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古香慢词谱
古香慢 吴文英自度曲,原注“夷则商,犯无射宫”。

古香慢 双调九十四字,前段九句四仄韵,后段九句五仄韵 吴文英

  怨蛾坠柳 离佩摇荭 霜讯南浦 漫忆佳人 倚竹袖寒日暮 还问月中游 梦飞过 金风翠羽 
  仄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

把残云剩水万顷 暗熏冷麝凄苦 
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仄仄平仄

  渐浩渺 淩山高处 秋澹无光 残照谁主 露粟侵肌 夜约羽林轻误 剪碎惜秋心 更肠断 
  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

珠尘藓露 怕重阳 又催近 满城风雨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


此吴文英自度腔,其平仄当悉依之。
历代作品
吴文英 (1首)
易顺鼎 (2首)
李符 (1首)
谭献 (1首)
陈洵 (1首)
顾太清 (1首)
近现代
周岸登 (1首)
汪东 (1首)
邓嘉缜 (1首)
当代
添雪斋 (1首)
王蛰堪 (2首)
陈永正 (2首)
古香慢 自度腔夷则商犯无射宫赋沧浪看桂(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怨娥坠柳,离佩摇荭,霜讯南圃。漫忆桥扉,倚竹袖寒日暮。

还问月中游,梦飞过、金风翠羽。把残云、剩水万顷,暗熏冷麝凄苦。

渐浩渺、凌山高处。秋澹无光,残照谁主。露粟侵肌,夜约羽林轻误。

剪碎惜秋心,更肠断、珠尘藓路。怕重阳,又催近、满城细雨。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沧浪指苏州沧浪亭 ,在州学之南 。这首《古香慢》是吴梦窗的一首咏物词,所咏之物即为沧浪亭的桂 。从词风和内容看 。此词大约写于理宗淳祐三年(1243),反映的是词人面临南宋衰亡的哀感。
此词写于重阳节前 ,一开始就写秋气萧瑟。“怨娥坠柳 ,离佩摇荭 ,霜讯南圃 。”以景物起兴,以“霜”点时节,引入本题。写背景,用的是半拟人化手法 。“怨娥”指柳叶,柳叶像愁眉不展的怨女一样从枝头坠落。“离佩”指水荭即红蓼的红色花穗分披。像分开的玉佩一样,摇荡着红蓼。然后归结到秋霜已来问讯南圃 ,意指秋天到了。“讯”也是拟人化的字眼。
词随后写“漫忆桥扉 ,倚竹袖寒日暮”,就是用拟人手法写桂。词人看到桂,引起无限遐思,漫想是佳人薄袖凌寒 ,日暮倚竹。“桥扉”即小桥通往宅院的门 。下二句另作别想:“还问月中游,梦飞过、金风翠羽。”问是问桂,疑是梦游月宫时,有金风吹来、翠鸟飞过、似曾相识的桂树。到此就点出了沧浪亭桥头的桂树。时间已近傍晚,上片最后二句“把残云剩水万顷 ,暗薰冷麝凄苦”,又转笔到桂花的现实处境来。日晚云残,天寒水浅,桂树只把周围云水以自己的冷香薰射,内心含着莫乎名状的凄凉悲苦。从第一句起,直到写桂,中间比拟佳人,设想月桂,是顿挫之处,寓有今昔不同之感。写杨柳红蓼及桂树与修竹、云水相依的地方、则完全是体现沧浪亭一片寂寞无主的悲凉,其悲哀远过于“庭草无人随意绿”、“空梁落燕泥”。
下阕,便紧接着“无主”写沧浪亭的情境,再转到看桂上 。“渐浩渺、凌山高处。秋澹无光,残照谁主 。”一片寒波渺茫,是登上山之高处所见,然后明写词人的感想 :沧浪亭的一片冷落淡漠的秋色 ,这斜阳秋树的主人是谁呢?后一句分明是寄托了濒于危亡、国事无人管的沉痛,这种境界,不仅仅是韩王已死,园林无主的一般诉说。随后又转入本题,再用拟人化手法写桂:“露粟侵肌,夜约羽林轻误。”这里借用《飞燕外传》“ 飞燕通邻羽林射鸟者,⋯⋯雪夜期射鸟者于舍旁,飞燕露立,闭息顺气,体温舒,无疹粟(毛孔不起粟)”的故事 ,却一反其本意,因为桂的花象积聚在一起的金粟,所以说露下侵肌生粟,是入夜约会过羽林郎而被他轻率误期的缘故。这一笔从寂寞无主境况中宕开,写眼中的桂花,用笔很美。然而又陡转入更深一步的悲惜 。下二句“剪碎惜秋心,更肠断、珠尘藓路”,因桂花小蕊,故言“碎”,又以“剪碎”为言,似乎桂花之所以是小蕊,乃惜秋而心碎之故 。此二句极见词心之细 。最后写:“怕重阳,又催近 、满城风雨。”用宋人潘大临“满城风雨近重阳”句意,但语言颠倒错置,说:怕重阳将近,又催得满城风雨。这是紧逼一步的写法,句意重点落在随后的“满城风雨”四个字上 。不但桂花正纷纷落下,而且葬花天气一来,桂花将不可收拾。但他又不明白写出,只做含蓄的示意,以淡淡的哀愁寄寓苍凉的感慨。
吴梦窗这首词字眼用得美而生动,层次亦极分明,上下阙一开始都是先横写境,然后纵写桂。上阙发挥了自己充分的想象力,用拟人手法写出了桂的美,然而处境凄凉,又写出其与修竹云水相依的寂寞。下阙写残照无主,一片荒凉,再转用拟人法写桂的寂寞无主,在悲寂无廖之中孤独地凋谢了。词中处处有令人感到内心沉痛的情感显现,真是极精之品。

古香慢(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梁宽便燕,径窄妨鸳,嫩约初践。锦瑟年华,人在盛娇深院。

重到水边亭,算惟有、画栏亲见。记春时旧病酒处,缃桃一树门掩。

又梦雨、妆鬟零乱。事逐花残,情隔春远。蹋月无声,愁满凤箫心眼。

俊语叙分携,悔当日、芳鬋浪剪。倚银屏,定难遣、从来恩怨。


古香慢 忆桂词,用吴梦窗原韵(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身云冷麝,眉月暗蟾,堕盟湘浦。镜拥啼妆,愁照凉波欲暮。

托命向西风,奈上界、残霓断羽。甚广寒旧树摇落,璇妃身世尤苦。

记曾问、花天深处。一碧秋魂,飘泊谁主。百感幽香,肯被点红误。

倚醉话无憀,怕容易、仙翘颤露。寄瑶华,怅今夜、小山微雨。


古香慢 题红藕庄画卷(清·李符)  显示自动注释

疏帘捲雨,小榭吹凉,横幅烟景。翠亚田田,半碍舞红窥镜。

占断一湾香浦,未许渔儿管领。只容他水鸟浅浴,叶南叶北栖并。

谁得似、幽居诗境。簟枕风多,午眠初醒。班竹窗阴,白袷几回斜凭。

未见采芳人,算还少、波心裙影。短桥边,镇閒煞、载花方艇。


古香慢 为胡研樵题桂花画扇(清·谭献)  显示自动注释

翠锼片玉,黄唾灵芬,秋信江浦。等是林亭,倚到凉烟薄暮。

不分伴孤吟,尚留得、凄蛩倦羽。络玲珑寄向万里,袖熏味却辛苦。

更缥缈、蓬山何处。娥影高寒,国香无主。老质不眠,起粟肌消谁误。

剪剪紫罗裳,算同瘦、瑶阶宿露。弄金风,又如墨、幂云筛雨。


古香慢 中秋六榕东坡楼对月作(清末民国初·陈洵)  显示自动注释

桂华镜转,蓬翠波留,秋思孤迥。罨画屏风,座密四围绿静。

遥夜足天宽,漫虚占、花间对影。想连环万户暗里,赏心乐事谁领。

渐淡淡、凭高清兴。双鬓山河,无限风景。梦迹依稀,旧曲与谁同听。

一笑挟飞仙,看光贮、吟壶共永。怕浮云,又遮断、雁声度岭。


古香慢 题竹溪老人墨牡丹画册(清·顾太清)  显示自动注释

纸光墨彩,神韵如生,当日亲写。慢展遗篇,尚有暗香未化。

重见古精神,恍疑是、瑶池摘下。洗铅华扫尽俗态,淡妆别样娴雅。

想当日、公余之暇,收拾名花,香绕庭榭。笔墨消闲,岂为世间声价。

闭户守图书,性高尚、交游亦寡。有贤郎,继家学、篆书堪亚。


古香慢 倚梦窗自度腔,并步其韵。寿彊村老仙七十(清末近现代初·周岸登)  显示自动注释

瓣香寿斝,心印皋桥,畦病苏圃。奏鹤南飞,喷笛渡江云暮。

公是石湖仙,愧石帚、移宫换羽。自江湖、载酒烬了,宋薪总昧甘苦。

问四海、词宗何处。沤鹜千秋,才判奴主。顾曲家风,愿乞紫霞砭误。

兰畹辑丛编,溯高韵、垂虹近路。好江南,待归赋、杏花春雨。


古香慢 明日立秋,徘徊园树下,倚梦窗自度曲,即和其韵(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甃阶缀藓,波镜涵空,来讯幽圃。露湿莲房,粉泣似伤迟暮。

追念昔同游,暗怊怅、光阴迅羽。感丝萦、寸藕万缕,味同茹蓼辛苦。

恣眺远、烟霏深处。城号芙蓉,知更谁主。半幅鲛绡,泪血旧盟空误。

老病觉新秋,怕重见、黄花满路。过今宵,判禁受、冷风澹雨。


古香慢(近现代·邓嘉缜)  显示自动注释

墨螭蟠竹,紫蠹搜芸,于此朝夕。迅羽双丸,过眼莫追往昔。

尘海寄浮沤,果何处、能安半席。算酸咸世味几许,回甘且恋鸡蹠。

更莫问、燕云踪迹,收拾凭谁,闲弄残弈。柳靓花妍,一霎珠尘狼藉。

帝醉宴钧天,怕啼尽春鹃血碧。访桃源,且除向、书城潜蛰。


古香慢 重开的六百年前古莲子(当代·添雪斋)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乙未七月初四(2015-8-17)作

死生契阔,吾或重温,君可归也?水誓馀音,散入月光冷灺。

春影到秋怀,锢心紫,沈埋楚野。等秾华万种过尽,等他六百年夏。

等世界、风烟吹亚。青染低眸,初醒于夜。有雨时空,历久已成孤者。

忆念覆形骸,共其魄、寻香不舍。在江湖、梦之外,寂然开谢。


古香慢 奉和石窗丈题后蜀花蕊夫人手书宫词残石砚拓本(当代·王蛰堪)  显示自动注释

凤池玉冷,鸾爪痕稀,香暗尘杳。按拍寻声,漫拾蜀宫故调。

依约认纤葱,但留得、簪花篆小。总千年、半晌梦枕,断魂往迹谁吊。

念旧宠、承恩欢笑。城上降幡,悲恨多少。泣露铜仙,忍对晚烟残照。

马上去匆匆,正啼鴂、离愁满抱。动吟怀,为肠断、锦江花草。


古香慢(当代·王蛰堪)  显示自动注释

序:予生朝以一日之差事盛元为兄,今匆匆四十五岁矣。昨奉得其元夕自寿词感慨莫名,爰奉和。

烛销篆缕,云降瑶笺,泥雪钤爪。桂魄飞光,昨夕晦窗熠耀。

何意怨纤阿,著清景、今宵更好。引愁肠、对酒念远,俊怀冷笛能道。

望皓影、山河颠倒。帘捲金波,空费吟眺。劫外芳丛,只有梦中曾到。

倚醉叹流年,算才抵、窗阴一觉。漫伤心,问何事、欲休还恼。


古香慢 怀海南友人(当代·陈永正)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己酉作

蔓摇远涧,馨借青蘋,芳事谁主。细羽衔春,为惜断红不去。

还剪碧漪留照,零乱韶华似许。早连云、岸草万里,海涯怕问行路。

暗检点、幽情单绪,都系长杨,飘怨千缕。后夕江空,短楫莫愁初渡。

又恐觉鱼龙,幻天际、蓬山蜃雾。待更阑,试听取、梦中言语。


古香慢 咏雁寄古健青(当代·陈永正)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辛亥作

做秋渐冷,思远难留,千里平楚。最苦仓皇,水阔影孤欲度。

还怕逆风吹转,难觅南归旧侣。况芳洲、雾重易暝,断魂万苇深处。

但枉送、流年如雨。谁信相怜,曾为来去。锦瑟弹空,怨抑月明知否。

只恐夜沈沈,唤不起、沙头倦羽。料徘徊,在阿阁、有人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