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乌夜啼词谱
乌夜啼 唐教坊曲名。《太和正音谱》注“南吕宫”,又“大石调”。宋欧阳修词名《圣无忧》,赵令畤词名《锦堂春》。按郭茂倩《乐府诗集》有清商曲《乌夜啼》,乃六朝及唐人古今诗体,与此不同,此盖借旧曲名,另翻新声也。

乌夜啼 双调四十七字,前后段各四句、两平韵 (南唐)李煜

  昨夜风兼雨 帘帏飒飒秋声 烛残漏断频敧枕 起坐不能平 
  仄仄平平仄中平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

  世事漫随流水 算来一梦浮生 醉乡路稳宜频到 此外不堪行 
  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


此词前段起句五字,欧阳修“圣无忧”词及权无染词正与此同。 欧词前段第二句“十年一别须臾”,“十”字仄声。权词后段第三句“与君高却看花眼”,“高”字平声。谱内据此,馀参下词。

又一体 双调四十八字,前后段各四句、两平韵 赵令畤

  楼上萦帘弱絮 墙头碍月低花 年年春事关心事 肠断欲栖鸦 
  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仄平平中中中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

  舞镜鸾衾翠减 啼珠凤蜡红斜 重门不锁相思梦 随意绕天涯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中中中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


按此调五字起者或名《圣无忧》。六字起者或名《锦堂春》。宋人俱填《锦堂春》体,其实始于南唐李煜,本名《乌夜啼》也。《词律》反以《乌夜啼》为别名者误。惟《相见欢》一词,乃别名《乌夜啼》,与此无涉。 此调前段起句六字,宋人皆同,惟苏轼词前后段第三句“若见故人须细问”、“更有鲈鱼堪切鲙”,平仄独异。前段第一句,卢祖皋词“柳色津头泫绿”,“柳”字仄声;刘迎词“离恨远萦杨柳”,“远”字仄声,“杨”字平声。谱内据此,馀参前词。

又一体 双调五十字,前后段各五句、两平韵 程垓

  墙外雨肥梅子 阶前水绕荷花 阴阴庭户薰风洒 冰纹簟 怯菱芽 
  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春尽难凭燕语 日长惟有蜂衙 沈香火冷珠帘暮 个人在 碧窗纱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此词前后段结句作三字两句异。汲古阁本《书舟词》误刻《西江月》,《词律》犹沿其误。今从《词纬》改定。至《词律》收程珌词,乃《锦帐春》,与《锦堂春》迥别,另编不列。
历代作品
共87,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
李煜 (1首)
卢祖皋 (5首)
朱敦儒 (1首)
权无染 (1首)
李石 (3首)
欧阳修 (2首)
程垓 (5首)
苏轼 (1首)
贺铸 (1首)
赵令畤 (1首)
赵文 (1首)
陆游 (8首)
李从周 (1首)
锦堂春(唐·李煜)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乌夜啼

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烛残漏滴频欹枕,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


乌夜啼 其一(宋·卢祖皋)  显示自动注释

几曲微风按柳,生香暖日蒸花。鸳鸯睡足芳塘晚,新绿小窗纱。

尺素难将情绪,嫩罗还试年华。凭高无处寻残梦,春思入琵琶。


乌夜啼 其二(宋·卢祖皋)  显示自动注释

照水飞禽斗影,舞风小径低花。征鸿排尽相思字,音信落谁家。

系恨腰围顿减,禁愁酒力难加。楼高日暮休帘卷,芳草满天涯。


乌夜啼 其三(宋·卢祖皋)  显示自动注释

柳色津头泫绿,桃花渡口啼红。一春又负西湖醉,离恨雨声中。

客袂迢迢西塞,馀寒剪剪东风。谁家拂水飞来燕,惆怅小楼东。


乌夜啼 其五(宋·卢祖皋)  显示自动注释

段段寒沙浅水,萧萧暮雨孤篷。香罗不共征衫远,砧杵客愁中。

别恨慵看杨柳,归期暗数芙蓉。碧梧声到纱窗晓,昨夜几秋风。


乌夜啼 其四 西湖(宋·卢祖皋)  显示自动注释

漾暖纹波飐飐,吹晴丝雨濛濛。轻衫短帽西湖路,花气扑春骢。

斗草褰衣湿翠,秋千瞥眼飞红。日长不放春醪困,立尽海棠风。


乌夜啼(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剪胜迎春后,和风入律频催。前回下叶飞霜处,红绽一枝梅。

正遇时调玉烛,须添酒满金杯。寻芳伴侣休闲过,排日有花开。


乌夜啼(宋·权无染)  显示自动注释

洗尽铅华污,玉颜自发轻红。无言雪月黄昏后,别是个丰容。

骨瘦难禁消瘦,香寒不并芳秾。与君高却看花眼,红紫谩春风。


乌夜啼 其一(宋·李石)  显示自动注释

红软榴花脸晕,绿愁杨柳眉疏。日长院宇闲消遣,荔子赌樗蒲。

莹雪凉衣乍浴,裁冰素扇新书。绣香熏被梅烟润,枕簟碧纱厨。


乌夜啼 其二(宋·李石)  显示自动注释

鸾镜愁添眉黛,罗裙瘦减腰肢。一回见了一回病,弹指误佳期。

醉里懵腾泪洗,梦中著摸魂飞。一春多少闲风雨,亭院落花时。


乌夜啼 其三 送春(宋·李石)  显示自动注释

绣阁和烟飞絮,粉墙映日吹红。花花柳柳成阴处,休恨五更风。

絮点铺排绿水,红香收拾黄蜂。留春尽道能留得,长在酒杯中。


圣无忧/乌夜啼(宋·欧阳修)  显示自动注释

世路风波险,十年一别须臾。人生聚散长如此,相见且欢娱。

好酒能消光景,春风不染髭须。为公一醉花前倒,红袖莫来扶。


圣无忧/乌夜啼(宋·欧阳修)  显示自动注释

相别重相遇,恬如一梦须臾。尊前今日欢娱事,放盏旋成虚。

莫惜斗量珠玉,随他雪白髭须。人间长久身难得,斗在不如吾。


乌夜啼 其一(宋·程垓)  显示自动注释

杨柳拖烟漠漠,梨花浸月溶溶。吹香院落春还尽,憔悴立东风。

只道芳时易见,谁知密约难通。芳园绕遍无人问,独自拾残红。


乌夜啼 其三(宋·程垓)  显示自动注释

绿外深深柳巷,红间曲曲花楼。一春想见贪游冶,不道有人愁。

三月东风易老,几宵明月难留。酴醾白尽窗前也,还肯醉来否。


乌夜啼 其二 醉枕不能寐(宋·程垓)  显示自动注释

白酒欺人易醉,黄花笑我多愁。一年只有秋光好,独自却悲秋。

风急常吹梦去,月迟多为人留。半黄橙子和诗卷,空自伴床头。


乌夜啼(宋·程垓)  显示自动注释

静院槐风绿涨,小窗梅雨黄垂。欲看春事留连处,惟有夜寒知。

魂梦长闲消午醉,扫花共坐风凉。归来窗北有胡床。

兴在羲皇以上。


乌夜啼(宋·程垓)  显示自动注释

墙外雨肥梅子,阶前水绕荷花。阴阴庭户熏风满,水纹簟、怯菱芽。

春尽难凭燕语,日长惟有蜂衙。沈香火冷珠帘暮,个人在、碧窗纱。


乌夜啼(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莫怪归心速,西湖自有蛾眉。若见故人须细说,白发倍当时。

小郑非常强记,二南依旧能诗。更有鲈鱼堪切脍,儿辈莫教知。


乌啼月/乌夜啼(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牛女相望处,星桥不碍东西。重墙未抵蓬山远,却恨画楼低。

细字频传幽怨,凝缸长照单栖。城乌可是知人意,偏向月明啼。


乌夜啼 春思(宋·赵令畤)  显示自动注释

楼上萦帘弱絮,墙头凝月低花。年年春事关心事,肠断欲栖鸦。

舞镜鸾衾翠减,啼珠凤蜡红斜。重门不锁相思梦,随意绕天涯。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的标题作“春思”,所写正是乐府诗中常见的闺中思妇怀人的主题。
作者因与苏东坡结交而受牵连,为新党排斥,列名元祐党藉 ,故在词中每托闺情幽思以寄怨慕之意。
此词亦是如此,词中伤心人别有怀抱,借闺人春思寄托作者政治上的苦闷、失意,以婉言达深意。
上片由写外景步步侵入内心,引发连绵不断的春思 。“楼上萦帘弱絮,墙头碍月低花”两句对起,通过景物描写首先点明地点和时间。地点是在一处有院墙围护着的楼房里,而时间又是在飞絮落花暮春季节的晚上 。同时还可以从“萦帘、“碍月”的细致心理反应和“弱絮”、“低花”的视觉观察所见,衬映出芳春夜月怀远的闺人形象。寥寥十二个字,把背景和人物全然活现出来,堪称妙笔。下面紧接以“年年春事关心事”一句,便正式表明她感情的趋向和分量,重点在“春事”二字。所谓“春事”即历来诗词中经常咏叹的象“忽见陌头杨柳色 ,悔教夫婿觅封侯”(王昌龄《闺怨》),或“年年柳色,灞陵伤别(李白《忆秦娥》)一类的离情别绪。这里说“年年关心”,可见离人远去之久。春归而人不归,教她怎不思量!所以当她听到楼外哑哑啼叫的欲栖而未定的乌鸦时,怎能不为之柔肠寸断 !“肠断”二字,下得何等沉重,而思妇的哀痛情绪也就可想而知。
下片由内景转向心理刻画,表现相思感情的进一步深化。这内景就是由“舞镜鸾衾翠减,啼珠凤蜡红斜 ”两句所展现的春夜闺房画面。“鸾衾翠减”是指绣有鸾鸟图案的翠色被面已经褪色,而“舞镜”只是对图案上鸾鸟形象的修饰,它是根据古代传说独鸾不鸣,见镜中影即鸣不止的典故,活用来增加鸾鸟形象的生动性 ,并作为下句“啼珠”的字面对仗。“鸾衾翠减”也是回应上片的“年年”二字,从翠被褪色暗示离人别去时间的长远。而“凤蜡红斜”则是指思妇的深宵不寐,痴对着缀有凤凰形象的蜡烛,看它不断消熔的红泪直到烧残斜坠了 。“啼珠”是指蜡烛点燃后流的蜡珠,如唐人元稹诗“柳误啼珠密,梅惊粉汗融 ”,又“夜久清露多,啼珠坠还结”即是,这里把凤蜡消熔的蜡珠称为“啼珠”带有浓厚的主观感情色彩。总之,两句词中的物象无不和思妇当前的处境心事相关,即所谓景中见人之法。
结末两句把主人公孤栖难耐、百无聊赖,苦闷压抑的情怀 ,以凄惋慰藉的语言娓娓道出:“重门不锁相思梦 ,随意绕天涯 。” 这两句是从五代词人顾夐《虞美人》“玉郎还是不还家 ,教人魂梦逐杨花,绕天涯”化出”这是无可奈何的自慰,也是幻想,反衬现实的矛盾,突出闺人离思的沉重。
此词以巧思蕴藉见长,体现了作者笔致含蓄,语婉意深的独特风格。

乌夜啼 秋兴(宋末元初·赵文)  显示自动注释

院静槐阴似水,雨馀蝉语先秋。熟残梅子无人打,金弹满红沟。

又送行人归去,谁怜倦客淹留。画船旗鼓江南岸,人倚夕阳楼。


乌夜啼八首 其一(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金鸭馀香尚暖,绿窗斜日偏明。兰膏香染云鬟腻,钗坠滑无声。

冷落秋千伴侣,阑珊打马心情。绣屏惊断潇湘梦,花外一声莺。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陆游在中年以后,反对写艳词。他的《跋〈花间集〉》说 :“《花间集》皆唐末五代时人作。方斯时,天下岌岌,生民救死不暇,士大夫乃流宕如此,可叹也哉!”《 长短句序》说 :“风雅颂之后为骚,为赋,⋯⋯千余年后,乃有倚声制辞起于唐之季世,则其变愈薄,可胜叹哉!予少时汩于世俗,颇有所为,晚而悔之 。”这首词绮艳颇近《花间集 》,当是少年时的作品。完全不同于陆游失意后的创作意境。词是摹写一个上层妇女在春天中的孤独、寂寞的生活的。写她午后无聊,只好躺在床上打发这些难挨的时光。反而却又引起了女主人公的诸多心事,只能是更加愁了。上片起二句 :“金鸭余香尚暖,绿窗斜日偏明”。 后句用晚唐方棫诗“午醉醒来晚,无人梦自惊。夕阳如有意,长傍小窗明”的句意,以窗外斜日点明时间,一“绿”字渲染环境 ,“偏”字即方诗的“ 如有意”;前句写金鸭形的香炉中余香袅袅,点明主人公身份,近于戴叔伦《春怨》诗“金鸭香消欲断魂 ,梨花春雨掩重门”,李清照《醉花阴》词“薄雾浓云愁永昼 ,瑞脑消金兽”所写的情景。这情景,看似高贵幽雅 ,仔细品味却透露孤独无聊。“兰膏香染云鬟腻,钗坠滑无声 。”由闺房写到房中人,即女主人公,装束华贵,但孤独无聊的情绪反而透露得更分明。正因为无聊才将自己从上到下的梳妆打扮了一番,美丽的头发“兰膏香染”,却无人来欣赏。“钗坠滑无声”,正如李贺《美人梳头歌》 :“一编香丝云撒地,玉钗落处无声腻 。”欧阳修《临江仙》 :“凉波不动簟纹平。水晶双枕,旁有堕钗横。中的团圆的“双枕”,正可反衬出女主人公冷清的“单枕”。美好的时光,却是如此的令人伤感。由此,对女主人公此时此刻的心绪,我们可以切实地感受到了。
下片开头两句 :“冷落秋千伴侣,阑珊打马心情”。 正面写主人公的寂寞 。她不但离别了心上人,深闺独处,而且连同耍秋千的女伴也很少过从。女伴“冷落”,自然自己的心情也更为“冷落”,前者正好反衬了后者 。“打马”之戏,是宋代妇女闺房中的一种游戏 ,词中主人公的心上人不在 ,女伴“冷落”,“ 打马”心情的“ 阑珊”,自可想见。正因为如此,以前爱玩的“打马”游戏,由于女主人公的孤独无聊,也变得索然无味了。进一步点明了她产生这种心态的原因。既然没了玩耍的兴趣,也无可去之处,更无出门的心思,当然就只好仍在“绣屏”旁边的床上挨着,朦胧之中 ,做起了白日梦。梦说“潇湘”,暗用岑参《春梦》诗 :“洞房昨夜春风起,遥忆美人(这是指所爱的男性)湘江水。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作为典故,即写在梦中远涉异地 ,去寻找心上人 。“潇湘梦”,更加烘托出女主人公的寂寞无聊,反映出女主人公的牵挂。独个人守空房的处境,好令人心烦。唯有做白日梦来减轻内心的痛楚。可是,这白日梦不是说做就做的,得来颇属幸运。可偏偏老天与她过不去。做了一个好梦,却又好境不长,偏被春莺的啼声“惊断”。金昌绪《春怨》诗:“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冯延已《鹊踏枝》词 :“浓睡觉来莺乱语,惊残好梦无寻处 。”
同样写莺声虽美 ,但啼醒人的好梦,那就颇煞风景,颇为恼人了。陆词把惊梦放在莺啼之前写,使两者的关系,似即似离,又不写出怨意,显得比较婉转含蓄,避免了情调悲凉。
这是陆游少数的艳词之一,写得旖旎细腻。然只写“ 艳”,不写“ 怨”,“ 怨”在“艳”中。虽透露了一些“ 怨”意 ,又能怨而不悲;虽写得较“艳”,又能艳而不亵。读起来,不带色情气味,也不会引人过分伤感。这说明陆游后来虽反对《 花间》,而早年词却也能得《花间》胜处而去其猥下与低沉。

乌夜啼八首 其二(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檐角楠阴转日,楼前荔子吹花。鹧鸪声里霜天晚,叠鼓已催衙。

乡梦时来枕上,京书不到天涯。邦人讼少文移省,闲院自煎茶。


乌夜啼八首 其三(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我校丹台玉字,君书蕊殿云篇。锦官城里重相遇,心事两依然。

携酒何妨处处,寻梅共约年年。细思上界多官府,且作地行仙。


乌夜啼八首 其四(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世事从来惯见,吾生更欲何之。镜湖西畔秋千顷,鸥鹭共忘机。

一枕蘋风午醉,二升菰米晨炊。故人莫讶音书绝,钓侣是新知。


乌夜啼八首 其五(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素意幽栖物外,尘缘浪走天涯。归来犹幸身强健,随分作山家。

已趁馀寒泥酒,还乘小雨移花。柴门尽日无人到,一径傍溪斜。


乌夜啼八首 其六(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园馆青林翠樾,衣巾细葛轻纨。好风吹散霏微雨,沙路喜新乾。

小燕双飞水际,流莺百啭林端。投壶声断弹棋罢,闲展道书看。


乌夜啼八首 其七(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从宦元知漫浪,还家更觉清真。兰亭道上多修竹,随处岸纶巾。

泉冽偏宜雪茗,粳香雅称丝莼。翛然一饱西窗下,天地有闲人。


乌夜啼八首 其八(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纨扇婵娟素月,纱巾缥渺轻烟。高槐叶长阴初合,清润雨馀天。

弄笔斜行小草,钩帘浅醉闲眠。更无一点尘埃到,枕上听新蝉。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陆游在孝宗乾道元年(1165)四十一岁时,买宅于山阴(今绍兴)镜湖之滨、三山之下的西村,次年罢隆兴通判时 ,入居于此。西村的居宅,依山临水,风景优美。他受了山光水色的陶冶,心情也比较舒缓,所以自号渔隐。在家住了四年,到乾道六年他离家入蜀 。四年中写了几首描写村居生活的《鹧鸪天》词。
这首《 乌夜啼 》词,虽然也写村居生活,但与上述《鹧鸪天》词不同期:是他从蜀中归来,罢提举江南西路常平茶盐公事再归山阴时写的 。他这次归山阴,从淳熙八年(1181)五十七岁起到十二年六十一岁止,又住了五年 。他在淳熙十六年写的《长短句序》,说他“绝笔”停止写词已有数年,因此词作于这几年中是当可确定的了。而这首词的词境之美,自然与山阴居宅的环境有关。
陆游是个爱国志士,不甘过闲散生活,他的诗词写闲适意境,同时又往往带有悲慨。而这首词却有些不同,整首都写闲适意境,看不到任何悲愤之情。所以必须要结合陆游的身世和思想,从词外去理解他并不是真正耽于词中的生活,这一时的闲适,反而让人去试着探究深藏于作者心中的忧国忧民之情。词写于初夏季节。上片起二句 :“纨扇婵娟素月,纱巾缥缈轻烟”。 以两种生活用品来表现季节。第一句写美如圆月的团扇,第二句写薄如轻烟的头巾,这都是夏天所适用的。扇美巾轻 ,可以驱暑减热 ,事情显得轻快 。“高槐叶长阴初合,清润雨余天。”这二句写景,也贴切季节。夏天树阴浓合,梅雨季节,放晴时余凉余润尚在,这都使人感到宽舒。这二句使人想到王安石《 初夏即事》“绿阴幽草胜花时”的诗句,想到周邦彦《 满庭芳》“午阴嘉树清圆。地卑山近,衣润费炉烟”的词句。景物相近 ,意境同样很美;但王诗、周词,笔调幽细,陆词则表现出清疏、自然。
下片起二句:“弄笔斜行小草,钩帘浅睡闲眠。”
由上片的物、景写到人,由静写到动。陆游的有关写字的诗 ,如《草书歌》、《 题醉中所作草书卷后 》、《醉中作行草数纸》等,大多都是表现报国壮志被压抑,兴酣落笔,藉以发泄愤激感情的,正如第二题的诗中所说的 :“胸中磊落藏五兵 ,欲试无路空峥嵘。
酒为旗鼓笔刀槊,势从天落银河倾 。”在这里,作者却以写字表现闲适之情,淳熙十三年作于都城的《临安春雨初霁》中的“矮纸斜行闲作草”一句,正和这里的词句、语意接近 。醒时弄笔写细草,表示闲适;醉眠时挂起帘钩,为了迎凉,享受陶渊明《与子俨等疏》所说的 :“五六月中北窗下卧,遇凉风暂至,自谓是羲皇上人”那样的乐趣 。“更无一点尘埃到,枕上听新蝉”,正是濒湖住宅的清凉 、洁净的境界。使人很明晰到感受到这一份闲暇。明显不同于往日作者的压抑、苦闷。
这首词只写事和景,不写情,情寓于事与景中。使读者在情景交汇中体会到作者的这种流畅、舒适的情怀。上下片复叠,句式完全想同,故两片起句都用对偶。情景轻快优美,笔调清疏自然,是陆游少见的闲适词。居宅依山傍水、风景美丽如画。作者不禁释怀,将昔日的抑欲苦闷一并抛到脑后,融入大自然的清新、闲适之中。表现出作者壮志未酬后的闲居生活。
实属难得。作者于淳熙八年初归山阴的夏天,写了一首《北窗》诗:“九陌黄尘初暮忙,幽人自爱北窗凉。清吟微变旧诗律,细字闲抄新酒方。草木扶疏春已去,琴书萧散日初长 。《破羌》临罢支颐久,又破铜半篆香 。”意境和这词十分相近,可以窥见作者这时期的心态。“清吟微变旧诗律”,更可探求这词风格形成的一些信息。

乌夜啼(宋·李从周)  显示自动注释

径藓痕沿碧甃,檐花影压红阑。今年春事浑无几,游冶懒情悭。

旧梦莺莺沁水,新愁燕燕长干。重门十二帘休卷,三月尚春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