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
词牌列表
八声甘州 钦谱
八声甘州 《碧鸡漫志》:“《甘州》,仙吕调,有曲破,有八声,有慢,有令。”按此调前后段八韵,故名“八声”,乃慢词也,与《甘州遍》之曲破,《甘州子》之令词不同。《乐章集》亦注“仙吕调”。周密词名《甘州》。张炎词因柳词有“对萧萧暮雨洒江天”句,更名《萧萧雨》。白朴词名《宴瑶池》。

八声甘州 双调九十七字,前后段各九句、四平韵 柳永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 一番洗清秋 渐霜风凄紧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 是处红衰翠减 苒苒物华休 
  仄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

惟有长江水 无语东流 
中仄中平仄中仄平平

  不忍登高临远 望故乡渺渺 归思难收 叹年来踪迹 何事苦淹留 想佳人 妆楼长望 误几回 
  中仄中平中仄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仄中中中平中仄仄中平

天际识归舟 争知我 倚阑干处 正恁凝愁 
中仄仄平平平平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若张词之添声,刘过以下五词之减字,皆变体也。 按此词后段第六句作上三下四句法,宋词俱照此填,惟程垓词“纵使梁园赋犹在”句法异,注明不另录。 周密词前段起二句“渐萋萋芳草绿江南,轻晖弄春容”,“芳”字平声。后段起句“还是春光梦晓”,“还”字平声。谱内可平据此,其馀平仄悉参所采六词。 萧词前段起句“可怜生飘零到酴醾”,“零”字平声。郑词后段第四句“赖东君能容”,“容”字平声,与诸家不同,此自成一体,谱内不注可平。

格二 双调九十七字,前段九句五平韵,后段九句四平韵 张炎

  记玉关踏雪事清游 寒气脆貂裘 傍枯林古道 长河饮马 此意悠悠 短梦依然江表 老泪洒西州 
  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一字无题处 落叶都愁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载取白云归去 问谁留楚佩 弄影中洲 折芦花赠远 零落一身秋 向寻常 野桥流水 待招来 
  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不是旧沙鸥 空怀感 有斜阳处 却怕登楼 
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此与柳词同,惟前段起句押韵异。

格三 双调九十五字,前段八句四平韵,后段九句四平韵 刘过

  问紫岩去后汉公卿 不知几貂蝉 谁能借留侯箸 著祖生鞭 依旧尘沙万里 河洛黯风烟 谁识道山客 
  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

衣钵曾传 
平仄平平

  共记玉堂对策 欲先明大义 次第筹边 况重湖八桂 袖手已多年 望中原 驱驰去也 拥十州 
  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

牙纛正翩翩 春风早 看东南王气 飞绕星躔 
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


此与柳词同,惟前段第三、四句减三字作六字一句,后段第八句添一字作八字句异。

格四 双调九十五字,前后段各九句、四平韵 汤恢

  摘青梅荐酒 甚残寒 犹怯苧萝衣 正柳腴花瘦 绿云冉冉 红雪霏霏 隔屋秦筝依约 谁品春词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

回首繁华梦 流水斜晖 
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

  寄隐孤山山下 但一瓢饮水 深掩苔扉 羡青山有思 白鹤忘机 怅年华 不禁搔首 又天涯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弹泪送春归 销魂远 千山啼鴃 十里酴醾 
平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此与柳词同,惟前段第一句五字,第二句八字,第七句减一字作四字句,后段第五句亦减一字作四字句异。

格五 双调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韵,后段十句四平韵 萧列

  可怜生 飘零到酴醾 依然旧销魂 残春几许 风风雨雨 客里又黄昏 无奈一江烟雾 腥浪卷河豚 
  仄平平平平仄平平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身世忽如叶 那是清浑 
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

  莫厌悲歌笑语 奈天涯有梦 白发无根 怕相思别后 无字写回文 更月明洲渚 杜鹃声里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立向临分 三生石 情缘千里 风月柴门 
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


此亦与柳词同,惟前段第三句减一字,第五句添一字,后段第六、七句减二字作五字一句、四字两句异。

格六 双调九十八字,前段九句五平韵,后段九句四平韵 姚云文

  卷丝丝 雨织半晴天 棹歌发清舷 甚苍虬怒跃 灵鼍急吼 云涌平川 楼外榴裙几点 描破绿杨烟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把画罗遥指 助啸争先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憔悴潘郎 曾记得 青龙千舸 采石矶边 叹内家帖子 閒却缕金笺 觉素标 插头如许 尽风情 
  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终不似斗赢船 人声断 云斋半掩 月印枯禅 
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此亦与柳词同,惟前段起句八字添一韵,与张炎“记玉关”词同。后段起句四字,第二句七字,第七句九字添一衬字异。

格七 双调九十六字,前后段各九句、四平韵 郑子玉

  渐莺声近也 探年芳 河畔扼轻轮 旋东风染绿 绵绵平野 无际烟春 最苦夕阳天外 愁损倚阑人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无奈潇湘杳 留滞王孙 
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

  冷落池塘残梦 是送君归后 南浦销魂 赖东君能容 醉卧展香裀 尽教更 行人远也 相伴连水复连云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

关山道 算无今古 客恨长新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此亦与柳词同,惟后段第七句减一字作七字拗句异。
龙谱
八声甘州 简称《甘州》。唐边塞曲。据王灼《碧鸡漫志》卷三:“《甘州》世不见,今‘仙吕调’有曲破,有八声慢,有令,而‘中吕调’有《象八声甘州》,他宫调不见也。凡大曲就本宫调制引、序、慢、近、令,盖度曲者常态。若《象八声甘州》,即是用其法于‘中吕调’。”今所传《八声甘州》,《乐章集》入“仙吕调”。因全词共八韵,故称“八声”。九十七字,前后片各四平韵。亦有首句增一韵者。

八声甘州 定格 柳永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 一番洗清秋 渐霜风凄紧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 是处红衰翠减 苒苒物华休 
  仄中平仄仄仄平平中中仄平平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中仄中仄仄平平

惟有长江水 无语东流 
中仄平平仄中仄平平

  不忍登高临远 望故乡渺邈 归思难收 叹年来踪迹 何事苦淹留 想佳人 妆楼颙望 误几回 
  中仄中平中仄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仄平平中仄中仄仄平平仄平平中平平仄仄中平

天际识归舟 争知我 倚阑干处 正恁凝愁 
中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中仄平平


结尾倒数第二句是特殊句法,中间两字多相连属。又诸领格字并宜用去声。前片一、二句亦有作上五、下八者,亦有首句不用领格字,于第三字豆,结尾倒数第二句不用特殊句法者。
历代作品
共555,分18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续上)
周密 (2首)
姚云文 (1首)
张元干 (2首)
张炎 (13首)
张镃 (2首)
晁补之 (2首)
朱雍 (1首)
李石 (1首)
柳永 (1首)
汤恢 (2首)
汪莘 (1首)
王之道 (1首)
程垓 (1首)
苏轼 (1首)
甘州/八声甘州 其一 灯夕书寄二隐(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渐萋萋、芳草绿江南,轻晖弄春容。记少年游处,箫声巷陌,灯影帘栊。

月暖烘炉戏鼓,十里步香红。敧枕听新雨,往事朦胧

还是江春梦晓,怕等闲愁见,雁影西东。喜故人好在,水驿寄诗筒。

数芳程、渐催花信,送归帆、知第几番风。空吟想、梅花千树,人在其中。


甘州/八声甘州 其二 题疏寮园(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信山阴、道上景多奇,仙翁幻吟壶。爱一邱一壑,一花一草,窈窕扶疏。

染就春云五色,更种玉千株。咳唾骚香在,四壁骊珠。

曲折冷红幽翠,涉流花涧净,步月堂虚。羡风流鱼鸟,来往贺家湖。

认秦鬟、越妆窥镜,倚斜阳、人在会稽图。图多赏,池香洗砚,山秀藏书。


八声甘州 竞渡(宋·姚云文)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卷丝丝、雨织半晴天,棹歌发清舷。甚苍虬怒跃,灵鼍急吼,雪涌平川。

楼外榴裙几点,描破绿杨烟。把画罗遥指,助啸争先。

憔悴潘郎曾记,得青龙千舸,采石矶边。叹内家帖子,闲却缕金笺。

觉素标、插头如许,尽风情、终不似斗赢船。人声断,虚斋半掩,月印枯禅。


八声甘州 其一 陪筠翁小酌横山阁(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倚凌空飞观,展营丘卧轴恍移时。渐微云点缀,参横斗转,野阔天垂。

草树萦回岛屿,杳霭数峰低。共此一尊月,顾影为谁。

俯仰乾坤今古,正嫩凉生处,浓露初霏。据胡床残夜,唯我与公知。

念老去、风流未减,见向来、人物几兴衰。身长健,何妨游戏,莫问栖迟。


八声甘州 其二 西湖有感寄刘晞颜(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记当年共饮,醉画船、摇碧罥花钗。问苍颜华发,烟蓑雨笠,何事重来。

看尽人情物态,冷眼只堪咍。赖有西湖在,洗我尘埃。

夜久波光山色,间澹妆浓抹,冰鉴云开。更潮头千丈,江海两崔嵬。

晓凉生、荷香扑面,洒天边、风露逼襟怀。谁同赏,通宵无寐,斜月低回。


甘州/八声甘州(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序:辛卯岁,沈尧道同馀北归,各处杭越。逾岁,尧道来问寂寞,语笑数日,又复别去。赋此曲,并寄赵学舟别来尧道作秋江、赵学舟作曾心传

记玉关、踏雪事清游。寒气脆貂裘。傍枯林古道,长河饮马,此意悠悠。

短梦依然江表,老泪洒西州一字无题处,落叶都愁。

载取白云归去,问谁留楚佩,弄影中洲。折芦花赠远,零落一身秋。

向寻常野桥流水,待招来、不是旧沙鸥。空怀感,有斜阳处,却怕登楼。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1290 年,张炎和友沈尧道应召为元政府写金字《藏经》。翌年 ,回归南方。之后词人在越州居住,和沈尧道及赵学舟都有词往来 ,这首词即作于此时。
“记玉关踏雪事清游,寒气脆貂裘。”以“记”字领起,气势较为开阔、笔力劲峭。写他前年冬季赴北写经的旧事,展现了一幅冲风踏雪的北国羁旅图。北风凛冽,寒气袭人,三两个“南人”在那枯林古道上艰难行进。“此意悠悠”此句虽简,然则写出他内心无限的忧思。
“短梦依然江表,老泪洒西州”,旧事重提之后,续写北地回归之光景。江表,指江南。西州,古城名,在今南京西。此两句谓自己虽已回到南方故土,屈辱经历也过去,仍只能老泪洒落、无欢可言。南归以后,自己与尧道分处杭、越,音讯久未通。“一字无题处,落叶都愁。”点出为何不致书问候。并非不想题诗赠友,但实在是提不起任何兴致来。因西风吹打而飘散的片片红叶上,似乎处处都写满了“亡国”两字。不忍在上题诗,怕引起浓浓愁情。请老友给予谅解。开头这两韵五句,其意境苍凉阔大,有“唐人悲歌”之概。着实为全词增添了一点“北国型”的“壮美”之感。“短梦依然江表,⋯⋯落叶都愁。”随即音调多么缠绵低回。这是作者善于“一气旋折”的高妙本领。“载取白云归去”则从眼前的离别写起。故人之访,给作者多少欢乐、慰藉和温暖 。故人又要回去。面对此景 ,作者当然又会感慨生悲。“问谁留楚佩,弄影中洲 ”写出了自己与他两情依依之感。“楚佩”借楚辞中湘君和湘夫人的典故。“折芦花赠远,零落一身秋”。当然会赠所赠之物,只能是一枝芦花。这里表现出赠者零落如秋叶的心情 。他以芦花来比己“零落一身秋”的凄况,饱寓着他生不逢时痛感。这里“折苇赠远”,笔调不凡,写意深刻。“向寻常野桥流水,待招来,不是旧沙鸥。”而故人既远,“野桥流水”附近也能招集到三朋二友 ,但终非沈尧道、赵学舟之类故交了。
“空怀感,有斜阳处,却怕登楼”惆怅寂寞只能靠登楼远望排解 。但余斜照的景色,只能徒增伤悲。所以顿又缩回了脚步!全词先悲后壮,先友情而后国恨 ,惯穿始终的,是一股荡气回肠的“词气”。使读者极能渗透到作者的感情世界之中。写身世飘萍和国事之悲感哀婉动人,令人如闻断雁惊风,哀猿啼月。

甘州/八声甘州(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题赵药牖山居。见天地心、怡颜、小柴桑,皆其亭名。

倚危楼、一笛翠屏空,万里见天心。度野光清峭,晴峰涌日,冷石生云。

帘卷小亭虚院,无地不花阴。径曲知何处,春水泠泠。

啸傲柴桑影里,且怡颜莫问,谁古谁今。任燕留鸥住,聊复慰幽情。

爱吾庐、点尘难到,好林泉、都付与闲人。还知否,元来卜隐,不在山深。


甘州/八声甘州 赋众芳所在(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看涓涓、两水自东西,中有百花庄。步交枝径里,帘分昼影,窗聚春香。

依约谁教鹦鹉,列屋带垂杨。方喜闲居好,翻为诗忙。

多少周情柳思,向一丘一壑,留恋年光。又何心逐鹿,蕉梦正钱塘。

且休将扇尘轻障,万山深、不是旧河阳。无人识,牡丹开处,重见韩湘。


甘州/八声甘州 饯草窗归霅(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记天风、飞佩紫霞边,顾曲万花深。甚相如情倦,少陵愁老,还叹飘零。

短梦恍然今昔,故国十年心。回首三三径,松竹成阴。

不恨片篷南浦,恨剪灯听雨,谁伴孤吟。料瘦筇归后,闲锁北山云。

是几番、柳边行色,是几番、同醉古园林。烟波远,笔床茶灶,何处逢君。


甘州/八声甘州 寄李筠房(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望涓涓、一水隐芙蓉,几被暮云遮。正凭高送目,西风断雁,残月平沙。

未觉丹枫尽老,摇落已堪嗟。无避秋声处,愁满天涯。

一自盟鸥别后,甚酒瓢诗锦,轻误年华。料荷衣初暖,不忍负烟霞。

记前度剪灯一笑,再相逢、知在那人家。空山远,白云休赠,只赠梅花。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词产生时,最初只言花前月下,离愁别绪,被世人称为艳词。而秦观独创一格,“将身世之感打并入艳情”,使词别有洞天。此径一开 ,后人纷纷仿效。张炎的这首词就可称为是将家国身世之感 “打并入”友情之作。李筠房南宋浙江湖州人,张炎的友人。宋时两人情趣相投,时常相聚,而宋亡国后两人天隔一方。此词即是张炎寄词隐遁山中的老友,勉以梅花相,共保岁零贞洁。
词的上片写登高望景并由此而生的思友及自伤之情。“望涓涓一水隐芙蓉,几被暮云遮”,写远望之景。水中的荷花被暮云所蔽,显得朦朦胧胧。句中用荷花隐含着对远处友人的思念,写出了词人望故人而不见的黯淡心情。”正凭高送目,西风断雁,残月平沙。”思念的心情使词人无心欣赏眼前的美景,所见的皆是寒风中的孤雁,残月下的沙滩。”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杜牧《寄扬州韩绰判官》)其实江南的秋景并非如作者所描绘的那样萧飒、败落。但伤感的心情使词人在这一派秋光之中只见了尽老的丹枫,想到的只是无限的迟暮,嗟陀的岁月。所以才有“未觉丹枫尽老,摇落已堪嗟”之句。其实词人此时正当盛年三十岁左右,但经历亡国家破之变后的心理也已使词人心感迟暮。“无避秋声处,愁满天涯。”一个“无避处”,一个“满天涯”,表明客观形势的险恶及主观感受的抑塞悲凄,自己无法摆脱压抑的感觉,只有将满腔愁绪寄与远在天涯的友人。
词的下片,接下来把满腔思愁寄与友人。“一片盟鸥别后,甚酒瓢诗锦,轻误年华”,自己在与友人分手后人,却由于在赋诗饮酒中消磨时光,白白浪费了许多宝贵的年华。忏悔之情由此可见。“料荷衣初暖 ,不忍负烟霞 。”化用《离骚》中“集芙蓉以为蓉”,和孔稚圭《北山移文》“使我高霞孤映,明月独举”中的“荷衣”,“烟霞”,称赞李筠房在国破家亡之后,马上披上“荷衣”、陪伴“烟霞”,不作元朝之官,宁做大宋的遗民隐士。然而友人的音讯未通,只能是“料想”。“记前度、剪灯一笑,再相逢、知在那人家。”这时只能回忆以前共勉,苦盼再相逢之日。“空山远,白云休赠,只赠梅花。”“白云休赠 ”化用陶弘景 《诏问山中何处所有赋诗以答》中“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寄君。”“只赠梅花”更是引用人所其知的“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陆凯《寄范晔》)以梅花相赠,以梅花互勉,表达出词人不慕荣华、不畏冰霜的高洁品格。本自成为本词的点睛之笔。
张炎的词风舒畅,如白云舒卷,爽气贯中,有一种清空摇曳之感。总观全词,既不同于某些婉约词的柔美妩媚,又不同某些豪放词的生硬死板,而是在清空流转中寓有“波湅老成”之致,选词之精炼,选典之巧妙,又自然流露出“一气贯注”之妙。表现出作者词学深厚的功力。

甘州/八声甘州 赵文升索赋散乐妓桂卿(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隔花窥半面,带天香、吹动一天秋。叹行云流水,寒枝夜鹊,杨柳湾头。

浪打石城风急,难系莫愁舟。未了笙歌梦,倚棹西州。

重省寻春乐事,奈如今老去,鬓改花羞。指斜阳巷陌,都是旧曾游。

凭寄与、采芳俦侣,且不须、容易说风流。争得似、桃根桃叶,明月妆楼。


甘州/八声甘州(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赵文叔与馀赋别十年馀。余方东游,文叔北归,况味俱寥落。更十年观此曲,又当何如耶。

记当年、紫曲戏分花,帘影最深深。听惺忪语笑,香寻古字,谱掐新声。

散尽黄金歌舞,那处著春情。梦醒方知梦,梦岂无恁。

几点别馀清泪,尽化作妆楼,断雨残云。指梢头旧恨,豆蔻结愁心。

都休问、北来南去,但依依、同是可怜人。还飘泊,何时尊酒,却说如今。


甘州/八声甘州 题戚五云云山图(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过千岩万壑古蓬莱,招隐竟忘还。想乾坤清气,霏霏冉冉,却在阑干。

洞户来时不锁,归水映花关。只可自怡悦,持寄应难。

狂客如今何处,甚酒船去后,烟水空寒。正黄尘没马,林下一身闲。

几消凝、此图谁画,细看来、元不是终南。无心好、休教出岫,只在深山。


八声甘州 泛江有怀袁通父、唐月心(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空山弹古瑟,掬长流、洗耳复谁听。倚阑干不语,江潭树老,风挟波鸣。

愁里不须啼鴂,花落石床平。岁月鸥前梦,耿耿离情。

记得相逢竹外,看词源倒泻,一雪尘缨。笑匆匆呼酒,飞雨夜舟行。

又天涯、零落如此,掩闲门、得似晋人清。相思恨,趁杨花去,错到长亭。


甘州/八声甘州 其一 为小玉梅赋,并柬韩竹闲(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见梅花、斜倚竹篱边。休道北枝寒。□□□翠袖,情随眼盼,愁接眉弯。

一串歌珠清润,绾结玉连环。苏小无寻处,元在人间。

何事凄凉蚓窍,向尊前一笑,歌倒狂澜。叹从来古雅,欲觅赏音难。

有如此、和声软语,甚韩湘、风雪度蓝关。君知否,挽樱评柳,却是香山。


甘州/八声甘州 其二(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序:澄江陆起潜皆山楼四景云林远市君山下枕江流,为群山冠冕。塔院居乎绝顶,旧有浮远堂,今废。

俯长江、不占洞庭波,山拔地形高。对扶疏古木,浮图倒影,势压雄涛。

门掩翠微僧院,应有月明敲。物换堂安在,断碣闲抛。

不识庐山真面,是谁将此屋,突兀林坳。上层台回首,万境入诗豪。

响天心、数声长啸,任清风、吹顶发萧骚。凭栏久,青琴何处,独立琼瑶。


甘州/八声甘州 和袁静春入杭韵(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听江湖、夜雨十年灯,孤影尚中州。对荒凉茂苑,吟情渺渺,心事悠悠。

见说寒梅犹在,无处认西楼。招取楼边月,同载扁舟。

明日琴书何处,正风前坠叶,草外闲鸥。甚消磨不尽,惟有古今愁。

总休问、西湖南浦,渐春来、烟水入天流。清游好,醉招黄鹤,一啸清秋。


甘州/八声甘州 题曾心传藏温日观墨蒲萄画卷(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想不劳、添竹引龙须,断梗忽传芳。记珠悬润碧,飘飘秋影,曾印禅窗。

诗外片云落莫,错认是花光。无色空尘眼,雾老烟荒。

一剪静中生意,任前看冷淡,真味深长。有清风如许,吹断万红香。

且休教夜深人见,怕误他、看月上银床。凝眸久,却愁卷去,难博西凉。


八声甘州 九月末南湖对菊(宋·张镃)  显示自动注释

对黄花犹自满庭开,那恨过重阳。凭栏干醉袖,依依晚日,飘动寒香。

自叹平生豪纵,歌笑几千场。白发欺人早,多似清霜。

谁信心情都懒,但禅龛道室,黄卷僧床。把偎红调粉,抛掷向他方。

□唤汝、东山归去,正灯明、松户竹篱旁。关门睡,尽教人道,痴钝何妨。


八声甘州 中秋(宋·张镃)  显示自动注释

叹流光迅景百年间,能醉几中秋。正凄蛩响砌,惊乌翻树,烟淡蘋洲。

谁唤金轮出海,不带一云浮。才上青林顶,俄转朱楼。

人老欢情已减,料素娥信我,不为閒愁。念几番清梦,常是故乡留。

倩风前、数声横管,叫玉鸾、骑向碧空游。谁能顾、黍炊荣利,蚁战仇雠。


八声甘州 其一 扬州次韵和东坡钱塘作(宋·晁补之)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谓东坡、未老赋归来,天未遣公归。向西湖两处秋波一种,飞霭澄辉。

又拥竹西歌吹,僧老木兰非。一笑千秋事,浮世危机。

应倚平山栏槛,是醉翁饮处,江雨霏霏。送孤鸿相接,今古眼中稀。

念平生、相从江海,任飘蓬、不遣此心违。登临事,更何须惜,吹帽淋衣。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元祐六年(1091)冬,苏轼于知颍州任上作《洞庭春色并引》,施元之,顾禧注:“赵德麟旧字景贶,坡著《字说 》,为改字德麟,德麟字见于诗者,自北篇始 。”王文诰《苏文忠公诗编注集成》卷三四断为元祐六年八月至元祐七年(1092)三月间作,另据后附《晁补之年谱简篇 》,补之于六年春赴杨州任所,七年冬即离任还京,则知此词乃七年春得赵德麟自颍州赠酒时所作。
开篇从东坡早欲归隐而不得,展开词情。起首句意谓东坡早有“有田不归如江水”之誓,可惜天意未许其遽作“ 归去来兮”之赋。“向西湖”三句,言东坡近年出知杭州,继知颍州,两地皆有西湖;湖虽两处 ,其为秋波媚妩则同 ,湖上有飞霭澄辉,并境光色。此处写湖山胜境,只以水光云影月色表之,语极凝炼。“又拥竹西歌吹”句化用杜牧《题扬州禅智寺》诗:“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杨州。”的“拥”字体现东坡的知州身分 。“僧老木兰非”句又脱胎于王播《题木兰院》诗 :“三十年前此院游 ,木兰花发院新修;而今再到经行处,树老无花僧白头。”王播少时孤贫,尝寄居扬州惠照寺木兰院 ,随僧粥食,久之僧颇厌,乃饭后始鸣钟以拒之 ,后播得志,出为淮南节度使,镇扬州,因访旧游处,作此诗。词中用旧典表古城人世沧桑之感,由此接入“一笑千秋事,浮世危机”寄概 。苏轼《宿州次韵刘泾》诗已有“ 晚觉文章真小枝 ,早知富贵有危机 ”之语 。古来士大夫从宦者,莫不恐惧得罪 ,有不测之祸 。自《晋书·诸葛长民传 》有“ 富贵必履危机”之语,后代诗词中颇多引用,如辛弃疾《最高楼》词也说“:吾衰矣,须富贵何时 。富贵是危机。”词人此处,以“一笑”二字领出,似为达观,实亦无可奈何。
下片回到平山堂的离筵上,起首五句参合欧阳修苏轼的词语 。叶梦得《避署录话》载:“欧阳文忠公在扬州,作平山堂,壮丽为淮南第一。堂据蜀冈,下临江南数百里,真、润、金陵三州隐隐若可见。公每暑时,辄凌晨携客往游。”有《朝中措》词云:“平山栏槛倚晴空 ,山色有无中 。⋯⋯文章太守,挥毫万字 ,一饮千钟。”苏轼《水调歌头·黄州快哉亭赠张佺》词:“长记平山堂上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认得醉翁语,山色有无中。”词人在这里写当时宴席情景 ,特地点出“是醉翁饮处”。欧、苏先后知扬州,饮于平山堂,倚栏槛,望江南,怀古人,想当世 ,而今词人身历其境 ,兴怀宜亦同之。“送孤鸿”两句用李白《金陵城西楼月下吟》诗“古来相接眼中稀 ”,又杜牧《登乐游原》诗“长空澹澹孤鸟没,万古销沉向此中 ”。这一感慨,不但是词人自己的,连苏轼的心事也说在里面了。苏公文章道德,是词人以为仪范的 ,此会一别,不知日后尚能追随否。“念平生 、相从江海,任飘蓬、不遣此心违”,上句是说此前,下句是说今后,申临别之意,表膺服之心。倘再有幸相随左右,则“登临事,更可须惜,吹帽淋衣”,登山临水,风雨必从。这是指形迹上的事,其实“江海 ”“飘蓬 ”二语,已包含有政治风波之意在其中;“登临 ”而计及“ 吹帽淋衣 ”,也是同样的政治预感。此词化用前人语,也恰到好处,有语短意长的效果。

八声甘州 其二 历下立春(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谓东风、定是海东来,海上最春先。乍微阳破腊,梅心已省,柳意都还。

雪后南山耸翠,平野欲生烟。记得相逢日,如上林边。

莫叹春光易老,算今年春老,还有明年。叹人生难得,常好是朱颜。

有随轩、金钗十二,为醉娇、一曲踏珠筵。功名事,算何如此,花下尊前。


八声甘州(宋·朱雍)  显示自动注释

听琤琤漏永,洗银林、梅英半寒收。正蟾辉舒粉,云容缕色,切近妆楼。

人在东风伫立,悄悄独凝眸。多少横斜影,萦绕江流。

只有清香暗度,堕髻簪珥玉,曾赋清游。认瑶车冰辙,佳致肯延留。

指蓬山、青砂初转,望沧溟、羽佩一同舟。仙娥许,酒渑与我,消尽春愁。


八声甘州 怀归(宋·李石)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向吴天万里、一叶归舟。岁月尽悠悠。有清歌一曲,醉中自笑,酒醒还愁。

几度春莺啭午,塞雁横秋。渔笛蓑衣底,依旧勾收。

多谢飞来双鹤,□水边林下,伴我遨游。笑老莱晨昏,色笑为亲留。

有向来、素琴三尺,枕一编、周易在床头。君知否,家山梦寐,浑胜瀛洲。


八声甘州(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

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怎)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1]唐教坊大曲有《甘州》,杂曲有《甘州子》。因属边地乐曲,故以甘州为名。《八声甘州》是从大曲《甘州》截取一段而成的慢词。因全词前后共八韵,故名八声。又名《潇潇雨》、《宴瑶沁池》等。《词谱》以柳永为正体。九十七字,平韵。
[2]潇潇:形容雨声急骤。
[3]凄紧:一作“凄惨”。
[4]是处:到处,处处。红衰翠减:红花绿叶,凋残零落。李商隐《赠荷花》:“翠减红衰愁煞人”。翠:一作“绿”。
[5]苒苒:茂盛的样子。一说,同“冉冉”,犹言“渐渐”。物华:美好的景物。
[6]渺邈:遥远。
[7]淹留:久留。
[8]颙望:凝望。一作“长望”。
[9]天际识归舟:语出谢朓《之宣城郡出林浦向板桥》“天际识归舟,云中辨江树”。
[10]争:怎。⑾恁:如此,这般。
[11]凝愁:凝结不解的深愁。

这首望乡词通篇贯串一个“望”字, 作者的羁旅之愁, 飘泊之恨,尽从“望”中透出。
上片是登楼凝望中所见,无论风光、景物、气氛,都笼罩着悲凉的秋意,触动着抒情主人公的归思。“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三句,在深秋萧瑟廖廓的景象中表现游子的客中情怀,连鄙薄柳词的苏轼也以为“此语于诗句不减唐人高处”(宋赵令畤《侯鲭录》引。《能改齐漫录》作晁补之语)。
下片是望中所思,从自已的望乡想到意中人的望归:她不但“归楼颙望”,甚至还“误几回天际识归舟”,望穿秋水之际,对自已的迟迟不归已生怨恨。如此着笔,便把本来的独望变成了双方关山远隔的千里相望,见出两地同心,俱为情苦。虽然这是想象之辞,却反映了作者对独守空闺的意中人的关切之情,似乎在遥遥相望中互通款曲,进行心与心的交流,从而暗示读者:其人未归而其心已归,这就更见出归思之切。
另外,此词多用双声叠韵词,以声为情,声情并茂。双声如“清秋”、“冷落”、“渺邈”等,叠韵如“长江”、“无语”、“阑干”等。它们间见错出,相互配合,时而嘹亮,时而幽咽。这自然有助于增强声调的亢坠抑扬,更好地表现心潮的起伏不平。

【集评】

《侯鲭录》引苏轼云:人皆言柳耆卿词俗,然如“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唐人佳处,不过如此。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亦柳词名著。一起写雨后之江天,澄澈如洗。“渐霜
风”三句,更写风紧日斜之境,凄寂可伤。以东坡之鄙柳词,亦谓此三句“唐人佳处,
不过如此”。“是处”四句,复叹眼前景物凋残,惟有江水东流,自起首至此,皆写景。
“叹年”两句,自问自叹,为恨极之语。“想”字贯至“收”处,皆是从对面着想,与
少陵之“香雾云鬟湿”作法相同。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结句言知君忆我,我亦忆君。前半首之“霜风”、
“残照”,皆在凝眸怅望中也。
刘逸生《宋词小札》:《八声甘州》是柳永名作之一,属于游子思乡的一段题材,
不一定是作者本人在外地思念故乡妻子而写。据我看,为了伶工演唱而写的可能性还大
些。然而,对景物的描写,情感的抒述,不仅十分精当,而且笔力很高,实可称名作而
无愧。
这首传颂千古的名作,融写景、抒情为一体,通过描写羁旅行役之苦,表达了强烈的思归情绪,语浅而情深。是柳永同类作品中艺术成就最高的一首,其中佳句“不减唐人高处”(苏东坡语)。
开头两句写雨后江天 ,澄澈如洗。一个“ 对”字,已写出登临纵目、望极天涯的境界。当时,天色已晚,暮雨潇潇,洒遍江天,千里无垠。其中“雨”字 ,“洒”字,和“洗”字,三个上声,循声高诵,定觉素秋清爽,无与伦比。
自“渐霜风”句起,以一个“渐”字,领起四言三句十二字。“渐”字承上句而言,当此清秋复经雨涤,于是时光景物,遂又生一番变化。这样词人用一“渐字”,神态毕备。秋已更深,雨洗暮空,乃觉凉风忽至,其气凄然而遒劲,直令衣单之游子,有不可禁当之势。一“紧”字,又用上声,气氛声韵写尽悲秋之气。再下一“冷”字,上声,层层逼紧。而“凄紧”、“冷落”,又皆双声叠响,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量,紧接一句“残照当楼”,境界全出。这一句精彩处在“ 当楼 ”二字,似全宇宙悲秋之气一起袭来。
“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毕休。”词意由苍莽悲壮,而转入细致沉思,由仰观而转至俯察,又见处处皆是一片凋落之景象。“红衰翠减”,乃用玉溪诗人之语,倍觉风流蕴藉。“苒苒”,正与“渐”字相为呼应。一“休”字寓有无穷的感慨愁恨,接下“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写的是短暂与永恒、改变与不变之间的这种直令千古词人思索的宇宙人生哲理。“无语”二字乃“无情”之意,此句蕴含百感交集的复杂心理。
“不忍 ”句点明背景是登高临远,云“不忍”,又多一番曲折、多一番情致 。至此,词以写景为主,情寓景中。但下片妙处在于词人善于推已及人,本是自己登远眺 ,却偏想故园之闺中人 ,应也是登楼望远,伫盼游子归来。“误几回”三字更觉灵动。
结句篇末点题。“倚阑干”,与“对”,与“当楼 ”,与“ 登高临远”,与“望”,与“叹”,与“想”,都相关联、相辉映。词中登高远眺之景,皆为“ 倚闺 ”时所见;思归之情又是从“凝愁”中生发;而“争知我”三字化实为虚,使思归之苦,怀人之情表达更为曲折动人。
这首词章法结构细密,写景抒情融为一体,以铺叙见长。词中思乡怀人之意绪,展衍尽致。而白描手法,再加通俗的语言,将这复杂的意绪表达得明白如话 。这样 ,柳永的《八声甘州》终成为词史上的丰碑,得以传颂千古。

八声甘州(宋·汤恢)  显示自动注释

摘青梅荐酒,甚残寒、犹怯苎萝衣。正柳腴花瘦,绿云冉冉,红雪霏霏。

隔屋秦筝依约,谁品春词。回首繁华梦,流水斜晖。

寄隐孤山山下,但一瓢饮水,深掩苔扉。羡青山有思,白鹤忘机。

怅年华、不禁搔首,又天涯、弹泪送春归。销魂远,千山啼鴂,十里荼蘼。


八声甘州(宋·汤恢)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想当年、龙舟凤艒,乐宸游、摇曳锦帆斜。伤心是,御香染处,树树栖鸦。


八声甘州(宋·汪莘)  显示自动注释

惜馀春、蛱蝶引春来,杜鹃趣春归。算何如桃李,浑无言说,开落忘机。

多谢黄鹂旧友,相逐落花飞。芳草连天远,愁杀斜晖。

谁向西湖南畔,问亭台在否,花木应非。看孤山山下,惟说隐君庐。

想钱塘、春游依旧,到梨花、寒食隘舟车。寻常事,不须惆怅,暮雨沾衣。


八声甘州 和张漕进彦(宋·王之道)  显示自动注释

叹关河在眼、孰雌雄,兴废古犹今。问中原何处,黄尘千里,远水平林。

闻说讴谣思汉,人有望霓心。想垂髫戴白,泣涕盈襟。

流水高山还会,意不烦挥按,如见虞琴。□逶迟周道,四牡骤骎骎。

尽诹谋询度归来,聊缓辔、岁晚雪霜深。西湖好,光风迟日,同快吴吟。


八声甘州(宋·程垓)  显示自动注释

问东君、既解遣花开,不合放花飞。念春风枝上,一分花减,一半春归。

忍见千红万翠,容易涨桃溪。花自随流水,无计追随。

不忍凭高南望,记旧时行处,芳意菲菲。叹年来春减,花与故人非。

总使、梁园赋在,奈长卿、老去亦何为。空搔首,乱云堆里,立尽斜晖。


八声甘州 寄参寥子(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无情送潮归。问钱塘江上,西兴浦口,几度斜晖。

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谁似东坡老,白首忘机。

记取西湖西畔,正春山好处,空翠烟霏。算诗人相得,如我与君稀。

约他年、东还海道,愿谢公、雅志莫相违。西州路不应回首,为我沾衣。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作于元祐六年(1091)苏轼由杭州太守被召为翰林学士承旨时,是作者离杭时送给参寥的。参寥是僧道潜的字,以精深的道义和清新的文笔为苏轼所推崇,与苏轼过从甚密,结为莫逆之交。苏轼贬谪黄州时,参寥不远两千里赶去,追随他数年。这首赠给参寥的词,表现了二人深厚的友情,同时也抒写出世的玄想,表现出巨大的人生空漠之感。整首词达观中充满豪气 ,向往出世却又执着于友情 ,读来毫无颓唐、消极之感,但觉气势恢宏,荡气回肠。
词的上片起势不凡,以钱塘江喻人世的聚散离合,充分表现了词人的豪情。首二句表面上是写钱塘江潮水一涨一落,但一说“有情”,一说“无情”,此“无情 ”,不是指自然之风本乃无情之物,而是指已被人格化的有情之风,却绝情地送潮归去,毫不依恋。所以,“有情卷潮来”和“无情送潮归”,并列之中却以后者为主,这就突出了此词抒写离情的特定场景,而不是一般的咏潮之作,如他的《南歌子·八月十八日观潮》词 、《八月十五日看潮五绝》诗,着重渲染潮声和潮势,并不含有别种寓意。下面三句实为一个领字句,以“问”字领起。西兴,在钱塘江南,今杭州市对岸,萧山县治之西。“几度斜晖”,即多少次看到残阳落照中的钱塘潮呵!这里指与参寥多次同观潮景,颇堪纪念 。“斜晖”,一则承上“潮归”,因落潮一般在傍晚时分,二则此景在我国古代诗词中往往是与离情结合在一起的特殊意象。此句以发问的形式,写出天上阳光的无情。地下潮水无情而归,天上夕阳无情而下,这是以天地和自然万物的无情,衬托人之有情。
“不用”以下四句 ,意谓面对社会人生的无情,不必替古人伤心,也不必为现实忧虑,必须超凡脱俗,“白首忘机”,泯灭机心,无意功名,达到达观超旷、淡泊宁静的心境。这几句,带有作者深沉的人生感喟和强烈的哲理色彩,读来令人感慨。
从上片写钱塘江景,到下片写西湖湖景,南江北湖,都是记述他与参寥在杭的游赏活动。“春山”,一些较早的版本作“暮山 ”,或许别有所据,但从词境来看,不如“春山”为佳。前面写钱塘江时已用“斜晖”,此处再用“暮山 ”,不免有犯重之嫌;“空翠烟霏”正是春山风光 ,“暮山”,则要用“暝色暗淡”、“暮霭沉沉”之类的描写 ;此词作于元祐六年三月,恰为春季,特别叮咛“记取”当时春景,留作别后的追思,于情理亦较吻合。
“算诗人”两句,先写与参寥的相知之深。参寥诗名甚著,苏轼称赞他诗句清绝,可与林逋比肩。他的《子瞻席上令歌舞者求诗,戏以此赠》云“底事东山窈窕娘,不将幽梦嘱襄王。禅心已作沾泥絮,肯逐春风上下狂 ”,妙趣横生,传诵一时。他与苏轼肝胆相照,友谊甚笃。早在苏轼任徐州知州时,他专程从余杭前去拜访;苏轼被贬黄州时,他不远二千里,至黄与苏轼游从;此次苏轼守杭,他又到杭州卜居智果精舍 ;甚至在以后苏轼南迁岭海时,他还打算往访,苏轼去信力加劝阻才罢。这就难怪苏轼算来算去,像自己和参寥那样亲密无间、荣辱不渝的至友,在世上是不多见的了。如此志趣相投,正是归隐佳侣,转接下文。
结尾几句表现了词人超然物外、归隐山水的志趣,进一步抒写二人的友情。据《晋书·谢安传》载,谢安东山再起后,时时不忘归隐,但终究还是病逝于西州门。羊昙素为谢所重,谢死后,一次醉中无意走过西州门 ,觉而大哭而去。词人借这一典故安慰友人:自己一定不会象谢安一样雅志相违,使老友恸哭于西州门下。
此词以平实的语言 ,抒写深厚的情意 ,气势雄放 ,意境浑然。郑文焯《手披东坡乐府》说 ,此词“云锦成章,天衣无缝”,“从至情中流出,不假熨贴之工 ”,这一评语正道出了本词的特色。词人那超旷的心态,那交织着人生矛盾的悲慨和发扬蹈厉的豪情,给读者以强烈的震撼和深刻的启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