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山花子词谱
山花子 唐教坊曲名,一名《南唐浣溪沙》。《梅苑》名《添字浣溪沙》,《乐府雅词》名《摊破浣溪沙》,《高丽史·乐志》名《感恩多令》。

山花子 双调四十八字,前段四句三平韵,后段四句两平韵 (南唐)李璟

  菡萏香销翠叶残 西风愁起绿波间 还与韶光共憔悴 不堪看 
  中仄平平仄仄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中仄仄平平

  细雨梦回鸡塞远 小楼吹彻玉笙寒 多少泪珠何限恨 倚阑干 
  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仄仄平平


此词即《浣溪沙》之别体,不过多三字两结句,移其韵于结句耳,此所以有“添字”、“摊破”之名。然在《花间集》,和凝时已名《山花子》,故另编一体。 和凝词前段起句“银字笙寒调正长”,“银”字平声。第二句“水纹簟冷画屏凉”,“水”字、“簟”字俱仄声。第三句“玉腕重因金扼臂”,“玉”字、“重”字俱仄声,“金”字平声。毛文锡词后段起句“罗袜生尘游女过”,“罗”字、“生”字俱平声。贺铸词第二句“迟回顾步佩声微”,“迟”字平声、“顾”字仄声。第三句“宛是春风蝴蝶舞”,“宛”字仄声,“春”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
历代作品
共242,分8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和凝 (2首)
毛文锡 (1首)
敦煌曲子 (1首)
李璟 (2首)
刘辰翁 (4首)
周紫芝 (2首)
晁端礼 (1首)
李清照 (2首)
毛滂 (3首)
石孝友 (1首)
袁去华 (1首)
贺铸 (6首)
赵鼎 (1首)
辛弃疾 (8首)
山花子 其一(唐·和凝)  显示自动注释

莺锦蝉縠馥麝脐,轻裾花草晓烟迷。鸂鶒战金红掌坠,翠云低。

星靥笑偎霞脸畔,蹙金开襜衬银泥春思半和芳草嫩,碧萋萋。


山花子 其二(唐·和凝)  显示自动注释

银字笙寒调正长,水文簟冷画屏凉。玉腕重因金扼臂,淡梳妆。

几度试香纤手暖,一回尝酒绛唇光。佯弄红丝绳拂子,打檀郎。


摊破浣溪沙(唐·毛文锡)  显示自动注释

春水轻波浸绿苔,枇杷洲上紫檀开。晴日眠沙鸂鶒稳,暖相偎。

罗袜生尘游女过,有人逢著弄珠回。兰麝飘香初解佩,忘归来。


浣溪沙(唐·敦煌曲子)  显示自动注释

五两竿头风欲平。张帆举棹觉船轻。柔橹不施停却棹,是船行。

满眼风光多闪灼,看山恰似走来迎。子细看山山不动,是船行。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五两:古代测风仪。

摊破浣溪沙 其一(唐·李璟)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山花子

引用典故:鸡塞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倚阑干。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菡萏:荷花的别名。
②韶光:美好的时光。
③梦回:梦醒。 鸡塞:即鸡鹿塞,汉时边塞名,故址在今内蒙古。这里泛指边塞。
④吹彻:吹到最后一曲。彻,大曲中的最后一遍。

【评解】
这首词,写一个女子的悲秋念远之情,充满了感伤和哀怨,从而反映了封建时代夫妻远离给妇女带来的痛苦。全词借景抒情,情景交融,前写悲秋,后写念远。构思新颖,自然贴切。体现了南唐词坛清新自然、不事雕琢的特色。

【集评】
王国维《人间词话》:大有“众芳芜秽”、“美人迟暮”之感。
张燕瑾《唐宋词选析》:不仅十分贴切地描绘了深秋的景色,也含蓄地表达出人物的心情,具有情景相生的艺术效果。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荆公尝问山谷曰:“江南词何者最好?”山谷以“一江春水向东流”为对。荆公曰:未若“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为妙。冯延已对中主语,极推重“小楼”七字,谓胜于己作。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南唐中宗《出花子》云:“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沉之至,郁之至,凄然欲绝。后主虽善言情,辛不能出其右之。
王闿运《湘绮楼词选》:选声配色,恰是词语。
黄蓼园《蓼园词选》:按“细雨梦回”二句,意兴清幽,自系名句。结尾“倚阑干”三字,亦有说不尽之意。

摊破浣溪沙 其二(唐·李璟)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山花子

手卷真珠玉钩,依前春恨锁重楼。风里落花谁是主,思悠悠。

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回首渌波三峡暮,接天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真珠:即珠帘。
②青鸟:传说曾为西王母传递消息给武帝。这里指带信的人。 云外,指遥远的地方。
③丁香结·丁香的花蕾。此外诗人用以象征愁心。
④三楚:指南楚、东楚、西楚。三楚地域,说法不一。这里用《汉书·高帝纪》注:江陵(今湖北江陵一带)为南楚。吴(今江苏吴县一带)为东楚。彭城(今江苏铜山县一带)为西楚。“三楚暮”,一作“三峡暮”。

【评解】
这首词借抒写男女之间的怅恨来表达作者的愁恨与感慨。上片写重楼春恨,落花无主。下片进一层写愁肠百结,固不可解。有人认为这首词非一般的对景抒情之作,可能是在南唐受后周严重威胁的情况下,李璟借小词寄托其彷徨无措的心情。
李璟的词,已摆脱雕饰的习气,没有晦涩之病。辞语雅洁,感慨深沉。

【集评】
王方俊《唐宋词赏析》:全词情景融为一体,气象雄伟,意境深沉委婉,留有余韵,可称词中之神品,不为过誉。
《漫叟诗话》:李璟有曲云“手卷真珠上玉钩”,或改为“珠帘”,非所谓遇知音者。
《诗话总龟》:《翰苑名谈》云李璟“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思清句雅可爱。
黄蓼园《蓼园词选》:清和宛转,词旨秀颖。
《南唐二主词辑述评》引《翰苑名谈》云:清雅可诵。

摊破浣溪沙 其一 潭上夜归(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醉里微寒著面醒。天风不展帽敧倾。行过溪深松雪下,夜三更。

白白野田铺似月,瑽瑽沙路踏如冰。不见剡溪三百曲,一舟横。


摊破浣溪沙/山花子 其二(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澹澹胭脂浅著梅。温柔不上避风台。若比杏桃真未识,夺银胎。

汗面拭来慵傅粉,酒香浓后暗潮腮。娇嫩不应醒似醉,倩谁猜。


山花子 其一 春暮(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东风解手即天涯。曲曲青山不可遮。如此苍茫君莫怪,是归家。

阊阖相迎悲最苦,英雄知道鬓先华。更欲徘徊春尚肯,已无花。


山花子 其二(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此处情怀欲问天。相期相就复何年。行过章江三十里,泪依然。

早宿半程芳草路,犹寒欲雨暮春天。小小桃花三两处,得人怜。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或许是作者离家远行途中所作,细腻地写出作者的所见所感。词中的章江就是章水,作者刘辰翁是庐陵人,庐陵滨临赣江。
该词上片主以抒情,可分两层意思。“此处情怀欲问天,相期相就复何年。”二句写出情人分别后不知何时再能欢会的激情呼喊。“此处情怀欲问天”句,突兀而起激情顿现。“此处”,即此时。何以有此一问?“相期相就复何年”句作了回答。别时两人相与誓约,必当重会,而实在又不知,何时可成,苦心焦虑至极,难免要呼天而问了。“相就”一词,取“兰袂褪香,罗帐褰红,绣枕旋移相就”(周邦彦《花心词》)之义,谓男女之间的幽期欢会。“复何年”即更在何年,以反问语气,意指相会之遥遥无期,故而才如此激动。“行过章江三十里,泪依然”,在感情上是余哀未尽 ,在词情上是明转暗连 。“行过”之“行 ”,又补道出是在别后。此泪中饱含离别之思,失望之恨,总上三句之情而结于此一“泪”字,字似轻巧,而所承极重。词似淡而极悲,语似直而意深令人低徊不尽,唏吁感叹。
下片以写景为主,笔调明丽淡雅。“早宿半程芳草路,犹寒欲雨暮春天”一句,写暮春沿途所见。笔用对仗,曲折动人。上句谓为求早宿因只走了一半路程。诚如方夔诗中所云:“客怕远行催早宿”,早宿是由于怕远行;然则这半程旅途却只见了两岸的萋妻芳草。下句写暮春时的风雨,暮春时有风雨,寒意犹存。两句互相缀合,颇具跌宕纡曲之趣。“芳草”是我国古代诗文中表达乡思离情的传统意象,早在淮南小山的《招隐士》之中即有“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之句。暮春时节,芳草遍野,离人目睹,更添无限惆怅之情。暮春天气,犹寒欲雨,更使行人的离恨倍添。显而易见,词人所用的客观景物,正是突出其与他主观心态相关联乃至相通的那些特点。经过感情的染色,景语也就成了情语,从而与全词的抒情相互协调,组成统一完整的情境。
结尾“小小桃花三两处,得人怜”二句,用是舟中偶见。“小小”极小之义。词中所用,又含有亲昵的意味。刘辰翁词中常用此语,如“花日穿窗梅小小”(《望江南·晚晴》)“池塘小小水漫漫”(《浪淘沙·有感》),等都是。此句还使人想起苏轼《惠崇春江晓景》其一的“竹外桃花三两枝”之句。但苏诗强调的是早春,与该诗的“春江水暖鸭先知”等句都表示作者对春天到来的敏感和喜悦 ;这首词却不然,他写的是晚春桃花的凋谢,花期已过仅存残枝。含有美人迟暮的明显寓意,因而下句紧承说:“得人怜。”可见,桃花是他意中人的化身。
刘辰翁另有一首《浣溪沙感别》中有一句“为伊憔悴得人怜 ”,此词“小小桃花三两处,得人怜”,意思相同,但用笔不同,前者用的是直笔,后者用的是曲笔,情景结合,既写景又寓人。

摊破浣溪沙/山花子 其一 茶词(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苍璧新敲小凤团赤泥开印煮清泉。醉捧纤纤双玉笋,鹧鸪斑。

雪浪溅翻金缕袖,松风吹醒玉酡颜。更待微甘回齿颊,且留连。


减字木兰花 其二 汤词(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门外青骢月下嘶。映阶笼烛画帘垂。一曲阳关声欲尽,不多时。

凤饼未残云脚乳,水沈催注玉花瓷。忍看捧瓯春笋露,翠鬟低。


浣溪沙 其五(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一见郎来双眼明。春风楼上玉箫声。谁信同心双结子、苦难成。

瑶佩空传张好好,钿筝谁继薛琼琼。若是今生无此分、有来生。


摊破浣溪沙 其一(宋·李清照)  显示自动注释

揉破黄金万点轻,剪成碧玉叶层层。风度精神如彦辅,太鲜明。

梅蕊重重何俗甚,丁香千结苦粗生。熏透愁人千里梦,却无情。


摊破浣溪沙 其二(宋·李清照)  显示自动注释

病起萧萧两鬓华,卧看残月上窗纱。豆蔻连梢煎熟水,莫分茶。

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终日向人多酝藉,木犀花。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创作于作者的晚年,主要写她病后的生活情状,委婉动人。
“病起 ”,说明曾经长期卧床不起,此刻已能下床活动了 。“萧萧”是头发花白稀疏的样子。词中系相对病前而言,因为大病,头发白了许多,而且掉了不少。至此,作者即刻打住,下句另起一意。这个处理极妙,意思似乎是说,头发已经那样,何必再去管它,还是料理今后罢。这不仅表现了作者的乐观态度,行文也更简洁。
下面接写了看月与煎药。因为还没有全好,又在夜里,作者做不了什么事,只好休息,卧着看月。“卧看 ”,是因为大病初起,身子乏力,同时也说明作者心情闲散,漫不经心,两字极为传神 。“上”字说明此乃初升之月,则此残月当为下弦月,此时入夜还浅。
病中的人当然不能睡得太晚,写得极为逼真。上句写的是衰象,此句却是乐事,表明作者确实不太以发白为念了。“豆蔻”为植物名,种子有香气,可入药,性辛温,能去寒湿 。“熟水”是宋人常用饮料。分茶是宋人以沸水冲茶而饮的一种方法,颇为讲究 。“莫分茶”即不饮茶,茶性凉 ,与豆蔻性正相反,故忌之。以豆蔻熟水为饮,即含有以药代茶之意。这又与首句呼应。人儿斜卧,缺月初上,室中飘散缕缕清香,一派闲静气氛。
下片写白日消闲情事。观书、散诗、赏景,确实是大病初起的人消磨时光的最好办法 。“闲处好”一是说这样看书只能闲暇无事才能如此;一是说闲时也只能看点闲书,看时也很随便,消遣而已。对一个成天闲散在家的人说来,偶然下一次雨,那雨中的景致,却也较平时别有一种情趣。俞平伯说这两句“写病后光景恰好。说月又说雨,总非一日的事情 。”(《唐宋词选释 》)所见极是。末句将木犀拟人化,结得隽永有致 。“木犀”即桂花,点出时间。本来是自己终日看花,却说花终日“向人”,把木犀写得非常多情,同时也表达了作者对木犀的喜爱,见出她终日都在把它观赏。“酝藉”,写桂花温雅清淡的风度。木犀花小淡黄,芬芳徐吐,不象牡丹夭桃那样只以浓艳媚人,用“酝藉”形容,亦极得神 。“酝藉”又可指含蓄香气而言。
此词格调轻快,心境怡然自得,与同时其他作品很不相同。通篇全用白描,语言朴素自然,情味深长。

摊声浣溪沙/浣溪沙 其一 天雨新晴,孙使君宴客双石堂,遣官奴试小龙茶(宋·毛滂)  显示自动注释

日照门前千万峰。晴飙先扫冻云空。谁作素涛翻玉手,小团龙。

定国精明过少壮,次公烦碎本雍容。听讼阴中苔自绿,舞衣红。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是作者出席衢州知州孙(字公素)在双石堂举行的盛大宴会时即席而作。全词以飘逸圆润、清新可喜的笔调,盛赞主人,以为应酬。整道词一扫应酬之作惯有的生俗气,起得高阔,结得清朗,词人的个性鲜明地表露出来,读来令人心旷神怡。
上片起首两句中,迎面而来的是灿烂阳光照耀下连绵耸立的山峰 。“千万峰”见其数量之众多,更见其气势之磅礴。“照”字点出一种动态 ,辉映出群山的奔腾之姿。全句写景,作为起句,突出了群峰的形象 ,可以映照全篇 。境界壮阔而雄浑,令人心胸顿开 。次句中“ 扫”字带出席卷、荡涤之气势。写晴空,却从冻云初散落笔,这是“以扫为生”之法,眼前的景色益发显得清朗可爱了。
以下两句转写试小龙茶的情景 。小团龙 ,又作“小团”,茶之品莫贵于此。前二句写注水后的奇观,后二句写注水时的妙手 ,可以从中体会词里“ 作素涛 ”、“翻玉手”的情状。“翻”字写出纤纤玉手灵巧的动作,给观者以美的享受。上片由门前而堂内,由景及人,流露了欢愉的情绪,并且在夸赞主人的情盛茶香。
过片化用典故颂扬主人。定国姓于,字曼倩,西汉人,官至丞相。为人清廉,决狱公允。善饮,史称“定国食酒至数石不乱,冬月请治谳,饮酒益精明”。享年七十余岁 。次公名盖宽饶 ,亦西汉人。历官司隶,勤于职事 ,“行清能高 ”、自称“ 酒狂”(并见《汉书》本传 )。词里借这两位古人比况孙使君,身份正相切合。作者称赞使君清廉尽职,老当益壮,尤其是以暇整应剧烦的闲雅风度。“ 过”、“本”诸字夸赞色彩明显。下面两句皆就“雍容”二字生发 。“听讼阴中苔自绿 ”,事与景融合。相传西周时召公巡行乡邑,听讼于甘棠树下,后人概括为“ 棠阴”一词,即此“阴 ”字所本。“苔自绿”,谓孙使君治郡清平,民无讼事,故庭中绿苔自生。“舞衣红”,则谓其公余以歌舞自娱,兼乐宾客。这两句虽是谀辞,却写得巧妙。句中“红”与“绿”相映照,把实景与虚景联系起来,制造出明朗的情调。词之下片,妙用典故,简笔写景,委曲尽妙,飞扬灵动。
这首词情真语切,音律谐美,文词雅健而有超世之韵,体现了毛滂词“情韵特胜”的特点,读来令人流连忘返,赞叹不己。

摊声浣溪沙/浣溪沙 其二(宋·毛滂)  显示自动注释

序:冬至日,天气晏温,从孙使君步至双石堂,北望山中微雪,因开窗倚目。适二柳当前,使君命伐之,霍然遂得众山之妙。

日转堂阴一线添。使君和气作春妍。祗有北山轻带雪,见丰年。

残月夜来收不尽,行云早起更留连。急剪垂杨迎秀色,到窗前。


摊声浣溪沙/浣溪沙 其三 吴兴僧舍竹下与王明之饮(宋·毛滂)  显示自动注释

雨色流香绕坐中。映阶疏竹一丛丛。不奈晚来萧瑟意,子猷风。

潋滟满倾金凿落,淋漓从湿绣芙蓉。吸尽百川天上去,看长虹。


摊破浣溪沙/山花子(宋·石孝友)  显示自动注释

落日秋风岭上村。全稀过雁少行人。正是悲伤愁绝处,更黄昏。

漠漠野烟生碧树,漫漫衰草际黄云。借使昔人行到此,也销魂。


山花子 成支使出侍姬,次穆季渊韵(宋·袁去华)  显示自动注释

雾阁云窗别有天。丰肌秀骨净娟娟。独立含情羞不语,总妖妍。

持酒听歌心已醉,可怜白发更苍颜。红烛纱笼休点著,月中还。


负心期/浣溪沙(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节物侵寻迫暮迟。可胜摇落长年悲。回首五湖乘兴地,负心期。

惊雁失行风剪剪,冷云成阵雪垂垂。不拼尊前泥样醉,个能痴。


浣溪沙(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双鹤横桥阿那边。静坊深院闭婵娟。五度花开三处见,两依然。

水眄难禁频领□,歌云犹许小流连。破得尊前何限恨,不论钱。


摊破浣溪沙/山花子(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曲磴斜阑出翠微。西州回首思依依。风物宛然长在眼,只人非。

绿树隔巢黄鸟并,沧洲带雨白鸥飞。多谢子规啼劝我,不如归。


摊破浣溪沙/山花子 其一(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湖上秋深藕叶黄。清霜销瘦损垂杨。洲嘴嫩沙斜照暖,睡鸳鸯。

红粉莲娃何处在,西风不为管馀香。今夜月明闻水调,断人肠。


摊破浣溪沙/山花子 其二(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双凤箫声隔彩霞。朱门深闭七香车。何处探春寻旧约,谢娘家。

旖旎细风飘水麝,玲珑残雪浸山茶。饮罢西厢帘影外,玉蟾斜。


摊破浣溪沙/山花子(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锦鞯朱弦瑟瑟徽。玉纤新拟凤双飞。缥缈烛烟花暮暗,就更衣。

约略整环钗影动,迟回顾步佩声微。宛是春风胡蝶舞,带香归。


浣溪沙 建康次韵范元长送邢子方(宋·赵鼎)  显示自动注释

惜别怀归老不禁。一年春事柳阴阴。日下长安何处是,碧云深。

已恨梅花疏远信,休传桃叶怨遗音。一醉东风分首去,两惊心。


浣溪沙 其四 偶作(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艳杏夭桃两行排。莫携歌舞去相催。次第未堪供醉眼,去年栽。

春意才从梅里过,人情都向柳边来。咫尺东家还又有,海棠开。


浣溪沙 其五 与客赏山茶,一朵忽堕地,戏作(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酒面低迷翠被重。黄昏院落月朦胧。堕髻啼妆孙寿醉,泥秦宫。

试问花留春几日,略无人管雨和风。瞥向绿珠楼下见,坠残红。


浣溪沙 其六 赋清虚(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强欲加餐竟未佳。只宜长伴病僧斋。心似风吹香篆过,也无灰。

山上朝来云出岫,随风一去未曾回。次第前村行雨了,合归来。


浣溪沙 其一(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总把平生入醉乡。大都三万六千场。今古悠悠多少事,莫思量。

微有寒些春雨好,更无寻处野花香。年去年来还又笑,燕飞忙。


添字浣溪沙/山花子 其一 用前韵谢傅岩叟瑞香之惠(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句里明珠字字排。多情应也被春催。怪得名花和泪送,雨中栽。

赤脚未安芳斛稳,娥眉早把橘枝来。报道锦薰笼底下,麝脐开。


添字浣溪沙 其二 三山戏作(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记得瓢泉快活时。长年耽酒更吟诗。蓦地捉将来断送,老头皮

绕屋人扶行不得,闲窗学得鹧鸪啼。却有杜鹃能劝道,不如归。


添字浣溪沙/山花子 其三(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日日闲看燕子飞。旧巢新垒画帘低。玉历今朝推戊己,住衔泥。

先自春光留不住,那堪更著子规啼。一阵晚香吹不断,落花溪。


添字浣溪沙/山花子 其四 用前韵谢传岩叟馈名花鲜蕈(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杨柳温柔是故乡。纷纷蜂蝶去年场。大率一春风雨事,最难量。

满把携来红粉面,堆盘更觉紫芝香。幸自曲生闲去了,又教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