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
词牌列表
踏莎行 钦谱
踏莎行 金词注“中吕调”。曹冠词名《喜朝天》,越长卿词名《柳长春》,《鸣鹤馀音》词名《踏雪行》。曾觌、陈亮词添字者,名《转调踏莎行》。

踏莎行 双调五十八字,前后段各五句、三仄韵 晏殊

  细草愁烟 幽花怯露 凭阑总是消魂处 日高深院静无人 时时海燕双飞去 
  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平仄

  带缓罗衣 香残蕙炷 天长不禁迢迢路 垂杨只解惹春风 何曾系得行人住 
  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平仄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若曾词、陈词之添字、摊破句法、转换宫调,皆变体也。 按宋元人填此调者,其字句韵悉同,惟每句平仄小异。如前段第一、二句,黄庭坚词“临水夭桃,倚墙繁李”,“临”字平声,“倚”字仄声,“繁”字平声。第三句,欧阳修词“草熏风暖摇征辔”,“草”字仄声,“风”字平声。第四句,欧阳词“离愁渐远渐无穷”,“离”字平声,“渐”字仄声。第五句,晏几道词“粉香帘幕阴阴静”,“粉”字仄声,“帘”字平声。后段第一、二句,黄词“明日重来,落花如绮”,“明”字平声,“落”字仄声,“如”字平声。第三句,陈尧佐词“画梁轻拂歌尘转”,“画”字仄声,“轻”字平声。第四句,晏词“宿妆曾比杏腮红”,“宿”字仄声,“曾”字平声。第五句,陈词“主人恩重珠帘卷”,“主”字仄声,“恩”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至周密词,后段结句“莫听酒边供奉曲”,平仄独异,此亦偶误,不必从。

格二 双调六十六字,前后段各六句、四仄韵 曾觌

  翠幄成阴 谁家帘幕 绮罗香拥处 觥筹错 清和将近 奈春寒更薄 高歌看簌簌梁尘落 
  仄仄平平平平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仄平平中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好景良辰 人生行乐 金杯无奈是 苦相虐 残红飞尽 袅垂杨轻弱 来岁断不负莺花约 
  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中中中仄仄平仄平平中仄仄中平中仄中仄仄仄仄中平仄


此词前后段第三句减去“处”字、“是”字,第五句减去“奈”字、“更”字、“袅”字、“轻”字,结句减去“看”字、“断”字,即《踏莎行》正体也。转调者,摊破句法,添入衬字,转换宫调,自成新声耳。 按赵彦端“宿雨才收”词,正与此同。前段第二、三句“牡丹将绽,也近寒食”,“近”字仄声。后段第三句“一月五番价、共欢集”,“月”字、“五”字俱仄声,“番”字平声。第五句“且莫留半滴”,“莫”字、“半”字俱仄声。第六句“一百二十个好生日”,“一”字、“好”字俱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陈词。 汲古阁本前段第三句脱一字,今从《词纬》本订定。

格三 双调六十四字,前后段各六句、四仄韵 陈亮

  洛浦尘生 巫山梦断 旗亭芳草里 春深浅 梨花落尽 酴醾又绽 天气也似 寻常庭院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

  向晚晴浓 十分恼乱 水边佳丽地 近前看 娉婷笑语 流觞美满 意思不到 夕阳孤馆 
  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


此词见《龙川集》,亦名《转调踏莎行》。每段上四句与曾词同,惟前后段第五句各减一字异。 宋人精于音律,凡遇旧腔,往往随意增损,自成新声。如元人度曲,或借宋人词调,偷声添字,名为“过曲”者,其源实出于此。
龙谱
踏莎行 双调小令,《张子野词》入“中吕宫”。五十八字,上下片各三仄韵。四言双起,例用对偶。又有《转调踏莎行》,六十六字,上下片各四仄韵。

踏莎行 格一 晏殊

  小径红稀 芳郊绿遍  高台树色阴阴见 春风不解禁杨花 濛濛乱扑行人面 
  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平仄

  翠叶藏莺 朱帘隔燕  炉香静逐游丝转 一场愁梦酒醒时 斜阳却照深深院 
  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平仄


格二 格二(转调踏莎行) 曾觌

  翠幄成阴 谁家帘幕 绮罗香拥处 觥筹错 清和将近 奈春寒更薄 高歌看簌簌梁尘落 
  仄仄平平平平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仄平平中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好景良辰 人生行乐 金杯无奈是 苦相虐 残红飞尽 袅垂杨轻弱 来岁断不负莺花约 
  仄仄平平平平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仄平平中仄仄平平中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


搜韵君按:龙谱前段第三句脱一“奈”字,误,并改之。
历代作品
共1180,分36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续上)
吴潜 (1首)
周密 (2首)
周紫芝 (4首)
姜夔 (1首)
寇准 (1首)
张先 (2首)
张孝祥 (7首)
张炎 (5首)
徐俯 (3首)
晁端礼 (4首)
晏几道 (4首)
踏莎行(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红药将残,绿荷初展。森森竹里闲庭院。一炉香烬一瓯茶,隔墙听得黄鹂啭。

陌上春归,水边人远。尽将前事思量遍。流光冉冉为谁忙,小桥伫立斜阳晚。


踏莎行 题中仙词卷(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结客千金,醉春双玉。旧游宫柳藏仙屋。白头吟老茂陵西,清平梦远沈香北。

玉笛天津,锦囊昌谷。春红转眼成秋绿。重翻花外侍儿歌,休听酒边供奉曲。


踏莎行 与莫两山谭邗城旧事(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远草情钟,孤花韵胜。一楼耸翠生秋暝。十年二十四桥春,转头明月箫声冷。

赋药才高,题琼语俊。蒸香压酒芙蓉顶。景留人去怕思量,桂窗风露秋眠醒。


踏莎行 其一 和人赋双鱼花(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风翠轻翻,雾红深注。鸳鸯池畔双鱼树。合欢凤子也多情,飞来连理枝头住。

欲付浓愁,深凭尺素。戏鱼波上无寻处。教谁试与问花看,如何寄得香笺去。


踏莎行 其二(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燕子归来,梅花又落。缃桃雨后燕支薄。眼前先自许多愁,斜阳更在春池阁。

梦里新欢,年时旧约。日长院静空帘幕。几回猛待不思量,抬头又是思量著。


踏莎行 其四(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情似游丝,人如飞絮,泪珠阁定空相觑。一溪烟柳万丝垂,无因系得兰舟住。

雁过斜阳,草迷烟渚,如今已是愁无数。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过得今宵去!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觑:细看。 指离别前两人眼中含泪空自对面相看。
②无因:没有法子。
③渚:水中小洲。

【评解】

此词抒写离情别绪。上片写离别时的情景。情似游丝,泪眼相觑。一溪烟柳,难系兰舟。写尽了离别况味。下片写别后相思之苦。愁绪无数,无法排遣。全词凄迷哀婉,愁思无限。

【集评】

唐圭璋《唐宋词简析》;此首叙别词。起写别时之哀伤。游丝飞絮,皆喻人之神魂不定;泪眼相觑,写尽两情之凄惨。“一溪”两句,怨柳不系舟住。换头点晚景,令人生愁。末言今宵之难遣,语极深婉。
薛砺若《宋词通论》:此等词都极清倩婉秀,实兼晏、欧、少游、清真数家之长,而能暨于化境者。即列入第一流作家内,亦无愧色。
此为别情词。上片写别时,下片写别后。开头两句,连用两个比喻。“情似游丝”,喻情之牵惹 ;“人如飞絮 ”,喻人之飘泊也。两句写出与情人分别时的特定心境。游丝、飞絮,在古代诗词中是常常联用的,例如冯延巳的“满眼游丝兼落絮,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蝶恋花》)。司马光的“青烟翠雾罩轻盈,飞絮游丝无定”(《西江月》)。不过象这首词中一以喻情,一以喻人,使之构成一对内涵相关的意象,并借以不露痕迹地点出了季节 ,交代了情事,其比喻之新颖,笔墨之经济,都显示了作者的想象和创造的才能。虽然如此 ,这两句毕竟还是属于总体上的概括、形容。
所以接着便用一个特写镜头给予具体的细致的刻画——“泪珠阁定空相觑 ”。两双满含着泪珠的眼睛,一动不动地彼此相觑。句中的“空”字意味着两人的这种难舍、伤情,都是徒然无用的,无限惆怅、无限凄怆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一溪烟柳万丝垂,无因系得兰舟住”两句把“空”字写足、写实。一溪烟柳,千万条垂丝 ,却无法系住要去的兰舟 ,所以前面才说“泪珠阁定空相觑 ”。一派天真,满腔痴情,把本不相涉的景与事勾联起来,传达出心底的怨艾之情和无可奈何之苦。借此,又将两人分别的地点巧妙地暗示出来了。这种即景生情的刻画抒写,怨柳丝未曾系住行舟,含蕴着居者徊徨凄恻的伤别意绪。
下片写离别之后心情。过片仍写居者在行人走后的凄怆情怀。“雁过斜阳,草迷烟渚”,这是“ 兰舟”去后所见之景,正是为了引出、烘托“如今已是愁无数 ”。这里景物所起的作用与上文又略不相同了。上片写伤别,下片写愁思,其间又能留下一些让人想象、咀嚼的空白,可谓不断不粘、意绪相贯。句中的“如今 ”,连系下文来看,即指眼前日落黄昏的时刻。黄昏时刻已经被无穷无尽的离愁所苦,主人公便就担心,今晚将怎样度过。词人并不径把此意说出,而是先荡开说一句“明朝”,然后再说“今宵”:明朝如何过且莫思量,先思量如何过得今宵去 。“思量如何过”这五个字的意思实为两句中的“明朝”、“今宵”所共有,词笔巧妙地分属上下句,各有部分省略。上句所“思量”者是“如何过”,下句“如何过”即是所“思量”者,均可按寻而知。这种手法,诗论家谓之“互体”。
由于“明朝”句的衬垫,把离愁无限而今晚如何过的主意,益发重重地烘托出来。此处直抒别情,与前面对薄暮黯淡景色的描写所起的渲染烘托相应对。
此词用语浅淡而情意深浓。词之上片先抒情,然后情景交融,景语的点缀为情语服务;下片先写景后抒情 ,使全词具有错综的结构,结体颇有整中有散、统一中求变化的特色。

踏莎行 其三 谢人寄梅花(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鹊报寒枝,鱼传尺素。晴香暗与风微度。故人还寄陇头梅,凭谁为作梅花赋。

柳外朱桥,竹边深坞。何时却向君家去。便须倩月与徘徊,无人留得花常住。


踏莎行 自沔东来,丁未元日至金陵,江上感梦而作(宋·姜夔)  显示自动注释

自沔东来,丁未元日至金陵,江上感梦而作。

燕燕轻盈,莺莺娇软,分明又向华胥见。夜长争得薄情知?

春初早被相思染。

别后书辞,别时针线,离魂暗逐郎行远。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燕燕、莺莺:指所爱之人。苏轼赠张先诗,「诗人老去莺莺在,公子归来燕燕忙。」
华胥:梦境。《列子》,“黄帝昼寐而梦,游于华胥氏之国。”
淮南:指合肥,作者有情人在合肥,但他从汉阳去金陵,未能在中途去探望。

白石二十多岁时,在合肥有过一段情缘,后来分手了,但白石对旧日情人始终恋恋不忘,这成为他心灵深处永远的悲哀和伤痛。所谓时间能冲淡一切的说法并不适用于至情至性之人,余于白石尤然。从此词看 ,白石所恋似是姊妹二人,句中出现“燕燕轻盈,莺莺娇软”。可证 。其他词中也出现过“大乔小乔”,“桃根桃叶”二人连用的典故,亦可为证。淳熙十四年(1187 丁未)元旦,姜夔从第二故乡汉阳(宋时沔州)东去湖州途中抵金陵时,梦见了往日的情人,写下此词。
上片写梦,哀怨之极。北宋时苏轼听说张先老人时已八十五岁买妾,作诗调侃道:“诗人老去莺莺在,公子归来燕燕忙 。”这首词一开始即借“ 莺莺燕燕”字面称往日的情人,从称呼中流露出一种卿卿我我的缠绵情意。这里还有第二重含义,即比喻其人体态“轻盈”如燕,声音“娇软”如莺。这“燕燕轻盈,莺莺娇软”本以为是现实中的旖旎风光,读下句方知乃是词人梦中所见的情境 。《列子·黄帝》载“黄帝昼寝而梦 ,游于华胥氏之国,”故词写好梦云“分明又向华胥见”。夜有所梦 ,乃是日有所思的缘故。以下又通过梦中情人的自述,体贴对方的相思之情。她含情脉脉道 :在这迢迢春夜中 ,“薄情”人(此为昵称)啊,你知道我绵绵无尽的相思之苦吗?言下大有“换我心 ,为你心,始知相忆深”的意味。“染”字用得精妙,惟辛弃疾《鹧鸪天》“春风不染白髭须”可比。
过片写别后睹物思人,旧情难忘 。“别后书辞”,是指情人寄来的书信,检阅犹新;“别时针线”,是指情人为自己所做衣服,仍有遗香。二句虽仅写出物件,而不直接言情,然读来皆情至之语这是托物言情的妙处 。紧接着承上片梦见事,进一层写伊人之情。“离魂暗逐郎行远”,“郎行”即“郎边”,当时熟语 ,说她甚至连魂魄也脱离躯体,追逐我来到远方。比之韦应《木兰花》“ 千山万水不曾行 ,魂梦欲教何处觅”更多一层深情。然而魂魄飞越千山万水,寻觅情郎的结果却是“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 。”末二句写作者梦醒后深情想象情人魂魄归去的情景:在一片明月光下,淮南千山是如此清冷,她就这样独自归去无人照管。一种惜玉怜香之情,一种深切的惭愧负疚之感,洋溢于字里行间,感人至深。
这首词紧扣感梦之主题,以梦见情人开端,又以情人梦魂归去收尾,意象浑成,境界空灵清远。词的后半部分 ,尤见幽邃清冷 。在构思上借鉴了唐传奇《离魂记 》,记中倩娘居然能以出窍之灵魂追逐所爱者远游,着想奇妙。在意境与措语上,则又融合了杜诗《梦李白》“魂来枫林青 ,魂返关塞黑”、《咏怀古迹》“画图省识春风面 ,环佩空归月夜魂”句意。妙在自然天成,不著痕迹 。王国维说:“白石之词,余所最爱者,亦仅二语,曰‘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人间词话》删稿)可见评价之高。白石的情词不惟写自己的相思寂寞之苦,而且照应双方,多从对方着眼,为对方设身处地地着想,亦可见白石之至情至性。

踏莎行 春暮(宋·寇准)  显示自动注释

春色将阑,莺声渐老。红英落尽青梅小。画堂人静雨蒙蒙,屏山半掩余香袅。

密约沉沉,离情杳杳。菱花尘满慵将照。倚楼无语欲销魂,长空黯淡连芳草。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阑:残,尽。
红英:红花。
屏山:屏风。
杳杳:深远无边际。
菱花:镜子。
销魂:形容极度伤心。

【评解】

这首词即景写闺情,上片描绘暮春季节,微雨濛濛,寂寥无人的景象。下片写两地音书隔绝,闺中人倚楼远望,只见芳草连天,阴云蔽空,心中更觉忧郁愁苦。词风婉丽凄恻,清新典雅。

【集评】

靳极苍《唐宋词百首详解》:这首词也是依托之作。倚楼少妇比自己,所望密约者为朝廷。依本传所载,更以为罢知青州时所作。但无佐证,谨附此意供参考。
《唐宋词选注》:《四库提要》称寇准的诗作“含思凄惋,绰有晚唐之致”。“含思凄惋”,亦可用来评他的词。
宋人胡仔称寇准“诗思凄婉,盖富于情者。”这一评语,用以评析寇准的词作也是恰当的。这首闺怨词便体现了上述艺术特色。词中以细腻有致、沉郁多情的语言,以写景起,情由景生,又以写景结,以景结情,将暮春时节一位闺中思妇怀念久别远人的孤寂情怀抒写得委婉动人。全词情景交融,意境浑然,风格清新,语言晓畅,堪称闺怨词中的佳作。
上片起首三句写暮春残景,首句是概括性的叙述,第二句是写耳中所闻 ,第三句是目中所见。这三句,营造出衰残、迟暮的情致,为写女主人公的伤春情怀制造了气氛。
接着由室外景转向室内来,由写景转到写人。房屋是华美的,此刻静无人声,但觉细雨濛濛;屏风掩住了室内景象 ,只见那尚未燃尽的沉香,余烟袅袅。
这是以“余香袅袅”来衬托室内环境的静这两句,含蓄地写出了女主人公对于远人无结果的、渺茫的期待。
过片写女主人公在落寞失望中,又一次回忆起昔日依依惜别时那私下的约言,然而对方一直音信杳然。
这两句,把女主人公那种深以往昔恋情为念的内心情愫,深沉地表达出来了。“菱花尘满慵将照”,写女主人公懒于对镜梳妆,镜匣很久不打开,那上面都积满尘土了。这三句连贯直下,把她为情所苦,但却决不负情的心愫 ,通过句句加深 ,层层加重的复叠手法 ,表现得沉挚凝炼 。结拍写女主人公心情极度难过,似乎魂都为之“销”,于是去倚楼望远,可是这时候眼睛所能望见的,只是长空暗淡、芳香连绵。而翘望着的那个人,却始终不见归来!这两句以写景收束全篇,余韵无穷。
这首伤时惜别之作 ,写得情思绵绵,凄婉动人。
词中虽然先写景后写情,但景中也是寄寓深情的。全词于字里行间处处跃动着抒情女主人公对于红英落尽、芳歇春去的感伤与惋叹,流露出一种美人迟暮、青春易逝的惆怅之情,读之令人销魂。

踏莎行 其一(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衾凤犹温,笼鹦尚睡。宿妆稀淡眉成字。映花避月上行廊,珠裙摺摺轻垂地。

翠幕成波,新荷贴水。纷纷烟柳低还起。重墙绕院更重门,春风无路通深意。


踏莎行 其二(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波湛横眸,霞分腻脸。盈盈笑动笼香靥。有情未结凤楼欢,无憀爱把歌眉敛。

密意欲传,娇羞未敢。斜偎象板还偷盰。轻轻试问借人么,佯佯不觑云鬟点。


踏莎行 其四(宋·张孝祥)  显示自动注释

万里扁舟,五年三至。故人相见犹堪喜。山阴乘兴不须回,毗耶问疾难为对。

不药身轻,高谈心会。匆匆我又成归计。它时江海肯相寻,绿蓑青蒻看清贵。


踏莎行 其二 长沙牡丹花极小,戏作此词,并以二枝为伯承、钦夫诸兄一觞之荐(宋·张孝祥)  显示自动注释

洛下根株,江南栽种。天香国色千金重。花边三阁建康春,风前十里扬州梦。

油壁轻车,青丝短鞚。看花日日催宾从。而今何许定王城,一枝且为邻翁送。


踏莎行 其三 荆南作(宋·张孝祥)  显示自动注释

旋葺荒园,初开小径。物华还与东风竞。曲槛晖晖落照明,高城冉冉孤烟暝。

柳色金寒,梅花雪静。道人随处成幽兴。一杯不惜小淹留,归期已理沧浪艇。


踏莎行 其五 五月十三日月甚佳(宋·张孝祥)  显示自动注释

藕叶池塘,榕阴庭院。年时好月今宵见。云鬟玉臂共清寒,冰绡雾縠谁裁剪。

扑粉口绵,侵尘宝扇。遥知掩抑成凄怨。去程何许是归程,离觞为我深深劝。


踏莎行 其六 送别刘子思(宋·张孝祥)  显示自动注释

古屋丛祠,孤舟野渡。长年与客分携处。漠漠愁阴岭上云,萧萧别意溪边树。

我已北归,君方南去。天涯客里多歧路。须君早出瘴烟来,江南山色青无数。


踏莎行 其七 寿黄坚叟并以送行(宋·张孝祥)  显示自动注释

时雨初晴,诏书随至。邦人父老为君喜。十年江海始归来,祥曦殿里搀班对。

日月开明,风云感会。切须稳上平戎计。天教慈母寿无穷,看君黄发腰金贵。


踏莎行 其八 为朱漕寿(宋·张孝祥)  显示自动注释

桂岭南边,湘江东畔。三年两见生申旦。知君心地与天通,天教仙骨年年换。

趁此仙风,乘槎霄汉看看黄纸书来唤。但令丹鼎汞频添,莫辞酒盏春无算。


踏莎行(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柳未三眠,风才一讯。催人步屧吹笙径。可曾中酒似当时,如今却是看花病。

老愿春迟,愁嫌昼静。秋千院落寒犹剩。卷帘休问海棠开,相传燕子归来近。


踏莎行 卢仝啜茶手卷(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清气崖深,斜阳木末。松风泉水声相答。光浮碗面啜先春,何须美酒吴姬压。

头上乌巾,鬓边白发。数间破屋从芜没。山中有此玉川人,相思一夜梅花发。


踏莎行 咏汤(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瑶草收香,琪花采汞。冰轮碾处芳尘动。竹炉汤暖火初红,玉纤调罢歌声送。

麾去茶经,袭藏酒颂。一杯清味佳宾共。从来采药得长生,蓝桥休被琼浆弄。


踏莎行 郊行,值游女以花掷水,余得之,戏作此解(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花引春来,手擎春住。芳心一点谁分付。微歌微笑蓦思量,瞥然抛与东流去。

带润偷拈,和香密护。归时自有留连处。不随烟水不随风,不教轻把刘郎误。


踏莎行 跋伯时弟抚松寄傲诗集(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水落槎枯,田荒玉碎。夜阑秉烛惊相对。故家人物已无传,一灯却照清江外。

色展天机,光摇海贝。锦囊日月奚童背。重逢何处抚孤松,共吟风月西湖醉。


踏莎行 其一(宋·徐俯)  显示自动注释

素景将阑,黄花初笑。登高一望秋天杳。邀宾携妓数能来,醉中赢得闲多少。

佳气氤氲,飞云缥缈。竹林更着清江绕。高歌屡舞莫催人,华筵直待华灯照。


踏莎行 其二(宋·徐俯)  显示自动注释

画栋风生,绣筵花绕。层台胜日频高眺。清辉爽气自娱人,何妨称意开颜笑。

水碧无穷,山青未了。斜阳浦口归帆少。云鬟烟鬓只供愁,琵琶更作相思调。


踏莎行 其三(宋·徐俯)  显示自动注释

玉露团花,金风破雾。高台与上晴空去。举杯相属看前山,烟中乱叠青无数。

皓齿明眸,肌香体素。恼人正在秋波注。因何欲雨又还晴,歌声遏得行云住。


踏莎行(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骂女嗔男,呼奴喝爪。新来司户多心躁。家中幸自好熙熙,眉儿皱著乾烦恼。

饱喜饥嗔,多愁早老。古人言语分明道。剩须将息少孜煎,人生万事何时了。


踏莎行 其一(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萱草栏干,榴花庭院。悄无人语重帘卷。屏山掩梦不多时,斜风雨细江南岸。

昼漏初传,林莺百啭。日长暗记残香篆。洞房消息有谁知,几回欲问梁间燕。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婉约词》
①萱草:即黄花菜。夏秋开花。古人以为能使人忘忧。
②屏山:画有山峦的屏风。
③香篆:焚香出烟袅袅如篆字。
④洞房消息:内室中的动静。

【评解】

这首词写一侍女,夏梦片刻,醒后犹细味梦中江南游程,但漏传莺啭,不禁又挂念需在炉中添香。而主人室内动静如何,则颇费猜疑。全词表现人物内心的寂寞无聊,婉转含蓄,细致入微。

【集评】

薛砺若《宋词通论》:端礼当年亦系一位慢词作家,集中自创之调亦甚多。以补大乐中徵调之阙者。

踏莎行 其二(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柳暗重门,花深小院。盆池昨夜新荷卷。银床斜倚小屏风,吴波澄淡春山远。

纨扇风轻,薰炉烟断。日高睡起眉山浅。尘侵鸾镜懒匀妆,谁人与整钗头燕。


踏莎行 其三(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衰柳残荷,长山远水。扁舟荡漾烟波里。离杯莫厌百分斟,船头转便三千里。

红日初斜,西风渐起。琵琶休洒青衫泪。区区游宦亦何为,林泉早作归来计。


踏莎行 其一(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柳上烟归,池南雪尽,东风渐有繁华信。花开花谢蝶应知,春来春去莺能问。

梦意犹疑,心期欲近,云笺字字萦方寸。宿妆曾比杏腮红,忆人细把香英认。


踏莎行 其二(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宿雨收尘,朝霞破暝,风光暗许花期定。玉人呵手试妆时,粉香帘幕阴阴静。

斜雁朱弦,孤鸾绿镜,伤春误了寻芳兴。去年今日杏墙西,啼莺唤得闲愁醒。


踏莎行 其三(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绿径穿花,红楼压水,寻芳误到蓬莱地。玉颜人是蕊珠仙,相逢展尽双蛾翠。

梦草闲眠,流觞浅醉,一春总见瀛洲事。别来双燕又西飞,无端不寄相思字。


踏莎行 其四(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雪尽寒轻,月斜烟重,清欢犹记前时共。迎风朱户背灯开,拂檐花影侵帘动。

绣枕双鸳,香苞翠凤,从来往事都如梦。伤心最是醉归时,眼前少个人人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