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满庭芳词谱
满庭芳 此调有平韵、仄韵两体。平韵者,周邦彦词名《锁阳台》。葛立方词有“要看黄昏庭院,横斜映霜月朦胧”句,名《满庭霜》。晁补之词有“堪与潇湘暮雨,图上画扁舟”句,名《潇湘夜雨》。韩淲词有“甘棠遗爱,留与话桐乡”句,名《话桐乡》。吴文英词因苏轼词有“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句,名《江南好》。张野词名《满庭花》。《太平乐府》注“中吕宫”,高拭词注“中吕调”。仄韵者,《乐府雅词》名《转调满庭芳》。

满庭芳 双调九十五字,前后段各十句、四平韵 晏几道

  南苑吹花 西楼题叶 故园欢事重重 凭阑秋思 閒记旧相逢 几处歌云梦雨 可怜便 流水西东 
  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中仄中仄平平

别来久 浅情未有 锦字系征鸿 
中平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

  年光还少味 开残槛菊 落尽溪桐 漫留得 尊前淡月西风 此恨谁堪共说 清愁付 绿酒杯中 
  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仄中中中平中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中仄中仄平平

佳期在 归时待把 香袖看啼红 
平平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


此调以此词及周词为正体,若黄词之减字,程、赵、元三词之添字,与无名氏词之转调,皆变体也。 此词换头句不藏短韵,宋元人如此填者亦多。 前段第三句,舒亶词“楼台半在云间”,“楼”字平声。第九句,周邦彦词“全胜瀛海”,“瀛”字平声。后段第一、二、三句,葛立方词“北枝方半吐,水边疏影,绰约娉婷”,“北”字仄声,“疏”字平声。第四、五句,周紫芝词“且细看,八砖花影迟迟”,“细”字仄声。第六句,向子諲词“常被此花相恼”,“此”字仄声,“相”字平声。第九句,周邦彦词“笛声吹彻”,“笛”字仄声,“吹”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所采平韵五词。 此调前后段第八句例作“平平仄平平仄”,此词前段第八句“别”字以入替平。如毛滂词之后段第八句“北窗晚”,“北”字,又一首“玉台畔”,“玉”字,亦是以入替平,不可泛填上、去声字。又苏轼词前段第三句“算只君与长江”,又“万里烟波云帆”,第二字俱用仄声,查别首宋词无用仄声者,故不注可仄。

又一体 双调九十五字,前段十句四平韵,后段十一句五平韵 周邦彦

  风老莺雏 雨肥梅子 午阴嘉树清圆 地卑山近 衣润费炉烟 人静乌鸢自乐 小桥外 新绿溅溅 
  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仄平平

凭阑久 黄芦苦竹 拟泛九江船 
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年年 如社燕 飘流瀚海 来寄修椽 且莫思身外 长近尊前 憔悴江南倦客 不堪听 急管繁弦 
  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

歌筵畔 先安枕簟 容我醉时眠 
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此与晏词同,惟后段第四、五句作五字一句、四字一句,又换头句藏短韵异。

又一体 双调九十三字,前段十句四平韵,后段十一句五平韵 黄公度

  一径叉分 三亭鼎峙 小园别是清幽 曲阑低槛 春色四时留 怪石参差卧虎 长松偃蹇拿虬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携筇晚 风来万里 冷撼一天秋 
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优游 销永昼 琴尊左右 宾主风流 且偷閒 不妨身在南州 故国归帆隐隐 西昆往事悠悠 
  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都休问 金钗十二 满酌听轻讴 
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此与周词同,惟前后段第七句各减一字作六字句,及后段第四、五句仍用晏词体异。 按此词前后段第六、七句俱作对偶,填者遵之。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六字,前后段各十句、四平韵 程垓

  南月惊乌 西风破雁 又还是 秋满平湖 采莲人静 寒色战菰蒲 旧信江南好景 一万里 
  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

轻觅莼鲈 谁知道 吴侬未识 蜀客已情孤 
平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凭高增怅望 湘云尽处 都是平芜 问故乡何日 重见吾庐 纵有荷纫芰制 终不似 菊短篱疏 
  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

归情远 三更雨梦 依旧绕庭梧 
平平仄中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此与晏词同,惟前段第三句添一衬字异。 按此词起句“南月惊乌”,与晁端礼词之“雪满貂裘”、向子諲词之“月窟蟠根”、石孝友词之“修竹挼蓝”等句同,偶然合韵。旧谱误注用韵,不知此词两句对起,必无首句用韵之理,填者辨之。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六字,前后段各十句、四平韵 赵长卿

  斜点银釭 高擎莲炬 夜寒不奈微风 重重帘幕 掩映画堂中 香渐远 长烟袅穟 光不定 
  平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

寒影摇红 偏奇处 当庭月暗 吐焰亘如虹 
平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红裳呈艳丽 翠娥一见 无奈狂踪 试烦纤手 卷上纱笼 开正好 银花照夜 堆不尽 金粟凝空 
  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

叮咛语 频将好事 来报主人公 
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此与晏词同,惟前后段第六句各添一字作七字句,后段第四、五句减一字作四字两句异。 按此词前后段第六、七句亦用对偶,填者遵之。 汲古阁刻《惜香乐府》,此词颇有脱误,今依《词纬》本校定。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六字,前后段各十句、四平韵 元好问

  天上殷韩 解羁官府 烂游舞榭歌楼 开花酿酒 来看帝王州 常见牡丹开后 独占断 谷雨风流 
  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

仙家好 霜天槁叶 秾艳破春柔 
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狂僧谁借手 一杯唤起 绿怨红愁 天香国艳 梅菊背人羞 尽揭纱笼护日 容光动 玉斝琼舟 
  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都人士女 年年十月 常记遇仙楼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此亦与晏词同,惟前后段第四、五句俱作四字、五字,其后段第八句亦添一衬字异。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六字,前段十句四仄韵,后段九句四仄韵 《古今词话》无名氏

  风急霜浓 天低云淡 过来孤雁声切 雁儿且住 略听自家说 你为离群到此 我共个 人人才别 
  平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

松江岸 黄芦丛里 天更待飞雪 
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仄

  声声肠欲断 和我也 点点珠泪成血 这一江流水 流也呜咽 告你高飞远举 前程事 永无磨折 
  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休烦恼 飘零聚散 终有见时节 
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


此词见《乐府雅词》,又见《古今词话》。押仄声韵,与晏词平韵体同,惟后段第二、三句添一字作九字一句异。 《乐府雅词》抄本与此小异,今从《花草粹编》所采《古今词话》原本。
历代作品
共1257,分34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吕岩 (1首)
仇远 (1首)
何梦桂 (1首)
刘克庄 (1首)
刘焘 (1首)
刘褒 (1首)
刘辰翁 (2首)
卓田 (1首)
卢祖皋 (1首)
叶梦得 (2首)
向子諲 (3首)
吴文英 (1首)
吴潜 (1首)
周密 (1首)
周必大 (1首)
周紫芝 (4首)
周邦彦 (4首)
康与之 (1首)
廖行之 (1首)
张元干 (3首)
满庭芳(唐·吕岩)  显示自动注释

大道渊源高真隐秘,风流岂可知闻。先天一气,清浊自然分。

不识坎离颠倒,谁能辨,金木浮沈。幽微处,无中产有,涧畔虎龙吟。

壶中,真造化,天精地髓,阴魄阳魂。运周天水火,燮理寒温。

十月脱胎丹就,除此外,皆是傍门君知否,尘寰走遍,端的少知音。


满庭芳(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寒食无情,阳春如客。晚风吹尽繁枝。落红堆径,小槛立移时。

乐事不堪再省,吴乡远、愁思依依。谁家燕,斜穿绣幕,轻惹画梁泥。

还知。人寂寞,殷勤软语,来说差池。怕王孙归去,芳草离离。

倚翠屏山梦断,无心听、啼鸟催归。何时向,溪流练带,一舸载鸱夷。


满庭芳 初夏(宋·何梦桂)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燕子芹乾,龙孙箨老,绿阴深锁林塘。午风庭院,人试薄罗裳。

数尽落红飞絮,摘青梅、煮酒初尝。重门静,一帘疏雨,消尽水沉香。

把当年团扇,恩情犹在,未是相忘。笑衰翁鬓发,早已苍苍。

说与乘鸾彩女,看世间、多少炎凉。都休怨,百年一梦,且共醉霞觞。


满庭芳(宋·刘克庄)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凉月如冰,素涛翻雪,人世依约三更。扁舟乘兴,莫计水云程。

忽到一洲奇绝,花无数、多不知名。浑疑是,芙蓉城里,又似牡丹坪。

蓬莱,应不远,天风海浪,满目凄清。更一声铁笛,石裂龙惊。

回顾尘寰局促,挥袂去、散发骑鲸。蘧蘧觉,元来是梦,钟动野鸡鸣。


转调满庭芳/满庭芳(宋·刘焘)
  押屑韵  显示自动注释

风急霜浓,天低云淡,过来孤雁声切。雁儿且住,略听自家说。

你是离群到此,我共那人才相别。松江岸,黄芦影里,天更待飞雪。

声声肠欲断,和我也、泪珠点点成血。一江流水,流也呜咽。

告你高飞远举,前程事、永没磨折。须知道、飘零聚散,终有见时节。


满庭芳 留别(宋·刘褒)  显示自动注释

柳袅金丝,梨铺香雪,一年春事方中。烛前一见,花艳觉羞红。

枕臂香痕未落,舟横岸、作计匆匆。明朝去,暮天平水,双桨碧云东。

隔离歌一阕,琵琶声断,燕子楼空。叹阳台梦杳,行雨无踪。

后会芙蕖未老,从今去、日望归鸿。愁如织,断肠啼鴂,饶舌诉东风。


满庭芳 其一 和卿帅自寿(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千骑家山,一觞父老,前有韩魏公来。青原上巳,才见寿筵开。

欧公云间还见,忆相州、更自迟回。公知否,福星分野,飞骑不须排。

留春亭下草,雪霜过了,依旧春荄。待留春千岁,日醉千杯。

却怕催归丹诏,栋明堂、须要雄材。趋朝去,西风便面,只手障浮埃。


满庭芳 其二 草窗老仙歌满庭芳寿馀,勉次原韵(宋末元初·刘辰翁)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空谷无花,新篘有酒,去年穷胜今年。蛩吟蛩和,且省费蛮笺。

闻说先生去也,江南岸、缚草为船。依然在,山栖寒食,路断却归廛。

老人,三又两,清风作供,晴日生烟。但高高杜宇,不办行缠。

几度披衣教我,二升内、煮石烧铅。休重道,玉龙无孔,夜夜叫穿天。


满庭芳 寿富者三月十八(宋·卓田)  显示自动注释

柳暗千株,蓂翻三荚,当年神岳生申。画堂庆会,今日贺生辰。

宝鸭檀烟薰馥,颂椒觞、醽醁频斟。殷勤劝,歌喉宛转,恣乐醉红裙。

荣华兼富贵,如君素享,胜似簪缨。虽田彭倚顿,未足多称。

好是钱流地上,仓箱积、赈济饥贫。多阴德,子孙昌盛,指日绿袍新。


满庭芳 辛未岁,闻表兄王和叔秘监林屋既成,乃作彩舫,幅巾雪鬓,徜徉湖山间,望之为蓬瀛仙翁也。因赋此以寿之,俾舟人歌以和渔唱(宋·卢祖皋)  显示自动注释

盘谷居成,辋川图就,便从鸥鹭寻盟。泛溪窈窕,游钓寄高情。

尚忆儿童旧地,疏帘外、烟雨新晴。微吟罢,渔歌响答,欸乃醉中听。

蓬瀛。归计早,下帆坐阅,涛浪堪惊。爱闲身长占,风澹波平。

夜雪何时访戴,梅花下、同款柴扃。还知否,清时未许,野渡有舟横。


满庭芳 其一 三月十七日雨后极目亭寄示张敏叔、程致道(宋·叶梦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麦陇如云,清风吹破,夜来疏雨才晴。满川烟草,残照落微明。

缥缈危栏曲槛,遥天尽、日脚初平。青林外,参差暝霭,萦带远山横。

孤城。春雨过,绿阴是处,时有莺声。问落絮游丝,毕竟何成。

信步苍苔绕遍,真堪付、闲客闲行。微吟罢,重回皓首,江海渺遗情。


满庭芳 其三 次旧韵,答蔡州王道济大夫见寄(宋·叶梦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一曲离歌,烟村人去,马头微雪新晴。隔年光景,回首近清明。

断送残花又老,春波净、湖水初平。谁重到,雕阑尽日,遥想画桥横。

高城。凝望久,何人为我,重唱馀声。问桃李如今,几处阴成。

老去从游似梦,尊前事、空有经行。犹能记,殷勤寄语,多谢故人情。


满庭芳 其一(宋·向子諲)  显示自动注释

岩桂风韵高古,平生心醉其间。昔转漕淮南,尝手植堂下。芗林此花为多,戏作是词,当邀徐师川诸公同赋。

月窟蟠根,云岩分种,绝知不是尘凡。琉璃剪叶金粟缀花繁。

黄菊周旋避舍,友兰蕙、羞杀山樊。清香远,秋风十里,鼻观已先参。

酒阑。听我语,平生半是,江北江南。经行处、无穷绿水青山。

常被此花相恼,思共老、结屋中间。不因尔,芗林底事,游戏到人寰。


满庭芳 其二 岩桂芗林改张元功所作(宋·向子諲)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瑟瑟金风,团团玉露,岩花秀发秋光。水边一笑,十里得清香。

疑是蕊宫仙子,新妆就、娇额涂黄。霜天晚,妖红丽紫,回首总堪伤。

中央。孕正色,更留明月,偏照何妨。便高如兰菊,也让芬芳。

输与芗林居士,微吟罢、闲据胡床。须知道,天教尤物,相伴老江乡。


满庭芳 政和癸巳滁阳作,其年京师大雪(宋·向子諲)  显示自动注释

天宇长闲,飞仙狂醉,挼云碎玉沈空。谢家庭院,争道絮因风。

不怕寒生宝粟,深调护、犀幕重重。瑶林里,疏梅献笑,小萼露轻红。

瑞龙。香绕处,云间弦管,尘外帘栊。须烂醉流霞,莫诉千钟。

闻道蟠桃正好,蓬瀛路、消息潜通。飞琼伴,偷将春色,分付入芳容。


江南好/忆江南 友人还中吴,密围坐客,杯深清浃,不觉沾醉。越翼日,吾侪载酒问奇字,时斋示江南好词,纪前夕之事,辄次韵(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行锦归来,画眉添妩,暗尘重拂雕栊。稳瓶泉暖,花隘斗春容。

围密笼香晻霭,烦纤手、亲点团龙。温柔处,垂杨亸髻,□暗豆花红。

行藏,多是客,莺边话别,橘下相逢。算江湖幽梦,频绕残钟。

好结梅兄矾弟,莫轻侣、西燕南鸿。偏宜醉,寒欺酒力,帘外冻云重。


满庭芳 其二 西湖(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春水溶溶,春山漠漠,淡烟浅罩轻笼。危楼阑槛,掠面小东风。

又是飞花落絮,芳草暗、万绿成丛。闲徙倚,百年人事,都在画船中。

故园,无恙否,一溪翠竹,两径苍松。更有鱼堪钓,有秫堪舂。

底事尘驱物役,空回首、社燕秋鸿。功名已,萧骚短鬓,分付与青铜。


满庭芳 赋湘梅(宋·周密)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玉沁唇脂,香迷眼缬,肉红初映仙裳。湘皋春冷,谁剪茜云香。

疑是潘妃乍起,霞侵脸、微印宫妆。还疑是,寿阳凝醉,无语倚含章。

绛绡,清泪冷,东风寄远,愁损红娘。笑李凡桃俗,蝶喜蜂忙。

莫把杏花轻比,怕杏花、不敢承当。飘零处,还随流水,应去误刘郎。


满庭芳 子中兄自安仁遗书云:将以重九登高祝融峰。且有“借琼佩霞裾”之语,戏往一阕以解嘲(宋·周必大)  显示自动注释

天壤茫茫,人心殊观,未免因欠思馀。太山邱垤,同载一方舆。

那更长沙下湿,祝融峰、才比吾庐。秋风冷,攀缘汗浃,应叹苦区区。

登高,聊尔耳,何须蜡屐,谁暇膏车。默存处,清都宛在须臾。

笑约乘鸾羽客,窥倒景、拊掌崎岖。归来把,萸囊菊盏,一为洗泥涂。


潇湘夜雨/满庭芳 其一 濡须对雪(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楼上寒深,江边雪满,楚台烟霭空濛。一天飞絮,零乱点孤篷。

似我华颠雪领,浑无定、漂泊孤踪。空凄黯,江天又晚,风袖倚蒙茸。

吾庐,犹记得,波横素练,玉做寒峰。更短坡烟竹,声碎玲珑。

拟问山阴旧路,家何在、水远山重。渔蓑冷,扁舟梦断,灯暗小窗中。


潇湘夜雨/满庭芳 其二(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晓色凝暾,霜痕犹浅,九天春意将回。隔年花信,先已到江梅。

沈水烟浓如雾,金波满、红袖双垂。仙翁醉,问春何处,春在玉东西。

瑶台。人不老,还从东壁,来步天墀。且细看八砖,花影迟迟。

会见朱颜绿鬓,家长近、咫尺天威。君知否,天教雨露,常满岁寒枝。


潇湘夜雨/满庭芳 其三 和潘都曹九日词(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江绕淮城,云昏楚观,一枝烟笛谁横。晓风吹帽,霜日照人明。

暗恼潘郎旧恨,应追念、菊老残英。秋空晚,茱萸细撚,醽醁为谁倾。

人间,真梦境,新愁未了,绿鬓星星。问明年此会,谁寄幽情。

倚尽一楼残照,何妨更、月到帘旌。凭阑久,歌君妙曲,谁是米嘉荣。


潇湘夜雨/满庭芳 其四 二妙堂作(宋·周紫芝)
  押虞韵  显示自动注释

楚尾江横,斗南山秀,辋川谁画新图。几时天际,平地出方壶。

应念江南倦客,家何在、飘泊江湖。天教共,银涛翠壁,相伴老人娱。

长淮,看不尽,风帆落处,天在平芜。算人间此地,岂是穷途。

好与婆娑尽日,应须待、月到金枢。山中饮,从教笑我,白首醉模糊。


满庭芳 夏日溧水无想山作 中吕(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风老莺雏,雨肥梅子,午阴佳树清园。地卑山近,衣润费炉烟

人静乌鸢自乐,小桥外、新渌溅溅。凭阑久,黄芦苦竹,拟泛九江船。

年年,如社燕,漂流瀚海,来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长近尊前。

憔悴江南倦客,不堪听、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时眠。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溧水:今江苏省县名。
②风老莺雏:幼莺在暖风里长大了。
③午阴嘉树清圆:正午的时候,太阳光下的树影,又清晰,又圆正。
④乌鸢:即乌鸦。
⑤溅溅:流水声。
⑥社燕:燕子当春社时节往北飞,秋社时节往南飞,故称社燕。
⑦瀚海:指沙漠。
⑧修椽:长椽子。燕子寄寓在房梁的长椽上。
⑨身外:身外事,指功名利禄。

【评解】

这首词较真实地反映了封建社会里,一个宦途并不得意的知识分子愁苦寂寞的心情。
上片写江南初夏景色,将羁旅愁怀融入景中。下片抒飘流之哀。结句以“醉眠”暗示倦客心情。词意蕴藉而余味不尽。

【集评】

沈义父《乐府指迷》:词中多有句中韵,人多不晓,不惟读之可听,而歌诗最要叶韵应拍,不可以为闲字而不押。如《满庭芳》过处“年年,如社燕”,“年”字是韵,不可不察也。
沈际飞《草堂诗余正集》:“衣润费炉烟”,景语也,景在“费”字。
陈延焯《白雨斋词话》:美成词有前后若不相蒙者,正是顿挫之妙。
如《满庭芳》上半阕云:“人静乌鸢自乐,小桥外、新绿溅溅。凭阑久,黄芦苦竹,疑泛九江船。”正拟纵乐矣;下忽接云:“年年,如社燕,飘流瀚海,来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长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听,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枕簟,容我醉时眠。”是乌鸢虽乐,社燕自若;九江之船,卒未尝泛。此中有多少说不出处,或是依人之苦,或有患失之心,但说得虽哀怨却激烈,沉郁顷挫中别饶蕴藉。后人为词,好作尽头语,令人一览无余,有何趣味?
周济《宋四家词选》:体物入微,夹入上下文,中似褒似贬,神味最远。
黄蓼园《寥园词选》:此必其出知顺昌后所作。前三句见春光已去。
“地卑”至“九江船”,言其地之僻也。“年年”三句,见宦情如逆旅。
“且莫思”句至末,写其心之难遣也。末句妙于语言。
郑文焯《郑校清真集》:案《清真集》强焕序云:溧水为负山之色,待制周公元祐癸酉为邑长于斯,所治后圃有亭曰“姑射”,有堂曰“萧闲”,皆取神仙中事,揭而名之。此云无想山,盖亦美成所居名,亦神仙家言也。
陈洵《海绡说词》:方喜嘉树,旋苦地卑;正羡乌鸢,又怀芦竹;人生苦乐万变,年年为客,何时了乎!且莫思身外,则一齐放下。急管繁弦,徒增烦恼,固不如醉眠之自在耳。词境静穆,想见襟度,柳七所不能为也。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在溧水作。上片写江南初夏景色,极细密;下片抒飘流之哀,极宛转。“风老”二句,实写景物之美。莺老梅肥,绿阴如幄,其境可思。
“地卑”二句,承上,言所处之幽静。江南四月,雨多树密,加之地卑山近,故湿重衣润而费炉烟,是静中体会之所得。“人静”句,用杜诗,增一“自”字,殊有韵味。
“小桥”句,亦静境。“凭阑久”,承上。“黄芦”句,用白香山诗,言所居卑湿,恐如香山当年之住湓江也。换头,自叹身世,文笔曲折。叹年年如秋燕之飘流。“且莫思”
句,以撇作转,劝人行乐,意自杜诗“莫思身外无穷事,且尽尊前有限杯”出。“憔悴”
两句,又作一转,言虽强抑悲怀,不思身外,但当筵之管弦,又令人难以为情。“歌筵畔”一句,再转作收。言愁思无已,惟有借醉眠以了之也。
此词作于宋哲宗元祐八年(1093)作者任溧水县县令时,词中真实地反映了作者的宦情羁思和身世之感 。词中多处化用前人诗句,旧曲翻新,精心熔铸,浑化无迹。
一开头写春光已去,雏莺在风中长成了,梅子在雨中肥大了。这里化用杜牧“ 风蒲燕雏老(《赴京初入汴口》)及杜甫“红绽雨肥梅(《陪郑广文游何将军山林》)诗意。“午阴嘉树清圆 ”,则是用刘禹锡《昼居池上亭独吟》“日午树阴正”句意,“清圆”二字绘出绿树亭亭如盖的景象。以上三句写初夏景物,体物极为细微,并反映出作者随遇而安的心情,极力写景物的美好,无伤春之愁,有赏夏之喜。但接着就来一个转折:“地卑山近,衣润费炉烟 。”’正象白居易贬官江州 ,在《琵琶行》里说的“ 住近湓江地低湿”,溧水也是地低湿 ,衣服潮润,炉香熏衣,需时良多,“ 费”字道出衣服之潮 ,则地卑久雨的景象不言自明 。那末在这里还是感到不很自在吧 。接下去又转写:此地比较安静,没有嘈杂的市声,连乌鸢也自得其乐。小桥外,溪不清澄,发出溅溅水声。似乎是一种悠然自得之感 。但紧接着又是一转:“凭栏久,黄芦苦竹,疑泛九江船。”白居易既叹“ 住近湓江地低湿 ,黄芦苦竹绕宅生 ”,词人在久久凭栏眺望之余,也感到自己处在这“地卑山近”的溧水,与当年白居易被贬江州时环境相似 ,油然生出沦落天涯的感慨。由“凭栏久”一句,知道从开篇起所写景物都是词人登楼眺望所见。
下片开头,以社燕自比。社燕在春社时飞来,到秋社时飞去,从海上飘流至此,在人家长椽上作巢寄身。瀚海,大海 。词人借海燕自喻,频年飘流宦海,暂在此溧水寄身 。既然如此,“且莫思身外,长近尊前”,姑且不去考虑身外的事,包括个人的荣辱得失,还是长期亲近酒樽,借酒来浇愁吧。词人似乎要从苦闷中挣脱出去 。这里 ,点化了杜甫“莫思身外无穷事 ,且尽生前有限杯”(《绝句漫兴》)和杜牧的身外任尘土 ,尊前极欢娱(《张好好诗 》)。“憔悴江南倦客 ,不堪听急管繁弦 ”,又作一转 。在宦海中飘流已感疲倦而至憔悴的江南客,虽想撇开身外种种烦恼事 ,向酒宴中暂寻欢乐,如谢安所谓中年伤于哀东,正赖丝竹陶写 ,但宴席上的“急管繁弦”,怕更会引起感伤。杜甫《陪王使君》有“不须吹急管,衰老易悲伤 ”诗句 ,这里“不堪听”含有“易悲伤”的含意 。结处“歌筵畔,承上“急管繁弦”。“先安簟枕,容我醉时眠,则未听丝竹,先拟醉眠。他的醉,不是欢醉而有愁醉。丝竹不入愁之耳,唯酒可以忘忧。箫统《陶渊明传》:“渊明若先醉,便语客:‘我醉欲眠,卿可去。’”词语用此而情味自是不同。“容我”二字,措辞宛转,心事悲凉。结语写出了无可奈何、以醉遣愁的苦闷。
王国维推尊邦彦为词中老杜,确非溢美之词。此词即突出地体现了清真词章法变化多端 。疏密相间,笔力奇横,写景抒情刻画入微,形容尽致的特点。词中“多用唐人诗语,隐括入律,浑然天成,”“尤善铺叙,富艳精工”(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堪称匠心独运的成功之作。

满庭芳 其一 忆钱唐(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山崦笼春,江城吹雨,暮天烟淡云昏。酒旗渔市,冷落杏花村

苏小当年秀骨,萦蔓草、空想罗裙。潮声起,高楼喷笛,五两了无闻。

凄凉,怀故国,朝钟暮鼓,十载红尘。似梦魂迢递,长到吴门。

闻道花开陌上,歌旧曲、愁杀王孙。何时见、□□唤酒,同倒瓮头春。


满庭芳 其二(宋·周邦彦)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花扑鞭梢,风吹衫袖,马蹄初趁轻装。都城渐远,芳树隐斜阳。

未惯羁游况味,征鞍上、满目凄凉。今宵里,三更皓月,愁断九回肠。

佳人,何处去,别时无计,同引离觞。但唯有相思,两处难忘。

去即十分去也,如何向、千种思量。凝眸处,黄昏画角,天远路岐长。


满庭芳 其三(宋·周邦彦)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白玉楼高,广寒宫阙,暮云如幛褰开。银河一派,流出碧天来。

无数星躔玉李,冰轮动、光满楼台。登临处,全胜瀛海,弱水浸蓬莱。

云鬟,香雾湿,月娥韵涯,云冻江梅。况餐花饮露,莫惜裴徊。

坐看人间如掌,山河影、倒入琼杯。归来晚,笛声吹彻,九万里尘埃。


满庭芳 寒夜(宋·康与之)  显示自动注释

霜幕风帘,闲斋小户,素蟾初上雕笼。玉杯醽醁,还与可人同。

古鼎沈烟篆细,玉笋破、橙橘香浓。梳妆懒,脂轻粉薄,约略淡眉峰。

清新,歌几许,低随慢唱,语笑相供。道文书针线,今夜休攻。

莫厌兰膏更继,明朝又、纷冗匆匆。酩酊也,冠儿未卸,先把被儿烘。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宋代都市繁荣、歌妓激增,词中歌咏士子与妓女婉转绸缪之态的,数量颇多。柳永、秦观、周邦彦等著名词人,都有这一类作品。康与之的这首词,也属此类艳情词。词中写的,是歌妓冬夜留宴书生的欢昵场面,软媚艳冶之致。
“霜幕风帘”三句,写节序及佳人所居环境:屋外风寒霜冷 ,但有帘遮幕隔 ,室内仍是一团暖意。“素蟾”即皎洁的月亮 。“ 雕笼”的“ 笼”字应作“ 栊”,“ 雕栊”就是雕花的窗根“素蟾初上雕栊”,走到窗边,窥控月儿初上的情景,多么恬静,多么富于诗意。短短三句,而节序、地点、时间俱出,用笔可谓简练。
节序景物描写完了,即转入了描写室内人物活动。“玉杯醽醁,还与可人同 。”书生与佳人对酒 。“醽醁 ,”是美酒的名字;“可人”即称人心意的人 ,这里是词人对佳人的昵称 。“古鼎沉烟篆细”句,插写室内摆设。古鼎中点燃着用沉香制成的盘香,散发出细细的轻烟。表明室内陈设的不俗,增强了室内的香暖感 。“玉笋破、橙橘香浓”句,写丽人以指擘破香甜的橙橘 。“玉笋”喻女子洁白纤细的手;橙橘为醒酒之物;剥橙之举,可见其殷勤款待之意。前此周邦彦《少年游》中也有“纤指破新橙”之句,“梳妆懒”三句,写其薄施脂粉,淡淡梳妆。淡扫蛾眉,保持本色 ,反而会取得更好的效果。从“玉杯醽醁”至此,作品主要写了丽人的劝酒,剥橙及其妆扮,一位美丽而多情的少女,已浮现于眼前。
下片继续写佳人的活动。“ 清新歌几许”三句,写其歌唱、笑语。“清新”二字,主要指她演唱风格;“歌几许”,说明她为心上人不停地唱 ,已经唱了很多 ;一边唱 ,一边低声款语温存 。她说些什么呢?
“道文书针线”至“纷冗匆匆”数句,记述了她低声款语的内容。她说 :“你的文书,我的针线,今夜都歇着吧 !往灯里再添些油,咱们尽情地喝酒、歌唱、谈心吧,到明天,你又要去忙碌了。”(“兰膏”是用泽兰炼成的油脂 ,用来点灯,散发香气。)这是多么大胆 ,纵情的表达!这几句 ,写歌妓的声口,绘声传情,细腻逼真,正如清人贺裳在《皱水轩词筌》中所说的一样 :“宛然慧心女子小窗中喁喁口角。”
“醽酊也”三句 ,写酒后佳人为书生整理被褥,还未卸下冠心,她就先去把被儿烘暖了。主动而温存!
这里写得非常含蓄,留下了无穷眷意,供读者去品味,可谓极尽结句“以迷离称隽”之能事。
这首词艺术上的特点是铺叙 。突出打通上下片,一气呵成,都围绕着女主人公的举止言笑展开,有层次地、多角度地描写了她的手爪颜色、口角技艺,以及献酒擘橙、清歌笑语、烘被铺床动作,使此色艺绝伦而放纵多情的歌妓形象,得到鲜明生动的表现。人物描写与环境描写互相和谐,醽醁篆香 、橙橘 、兰膏、绣被的出现,增强了绣房的陈设气氛,衬托得人物更富于青楼特点。开头三句的节序景物描写,说明了这是一个寒夜;而室内的光景却如此温馨,两相对比,使人有倍感温馨。整首词所描写的场面,充满了香艳感和旖旎感,但未流于秽亵庸俗。宋人把康与之比柳耆卿(见罗大经《鹤林玉露》),从这首词来看,与《乐章集》中大量描写妓女的词,倒也极相似。

满庭芳 丁未生朝和韵酬表弟武公望(宋·廖行之)  显示自动注释

五甲科名,半生蹭蹬,胸中可谓忘奇。荣华外物,算岂是人为。

自有吾身事业,最难得、□养亲时。萱堂好,紫鸾重诰,寿与岳山齐。

世间,欢乐事,争名蜗角,伐性蛾眉。谩须臾变化,苍狗云衣。

那似千秋寿母,功名事、分付吾儿。从今去,捧觞戏彩,双绶更相宜。


满庭芳 其一 寿(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梁苑春归,章街雪霁,柳梢华萼初萌。非烟非雾,新岁乐升平。

京兆雍容报政,金狨过、九陌尘轻。朝回处,青霄路稳,黄色起天庭。

东风,吹绿鬓,薄罗剪彩,小绾流莺。比渭滨甲子,尚父难兄

满泛椒觞献寿,斑衣侍、云母分屏。明年会,双衣对引,谈笑秉钧衡。


满庭芳 其二 寿富枢密(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韩国殊勋,洛都西内,名园甲第相连。当年绿鬓,独占地行仙。

文彩风流瑞世,延朱履、丝竹喧阗。人皆仰,一门相业,心许子孙贤。

中兴,方庆会,再逢甲子,重数天元。问千龄谁比,五福俱全。

此去沙堤步稳,调金鼎、七叶貂蝉。香檀缓,杯传鹦鹉,新月正娟娟。


满庭芳 其三 为赵西外寿(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玉叶联芳,天潢分润,寿筵长对熏风。间平襟度,濮邸行尊崇。

忠孝家传大雅,无喜愠、一种宽容。芝兰盛,彩衣嬉戏,亲睦冠西宗。

丝纶,膺重寄,遥防迁美,本镇恩隆。应萱堂齐福,诞月仍同。

花蕊香浓气暖,凝瑞露、满酌金钟。龙光近,星飞驿马,宣入嗣王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