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上林春令词谱
上林春令 《宋史·乐志》属中吕宫。

上林春令 双调五十三字,前后段各四句、三仄韵 毛滂

  蝴蝶初翻帘绣 万玉女 齐回舞袖 落花飞絮濛濛 长忆著 灞桥别后 
  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中仄仄仄平仄仄

  浓香斗帐自永漏 任满地 月深云厚 夜寒不近流苏 祇怜他 后庭梅瘦 
  中平仄仄中中仄仄中仄中平平仄中平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平仄


《词律》录杨无咎词四十字一体,脱去前段第三、四句两句,今按杨本集作“秾李夭桃堆绣。正暖日、如熏芳袖。流莺恰恰娇啼,似为劝、百觞进酒。少年不用称遐寿。愿来岁、如今时候。相将得意皇都,同携手、上林春昼。”即毛词五十三字体也。谱内可平可仄参之。
历代作品
杨无咎 (1首)
毛滂 (1首)
杨玉衔 (1首)
邹祗谟 (1首)
上林春令/一落索 鲁师文生辰(宋·杨无咎)  显示自动注释

秾李夭桃堆绣。正暖日、如熏芳袖。流莺恰恰娇啼,似为劝、百觞进酒。

少年未用称遐寿。愿来岁、如今时候。相将得意皇都,同携手、上林春昼。


上林春令/一落索 十一月三十日见雪(宋·毛滂)  显示自动注释

蝴蝶初翻帘绣。万玉女、齐回舞袖。落花飞絮濛濛,长忆著、灞桥别后。

浓香斗帐自永漏。任满地、月深云厚。夜寒不近流苏,祗怜他、后庭梅瘦。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是一首咏物词。刘熙载云:咏物应“不离不即”(《艺概》),意即咏物而不滞于物,也就是说好的咏物诗词既要做到曲尽妙处,又要在咏物中言情、寄托。本首咏物词就有“不离不即”之妙。
上片描绘飞雪的动态美,寄托了词人飘荡羁旅之悲情。“蝴蝶初翻帘绣”三句,描写纷飞的白雪,时而像翻穿绣帘的蝴蝶,时而像万千天女散花舒袖长舞,时而像落花飘洒,时而像飞絮蒙蒙。这里采用博喻的方法,将雪比做“蝴蝶”、“玉女”、“落花”、“飞絮”,用这些事物来比拟,创造了一个优美的意境,给人以鲜明生动的印象,产生了引人入胜的艺术魅力。比喻,可以比声音、比形象、比情态、比心情、比事物,但都要抓住两者之间的可比之处。本词的比喻,主要是比形象、比情态。蝴蝶穿帘的形象,是比拟雪花的轻而美,玉女飞舞的形象,比拟雪花洁白而飘逸,落花比拟轻飏而凄清,飞絮比拟雪花飘洒而色白。这些比喻都是新奇的想象,富有独创性,自然、精当,达到了“喻巧而理至”的效果。正因这些喻体都含着一个“飘”意,就为歇拍的抒情句“长忆著、灞桥别后”作了铺垫,从而寄寓了羁旅在外,飘泊异乡的愁情,达到了情景交融的境界。又因上片巧妙用典,如“落花”、“李白的“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忆秦娥》)而加浓了诗的意境。
灞桥”暗用了王勃“客心千里倦,春争一朝归。还伤北国里,重见落花飞”(《羁春》)。下片写雪的静态美,寄托词人孤高志趣。姚铉说:“赋水不当仅言水,而言水之前后左右。”(见贺裳《皱水轩词筌》)这是说写咏物诗词,可正面描写,也可侧面描写,或以反衬手法出之。本首下片,词人就用寒梅来衬白雪,既勾画了雪之洁白,又表现了梅之高格,从而寄托了词人的孤芳、高洁的志趣。“浓香斗帐自永漏”一句,写梅花在雪后深夜之时开放,清香从窗外飘入室内的斗帐中。“浓香”代指梅花。“漏永”即“永漏”,意夜深。“任满地、月深云厚”一句,既写夜晚的雪景,如厚厚云絮铺满大地,似皎洁月光洒向原野。天宇大地,上下辉映,好一个银白世界。它静无纤尘,多么玲珑剔透。在这静穆的天地间,有一枝寒梅怒放,散着浓香,衬托着洁白的雪更加光洁隽美了。歇拍“夜寒不近流苏,后庭梅瘦”,又是一个抒情句。赞美雪中梅花不畏寒冷,不同流俗,不趋炎势,只在冰清玉洁中独弄清影。这白雪寒梅的形象又寄托了词人孑然独立的志趣。
本首咏物词,既用博喻修辞法,将雪作多角度的正面描绘,表现了雪之多姿多采的动态美;又用衬托法,以清高的梅衬洁白的雪,创造了冰清玉洁的意境,表现了一种玲珑的静态美,在动与静、虚与实的结合中,融进词人的思想感情,创造了一种秀雅飘逸的风格。
(赵慧文)

上林春 山行宿樵家(清·杨玉衔)  显示自动注释

云海苍茫前路。烟语隔、薜萝双户。主人鸡黍多情,似劝我、息劳小住。

寻春枉事蜡屐去。芳草径、是春来处。尘心流水同閒,准备听、疏钟零杵。


上林春令 晏起(清·邹祗谟)  显示自动注释

轻暖轻寒春仲。熨香风、红楼惹梦。泥人绣被多情,遮翠幕、不教留空。

金衣向午争花鬨。晕斜红、腻云绿重。风过日影那移,问双鬟、晓寒何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