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雨中花慢词谱
雨中花慢 此词有平韵、仄韵两体。平韵者始自苏轼,仄韵者始自秦观。柳永平韵词,《乐章集》注“林钟商”。

雨中花慢 双调九十八字,前段十一句四平韵,后段十句四平韵 苏轼

  今岁花时深院 尽日东风 荡飏茶烟 但有绿苔芳草 柳絮榆钱 闻道城西 长林古寺 甲第名园 
  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有国艳带酒 天香染袂 为我留连 
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清明过了 残红无处 对此泪洒尊前 秋向晚 一枝何事 向我依然 高会聊追短景 清商不假馀妍 
  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不如留取 十分春态 付与明年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此调平韵词九首,惟吴礼之一体,宋人依此填者颇多,故可平可仄校注吴词之下。若柳词之一百字,刘词之九十九字,虽句读整齐,无别首可校,亦不注可平可仄。 此词前段第六、七句作四字三句,与各家稍异。宋人仄韵词亦有如此填者,平韵词则只此一体耳。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八字,前后段各十句、四平韵 张孝祥

  一叶淩波 十里御风 烟鬟雾鬓萧萧 认得江皋玉佩 水馆冰绡 秋净明霞乍吐 曙凉宿霭初消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

恨微颦不语 欲进还休 凝伫迢遥 
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

  神交冉冉 愁思盈盈 断魂欲遣谁招 还似待 青鸾传信 乌鹊成桥 怅望胎仙琴叠 羞看翡翠兰苕 
  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梦回人远 红云一片 天际笙箫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


此词前段第六、七句作六字两句。 按《于湖集》有“一舸淩风”词与此同。

又一体 双调九十九字,前后段各十句、四平韵 刘褒

  缥蒂缃枝 玉叶翡英 百梢争趁春忙 正雨后 蜂粘落絮 燕扑晴香 遗策谁家荡子 唾花何处新妆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

想流红有恨 拾翠无心 往事凄凉 
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春愁如海 客思翻空 带围只看东阳 更那堪 玉笙度曲 翠羽传觞 红泪不胜闺怨 白云应老他乡 
  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梦回敧枕 风惊庭树 月在西厢 
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此词前段第四句七字较张词添一字,句读整齐,但宋词无如此填者。

又一体 双调一百字,前后段各十句、四平韵 柳永

  坠髻慵梳 愁蛾懒画 心绪事事阑珊 觉新来憔悴 金缕衣宽 认得这 疏狂意下 向人诮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

譬如閒 把芳容整顿 恁地轻孤 争忍心安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

  依前过了旧约 甚当初赚我 偷剪香鬟 几时得归来 香阁深关 待伊要 尤云殢雨 缠鸳衾 
  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

不与同欢 尽更深款款 问伊今后 更敢无端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此词换头三句,前后段第六、七句句读与各家异,虽有宫调,因无别首可校,故不注可平可仄。
当代秘长青校:按《词律校勘记》,“把芳容陡顿”应为“把芳容整顿”。

又一体 双调九十七字,前后段各十句、四平韵 吴礼之

  眷浓恩重 长离永别 凭谁为返香魂 忆湘裙霞袖 杏脸樱唇 眉埽春山淡淡 眼裁秋水盈盈 
  仄中平中中中仄中中平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

便如何忘得 温柔情态 恬静天真 
仄平平中仄中中中中中仄平平

  凭栏念及 夕阳西下 暮烟四起江村 渐入夜 疏星映柳 新月笼云 酝造一生清瘦 能消几个黄昏 
  中平中仄中中平中中中中仄平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中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

断肠时候 帘垂深院 人掩重门 
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


此词前段第四、五句,校张词减一字。 按辛弃疾“马上三年”词、“旧雨常来”词、苏泂“十载尊前”词俱与此同,此词可平可仄即参谱内所采平韵诸词句法同者。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六字,前后段各十句、四平韵 京镗

  玉局祠前 铜壶阁畔 锦城药市争奇 正紫萸缀席 黄菊浮卮 巷陌联镳并辔 楼台吹竹弹丝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

登高望远 一年好景 九日佳期 
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

  自怜行客 犹对嘉宾 留连岂是贪痴 谁会得 心驰北阙 兴寄东篱 惜别未催鹢首 追欢且醉蛾眉 
  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明年此会 他乡今日 总是相思 
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此与吴词同,惟前段第八句减一字异。 按张才翁“万缕青青”词、《松坡集》“跨鹤仙姿”词俱与此同。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八字,前后段各十句、四平韵 高观国

  旆拂西风 客应星汉 行参玉节征鞍 缓带轻裘 争看盛世衣冠 吟倦西湖风月 去看北塞关山 
  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过离宫禾黍 故垒烟尘 有泪应弹 
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文章俊伟 颖露囊锋 名动万里呼韩 知素有 平戎手段 小试何难 情寄吴梅香冷 梦随陇雁霜寒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立勋未晚 归来依旧 酒社诗坛 
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此与张词同,惟前段第四句四字,第五句六字异。

又一体 双调九十七字,前后段各十句、四平韵 葛立方

  寄径睢阳 陌上忽看 夭桃秾李争春 又见楚宫 行雨洗芳尘 红艳霞光夕照 素华琼树朝新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

为奇姿芳润 拟倩游丝 留住东君 
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

  拾遗杜老 犹爱南塘 寄情萝薜山村 争似此 花如姝丽 獭髓轻匀 不数江陵玉杖 休誇花岛红云 
  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

少须澄霁 一番清影 更待冰轮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此词前段第四句四字、第五句五字,与各家异。 按《归愚集》有“壮岁嬉游”词与此同。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六字,前后段各十句、四平韵 《玉照新志》无名氏

  事往人离 还似暮峡归云 陇上流泉 奈向分圆镜 已断幺弦 长记酒阑歌罢 难忘月夕花前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相携手处 琼楼朱户 触目依然 
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从来惯共 绣帏罗帐 镇效比翼文鸳 谁念我 而今清夜 常是孤眠 入户不如飞絮 傍怀争及炉烟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这回休也 一生心事 为你萦牵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此与京镗词同,惟前段第二句六字、第三句四字异。 以上九词皆押平韵。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八字,前后段各十句、四仄韵 秦观

  指点虚无征路 醉乘斑虬 远访西极 见天风吹落 满空寒白 玉女明星迎笑 何苦自淹尘域 
  仄仄中平平仄仄中平平仄中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中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

正火轮飞上 雾捲烟开 洞观金碧 
仄仄平平仄中中平中仄中平仄

  重重观阁 横枕鳌峰 水面倒衔苍石 随处有 奇香异火 杳然难测 好是蟠桃熟后 阿环偷报消息 
  平平中仄中中中中中仄仄平平仄平中仄平平中仄仄平平仄仄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仄

在青天碧海 一枝难遇 占取春色 
仄平平仄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仄


吴礼之平韵词句读与此同,所小异者,惟前起三句耳。此词可平可仄即参所采仄韵诸词句法同者。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八字,前段十一句四仄韵,后段十句四仄韵 《梅苑》无名氏

  梦破江南春信 渐入江梅 暗香初发 乞与横斜疏影 为怜清绝 梁苑相如 平生有赋 未甘华发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便广寒争遣 韶华惊怨 讵妨轻折 
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扬州歌吹 二十四桥 不道画楼声歇 生怕有 江边一树 要堆轻雪 老去苦无欢事 淩波空有纤袜 
  平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

恨无好语 何郎风味 定教难说 
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与秦词同,惟前后段第四句多一字,第六、七句作四字三句,后段第八句少一字异。 按苏轼平韵词句读与此同。

又一体 双调九十七字,前段十一句四仄韵,后段十句四仄韵 黄庭坚

  正乐中和 夷夏燕喜 官梅乍传消息 待新年欢计 断送春色 桃李成阴 甘棠少讼 又移旌戟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念画楼朱阁 风流高会 顿冷谈席 
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

  西川纵有 舞裙歌板 谁共茗邀棋敌 归来未 先沾离袖 管弦催滴 乐事赏心易散 良辰美景难得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

会须醉倒 玉山扶起 更倾春碧 
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与《梅苑》无名氏词同,惟前段起二句句读小异,第四句减一字异。

又一体 双调九十七字,前段十一句五仄韵,后段九句五仄韵 《高丽史·乐志》无名氏

  宴阕倚阑郊外 乍别芳姿 醉登长陌 渐觉联绵离绪 淡薄秋色 宝马频嘶 寒蝉噪晚 正伤行客 
  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念少年踪迹 风流声价 泪珠偷滴 
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从前与 酒朋花侣 镇赏画楼瑶席 今夜里 清风明月 水村山驿 往事悠悠似梦 新愁苒苒如织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

断肠望极 重逢何处 暮云凝碧 
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亦与《梅苑》无名氏词同,惟换头作七字一句、六字一句,前段第九句、后段第八句多押两韵异。 以上四词皆押仄韵。
历代作品
共66,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
京镗 (2首)
刘褒 (1首)
叶梦得 (1首)
吴礼之 (1首)
张孝祥 (2首)
晁端礼 (4首)
朱敦儒 (1首)
李石 (1首)
杨无咎 (3首)
柳永 (1首)
秦观 (1首)
苏轼 (3首)
葛立方 (2首)
蔡伸 (1首)
贺铸 (1首)
赵长卿 (2首)
辛弃疾 (2首)
高观国 (1首)
张才翁 (1首)
雨中花慢 其一 重阳(宋·京镗)  显示自动注释

玉局祠前,铜壶阁畔,锦城药市争奇。正紫萸缀席,黄菊浮卮。

巷陌联镳并辔,楼台吹竹弹丝登高望远,一年好景,九日佳期。

自怜行客,犹对佳宾,留连岂是贪痴谁会得、心驰北阙,兴寄东篱。

惜别未催鹢首,追欢且醉蛾眉。明年此会,他乡今日,总是相思。


雨中花慢 其二 次阎侍郎韵(宋·京镗)  显示自动注释

跨鹤仙姿,掣鲸老手,从来眼赤腰黄。更词源峡水,才刃干将。

处处欢谣载路,时时秀句盈囊。牛头山畔,烦公敛惠,许我分光。

逢迎锦里,话旧从容,谁知各整行装。况正好、登高怀古,择胜寻芳。

少缓红莲开幕,何妨黄菊浮觞。等闲分首,征尘去后,目断斜阳。


雨中花慢 春日旅况(宋·刘褒)  显示自动注释

缥蒂缃枝,玉叶翡英,百梢争赴春忙。正雨后、蜂黏落絮,燕扑晴香。

遗策谁家荡子,唾花何处新妆。想流红有恨,拾翠无心,往事凄凉。

春愁如海,客思翻空,带围只看东阳。更那堪、玉笙度曲,翠羽传觞。

红泪不胜闺怨,白云应老他乡。梦回羁枕,风惊庭树,月在西厢。


雨中花慢 寒食前一日小雨,牡丹已将开,与客置酒坐中戏作(宋·叶梦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痛饮狂歌,

痛饮狂歌,百计强留,风光无奈春归。春去也,应知相赏,未忍相违。

卷地风惊,争催春暮雨,顿回寒威。对黄昏萧瑟,冰肤洗尽,犹覆霞衣。

多情断了,为花狂恼,故飘万点霏微。低粉面、妆台酒散,泪颗频挥。

可是盈盈有意,只应真惜分飞。拚令吹尽,明朝酒醒,忍对红稀。


雨中花慢(宋·吴礼之)  显示自动注释

眷浓恩重,长离永别,凭谁为返香魂。忆湘裙霞袖,杏脸樱唇。

眉扫春山淡淡,眼裁秋水盈盈。便如何忘得,温柔情态,恬静天真。

凭栏念及,夕阳西下,暮烟四起江村。渐入夜、疏星映柳,新月笼云。

酝造一生清瘦,能消几个黄昏。断肠时候,帘垂深院,人掩重门。


雨中花慢(宋·张孝祥)  显示自动注释

一叶凌波,十里驭风,烟鬟雾鬓萧萧。认得兰皋琼佩,水馆冰绡

秋霁明霞乍吐,曙凉宿霭初消。恨微颦不语,少进还收,伫立超遥

神交冉冉,愁思盈盈,断魂欲遣谁招。犹自待,青鸾传信,乌鹊成桥。

怅望胎仙琴叠,忍看翡翠兰苕。梦回人远,红云一片,天际笙箫。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中国古代诗里有游仙类,其初写些出尘思想,后业也兼及儿女情怀。这首词乍看颇有游仙韵味,但经深入揣摩 ,仍是怀念早年情侣李氏之作 。乾道三年(1167 年)秋,作者与李氏所生之子张同之曾去看作作者 。是年同之已十五岁 ,父子乍见,谅当悲喜交集。追念与其母李氏旧情犹在而相见无期,能不感慨万端、沉思入梦?这首词就是纪梦之作。
上片写梦境。描述一位烟鬟雾鬓的水神,凌波驭风翩然而来。从冰绡琼佩的服饰去辨认,竟是旧时的情侣 。顿觉天地清明 ,霭消霞吐。接着描写含情相对,若即若离的画面,益增梦境迷离惝恍之感。词的起句,写景、写人,常因需要而定 。《念奴娇·过洞庭》是由景及人的,写罢“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之后,才点出“著我扁舟一叶 ”。如果这首词也采取同样写法,把起句和“秋霁”联互换一下位置,损益几个字使成为“秋霁天高,明霞乍吐,曙凉宿霭初消。⋯⋯一叶凌波渺渺,烟鬟雾鬓萧萧”。这样平铺直叙,纵使字句斟酌至当,也平庸无力,振不起来。作者所以致梦是思念情侣,并非流连光景,所以一起就要突出重点正如《楚辞·湘夫人 》之手法,以“帝子降兮北渚”突起,然后才写“袅袅兮秋风”。从词的这一片看 ,这两句写景是插在写人的中间的,于是它还兼有另一作用。作者把李氏比之于水神,当她来临的时候是“烟鬟雾鬓萧萧。从“ 萧萧 ”两字可体味出是粗服乱头的形象。后来又是“微颦不语”。
那么,当他们乍见互认的一瞬间又是如何呢?这时喜悦的心情必与自然景物融而为一 。“明霞乍吐”可喻喜形于色。“宿霭初消”也可说暗指暂释久积的愁云。
还值得注意的是“认得兰皋琼佩”一句在这里用典确切。江妃当日解佩以赠郑交甫,颇似李氏之接受孝祥相爱 ;其后情好而终 ,彼此又复相似。琼佩信物犹识,而旧人已难重寻。片末写梦中李氏的举止表情极细:沉默微颦,稍进又止;遗世独立,何姗姗其来迟!超凡,遥远貌。
下片写梦中的思想活动。尽管这位水神是如此可望而不可及,但终不失望。盈盈愁思,冉冉神交,“断魂欲遣谁招”。这里所谓断魂,实指受到损害的爱情,与“帝遣巫阳招我魂”(苏轼《澄迈驿通潮阁》诗句)之取义《楚辞·招魂》有别。他和李氏是受多方面的压力不得已而分离的 ,“伤高怀远几时穷?无物似情浓”(张先《一丛花》句),作者表示要矢志不渝,等待着青鸾传信,等待着乌鹊填桥。然而这种希冀究竟是微茫的,自从李氏归山学道,两人之间又多一层障碍。什么“琴心三叠舞胎仙 ”(语出道家《上清黄庭内景经》,胎仙指胎灵大神 ,舞同舞 ),自是空劳怅望;所谓:“翡翠戏兰苕”(晋郭璞《游仙诗》句)的虚无幻境,令人尤不忍看。“庄生晓梦迷蝴蝶”,栩栩然蝶也,那是好梦;这一对爱情悲剧的主人公却是咫尺天涯,相思相望 ,又怎得不魂销肠断?幽梦乍醒,惊鸿倏逝,这时正是秋霁曙凉,雾消霞吐,仙人驾着红云远去,天际隐约听得笙箫。词情至此,笔与神驰,也把读者带到情思缥缈的境界。
通观全词,除最后三句述醒后幻觉外,余皆梦中所见,写得虚中有实,实中有虚 ,极烟水迷离之极。苏轼的《江城子》也是记梦,上来就说“十年生死两茫茫”。后来又说 :“纵使相逢应不识。”上片写的是死别之情,下片才写梦境 :“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他这是凭悼亡人,可以如此实写;孝祥和李氏是生离而非死别,因此虚实兼顾。梦境本虚,故以“认得”实之。重圆无望是事实,却以“犹自待”虚词掩之。其他如“相顾无言”与“微颦不语”,“明月夜,短松岗”与“红云一片,天际笙箫”等等,一写永诀的哀伤,一写暂离的悲戚。对比二者,措辞可谓各尽其妙。而后者描写梦里重逢,尤能将真挚爱情和微茫心事曲折地表达出来。孝祥自从绍兴丙子(1156)送别李氏,曾有“虽富贵,忍弃平生荆布”及“不如江月 ,照伊清夜同去 ”(《念奴娇》)等句。
一别逾十年,如今同之远来省亲,怎会不勾起内心深处的痛苦?词里说 :“神交冉冉,愁思盈盈,断魂欲遣谁招 ?”前二句承上启下,第三句竟是一篇主旨,细心体味便知。明杨慎盛称于湖词,曾引“秋净(霁)”一联为“写景之妙”的例句(《词品》卷四),倘当日得知本事,所以理解全词更深,料应拊掌称绝。

雨中花慢(宋·张孝祥)  显示自动注释

一舸凌风,斗酒酹江,翩然乘兴东游。欲吐平生孤愤,壮气横秋。

浩荡锦囊诗卷,从容玉帐兵筹。有当时桥下,取履仙翁,谈笑同舟。

先贤济世,偶耳功名,事成岂为封留。何况我、君恩深重,欲报无由。

长望东南气王,从教西北云浮。断鸿万里,不堪回首,赤县神州。


雨中花慢 其一(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倦贰文昌,乐请左符,双旌去指东藩。有腰金新宠,昼锦荣观。

独步文章,家传素业,世宝青毡。动欢声和气,里巷初惊,侍从衣冠。

朱门映柳,绮窗临水,盛游应记当年。端解道、香留罗袜,墨在蛮笺。

惆怅江边侧帽,寻思花底遗鞭。不如沈醉,莫思身外,且斗樽前。


雨中花慢 其二(宋·晁端礼)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豆蔻梢头,鸳鸯帐里,扬州一梦初惊。忆当时相见,双眼偏明。

南浦绿波,西城杨柳,痛悔多情。望征鞍不见,况是并州,自古高城。

几多映月凭肩私语,傍花和泪深盟。争信道、三年虚负,一事无成。

瑶佩空传好好,秦筝闻说琼琼。此心在了,半边明镜,终遇今生。


雨中花慢 其三(宋·晁端礼)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流水知音,轻裘共敝,相逢才换星霜。多少风亭棋酒,画阁丝簧。

纤指声犹馀响,红粉泪已成行。怅绿波浦上,芳草堤边,又整归航。

新移槛竹,手种庭花,未容烂熳飞觞。归去也、重趋丹禁,密侍清光。

醉帽斜萦御柳,朝衣浓惹天香。帝城春好,多应不念,水郭渔乡。


雨中花慢(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小小中庭,深深洞户,谁人笑里相迎。有三年窥宋,一顾倾城。

舞态方浓,箫声未阕,又黯离情。怎奈向,赢得多情怀抱,薄倖声名。

良宵记得,醉中携手,画楼月皎风清。难忘处、凭肩私语,和泪深盟。

假使钗分金股,休论井引银瓶。但知记取,此心常在,好事须成。


雨中花慢 岭南作(宋·朱敦儒)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故国当年得意,射麋上苑,走马长楸。对葱葱佳气,赤县神州。

好景何曾虚过,胜友是处相留。向伊川雪夜,洛浦花朝,占断狂游。

胡尘卷地,南走炎荒,曳裾强学应刘。空漫说、螭蟠龙卧,谁取封侯。

塞雁年年北去,蛮江日日西流。此生老矣,除非春梦,重到东周。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为作者词风由豪爽转向悲凉的重要标志,堪称稼轩词的先驱。词中通过今昔对比,抒写了词人于靖康之变后面对山河破碎的疮痍面目而生发的去国离乡的悲痛。
上片起首一句追述了承平岁月中的胜景清游。“故国”指洛阳 。“上苑”即上林苑,东汉时置,在洛阳城西 。“长揪 ”,指官道旁所植之揪树。曹植《名都篇 》所咏之“斗鸡东郊道,走马长揪间”,为此处所本。词人用射猎西苑,走马东郊,来概括往日与狂朋怪侣俊游的盛况 ,既是用典,又是纪实,笔力遒劲,具足声容。接下来,以一个去声的“对”字领“葱葱”两句,展示出一幅生机活泼、热气腾腾的广阔背景。
这是故意设计的顿挫之笔,不肯教“射麋”、“走马”的俊迈之气一下发露太过。后又用“好景”两句挺接发端之意,然而却只点到为止,不作过多的渲染。经过一番蓄势,然后以一个“向”字领出了“伊川雪夜,洛浦花朝,占断狂游”三句妙语来。这一气呵出的三句,真把这位骏马貂裘的青年公子的狂游盛况写到了极致。
词之下片,词意陡转,大起大落,与前片形成鲜明的反差。过片三句,写金兵南下之时,词人被迫避难南荒,不得不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曳裾”,提着衣襟,形容谦卑之态。曳裾侯门,指寄食权贵的宾客。应刘,即汉末依附曹氏的应玚、应璩兄弟与刘桢。流离道路已极不堪,寄食豪门,仰人鼻息,痛苦又更甚一层。一个“强”字包含了其间种种酸辛,是一个倔强者无可奈何的喟叹。沦亡的痛苦,把当年的意气公子从风月留连的醉梦中惊醒。他和同时代的许多爱国诗人一样,也要为民族的振兴呐喊搏斗。然而在那个君孱臣佞的小朝廷里,他的满腔热情,根本不被置理。
“空漫说、螭蟠龙卧,谁取封侯”就是这种内心痛苦的披露,意谓:莫说有卧龙的才具,也无法建树封侯的功业。这是报国有心,请缨无路的英雄的悲叹,语气沉重,充满失望的痛苦。
接下来“塞雁 ”、“蛮江 ”二句,可以抒写了郁结于胸的故国之苦思。塞雁比人更幸福,它可以不受人间兵戈的阻隔,年年春天结阵北去 ;“蛮江”也是自由的 ,它可以日夜不止地依旧自西向东流入大海。唯有自己这个天涯的羁客,却不能重返故园了。这几句融情入景无情景物,并惹哀愁,写得真切感人。歇拍三句,更进一层,把悲哀推到了极点。先说此身已老,北归无望,接着运笔虚际,翻腾出一个心魂入梦重返家山的结局,然而以梦境的欢愉来衬托实境的悲惋,益觉加倍的悲哀了。洛阳,为东周的王城,此以之指代故乡,并与篇首相绾合,结构谨严,语极沉痛,几入化境。

雨中花慢 次宇文吏部赠黄如圭韵(宋·李石)  显示自动注释

潋滟云霞,空濛雾雨,长堤柳色如茵。问西湖何似,粉面初匀。

尽道软红香土,东华风月俱新。旧游如梦,尘缘未断,几度逢春。

蓬莱阁上,风流二老,相携把酒论文。最好是、四娘桃李,约近东邻。

别后使君须鬓,十分白了三分。是人笑道,醉中文字,更要红裙。


雨中花慢 其一(宋·杨无咎)  显示自动注释

海宇澄明,天气宴温,人情物态昭苏。喜分付揽辔,来与春俱。

潇洒兰亭醉墨,丁宁黄石传书。到如今几载,不坠风流,世有名儒。

山川瑞色,樵牧欢声,尽随弦管虚徐。判醉笑、频挥玉麈,共□金壶。

湔祓聊勤大手,谋谟宜佐皇图。定知朝暮,未容温席,已促锋车。


雨中花慢 其二 七夕(宋·杨无咎)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漠漠云轻,涓涓露重,西风特地飕飕。觉良宵初永,袢暑微收。

乘鹤缑山,浮槎银汉,尚想风流。笑人间儿戏,瓜果堆盘,缯彩为楼。

广庭净扫,露坐披衣,细看新月如钩。谁道是、嫦娥不嫁,独守清秋。

雅有骚人伴侣,长交清影夷犹。举杯相属,却应羞杀,呆女痴牛。


雨中花慢 其三 中秋(宋·杨无咎)  显示自动注释

雨霁云收,风高露冷,银河万里波澄。正冰轮初见,玉斧修成。

还是一年,凭栏望处,对景愁生。想姮娥应念,待久西厢,为可中庭。

翻思皓彩,未如微暗,向人多少深情。长记得、墙阴密语,花底潜行。

饮散频羞烛影,梦馀常怯窗明。此时此意,有谁曾问,月白风清。


雨中花慢(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坠髻慵梳,愁蛾懒画,心绪是事阑珊。觉新来憔悴,金缕衣宽。

认得这疏狂意下,向人诮譬如闲把芳容整顿,恁地轻孤,争忍心安。

依前过了旧约,甚当初赚我,偷剪云鬟。几时得归来,香阁深关。

待伊要、尤云殢雨,缠绣衾、不与同欢。尽更深、款款问伊,今后敢更无端。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 锦堂春 》是柳永所创作的一首典型的俗词,词中以代言体的方式塑造了一位泼辣、傲气、不拘礼法的市井女性。词人通过细致的心理描写,声情毕尚地刻画了这样一个人物形象,表达了他对市民意识的认同。这也是柳永所以能赢得广大市民读者的一个重要原因。
“坠髻慵梳,愁蛾懒画”一组四字对偶句,直接表现这位妇女的精神状态。“坠髻”,表示发髻已松欲散了,而她“慵梳”;“蛾”即蛾眉,指妇女修长弯曲的眉,已经含愁不展了,而又“懒画”,加位写出她的情绪不佳。“心绪是事阑珊”,是对她意绪的总结。“是事”,犹云事事、凡事,“阑珊”是近乎消失的状态。凡事都打不起精神来做,不只梳妆打扮是如此。内里意兴阑珊,外在则面容憔悴了,身体消瘦了。“金缕衣宽”,衣裳变得宽大了,便是身体瘦下去了的证据。古人每以衣带宽松表示身体消瘦,柳永《凤栖语》词也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之句。她之所以憔悴消瘦,是因“疏狂”的年青人引起的:“认得这疏狂意下,向人诮譬如闲。”
“疏狂”,即风流浮浪之意。用“这”字领出,则此两字又变成指称这种人物 。“意下向人诮譬如闲”,直解就是“心里对我直是视若等闲”。“诮”,犹浑也,直也。这个“人”字是女子自呼口吻,用来表达女子怨恨的心情。至此,作者将抒情主人公思念怨恨的对象点明了,对方对自己的态度也已明了。
市民妇女比较注重现实的个人利益,不愿听人摆布自己的命运 。所以 ,词中的女子并不因这个“疏狂”的年青人,而长久地沉溺在忧伤之中。她要进行抗争,甚至可以采取各种报复行动。“把芳容整顿”,这是她不甘向命运屈服的第一步。“芳容”即自己的美貌 ,句意是她又感到很自信,于是重新振作精神,克服慵懒情绪 ,梳妆打扮起来 。这与起首两句相照应 。“恁地轻孤 ,争忍心安”!说如果因为这点事情,就弄得形容憔悴,轻易辜负了自己的青春,怎能心安。这是上阕词意的小结,预示着她将要发泄一腔不平的怨恨。
追思往事,使她内心不安和气愤难平的是:“依前过了旧约 ,甚当初赚我,偷剪云鬟。”“依前”,象从前一样。“云鬟”,如乌云似的头发。古代男女相别之时,有订立盟约,女子剪发以赠的习俗。赠发的意义是为了让男子见发如见人,另外还有以发缠住男子之心的神秘寓意。这句的意思是,词中抒情女主人公现在怨恨“疏狂”的人竟又象从前一样过了相约的归期。这疏忽大意不止一次了。既然他失约而不遵守诺言,为何当初又骗取她剪下一绺秀发为赠呢?说明他确实“ 疏狂 ”之甚,竟把盟约忘却或当作儿戏了。恼恨之下,她盘算着他有一天归来,要设法收拾教训他。第一要“香阁深关”,不让他进绣房。如果他进房了,就“待伊要、尤云殢雨,缠绣衾、不与同欢 ”,不让他进被窝 。以此逼使和要挟对方反省和屈服。接下来愈发充分表现了这位市井女性的泼辣性格:“尽更深、款款问伊,今后敢更无端。”她听任时间在僵持中过去 ,等待到更鼓已深,即是半夜了,才严肃地从头到尾、有条有理慢慢数落他的疏狂,要他悔过认错 ,还要保证今后不能再无赖爽约。至此,全词嘎然而止,至于这女子是否会或怎么样实施她心中计划,词中不再多言,留下供人想像的余地。
这首词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俗”,也就是说,柳永在这里刻意用俗语写俗事 ,目的就是为了给“ 俗人”看。在语言上,他主要用浅近的白话,甚至市井俗语,如“是事”,“认得”、“诮”、“恁地”、“争”、“赚”、“无端”等表现力很强的通俗文学语言。在结构上,他主要采用市民所喜闻乐见的浅型结构方式,有细节、有情节,能够紧紧抓住读者。作者巧妙地抓住抒情女主人公在梳妆瞬间的心理流程,用内心独白的方式 ,展现了她极其复杂的内心活动,词意集中凝炼,颇能打动人心。

雨中花慢(宋·秦观)  显示自动注释

指点虚无征路,醉乘斑虬,远访西极。正天风吹落,满空寒白。

玉女明星迎笑,何苦自淹尘域正火轮飞上,雾卷烟开,洞观金碧。

重重观阁,横枕鳌峰,水面倒衔苍石。随处有、奇香幽火,杳然难测。

好是蟠桃熟后,阿环偷报消息。在青天碧海,一枝难遇,占取春色。


雨中花慢 初至密州。以累年旱蝗。斋素累月。方春牡丹盛开。遂不获一赏。至九月。忽开千叶一颛。雨中特为置酒。遂作(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今岁花时深院,尽日东风,轻飏茶烟。但有绿苔芳草,柳絮榆钱。

闻道城西,长廊古寺,甲第名园。有国艳带酒,天香染袂,为我留连。

清明过了,残红无处,对此泪洒尊前。秋向晚,一枝何事,向我依然。

高会聊追短景,清商不暇馀妍。不如留取,十分春态,付与明年。


雨中花慢(宋·苏轼)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邃院重帘何处,惹得多情,愁对风光。睡起酒阑花谢,蝶乱蜂忙。

今夜何人,吹笙北岭,待月西厢。空怅望处,一株红杏,斜倚低墙。

羞颜易变,傍人先觉,到处被著猜防。谁信道,些儿恩爱,无限凄凉。

好事若无间阻,幽欢却是寻常。一般滋味,就中香美,除是偷尝。


雨中花慢(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嫩脸羞娥因甚。化作行云,却返巫阳。但有寒灯孤枕,皓月空床。

长记当初,乍谐云雨,便学鸾凰。又岂料、正好三春桃李,一夜风霜。

丹青如画,无言无笑,看了漫结愁肠。襟袖上,犹存残黛,渐减馀香。

一自醉中忘了,奈何酒后思量。算应负你,枕前珠泪,万点千行。


雨中花慢 其一 睢阳途中小雨见桃李盛开作以下奉使途中作(宋·葛立方)  显示自动注释

壮岁嬉游,乐事几经,青门紫陌芳春。未见廉纤,膏雨浥花尘。

濯锦宝丝增艳,洗妆玉颊尤新。向韶光浓处,点染芳菲,总是东君。

苏州老子,经雨南园,为谁一扫花林。谁信道、佳声著处,肌润香匀。

晓试何郎汤饼,暮留巫女行云。寄言游子,也须留眄,小驻蹄轮。


雨中花慢 其二 和(宋·葛立方)  显示自动注释

寄径濉阳,陌上忽看,夭桃秾李争春。又见楚宫,行雨洗芳尘。

红艳霞光夕照,素华琼树朝新。为奇姿芳润,拟倩游丝,留住东君。

拾遗杜老,犹爱南塘,寄情萝薜山林。争似此、花如姝丽,獭髓轻匀。

不数江陵玉杖,休夸花岛红云。少须澄霁,一番清影,更待冰轮。


雨中花慢(宋·蔡伸)  显示自动注释

寓目伤怀,逢欢感旧,年来事事疏慵。叹身心业重,赋得情浓。

况是离多会少,难忘雨迹云踪。断无锦字,双鳞杳杳,新雁雍雍。

良宵孤枕,人远天涯,除非梦里相逢。相逢处,愁红敛黛,还又匆匆。

回首绿窗朱户,可怜明月清风。断肠风月,关河有尽,此恨无穷。


雨中花慢(宋·贺铸)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回首扬州,猖狂十载,依然一梦归来。但觉安仁愁鬓,几点尘埃。

醉墨碧纱犹锁,春衫白纻新裁。认鸣珂曲里,旧日朱扉,闲闭青苔。

人非物是,半晌鸾肠易断,宝勒空回。徒怅望、碧云销散,明月徘徊。

忍过阳台折柳,难凭陇驿传梅。一番桃李,迎风无语,谁是怜才。


雨中花慢 春雨(宋·赵长卿)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宿霭凝阴,天气未晴,峭寒勒住群葩。倚栏无语,羞辜负年华。

柳媚梢头翠眼,桃蒸原上红霞。可堪那、尽日狂风荡荡,细雨斜斜。

东君底事,无赖薄幸,著意残害莺花。惟是我,惜春情重,说奈咨嗟。

故与殷勤索酒,更将油幕高遮。对花欢笑,从教风雨,著醉酬他。


雨中花慢(宋·赵长卿)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帕子分香,罗巾拭泪,别来时、未觅凄惶。上得船儿来了,刬地凄凉。

可惜花前月里,却成水远山长。做成恩爱,如今赢得,万里千乡。

情知这场寂寞,不干你事,伤我穷忙。不道是、久长活路,终要称量。

我则匆匆归去,知你且、种种随娘。下梢睚彻,有时共你风光。


雨中花慢 登新楼有怀昌甫、斯远、仲止、子似、民瞻(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旧雨常来,今□不来,佳人偃蹇谁留。幸山中芋栗,今岁全收。

贫贱交情落落,古今吾道悠悠。怪新来却见,文反离骚,诗□秦州。

功名只道,无之不乐,那知有更堪忧。怎奈向、儿曹抵死,唤不回头。

石卧山前认虎,蚁喧床下闻牛。为谁西望,凭栏一饷,却下层楼。


雨中花慢 子似见和,再用韵为别(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马上三年,醉帽吟鞭,锦囊诗卷长留。怅溪山旧管,风月新收。

明便关河杳杳,去应日月悠悠。笑千篇索价,未抵蒲萄,五斗凉州。

停云老子,有酒盈尊,琴书端可消忧。浑未办、倾身一饱,淅米矛头。

心似伤弓塞雁,身如喘月吴牛晚天凉也,月明谁伴,吹笛南楼。


雨中花慢(宋·高观国)  显示自动注释

旆拂西风,客应星汉,行参玉节征鞍。缓带轻裘,争看盛世衣冠。

吟倦西湖风月,去看北塞关山,过离宫禾黍,故垒烟尘,有泪应弹。

文章俊伟,颖露囊锥,名动万里呼韩。知素有、平戎手段,小试何难。

情寄吴梅香冷,梦随陇雁霜寒。立勋未晚,归来依旧,酒社诗坛。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无题序。据词中“行参玉节征鞍”、“吟倦西湖风月,去年北塞关山”及“归来依旧,酒社诗坛”等语来推测,词是在杭州为送别诗社友人使金而写的。而史达祖有“陪节欲行留别社友”的《龙吟曲》,《绝妙好词笺》注云:“按梅溪曾陪使臣至金,故有此词。”两词合参,知其间必有关系。高词中尚有《齐天乐·中秋夜怀梅溪》和《八归·重阳前二日怀梅溪》两篇,正作于史达祖出使期间。(史词题有“中秋宿真定驿”、“九月七日定兴道中 ”等。)则史达祖出行前有词留别包括高观国在内的诗社朋友,高亦作词相送,正是在情理之中。全词通过词人送友人史达祖出使和想象出使后的情景,表现了作者对天下大事的关心,对友人的期望,词中流露的感情是积极向上的。写作手法采用虚虚实实 ,虚实结合的手法,上片以写实为主,下片以写虚为主。他在叙事抒情,写景议论时基本上采用直笔,以真情实感贯穿首尾,家国之情,挚友之谊均溶入其中,所以读起来令人耳目一新。
关于史达祖此行背景,《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一九九谓“ 必李壁使金之时,(韩)侂胄遣之随行觇国”,那就是宁宗开禧元年(1205 )六月“遣李壁贺金主生辰 ”(《宋史·宁宗纪》)那一次。金章宗完颜璟生辰名“ 天寿节”,在九月一日。南宋六月遣使,七月出发。词首云“旆拂西风”,正是此时。次句“客应星汉”,“星汉”即天河、银河。客到天河有一段传说。张华《博物志》说:有个居住海边的人,年年八月见海上有浮槎(木筏)去来,从不失期,他便乘槎而去,到达天河 ,与河边牵牛人问答,又如期而归。后严君平以为这是“ 客星犯牵牛宿”。又《荆楚岁时记》说此事,亦引《 博物志》,作张骞奉汉武帝命出使西域,寻找黄河源头,乘槎经月,至天河。两说在人到天河之后的细节大同小异,而开头的人物与事由不同,却称同出于一书,“盖古书传本多异”(余嘉锡《四库提要辨证》“荆楚岁时记”条说)。杜甫《秋兴八首》“ 奉使虚随八月槎 ”诗句把两者统一起来了,既采一说的“ 八月槎 ”,又采另一说的张骞“奉使”(杜《秋日夔府咏怀 》“查上似张骞”句同此典故)。高观国词此句也是巧妙地利用这一传说,既点明史达祖的“奉使”,也暗以“八月槎 ”切合宋金每年定期互派使节作经月之行,向对方祝贺皇帝生辰,按时去、按时归的事,写得典雅有情致 。“ 行参玉节征鞍”。“玉节”,信物之一种,见《周礼·地官·掌节》。古代使臣持节以行。这句是说行将参加使节团启行。一“参 ”字体现史达祖的“陪节”身分。“行”字是副词,表将发未发之时。开头三句把友人参加出使即将出发的时间、事由点出,与史词题中“陪节欲行”四字相合。以下就进一步展开关于友人此行的平铺直叙。“缓带轻裘,争看盛世衣冠”,先写仪表服饰。“缓带轻裘 ”,见得风度儒雅,也暗示其未着官服,不是有官职的正式使者身分。“盛世衣冠 ”,显示上国威仪;南宋虽属偏安之局,立国也近百年,维持东南的繁荣,在作者看来,宜可称为“盛世”。“争看”二字,说的不仅是出发时路上行人,连进入金镜以后汉族百姓思宋的心情也包摄在内了。“ 吟倦西湖风月,去看北国关山 ”,再体会友人此行心理。上句切此前同社觞咏事 ,下句切当下陪节使金事。所谓“吟倦”,是暂时放下在西湖吟风弄月的词笔,去看北国关山。下句承上“吟”字的余波,在“看”之中当包括有所见、有所感而亦有所咏;字面上省略掉了,这意思还是可以摸得着的。“ 过离宫禾黍,故垒烟尘,有泪应弹”三句,也约略透露了有“吟”字的一脉贯通。此行所历关山中,有北宋旧日的大片领土,包括故都汴京(也是友人史达祖的故乡 ),还有早割于契丹而为金所承袭的燕云故地,出使所经 ,知当有感而出涕。《诗·王风·黍离 》序云:“周大夫行役至于宗周,过故宗庙宫室,尽为禾黍,闵周室之颠覆,彷徨不忍去,而作是诗也。”《黍离 》之诗表达了南宋人的共同心声,也是这三句词的出典。其中“彼黍离离 ,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 ”,又是史达祖《龙吟曲·陪节欲行留别社友》词中“休吟稷穗”句所本。高、史两词说到一块儿去了,这也是两词唱和关系之一证。上片由友人之出使,预想其一路上的见闻感慨,场景过度自然,笔调跌宕起伏,感情反差甚大,南方与北国的鲜明对比,产生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一结又似住未住,有力地联结了上片,又巧妙地引发了下片。
下片继续设想友人出使金国后的种种情景,突出其才略的表现。“ 文章俊伟,颖露囊锥,名动万里呼韩”,这是外露的 。史达祖有雄才大略,能文章,只因未中进士,不能由正途入仕,屈身僚吏,这是作者所熟知的。此番陪节使金,也算是囊锥出头(用《史记·平原君列传》所记毛遂语 )。西汉时匈奴有呼韩邪单于,此借指金主。中朝杰出人物其声名为异国所知的,如《新唐书·李揆传》所载,揆为入蕃会盟使,至蕃,酋长曰:“ 闻唐有第一人李揆,公是否?”这是以政事见知的 。苏辙《 奉使契丹寄子瞻 》诗云:“谁将家集过幽都,每被行人问大苏。莫把文章动蛮貊,恐妨谈笑卧江湖 。”这是以文章见知的。高观国词中亦寓此意,因为是酬赠之作,故不免有很大的夸张成分,这样的恭维旧时是不以为怪的。下面“知素有、平戎手段,小试何难”,这是内藏的。李壁一行,名为“贺金主生辰 ”,实则是去深入金国摸底。叶绍翁《四朝闻见录》载 :开禧初,韩侂胄欲兴兵伐金,遣张嗣古觇敌(张出使在嘉泰四年即公元1204 年,亦贺天寿节 );张还报,大不合韩的要求,再于此年遣李壁。派他的亲信史达祖同行,用意是很显然的。韩侂胄的北伐意图 ,在南宋都城内部都是公开的秘密,其遣李壁,和史之陪节同行,高观国恐怕也是知底细的,所以用到了“平戎手段,小试何难”的语言。了解了出使的背景,对于这两句词的真切合义就更有所体会。这也是作者对于友人此行的鼓励。如果说,上面这五句是骏马飞驰,激情迸发,那么下面的“情寄”两句则是按辔徐行,含情脉脉。分别后人虽两地,情结一心,愿借书信往还,以互诉相思。寄梅用陆凯自江南寄梅花诣长安与范晔事,梦雁本梁简文帝《赋得陇坻雁初飞》诗末韵“ 相思不得反 ,且寄别书归”。梅与雁,既刻画南北物态特点,又形容两地路途遥隔,音信难通。这里作者以慢节奏抒情对应前面的急旋律言志,形成抑扬顿挫之妙笔 ,结构上显得张弛疾徐,跌宕多姿,并与开头的送行呼应。最后三句,针对史达祖词末韵“ 看归来 ,几许吴霜染鬓,验愁多少”,而殷切寄语,祝愿友人出使成功,归来后与从前一样,诗酒共聚,将上片之“吟倦西湖风月”意思再作兜转,用笔不懈。

雨中花慢(宋·张才翁)  显示自动注释

万缕青青,初眠官柳,向人犹未成阴。据雕鞍马上,拥鼻微吟。

远宦情怀谁问,空嗟壮志销沈。正好花时节,山城留滞、忍负归心。

别离万里,飘蓬无定,谁念会合难凭。相聚里,休辞金盏,酒浅还深。

欲把春愁抖擞,春愁转更难禁。乱山高处,凭阑垂袖,聊寄登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