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水调歌头词谱
水调歌头 《碧鸡漫志》属中吕调。毛滂词名《元会曲》,张矩词名《凯歌》。按《水调》乃唐人大曲,凡大曲有歌头,此必裁截其歌头,另倚新声也。

水调歌头 双调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韵,后段十句四平韵 毛滂

  九金增宋重 八玉变秦馀 千年清浸 先净河洛出图书 一段升平光景 不但五星循轨 万点共连珠 
  中中中中仄中仄仄平平中平平仄中中平仄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

垂衣本神圣 补衮妙工夫 
中中中平仄中仄仄平平

  朝元去 锵环佩 冷云衢 芝房雅奏 仪凤矫首听笙竽 天近黄麾仗晓 春早红鸾扇暖 迟日上金铺 
  中中中中中仄仄中平中平中仄中仄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

万岁南山色 不老对唐虞 
中仄中平仄中仄仄平平


此调以此词及周词、苏词为正体,若贺词之偷声,王词、刘词之添字,傅词之减字,皆变体也。 此词前后段不间入仄韵,宋词俱如此填。其前段第三、四句,后段第四、五句,俱四字一句、七字一句,其七字句并作拗体。惟葛郯词“翠光千顷,为谁来去为谁留”、“跳珠翻沫,轰雷掣电几时收”,吕渭老词“醉魂何在,应骑箕尾到青天”、“黄粱未熟,经游都在梦魂间”,刘过词“日高花困,海棠风暖想都开”,“人生行乐,且须痛饮莫辞杯”,“谁”字、“雷”字、“骑”字、“游”字、“棠”字、“须”字俱平声,与此异。 又前段起句,毛词别首“金马空故事”,辛弃疾词“四坐且勿语”,叶梦得词“修眉扫遥碧”。换头三句,毛词别首“双石健,含古色,照新堂”,“石”字、“古”字俱仄声。苏轼词“众鸟里,真彩凤,独不鸣”,“彩”字、“不”字俱仄声。辛词“回首处,云正出,鸟倦飞”,“首”字、“正”字、“倦”字俱仄声,俱与此词异。谱内可平可仄据此,其馀参下平韵词。

又一体 双调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韵,后段十句四平韵 周紫芝

  岁晚念行役 江阔渺风烟 六朝文物何在 回首更凄然 倚尽危楼杰观 暗想琼枝璧月 罗袜步承莲 
  仄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桃叶山前鹭 无语下寒滩 
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潮寂寞 浸孤垒 涨平川 莫愁艇子何处 烟树杳无边 王谢堂前双燕 空绕乌衣门巷 斜日草连天 
  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只有台城月 千古照婵娟 
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此词前段第三句六字,第四句五字,后段第四句六字,第五句五字,与毛词异。 按苏轼词“中年亲友离别,丝竹缓离忧”、“故乡归去千里,佳处辄迟留”,叶梦得词“倚空千嶂横起,银阙正当中”、“遥知玉斧初斲,重到广寒宫”,正与此同。宋词如吴文英、刘克庄、方岳,金元词如蔡松年、王庭筠、元好问、赵孟頫,皆如此填。

又一体 双调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韵、两仄韵,后段十句四平韵、两仄韵 苏轼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  又恐琼楼玉宇 
  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间 
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

  转朱阁 低绮户 照无眠 不应有恨 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此词前段第五、六句,后段第六、七句,间入两仄韵。 按刘仲芳词“极目平沙千里,惟见雕弓白羽”、“堂有经纶贤相,边有纵横谋将”。叶梦得词“分付平云千里,包卷骚人遗思”、“却叹从来贤士,如我与公多矣”。辛弃疾词“好卷垂虹千尺,只放冰壶一色”、“寄语烟波旧侣,闻道蒪鲈正美”。段克己词“神既来兮庭宇,飒飒西风吹雨”、“风外渊渊箫鼓,醉饱满城黎庶”,正与此同。但叶梦得词“里”、“思”、“士”、“矣”,段克己词“宇”、“雨”、“鼓”、“庶”,前后段同一韵,与此词前后各韵者又微有别。此外,又有前段第五、六句押仄韵,后段不押者,或有后段第六、七句押仄韵,前段不押者,此则偶合,不复分体。

又一体 双调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韵、五叶韵,后段十句四平韵、五叶韵 贺铸

  南国本潇洒 六代浸豪奢 台城游冶 襞笺能赋属宫娃 云观登临清夏 碧月留连长夜 吟醉送年华 
  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回首飞鸳瓦 却羡井中蛙 
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访乌衣 成白社 不容车 旧时王谢 堂前双燕过谁家 楼外河横斗挂 淮上潮平霜下 樯影落寒沙 
  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商女篷窗罅 犹唱后庭花 
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此词第一句押韵,以平韵为主,其仄韵,即用本部麻、马、祃三声叶,间入平韵之内。宋人只此一体,并无别首可校。若其前段第三、四句,后段第五、六句俱作四字一句、七字一句,则与毛词同,但不作拗体耳。

又一体 双调九十七字,前后段各十句、四平韵 王之道

  斜阳明薄暮 暗雨霁凉秋 弱云狼藉 晚来风起 席捲更无留 天外老蟾高挂 皎皎寒光照水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

金碧共沈浮 宾主一时兴 倾动庾公楼 
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

  渡银汉 漙玉露 势如流 不妨吟赏 坐拥红袖舞还讴 暗祝今宵素魄 助我清才逸气 稳步上瀛洲 
  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欲识瀛洲路 雄据六鳌头 
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此与毛词同,惟前段毛词第四句系七字,此则添二字作四字、五字两句异。

又一体 双调九十七字,前段九句四平韵,后段十一句四平韵 张孝祥

  雪洗卤尘净 风约楚云留 何人为写悲壮 吹笛古城楼 湖海平生豪气 关塞如今风景 剪烛看吴钩 
  仄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剩喜然犀处 骇浪与天浮 
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忆当年 周与谢 富春秋 小乔初嫁 香囊犹在 功业故优游 赤壁矶头落照 淝水桥边衰草 
  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

渺渺唤人愁 我欲乘风去 击楫誓中流 
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此与周词同,惟后段周词第四句系六字,此则添二字作四字两句异。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六字,前段九句四平韵,后段十句四平韵 刘因

  一诺与金重 一笑比河清 风花不遇真赏 终古未全平 前日青春归去 今日尊前笑语 春意满西城 
  仄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花鸟喜相对 宾主眼俱明 
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

  平生事 千古意 两忘情 醉眠君且去我 扶我者 有门生 窗下烟江白鸟 空外浮云苍狗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

未肯便寒盟 从此洛阳社 莫厌小车行 
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


此与周词同,惟后段第五句添一字作六字折腰句法异。

又一体 双调九十四字,前后段各九句、四平韵 傅公谋

  草草三间屋 爱竹旋添栽 碧纱窗户 眼前都是翠云堆 一月山翁高卧 踏雪水村清冷 木落远山开 
  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唯有平安竹 留得伴寒梅 
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家童开门看 有谁来 客来一笑 清话煮茗更传杯 有酒只愁无客 有客又愁无酒 酒熟且徘徊 
  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明日人间事 天自有安排 
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此与毛词同,惟后段第一、二句减一字作五字句异。
历代作品
共1557,分43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丘崇 (5首)
严仁 (1首)
京镗 (10首)
侯寘 (5首)
刘一止 (2首)
刘光祖 (1首)
刘克庄 (11首)
水调歌头 其一 登赏心亭怀古(宋·丘崇)  显示自动注释

一雁破空碧,秋满荻花洲。淮山淡扫,欲颦眉黛唤人愁。

落日归云天外,目断清江无际,浩荡没轻鸥。有恨寄流水,无泪学羁囚。

望石城,思东府,话西州。平芜千里,古来佳处几回秋。

歌舞当年何在,罗绮一时同尽,梦幻两悠悠。杯到莫停手,唯酒可忘忧。


水调歌头 其二 为赵漕德庄寿(宋·丘崇)  显示自动注释

人物冠江左,正始有遗音。谪仙风味,洒然那受一尘侵。

倚马文章天与,霏屑谈辞云委,宣室为虚襟。小驻外台节,聊屈济时心。

记长庚,曾入梦,恰而今。橙黄橘绿,可人风物是秋深。

九日明朝佳节,得得天教好景,供与醉时吟。从此寿千岁,一岁一登临。


水调歌头 其三 戊戌迓客回程至松江作(宋·丘崇)  显示自动注释

小队拥龙节,三度过鲈乡。烟波万顷,縠纹轻皱湿斜阳。

何处渔舟唱晚,最是芦花风断,欸乃一声长。矫首望空阔,逸兴堕微茫。

笑尘缨,何日许,濯沧浪。天随甫里,相寻无处一凄凉。

曾把水光山色,收入烟蓑短艇,胜世作清狂。举酒属公子,富贵未渠央。


水调歌头 其四 秋日登浮远堂作(宋·丘崇)
  押豪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一叶下林表,秋色满蘅皋。江风吹雨初过,天宇一何高。

蜡屐径来堂上,倚杖翛然长啸,万里看云涛。逸兴浩无际,安得驾灵鳌。

叹吾生,天地里,一秋毫。江山如传,古来阅尽几英豪。

回首只今何在,举目依然风景,此意属吾曹。欲去重惆怅,松径冷萧骚。


水调歌头 其五 鄂渚忆浮远(宋·丘崇)  显示自动注释

彩舰驾飞鹢,帆影漾江乡。肥梅天气,一声横玉换新阳。

惊起沙汀鸥鹭,点破暮天寒碧,极目楚天长。一抹残霞外,云断水茫茫。

逆清风,歌白雪,和沧浪。枕流亭馆,昔年行处半荒凉。

我欲骖风游戏,收拾烟波佳景,一一付词章。闻说洞天好,何处水中央。


水调歌头 上韵州方检详,时有节制之命(宋·严仁)  显示自动注释

惨淡望京阙,慷慨梦天山。引杯中夜看剑,壮气刷幽燕。

鼍鼓满天催曙,画角连云啸月,吹断戍瓶烟。犀角赤兔马,虎帐绿熊毡。

仗汉节,伸大义,伐可汗。青冥更下斧钺,赤子要君安。

铁骑千群观猎,宫样十眉环座,礕礰听鸣弦。莫厌兜鍪冷,归去又貂蝉。


水调歌头 次卢漕韵呈茶漕二使(宋·京镗)  显示自动注释

杨卢万人杰,见我眼俱青。锦官城里胜概,在在款经行。

笔底烟云飞走,胸次乾坤吐纳,议论总纵横。觉我形秽处,相并玉壶清。

二使者,弦样直,水般平。岷峨洗净凄怆,威与惠相并。

闻道东来有诏,却恐西留无计,顿使雪山轻。滚滚蜀江水,不尽是声名。


水调歌头 中秋(宋·京镗)  显示自动注释

明月四时好,何事喜中秋。瑶台宝鉴,宜挂玉宇最高头。

放出白毫千丈,散作太虚一色,万象入吾眸。星斗避光彩,风露助清幽。

等闲来,天一角,岁三周。东奔西走,在处依旧若从游。

照我尊前只影,催我镜中华发,蟾兔漫悠悠。连璧有佳客,乘兴且登楼。


水调歌头(宋·京镗)  显示自动注释

序:伏蒙都运都大判院以某新建驷马楼落成有日,宠赐佳词,为郡邑之光。辄勉继严韵,以谢万分。

百堞龟城北,江势远连空。杠梁济涉,浑似溪涧饮长虹。

覆以翚飞华宇,载以鱼浮叠石,守护有神龙。好看发源水,滚滚尽流东。

司马氏,凌云气,盖群公。当年题柱,从此奏赋动天容。

果驾轺车使蜀,能致诸蛮臣汉,邛笮道仍通。寄语登桥者,努力继前功。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成都城北旧有一座清远桥,相传即汉代的升仙桥(一作“升迁桥”)。据晋代常璩《华阳国志·蜀志·蜀郡州治 》,桥有送客观,汉代著名辞赋家司马相如最初离蜀赴长安时 ,曾题辞于此,曰 “不乘赤车驷马,不过汝下也 ”(太平御览·地部·桥)引《华阳国志》作司马相如题桥柱云云,与单行本稍有不同),意即不做高官誓不还乡。后来此志竟成,果然以“钦差大臣”的身份乘赤车驷马返蜀,一时太守以下郊外迎接 ,县令背负弓箭为之开道 ,蜀人把这视为荣耀(参见《史记·司马相如列传 》)。唐岑参《升仙桥》“长桥题柱去,犹是未达时。及乘驷马车,却从桥上归。名共东注水,滔滔无尽期 。”即咏其事。升仙桥南宋时业已破旧,孝宗绍熙十六年(1189)十二月至十七年四月,身为四川安抚制置使、知成都府的京镗将其重加修建,改名“驷马桥”,并撰有《驷马桥记》。
观本篇小序可知,桥将竣工时,同僚们赋词祝贺,作者遂填此阕以作答谢。但,原唱今已失传,只剩下这篇“报李”之作了。
全词紧紧围绕“驷马桥”在作文章。
“百堞 ”二句,先写此桥所在之地、所跨之江。
“龟城”是成都的别名。相传战国时秦大臣张仪初筑此城,屡筑屡坏,后见大龟从江中而出,巫者让张仪按龟之行迹筑城,果然城筑而不坏。见宋祝穆《方舆胜览·成都府·郡名 》。“江”,此指郫江,系长江上游支流之一,经成都北,折向南,与都江会合。郫江气势磅礴,遥接长天,景色极为雄阔,又得雄伟绵延之城垣映衬其间,更其壮观,而“江 ”既浩荡若此,则“江”上之“桥”的巍峨与伸展不问可知。写“江”正所以写“桥”焉。
然而“江阔桥更长”的写法,在词人犹觉不足以显示“桥 ”的气魄之大 ,故下文又设喻为夸张。以“长虹”拟“桥”,这是夸大 ;以“溪涧”拟“江”,这是夸小。驷马桥的矫健雄伟,就在这“大”与“小”的对比中突出出来了。司马相如《子虚赋》中的楚使子虚以云梦泽“方九百里”夸言楚国之大,齐乌有先生则以齐国”吞若云楚者八九 ,其于胸中曾不带芥”抑而胜之。本篇笔法,与此相近。
细细品味,“杠梁”二句的精彩之处尚不止于此。
如“济涉”字、“饮 ”字,也都是词眼所在。就事实而言,“江”动而“桥”静”但据实写来,便无诗意。词人采用拟人化的手法,将桥墩比作人腿,写“桥”迈开大步涉水过江;又将桥身比作渴虹,张开大嘴吮吸湍流。—“静”物“动”写,整个画面就活起来了。
前四句,作者作远观江桥,先绘背影,再描桥姿,层次分明,读者心中已生桥之大概。“远”“浑”等词极具气魄,桥之伟岸淋漓尽现于此。
以上从大处落墨 ,是对驷马桥的宏观描写 。至“覆以”二句,精雕细琢,转入微观。桥巅之,有华丽的飞檐覆盖着,势如羽军鸟振翅;桥底有层叠的石墩负载着,形如鱼鳖浮游。似这等巧夺天工、美仑美奂的建筑物,合有神灵护佑。相传隋军战舰自成都东下伐陈时 ,“有神龙数十,腾跃江流 ,引伐罪之师,向金陵之路 ,船住则龙止,船行则龙去,四日之内,三军皆睹”(见《隋书·高祖纪 》开皇八年伐陈诏),于是词人不假旁搜,顺手引入词中,更为此桥抹上一道奇光幻彩。桥以“马”名,而词人在具体摹写与渲染时,又调动“羽军”,“鱼”、“龙”等动物字词,且与首句“龟城”之“龟”字遥遥相映,别具匠心。尽客这些飞禽水族均非其实 (“羽军”、“鱼”、“龟”分别物化、附属于“华宇”、“叠石”和“城”,“龙”则纯出于虚拟 ),能够引发读者的丰富想象,使人若见羽军飞于天、龟行于陆、鱼浮江面,龙潜水底,这就加倍地给“郫江长虹图”增添了勃勃生机。
作者宏观写桥极有气势、细处入手更富神韵、语言生动灵活,视角多变,短短三句,桥之精美跃然纸上。
自《尚书·禹贡》以后,古人以为长江发源于蜀中的岷山,后世文学家信之不疑,晋郭璞《江赋》曰:“惟岷山之导江,初发源于滥觞。”苏轼是四川人,其《游金山寺》诗亦云:“我家江水初发源。”词人以浓墨重彩描绘此桥传神之后,不无自豪地宣称:新桥落成在望,很快便可登桥观览,欣赏那刚发源不久的江水滚滚东流了!上阕起处由“江”出“桥 ”,至此又由“桥”入“江 ”,峰回路转,岭断云连,章法缜密地结束了上阕。
上阕着重写“桥 ”,然题面中“驷马”二字尚无着落,故下阕即转而述司马相如事。江势雄伟,桥姿壮丽,地灵如此,人杰若何?写江写桥,自然言及登桥之人 ,两阕之间的过渡,亦可谓“山岩巉绝之际,飞梁而行”(明李腾芳《山居杂著》)了。
换头三句,高度赞扬司马相如的“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王勃《滕王阁序》),谓其登桥上路、出蜀赴京之际,气宇轩昂,压倒了当世的诸公。以下二句,一则述“题柱”之举,勾锁上文;一则进而叙述其入京后牛刀小试,初露锋芒。按《史记》本传载其为天子游猎赋(即《上林赋》)献给汉武帝,帝大悦,任用其为郎官,“奏赋动天容”即是谓此。至“果驾”三句,登峰造极,备述其雄图大展,衣锦荣归。传载相如为郎官数岁,武帝遣其为使其回乡安抚巴蜀地区,后又出使西南邛、稢等少数民族统治区,致使诸少数民族首领皆请为汉臣,汉与邛、稢间断绝了的交往自此重新畅通。这两次出使,于国家而言,稳定了西南边陲的政治局势,加强了汉王朝与西南诸少数民族的联系,贡献甚大;于个人而言,实现了当年乘赤车驷马重返成都的豪语壮志,也算心满意足,利国利家成功成名了,驰誉乡里,垂名清史对封建时代的知识分子来说,人生的价值,莫此为甚了。词人虽只是根据史料,敷衍成文,但无限神往之情,已洋溢在字里行间。
作者,推崇前贤,目的是激励后进;表彰古之登桥者 ,正为激励今之登桥者奋起 。所以才有卒章显志、画龙点睛的最后两句:“寄语登桥者 ,努力继前功 !”词人重修此桥之旨,以“驷马”名桥之旨,以及撰此词之旨,便昭然揭出。为山九仞,有此一篑封顶,便出云霄之上,全词有此作收束意味登时深远有加。
通观全词,既为桥而作 ,则上阕写桥由粗及精,继而下阕独展“驷马”之旨趣,由古励今。层次分明。不乏深意,实属佳作。
就思想内容而论,本篇不可避免地表现出某些封建社会士大夫阶级的局限性,如大汉族主义倾向、对于个人功名利禄的汲汲追求等等 ,这些固然不足取;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词人所歌颂的并非古人为禄利争夺之为,而是符合国家、民族利益之举,词人赞此,也是想表达个人的荣耀应在为国家、民族尽职尽责中实现词中所含蕴着的奋发、进取精神,仍然具有积极的意义。唐宋词里司马相如事者汗牛充栋,大抵着眼于他的文学才华以及他与卓文君的浪漫爱情,而本篇独取其在政治建树,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逆言之即“见仁者仁,见智者智 ”,如果说他人之词乃词人之词,那么京镗此词则便是政治实干家之词了!
有宋一代是我国文明与文化发展的一个高峰阶段,文化的各个方面都出繁荣局面,其表现之一即地方官吏颇留意于保护整修古迹、新辟名胜,功成之时,辄延请名士或亲自挥毫为文以记,故此类散文佳作层出不穷,如范仲淹《岳阳楼记 》、欧阳修《丰乐亭记》、苏轼《超然台记 》、陆游《铜壶阁记》等皆是。我们常说南宋豪放派词人有“以文为词”的倾向,这方面仅仅着眼于他们词中的散文句法是不够的,还应该注意到散文题材对词作的渗透。即以此词而论,它难道不是一篇协律押韵、入乐可歌的《驷马桥记》么?

水调歌头 次王运使韵(宋·京镗)  显示自动注释

身去日华远,举首望长安。四年留蜀,那复有梦到金銮。

遥想将芜三径,自笑已穷五技,无语倚阑干。欲作天涯别,犹对俎尊闲。

秋意晚,风色厉,叶声乾。阳关三叠缓唱,一醉且酡颜。

聚散燕鸿南北,得失触蛮左右,莫较去仍还。后日相思处,烟水与云山。


水调歌头 次果州冯宗丞韵(宋·京镗)  显示自动注释

衮衮长江水,策策晓霜风。求归得请,特地送我布帆东。

出处何关轻重,去住不拘淹速,社燕与秋鸿。父老休相恋,四载愧无功。

谁知有,楼百尺,卧元龙。来从天上,一麾游戏斗牛中。

闻道君王前席,见说从臣虚位,变化待鲲鸿。一笑同锦里,万事付金钟。


水调歌头 其一 次永康白使君韵(宋·京镗)  显示自动注释

与蜀有缘法,见我眼俱青。征车到处,弦管无限作离声。

自笑四年留滞,漫说三边安静,分阃愧长城。一念天地阔,万事羽毛轻。

欲归去,诗入社,酒寻盟。骎骎双鬓,老矣祗觉壮心惊。

虽是东西惟命,已断行藏在己,何必问君平。举似铜梁守,怀抱好同倾。


水调歌头 其二 奉陪永康白使君游青城再次韵(宋·京镗)  显示自动注释

雪岭倚空白,霜柏傲寒青。千岩万壑奇秀,禽鸟寂无声。

好是群贤四集,同访宝仙九室,中有玉京城。眼底尘嚣远,胸次利名轻。

云山旁,烟水畔,肯渝盟。传呼休要喝道,方外恐猜惊。

雅羡林泉胜概,倘遂田园归计,志愿足平生。此意只自解,聊复为君倾。


水调歌头 其三 留别茶漕二使者(宋·京镗)  显示自动注释

数月已办去,今日始成行。天公怜我,特地趁晓作霜晴。

万里奔驰为米,四载淹留为豆,自笑太劳生。父老漫遮道,抚字愧阳城。

君有命,难俟驾,合兼程。故山心切,猿鹤应是怨仍惊。

多谢使华追路,不忍客亭分袂,已醉酒犹倾。莫久西南住,汉代急公卿。


水调歌头 其一(宋·京镗)  显示自动注释

四载分蜀阃,万里下吴樯。老怀易感,厌听催别笛横羌。

自愧谋非经远,更笑才非任剧,安得召公棠。有志但碌碌,无绩可章章。

汉嘉守,明似月,洁如霜。邦人鼓舞,爱戴惟恐趣归忙。

况是水曹宗派,仍得苏州句法,燕寝昼凝香。且趁东风去,步武近明光。


水调歌头 其二 次前黄州李使君见赠韵(宋·京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挺挺祖风烈,瑞岁滞偏州。元龙豪气,宜卧百尺最高楼。

万丈文章光焰,一段襟怀洒落,风露玉壶秋。乱石惊涛处,也作等闲游。

适相逢,君去骑,我归舟。清都绛阙密迩,切莫小迟留。

趁取亲庭强健,好向圣朝倾吐,事业肯悠悠。回首藩宣地,恩与大江流。


水调歌头 其一 题岳麓法华台(宋·侯寘)  显示自动注释

晓雾散晴渚,秋色满湘山。青鞋黄帽,忺与名士共跻攀。

窈窕深林幽谷,诘曲危亭飞观,俯首视尘寰。长啸望天末,馀响下云端。

白鹤去,荒井在,汲清寒。醒然毛骨,浮丘招我御风还。

拂拭苍崖苔藓,一写胸中豪气,渺渺洞庭宽。山鬼善呵护,千载照层峦。


水调歌头 其二 上饶送程伯禹尚书(宋·侯寘)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凉吹送溪雨,落日散汀鸥。暮天空阔无际,层巘绿蛾浮。

上印初辞藩寄,拂袖欣还故里,归骑及中秋。倚杖饱山阁,回首翠微楼。

一区宅,千里客,旧从游。甘棠空有馀荫,谁解挽公留。

翰墨文章独步,富贵功名馀事,当代仰风流。暂蜡登山屐,终作济川舟。


水调歌头 其三 为郑子礼提刑寿(宋·侯寘)  显示自动注释

湘水照秋碧,衡岳际天高。绣衣玉节,清晓欢颂拥旌旄。

本是紫庭梁栋,暂借云台耳目,驿传小游遨。五管与三楚,醲爱胜春醪。

扫欃枪,苏耄倪,载弓櫜。远民流恋,须信寰海待甄陶。

坐享龟龄鹤算,稳佩金鱼玉带,常近赭黄袍。岁岁秋月底,沈醉紫檀槽。


水调歌头 其四 为张敬夫直阁寿(宋·侯寘)  显示自动注释

天地孕冲气,霜雪实嘉平。粹然经世材具,应为圣时生。

妙处为仁受用。颠倒纵横无壅。一笑泮春冰。袖手无一语,四海已倾情。

紫岩老,游戏事,悟诚明。当年夷夏高仰,玉振更金声。

家有渊骞高第。可但闻诗闻礼。衣钵要相承。周扆绚馀彩,商鼎味新羹。


水调歌头(宋·侯寘)  显示自动注释

白鹤到时节,霜信满南州。金盘露重,银潢波浪截天流。

岳渎千龄钟秀,赋出人间英气,清照洞庭秋。烈日严霜操,竹简万年留。

苏属国,二千秩,若为酬。杜园阴密,未央前席动宸旒。

入践紫薇郎省,擢赞绿槐公位,指日凤池游。千顷玉芝熟,准备饭青牛。


水调歌头 其一 和李泰发尚书泊舟严陵(宋·刘一止)  显示自动注释

千古严陵濑,清夜月荒凉。水明沙净,波面一叶弄孤光。

北望旄头天际,杀气遥昏楚甸,云树失青苍。愁绝未归客,衰鬓点吴霜。

听江边,鸣宝瑟,想英皇。骑鲸仙裔,高韵清绝胜风篁。

醉入无何境界,却笑昔人底事,远慕白云乡。不见咸阳道,烟草茂陵荒。


水调歌头 其二(宋·刘一止)  显示自动注释

缥缈青溪畔,山翠欲粘天。纵云台上,揽风招月自何年。

新旧今逢二妙,人地一时清绝,高并两峰寒。歌发烟霏外,人在去留间。

著方床,容老子,醉时眠。一尊相属,高会何意此时圆。

况是古今难遇,人月竹花俱妙,曾见句中传。不向今宵醉,忍负四婵娟。


水调歌头 旅思(宋·刘光祖)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客梦一回醒,三度碧梧秋。仰看今夕天上,河汉又西流。

早晚凉风过雁,惊落空阶一叶,急雨闹清沟。归计休令暮,宵露浥征裘。

古来今,生老病,许多愁。那堪更说,无限功业镜中羞。

只有青山高致,对此还论世事,举白与君浮。送我一杯酒,谁起舞凉州。


水调歌头 其一 游蒲涧追和崔菊坡韵(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序:余顷为仪真督邮,白事维扬,崔公锐欲罗致。属先受制置使李公之辟,崔公始聘洪公舜俞入幕。后二十五年,奉使岭外,拜公祠象,俯仰今昔,辄和公所作水调歌头以寓悲慨云。

敕使竟空反,公不出梅关。当年玉座记忆,仄席问平安。

羽扇尉佗城上,野服仙游阁下,辽鹤几时还。赖有蜀耆旧,健笔与书丹。

青油士,珠履客,各凋残。四方蹙蹙靡骋,独此尚宽闲。

丞相祠堂何处,太傅石碑堕泪,木老瀑泉寒。往者不可作,置酒且登山。


水调歌头 其二 喜归(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遣作岭头使,似戍玉门关。来时送者,举酒珍重祝身安。

街畔小儿拍笑,马上是翁矍铄,头与璧俱还。何处得仙诀,发白颊犹丹。

屋茅破,篱菊瘦,架签残。老夫自计甚审,忙定不如闲。

客难扬雄拓落,友笑王良来往,面汗背芒寒。再拜谢不敏,早晚乞还山


水调歌头 其三 解印有期戏作(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老子颇更事,打透利名关。百年扰扰于役,何异入槐安。

梦里偶然得意,醒后才堪发笑,蚁穴驾车还。恰佩南柯印,彷佛毂曾丹。

客未散,日初昳,酒犹残。向来幻境安在,回首总成闲。

莫问浮云起灭,且跨刚风游戏,露冷玉箫寒。寄语抱朴子,候我石楼山。


水调歌头 其四 八月上浣解印别同官席上赋(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半世惯歧路,不怕唱阳关。朝来印绶解去,今夕枕初安。

莫是散场优孟,又似下棚傀儡,脱了戏衫还。老去事多忘,公莫笑师丹。

笔端花,胸中锦,两消残。江湖水草空旷,何必养天闲。

久苦诸君共事,更尽一杯别酒,风露夜深寒。回首行乐地,明日隔云山。


水调歌头 其五 客散循堤步月而作(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落日几呼渡,佳夕每留关。有时来照清浅,鬓雪似潘安。

一曲亲蒙君赐,两岸更无人迹,惟见鹭飞还。隙地欠栽接,蕉荔杂黄丹。

柳全疏,松尚幼,怕摧残。旁人笑我痴计,管钥费防闲。

翁意在乎林壑,客亦知夫水月,满腹贮清寒。赋咏差有愧,赤壁与滁山。


水调歌头 其六 次夕,觞客湖上,赋葛仙事(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羯虏问周鼎,柱史出秦关。苦求句漏,何意身世远差安。

不见跕鸢堕水,时有飞鸿遵渚,乐此久忘还。采药寓言耳,胸次有灵丹。

钓游处,榕叶暗,荻花残。自翁仙后千载,输与水鸥闲。

我读内篇未竟,忽被急符驱去,洞闭白云寒。回首愧幽子,隐约海中山。


水调歌头 其七 十三夜,同官载酒相别,不见月作(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怪事广寒殿,此夕不开关。林间乌鹊相贺,暂得一枝安。

只在浮云深处,谁驾长风挟取,明镜忽飞还。玉兔呼不应,难觅臼中丹。

酒行深,歌听彻,笛吹残。嫦娥老去孤另,离别匹如闲

待得银盘擎出,只怕玉峰醉倒,衰病不禁寒。卿去我欲睡,孤负此湖山。


水调歌头 其八 癸卯中秋作(宋·刘克庄)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老年有奇事,天放两中秋。使君飞榭千尺,缥缈见麟洲。

景物东徐城上,岁月北征诗里,圆缺几时休。俯仰慨今昔,惟酒可浇愁。

风露高,河汉澹,素光流。贾胡野老相庆,四海十分收。

竞看姮娥金镜,争信仙人玉斧,费了一番修。衰晚笔无力,谁伴赋黄楼。


水调歌头 其九 和仓部弟寿词(宋·刘克庄)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岁晚太玄草,深悔赋长杨。向来户外之屦,已饱各飞扬。

阁上青藜安在,院里金莲去矣,且爱短檠光。衰懒倦宾客,谁访老任棠。

叹时人,怜黠小,笑鲐黄汝曹变灭臭腐,侬底愈芬香。

苦羡阿龙则甚,学取幼安亦可,坐穴几藜床。零落雁行小,敢不举君觞。


水调歌头 和西外判宗湖楼韵(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君看郭西景,浑不减孤山。飞楼突兀百尺,轮奂侈前观。

绝唱新词寡和,堕泪旧碑无恙,往事付惊澜。不见辽鹤返,惟对水鸥闲。

又何必,珠翠盛,管弦欢。唾壶麈尾潇洒,领客上高寒。

丞相功存宗庙,祭酒义兼家国,世事尚相关。风月寓意耳,莫作晋人看。


水调歌头 寿胡详定(宋·刘克庄)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风露洗玉宇,星斗灿银潢。云间笙鹤来下,人世变凄凉。

九转金丹成后,一朵红云深处,玉立侍虚皇。却笑跨夺子,草草梦黄粱。

君记否,齐桓□,鲁灵光。中原公案未了,直下欠人当。

试问玉门关外,何似金銮殿上,此段及平章。富贵倘来耳,万代姓名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