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侧犯词谱
侧犯 陈旸《乐书》云:“唐自天后末年,剑气入浑脱,始为犯声,明皇时,乐人孙处秀,善吹笛,好作犯声,时人因为新意而效之,因有犯调。”姜夔词注云:“唐人《乐书》,以宫犯羽者为侧犯。”此调创自周邦彦,调名或本于此。

侧犯 双调七十七字,前段九句六仄韵,后段九句五仄韵 周邦彦

  暮霞霁雨 小莲出水红妆靓 风定 看步袜江妃 照明镜 飞萤度暗草 秉烛游花径 人静 
  仄平中仄仄平中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中中仄平平仄平仄

携艳质 追凉就槐影 
平仄仄平平仄平仄

  金环皓腕 雪藕清泉瑩 谁念省 满身香 犹是旧荀令 见说胡姬 酒垆深迥 烟锁漠漠 藻池苔井 
  平平仄仄中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中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中仄中仄中中仄平平仄


此调始于《清真集》,以此词为正体。袁去华“篆销馀馥”词与此同,若姜词、方词之多押一韵,陈词之摊破句法,皆变格也。 坊本刻此词,后段第七句作“酒垆寂静”,“静”字押韵重出。按方千里、杨泽民和词,无不押迥字韵者,因为改定。 袁词前段起句“篆销馀馥”,“馀”字平声。第二句“烛堆残蜡房栊晓”,“残”字平声。杨词第六句“花底藏芳径”,“花”字平声。袁词后段第四、五句“最堪恨,归雁过多少”,“恨”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下所采三词。

又一体 双调七十七字,前段八句七仄韵,后段九句五仄韵 姜夔

  恨春易去 甚春却向扬州住 微雨 正茧栗梢头 弄诗句 红楼二十四 总是行云处 无语 
  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

渐半脱宫衣 笑相顾 
仄仄仄平平仄平仄

  金壶细叶 千朵围歌舞 谁念我 鬓成丝 来此共尊俎 后日西园 绿阴无数 寂寞刘郎 自修花谱 
  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此与周词同,惟前段起句多押一韵异。 按前段结句八字一气蝉联,杨泽民词“将绛烛高烧、照双影”正与此同。 又按古韵鱼、虞、歌、麻属角音,皆可通押,故御、遇、驾、过亦可通押。此词后段第三句“我”字押韵,正用古韵也。

又一体 双调七十七字,前后段各九句、六仄韵 方千里

  四山翠合 一溪碧绕秋容靓 波定 见鹭立鱼跳 动平镜 修篁散步屧 古木通幽径 风静 
  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

烟雾直 池塘倒晴影 
平仄仄平平仄平仄

  流年旧事 老矣尘心瑩 还暗省 点吴霜 憔悴愧潘令 梦忆江南 小园路迥 愁听 叶落辘轳金井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


此亦与周词同,惟后结作两字一句、六字一句,又多押一短韵异。

又一体 双调七十六字,前后段各八句、五仄韵 陈允平

  晚凉倦浴 素妆薄试铅华靓 凝定 似一朵芙蓉 泛清镜 轻纨笑自拈 扑蝶鸳鸯径 娇懒金凤亸 
  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仄仄

斜敧翠蝉影 
平平仄平仄

  冰肌玉骨 衬体红绡瑩 还暗省 青青双鬓旧潘令 梦想鸾筝 后堂深迥 何日西风 碧梧金井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


此亦周词体,惟前结不押短韵作五字两句,后段第四句减一字作七字句异。
历代作品
共33,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周邦彦 (1首)
姜夔 (1首)
方千里 (1首)
杨泽民 (1首)
袁去华 (1首)
赵文 (1首)
陈允平 (1首)
谭宣子 (1首)
丁澎 (1首)
庄棫 (1首)
文廷式 (1首)
朱祖谋 (1首)
董元恺 (1首)
陆求可 (2首)
陈维崧 (3首)
近现代
吴湖帆 (1首)
姚鹓雏 (1首)
徐树铮 (1首)
汪东 (3首)
赵熙 (2首)
金兆蕃 (1首)
顾随 (1首)
黄侃 (1首)
黄浚 (1首)
当代
秦鸿 (1首)
侧犯 大石(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暮霞霁雨,小莲出水红妆靓。风定。看步袜江妃照明镜。

飞萤度暗草,秉烛游花径。人静。携艳质、追凉就槐影。

金环皓腕,雪藕清泉莹。念省满身香、犹是旧荀令。

见说胡姬,酒垆寂静。烟锁漠漠,藻池苔井。


侧犯 咏芍药(宋·姜夔)  显示自动注释

恨春易去。甚春却向扬州住。微雨。正茧栗梢头弄诗句。

红桥二十四,总是行云处。无语。渐半脱宫衣笑相顾。

金壶细叶,千朵围歌舞。谁念我、鬓成丝,来此共尊俎。

后日西园,绿阴无数。寂寞刘郎,自修花谱。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是一首吟咏芍药风情,描写扬州景物的咏物词。姜夔的咏物词,不重在描摹物态的外形,而是遗其外形,重在神似,即摄取事物之神理,因而能达到一种清远空灵的境界。姜夔游历扬州,反映在作品中可以查考的有两次 ,一次是孝宗淳熙三年(1176),他二十来岁,因事路过这座古城,目睹经过战火洗劫的萧条景象 ,感慨万端,于是创作了名篇《扬州慢》,以寄托自己的“黍离之悲”;一次是宁宗嘉泰二年(1202),他重游扬州,已人到中年,时值暮春,芍药盛开,歌舞满城 ,词人置身于名花倾国之中,顿生迟暮之感。这就是《侧犯·咏芍药》的缘起。
开头“恨春易去”四字笼罩全篇 ,是命意所在。 “甚春却向扬州住 ”,用疑问的语气表现出对比之意和咏叹之情。暮春时节,花事渐阑,别的地方已是春色无多,而在扬州,春意独多,春天好像对这座美丽繁华的城市有着特殊的感情,故而迟迟不愿离去。“微雨,正茧栗梢头弄诗句”。茧栗,本言牛犊之角初生,如茧如栗 ,见《礼记·五制》。任渊注黄庭坚诗“红药梢头初茧栗”句 ,谓“此借用以言花苞之小”。白石此句即本于黄诗。此刻,细雨如烟,芍药枝头的蓓蕾,吮吸甘霖,生机勃发,孕育着醉人的诗意。“弄”字下字极工。“红桥二十四”,指扬州的风流名胜二十四桥 ,桥边芍药弥望。“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杜牧《寄扬州韩绰判官》)至北宋已仅存七桥(沈括《梦溪笔谈》卷三注),此言其多而已。
红桥、碧水、明月、名花、美人,加上那仙乐一般的箫声,多么令人神往 !“总是行云处”似借宋玉《高唐赋》中楚王梦与巫山神女相会的故事来描写仕女如云,从而给红桥一带涂上一层玫瑰色的浪漫光彩。以下由写人采用比拟的手法写芍药的曼妙风情:“无语,渐半脱宫衣笑相顾 。”芍药的蓓蕾在雨露的滋润和游人的瞩目下,悄悄地开放了。她们半裹红妆,微露笑靥,深情地顾盼着来来往往的观赏者(包括词人自己)。
此句写芍药之有情 ,正人之有情也。此视《扬州慢》“念桥边江药 ,年年知为谁生?”何如?此句之妙,可与周邦彦咏蔷薇“长条故惹行客,似牵衣待话,别情无极”(《六丑》相媲美 )。句意隐含着我已无福消受的意思,为下片写自己迟暮之悲张本。
“金壶细叶”展示的是盛开的芍药。硕大的金红色花朵,衬以细密的绿叶,显得分外明艳惊人 。“千朵围歌舞”美貌的女郎在花丛中尽情地唱着 、跳着,应和春的旋律。这声色交融、春情激荡的场面,顿时勾起词人的迟暮之感 。“谁念我鬓成丝”化用“红药梢头初茧栗 ,扬州风物鬓成丝。”之句(黄庭坚《广陵早春》),扬州风物虽好,无奈自己已两鬓斑白,置身于粉红黛绿之间,显得多么的不相称。白石布衣清客一生,多依名公臣卿,但生性孤傲,不合众流。故词中每于众人欢乐之际反写己之清苦寂寞。他如《庆宫春》,本是四人同游 ,偏写出“老子婆娑,自歌自答”;《鹧鸪天》写赏灯之乐,偏写出自己“少年情事老来悲”。结末以刘攽自况 。据《宋史·艺文志》记载,刘攽的著述除《彭城集》、《公非先生集》等外,还有一卷《芍药谱》,可惜已经失传。“后日西园,绿阴无数。寂寞刘郎,自修花谱”,意思是说 ,待到春尽夏来,名园绿肥红瘦之时,我愿意默默无闻地为芍药编修花谱 。此与苏轼《贺新郎》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同一意境 。“寂寞”二字,与“自”字相映合,充满苦涩滋味,映现出类似“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凄凉心境,读来倍觉情深意切。
昔人评论姜词,认为清远空灵是其基本特色。张炎说 :“词要清空,不要质实。清空则古雅峭拔;质实则凝涩晦昧 。姜白石词如野云孤飞 ,去留无迹。”(《词源》卷下)姜词之所以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原因在于作者有着丰富的美感经验,能够在感受、记忆、思考、想象等心理活动的基础上进行联想,然后选用清新秀逸的言辞,把它化作动人的意象。这类意象或意境总有些迷离恍惚,如水中之月镜中之花。唯其如此,言外之意,画外之境才更加繁富,更加耐人寻味。这首词就大量采用比拟、双关的修辞手法,以物拟人,写物兼写人 。物与人犹形与影,若合若离,显得明明丽丽而又影影绰绰 。遗其形而得其神 。像“无语 ,渐半脱宫衣笑相顾”,以多情的人来比拟无情的花,以人的情态来表现花的容貌,妙不可言。联系上文“微雨 ,正茧栗梢头弄诗句”,前者描述欲放未放的花苞,这里展示已开但未全开的花朵。而联系下文“金壶细叶,千朵围歌舞。谁念我,鬓成丝,来此共尊俎”,写花之外 ,又分明是在写人,由扬州风物写到扬州风情 ,从而勾出“鬓成丝”的迟暮之感。
这样,就大大丰富了作品“恨春易去”的命意。遗貌取神,离形得似,这大概就是构成清空高远境界的一种有效手段。
姜夔还惯于采用避实就虚、提空写景的方法。例如芍药枝头的蓓蕾,在春雨的催发下迅速膨大,不断发生变化。那过程,那状态 ,极其微妙,无法实言。在姜夔的笔下,它表现得非常简洁,也非常生动:“微雨,正茧栗梢头弄诗句。”“弄诗句”是酝酿诗情的意思,它确乎比较抽象,没能把花苞受雨后迅速发育成长的状况具体地显示出来,但却深刻地揭示出变化的微妙以及含蕴其间、难以言说的诗意美。

侧犯(宋·方千里)  显示自动注释

四山翠合,一溪碧绕秋容靓。波定。见鹭立鱼跳动平镜。

修林散步屧,古木通幽径。风静。烟雾直、池塘倒晴影。

流年旧事,老矣尘心莹。还暗省。点吴霜、憔悴愧潘令。

梦忆江南,小园路迥。愁听。叶落辘轳金井。


侧犯(宋·杨泽民)  显示自动注释

九衢艳质,看来怎比他闲靓。清韵。似照水横斜暮临镜。

林间顿画阁,花底藏芳径。幽静。将绛烛、高烧照双影。

琼瑶皓素,未及肌肤莹。伊试省。我从今、还肯再孤另。

记取兰房,夜深人迥。窗外月照,一方天井。


侧犯(宋·袁去华)  显示自动注释

篆销馀馥,烛堆残蜡房栊晓。寒峭。看杏脸羞红、尚娇小。

游蜂静院落,绿水摇池沼。闲绕。翠树底、支颐听啼鸟。

愁风怕雨,弹指春光了。音信杳。最堪恨、归雁过多少。

困倚孤眠,昼长人悄。睡起依然,半窗残照。


侧犯 夜饮海棠下(宋末元初·赵文)  显示自动注释

恨花开尽,夜深自敛胭脂颗。雨过。绕曲曲花蓬锦围裹。

浮空烧蜜炬,香雾霏霏堕。无那。倚滴滴娇红笑相亸。

歌俦饮伴,花底围春坐。念满眼、少年人,谁更老于我。

岁岁花时,洞门无锁。莫负东君,酒盟诗课。


侧犯(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晚凉倦浴,素妆薄试铅华靓。凝定。似一朵芙蓉泛清镜。

轻纨笑自捻,扑蝶鸳鸯径。娇懒。金凤亸、斜敧翠蝉影。

冰肌玉骨,衬体红绡莹。还暗省。记青青、双鬓旧潘令。

梦想鸾筝,后堂深静。何日西风,碧梧金井。


侧犯(宋·谭宣子)  显示自动注释

素秋渐爽,倚香曲枕情依旧。怀袖。浸数尺湘漪、簟纹皱。

悲欢尽梦里,玉骨从消瘦。空又。思太液芙蓉未央柳。

翔凤何在,乐府传孤奏。人病酒。有鸳鸯双字倩谁绣。

拜月西楼,几声滴漏。应恐纨洁,已疏郎手。


侧犯 贞娘墓(清·丁澎)  显示自动注释

青山埋玉,土花洗碧榴裙黦。幽咽。看松木吹烟惹飞蝶。

雨凋金盌净,花扑鱼灯灭。香骨。伴枫下狐狸拜秋月。

星前带露边眉,早被东风揭。恐魂去傍衰桃,不敢留啼鴂。

何处追寻,粉肌如雪。断肠人,共清明时节。


侧犯 酴醾次清真韵(清·庄棫)  显示自动注释

恼红怨绿,浅匀腻粉新妆靓。人定。似缥缈琼楼露明镜。

冰肌自掩袂,雪月深深径。风静。婪尾宴,光浮玉杯影。

盈盈压架,背立芳心瑩。还记省。春闺鸦鬓共潘令。

梦绕梨云,艳魂清迥。无语东风,夜阑金井。


侧犯 咏梅用白石道人咏芍药韵(清·文廷式)  显示自动注释

乍来又去,几时得共孤山住。疏雨。对缀玉繁枝换春句。

天寒倚翠袖,杳漠无寻处。仙语。想洞户,云开暂回顾。

空阶雪凝,鹤向天风舞。应约个,美人来,华月映雕俎。

信远难期,暗占花数。甲帐箫鸾,十眉重谱。


侧犯 送林铁尊之毗陵,即题其词卷(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壮游易倦,廿年客味消吟卷。谁遣。是转烛秾华、酒边换。

江湖梦觉后,始信文章贱。流转。甚翠墨、红牙尚堪伴。

蘋洲旧月,笛韵和天远。料理到、顾塘秋,归鹤未嫌晚。

倦拍霓裳,急觞慵劝。一曲樵歌,待君排遍。


侧犯 杨秋屏舅偕饮芙蓉庵,用周清真韵(清·董元恺)  显示自动注释

茅庵负郭,一池渌水明妆靓。波定。恰玉女凌波映奁镜。

暗香飘曲槛,飞霭摇芳径。风静。娇欲语,亭亭弄妆影。

横塘雨过,微洒尘心莹。应共省。尽壶觞,录事严觥令。

良辰胜友,同归酩酊。任他月落碧梧金井。


侧犯(劝酒)(清·陆求可)  显示自动注释

破除万事,人生莫放金杯浅。游衍。向月下花前留醉眼。

舞馀春雪落,歌罢秋波转。沉湎。应胜似,泥涂中冠冕。

调冰雪藕,日日寻芳苑。便教醉卧垆头,也是追嵇阮。

愁对胡姬,言赊腼觍。鹔鹴裘在,百壶堪典。


侧犯(采莲)(清·陆求可)  显示自动注释

轻衫穿袖,女儿小小溪头立。羞涩。怕隔岸儿郎、认颜色。

柔荑执画桨,绣带凌波湿。齐集。同棹入、花间笑争匿。

停船花下,渺渺波光碧。谁念水底新妆,脉脉自相识。

徐理红裙,看花如泣。回船且去,满溪落日。


侧犯 奚苏岭先生书来讯我近况词以奉柬(清·陈维崧)  显示自动注释

罢官不乐,画帘暮卷空江雨。无绪。忆罨画溪头有人住。

阶前濯莽合,屋后虬梅古。传语。问彊饭、还能著书否。

使君足下,别后难行路。嗟带甲满乾坤,只有儒生误。

昨已废书,行将学贾。市上屠牛,山中射虎。


侧犯 百花洲访南水上人(清·陈维崧)  显示自动注释

闲寻茂苑,摘船碾遍琉璃滑。明灭。望半亩精庐隐林樾。

空香黏茗粥,野翠连巾拂。幽绝。想夜夜、经台浸秋月。

吴宫似梦,往事和谁说。旧时节。记盈盈、水面莲歌彻。

几阵西风,繁华吹歇。满江红蓼,一园黄蝶。


侧犯 真娘墓和扶荔词韵(清·陈维崧)  显示自动注释

碧阑干外,小坟一点衰桃黦。凄咽。剩綵袂、飞灰化蝴蝶。

灵旗飘复偃,社火明还灭。芳骨约西子,吴天诉潭月。

三生事,五更风,阵阵饧箫歇。耳边怯。怕枝头、又到啼红鴂。

昨夜听歌,石场如雪。夜台犹卸,玉簪偷节。


侧犯 次周清真韵(清末近现代初·吴湖帆)  显示自动注释

瘦腰系沈,晓妆宿敛含明靓。魂定。试步屧、仙飞寄秦镜。

鸳鸯梦绣水,蛱蝶寻芳径。深静。谁料得、窥帘暗摇影。

金环浅露,玉指冰纤莹。重细省。恐河阳、花底恼潘令。

会怯离愁,雨悭云迥。肠断寂寂,粉墙胭井。


侧犯(近现代·姚鹓雏)  显示自动注释

乱山作(音做)暝。晚烟约枊栖鸦定。人静。对瘦石疏花步荒径。

残檠映醉墨,短发羞明镜。愁听。深院隔,鼍更夜初永。

平生自断,文字终憎命。还乘兴。动江关,随处斗高咏。

倦逐名场,且娱暮景。须等。一叶五湖渔艇。


侧犯(清末近现代初·徐树铮)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癸亥(民国十二年)作

九日食蟹,客座读鸭炙词美之,谓俚而能雅。持螯索赋,为倚此调。

暮樽对雨,老红一背前村买。霜薤。恰半壳腴黄照觥海。

捶姜荐翠盏,斫雪骄银脍。堤外。还记得,泥沙旧风采。

江湖大使,虎豹雄魁拜。应自悔,浪登高,疏簖送寒濑。

细苦尖酸,梦沈秋鼐。绝世横行,到头安在。


侧犯 张善子与江絜生同舟入蜀,为写巫峡清秋图,絜生乞题(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翠屏四障,倚舷侧耳听猿啸。微笑。指故国、今携故人到。

行云朝暮处,楚峡留祠庙。回棹。对万叶、江枫弄斜照。

平生胜赏,笔底迢年少。翻羡此,乱离中、千里共探讨。

待约功成,甲兵都扫。缚屩支筇,几时休了。


侧犯 感旧,和清真韵(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倦妆待晓,倚帘侧坐窥柔靓。烟定。看睡鸭、熏香伴宫镜。

簪花露皓腕,响屧来修径。风静。但数叶、琅玕弄清影。

韶光逝水,雪涕如珠莹。空自省。减才华、难比旧江令。

梦隔沧波,琐闱阒静。愁听蟋蟀,绕啼金井。


侧犯(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与孝思赴洞庭东山写生。由渡桥口放舟入太湖,至周湾泊。洎归,风起云合,水天不分,以一粟之身,寄万顷之内,境事奇绝,不能无词

遮边翠匝,落花数点添幽静。乘兴。载画笔、商量探奇胜。

披图问去处,拥笠遮前径。风劲。看箭掠、湖波试孤艇。

西山在望,绝险如悬隥。苍秀境。敛斜阳、霞绚半空映。

路隔双湾,晚涛雪冷。帆影叶叶,与鸥同迥。


侧犯 登华阳山(清末近现代初·赵熙)  显示自动注释

翠阴四月,入山十里春秧净。樵径。引一线松风到山顶。

遥天沆瀣色,冷日玻璃性。端正。合唤作荣州主人影。

山名近古,想是南齐定。如梦醒。算兴亡、荒县辟灵境。

涧石生花,水禽过岭。风韵。绿得玉娥妆靓。


侧犯 唐池,清真韵(清末近现代初·赵熙)  显示自动注释

数花衬叶,小风活了红儿靓。香定。幻弄玉施朱照妆镜。

新蝉抱树响,雨歇苔生径。波静。浑印出、湖州万竿影。

刘兼句里,绿水唐年瑩。闲自省。几朝人、池上认家令。

半箔清风,老来梦迥。烟暝落日,一瓯龙井。


侧犯·林铁尊新刻半樱词见贻,即用集中与彊村蒿盦二公酬唱韵题寄(清末近现代初·金兆蕃)  显示自动注释

津梁我倦。衍波色喜新行卷。天遣。占海外、东风几番换。

孤槎贯月返,霸杜残春贱。帆转。唤旅雁、灵岩且为伴。

溪光罨绿,何似沧波远。筋力健。试登楼、鹭宿渚烟晚。

起摘田田,碧筒谁劝。曲折湖廊,伫凉题遍。


侧犯 赋水仙(近现代·顾随)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九二七年作

水拙两字,品题早已安排定。更静。正玉佩姗姗弄清影。

天寒翠袖薄,云卧衣裳冷。诗圣。佳句好,真堪为花诵。

荚蓉艳冶,著色终嫌重。浑似梦。月明中,烟水浩万顷。

莫是湘灵,晚妆对镜。黄浅晕薄,粉寒香冻。


侧犯(近现代·黄侃)  显示自动注释

劝君漫去,澹云夕照留人住。南浦。更几日潮痕上舟步。

鳞波纵媵予,懒续湘累句。津鼓。催画鹢,今宵向何处。

严城闭早,急取归时路。还念汝。冒炎蒸,魂黯更无语。

泪浥危栏,目穷江树。弦月昏黄,数声渔橹。


侧犯 和白石,寄众异庐山(近现代·黄浚)  显示自动注释

晓帆策策,送君直向匡山住。凉雨。想断渡颠风索诗句。

松扃吐霁月,伫取行吟处。何语。掠雾鬓江声浩回顾。

秦淮一艓,慵见丁帘舞。念此夜、不成欢,吹梦伴尊俎。

屈指秋星,归期休数。待我囊琴,就弹新谱。


侧犯 寄弱侯(当代·秦鸿)  显示自动注释

到门夜雨,染灯一案乡园薤。澎湃。认霁月流痕遍遥岱。

归来梦块垒,阻隔犹关隘。人海。悬坠日,馀霞淀风蓓。

神州步履,只影开还败。休暗戴、满头霜,重数旧瘢疥。

彼玉连环,彼棰堪解。瞻彼漠漠,岂无真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