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越溪春词谱
越溪春 调见《六一居士词》,因词中有“春色遍天涯,越溪阆苑繁华地”句,取以为名,盖赋越溪春色也。

越溪春 双调七十五字,前段七句三平韵,后段六句四平韵 欧阳修

  三月十三寒食日 春色遍天涯 越溪阆苑繁华地 傍禁垣 珠翠烟霞 红粉墙头 秋千影里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

临水人家 
平仄平平

  归来晚驻香车 银箭透窗纱 有时三点两点雨霁 朱门柳细风斜 沈麝不烧金鸭冷 笼月照梨花 
  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此词无别首宋词可校。 结二句,《词综》作“沈麝不烧金鸭,玲珑月照梨花”六字两句。查本集“玲”字系“冷”字,“珑”字系“笼”字,“冷”字属上作句方有情韵,旧本皆然,今从之。
历代作品
吴文英 (1首)
欧阳修 (1首)
夏言 (2首)
宋荦 (1首)
屈秉筠 (1首)
曹贞吉 (1首)
梁清标 (1首)
樊增祥 (1首)
陆求可 (2首)
黄之隽 (1首)
越溪春 其二(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听风听雨过清明,愁草瘗花铭。楼前绿暗分携路,一丝柳,一寸柔情。

料峭春寒中酒,交加晓梦啼莺。

西园日扫林亭,依旧赏新晴。黄蜂频扑秋千索,有当时、纤手香凝。

惆怅双鸳不到,幽阶一夜苔生。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草:起草。 瘗(yì):埋葬。庾信有《瘗花铭》。 铭:文体的一种。
②分携:分手。 绿暗:形容绿柳成荫。
③料峭:形容春天的寒冷。
④中酒:醉酒。
⑤交加:形容杂乱。
⑥双鸳:指女子的绣鞋,这里兼指女子本人。 幽阶苔生:苔生石阶,遮住了上面
的足印。

【评解】

此词表现暮春怀人之情。上片写伤春怀人的愁思。清明节又在风雨中度过,当年分手时的情景,仍时时出现在眼前。
如今绿柳荫浓而伊人安在?回首往事,触目伤怀。词中以柳丝喻柔情。春寒醉酒,莺啼惊梦,已觉愁思难言。下片写伤春怀人的痴想。故地重游,旧梦时温,见秋千而思纤手,因蜂扑而念香凝,更见痴绝。末句“一夜苔生”极言“惆怅”之深,又自含蓄不尽。这首词质朴淡雅,不事雕琢,不用典故。
不论写景写情,写现实写回忆,都委婉细腻,情真意切,一反其堆砌辞藻,过分追求典雅的缺点,却又于温柔之中时见丽句,颇具特色。

【集评】

《词综偶评》谭献云:此是梦窗极经意词,有五季遗响。“黄蜂”二句,是痴语,是深语。结处见温厚。
《海绡说词》陈洵云:思去妾也,此意集中屡见。《渡江云》题曰:“西湖清明”,是邂逅之始;此则别后第一个清明也。“楼前绿暗分携路”,此时觉翁当仍寓居西湖。风雨新晴,非一日间事,除了风雨,即是新晴,盖云我只如此度日扫林亭,犹望其还赏,则无聊消遣,见秋千而思纤手,因蜂扑而念香凝,纯是痴望神理。
“双鸳不到”,犹望其到;“一夜苔生”,踪迹全无,则惟日日惆怅而已。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情深而语极纯雅,词中高境也。
《词综偶评》许昂霄云:结句亦从古诗“全由履迹少,并欲上阶生”化出。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丝柳”七字写情而兼录别,极深婉之思。起笔不遽言送别,而伤春惜花,以闲雅之笔引起愁思,是词手高处。“黄蜂”二句于无情处见多情,幽想妙辞,与“霜饱花腴”、“秋与云平”皆稿中有数名句。结处“幽阶”六字,在神光离合之间,非特情致绵邈,且余音袅袅也。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西园怀人之作。上片追忆昔年清明时之别情,下片入今情,怅望不已。起言清明日风雨落花之可哀,次言分携时之情浓,“一丝柳,一寸柔情”,则千丝柳亦千丈柔情矣。“料峭”两句,凝炼而曲折,因别情可哀,故藉酒消之,但中酒之梦,又为啼莺惊醒,其怅恨之情,亦云甚矣。“料峭”二字叠韵,“交加”二字双声,故声响倍佳。换头,入今情,言人去园空,我则依旧游赏,而人则不知何往矣。
“黄蜂”两句,触物怀人。因园中秋千,而思纤手;因黄蜂频扑,而思香凝,情深语痴。“惆怅”两句,用古诗意,望人不到,但有苔生,意亦深厚。
这是西园怀人之作。西园在吴地,是梦窗和情人的寓所,二人亦在此分手,所以西园诚是悲欢交织之地。梦窗在此中常提到此地,可见此地实乃梦萦魂绕之地。
这是一首伤春之作。词的上片情景交融,意境有独到之处。前二句是伤春 ,三 、四两句写伤别,五、六两句则是伤春与伤别的交融 ,形象丰满,意蕴深邃。“听风听雨过清明”,起句貌似简单,不象梦窗绵丽的风格 ,但用意颇深 。不仅点出时间,而且勾勒出内心细腻的情愫。寒食、清明凄冷的禁烟时节,连续刮风下雨,意境凄凉 。风雨不写“见”而写“听”,意思是白天对风雨中落花 ,不忍见,但不能不听到;晚上则为花无眠、以听风听雨为常。首句四个字就写出了词人在清明节前后,听风听雨,愁风愁雨的惜花伤春情绪,不由让读者生凄神憾魄之感。“愁草瘗花铭 ”一句紧承首句而来,意密而情浓。落花满地,将它打扫成堆,予以埋葬,这是一层意思;葬花后而仍不安心,心想应该为它拟就一个瘗花铭,瘐信有《瘗花铭》,此借用之,这是二层意思;草萌时为花伤心,为花堕泪,愁绪横生 ,故曰“愁草 ”,这是三层意思。词人为花而悲,为春而伤 ,情波千叠,都凝炼在此五字中了。“楼前绿暗分携路 ,一丝柳,一寸柔情”,是写分别时的情景 。梦窗和情人在柳丝飘荡的路上分手 ,自此柳成为其词中常出现的意象。古代有送别时折柳相送的风俗,是希望柳丝能够系住将要远行的人,所以说“一丝柳,一寸柔情”,可谓语浅意深。
“料峭春寒中酒,交加晓梦啼莺”,伤春又伤别,无以排遣,只得借酒浇愁,希望醉后梦中能与情人相见。无奈春梦却被莺啼声惊醒。这是化用唐诗“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之意 。上阙是愁风雨 ,惜年华,伤离别,意象集中精炼,而又感人至深,显出密中有疏的特色。
下阙写清明已过 ,风雨已止 ,天气放晴了。阔别已久的情人,怎么能忘怀!按正常逻辑,因深念情人,故不忍再去平时二人一同游赏之处了,以免触景生悲,睹物思人。但梦窗却用进一层的写法,那就是照样(依旧)去游赏林亭。于是看到“黄蜂频扑秋千索”,仿佛佳人仍在。“黄蜂”二句是窗梦词中的名句,妙在不从正面写,而是侧面烘托,佳人的美好形象凸现出来。怀人之情至深,故即不能来,还是痴心望着她来 。“日日扫林亭 ”,就是虽毫无希望而仍望着她来。离别已久,秋千索上的香气未必能留,但仍写黄蜂的频扑 ,这不是在实写。陈洵说:“见秋千而思纤手,因蜂扑而念香凝,纯是痴望神理。”
结句“双鸳不到 ”(双鸳是一双乡绣有鸳鸯的鞋子),明写其不再惆怅。“幽阶一夜苔生”,语意夸张。不怨伊人不来 ,而只说“苔生”,可见当时伊人常来此处时 ,阶上是不会生出青苔来的,现在人去已久,所以青苔滋生 ,但不说经时而说“一夜,”由此可见二人双栖之时,欢爱异常,仿佛如在昨日。这样的夸张,在事实上并非如此,而在情理上却是真实的。

越溪春(宋·欧阳修)  显示自动注释

三月十三寒食日,春色遍天涯。越溪阆苑繁华地,傍禁垣、珠翠烟霞。

红粉墙头,秋千影里,临水人家。

归来晚驻香车。银箭透窗纱。有时三点两点雨霁,朱门柳细风斜。

沈麝不烧金鸭冷,笼月照梨花。


越溪春 其一 送吴少参希盂乃尊院使公还毗陵(明·夏言)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阳谷仙翁沧海客,踪迹满天涯。御榻当年曾入梦,赐袍带、名动京华。

白首辞官,青云有子,拂袖还家。

天风吹上星槎。春日别烟霞。金尊银烛长安夕,玉堂里、坐对檐花。

我欲买田阳羡,与翁同炼丹砂。


越溪春 其二 送杨宪副景周南还(明·夏言)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紫袍金带归来早,高卧旧江乡。羡汝东溪溪水上,风烟好、乔木苍苍。

隔断红尘,坐移白日,一曲沧浪。

长安数载相望。秋日送归航。我欲留君君不住,故园远、乡话偏长。

无限青山怀抱,空惭白首岩廊。


越溪春 赋得流水桃花色(清·宋荦)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灼灼花开溪水上,天气艳阳中。断桥野岸芳菲满,把碧流、染就嫣红。

沙鸟惊波,游鱼骇浪,春到绡宫。

木兰艇趁东风。好景武陵同。最怜十里五里浅濑,明霞一片轻笼。

渔父旧时应有,恨舍棹去匆匆。


越溪春 春阴(清·屈秉筠)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天影濛濛春色淡,香雾隔花浮。碧纱半展红栏掩,恰新妆、人倦高楼。

初煖仍寒,微晴尚晦,如梦还愁。

轻风暗飏帘钩。烟篆结香篝。有时三点两点似雨,吹来撩乱两眸。

怜绝海棠含醉,丝丝镇自垂头。


越溪春 郭外用宋人韵(清·曹贞吉)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草软沙平何处路,郭外即天涯。板桥流水伤心地,带夕阳、点点明霞。

歌哭声中,纸钱灰里,知是谁家。

参差油壁香车。燕尾隔窗纱。归来三盏两盏淡酒,黄昏鸦乱风斜。

只有短檠如旧,依依为照寒花。


越溪春 高司寇召饮,演秣陵春新剧(明末清初·梁清标)  显示自动注释

二月莺啼风日丽,蒋径暂开扃。主人情重倾杯斝,剪烛花、奏出新声。

太史填词,秣陵春色,司寇园亭。

风流双影分明。搬演小秦青。丽谯三点四点漏滴,华堂斗转参横。

多难一身行乐地,俯仰欲沾缨。


越溪春 和子珍《雨中有忆》,用欧公韵(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暗玉敲窗银烛背,芳绪渺无涯。罗衣翻酒都成晕,似脸波、初上微霞。

蕙草长时,春潭涸后,空忆韩家。

门前何处香车。梦绕旧窗纱。泥人一晌半晌小坐,帘纹如水低斜。

为问镜中眉语,可能瞒却灯花。


越溪春(春景)(清·陆求可)  显示自动注释

彷佛河阳春事好,开遍满城花。绣鞍金勒繁华子,傍大堤、拨尽琵琶。

士女香罗,儿童竹马,闲踏桑麻。

讼庭树树栖鸦。玉烛庆年华。有时习家池上一醉,六街拍手喧哗。

争笑山翁真醉倒,落日接䍦斜。


越溪春(秋闺)(清·陆求可)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渔火江枫钟早动,晚色入高楼。台前玉镜明如月,牵衣坐、慵自梳头。

织锦机边,乘槎海上,惹起新愁。多时不理箜篌。罗幌拥清秋。

堤上半黄半绿柳树,春前曾系骅骝。凭仗西风吹妾梦,随他直到凉州。


越溪春·壬辰岁三月十三寒食日用欧公起句(清·黄之隽)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三月十三寒食日,天是看花天。暖风叶叶衫罗软,被游丝、引到花边。

晴绿皆香,落红如雨,迷住春船。

饧箫何处吹圆。小语隔林传。几重花影柳影里,傍轻阴、细袅茶烟。

金粉一双蝴蝶,人前舞过溪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