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烛影摇红词谱
烛影摇红 宋吴曾《能改斋漫录》:王都尉诜有《忆故人》词,徽宗喜其词意,犹以不丰容宛转为恨,乃令大晟乐府别撰腔,周邦彦增益其词,而以首句为名,谓之《烛影摇红》。   按王诜词本小令,原名《忆故人》,或名《归去曲》,以毛滂词有“送君归去添凄断”句也。若周邦彦词,则合毛、王二体为一阕。元赵雍词更名《玉珥坠金环》,元好问词更名《秋色横空》。

烛影摇红 双调四十八字,前段四句两仄韵,后段五句三仄韵 毛滂

  老景萧条 送君归去添凄断 赠君明月满前溪 直到西湖畔 
  中仄平平仄平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仄

  门掩绿苔应遍 为黄花 频开醉眼 橘奴无恙 蝶子相迎 寒窗日短 
  中仄中平中仄仄中中中平仄仄中平中仄仄中中中中平中仄


周词前段即此词体也,故可平可仄即可参之,馀校毛词别首及贺铸词。 贺词前段第三句“离魂十里念佳期”,“十”字仄声。后段第二句“但衾枕馀芳剩暖”,“枕”字仄声,毛词别首“唤人醒不教梦去”,“不”字仄声。第三、四、五句“他年寻我,水边月底,一蓑烟短”,“他”字、“边”字、“烟”字俱平声,“月”字、“底”字、“一”字俱仄声。

又一体 双调五十字,前段五句两仄韵,后段五句三仄韵 王诜

  烛影摇红 向夜阑 乍酒醒 心情懒 尊前谁为唱阳关 离恨天涯远 
  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

  无奈云沈雨散 凭阑干 东风泪眼 海棠开后 燕子来时 黄昏庭院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


周词后段即此词也。但此词前段第二、三句共九字,疑“向”字、“乍”字或歌者所添衬字耳。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六字,前后段各九句、五仄韵 周邦彦

  香脸轻匀 黛眉巧画宫妆淡 风流天付与精神 全在娇波转 早是萦心可惯 那更堪 频频顾盼 
  中仄平平中平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中平中仄仄中中中平中仄

几回得见 见了还休 争如不见 
中平中仄中中中中中平中仄

  烛影摇红 夜阑饮散春宵短 当时谁解唱阳关 离恨天涯远 无奈云收雨散 凭阑干 东风泪眼 
  中仄平平中平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中平中仄仄中中中平中仄

海棠开后 燕子来时 黄昏庭院 
中平中仄中中中中中平中仄


此词前段即毛词体,后段即用王词,但第二、三句,王词九字,此则删去二字,作七字句,仍是王词体也。 此词可平可仄,查宋词悉与小令同,惟前后段第八句,或作“仄仄平平”,或作“平仄平平”,则与小令异。又前段第二句,方岳词“宫云透晓青旗报”,“宫”字平声。前后段第六句,高观国词“正惨惨云横疏影”、孙惟信词“软红街清明还又”,“疏”字、“还”字俱平声,亦与小令异。
历代作品
共300,分10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仇远 (1首)
刘克庄 (1首)
刘辰翁 (3首)
卢祖皋 (1首)
吴文英 (7首)
周邦彦 (1首)
孙惟信 (1首)
张炎 (3首)
张矩 (1首)
张镃 (1首)
方岳 (1首)
毛滂 (3首)
王诜 (1首)
程珌 (1首)
翁元龙 (1首)
贺铸 (1首)
赵以夫 (1首)
赵长卿 (1首)
高观国 (1首)
烛影摇红 次韵(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中酒情怀,怨春羞见桃花面。王孙别去草萋萋,十里青如染。

不恨梨云梦远。恨只恨、盟深交浅。一般孤闷,两下相思,黄昏依黯。

楼依斜阳,翠鸾不到音书远。绿窗空对绣鸳鸯,□缕凭谁剪。

知在新亭旧院。杜鹃啼、东风意懒。便归来后,也过清明,花飞春减。


烛影摇红 用林卿韵(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拙者平生,不曾乞得天孙巧。那回忝扈属车来,岂是齐卿小。

此膝不曾屈了。更休文、腰难运掉。前贤样子,表圣宜休,申公告老。

凉簟安眠,绝胜儤直铃声搅。集中大半是诗词,幸没潮州表。

月夕花朝咏啸。叹人间、愁多乐少。蓬莱有路,办个船儿,逆风也到。


烛影摇红 其一 嘲王槐城独赏无月(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老子婆娑,那回也上南楼去。素娥有恨隐云屏,元是娇痴故。

鸾扇徘徊未许。耿多情、为谁堪诉。使君愁绝,独倚阑干,后期无据。

有酒如船,片云扫尽霓裳露。他时与客更携鱼,犹记临皋路。

因念南羁北旅。醉乌乌、凭君楚舞。问君不见,璧月词成,楼西沉处。


烛影摇红 其二 丙子中秋泛月(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明月如冰,乱云飞下斜河去。旋呼艇子载箫声,风景还如故。

袅袅余怀何许。听尊前、呜呜似诉。近年潮信,万里阴晴,和天无据。

有客秋风,去时留下金盘露。少年终夜奏胡笳,谁料归无路。

同是江南倦旅。对婵娟、君歌我舞。醉中休问,明月明年,人在何处。


烛影摇红 其三 立春日雪,和秋崖韵(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春日江郊,素娥吹下银幡舞。东风点点乱茶烟,留到明朝否。

掩袖凝寒不语。漫粘酥、枝枝缕缕。断肠何似,飞絮多时,落梅深处。

仙掌擎来,翠眉敛半看成露。惊沙马上面帘轻,谁贵毡庐主。

多少高阳伴侣。到如今、沉冥几许。乘槎相问,万里银河,欲归无路。


烛影摇红 十月十四日寿藏春孟侍郎(宋·卢祖皋)  显示自动注释

千载风云,庆符良月先呈瑞。旧家阴郭帝恩浓,圭衮公侯地。

不道蝉联鼎贵。对秋灯、依然风味。紫囊归去,绿野闲来,青毡都未。

琴鹤相随,小山花竹便幽意。满襟和气是藏春,日觉诗名起。

已动金瓯姓字。早梅□,□□□□。□□□□,□□□□,□□□□。


烛影摇红 其一 黄钟商毛荷塘生日,留京不归,赋以寄意(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西子西湖,赋情合载鸱夷棹。断桥直去是孤山,应为梅花到。

几度吟昏醉晓。背东风、偷闲斗草。乱鸦啼后,解佩归来,春怀多少。

千里蝉娟,茂园今夜同清照。樱脂茸唾听吟诗,争似还家好。

昵昵西窗语笑。凤云深、琼箫缥缈。顾春如旧,柳带同心,花枝压帽。


烛影摇红 其二 麓翁夜宴园堂(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新月侵阶,彩云林外笙箫透。银台双引绕花行,红坠香沾袖。

不管签声转漏。更明朝、棋消永昼。静中闲看,倦羽飞还,游云出岫。

随处春光,翠阴那只西湖柳。去年溪上牡丹时,还试长安酒。

都把愁怀抖擞。笑流莺、啼春漫漫瘦。晓风恶尽,妒雪寒销,青梅如豆。


烛影摇红 其三 饯冯深居,翼日,其初度(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飞盖西园,晚秋却胜春天气。霜花开尽锦屏空,红叶新装缀。

时放清杯泛水。暗凄凉、东风旧事。夜吟不绝,松影阑干,月笼寒翠。

莫唱阳关,但凭彩袖歌千岁。秋星入梦隔明朝,十载吴宫会。

一棹回潮度苇。正西窗、灯花报喜。柳蛮樱素,试酒争怜,不教不醉。


烛影摇红 其四 元夕雨(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碧澹山姿,暮寒愁沁歌眉浅。障泥南陌润轻酥,灯火深深院。

入夜笙歌渐暖。彩旗翻、宜男舞遍。恣游不怕,素袜尘生,行裙红溅。

银烛笼纱,翠屏不照残梅怨。洗妆清靥湿春风,宜带啼痕看。

楚梦留情未散。素娥愁、天深信远。晓窗移枕,酒困香残,春阴帘卷。


烛影摇红 其五 寿嗣荣王(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天桂飞香,御花簇座千秋宴。笑从王母摘仙桃,琼醴双金盏。

掌上龙珠照眼。映萝图、星晖海润。浮槎远到,水浅蓬莱,秋明河汉。

宝月将弦,晚钩斜挂西帘卷。未须十日便中秋,争看清光满。

净洗红尘障面。贺朝霖、催班正殿。喜回天上,紫府开筵,瑶池宣劝。


烛影摇红 其六 赋德清县圃古红梅(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莓锁虹梁,稽山祠下当时见。横斜无分照溪光,珠网空凝遍。

姑射青春对面。驾飞虬、罗浮路远。千年春在,新月苔池,黄昏山馆。

花满河阳,为君羞褪晨妆茜。云根直下是银河,客老秋槎变。

雨外红铅洗断。又晴霞、惊飞暮管。倚阑祗怕,弄水鳞生,乘东风便。


烛影摇红 其七 越上霖雨应祷(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秋入灯花,夜深檐影琵琶语。越娥青镜洗红埃,山斗秦眉妩。

相间金茸翠亩。认城阴、春耕旧处。晚舂相应,新稻炊香,疏烟林莽。

清磬风前,海沈宿袅芙蓉炷。阿香秋梦起娇啼,玉女传幽素。

人驾梅槎未渡。试梧桐、聊分宴俎。采菱别调,留取蓬莱,霎时云住。


烛影摇红(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香脸轻匀,黛眉巧画宫妆淡。风流天付与精神,全在娇波转。

早是萦心可惯。那更堪、频频顾盼。几回得见,见了还休,争如不见。

烛影摇红,夜阑饮散春宵短。当时谁解唱阳关,离恨天涯远。

无奈云收雨散。凭阑干、东风泪眼。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烛影摇红(宋·孙惟信)  显示自动注释

一朵鞓红,宝钗压髻东风溜。年时也是牡丹时,相见花边酒。

初试夹纱半袖。与花枝、盈盈斗秀。对花临景,为景牵情,因花感旧。

题叶无凭,曲沟流水空回首。梦云不入小山屏,真个欢难偶。

别后知他安否。软红街、清明还又。絮飞春尽,天远书沈,日长人瘦。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女子总是与多情相伴。而娇美女子的多情,则更有多少清雅之士为之咏叹。这就是一首抒发一位娇美少女的闺怨之词,似怨春光,又盼春光。词中的女主人公与情人初次相见是在牡丹花盛开的季节,而她又正值妙龄,楚楚娟秀 ,柔媚多情。那正是花好人秀,景美情深,故上片开头连写六句 ,工笔细描。“一朵鞓红,宝钗压髻东风溜”,鞓(ting 厅)红,是牡丹花的一种 ,这句是写女子的发饰之美。她发髻高绾,宝钗对插,再戴上一朵红艳艳的牡丹,在和煦的东风中,流光溢彩,显得格外窈窕多姿。这种以物见人的手法,含蓄而又传神,一位妩媚娟秀的女子形象已隐约可见。“年时也是牡丹时,相见花边酒”,写年华和幽会情景。女主人公如花似玉,貌美而又年轻,正如艳丽的牡丹,国色天香,又恰值牡丹花开时节,与情人花边相会,良辰美景,情欢意洽,有说不尽的柔情蜜意。作为佳冶窈窕的女主人公,“初试夹纱半袖”。从这句可知她只是身着轻柔细软的短袖夹纱,淡雅朴素,更显得体态轻盈,容姿清秀。
以上五句,栩栩如生地刻画出一位婷婷玉立的妙龄女子形象 ,但作者似乎还嫌该女子不够妖艳动人,又添上“与花枝、盈盈斗秀”一句。这一句如妙笔生花,秀出意表。“盈盈”二字,形象揭示其体态之美、风韵之美。而“斗秀”二字,则不仅描写出一位女子正值芳年的闭花羞月之貌,而且点带出俊俏活泼的情采。花美人更美,花秀人更秀的意蕴全在“斗秀”二字中表现出来。然而接下去转回眼前情景的描述。情人远别了,几度东风,只留下她“对花临景,为景牵情,因花感旧 ”。这三个四字句都是口语入词,不加雕琢,但信笔拈来,圆转如珠,然而在词情上却是一步一跌,怀旧伤别之情愈转愈深。通观上片,以牡丹花起、结,一次用鞓红,一次用牡丹,而花字则反复出现四次,花虽是陪衬映照,但景以花成,姿借花显,情为花引,又头戴以花、相见以花,可见其构思运笔确有韵味。
“题叶无凭,曲沟流水空回首 ”,反用唐人卢渥得红叶题诗典故,表达了人们对爱情幸福的渴望和追求。可是,词中的女主人公却说“题叶无凭,曲沟流水空回首 ”,意思是无法传递自己的浓情,只能借流水之逝而表达自己的凄凉之感。“梦云不入小山屏,真个欢难偶 ”,将凄凉的词情再深入一层,诉说出女主人公相思的苦楚。她非但得不到红叶题诗的机缘,连在枕边的山水画屏前做一个甜蜜的梦也不成,因此只能忍受着离恨别苦的折磨,但没有只想着自己,而是惦念着远别的情人 ,于是写出“ 别后知他安否”一句。虽只短短一句,却是牵肠挂肚,思念之切,一语道破。词的最后四句:“ 软红街、清明还又。絮飞春尽,天远书沉,日长人瘦 ”,回应上片最后三句的临景、牵情 、感旧。软红街,指临安城。繁华的临安,又到了清明时候,柳絮飘飞,春已归去,而远在天外的情人,音讯杳然,朝思暮想,永昼难度,真是“天与多情 ,不与长相守 ”,刻骨的相思使她形容憔悴。写到这里 ,词虽收结,但辞尽而情未绝,离愁郁结,幽思渺渺,不允卒结。
古代诗词中写怀旧伤别的作品,非常繁多。而这首词却以朴素洗炼的语言形象勾勒出悲欢离合的真实情感。从上片到下片,愈写愈深,读罢全词,给人哀婉曲折之感。

烛影摇红(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西浙冬春间,游事之盛,惟杭为然。余冉冉老矣,始复归杭。与二三友行歌云舞绣中,亦清时之可乐,以词写之。

舟舣鸥波,访邻寻里愁都散。老来犹似柳风流,先露看花眼。

闲把花枝试拣。笑盈盈,和香待剪。也应回首,紫曲门荒,当年游惯。

箫鼓黄昏,动人心处情无限。锦街不甚月明多,早已骄尘满。

才过风柔夜暖。渐迤逦、芳程递趱。向西湖去,那里人家,依然莺燕。


烛影摇红 答邵素心(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隔水呼舟,采香何处追游好。一年春事二分花,犹有花多少。

容易繁华过了。趁园林、飞红未扫。旧酲新醉,几日不来,绿阴芳草。


烛影摇红 隔窗闻歌(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闲苑深迷,趁香随粉都行遍。隔窗花气暖扶春,只许莺莺占。

烛焰晴烘醉脸。想东邻、偷窥笑眼。欲寻无处,暗掐新声,银屏斜掩

一片云闲,那知顾曲周郎怨。看花犹自未分明,毕竟何时见。

已信仙缘较浅。谩凝思、风帘倒卷。出门一笑,月落江横,数峰天远。


烛影摇红 再次虚斋先生梅词韵(宋·张矩)  显示自动注释

春小寒轻,南枝一夜阳和转。东君先递玉麟香,冷蕊幽芳满。

应把朱帘暮卷。更何须、金猊烟暖。千山月淡,万里尘清,酒樽经卷。

楼上胡床,笑谈声里机谋远。甲兵百万出胸中,谁谓江流浅。

憔悴狂胡计短。定相将、来朝悔晚。功名做了,金鼎和羹,卷藏袍雁。


烛影摇红 灯夕玉照堂梅花正开(宋·张镃)  显示自动注释

宿雨初乾,舞梢烟瘦金丝袅。嫩云扶日做(一作破)新晴,旧碧寻芳草。

幽径兰芽尚小。怪今年、春归太早。柳塘花院,万朵红莲,一宵开了。

梅雪翻空,忍教轻趁东风老。粉团(一作围)香阵拥诗仙,战退春寒峭。

现乐歌弹闹晓。宴亲宾、团栾同笑。醉归时候,月过珠楼,参横蓬岛


烛影摇红 立春日柬高内翰(宋·方岳)  显示自动注释

辇路融晴,宫云逗晓青旗报。梅边香沁彩鞭寒,初信花风到。

笑语谁家帘幕,镂冰丝、红纷绿闹。髻横玉燕,鬓颤琼幡,不能知掉。

看见春来,曲尘微涨催兰棹。娇黄拂略上柔条,等得莺眠觉。

引出千花万草。喜搀先、椒盘竹爆。问谁天上,瑶帖初供,玉堂归儤。


烛影摇红 其一 松窗午梦初觉(宋·毛滂)  显示自动注释

一亩清阴,半天潇洒松窗午。床头秋色小屏山,碧帐垂烟缕。

枕畔风摇绿户。唤人醒、不教梦去。可怜恰到,瘦石寒泉,冷云幽处。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融情人景,饶有情韵地抒写夏日松窗午梦初觉时的感受,创造出迷离惝恍,清丽闲雅的词境。
上片首句“ 一亩清阴”,极言松阴覆盖面积之广大;次句“半天潇洒”,极言松树之高爽 。意此句下缀“松窗午”三字,总括上文,兼点题面,说明以上情景 ,均为午梦初觉时透过窗口所看到的。“床头”二句写近景 。屏山,即屏风。“碧帐”,即绿色帐子,古代常称“ 碧纱厨”。因为窗外为松阴所笼置,所以室内光线变得非常暗淡,床头的屏风象是蒙上一层层秋色,床上的碧纱帐子象是一缕缕绿烟。这种景象都是从枕上看出去的,都恰到好处地描写了松窗下的凉意,切合“午梦初觉”的特定情境。此二句造语宛转含蓄,词笔工炼而传神。
过片由写景转向写人,表达了词人自身的心怀意绪。词人午梦方醒,可是在松阴笼置之下,又觉得凉意可人,仍然流连在梦境之中,心中充满了似梦似醒的迷蒙之感。结拍三句,写词人留恋梦境的景况。此三句为虚写 ,句句轻悠缥缈。词人在醒前所梦见的,是来到一个所在,那里有瘦石,有寒泉,有冷云。词人极善于炼字炼意 ,“瘦”、“寒”、“冷”诸字,都是精心提炼出来的,把现实中的松窗凉意带入梦境,又升华为幽静恬美,富于诗意的境界,从而产生一种引人入胜的情韵。
此词以清泚的笔触,将夏日炎炎烈日下词人高卧松阴下的心怀、意绪表达得颇富诗情画意,读来饶有情味,引人入胜。

烛影摇红 其二 送会宗(宋·毛滂)  显示自动注释

老景萧条,送君归去添凄断赠君明月满前溪,直到西湖畔。

门掩绿苔应遍。为黄花、频开醉眼。橘奴无恙,蝶子相迎,寒窗日短。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写老友别后的凄凉寂寞心境,同时写自己对老友的深切思念之情。会宗名沈蔚,吴兴人,是词人的老朋友,也是当时有名的词人。沈蔚与毛滂、贾耘老等为诗友,有诗词唱和。
首二句“老景萧条,送君归去添凄断”。开头即从别后写起。词人晚年官运不佳,家计落拓,无以为生,“老景萧条”并不是作者无病呻吟,而是自己生活的真实写照。“断”是极、尽之意。“凄断”即极度凄凉。老境本已萧条,更兼老友离去,凄凉冷落已至极点。这是“屋漏更遭连夜雨”的写法。一个“添”字,使本已极度的凄寂更进一步,颇具感染力。从“赠君”句起,放下自己这一面不叙,专写老友那一面。“赠君明月满前溪,直到西湖畔”。明明是明月照着友人沿溪乘舟而去,词人却偏要说明月是他送与友人的。这一方面写出了自己与友人情谊的深厚,其中也包含了对友人的祝福,另一方面,又表明了词人羡慕友人一路有美景相伴,直到那景色更美的西子湖畔,从而进一步反衬出自己的凄寂。
下片纯是设想,写友人归家后的情景。“门掩绿苔应遍”。“应”即设想之辞,设想友人多日不归,遂无人迹,绿苔满阶,空落静寂。“为黄花、频开醉眼”。这是写友人回家后对自己的思念。作者设想友人分别以后,因思念自己,只能独自一人,醉对黄花(菊花)而已。人的行为,或为他人,或为自己。但是在这里,作者设想老友的行为(饮酒)既不是为他人,也似乎不是为自己,而是“为”黄花。友人的饮酒,只是为了不辜负黄花的开放。这个“为”字既写出了老友因同自己的分别而深感孤独,又写出了友人对自己的思念。“醉眼频开”四字,形象感极强。如果饮而未醉,眼本是睁着的,那只是饮酒赏菊,何需“频开”。用“频开”二字,形象地写出了饮到醉眼朦胧之际,只能用自己残存的一点意志力去挣扎着“频开醉眼”。这一句,不仅写了醉酒,而且写了醉态。
最后三句,进一步叙写友人回家后的孤寂之情,从背面淋漓尽致地表现了词人与友人深厚的情谊。沈蔚家中小斋名梦蝶(当出“庄生梦蝶”典),斋前植橘树。“橘奴无恙,蝶子相迎”。“橘奴”即斋前橘树。三国时丹阳太守李衡于武陵汜洲上种橘千株,称“千头木奴”,谓种橘如蓄奴,后因称橘为橘奴。“蝶子”即指小斋梦蝶。这两句是说室外(种橘之庭院)无人,“寒窗日短”是说室内(小斋内)无人。词人设想友人回家以后,橘树当无恙,却只有空寂的书斋(小斋“梦蝶”)相迎,暗写无人迎接。友人因同自己分别,只能独对寒窗,打发着一天短似一天的日子。其实,沈蔚回家以后,是不是独自一人,是不是“为黄花、频开醉眼”,这都无关紧要。作者这样设定,只是要表达自己的某种情感。
这首词不同于一般的送别诗(词),其特点有二:一、一般写送别,多写送别时依依不舍之情。如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李白《送友人》等都是。柳永的《雨铃》,上片写送别情景,依依不舍,下片写别后思念之情。这首词则一开头就从别后写起。二、一般写别后思念之情,多写自己一方的情景,写自己对对方的怀念之深。上述柳永《雨士霖铃》下半阕即是如此。这首词从第三句始,偏放下自己这一面,只写友人一方。设想友人别后归家沿途的美景,设想友人回家后思念自己的心情,而自己与友人情谊之厚,自然寓内。作者的设想描写愈是细腻真切,就愈表现出自己对友人的关怀之切,思念之深。这种写法在古典送别诗词中是不多见的。杜甫诗《月夜》与这首词的写法依稀相似,不过那是写忆内,这是写怀友,却又不同。
(徐咏春)

烛影摇红 其三 归去曲(宋·毛滂)  显示自动注释

鬓绿飘萧,漫郎已是青云晚。古槐阴外小阑干,不负看山眼。

此意悠悠无限。有云山、知人醉懒。他年寻我,水边月底,一蓑烟短。


忆故人/烛影摇红(宋·王诜)  显示自动注释

烛影摇红向夜阑,乍酒醒、心情懒。尊前谁为唱阳关,离恨天涯远。

无奈云收雨散。凭阑干、东风泪眼。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婉约词》
【集评】
黄山谷云:晋卿乐府,清丽幽远,工在江南诸贤季孟之间。(《宋词通论》)
吴曾《能改斋漫录》:都尉忆故人作,徽宗喜其词意。犹以不丰容宛转为憾。遂令大晟府别撰腔。周美成增益其词。而以首句为名,谓之烛影摇红云。

烛影摇红 元宵(宋·程珌)  显示自动注释

青旆摇风,朱帘漏月黄昏早。蓬山万叠忽蜚来,上有千灯照。

和气祥烟缭绕。映琼楼、五云缥缈。青裙缟袂,乱吹繁弦,九衢欢笑。

元是琴堂,十分管领春光到。手移星宿下人寰,招客来仙岛。

信道邦人见少。彷佛似、皇都春好。明年只恐,鳌山扈从,随班清晓。


烛影摇红(宋·翁元龙)  显示自动注释

蜀锦华堂,宝筝频送花前酒。妖娆全在半开时,人试单衣后。

花面围春竞秀。如红潮、玉腮微透。欲苏还坠,浅醉扶头,朦胧晴昼。

金屋名姝,眼情空伫闲眉岫。世间还有此娉婷,拼尽珠量斗。

真艳可令消受。倩莺催、天香共袖。冷烟庭院,淡月梨花,空教春瘦。


烛影摇红(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波影翻帘,泪痕凝蜡青山馆故人千里念佳期,襟佩如相款。

惆怅更长梦短。但衾枕、馀芬剩暖。半窗斜月,照人肠断,啼乌不管。


烛影摇红(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乍冷还暄,小春时候今朝转。三分历日二分休,镜里清霜满。

云幕低垂不展。矮窗明、红麟初暖。老来活计,浊酒三杯,黄庭一卷。

万里关河,朔风吹到边声远。倚楼脉脉数归鸿,谁会愁深浅。

最苦山寒日短。但梅花、相看岁晚。何人金屋,巧啭歌莺,慢调筝雁。


烛影摇红 深春(宋·赵长卿)  显示自动注释

梅雪飘香,杏花开艳燃春昼。铜驼烟淡晓风轻,摇曳青青柳。

海燕归来未久。向雕梁、初成对偶。日长人困,绿水池塘,清明时候。

帘幕低垂,麝煤烟喷黄金兽。天涯人去杳无凭,不念东阳瘦。

眉上新愁压旧。要消遣、除非殢酒。酒醒人静,月满南楼,相思还又。


烛影摇红(宋·高观国)  显示自动注释

别浦潮平,远村帆落烟江冷。征鸿相唤著行飞,不耐霜风紧。

雪意垂垂未定。正惨惨、云横冻影。酒醒情绪,日晚登临,凄凉谁问。

行乐京华,软红不断香尘喷。试将心事卜归期,终是无凭准

寥落年华将尽。误玉人、高楼凝恨。第一休负,西子湖边,江梅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