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
词牌列表
一斛珠 钦谱
一斛珠 《宋史·乐志》名《一斛夜明珠》,属中吕调。《尊前集》注“商调”,金词注“仙吕调”,蒋氏《九宫谱目》入仙吕引子。晏几道词名《醉落魄》,张先词名《怨春风》,黄庭坚词名《醉落拓》。

一斛珠 双调五十七字,前后段各五句、四仄韵 (南唐)李煜

  晚妆初过 沈檀轻注些儿个 向人微露丁香颗 一曲清歌 暂引樱桃破 
  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仄

  罗袖裛残殷色可 杯深旋被香醪涴 绣床斜凭娇无那 烂嚼红茸 笑向檀郎唾 
  中仄中平平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仄仄平中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词后段起句第二字、第六字俱仄声。宋苏轼词“自惜风流云雨散”,张先词“今夜掩妆花下语”,晏几道词“若问相思何处歇”,三作与此同,馀俱照张先“山围画障”词体填。 按《尊前集》李煜词注“商调”,乃夷则之商声。金元曲子照“山围画障”词体填者注“仙吕调”,乃夷则之羽声,则知两换头句平仄,确系音律所关,故此词作图,只就苏、张、晏三词校注。如晏词之前段起句“鸾孤月缺”,“鸾”字平声,“月”字仄声。第二句“两情惆怅音尘绝”,“两”字仄声。苏词第二句“垂杨乱掩红楼半”,“乱”字仄声。晏词第三句“如今若负当时节”,“如”字平声,“若”字仄声。结句“曾醉离歌宴”,“曾”字平声。后段起句“自惜风流云雨散”,“自”字仄声,“风”字平声。张词第二句“明朝芳草东西路”,“芳”字平声。第三句“愿身不学相思树”,“不”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之。

格二 双调五十七字,前后段各五句、四仄韵 张先

  山围画障 风溪弄月清溶漾 玉楼苕馆人相望 下若醲醅 竞欲金钗当 
  中中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中中中平平仄中仄平平中仄中中仄

  使君劝醉青娥唱 分明仙曲云中响 南园百卉千家赏 和气兼来 不独花枝上 
  中平中仄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中中中平平仄中仄平平中仄中中仄


此与李词同,惟换头句平仄异。因宋词如此填者甚多,金元曲子注仙吕调者正与之合。此系音律所关,故亦编入,另列一体。 前段第一句,周密词“忆忆忆忆”,上“忆忆”二字俱仄声,晏几道词“满街斜月”,“斜”字平声。第二句,苏轼词“故山归计何时决”,“故”字仄声,“归”字平声。第三句,欧阳修词“对酒当歌寻思著”,“酒”字平声,“歌”字仄声,范成大词“垂云卷尽添空阔”,“垂”字平声,“卷”字仄声。第四句,苏轼词“惟有佳人”,“惟”字平声。第五句,周紫芝词“真个睡不著”,“真”字平声,“睡”字、“不”字俱仄声。后段第一句,晁补之词“谁家红袖阑干曲”,“谁”字、“红”字俱平声,晏几道词“心心口口长恨怍”,“恨”字仄声。第二句,高观国词“倚阑一望情何极”,“倚”字、“一”字俱仄声。第三句,欧阳修词“恨别王孙愁多少”,“恨”字、“别”字俱仄声,“王”字、“孙”字俱平声。第四句,张元干词“客里惊春”,“客”字仄声。第五句,欧良词“同和醉落魄”,“同”字平声,“醉”字、“落”字俱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

格三 双调五十七字,前后段各五句、四仄韵 周邦彦

  茸金细弱 秋风嫩 桂花初著 蕊珠宫里人难学 花染娇荑 羞映翠云幄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

  清香不与兰荪约 一枝云鬓巧梳掠 夜深轻撼蔷薇索 香满衣襟 月在凤凰阁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


此与张先词同,惟前段第二句作上三下四句法异。黄庭坚词“韶声断、六么初彻”,高观国词“寒江上、雨晴风急”,史达祖词“空分付、有情眉睫”正与此同。
历代作品
共258,分9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续上)
管鉴 (4首)
赵佶 (1首)
赵善括 (3首)
赵必𤩪 (1首)
郭应祥 (1首)
魏了翁 (3首)
王寂 (1首)
梁寅 (1首)
王吉昌 (2首)
张肯 (1首)
俞彦 (1首)
刘基 (1首)
史鉴 (1首)
夏树芳 (1首)
屈大均 (8首)
王坊 (1首)
醉落魄/一斛珠 其一 正月二十日张园赏海赏作(宋·管鉴)  显示自动注释

春阴漠漠。海棠花底东风恶。人情不似春情薄。守定花枝,不放花零落。

绿尊细细供春酌。酒醒无奈愁如昨。殷勤待与东风约。

莫苦吹花,何似吹愁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管鉴《 养拙堂词》里另有一首《虞美人》,序中说 :“与客赏海棠,忆去岁临川所赋,怅然有远宦之叹。”“这首《醉落魄》就是“去岁临川所赋”的。管鉴原来是龙泉(今浙江省某县名)人,靠父亲的功绩被荫授为提举江南西路常平茶盐司干办官,任所在抚州 ,于是移家临川(郡名 ,治所在今江西省抚州市西 )。根据这些材料,我们可以估计这首词中“酒醒无奈愁如昨 ”的“愁”,除了因落花而产生的伤春情绪以外,还应当包括离乡“远宦”之愁。
从词篇描写,作者的远宦之愁,是由赏海棠未能尽兴而引起的,究其未能尽兴的原因,则是由于阴雨连绵的天气、狂风怒吼的巨风。海棠花开得早,败得也早 。所以刚是“ 正月二十日”便遭受到零落的厄运。 这不能不勾起词人的惜花之情。《古今词论》引张砥中的话说:“凡词前后两结最为紧要 。前结如奔马收缰,须勒得住 ,尚存后面地步 ,有住而不住之势。后结如众流归海,要收得尽,回环通首源流,有尽而不尽之意。”这首词写的是“张园赏海棠”,但开头两句一方面是从大的范围讲“ 春阴漠漠”,另一方面是从眼前的注意中心讲“ 海棠花底东风恶”,于是在“人情”(要赏花)与“春情”(催花落)之间自然形成了矛盾。如何解决这个矛盾呢?作者别出心裁地吟出“守定花枝,不放花零落”两句。这个前结,构思新巧,想象奇特 ,在炼意铸句上已略胜别人一筹。并且细细领略词意,则赏海棠的初衷,惜花落的情绪,诅咒“春情 ”的心境,全都包含在这两句九个字中,不仅内涵丰富,而且作为“赏海棠作”的一篇小词似乎已全部说尽了,这就是它“勒得住”的地方。可是,“守定花枝”到底能起什么作用呢?人“不放”花零落 ,花就真的不零落吗 ?在下半片里,作者说他们“ 绿尊细细供春酌”,乃是死下心来,要“守”到底了。然而,“酒醒无奈愁如昨” !愁也没有减,风也在继续“ 苦吹花”。由此观之,那么上半片的“勒得住”实在是没有留得住,而是“ 尚存后面地步”的。
“守定”之法告败 ,看来一段公案该了结了 。谁料“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作者那里另有高招 :“殷勤待与东风约 :莫苦吹花,何吹愁却。”这简直是在异想天开地希望换个东西给风吹!如果是这样,愁情被吹尽了,艳丽的海棠花依旧常开,人情花意哪里还有比这更美好的思想境界呢?这个后结 ,想象之奇,情绪之真,造语之痴,更在前结之上。作为一首小词,作者连生两段痴想,惜花与写愁的目的都已达到。所以这个后结 ,算得上是“众流归海”,算得上是“收得尽 ”。只是,谁也看得出来 :“与东风约”是办不到的 ,“莫苦吹花”和“吹愁却”也是不可能的。因此当读毕掩卷的时候,人们想到的仍是作者更深重的苦闷,这又是这个后结“有尽而不尽之意”的证明。
最后,这首词在炼字、选词方面,也很有一此值得借鉴的地方。比如,第二句说 :“海棠花底东风恶”。
论理只要“风恶”,就不仅仅是“恶”在“花底”。一方面作者这么写,由于强调了“ 花底”,当然也就带过了花上,其结果是加深了花受东风袭击的程度;另一方面,用上“ 花底”,还可以暗示人在花下,因而又有惜花情绪的寄托。再如,“定”与“ 往”同为去声,依词律可以互换。可是词中却偏说“守定花枝”,这是要更加突出死守不放的意思。还有,“ 绿尊细细供春酌”,其中的“细细”二字可当“守定花枝,不放花零落”的注脚看:因为这里的“细细”不只是一般的品酒,而是要借细勘慢饮,来从容地守定将落的海棠而已。此外,如“莫苦吹花”的“苦”,“何似吹愁却”的“却”都是极其平常的字,但用在作者的笔下,却能表达出十分准确而又十分丰富的内容来。

醉落魄/一斛珠 其二 三月十日赏酴醾,时坐客沈、赵与余将终更花干复议归蜀醉中口占(宋·管鉴)  显示自动注释

春愁无力。酴醾娇软难禁摘。风流彻骨香无敌。积玉团珠,明月夜同色。

花时易失欢难得。尊前半是将行客。为花一醉何须惜。

明岁花时,何处谩相忆。


醉落魄/一斛珠 其三 后两日,再拉同官,席上用前韵(宋·管鉴)  显示自动注释

寒欺酒力。一番风雨花如摘。酴醾不与群花敌。笑吐清香,独自殿春色。

春愁惟酒消除得。何妨常满坐中客。因花更把光阴惜。

莫待春归,空对花梢忆。


醉落魄 其四 中秋前一日,饯潘德鄜于花光,用德鄜韵(宋·管鉴)  显示自动注释

碧云暮合。不教预赏中秋月。凉生楚观风初歇。山影沈沈,相对两奇绝。

湘人怅望黄金节。只愁酒散仙舟发。凭谁为与姮娥说。

明夜虽圆,空照人离别。


醉落魄 预赏景龙门追悼明节皇后(宋·赵佶)  显示自动注释

无言哽噎。看灯记得年时节。行行指月行行说。愿月常圆,休要暂时缺。

今年华市灯罗列。好灯争奈人心别。人前不敢分明说。

不忍抬头,羞见旧时月。


醉落魄 赵监惠酒五斗以应重九之节,至晚小 其二 饮,赋之(宋·赵善括)  显示自动注释

重阳时节。可怜又是天涯客。扁舟小泊花溪侧。细雨斜风,不见秦楼月。

白衣望断无消息。举觞一笑真难得。归兮学取陶彭泽。

采菊东篱,悠然见山色。


醉落魄/一斛珠 其一 江阁(宋·赵善括)  显示自动注释

梯横画阁。碧栏干外江风恶。笑声欢意浮杯酌。秋水春山,相对称行乐。

谁家青鸟穿帘幕。暗传空有阳台约。天公著意称停著。

寒色人情,都恁两清薄。


醉落魄/一斛珠 其二(宋·赵善括)  显示自动注释

梯横画阁。月明江静烟光薄。碧山回绕栏干角。一缕行云,忽向杯中落。

樱歌柳舞俱柔弱。罗衣不耐江风恶。凭谁唤取双黄鹤。

骑上瑶台,同赴金桃约。


醉落魄/一斛珠 用韵赋九月见梅(宋·赵必𤩪)  显示自动注释

西园饮歇。倚阑干、玉箫声彻。荷枯菊老秋芳歇。两蕊三花、九月南州雪。

何郎情思逋仙骨。观桃墙杏成疏阔。醉骑玉凤游银阙。满袖西风、吹动暗香月。


醉落魄 丙寅中秋(宋·郭应祥)  显示自动注释

琼楼玉宇。分明不受人间暑。寻常岂是无三五。惟有今宵,皓彩皆同普。

素娥阅尽今和古。何妨小驻听吾语。当年弄影婆娑舞。

妙曲虽传,毕竟人何许。


醉落魄/一斛珠 任隆庆之母正月十一日生隆庆十三日生日(宋·魏了翁)  显示自动注释

无边春色。试从汉谕堂边觅。儿前上寿孙扶掖。九十娘娘,身是五朝客。

眼前富贵浑闲历。个中真乐天然的。儿孙强劝持馀沥。

娘道休休,明日儿生日。


醉落魄/一斛珠 东叔兄生日(宋·魏了翁)  显示自动注释

才难如此。一门生许奇男子。长公更是惺惺底。千百年间,一寸心为纸。

人知公在诗书里。天知公在诗书外。人间百顺由公起。

公把无心,总备人间事。


醉落魄/一斛珠 人日南山约应提刑懋之(宋·魏了翁)  显示自动注释

无边春色。人情苦向南山觅。村村箫鼓家家笛。祈麦祈蚕,来趁元正七。

翁前子后孙扶掖。商行贾坐农耕织。须知此意无今昔。

会得为人,日日是人日。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较为真实地再现了当时农村的风俗 、景况,富于浓郁的生活气息。
题中的“人日 ”,和词中的“元正七 ”,都是指农历的正月初七这一天。民间旧俗,是以七种菜为羹,用彩色的布或金箔剪成人形,贴在屏风上,戴在头上,表示“形容改新”和“一岁吉祥”之意,并且饮酒游乐,吹奏乐器,以祈农桑。这是一个快乐吉祥的节日,“人”在这一天显得特别尊贵,所以李充在《登安仁赋铭》中有“正月七日,厥日唯人”之说。
正月的时候正值孟春,初阳发动,故词以“无边春色”起头。但是,就人之常情来说,尽管到处是春色,还是要去寻春、觅春的。次句的“苦”字表达出了人们这种寻觅春色的执着。词中的“ 南山”,大约指的是春光优美之处,也是作者邀请提刑官应懋之游春的目的地。
“村村”三句,以及下片“翁前”两句,写的是农村“人日”这一天的热闹景象,是作者“觅”春所见,这也正是本词写作的一个重点。作者先大笔挥洒,用“箫鼓”、“笛”写节日歌舞之盛,用“村村”、“家家”极写范围包容之大,仅此一句,就将农村“人日”的风俗景象以及人们的欢乐情绪形象地渲染出来。“祈麦祈蚕”,点出“村村箫鼓家家笛”这项活动的目的。祈求农事丰收,这里虽举“麦”、“蚕”为诸多农事的代表,但在“人日”来说,农民马上可以接触到的一般来说,也就是麦与蚕了。这时,麦田泛出青绿之色,蚕在春天的气息里孵化,富于生机。对丰收的盼望与担忧,都同时在农民心头慢慢升起,他们怎能不用这尽情的箫鼓和笛声表达他们心中的祈求呢?“来趁元正七 ”,这句是上片的结语,明确指出了特定时期季节性的内涵。
下片“翁前 ”两句,转入具体的描绘。“翁前子后孙扶掖”,这正是“ 来趁元正七”的老老少少,子子孙孙。魏了翁是南宋著名理学家,他对长幼之序极为重视,这从“翁”、“子”、“孙”的排列顺序中可以看出来。“商行贾坐农耕织”,这一组活动,由商、贾、农三种行当的人物组成,而作者用“行”、“坐”、“耕织 ”三个词 ,点明了三种行当人物的特征,语言简炼。在古代,商人们分为行商和坐商两种。“ 耕织”则为“农”的本业。当然,这里不一定实写“人日”所见,而是作者由人们的祈求而联想到的各种自食其力的人所从事的争取丰收、幸福的实践活动。但这三个动词,却描绘出了一片繁忙景象 。从“ 箫鼓”至“耕织 ”,这五句从不同的角度描绘出了农村的欢乐景象,有浓郁的乡土气息 。作者将种种苦闷、烦忧,都排斥在画面之外了。这里简直是一片桃源乐土。在偏安的半壁河山之中毕竟还有这样一片乐土!但其中也不排斥寓含着作者的理想,这正是他所苦苦寻觅的“春色 ”,上片次句用“苦”与“觅”两个字,用意就在于此。词的末三句,是作者就此情此境所引发的感想,是本词的哲理所在,也正是作者的希望。
“须知 ”是告诫语,作者要告诉人们:“人日”中的“ 人 ”的种种活动与期望,古往今来,概莫能外,“人”是向上的,都在追求着幸福与美好;但是,人们如果都懂得做人的道理,都象在“人日”里所意识到“人”的作用与追求,那就“ 日日是人日”了,也就不会只有在“人日”这一天才去追求祈祷了。显然,作者是在勉励人们追求不息生生不止。这也正是作者思想核心之一。他处理政务主张“ 内修 ”、“立本”、“ 厚伦 ”,正人心,化风俗;他所留驻的州县,皆“以化善俗为治”;使“ 上下同心一德,而后平居有所补益,缓急有所倚仗”(均见《宋史》本传),这就是他在本词中发挥议论的思想基础。
从全词看,此词没有浮躁怪诞之气,写得古朴自然,平易真切,与农村风物极相贴合。另外,作者以议论入词,这虽然是南宋词的常见现象,但却不流于空泛,而是情由景出 ,论随情至,写得自然、得体。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本词的艺术特色。

醉落魄 叹世(金末元初·王寂)  显示自动注释

百年旋磨。等閒事莫教眉锁。功名画饼相谩我。冷暖人情,都在这些个。

璠玙不怕经三火。莲花未信淤泥涴。而今笑看浮生破。

禅榻茶烟,随分与他过。


醉落魄(元末明初·梁寅)  显示自动注释

苍厓翠谷。闲云一片无拘束。田庐村巷经行熟。无取无求,曳杖看修竹。

道人邀我岩居宿。小槽白酒过醽醁。醉来只唱山中曲。

无价清欢,何必论金玉。


醉落魄(元·王吉昌)  显示自动注释

齐心养浩。斡颠倒五行真造。灵风上下牙三岛。功契周天,真一内深抱。

有形资养无形道。无情酝就有情宝。扶持体健神永保。

独露禅天,心照月光皓。


醉落魄 八卦配九宫(元·王吉昌)  显示自动注释

阴阳气结。乾坤派、六爻交设。四分九数明罗列。两遁推移,周岁用相迭。

殷勤进取功无缺。抽添加减应时节。烹成二八丹威烈。

吸海吞山,方寸道明彻。


醉落魄 咏苔(明·张肯)  显示自动注释

径翠钿狼藉,绿圆点点浓如积。芳痕涨雨凝寒碧,一片浓阴,休扫坐来石。

径深不教残阳入,茸茸不似春红色。芳尘净洗无纤迹,吟客来时,只恐印行屐。


醉落魄 音托 本调(明·俞彦)  显示自动注释

青骢紫陌。花丛里戟门深宅。障泥绣锦珊瑚策。问柳章台,折取旧春色。

笙歌日暮能留客。山公沉醉接䍦侧。院西渐隐姮娥魄。

拌取明朝,短梦小窗白。


醉落魄(元末明初·刘基)  显示自动注释

东风太恶,夜来尽把花吹落。馀寒燕子乌衣薄,对语空梁,似叹人离索。

江山满眼今非昨,无情芳草年年绿。雾云不见辽东鹤,野鸟声声,只叫思归乐。


醉落魄 赏宗弟正夫家紫蛱蝶(明·史鉴)  显示自动注释

红娇白嫩。紫绵颜色标犹胜。罗山魏府交相竞。毕竟重楼,始与斯名称。

罗帏不捲东风静。锦缠旖旎晨装靘。六铢衣薄肌肤映。

寄语娇娥,莫把阑干凭。


醉落魄(明·夏树芳)  显示自动注释

团冰握雪,天公幻个人孤洁。最怜误向风尘撇,貌似春花,命似晚秋叶。

酒边灯下曾相洽,重逢不耐匆匆别。新来真个音书绝,欢似浮云,愁似半残月。


醉落魄(明末清初·屈大均)  显示自动注释

黄鹂弄舌。指头啼得春光热。离愁不到郎边说。梅子青青,打起穿花叶。

棠梨著泪成红雪。为侬衔得胭脂血。天涯报道情难绝。

颐似沉香,声熟都成结。


一斛珠 题林文木㧬画看竹图(明末清初·屈大均)  显示自动注释

萧疏翠竹,美人手爪时相触。枝枝叶叶如新沐。写向鹅绫,看尽潇湘绿。

冰消细摺成春服。针神更使人如玉。丝丝难绣文章腹。

腹里流光,照筼筜映谷。


一斛珠(明末清初·屈大均)  显示自动注释

柳条休亸。朝朝攀折谁能那。翠眉春共青山锁。多事娇莺,苦向枝间坐。

落絮纷纷时惹我。浮游未化萍千朵。嫌他雪点苍苔破。

为语东风,吹向池塘堕。


一斛珠(明末清初·屈大均)  显示自动注释

鹧鸪催我。未十里、迟迟放舸。愁心不逐风吹过。落花谁那。

偏向离中堕。

欲掩雨窗当书卧。又前滩、狂涛声作。满江渔子争回柁,白鹭惊破,飞绕青山个。


醉落魄(明末清初·屈大均)  显示自动注释

飞花如许。无多紫燕难衔汝。春归谁作婵娟主。愿似游丝,长绊郎风絮。

韶光误尽因烟雨。并刀已剪愁千缕。情多恐化相思树。

人可催归,会逐啼鹃去。


一斛珠 二首 其一(明末清初·屈大均)  显示自动注释

媚儿开袖。芙蕖花出樱桃口。多生定念莲经否。欲吐芳香,辄自含辞久。

荷叶不离双玉手。朝朝暮暮来擎酒。半酣方肯歌红豆。

不信娇莺,似尔春声溜


一斛珠 二首 其二(明末清初·屈大均)  显示自动注释

海棠丝短。输他杨柳丝难断。流莺系得枝枝满。莫只贪眠,不耐腰身软。

花絮无情风自乱。眉痕一任春深浅。生憎一树含烟暖。

每共芭蕉,片片心舒倦。


一斛珠 乞某子作树(明末清初·屈大均)  显示自动注释

古肥今瘦。三真六草多仙授。银钩趸尾人争购。一幅鹅溪,为写兰亭就。

笔虎如今谁怒手。天门龙跳争驰骤。墨涛翻处蛟螭斗。

更乞惊鸾,字字教如斗。


一斛珠(明·王坊)  显示自动注释

落花翻空红雨,多随春信纷纷去。万千绿叶无情绪,连夜生新,占尽花开处。

一霎辞根无定所,伤心红粉成黄土。怜香只有莺啼树,似劝东风,略做些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