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庆清朝词谱
庆清朝 一作《庆清朝慢》。

庆清朝 双调九十七字,前后段各十句、四平韵 王观

  调雨为酥 催冰做水 东君分付春还 何人便将轻暖 点破残寒 结伴踏青去好 平头鞋子小双鸾 
  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烟郊外 望中秀色 如有无间 
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

  晴则个 阴则个 饾饤得天气 有许多般 须教撩花拨柳 争要先看 不道吴绫绣袜 香泥斜沁几行斑 
  平仄仄平仄仄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东风巧 尽收翠绿 吹上眉山 
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


此调前后段第四、五句,惟王词作上六下四,宋人如此填者甚少。史词作上四下六,曹词、李词前段用王词体,后段用史词体,而宋人依史词体者为多,故可平可仄详注史词之下。 谱内四词字数、韵脚俱同,惟句法有异耳。今各注明,分为四体编入。此词前后段第四、五句俱上六下四,换头句六字折腰。

又一体 双调九十七字,前后段各十句、四平韵 史达祖

  坠絮孳萍 狂鞭孕竹 偷移红紫池亭 馀花未落 似供残蝶经营 赋得送春诗了 夏帷撺断绿阴成 
  仄仄平平中平仄仄中中中仄平平平平仄仄中中中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中平平仄仄平平

桑麻外 乳鸠稚燕 别样芳情 
平平仄仄平仄仄中仄平平

  荀令旧香易冷 叹俊游疏懒 枉自销凝 尘侵谢屐 幽径斑驳苔生 便觉寸心尚老 故人前度漫丁宁 
  中仄中平中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中平仄仄平中中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仄平中仄仄平平

空相误 祓兰曲水 挑菜东城 
平中仄中中中仄中仄平平


此词前后段第四、五句俱上四下六,换头句六字不折腰,李居厚、王沂孙、张炎三词俱与此同。 按李词前段第二句“地钟上瑞”,“地”字仄声。第五句“几曾鹤发貂冠”,“鹤”字仄声。王词第六句“前度绿阴载酒”,“前”字平声。李词后段起句“运庆今朝初度”,“运”字仄声,“今”字、“初”字俱平声。王词第六句“颠倒绛英满径”,“颠”字平声。张词第七句“好诗尽在夕阳山”,“尽”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曹、李二词。 曹词前段起句平仄与诸家异,不为参校。第九句“幄”字入声,张词后段第二句“待携琴独去”,“独”字入声,俱以入作平,亦不注可仄。

又一体 双调九十七字,前后段各十句、四平韵 曹勋

  绛罗萦色 茸金丽蕊 秀格压尽群芳 人间第一娇妩 深紫轻黄 乍过夜来縠雨 盈盈明艳惹天香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春风暖 宝幄竞倚 名称花王 
平平仄仄仄仄仄平仄平平

  朝槛五云拥秀 护晓日 偏宜翠幕高张 秾姿露叶 临赏须趁韶光 最喜鉴鸾初试 一枝姚魏插宫妆 
  平仄仄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燃绛蜡 共花拌醉 莫靳瑶觞 
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此词前段用王词体,后段用史词体,惟后段第二句三字、第三句六字异。

又一体 双调九十七字,前后段各十句、四平韵 李清照

  禁幄低张 彤阑巧护 就中独占残春 容华淡泞绰约 俱见天真 待得群花过后 一番风露晓妆新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妖娆态 妒风笑月 长殢东君 
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

  东城边 南陌上 正日烘池馆 竞走香轮 绮筵散日 谁人可继芳尘 更好明光宫殿 几枝先近日边匀 
  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金尊倒 拌了尽烛 不爱黄昏 
平平仄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此与曹词同,惟换头作三字两句,第二、三句作五字一句、四字一句,仍用王词体异。
历代作品
共56,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仇远 (1首)
史达祖 (1首)
张炎 (1首)
曹勋 (1首)
王之道 (1首)
王沂孙 (1首)
王观 (1首)
史浩 (1首)
无名氏 (5首)
李宏模 (1首)
李廷忠 (1首)
李朴 (1首)
詹玉 (1首)
俞士彪 (1首)
厉鹗 (1首)
叶昌炽 (3首)
吴敬梓 (1首)
周之琦 (1首)
周星誉 (1首)
周贻繁 (1首)
夏孙桐 (1首)
屈秉筠 (1首)
张慎仪 (1首)
易顺鼎 (1首)
李慈铭 (1首)
庆清朝(宋末元初·仇远)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山束滩声,月移石影,寒江夜色空浮。丹青古壁,风幡横卧东流。

小舣载云轻棹,湖痕渐落葑泥稠。津亭外,隔船吹笛,唤起眠鸥。

非但予愁渺渺,料那人,应自有、一襟愁。霜栖露泊,容易吹白人头。

漠漠荻花胜雪,拟寻静岸略移舟。留闲耳,听莺小院,听雨西楼。


庆清朝(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坠絮孳萍,狂鞭孕竹,偷移红紫池亭。馀花未落,似供残蝶经营。

赋得送春诗了,夏帷撺断绿阴成。桑麻外,乳鸠稚燕,别样芳情。

荀令旧香易冷,叹俊游疏懒,枉自销凝。尘侵谢屐,幽径斑驳苔生。

便觉寸心尚老,故人前度谩丁宁。空相误,祓兰曲水,挑菜东城。


庆清朝(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韩亦颜归隐两水之滨,殆未逊王右丞茱萸沜。馀从之游,盘花旋竹,散怀吟眺,一任所适。太白去后三百年,无此乐也。

浅草犹霜。融泥未燕,晴梢润叶初乾。闲扶短策,邻家小聚清欢。

错认篱根是雪,梅花过了一番寒。风还峭,较迟芳信,恰是春残。

此境此时此意,待移琴独去,石冷慵弹。飘飘爽气,飞鸟相与俱还。

醉里不知何处,好诗尽在夕阳山。山深杳,更无人到,流水花间。


庆清朝 牡丹(宋·曹勋)  显示自动注释

绛罗萦色,茸金丽蕊,秀格压尽群芳。人间第一娇妩,深紫轻黄。

乍过夜来谷雨,盈盈明艳惹天香。春风暖,宝幄竞倚,名称花王。

朝槛五云拥秀,护晓日、偏宜翠幕高张。秾姿露叶,临赏须趁韶光。

最喜鉴鸾初试,数枝姚魏插宫妆。然绛蜡,共花拚醉,莫靳瑶觞。


庆清朝 追和郑毅夫及第后作(宋·王之道)  显示自动注释

晓日彤墀,春风黄伞,天颜咫尺清光。恩袍初赐,一时玉质金相。

济济满廷鹓鹭,月卿映、日尹星郎。鸣鞘绕,锦鞯归路,醉舞醒狂。

追随宝津琼苑,看穿花帽侧,拂柳鞭长。临流夹径,参差绿荫红芳。

宴罢西城向晚,歌呼笑语溢平康。休相恼,争揭疏帘,半出新妆。


庆清朝 榴花(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玉局歌残,金陵句绝,年年负却薰风。西邻窈窕,独怜入户飞红。

前度绿阴载酒,枝头色比舞裙同。何须拟,蜡珠作蒂,缃彩成丛。

谁在旧家殿阁,自太真仙去,扫地春空。朱幡护取,如今应误花工。

颠倒绛英满径,想无车马到山中。西风后,尚馀数点,还胜春浓。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王沂孙的艺术风格特长在于咏物。他借用前人诗句,略加点染,榴花风貌就历历在目。把哀感也融入新鲜的审美感中 。全词表意清楚 ,用古事和前人词诗,能消弥其于无痕,这种艺术写法,还是很值得玩味的。
“玉局歌残,金陵句绝 ,年年负却熏风”,起笔之处就点出了榴花,并说从苏轼、王安石咏柳花诗词后,便没有续响,任榴花自开自落,年年辜负了夏日熏风。玉局指苏轼。苏轼曾因反“新政”反被贬至海南岛。微宗即位后,他遇赦而还。后被任为提举玉局观 ,因而后人或称之为苏玉局 。他的《贺新凉·夏景》后片,就是写榴花的 :“石榴半吐红巾蹙,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秾艳一枝细看取,芳心千重似束。又恐被秋风惊绿。⋯⋯”另一首《南歌子·暮春》,气象更为宏美,词是:“紫陌寻春去,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惟见石榴新蕊一枝开。冰簟堆云髻,金尊滟玉醅。绿阴青子莫相催。留取红巾千点照池台。”“金陵”是指王安石,因其晚年家住金陵而称之。《王直方诗话》有句云“ 浓绿万枝红一点,动人春色不须多”,谓翰林苑有一枝石榴 ,叶长而花独一。这段讲述自从苏、王二人赋咏榴花诗词后,后来再无续响,花自落水空流,夏日熏风皆辜负。但是王沂孙感到诗词家久没有这样的描写了,让石榴花寂寞冷落,辜负了初夏时光。这三句既点出了榴花,又已有今昔盛衰哀感。
“西邻窈窕,独怜入户飞红 ”,朱熹《榴花》诗云:“窈窕安榴花,乃是西邻村 。坠萼可怜人,风吹落幽户。”“坠萼”、“飞红”意谓盛后将谢光景,表现了一种无可奈何的惆怅。
“前度绿阴载酒,枝头色比舞裙同 ”。这里暗用唐人万楚《五日观妓》“ 裙红妒杀石榴花”句意。红裙即石榴裙,梁何思澄《南苑逢美人》诗 :“日照石榴裙。”这样就点出石榴花来 ,并讲它可以同石榴裙媲美。由昔及今,由他人及己,续写对榴花的欣赏。说 :“何须拟,蜡珠作蒂,缃彩成丛 。”笔力顿挫,反衬石榴花之好 。温庭筠《海榴》诗:“蜡珠攒作蒂,缃彩剪成丛。”这里一反温氏之诗意 。这里用缃彩花树作比 。六朝唐宋立日春剪彩为花 ,曾有诗云:“白雪剪花朱蜡蒂”。词人认为榴花艳似舞裙,更不须用剪缃彩作的假花相比。
“谁家旧家殿阁”之下由一般榴花突然写到旧时宫殿榴花 ,他却是据唐朝故事写的。《洪氏杂俎》说杨贵妃曾在骊山遍种石榴 。“谁在旧家殿阁?自太真仙去,扫地春空。”借唐玄宗去蜀,贵妃马嵬自缢事,而暗喻宋王朝德祐之难后亡国之事。王沂孙身历亡国情境 ,借古今兴亡国辙迹 ,这几句话是假借石榴话古,实则伤今。“朱幡护取 ,如今应误花工 ”,典出《西阳杂俎·支诺皋下 》。唐玄宗天宝年间,有处士崔玄者在洛阳居住 。 有一个叫阿措的女郎告诉他 :“各位女伴都住在花囿中,每次都被恶风所挠。崔玄依其言,在苑中立了一个朱幡。在东风振地时,苑中繁花无损。石阿措即安石榴。众女伴都是花精。词引入此故事,是说而今却再无花工设幡来护惜石榴。“颠倒绛英满径,想无车马到山中”由宫中榴花转写山中榴花。这二句,是融化韩愈《榴花》诗“可怜此地无车马,颠倒青苔落绛英”的诗意,诗中有很浓的山野情趣 。写榴花花开花落 ,无仕女到山里看花。从而赋予榴花以清新洒脱的品格 。“西风后,尚余数点,犹胜春浓 ”三句作结 ,借“万绿丛中红一点,动人春色不须多”之意 ,反映了榴花的自然美,不因西风而减,反胜过“五月榴花照眼明”时,表现词人欣赏榴花并不在于一片繁红。结尾从榴花由盛转凋着眼这就和上阕“西邻窈窕,独怜入户飞红”、“何须拟,蜡珠作蒂,湘彩成丛”等句,互相照应,这里自有一种高贵的品格蕴含其中,歌咏了亡国后逸人高士的高贵品质。
这首咏榴花的词,王沂孙自然流露的是对榴花的鉴赏。词中正面描绘很少,而是用前人咏榴花的诗词和种榴故事来烘托出榴花的美。

庆清朝慢/庆清朝 踏青(宋·王观)  显示自动注释

调雨为酥,催冰做水,东君分付春还。何人便将轻暖,点破残寒。

结伴踏青去好,平头鞋子小双鸾。烟郊外,望中秀色,如有无间。

晴则个,阴则个,饾饤得天气,有许多般。须教镂花拨柳,争要先看。

不道吴绫绣袜,香泥斜沁几行斑。东风巧,尽收翠绿,吹在眉山。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以工丽、尖新的笔触,从春日里天气的变化和姑娘们的踏青活动两方面入手来描绘春景,将两者和谐地组合成一幅风流楚楚 、生意盎然的春景图。
全词在铺叙与描写的技巧、手法上继承和发展了柳永的艺术表现方法,而在内容上又富有生活气息,读来令人耳目为之一新。
起首两句打破了一般词中写春景的套路,另辟蹊径,写出了初春时节人们不大注意的自然景物的变化:雨变成酥 ,冰化为水 。韩愈《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有“天街小雨润如酥”之句 ,“如酥”正是早春之雨的特色,这里深入一步说“ 调雨为酥”,与“催冰做水”一起,突出春神主持造化的本领,把大自然的运行,用“东君分付”四字加以形象化。有了春水的滋润,大地将勃发出无限生机,百花争妍的日子定会来到。浓郁的春意,尽括在这三句之中,可以说是对“东君”的赞歌。这三句实际上是一个整体,前两句乃由后一句生发而出,在意思的顺序上,当是第三句在前,前两句在后,词人把它们倒置过来,先画龙而后点睛,更有摇曳生姿之妙。三句之后,接下去是“何人便将轻暖,点破残寒?”这个疑问句式表明已到残寒尽退、到轻暖的时候。这是何人主使的呢?当然仍是“东君 ”。这个疑问句式,既是为了铺叙的跌宕生姿,也是为了使人们对春天的到来,应向造福于人的“东君”表示深深的敬意 。“结伴踏青去好,平头鞋子小双鸾 。”写趁着轻暖的天气,姑娘们结伴而行,野外踏青 。“平头鞋子小双鸾”正是词人别具匠心的地方,此处先把它提出来作为下文的伏笔 。“烟郊外,望中秀色,如有无间。”化用王维《汉江临眺》诗中的名句,用来写踏青的姑娘们在野外所看到的迷迷蒙蒙的秀色。这样,不仅写出了阳春烟景,且可从“望中”二字体会到姑娘们愉悦的心情。
过片三句运用口语 ,生动地描绘出天气的变化,活泼而有意趣。贺裳在他所作的《皱水轩词筌》里说:“险丽,贵矣,须泯其镂划之痕乃佳。如蒋捷‘灯摇缥晕茸窗冷 ’,可谓工矣,觉斧痕犹在。如王通叟春游曰:‘晴则个,阴则个 ’云云,则痕迹都无,真犹石尉香尘 ,汉皇掌上也。两‘个’字尤弄姿无限。”
贺氏提出了两个“个”字用得妙,颇有见地。而“饾饤”一词则用得更具神采,有了这个词,前两个“个”字的“弄姿”才显示出来。天气的阴晴无常,使得踏青的姑娘们的情绪起了变化,她们要赶快一揽春景之胜:“须教镂花拨柳,争要先看。”写出了她们看花觅柳的急切心情与行动 ,“镂 ”、“拨”两字用得很工,仿佛可以听到她们清脆的笑声,看到她们轻盈的体态。
她们只顾忘情地欢笑 ,“不道吴绫绣袜,香泥斜沁几行斑 。”一不小心脚踏进泥淖里,浊浆溅涴了她们的罗袜,而前面写的“小双鸾”更是沾满污泥。无限珍惜的心情使她们笑容顿敛 ,双眉紧锁,“东风巧,尽收翠绿,吹在眉山。”“眉山”典出《西京杂记》谓卓文君“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芙蓉 ”。踏青姑娘们的蛾眉,本来是淡淡的,但眉头一皱,黛色集聚,好象大地上所有的翠绿全被灵巧的东风吹在上边。词人捕捉住踏青的姑娘们一瞬间的感情变化,用幽默、风趣的夸张手法,写出了她们有点尴尬的神情。
此词一反寻常春景词的套路,绕开和风煦日、庞柳娇花之类的意象,另辟蹊径,巧丽造境,在同类作品中别开生面,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

庆清朝 梅花(宋·史浩)  显示自动注释

翠竹茎疏,碧溪流浅,绮窗为尔时开。依稀远岸,才见一点寒梅。

冷定半疑是雪,因风还度暗香来。醉清兴,瘦策过桥,黄帽青鞋。

繁枝正微雨后,似怨人知晚,泪浥冰腮。殷勤百绕,留连踏遍莓苔。

报道玉人睡觉,菱花初试晓妆台。携归去,粉额殢人,比并轻抬。


庆清朝(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北陆严凝,东郊料峭,化工争付归期。前村夜来雪里,先见纤枝。

想像靓妆淡伫,钗头翡翠茧蛾儿。冰壶莹,坐间静对,姑射仙姿。

潇洒处,非艳冶最奇。是名赋、处士新诗。尊前坐曲,忍听羌管频吹。

试问占先众卉,微笑不奈苦寒欺。何须问,定应未羡,桃李芳菲。


庆清朝(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银漏花残,红消烛泪。九重鱼钥欢声沸。奏万乘、祥曦门外。

盖圣君、恭谢灵休,谨访景明嘉礼。天意好,祥风瑞月,时正当、小春天气。

禁街十里香中,御辇万红影里。千官花底,控绣勒、宝鞭摇曳。

看万年,永庆吾皇,拈指又瞻三载。


庆清朝 寿章丞二月初六(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点检尧阶,蓂生六叶,春深桃杏花开。长庚入梦,重新产谪仙才。

事业十年灯火,文章笔下若掀雷。果然是,两字功名,唾手拿来。

又况当年强仕,得志青云路,足慰高怀。紫泥凤诏,行须非次招徕。

金马玉堂风月,从容九棘面三槐。从今看,会唐九老,它日云台。


庆清朝 寿知县三月廿四(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节过重三,日逢四六,真贤应昴初生。元来鼻祖,降瑞应长庚。

今喜重逢旧事,固宜依旧复青毡。果然是、双雕一箭,雁塔书名。

大器也须小试,鸾凤暂栖,荆棘若为荣。从容钜竹双松,足畅吟情。

行种河阳桃李,即飞诏、入厕朝绅。从兹看、箕星上应,南极长明。


庆清朝 寿吴宪六月初三(宋·无名氏)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朏月生西,杓星建未,画堂昼景偏长。天生英杰,独向此炎光。

超卓凡尘表物,精神秋水自清凉。真奇特,清沟挺秀,敌国传芳。

好是少年折桂,唾手功名就,腾踏飞黄。君王眷厚,皇华绣斧还乡。

士贵姜谟盛事,未容专美独夸唐。称觞处,颂闽境、斑戏公堂。


庆清朝 木芙蓉(宋·李宏模)  显示自动注释

碧玉云深,彤绡雾薄,芳丛乱迷秋渚。重城傍水,中有吹箫俦侣。

应是琼楼夜冷,月明谁伴乘鸾女。仙游处。翠帟障尘,红绮随步。

别岸玉容伫倚,爱浅抹蜂黄,淡笼纨素。娇羞未语,脉脉悲烟泣露。

彩扇何人,妙笔丹青,招得花魂住。歌声暮。梦入锦江,香里归路。


庆清朝 上楼大参十一月十五(宋·李廷忠)  显示自动注释

天启重光,地钟上瑞,有人起自东山。当年谢傅,几曾鹤发貂冠。

不似文章隽老,重来鸣步斗枢间。洪钧转,五原草绿,太白兵闲。

运庆今朝初度,正日添纹线,月挂冰盘。恩重御壶宣劝,喜溢天颜。

听取沙堤好语,金科红篆押千官。春长在,调元鼎里,不假还丹。


庆清朝(宋·李朴)  显示自动注释

晓庭天离,擎香肖紫,严瑞气满春彰。勋门旧擎,从来功在江南。

二百岁中阴德去,今天府享潭潭。遵画一,记得那时,□□□□。

且趁东风解冻,向柳梢青处,□□□□。□□听满,此夕何惜醺酣。

醉挹寿卿春色,一帘花影转微蟾。千秋岁,愿祝算数□,多似彭聃。


庆清朝慢/庆清朝(宋·詹玉)  显示自动注释

红雨争妍,芳尘生润,将春都揉成泥。分明蕙风薇露,持搦花枝。

款款汗酥薰透,娇羞无奈湿云痴。偏厮称,霓裳霞佩,玉骨冰肌。

梅不似,兰不似,风流处,那更著意闻时。蓦地生绡扇底,嫩凉浮动好风微。

醉得浑无气力,海棠一色睡胭脂。闲滋味,殢人花气,韩寿争知。


庆清朝慢 壬子腊八同毛大可陆荩思先生沈御泠陆云士章天节柳靖公吴瑹符诸子宴集(清·俞士彪)  显示自动注释

红酒催诗,绿波泛斝,千秋空想芳踪。谁知今朝欢宴,我辈重逢。

薄暮门前雪霁,小梅枝上月朦胧。瑶席敞,氍毹座软,橙橘香浓。

人世上,嘉会少,百年里多半,纷冗匆匆。且须相忘少壮,共话情悰。

座上不衣自煖,阳春先到画堂中。明朝看,当筵新咏,还是谁工。


庆清朝慢 辛丑长安元夕同王雪子金绘卣集汪西亭水部寓斋赋(清·厉鹗)  显示自动注释

扫雪灯楼,障风酒幕,千门春散京华。閒情似梦,小欢深醉销佗。

莫趁走桥人去,故园伴侣在天涯。当杯有,一般好月,烛影初斜。

箫鼓隔墙未厌,况水曹诗俊,淡墨栖鸦。疏香共忆,窗外应少梅花。

从此满城斗草,细娘催上卓金车。心期远,莺边古寺,雁外晴沙。


庆清朝 其一 题王酉室半偈盦图(清末民国初·叶昌炽)  显示自动注释

图为文文水笔,翁尚书师旧藏也。许丈鹤巢识为尊甫凫舟先生故物。光绪庚辰尚书典礼闱,许丈被放逐,遂以此图归之,并填词为赠,有云:投珠遗恨,略补前因。爱士盛心可感也。已韬甫前辈复属张雨生刺史对临此帧,出以徵题,敬步卷中原韵。

青桂连蜷,一袈裟地,佛龛雕缕如新白毫弹指非非,梦亦成尘

赢得后来好事,一图分作两家春。今犹昔从来大隐,都住金门。

此日停云群从,论休承才调,数道君身。祖庭爱士,泃濡欲湿枯鳞。

苦叹焦桐未遇,殷勤为拂爨余痕。投珠恨,转成佳话,翻尽陈因。


庆清朝 其二 叠前韵,赠巢隐丈(清末民国初·叶昌炽)  显示自动注释

盘石留题,松窗半偈,温岐诗句翻新画图重展,犹留燕市缁尘。

还我青毡故物,依稀寒谷忽生春。谁持赠,虞山夫子,当代龙门。

忆否铜坑山谷,看梅花如雪,百亿分身。归来痛饮,湖边网得银鳞。

曩日纪群小友,鬓霜已改镜中痕。归何日山中老柏,共话前因


庆清朝 再叠前韵,伯谷为汝南袁公客,再游燕市,袁公已捐馆舍,时相有修怨者,或劝伯谷自讳毋言袁公,伯谷谢不从,感其事,再赋一阕 其三(清末民国初·叶昌炽)  显示自动注释

燕市重来,袁公何在,一枰棋局更新。青骢巷陌,依然十斛香尘。

惟有平津车厩,棠梨零落不成春。摇鞭过燕刚辞垒,雀可罗门。

我亦汝南旧客,笑犹携章甫,远适文身。酒杯浇尽,腹中兀自生鳞。

太息桓谭逝矣,箧书黯淡旧题痕。摩挲久,怆然陨涕,不省何因。


庆清朝 李啸村留饮园亭(清·吴敬梓)  显示自动注释

雁膳堆盘,龙修满径,尽堪留客舟旋。才通画刺,便教投辖为欢。

不用玉船琼畟,清谈挥麈最相关。园亭外,鹁鸠唤雨,声出林端。

多少暮云春树,叹别离踪迹,说也凄然。空廊散锦,还看江月重员。

暗水细流曲径,隔篱新涨一溪烟。空凝思,板穚艇系,红药栏边。


庆清朝 晚登陶然亭寄怀衎石汴中(清·周之琦)  显示自动注释

野水弯环,空烟澹薄,孤亭尚恋斜晖。游骢散后,幽寻尘外偏宜。

暗想南湖雁影,翩然冲雪独吟时。萧闲境,冷怀高韵,襟抱谁知。

今我瘦藤倦倚,对女墙西畔,隐约山眉。虚廊坠叶,从前爪印都迷。

换尽芦湾细柳,一枝不借暝鸦栖。夷门路,闷拈新句,遥寄相思。


庆清朝慢 癸丑醉司命日雪夜,晨起坐东鸥书堂,同陈九经、历家兄弟季贶试茶分韵(清·周星誉)  显示自动注释

饥鹤拳苔,冻禽坠竹,虚堂似水无人。裹头兀坐,夜来残雪微晴。

一卷楞严转罢,黄梅花亸小窗阴。垂帘处,蒲团软美,松火通明。

试约西邻陈九,趁闲时料理,汤社茶经,寒香石铫,腾腾细煮松声。

未要玉纤轻捧,一壶春绿养诗心。凭相笑,浅斟低唱,负了销金。


庆清朝 春晴(清·周贻繁)  显示自动注释

帘卷虾须,檐喧雀语,云师昨夜初还。东风送将红旭,碾破春悭。

昼永不禁绣倦,抛针闲步问花阑。晴光嫩,绿杨影下,犹有轻寒。

莺与燕、蜂共蝶,只自向花柳,径里盘桓。安知萍踪未定,人事多端。

苦是骎骎隙影,芳菲能得几旬看。韶华好,且须玩乐,休待阑珊。


庆清朝·新年(清末民国初·夏孙桐)  显示自动注释

雪剩欺梅,烟轻度柳,瞒人最是东风。铜街似沸,一番箫鼓春浓。

赚得杜郎吟赏,安排逐队斗青红。凭谁问、桃符换矣,如此悤悤。

从此俊游递约,又试镫期近,挑菜人逢。随香趁麝,忺春忘了春慵。

珍重钿车满路,莫教风雨妒花丛。安心未、垒泥社燕,还絮帘栊。


庆清朝 山寺观梅(清·屈秉筠)  显示自动注释

云拂衣轻,风梳鬓薄,香来古佛龛中。清寒一片,■檀和气交融。

此地谁横铁笛,寻春唤醒玉虬龙。闲凝伫,四围冷翠,裹住芳丛。

是画是诗是梦,恰凭栏闲想,雪意朦胧。罗浮世界,前身蝴蝶曾逢。

归鸟不知倦去,夕阳斜贮一山空。飞楼峭,众峰争赴,袖底玲珑。


庆春朝慢 秋初,崔劭方约同高微兰、余诠卿宴集高剽峰(清末民国初·张慎仪)  显示自动注释

螇水穿云,■边蹑露,此身忽到高峰。凭临万景,微茫秋意浮空。

知是昨宵雨过,添新凉好咽荷筒。怪道人,不知留客,打起疏钟。

前度清盟订后,已星分菭袂,歇了游踪。暄萋几换,余兴翻又惺忪。

遍访石湖遗事,把吟情付与西风。久凝伫,湿磷飞散,雨又濛濛。


庆清朝慢 梨花(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帐浅飞云,壶深买雨,小楼全在花中。寻常缟夜,透帘别样玲珑。

院落常如有月,把香魂浸得溶溶。诗梦醒,却还似梦,坐远惺忪。

谁识天然雅素,向瑶台独立,一笑春空。澹雯化绿,清气暗接仙蓬。

撩乱玉人心眼,最愁他燕子无踪。三生事,只将明白,交付东风。


庆清朝(清·李慈铭)  显示自动注释

矮树欹桥,清溪绕屋,山居正日愔愔。闲携小艇,敲门惊起幽禽。

笑指故人归也,竹梧留得一庭阴。清荫外,乱书堆架,帘影沉沉。

漫忆薄田下噀,羡长贫奉母,乐事堪寻。杨梅熟后,山鸟催送林檎。

醉里不知宾主,檐花细雨一灯深。灯花落,暗闻松子,时堕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