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
词牌列表
更漏子 钦谱
更漏子 此调有两体,四十六字者始于温庭筠,唐宋词最多。《尊前集》注“大石调”,又属“商调”。一百四字者止杜安世词,无别首可录。

更漏子 双调四十六字,前段六句两仄韵、两平韵,后段六句三仄韵、两平韵 温庭筠

  玉炉香 红烛泪  偏照画堂秋思 眉翠薄 鬓云残  夜长衾枕寒 
  中中平中中仄中仄中平平仄中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

  梧桐树   三更雨 不道离情正苦 一叶叶 一声声   空阶滴到明 
  平中仄中中仄中仄中平中仄中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


此调以温、韦二词为正体,唐人多宗温词,宋人多宗韦词。其馀押韵异同,或有减字,皆变格也。 后段第二句,牛峤词“寸肠结”,“寸“字仄声。第四句,冯延巳词“星移后”,“移“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下所采各词。

格二 双调四十六字,前后段各六句,两仄韵、两平韵 韦庄

  钟鼓寒 楼阁暝  月照古桐金井 深院闭 小庭空  落花香露红 
  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烟柳重 春雾薄   灯背水窗高阁 閒倚户 暗沾衣   待郎郎不归 
  中中中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此即温词体,惟换头句不用韵异。 按宋词换头句多不用韵。但唐人此句第三字用仄声,宋人此句第三字则用平声。晏殊词后段起句“探花开”,“探”字仄声,“花”、“开”二字俱平声。谱内参之,馀详温词。

格三 双调四十六字,前后段各六句,两仄韵、两平韵 贺铸

  上东门 门外柳  赠别每烦纤手 一叶落 几番秋  江南独倚楼 
  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

  曲阑干 凝伫久  薄暮更堪搔首 无际恨 见閒愁  侵寻天尽头 
  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


此即韦词体,惟后段仄韵、平韵即押前段原韵异。贺词凡四首皆同。

格四 双调四十五字,前段六句两仄韵、两平韵,后段六句三仄韵、两平韵 欧阳炯

  玉阑干 金甃井  月照碧梧桐影 独自个 立多时  露华浓湿衣 
  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一晌   凝情望 待得不成模样 虽叵耐 又寻思  怎生嗔得伊 
  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此亦温词体,惟换头句减一字,其后结平韵,即押前韵异。

格五 双调四十六字,前段六句两仄韵、两平韵,后段六句四平韵 孙光宪

  掌中珠 心上气  爱惜岂将容易 花下月 枕前人  此生谁更亲 
  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交颈语 合欢身 便同比目金鳞 连绣枕 卧红茵 霜天似暖春 
  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


此词句读,与温韦词同,惟后段第一、二、三句不押仄韵异。

格六 双调四十五字,前后段各六句,两仄韵、两平韵 《天机馀锦》无名氏

  解语花 断肠草  谙尽风流烦恼 合欢少 别离多  此情无奈何 
  仄仄平仄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帐前灯 窗间月   记得那时节 绣被剩 画屏空   如今在梦中 
  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


此亦韦词体,惟后段第三句五字异。

格七 双调四十九字,前段四句三平韵,后段五句四平韵 欧阳炯

  三十六宫秋夜永 露华点滴高梧 丁丁玉漏咽铜壶 明月上金铺 
  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红线毯 博山炉 香风暗触流苏 羊车一去长青芜 镜尘鸾綵孤 
  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此词前后段全押平韵,见《尊前集》。唐人亦无填此体者。

格八 双调一百四字,前后段各十句,五平韵 杜安世

  遥远途程 算万水千山 路入神京 暖日春郊 绿柳红杏 香径舞燕流莺 客馆悄悄閒庭 堪惹旧恨深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

有多少驰驱 蓦岭涉水 枉废身心 
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

  思想厚利高名 漫惹得忧烦 枉度浮生 幸有青松 白云深洞 清閒且乐升平 长是宦游羁思 
  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别离泪满襟 望江乡踪迹 旧游题书 尚自分明 
仄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此与唐词迥别,即宋词中亦无他首可校。因调名相同,故附列于此。
龙谱
更漏子 《尊前集》入“大石调”,又入“商调”。《金奁集》入“林钟商调”。四十六字,前片两仄韵,两平韵,后片三仄韵,两平韵。亦有过片不用韵者,平仄与上片全同。

更漏子 定格 温庭筠

  玉炉香 红烛泪  偏照画堂秋思 眉翠薄 鬓云残  夜长衾枕寒 
  仄平平平仄仄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

  梧桐树   三更雨 不道离情正苦 一叶叶 一声声   空阶滴到明 
  平中仄中平仄中仄中平中仄中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

历代作品
共248,分8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续上)
向子諲 (3首)
吴潜 (1首)
张先 (3首)
晏几道 (6首)
晏殊 (4首)
李之仪 (1首)
杜安世 (4首)
毛滂 (3首)
王沂孙 (1首)
石孝友 (2首)
苏轼 (3首)
更漏子 雪中韩叔夏席上(宋·向子諲)  显示自动注释

小窗前,疏影下。鸾镜弄妆初罢。梅似雪,雪如人。都无一点尘。

暮江寒,人响绝。更着朦胧微月。山似玉,玉如君。相看一笑温。


更漏子 其一 题赵伯山青白轩,时王丰父、刘长因同赋(宋·向子諲)  显示自动注释

竹孤青,梅酽白更着使君清绝。梅似竹,竹如君。须知德有邻。

月同高,风同调。月底风前一笑。翻碎影,度微香。与人风味长。


更漏子 其二(宋·向子諲)  显示自动注释

鹊桥边,牛渚上。翠节红旌相向。承玉露,御金风。年年岁岁同。

懒飞梭,停弄杼。遥想彩云深处。人咫尺,事关山。无聊独倚栏。


更漏子(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柳初眠,花正好。又被雨催风恼。红满地,绿垂堤。杜鹃和恨啼。

对残春,消永昼。乍暖乍寒时候。人独自,倚危楼。夕阳多少愁。


更漏子 其一(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锦筵红,罗幕翠。侍宴美人姝丽。十五六,解怜才。劝人深酒杯。

黛眉长,檀口小。耳畔向人轻道。柳阴曲,是儿家。门前红杏花。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以才子佳人之爱为主题,颇有戏剧性地叙写了才子佳人歌筵酒席之间的邂逅 。全词以叙事见胜,笔墨紧凑 ,场面 、人物、动作、对话表现得极为精彩,风格清新,明秀而又含蓄,情感热烈、轻倩而不流于浅薄,读来引人入胜。
起首两句为场面描写,写的是锦筵铺红,罗幕垂碧 ,同时为下边美人出场暗设衬托 。“侍宴美人姝丽。”这一位侍宴的歌女生得很美,出现在红筵翠幕之间,自是格外光彩照人。“十五六,解怜才”,点其年龄之轻,则歌女之动人,词人之动心,皆在不言之中。“解怜才”三字,极有分量,说这位歌女虽很年轻,却懂得什么是爱。正是因为她倾倒于词人的才华,所以才“劝人深酒杯”。人,即词人自指。这句词意为歌女劝词人饮尽、斟满。《道山清话》载“每张先来 ,即令侍儿出侑觞,往往歌子野之词 ”,可证。这句妙在很有分寸,入情入理。在酒席之上,众目睽睽之下,这位歌女要向词人初次表示自己的爱慕,必然是也只能是通过劝酒之际来暗表衷情。这一动作描写,不仅刻画出她的爱情心理,而且十分贴近歌女的身份。
下片接着写歌女借劝酒进一步大胆表示。过片两句,为歌女而特写檀口为浅绛 ,檀口即红艳的嘴唇。
这两句写当歌女手执酒壶 ,在词人面前俯身斟酒时,词人对她美貌的观感:只见她画眉长,红唇小。不难想见,此时此刻,两人目光相注,目成心许,所以机灵而大胆的歌女当下便“ 耳畔向人轻道 ”:“柳阴曲,是儿家。门前红杏花。”此三句是歌女声口,尤言:柳阴隐秘之处,便是妾家,可别忘了,门前有红杏花!声音虽轻柔,胆子却很大;话虽简短,情感却很挚烈 。此三句 ,歌女性情全出。这几句话虽极大胆 ,却合情合理,完全符合歌女的身份。结句极美,将词境溶入一片红杏花之中。
这首词,将才子佳人一见钟情的邂逅叙写得既富于故事性、戏剧性又富于抒情色彩,将才子佳人之爱表现得颇具情韵,堪称爱情词中难得的精品。

更漏子 其二 流杯堂席上作(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相君家,宾宴集。秋叶晓霜红湿。帘额动,水纹浮。缬花相对流。

薄霞衣,酣酒面。重抱琵琶轻按。回画拨,抹幺弦。一声飞露蝉。


更漏子(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杜陵春,秦树晚。伤别更堪临远。南去信,欲凭谁。归鸿多北归。

小桃枝,红蓓发。今夜昔时风月。休苦意,说相思。少情人不知。


更漏子 其一(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槛花稀,池草遍,冷落吹笙庭院。人去日,燕西飞,燕归人未归。

数书期,寻梦意,弹指一年春事。新怅望,旧悲凉,不堪红日长。


更漏子 其二(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柳间眠,花里醉,不惜绣裙铺地。钗燕重,鬓蝉轻,一双梅子青。

粉笺书,罗袖泪,还有可怜新意。遮闷绿,掩羞红,晚来团扇风。


更漏子 其三(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柳丝长,桃叶小,深院断无人到。红日淡,绿烟晴,流莺三两声。

雪香浓,檀晕少,枕上卧枝花好。春思重,晓妆迟,寻思残梦时。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白雨斋词话》称此词“婉转缠绵,深情一往,”《宋词选释》也称其“景丽而情深”,皆为深透之语,道出了此词的艺术风格所在。全词以闲雅的笔调和深婉的情致,抒写了春日闺思的情怀,创造出一种纯美的词境。
上片以轻倩妍秀的笔触 ,描写室外美好的春景。
起首三句描绘柳丝长长 、桃叶细嫩 、深院空寂的景色 ,烘托春日寂静的气氛。“无人到”上加一“断”字,便有怨意,为结处写情作了铺垫。歇拍三句写院中的景物:淡淡的红日照进院子里,浓绿的树丛笼罩着漠漠轻烟 ,传来了流莺三两声鸣啭。一“淡”字,写出春天初阳的特色。空中水气弥漫,故太阳淡而无光。绿烟,指草木间的烟霭。末句以莺声反衬深院的寂静。
过片三句,转写室内的情景:闺中人雪白的肌肤透出了浓香,脸上浅红色的娇晕也消褪了,那绣在枕头上、低压着枝梢的花儿十分美好。雪,喻女子莹白的肌肤;檀晕,浅红色的妆晕。上两句暗示闺人一夜独眠,辗转不寐,故妆残晕少 。“枕上”句,隐喻闺人之美 ,故见枕上花枝而益增枨触。三句语浅情深,含蓄蕴藉,深婉曲折,颇为耐人寻味。结拍三句,春思,犹言春情、春愁,指闺人在春日的情思。“晓妆”句 ,意与温庭筠《菩萨蛮》“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相近,而情韵似更胜,真能写得出“寻思”的神理。春日里,闺中人闲愁深重,起床后也迟迟不愿去梳妆独自在寻思清晓的残梦。这三句含而不露,无限幽怨尽在不言之中。词中人梦境的内容,作者没有道破,这就给读者留下了充分的想像空间和无穷的回味。

更漏子 其四(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露华高,风信远,宿醉画帘低卷。梳洗倦,冶游慵,绿窗春睡浓。

彩条轻,金缕重,昨日小桥相送。芳草恨,落花愁,去年同倚楼。


更漏子 其五(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出墙花,当路柳,借问芳心谁有。红解笑,绿能颦,千般恼乱春。

北来人,南去客,朝暮等闲攀折。怜晚芳,惜残阳,情知枉断肠。


更漏子 其六(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欲论心,先掩泪,零落去年风味。闲卧处,不言时,愁多只自知。

到情深,俱是怨,惟有梦中相见。犹似旧,奈人禁,偎人说寸心。


更漏子 其一(宋·晏殊)  显示自动注释

蕣华浓,山翠浅。一寸秋波如剪。红日永,绮筵开。暗随仙驭来。

遏云声,回雪袖。占断晓莺春柳。才送目,又颦眉此情谁得知。


更漏子 其二(宋·晏殊)  显示自动注释

塞鸿高,仙露满。秋入银河清浅。逢好客,且开眉。盛年能几时。

宝筝调,罗袖软。拍碎画堂檀板。须尽醉,莫推辞。人生多别离。


更漏子 其三(宋·晏殊)  显示自动注释

雪藏梅,烟著柳。依约上春时候。初送雁,欲闻莺。绿池波浪生。

探花开,留客醉。忆得去年情味。金盏酒,玉炉香。任他红日长。


更漏子 其四(宋·晏殊)  显示自动注释

菊花残,梨叶堕。可惜良辰虚过。新酒熟,绮筵开。不辞红玉杯。

蜀弦高,羌管脆。慢飐舞娥香袂。君莫笑,醉乡人。熙熙长似春。


更漏子 借陈君俞韵(宋·李之仪)  显示自动注释

暑方烦,人似愠。怅望林泉幽峻。情会处,景偏长。心清闻妙香。

宝幢低,金锁碎。竹影桐阴窗外。新事旧,旧愁新。空嗟不见人。


更漏子 其一(宋·杜安世)  显示自动注释

雪肌轻,花脸薄。愁困不忺梳掠。眉翠袅,眼波长。偎人言语香。

看难厌,怜不足。苦恨别离何速。珠树远,彩鸾孤。今生重见无。


更漏子 其二(宋·杜安世)  显示自动注释

脸如花,花不笑。双脸胜花能笑。肌似玉,玉非温。肌温胜玉温。

既相逢,情不重。何似当初休共。情既重,却分飞。争如不见伊。


更漏子 其三(宋·杜安世)  显示自动注释

镂金环,连玉珥。颗颗蚌蛤相缀。偎粉面,映莲腮。露浓花正开。

冷光凝,员影重。几度偷期摇动。山枕上,恐人知。摘嫌纤手迟。


更漏子(宋·杜安世)  显示自动注释

庭远途程。算万山千水,路入神京。暖日春郊,绿柳红杏,香径舞燕流莺。

客馆悄悄闲庭,堪惹旧恨深。有多少驱驱,蓦岭涉水,枉费身心。

思想厚利高名。谩惹得忧烦,枉度浮生。幸有青松,白云深洞,清闲且乐升平。

长是宦游羁思,别离泪满襟。望江乡踪迹,旧游题书,尚自分明。


更漏子 其一 熏香曲(宋·毛滂)  显示自动注释

玉狻猊,金叶暖。馥馥香云不断。长下著,绣帘重。怕随花信风。

傍蔷薇,摇露点。衣润得香长远。双枕凤,一衾鸾。柳烟花雾间。


更漏子 其二 初秋雨后闻鹤唳(宋·毛滂)  显示自动注释

绿窗寒,清漏短。帐底沈香火暖。残烛暗,小屏弯。云峰遮梦还。

那些愁,推不去。分付一檐寒雨。檐外竹,试秋声。空庭鹤唤人。


更漏子 其三 和孙公素泛舟观竞渡(宋·毛滂)  显示自动注释

柳藏烟,云漏日。寒满雕盘玉食。风卷旆,水摇天。鱼龙挟彩船。

水边人,波面乐。太守与民同乐。春好处,总随轩。花中谁状元。


更漏子(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日衔山,山带雪。笛弄晚风残月。湘梦断,楚魂迷。金河秋雁飞。

别离心,思忆泪。锦带已伤憔悴。蛩韵急,杵声寒。征衣不用宽。


更漏子 其一(宋·石孝友)  显示自动注释

亸吟鞭,欹醉帽。行尽关山古道。霜满地,水平田。雁儿声在天。

北沙门,南浦岸。望得眼穿肠断桐树巷,梦云楼。玉儿应也愁。


更漏子(一作 赵长卿 词) 其二(宋·石孝友)  显示自动注释

烛销红,窗送白。冷落一衾寒色。鸡唤起,马驰行。月昏衣上明。

酒香唇,妆印臂。竟夜人人共睡。魂蝶乱,梦鸾孤。知他睡稳无。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写离景,抒别情。上片写“一衾冷落”,“月下登程”的凄凉况味。下片写
别后的相思相忆。“知他睡也无”,含蕴无限眷恋之情。全词着意抒情而以景相衬,情
思缠绵,意境幽凄。

【集评】

薛砺若《宋试通论》,他的词模仿子野、耆卿,颇得其精髓。《更漏子》一阕,写
得更明倩可爱。有时且喜用通俗的字句入词,他可以说是耆卿的嫡传。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长卿以宗室之贵,而安心风雅,其词以春、夏、秋、
冬四景,编成六卷,为词家所希有。殆其居高声远,较易流传。其《惜香集》中和雅之
音也。
此词相当通俗浅白。上片描写自己旅店中晨起上路的情景,下片则叙旅途夜宿时回忆和怀念伊人的情思,通篇充满了一种凄清缠绵的感情。
诗人写离人早行,最为绝妙的莫过于温庭筠的“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商山早行 》)两句,它只把几件具有代表性的景物叠合起来,就给人们勾勒了一幅“早行”的图画。欧阳修曾称赞它写道路辛苦见于言外(《 六一诗话 》),手法确实不凡。比较起来,赵长卿的功力自然不及。不过,赵词却也另有自己的妙处,那就是描写细致真切,善于使用动词(温诗中则全是名词的组合,无一个动词)。试看“烛消红,窗送白,冷落一衾寒色”三句,其中就很富动态:红烛已经燃尽,窗外透进了晨曦的乳白色,折射到床上的被衾,气氛显得凄清、冷落,由此一夜间之孤衾冷卧可知。“冷落一衾寒色”,更如“寒山一带伤心碧”那样 ,直接以词人的主观情绪“涂抹 ”在客观物象之上。营造冷清氛围更进一步的反映了作者的心境。这是上片的第一层:写“早行”二字中的“早”字,或者也可说是写“早行”之前的“待发”阶段。接下来再写“早行”之中的“行”字(当然它仍紧紧扣住一个“早”字 ):“鸦唤起,马疾行,月来衣上明。”首句写“起”,次句写“行”,第三句回扣“早”字。窗外的乌鸦已经聒噪乱啼,早行人自然不能不起。鸦自呜耳,而词人认作是对他的“唤起 ”。诗词中写鸟声每多以主观意会,此亦一例 。“唤起”后,词人只得披衣上马 ,由马驮着,开始了他一天的跋涉。“驮”同“驼”,通驮。词人由马驮之而行,写其了无意绪,不得不行之情状。《西厢记》写张生长亭分别后的“马迟人意懒 ”,可为“马行”句注脚。自己的心绪怎样呢?词中没有明说,但“月来衣上明”一句婉转表出。
前人词中,温庭筠曾以“灯在月胧明“来衬写“绿杨陌上多离别”的痛楚(《菩萨蛮 》),牛希济也以“残月脸边明”来衬写他“别泪临清晓 ”的愁苦(《生查子》)。赵长卿此词也使用了和他们同样的写法,它把离人上马独行的形象置于月光犹照人衣的背景中来描绘,既见出时光之早,又见出心情之孤独难堪,其中已隐然有事在。此为上片。上片着重叙事,但作者心情已显露无遗。
旅情词中所谓“事 ”,通常是男女情事,或为夫妻或为情侣之别后相思。但是上片写到结束,我们似乎还只见到了心情苦闷的男主角,而另一位女性人物却尚未出现。因此下片就通过词人的回忆来勾画出她的形象。“酒香唇妆印臂,忆共人人睡”,这是本片的第一层:追忆离别前的两件事。第一是临寝前的对坐饮酒,她的樱唇上散放出酒的香味;第二是枕榻上啮臂誓盟,她的妆痕到现在似乎还残留在自己的臂膀上(此句变化用元稹《莺莺传》的某些意境 )。这两件事,一以见出她的艳美,二以见出她的多情。所以当词人在旅途中自然会把她的音容笑貌、欢会情事长记心头。第二层三句,则衔接上文的“睡”字而来;分别前共睡时如此温存,而孤身在外,无人相伴“魂蝶乱,梦鸾孤,知他睡也无”,字三句实为倒装,意为:自别后不知她睡得安稳否?即使她没有失眠,那么夜间做梦也肯定不会做得美满。“魂蝶乱”与“梦鸾孤”实是互文,合而言之的意思是:梦魂犹如蝶飞那样纷乱无绪,又如失伴的鸾鸟(凤凰)那样孤单凄凉。词人在此饱含深情的笔触 ,既表现了他那番“ 怜香惜玉”的情怀,又何尝不可以看作是他此刻“自怜孤独”的叹息,同时又补写出自己这一夜岂不也是这样。
在宋代描写男女恋情和别绪的大量词篇中,赵长卿的这首《更漏子》算不上是名作 。词中某些场面,甚至还稍涉艳亵 。不过 ,由于它的笔法比较通俗直露,语言接近口语,加上作者感情的真挚深厚,所以读后仍能让人感到一种伤感缠绵的气氛,不失为一篇可读之作抒写别情离愁的。赵长卿的词集名为《惜香乐府》,此亦足以觇其香艳词风之一斑。

更漏子 送孙巨源(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水涵空,山照市。西汉二疏乡里。新白发,旧黄金。故人恩义深。

海东头,山尽处。自古客槎来去。槎有信,赴秋期。使君行不归。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为送别词,为宋神宗熙宁七年(1074 )十月作者在楚州别孙洙(字巨源)时所作。在仕途上,作者与孙洙均与王安石政见不合,又有着共同的政治遭遇。为了从政治斗争的漩涡中解脱出来,二人皆乞外任。而今,孙洙即将回朝任起居注知制诰,这自然会引起作者的思想波动。在词中,作者将仕途中的无穷忧患情思与自己的身世感慨融合在一起,表达了极为复杂的心绪。
上片用西汉二疏(疏广、疏受)故事赞颂孙洙。
二疏叔侄皆东海(海州)人。广为太子太傅,受为少傅,官居要职而同时请退归乡里,得到世人景仰。孙洙曾知海州,故云“二疏乡里 ”。对海州来说,孙洙和二疏一样都是值得纪念的 。“水涵空,山照市,西汉二疏乡里 ”,三句说海州碧水连天,青山映帘,江山神秀所钟,古往今来出现了不少可景仰的人物。前有二疏,后有孙洙,都为此水色山光增添异彩 。“新白发,旧黄金,故人恩义深”。三句以二疏事说孙洙。二疏请归,宣帝赐黄金二十斤,太子赠五十斤,公卿大夫、故人邑子设祖道,供帐东都门外,举行盛大欢送会。(《汉书·疏广传》)“新”与“旧”二字,将二疏与孙洙联系在一起。点明词中说的却是眼前人。孙洙海州一任,白发新添,博得州人殷勤相送,这是老友在此邦留下的深恩厚义所致。
下片以乘槎故事叙说别情 。《博物志》载:近世人居海上,每年八月,见海槎来,不违时,赍一年粮,乘之到天河。见妇人织,丈夫饮牛,问之不答。遣归,问严君平,某年某月日,客星犯牛斗,即此人也。这是传说中的故事,作者借以说孙洙,谓其即将浮海通天河,晋京任职。“海东头,山尽处,自古客槎来去。”“海”与“山”照应上片之“水”与“山 ”,将乘槎浮海故事与海州及孙洙联系在一起。在作者的想象中,当时有人乘槎到天河,大概就是从这里出发的。但是,自古以来,客槎有来有往,每年秋八月一定准时来到海上,人(孙洙)则未有归期。“槎有信,赴秋期,使君行不归”一方面用浮海通天河说应召晋京,一方面以归期无定抒写不忍相别之情 。其中“有信 ”、“不归 ”,就把着眼点集中在眼前人(孙洙)身上,突出送别。
此词妙用典故,先以两汉二疏故事赞颂孙洙,又以乘槎故事叙说别情 ,既表达了对友人的赞美之情,又抒发了作者自身的复杂心绪和深沉感慨,可谓形散而神不散,浑化天迹,大开大合,结构缜密。

更漏子(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柳丝长,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惊塞雁,起城乌。画屏金鹧鸪。

香雾薄,透帘幕。惆怅谢家池阁。红烛背,绣帘垂。梦长君不知。


更漏子(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春夜阑,更漏促。金烬暗挑残烛。惊梦断,锦屏深。两乡明月心。

闺草碧,望归客。还是不知消息。孤负我,悔怜君。告天天不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