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少年游词谱
少年游 调见《珠玉集》。因词有“长似少年时”句,取以为名。《乐章集》注“林钟商调”。韩淲词有“明窗玉蜡梅枝好”句,更名《玉蜡梅枝》。萨都刺词名《小阑干》。   此调最为参差,今分七体,其源俱出于晏词。或添一字摊破前后段起句作四字两句者;或减一字摊破前后段第三、四句作七字一句者;或于前后段第二句添一字者;或于两结句添字、减字者,悉为类列,以便按谱查填。

少年游 双调五十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五句两平韵 晏殊

  芙蓉花发去年枝 双燕欲归飞 兰堂风软 金炉香暖 新曲动帘帷 
  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仄平平中中中中中平中仄平仄仄平平

  家人并上千春寿 深意满琼卮 绿鬓朱颜 道家装束 长似少年时 
  中中中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中中中中仄平中仄中仄仄平平


自晏殊词至周密词共四首,其前后段起句皆七字,第三、四句皆四字。所不同者,前后段第二句及结句添字、减字耳。而晏词实为正体,宋元人悉依此填。 前段第四句,陈允平词“箫吹紫玉”,“紫”字仄声。换头句,吴元可词“钏脱钗斜浑不省”,“脱”字、“不”字俱仄声,“钗”字、“斜”字俱平声。结句,柳永词“独上木兰桡”,“独”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类列李词、柳词、周词。

又一体 双调五十字,前后段各五句、两平韵 李甲

  江国陆郎封寄后 独自冠群芳 折时雪里 带时灯下 香面讶争光 
  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而今不怕吹羌管 一任更繁霜 玳筵赏处 玉纤整后 犹胜岭头香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此词见《梅苑》,与晏词同,惟前段起句不押韵异。

又一体 双调五十一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五句两平韵 柳永

  日高花榭懒梳头 无语倚妆楼 修眉敛黛 远山横翠 相对结春愁 
  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王孙走马长楸陌 贪迷恋 少年游 似恁疏狂 费人拘管 争似不风流 
  平平仄仄平平仄中中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此与晏词同,惟后段第二句添一字作六字异。《乐章集》四首皆然。欧阳修二词“追往事、又成空”、“忍抛弃、向秋光”亦与此同。

又一体 双调五十二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五句两平韵 柳永

  一生赢得是凄凉 追往事 暗心伤 好天良夜 深屏香被 争忍便相忘 
  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王孙动是经年去 贪迷恋 有何长 万种千般 把伊情分 颠倒尽猜量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此亦与晏词同,惟前后段第二句各添一字俱作六字句异。

又一体 双调四十八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五句两平韵 周密

  帘销宝篆卷宫罗 蜂蝶扑飞梭 一样东风 燕梁莺院 那处春多 
  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晓妆日日随香辇 多在牡丹坡 花深深处 柳阴阴处 一片笙歌 
  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此亦晏词体,惟前后段两结句各减一字作四字句异。

又一体 双调五十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四句三平韵 杜安世

  小轩深院是秋时 风叶坠高枝 疏帘静永 薄帷清夜 暑退觉寒微 
  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凄凉天气离愁意 肯信杳难期 多情成病不须医 更憔悴 转寻思 
  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中平中仄中平仄中仄仄平平


此与向词俱后段第三句减一字,改晏词四字两句作七字句,结句添一字作六字者。欧阳修词“那堪疏雨滴黄昏,更特地、忆王孙”,张耒词“相见时稀隔别多,又春尽、奈愁何”,正与此同。

又一体 双调五十字,前段五句两平韵,后段四句两平韵 向子諲

  去年同醉酴醾下 尽笔赋新词 今年君去 酴醾欲破 谁与醉为期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旧曲重歌倾别酒 风露泣花枝 章水能长湘水远 流不尽 两相思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


此与杜词同,惟前段起句、后段第三句不押韵异。

又一体 双调五十一字,前段六句两平韵,后段五句两平韵 姜夔

  双螺未合 双蛾先敛 家在碧云西 别母情怀 随郎滋味 桃叶渡江时 
  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扁舟载了匆匆去 今夜泊前溪 杨柳津头 梨花墙外 心事两人知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此词摊破晏词前段起句七字一句作四字两句。周邦彦“并刀如水”词正与此同。此与下韩淲词又自成一体。

又一体 双调五十二字,前段六句两平韵,后段五句两平韵 韩淲

  閒寻杯酒 清翻曲谱 相与送残冬 天地推移 古今兴替 斯道岂雷同 
  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明窗玉烛梅枝好 人情澹 物华浓 个里风光 别般滋味 无梦听飞鸿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此与姜词同,惟后段第二句添一字作六字折腰异。

又一体 双调五十二字,前后段各六句、两平韵 晏几道

  绿勾栏畔 黄昏淡月 携手对残红 纱窗影里 朦胧春睡 繁杏小屏风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须愁别后 天高海阔 何处更相逢 幸有花前 一杯芳酒 归计莫匆匆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此词摊破“芙蓉花发”词,前后段起句七字一句各添一字作四字两句。《小山乐府》三首皆然。高观国“春风吹碧”词正与之同,此又自为一体。

又一体 双调五十一字,前后段各五句、三平韵 杜安世

  小楼归燕又黄昏 寂寞锁高门 轻风细雨 惜花天气 相次过春分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画堂无绪 初燃绛烛 罗帐掩馀熏 多情不解怨王孙 任薄倖 一从君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此词摊破晏词换头七字一句作四字两句,摊破晏词第三、四句四字两句作七字一句,结句又添一字作六字折腰句法。宋元人无依此填者,自成一体。

又一体 双调五十一字,前段六句两平韵,后段四句两平韵 苏轼

  去年相送 馀杭门外 飞雪似杨花 今年春尽 杨花似雪 犹不见还家 
  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对酒捲帘邀明月 风露透窗纱 恰似嫦娥怜双燕 分明照 画梁斜 
  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此词摊破晏词前段起句七字一句作四字两句,又摊破后段第三、四句四字两句作七字一句,结句又添一字作六字折腰。晁补之“前时相见”词正与之同。此亦自成一体。

又一体 双调五十一字,前段六句两平韵,后段五句三平韵 晏几道

  西楼别后 风高露冷 无奈月分明 飞鸿影里 捣衣砧外 总是玉关情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王孙此际 山重水远 何处赋西征 金闺魂梦枉叮咛 寻遍短长亭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此词摊破“芙蓉花发”词前后段起句七字一句俱作四字两句,又摊破后段第三、四句四字两句作七字一句。晏殊“重阳过后”词、“霜华满树”词,几道“雕梁燕去”词正与之同。此亦自成一体。

又一体 双调五十二字,前段六句两平韵,后段五句三平韵 杨亿

  江南节物 水昏云淡 飞雪满前村 千寻翠岭 一枝芳艳 迢递寄归人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寿阳妆罢 冰姿玉态 的的写天真 等閒风雨又纷纷 更忍向 笛中闻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此调见《梅苑》,与晏词同,惟后段结句添一字作六字折腰句法异。

又一体 双调四十九字,前后段各五句、两仄韵 晁补之

  当年携手 是处成双 无人不羡 自间阻五年也 一梦拥 娇娇粉面 
  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

  柳眉轻扫 杏腮微拂 依前双靥 甚睡里 起来寻觅 却眼前不见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


此词用仄韵,宋元人无填此者。因见《琴趣外篇》,采之以备一体。
历代作品
共300,分10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仇远 (1首)
卢炳 (1首)
向子諲 (1首)
周密 (2首)
周邦彦 (4首)
姜夔 (1首)
孙道绚 (1首)
康与之 (1首)
张先 (4首)
张耒 (1首)
方千里 (3首)
晁端礼 (2首)
晁补之 (4首)
晏几道 (5首)
少年游(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钗云垂耳未胜冠,私语别青鸾。露帐银床,海棠睡足,偏称晚来看。

一年一梦青楼曲,香浅被池寒。却听西风,小窗残雨,红叶满长安。


少年游 用周美成韵(宋·卢炳)  显示自动注释

绣罗褑子间金丝。打扮好容仪。晓雪明肌,秋波入鬓,鞋小步行迟。

冠儿时样都相称,花插楝双枝。倩俏精神,风流情态,惟有粉郎知。


少年游 别韩叔夏(宋·向子諲)  显示自动注释

去年同醉,酴醾花下,健笔赋新词。今年君去,酴醾欲破,谁与醉为期。

旧曲重歌倾别酒,风露泣花枝。章水能长湘水远,流不尽、两相思。


少年游 赋泾云轩(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松风兰露滴崖阴。瑶草入帘青。玉凤惊飞,翠蛟时舞,喷薄溅春云。

冰壶不受人间暑,幽碧哢珍禽。花外琴台,竹边棋墅,处处是闲情。


效颦十解 少年游 其四 宫词拟梅溪(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帘消宝篆卷宫罗。蜂蝶扑飞梭。一样东风,燕梁莺院,那处春多。

晓妆日日随香辇,多在牡丹坡。花深深处,柳阴阴处,一片笙歌。


少年游 其一 黄钟(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南都石黛扫晴山。衣薄耐朝寒。一夕东风,海棠花谢,楼上卷帘看。

而今丽日明如洗,南陌暖雕鞍。旧赏园林,喜无风雨,春鸟报平安。


少年游 其二 黄钟(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朝云漠漠散轻丝。楼阁淡春姿。柳泣花啼九街泥重,门外燕飞迟。

而今丽日明金屋,春色在桃枝。不似当时,小桥冲雨,幽恨两人知。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作于元祐八年以前作者流寓荆州时。词中情以物迁,辞以情发,物我交融,上片情春怨别,情牵旧事,下片歌唱明媚的春光,抒发重聚的欢娱。全词于艳情中寄身世遭遇之慨,感情极为浓烈深挚。
上片所写乍看好象是记眼前之事,实则完全是追忆过去 ,追忆以前的恋爱故事 。“朝去漠漠散轻丝,楼阁淡春姿。”在一个逼仄的小楼上,漠漠朝云 ,轻轻细雨,虽然是在春天,便春天的景色并不秾艳。他们就在这样的环境中相会 。“柳泣花啼 ,九街泥重,门外燕飞迟 。”三句说云低雨密,雨越下越大,大雨把花柳打得一片憔悴 ,连燕子都因为拖着一身湿毛,飞得十分吃力 。这是门外所见景象。“泣”与“啼”,使客观物景染上主观情感色彩,“迟”,也是一种主观设想。门外所见这般景象,对门内主人公之会晤,起了一定的烘托作用。但故事的要点还要等到下片的末三句才说出来此即两人在如此难堪的情况下会晤,又因为某种缘故 ,不得不分离。“小楼冲雨,幽恨两人知 ”。“小楼 ”应接“楼阁”,那是两人会晤的处所,“ 雨”照应上片的“泣”、“啼”、“重”、“迟”,点明当时两人就是冲着春雨,踏着满街泥泞相别离的,而且点明,因为抱恨而别,在他们眼中,门外的花柳才如泣如啼,双飞的燕子也才那么艰难地飞行。
下片由“而今”二字转说当前,说他们现在已正式同居:“丽日明金屋,春色在桃枝。”这十个字,即正面风说现在和日丽,桃花明艳,他们在这样一个美好的环境中生活在一起;同时,这十个字,又兼作比较之用 ,由眼前的景象联想以前,并进行一番比较。
“不似当时 ”,指出眼前无忧无虑在一起反倒不如当时那种紧张、凄苦、抱恨而别、彼此相思的情景来得意味深长”此词上片抒幽忧无虑之情,下片写男女相契的欢好,情溢于词,韵传字外。全词在写作上用了物我交融的手法,寄托身世遭遇之感。正如《文心雕龙·物色篇》所说:“情以物迁,辞以情发。”整首词清新委婉,情致深厚,于凄馨幽怨之中,抒离合之情。

少年游 商调(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并刀:并州的快剪刀。
盐:作“艳”解。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这几句词是在描写男女夜晚相聚,美人切新橙共尝的亲热情景。

李师师是宋朝时极为著名的歌女,周邦彦是大学士,常到李师师处游玩。有一天,道君皇帝也来到李师师家中,周邦彦急忙躲到床底下。道君带来一个产自江南的新橙,与师师共同品尝,周邦彦听得清清楚楚,事后就作了这一首词。

①并刀:并州出产的剪刀。如水:形容剪刀的锋利。
②吴盐:吴地所出产的洁白细盐。
③幄:帐。
④兽香:兽形香炉中升起的细烟。
⑤谁行(háng):谁那里。
⑥直是:就是。

【评解】

这首词乃感旧之作。上片描绘室内情景:破新橙,焚兽香,坐吹笙。这是实写。下片想象室外情景:时已三更,马滑霜浓,行人稀少。前者用实物烘托室内温馨气氛,后者以语言渲染室外寒冷景象。曲折细致地刻画人物的心理状态,表露出彼此相爱的心情,为历来词家所称赏。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调凡四首,乃感旧之作。其下三首皆言别后,以此首最为擅胜。上阕橙香笙语,乃追写相见情事。下阕代纪留宾之言,情深而语俊,宜其别后回思,丁宁片语,为之咏叹长言也。
张端义《贵耳集》:道君(徽宗)幸李师师家,偶周邦彦先在焉,知道君至,遂匿床下。道君自携新橙一颗,云江南初进来,遂与师师谑语,邦彦悉闻之,隐括成《少年游》云。
按:此系当年传闻,不足为信。
此词是写当时上层社会的冶游生活和男女之情。
全词准确地捕捉住破橙、调笙、絮语几个最富典型性的细节,在寻常琐事中寄寓深情,创造出意态缠绵的词境。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写情人双双共进时新果品,单刀直入 ,引入情境。“刀”为削果用具 ,“盐”为进食调料,本是极寻常的生活日用品 。而并州产的刀剪特别锋利(杜甫:“焉得并州快剪刀 ”),吴地产的盐质量特别好(李白:“吴盐如花皎白雪 ”),“并刀”、“吴盐”借作诗语,点出其物之精,便不寻常。而“如水”、“胜雪”的比喻,使人如见刀的闪亮 、盐的晶莹 。二句造形俱美,而对偶天成 ,表现出铸辞的精警 。紧接一句“纤手破新橙”,则前二句便有着落,决不虚设。这一句只有一个纤手破橙的特写画面,没有直接写人或别的情事,但蕴含十分丰富。谁是主人,谁是客人,一望便知。这对于下片下一番慰留情事,已一幅色泽美妙的图画。“破”字清脆,运用尤佳,与清绝之环境极和谐。
“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先交待闺房环境 ,用了“锦幄”、“兽烟”(兽形香炉中透出的烟)等华艳字面 ,夹在上下比较淡永清新的词句中,显得分外温馨动人。“初温”则室不过暖,“不断”则香时可闻,既不过又无不及,恰写出环境之宜人。接着写对坐听她吹笙 。写吹“ 笙”却并无对乐曲的描述,甚至连吹也没有写到,只写到“调笙”而已。此情此境 ,却令人大有“未成曲调先有情”之感。“相对”二字又包含多少不可言传的情意。此笙是女方特为愉悦男方而奏,不说自明,故此中乐,亦乐在音乐之外。
上片写到“锦幄初温”是入夜情事,下片却写到“三更半夜 ,过片处有一跳跃 ,中间省略了许多情事 。“低声问”一句直贯篇末。谁问虽未明点,但从问者声口不难会意是那位女子 。为何问从“ 向谁行宿”的问话自知是男子的告辞引起。挽留的意思全用“ 问”话出之,更有味 。只说“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 、“直是少人行”,只说“不如休去”,却偏偏不道“ 休去”,表情语,分寸掌握极好。这几句不仅妙在毕肖声口,使读者如见其人;还同时刻画出外边寒风凛冽 、夜深霜浓的情境 ,与室内的环境形成对照 。则挽留者的柔情与欲行者的犹豫 ,都在不言之中。词结在“问”上,亦即结束在期待的神情上,意味尤长。恰如毛稚黄所说 :“后阕绝不作了语,只以‘低声问’三字贯彻到底,蕴藉袅娜。无限情景,都自纤手破橙人口中说出,更不别作一语 。意思幽微,篇章奇妙,真神品也。”
此词不表现相会时的喜悦,却通过环境描写和对话来体现爱恋的温暖,其中“马滑霜浓”四字,曾为后世称道,被认为体现了“丽极而清,清极而婉”的特点。全词纯以清丽的语言进行白描,读来浅显清新而又含蓄、典雅。

少年游 其二 黄钟楼月(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檐牙缥缈小倡楼。凉月挂银钩。聒席笙歌,透帘灯火,风景似扬州。

当时面色欺春雪,曾伴美人游。今日重来,更无人问,独自倚阑愁。


少年游 戏平甫(宋·姜夔)  显示自动注释

双螺未合,双蛾先敛,家在碧云西。别母情怀,随郎滋味,桃叶渡江时。

扁舟载了,匆匆归去,今夜泊前溪。杨柳津头,梨花墙外,心事两人知。


少年游 葛氏侄女子告归,作少年游送之(宋·孙道绚)  显示自动注释

雨晴云敛,烟花澹荡,遥山凝碧。驱车问征路,赏春风南陌。

正雨后、梨花幽艳白。悔匆匆、过了寒食。归家渐春暮,探酴醾消息。


少年游 元夕应制(宋·康与之)  显示自动注释

双龙烛影,千门夜色,三五宴瑶台。舞蝶随香,飞蝉扑鬓,人自蕊宫来。

太平箫鼓宸居晓,清漏玉壶催。步辇归时,绮罗生润,花上月徘徊。


少年游(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红叶黄花秋又老,疏雨更西风。山重水远,云闲天淡,游子断肠中。

青楼薄幸何时见,细说与、这忡忡。念远离情,感时愁绪,应解与人同。


少年游 其一 井桃(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碎霞浮动晓朦胧春意与花浓。银瓶素绠,玉泉金甃,真色浸朝红。

花枝人面难常见,青子小丛丛。韶华长在,明年依旧,相与笑春风。


少年游 其二(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帽檐风细马蹄尘。常记探花人。露英千样,粉香无尽,蓦地酒初醒。

探花人向花前老,花上旧时春。行歌声外,靓妆丛里,须贵少年身。


少年游 渝州席上和韵(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听歌持酒且休行。云树几程程。眼看檐牙,手搓花蕊,未必两无情。

拓夫滩上闻新雁,离袖掩盈盈。此恨无穷,远如江水,东去几时平。


少年游(宋·张耒)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含羞倚醉不成歌。纤手掩香罗。偎花映烛,偷传深意,酒思入横波。

看朱成碧心迷乱,翻脉脉、敛双蛾。相见时稀隔别多。

又春尽、奈愁何。


少年游 其一(宋·方千里)  显示自动注释

丹青闲展小屏山。香烬一丝寒。织锦回纹,生绡红泪,不语自羞看。

相思念远关河隔,终日望征鞍。不识单栖,忍教良夜,魂梦觅长安。


少年游 其二(宋·方千里)  显示自动注释

东风无力扬轻丝。芳草雨馀姿。浅绿还池,轻黄归柳,老去愿春迟。

栏干凭暖慵回首,闲把小花枝。怯酒情怀,恼人天气,消瘦有谁知。


少年游(宋·方千里)  显示自动注释

人如秾李,香濛翠缕,芳酒嫩于橙。宝烛烘香,珠帘闲夜,银字理鸾笙。

归时醉面春风醒,花雾隔疏更。低辗雕轮,轻栊骄马,相伴月中行。


少年游(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建溪灵草已先尝。欢意尚难忘。未放笙歌,暂留簪佩。

犹有紫芝汤。

醉中纤手殷勤捧,欲去断人肠。绛蜡迎归,绣鞍扶下,笑语尽闻香。


少年游(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眼来眼去又无言。教我怎生团。又不分明,许人一句,纵未也心安。

是即自古常言道,色须是艰难。愿早得来,虽然容易,管不等闲看。


少年游 其一 次季良韵(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庐山瑶草四时春。烟锁上宫门。记得南游,偶寻飞涧,一洗庾公尘。

香炉高咏君家事,文采近前人。它日骑鲸,尚怜迷路,与问众仙真。


少年游 其二(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如今田野谩抛春。红雨掩衡门。懒读诗书,欠伸扶杖,几案任生尘。

纵教便向东山老,谁知是个中人。莫怪年来,倦寻城市,嫌我性情真。


少年游(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当年携手,是处成双,无人不羡。自间阻、五年也,一梦拥、娇娇粉面。

柳眉轻扫,杏腮微拂,依前双靥。盛睡里、起来寻觅,却眼前不见。


少年游(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前时相见,楼头窗畔,尊酒望银蟾。如今间阻,银蟾又满,小阁下珠帘。

愿得吴山山前雨,长恁晚廉纤。不见楼头婵娟月,且寂寞、闭窗眠。


少年游 其一(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绿勾阑畔,黄昏淡月,携手对残红。纱窗影里,朦腾春睡,繁杏小屏风。

须愁别后,天高海阔,何处更相逢。幸有花前,一杯芳酒,欢计莫匆匆。


少年游 其二(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西溪丹杏,波前媚脸,珠露与深匀。南楼翠柳,烟中愁黛,丝雨恼娇颦

当年此处,闻歌殢酒,曾对可怜人。今夜相思,水长山远,闲卧送残春。


少年游 其三(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离多最是,东西流水,终解两相逢。浅情终似,行云无定,犹到梦魂中。

可怜人意,薄于云水,佳会更难重。细想从来,断肠多处,不与者番同。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抒离别怨情,上片分写云、水,以水虽离多而终能相逢、云虽无定犹能到梦中,为下片反衬作好铺垫。过片总云、水言之而又能翻进一层,说人意薄于云水。开篇先以双水分流设喻 :“离多最是,东西流水 。”以流水喻诀别,其语本于传为卓文君被弃所作的《白头吟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第三句却略反其意,说水分东西,终会再流到一处,等于说流水不足喻两情的诀别 ,第一层比喻便自行取消。于是再设一喻:“浅情终似,行云无定。”用行云无凭喻对方一去杳无信息,似更妥贴。不意下句又暗用楚王梦神女“朝为行云”之典,谓行云虽无凭准,还能入梦 ,将第二个比喻也予取消 。短短六句,语意翻复,有柔肠百折之感。
过片总云、水言之而又翻进一层,言人意薄于云水 。流水行云本为无情之物,可是它们或终能相逢,或犹到梦中,似乎又并非一味无情。在苦于“佳会更难重”的人儿心目中,人情之薄远甚于云水。翻无情为有情,原是为了加倍突出人情之难堪。结拍三句直抒情怀 ,语极沉痛 :仔细回想,过去最为伤心的时候,也不能与今番相比。此三句是抒情主人公内心世界直截了当的表露和宣泄,感情极为深沉、厚重,读来荡气回肠,一唱三叹。
近人夏敬观评此词 :“云水意相对,上分述而又总之,作法变幻 。”作者在词中正是运用这种艺术手法,造成回旋往复的词境,给读者以无穷的回味。

少年游 其四(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西楼别后,风高露冷,无奈月分明。飞鸿影里,捣衣砧外,总是玉关情。

王孙此际,山重水远,何处赋西征。金闺魂梦枉丁宁,寻尽短长亭。


少年游 其五(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雕梁燕去,裁诗寄远,庭院旧风流。黄花醉了,碧梧题罢,闲卧对高秋。

繁云破后,分明素月,凉影挂金钩。有人凝澹倚西楼,新样两眉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