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

麝痕微沁 蜂黄浅约 数枝秋足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别有雕阑翠屋 任薄帽珠尘 挨听香玉 瘦倚西风 惟见露侵肌粟 好秋能几花前笑 绕凉云 
  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重唤银烛 宝屏空晓 珍丛怨月 梦回金谷 
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此亦与陈词同,惟换头句减一字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一字,前段十一句五仄韵,后段九句五仄韵 黄裳

  插云翠壁 为送目 入遥空 见山色 金鼎丹成去也 晋朝高客 百花岩下遗孙在 赋何人 
  仄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离尘风骨 翠微缘近 希夷志远 洞天踪迹 
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近却有 为龙信息 怪潭上灵光 雷电相击 尤好风波乍霁 鹭汀斜日 倚阑白尽行人发 但沈沈 
  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群岫凝碧 利名休事龙头 飞舠送君南北 
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


此亦王词体,惟前段第二、三句作三字三句,后段第四句六字,第五句四字,第八、九、十句作六字两句异。
历代作品
共147,分5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刘辰翁 (1首)
吴潜 (1首)
周密 (1首)
张炎 (2首)
张辑 (1首)
朱敦儒 (1首)
王安石 (1首)
葛长庚 (1首)
赵以夫 (2首)
陈亮 (1首)
陈亮 (1首)
陈允平 (1首)
鞠华翁 (1首)
黄裳 (3首)
吕同老 (1首)
唐珏 (1首)
唐艺孙 (1首)
徐宝之 (1首)
施翠岩 (1首)
无名氏 (2首)
柴望 (1首)
詹玉 (2首)
赵功可 (1首)
陈恕可 (1首)
张翥 (1首)
桂枝香 寄扬州马观复。时新旧侯交恶,甚思去年中秋泛月,感恨难言(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吹箫人去。但桂影徘徊,荒杯承露。东望芙蓉缥缈,寒光如注。

去年夜半横江梦,倚危樯,参差曾赋。茫茫角动,回舟尽兴,未惊鸥鹭。

情知道、明年何处。漫待客黄楼,尘波前度。二十四桥,颇有杜书记否。

二三字者今如此,看使君、角巾东路。人间俯仰,悲欢何限,团圆如故。


桂枝香(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三年海国。又荏苒素秋,天净如沐。凄砌寒蛩暗语,杵声相续。

梧桐一叶西风里,对斜阳、好个团簇。老香堂畔,苍然古桧,无限心曲。

叹石室、棋方半局。便时换人非,光景能蹙。千古鸱夷,尚恐欠些归宿。

倚空笑把轮云事,付坤牛、乾马征逐。且巴重九,昭亭句溪,杖藜巾幅。


桂枝香 云洞赋桂(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岩霏逗绿。又凉入小山,千树幽馥。仙影悬霜粲夜,楚宫六六。

明霞洞窅珊瑚冷,对清商、吟思堪掬。麝痕微沁,蜂黄浅约,数枝秋足。

别有雕阑翠屋。任满帽珠尘,拼醉香玉。瘦倚西风,谁见露侵肌粟。

好秋能几花前笑,绕凉云、重唤银烛。宝瓶空晓,珍丛怨月,梦回金谷。


桂枝香 送宾月叶公东归(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晴江迥阔。又客里天涯,还叹轻别。万里潮生一棹,柳丝犹结。

荷衣好向山中补,共飘零、几年霜雪。赋归何晚,依依径菊,弄香时节。

料此去、清游未歇。引一片秋声,都付吟箧。落叶长安,古意对人休说。

相思只在相留处,有孤芳、可怜空折。旧怀难写,山阳怨笛,夜凉吹月。


桂枝香(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如心翁置酒桂下,花晚而香益清,坐客不谈俗事,惟论文。主人欢甚,余歌美成词。

琴书半室。向桂边偶然,一见秋色。老树香迟,清露缀花疑滴。

山翁翻笑如泥醉,笑生平、无此狂逸。晋人游处,幽情付与,酒尊吟笔。

任萧散、披襟岸帻。叹千古犹今,休问何夕。发短霜浓,却恐浩歌消得。

明年野客重来此,探枝头、几分消息。望西楼远,西湖更远,也寻梅驿。


疏帘淡月 寓桂枝香秋思(宋·张辑)  显示自动注释

梧桐雨细。渐滴作秋声,被风惊碎。润逼衣篝,线袅蕙炉沈水。

悠悠岁月天涯醉。一分秋、一分憔悴。紫箫吟断,素笺恨切,夜寒鸿起。

又何苦、凄凉客里。负草堂春绿,竹溪空翠。落叶西风,吹老几番尘世。

从前谙尽江湖味。听商歌、归兴千里。露侵宿酒,疏帘淡月,照人无寐。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情景交融 ,深切自然,将秋夜的相思苦,羁旅愁,传神地勾画了出来。词境幽远清雅。是张辑的代表作之一。
前三句 ,先写秋夕的风雨 。细雨飘洒在梧桐叶上,汇集到叶边,一点一滴,滴向空阶,滴向愁人的心上。这是诗词中常见的情景。可是“被风惊碎”四字便使语意新警。被惊碎的是细雨?是秋声?也许是风过雨停了?模糊的语义唤起了读者的想象。独宿孤馆的倦客,在这寒夜 ,恐怕也尝尽凄凉况味吧。“润逼衣篝,线袅蕙炉沉水 ”,描写的是室内的环境:薰笼上烘着潮润的衣服,细细的烟气从烧着沉水香的炉子烟中袅袅升起。两句表面是景 ,实质是情 ,词人孤寂的形象已在炉烟中隐现出来了。
“悠悠”二句,是作者感慨之语。在春华秋实的季节里 ,词人感悟到的 ,却是韶华已逝,华年空度的落寞。一“醉”字,意味着借酒销愁,而愁又是无法消除的,所以秋深一分 ,人的憔悴也加添一分了。两句与上文一虚一实,交互写来,尤其“一分秋、一分憔悴”,造语亦觉新颖,用意尤为沉厚。“紫箫”三句,意为箫声已断,欢事难再,客子更感孤独;只好提起笔来写封家信,心中充满着深切的愁恨。“ 夜寒鸿起 ”,四字警炼,在写景中有无限的怨意。
“又何苦、凄凉客里。负草堂春绿,竹溪空翠”,自怨自艾 ,悔恨不已 。杜甫曾在成都浣花溪畔筑草堂,李白也曾与孔巢父等在泰安徂徕山下的竹溪隐居。作者借前贤之事,言自己的心志,即向往这种闲适生活,因此也用“草堂 ”、“ 竹溪”借指他故乡旧日游居之地;究竟为了什么 ,竟辜负了美景闲情 ,而终日在客途中仆仆风尘?下文随即将笔一转,“ 落叶西风,吹老几番尘世 ?”与上片头三名呼应 。无情的西风 ,年年如是到来,仿佛在催人老去!“吹老”句颇为新警,有两重含义 ,一是时代变迁之悲 ,一是个人身世之感。西风几度,人世间又发生了多少变迁?在这里 ,词人也许怀着更深刻的家国的痛思吧。
“从前”二句,指多年来已尝尽了流落天涯的滋味 ,如今听到悲凉的商歌 ,便勾起怀归之兴。商音凄厉,与秋天肃杀之气相应。词中的商歌,有感秋之意。可是故里迢遥,欲归不得 ,这怎能不令人“ 憔悴”、“恨切”呢?“千里 ”二字 ,含有多少难言的隐痛。“ 露侵宿酒,疏帘淡月,照人无寐 ”,这是全词中最经意之笔。
本词在结构上颇具匠心。景与情交互写来,虚实对照,前后呼应,有一波三折之妙。句与句之间,融合无间 。上下片首尾衔联,全词成为完整的统一体。特别是造语遣字别开生面,如“秋声”“ 被风惊碎”,“线袅蕙炉”,“一分秋、一分憔悴”,“落叶西风,吹老几番尘世”,看似平淡 ,实际上极为精炼,耐人回味。

桂枝香 南都病起(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春寒未定。是欲近清明,雨斜风横。深闭朱门,尽日柳摇金井。

年光自趁飞花紧。奈幽人、雪添双鬓。谢山携妓,黄垆贳酒,旧愁慵整。

念壮节、漂零未稳。负九江风笛,五湖烟艇。起舞悲歌,泪眼自看清影。

新莺又向愁时听。把人间、如梦深省。旧溪鹤在,寻云弄水,是事休问。


桂枝香(宋·王安石)  显示自动注释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

归帆去棹斜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漫嗟荣辱。

六朝旧事如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抒发金陵怀古人之情,为作者别创一格、非同凡响的杰作,大约写于作者再次罢相、出知江宁府之时。词中流露出王安石失意无聊之时颐情自然风光的情怀。
全词开门见山,写作者在南朝古都金陵胜地,于一个深秋的傍晚,临江揽胜,凭高吊古。他虽以登高望远为主题,却是以故国晚秋为眼目。“正”、“初”、“肃”三个字逐步将其主旨点醒。
以下两句,借六朝谢家名句“解道‘澄江净如练’,令人长忆谢玄晖”之意,点化如同已出。即一个“似练”,一个“如簇”,形胜已赫然而出。然后专写江色,纵目一望 ,只见斜阳映照之下,数不清的帆风樯影,交错于闪闪江波之上 。细看凝眸处 ,却又见西风紧处 ,那酒肆青旗高高挑起,因风飘拂。帆樯为广景,酒旗为细景,而词人之意以风物为导引,而以人事为着落。一个“背”字,一个“矗”字,用得极妙,把个江边景致写得栩栩如生,似有生命在其中。
写景至此 ,全是白描 ,下面有所变化 。“彩舟”、“星河”两句一联,顿增明丽之色。然而词拍已到上片歇处,故而笔亦就此敛住,以“画图难足”一句 ,抒赞美嗟赏之怀,颇有大家风范。“彩舟云淡”,写日落之江天;“星河鹭起”,状夕夜之洲渚。
下片另换一幅笔墨,感叹六朝皆以荒淫而相继亡覆的史实。写的是悲恨荣辱,空贻后人凭吊之资;往事无痕,唯见秋草凄碧,触目惊心而已。“门外楼头”,用杜牧《台城曲》句加以点染,亦简净有力。
词至结语,更为奇妙,词人写道:时至今日,六朝已远,但其遗曲,往往犹似可闻。此处用典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此唐贤小杜于“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时所吟之名句,词人复加运用,便觉尺幅千里,饶有有余不尽之情致,而嗟叹之意,千古弥永。

桂枝香(宋·葛长庚)  显示自动注释

楼前凝望。见水满一溪,云满千嶂。将晚欲行无绪,欲眠无况。

岩花涧草春无极,倚东风、忽然惆怅。淡烟飞过,幽禽叫断,远钟嘹亮。

为底事、沈吟一晌。念只影飘浮,寸心虚旷。无限游丝落絮,此怀难状。

江湖淮海行将遍,觉诗肠、酒胆超畅。一丘一壑归来,念我旧家天上。


桂枝香 其一 四明鄞江楼九日(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水天一色。正四野秋高,千古愁极。多少黄花密意,付他欢伯。

楼前马戏星球过,又依稀、东徐陈迹。一时豪俊,风流济济,酒朋诗敌。

画不就、江东暮碧。想阅尽千帆,来往潮汐。烟草萋迷,此际为谁心恻。

引杯抚剑凭高处,黯消魂、目断天北。至今人笑,新亭坐间,泪珠空滴。


桂枝香 其二 四明中秋(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青霄望极。际万里月明,无点云色。一片冰壶世界,水乡先得。

年年客里惊秋半,倚西风、鬓华吹白。觅闲无路,相逢且醉,好天凉夕。

听曲曲、仙韶促拍。趁画舸飞空,雪浪翻激。行乐风流,暗省旧时京国。

插空翠巇连星麓,但波痕、浮动金碧。不如归去,扁舟五湖,钓竿渔笛。


桂枝香(宋·陈亮)  显示自动注释

仙风透骨。向夏叶丛中,春花重出。骏发天香,不是世间尤物。

占些空阔闲田地,共霜轮、伴他秋实。浅非冷蕊,深非幽艳,中无倚握。

任点取、龙涎笃耨。儿女子看承,万屈千屈。做数珠见,刻画毋盐唐突。

不知几树栾团着,但口吻、非鸣云室。是耶非也,书生见识,圣贤心术。


桂枝香 观木犀有感寄吕郎中(宋·陈亮)  显示自动注释

天高气肃。正月色分明,秋容新沐。桂子初收,三十六宫都足。

不辞散落人间去,怕群花、自嫌凡俗。向他秋晚,唤回春意,几曾幽独。

是天上、馀香剩馥。怪一树香风,十里相续。坐对花旁,但见色浮金粟。

芙蓉只解添愁思,况东篱、凄凉黄菊。入时太浅,背时太远,爱寻高躅。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是陈亮为吕祖谦而写。祖谦于孝宗淳熙六年(1179)曾任职礼部郎官 ,故称“郎中”,同年四月后因病辞官归故乡金华 。据叶适《龙川集序》,陈亮曾去看望吕祖谦,两人纵论天下大事到夜半。吕对他说:不要以为当世不能用您。并引用《左传·襄公三十年》郑国执政子皮把政权交给子产时的话说:虎(子皮自称)率领全家族的人听从您的话,谁敢触犯您?表示支持。陈亮听了大为快慰。吕祖谦为学主张“明理躬行”,治经史以致用 ,反对空谈阴阳性命之说,与陈亮为同调。一夕交心,更相投契,故陈亮作此词,托木樨而抒感,就关于用世与忤世的问题,借物言志,即以“寄吕郎中” 。词或即作于此年秋天。
题中“木樨”为桂花的一种 ,逢秋开放,花小香浓。全词就从这个特点生发,写自己胸次感慨。
皓月当空,天穹如洗,正是秋天月夜景象。世传月中有桂树,宋之问衍为“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的诗句 ,故发端即点“天”、“月”,为下文“散落人间”张本。接着又化用李贺“画栏桂树悬秋香,三十六宫土花碧 ”(《金铜仙人辞汉歌》)诗意,把汉代长安的离宫别馆三十六所引入天空,悬拟出天宫收储桂花已经盈满,己乃散落人间一层意思 。“不辞”二字代花言志,实则词人自道其愿为人世作些事业的初衷,立意已高。此桂花既是天国殊英,群花与之相并,当然显得凡俗。足见词人自视之高。但又不径指群花凡俗 ,而说“群花自嫌凡俗”,命意更高一层。复用一“怕”字为转折,意思是我唯恐群花自惭,故不欲竞放于百花争艳的春天,更翻进一层。但我之所以不竞放于三春者,也不是故矜高洁,自远于人。我吐放在这秋天的夜晚,意在唤回已去的春意,把温暖重新撒向人间。我方深情眷注人世,又何曾自甘幽独呢?这就进一步展示出更高的、晶莹澄沏的内心世界。词人抓住桂花不开在春天却放于秋节这个特点,想落天外,分几个层次写出此花一片高洁心志 ,满腔似火热忱;又显得不矜不伐,亦花亦人,深得咏物词“取神题外,设境意中” (《蕙风词话》)之妙。细味“向他秋晚,唤回春意”八字,似有辛弃疾《摸鱼儿》惜春、留春之微妙,其意盖感国事艰危,欲力挽狂澜于将倾,命意更深,这在吕祖谦对他说的几句话中亦可反映出来。
上片借花言志,词旨高远,层层转进,曲折深沉。
下片以“是天上余香剩馥”换头,遥承上片“不辞散落人间”,意脉流贯 。但上片用拟人手法,代花述怀;下片改为词人自己出面评说,构局一变 。“怪一树香风,十里相续”的“怪”字,即“难怪”之意。难怪此花香飘十里 ,原来它本是天上余香散落人间。
这一层赞桂花幽香。后两句一层则赞花颜色——其色金黄,花小如粟。“坐对”一语,无限旖旎亲切,花、人神交,几欲融为一体 。而“对”字究竟保有距离,此即“不即不离”之境 。初闻其幽香,复对此殊色,乃想到其他种种秋花,由此类推,宕开词意,转出柳暗花明境界。秋日,木芙蓉盛开,未尝不美,但一想起杜甫“芙蓉小苑入边愁”的诗句,只能令我顿添愁思,又怎能“唤回春意”呢?菊花自是秋节名花,然而,东篱黄菊,不过助人凄凉,加深秋意,哪里比得上“向他秋晚,唤回春意”的桂花呢 ?窥词人之心,“芙蓉”句隐然有边关烽火之忧 ;“东篱”句则暗寓渊明遗世高蹈不足取法之深意 ,与上片“几曾幽独”呼应,见出他积极用世的热忱。无怪当时听了吕祖谦鼓励他的“未可以世为不能用”而大感快慰了。歇拍三句。为词人对此花的评骘:可惜你易开易落 ,“入时太浅”;开在深秋,且无艳色 ,“背时太远”;而你的心志又过于高洁,“爱寻高躅”(躅 ,足迹。“爱寻高躅 ”即爱踵先贤之高迹)。但这仅仅是表面上的意思。实质上这都是词人自慨平生。人方腼颜事仇,苟安为计,我独怀此恢复大志,唤春热忱,致使“当路见憎”,“以为狂怪”(《宋史·陈亮传》),岂非不谙人情世敌,“入时太浅”吗?而且,举世滔滔 ,我则独清独醒,与时代风习远相背离,岂非“背时太远”?再加上我孤标自许,欲追高风于末世,不能随流扬波,与世推移,足证这“爱寻高躅”也是平生一病。词人在这里以抑为扬,正言反出,结出无限幽愤,无穷牢骚。
这首词以花寄意,用浪漫主义手法 ,展开联想,天上人间,神行万里。词中咏叹桂花的雅量高致,光明磊落胸怀,此中有人,呼之欲出,表现出词人人格光采四照,肝胆相照。因此,这首词在内容上具有一种高尚美,读之使人肃然起敬。
张炎在他所著的《词源》一书中论咏物词,多有胜义。他说:“诗难于咏物 ,词为尤难 。体认稍真,则拘而不畅;摹写差远,则晦而不明。要须收纵联密,用事合题,一段意思,全在结句,斯为绝妙 。”这里提出的不能“稍真”,不欲“差远”,也就是“不粘不脱 ”“在神情离合间”的意思。陈亮这阕《桂枝香》,句句写桂花,所咏了然在目 ,无“晦而不明”之病;但全词除“一树香风”、“色浮金粟”外,句句只写此花高标远致,遗貌取神,又无“拘而不畅”之嫌。进一步看,全词处处摄花之魂,处处见我风骨,却又通篇无一字直诉我胸怀处,所谓若即若离,深得咏物神髓。结处暗寓平生意气,感慨遥深,然“入时”、“背时 ”,又是从此花出处行藏一意流转下来,正得“一段意思,全在结句”的妙谛。以此词此心,寄吕郎中以求印可,亦可见二人相知之乐。
陈亮惯以文为词,以词评政;词风素称横放、恣肆,甚者讥其粗豪。读此阕 ,然后知他在横放之外,别人一段情趣。这阕《桂枝香》,就其语言论,句句当行本色;观其前后两结 ,语意尤其高远,逸响可歌,何尝有一句粗豪语?就其风格论,高华端凝,不仅远在“ 横肆 ”之外,抑且别具典雅幽秀之美。但这种“秀”,是其秀在神,秀而有骨,故终不失龙川气度。

桂枝香 杨山甫席上赋(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残蝉乍歇。又乱叶打窗,蛩韵凄切。寂寞天香院宇,露凉时节。

乘鸾扇底婆娑影,幻清虚、广寒宫阙。小山秋重,千岩夜悄,举尊邀月。

甚赋得、仙标道骨。倩谁捣玄霜,犹未成屑。回首蓝桥路迥,梦魂飞越。

雕阑翠甃金英满,洒西风、非雨非雪。惜花心性,输他少年,等闲攀折。


桂枝香 过溧水感羊角哀左伯桃遗事(宋·鞠华翁)  显示自动注释

丁丁起处。在纵牧九京,经烧残树。时见鸟鸢饥噪,鸺鹠妖呼。

数间老屋团荒堵。算何人、瓣香来注。淡烟斜照,闲花野棠,杳杳年度。

世事几、番云覆雨,独此道嫌人,抛弃尘土。眼里长青,谁也解如山否。

三三五五骑牛伴,望前村、吹笛归去。柳青梨白,春浓月淡,蹋歌椎鼓。


桂枝香 其一 延平阁闲望(宋·黄裳)  显示自动注释

人烟一簇。正寄演,客飞升,翠微麓。楼阁参差,下瞰水天红绿。

腰间剑去人安在,记千年、寸阴何速。山趋三岸,潭吞二水,岁丰人足。

是处有、雕阑送目。更无限笙歌,芳酝初熟。休诧滕王看处,落霞孤鹜。

雨中尤爱烟波上,见渔舟、来去相逐。数声歌向芦花,还疑是湘灵曲。


桂枝香 其二(宋·黄裳)  显示自动注释

插云翠壁。为送目,入遥空,见山色。金鼎丹成去也,晋朝高客。

百花岩下遗孙在,赋何人、离尘风骨。翠微缘近,希夷志远,洞天踪迹。

近剑有、为龙信息。怪潭上灵光,雷电相击。尤好风波乍霁,鹭汀斜日。

倚栏白尽行人鬓,但沈沈、群岫凝碧。利名休事蝇头,飞舠送君南北。


桂枝香 重阳(宋·黄裳)  显示自动注释

酦醅初熟。竞看九日、西风弄寒菊。姝子新妆,向晓淡黄千簇。

清香闹处君须住,掺盈头、醉乡相逐。马台欢笑,龙山纵逸,佳话重绪。

共尽日、登临未足。更休问明年,浮世荣辱。难得良辰,鬓发见秋尤绿。

且邀月照金尊上,近人寒、如对飞瀑。宴归还趁人来,茱萸佩垂红玉。


桂枝香 天柱山房拟赋蟹(宋·吕同老)  显示自动注释

松江岸侧。正乱叶坠红,残浪收碧。犹记灯寒暗聚,簖疏轻入。

休嫌郭索尊前笑,且开颜、共倾芳液。翠橙丝雾,玉葱浣雪,嫩黄初擘。

自那日、新诗换得。又几度相逢,落潮秋色。常是篱边早菊,慰渠岑寂。

如今谩有江山兴,更谁怜、草泥踪迹。但将身世,浮沈醉乡,旧游休忆。


桂枝香 天柱山房拟赋蟹(宋·唐珏)  显示自动注释

松江舍北。正水落晚汀,霜老枯荻。还见青匡似绣,绀螯如戟。

西风有恨无肠断,恨东流、几番潮汐。夜灯争聚微光,挂影误投帘隙。

更喜荐、新篘玉液。正半壳含黄,一醉秋色。纤手香橙风味,有人相忆。

江湖岁晚听飞雪,但沙痕、空记行迹。至今茶鼎,时时犹认,眼波愁碧。


桂枝香 天柱山房拟赋蟹(宋·唐艺孙)  显示自动注释

收帆渡口。认远岸夜篝,松炬如昼。还见沙痕雪涨,水纹霜后。

秦宫梦到无肠断,望明河、月斜疏柳。琐窗相对,茶边犹记,眼波频溜。

渐嫩菊、初篘绿酒。叹风味尊前,潇洒如旧。几度金橙香雾,玉盘纤手。

清愁小醉凄凉里,拼今生、容易消瘦。草心春浅,年年相忆,看灯时候。


桂枝香(宋·徐宝之)  显示自动注释

人间秋至。对暮雨满城,沈思如水。桐叶惊风,似语怨蛩齐起。

南楼月冷曾多恨,怕而今、夜深横吹。那堪更听,萧萧摵摵,透窗摇睡。

问楚梦、闲云何地。但手约轻绡,省人深意。红树池塘,谁见宿妆凝睇。

旧时裘马行歌事,合都归、汀苹烟芷。思王渐老,休为明珰,沈吟洛涘。


桂枝香(宋·施翠岩)  显示自动注释

西风满目。渐院落悄清,愁近银烛。多少虫书堕翠,又随波縠。

姮娥半露扶疏影,向虚檐、似知幽独。浦鸿声断,枝乌漏永,芳梦难续。

记旧日、离亭细嘱。早归趁香边,频泛醽醁。谁遣而今,对景黛娥双蹙。

玉鞭但共秋光远,漫空怜、如许金粟。露零襟冷,萧萧更兼,数竿修竹。


桂枝香 寿赵运管(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武夷九曲。甚乐响云韶,旆走星纛。更捧琼浆九酝,蟠桃初熟。

元来崧岳生申旦,会群仙、献长生箓。岁寒堂上,冰壶影里,长跨青鹿。

记往日、堤沙旧筑。有书龠金腾,勋写歌鹄。更化和朝,半是世臣乔木。

明年瑞庆才经月,侍重瞳、应奉卮玉。此时奋建联班,却将万年齐祝。


桂枝香 贺及第(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恩袍草色。望满目青青,光动阡陌。拂拂鞭丝散漫,锦鞯玉勒。

君王赐与琼林宴,玩丹桂、香浮仙籍。舜韶清雅,尧觞泛溢,欢意何极。

湛露久、需云未饰。更星使传呼,天上消息。槐幄阴移,上苑淡烟凝碧。

归来渐近平康路,骤香尘、倒载连璧。马蹄轻驶,宫花半亸,艳欺斜日。


桂枝香(宋·柴望)  显示自动注释

今宵月色。叹暗水流花,年事非昨。潇洒江南似画,舞枫飘柞。

谁家又唱江南曲,一番听、一番离索。孤鸿飞去,残霞落尽,怨深难托。

又肠断、丁香画雀。记牡丹时候,归燕帘幕。梦里襄王,想念王孙飘泊。

如今雪上萧萧鬓,更相思、连夜花发。柘枝犹在,春风那似,旧时宋玉。


桂枝香 题写韵轩(宋·詹玉)  显示自动注释

紫薇花露,潇洒作凉云,点商勾羽。字字飞仙,下笔一帘风雨。

江亭月观今如许。叹飘零、墨香千古。夕阳芳草,落花流水,依然南浦。

甚两两、凌风驾虎。恁天孙标致,月娥眉妩。一笑生春,那学世间儿女。

笔床砚滴曾窥处,有西山、青眼如故。素笺寄与,玉箫声彻,凤鸣鸾舞。


桂枝香 丙子送李倅东归(宋·詹玉)  显示自动注释

沈云别浦。又何苦扁舟,青衫尘土。客里相逢,洒洒舌端飞雨。

只今便把如伊吕。是当年、渔翁樵父。少知音者,苍烟吾社,白鸥吾侣。

是如此英雄辛苦。知从前、几个适齐去鲁。一剑西风,大海鱼龙掀舞。

自来多被清谈误。把刘琨、埋没千古。扣舷一笑,夕阳西下,大江东去。


桂枝香 和詹天游就访(宋·赵功可)  显示自动注释

晓天凉露。天上玉箫吹,飞声如雨。金阙高寒,闲却一庭梅雨。

漫漫八表尘埃梦,把文章、洗空千古。精神一似,风裳水佩,兰皋蘅浦。

看万里、跳龙跃虎。甚花娇英气,剑清尘妩。憔悴江南,应念小窗贫女。

朱楼十二春无际,倚苍寒、青袖如故。茶香酒熟,月明风细,试教歌舞。


桂枝香 天柱山房拟赋蟹(宋·陈恕可)  显示自动注释

西风故国。记乍免内黄,归梦溪曲。还是秦星夜映,楚霜秋足。

无肠枉抱东流恨,任年年、褪匡微绿。草汀篝火,芦洲纬箔,早寒渔屋。

叙旧别、芳刍荐玉。正香擘新橙,清泛佳菊。依约行沙乱雪,误惊窗竹。

江湖岁晚相思远,对寒灯、谩怀幽独。嫩汤浮眼,枯形蜕壳,断魂重续。


桂枝香(元·张翥)  显示自动注释

赏桂杨氏山园,夜饮花下有作

天香万斛。尽贮入魏台,辟寒金粟。谁唤仙娥睡起,露妆烟沐。

翠云裙袖黄云袜,倚秋风、乍惊郎目。恨无明月,高烧蜡炬,分阴丛绿。

深照见、凉禽并宿。爱摇滟琼杯,花影堪掬。寸梦丝缘旧约,尚堪重续。

何时卜隐西湖上,葺缃荷、芳杜为屋。小山人远,魂招不来,谩歌遗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