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
词牌列表
诉衷情令 钦谱
诉衷情令 《乐章集》注“林钟商”。张元干以黄庭坚词曾咏“渔父家风”,改名《渔父家风》。张辑词有“一钓丝风”句,名《一丝风》。

诉衷情令 双调四十四字,前段四句三平韵,后段六句三平韵 晏殊

  青梅煮酒斗时新 天气欲残春 东城南陌花下 逢著意中人 
  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中中中平中平中中中中中仄仄平平

  回绣袂 展香茵 叙情亲 此时拌作 千尺游丝 惹住朝云 
  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中中中中仄平平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若欧、张词之添字,皆变体也。 前段第二句,晏几道词“绿腰沉水熏”,“绿”字、“水”字俱仄声,“腰”字、“沉”字俱平声。第三句,柳永词“不堪更倚危阑”,“不”字仄声,“阑”字平声;毛滂词“行云自随语燕”,“随”字平声,“语”字仄声。后段第四句,僧挥词“三千粉黛”,“粉”字仄声。第五句,僧挥词“水风长在”,“风”字平声,“在”字仄声;沈会宗词“睡起霎时”,“霎”字仄声。结句,黄庭坚词“权典青山”,“权”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下词。

格二 双调四十五字,前段四句三平韵,后段六句三平韵 欧阳修

  清晨帘幕卷轻霜 呵手试梅妆 都缘自有离恨 故画作 远山长 
  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思往事 惜流光 易成伤 拟歌先敛 欲笑还颦 最断人肠 
  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此词前段结句六字,黄庭坚词“供愁黛、不须多”,其体正与此同。又赵长卿词,“臂间皓齿留香”,亦作六字,但句读与此又异,因词俚不录。

格三 双调四十五字,前段四句三平韵,后段六句三平韵 张元干

  八年不见荔枝红 肠断故园东 风枝露叶谁新采 怅望冷香浓 
  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冰透骨 玉开容 想筠笼 今宵归梦 满颊天浆 更御泠风 
  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此词前段第三句七字。 按严仁词“无情江水东流去”,正与此同。
历代作品
共301,分9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续上)
赵彦端 (2首)
赵长卿 (2首)
陆游 (2首)
陈亮 (1首)
陈允平 (2首)
韩元吉 (1首)
高观国 (1首)
黄庭坚 (3首)
黄机 (1首)
仲殊 (5首)
俞紫芝 (1首)
刘仙伦 (1首)
唐庚 (1首)
张抡 (10首)
诉衷情令 其一 雨中会饮赏梅,烧烛花杪(宋·赵彦端)  显示自动注释

洗妆僛舞傍清尊。霏雨澹黄昏。殷勤与花为地,烧烛助微温。

松半岭,竹当门。意如村。明朝酒醒,桃李漫山,心事谁论。


诉衷情令 其二(宋·赵彦端)  显示自动注释

江梅初试两三花。人意竞年华。春工未敢轻放,深院拥吴娃。

翻酒戏,醉人家。旧生涯。而今且趁,便面斜阳,莫照红纱。


诉衷情令 重台梅(宋·赵长卿)  显示自动注释

檀心刻玉几千重。开处对房栊。黄昏淡月笼艳,香与酒争浓。

宜轻素,鄙轻红。思无穷。化工著意,南南北北,一种东风。


诉衷情令(宋·赵长卿)  显示自动注释

花前月下会鸳鸯。分散两情伤。临行祝付真意,臂间皓齿留香。

还更毒,又何妨。尽成疮。疮儿可后,痕儿见在,见后思量。


诉衷情令 其一(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

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创作背景]此词作于何时不详。从词意看,当是淳熙16年(1189年)陆游罢归山阴,闲居镜湖后所作。它是陆游晚年抚今追昔发出的感叹,也是他晚年思想感情的概括。

[内容评析]词的上阙回忆往昔。壮年时期的陆游壮志凌云,英姿勃勃奔赴抗金前线。奔「万里」而「觅」表现了词人豪放、自信、坚定、执着地追求理想的精神。「万里」和「匹马」形成鲜明的对照,表现了诗人当年超群不凡的英雄形像。回首往事,当年的军旅生活,历历在目,热血沸腾。然而这一切很快成为了过去,到现今,那翻山涉河戍关抗敌的踪迹梦中也难寻求;当年作战穿的貂裘军装也已蒙上灰尘,变了颜色。「梦断」和「尘暗」表现诗人为再不能像当年那样奔万里而觅封侯,单枪匹马戍守梁州,内心的无限悲怨与惆怅。
下阙抚叹今朝。「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灭胡雪耻,立功报国是陆游一生追求并为之奋斗的理想,然而现今词人鬓发已白,人已老,而半壁河山依旧,胡人仍肆虐中原,理想抱负落空,即使流干了眼泪也无用。「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是更深沉的悲愤和慨叹。词人没有料到,自己的一生会不断到处在「心(理想)」与「身(现实)」的矛盾中。他的心神驰于疆场,身却僵卧孤村(《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他的心灵高高飞到了「天山」,身体却沉重地落在「沧洲」。「谁料」写出了他早年的天真和今日的失望,也表达了他一生中屡遭挫折,自己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的哀怨。「心在天山,身老沧洲」既是人到暮年志未酬痛楚衷情的诉说,也表明词人虽身老而继续着抗金报国理想的坚持。
全词多处用强烈的对比使所表达的感情色彩更加鲜明突出。用典多却极为自然贴切,使读者不觉为典,且更易于深刻地理解作者所表达的思想感情。

[难词注释]①《诉衷情》:唐玄宗时教坊曲名,后用为词调。②梁州:今陕西省汉中一带,当时的前线。③关河:指大散关、渭河一带。④天山:在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境内,是汉唐时的边疆,此处借指前方。⑤沧洲:水边陆地,古时隐者居住之所。这里指陆游晚年所住的山阴镜湖之滨。

http://www.china10k.com/simp/history/

积贫积弱,日见窘迫的南宋是一个需要英雄的时代,但这又是一个英雄“过剩”的时代。陆游的一生以抗金复国为己任,无奈请缨无路,屡遭贬黜,晚年退居山阴,有志难申 。“壮士凄凉闲处老,名花零落雨中看 。”历史的秋意 ,时代的风雨,英雄的本色,艰难的现实,共同酿成了这一首悲壮沉郁的《诉衷情》。作这首词时,词人已年近七十,身处故地,未忘国忧,烈士暮年,雄心不已,这种高亢的政治热情,永不衰竭的爱国精神形成了词作风骨凛然的崇高美。但壮志不得实现,雄心无人理解,虽然“男儿到死心如铁”,无奈“ 报国欲死无战场”,这种深沉的压抑感又形成了词作中百折千回的悲剧情调。词作说尽忠愤,回肠荡气。
“当年万里觅封侯 ,匹马戍梁州”,开头两句,词人再现了往日壮志凌云,奔赴抗敌前线的勃勃英姿。“当年”,指乾道八年(1172),在那时陆游来到南郑(今陕西汉中),投身到四川宣抚使王炎幕下。在前线 ,他曾亲自参加过对金兵的遭遇战。“觅封侯”用班超投笔从戎、立功异域“以取封侯”的典故,写自己报效祖国,收拾旧河山的壮志。“自许封侯在万里”(《 夜游宫》),一个“觅”字显出词人当年的自许、自负 、自信的雄心和坚定执着的追求精神。“万里”与“匹马”形成空间形象上的强烈对比,匹马征万里,“壮岁从戎,曾是气吞残虏”(《谢池春》),呈现出一派卓荦不凡之气。“悲歌击筑,凭高酹酒”(《秋波媚》),“呼鹰古垒,截虎平川”(《汉宫春》),那豪雄飞纵、激动人心的军旅生活至今历历在目,时时入梦,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强烈的愿望受到太多的压抑,积郁的情感只有在梦里才能得到宣泄 。“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在南郑前线仅半年 ,陆游就被调离,从此关塞河防,只能时时在梦中达成愿望,而梦醒不知身何处 ,只有旧时貂裘戎装,而且已是尘封色暗。一个“暗”字将岁月的流逝,人事的消磨,化作灰尘堆积之暗淡画面,心情饱含惆怅。
上片开头以“当年”二字楔入往日豪放军旅生活的回忆 ,声调高亢,“梦断”一转,形成一个强烈的情感落差,慷慨化为悲凉,至下片则进一步抒写理想与现实的矛盾 ,跌入更深沉的浩叹,悲凉化为沉郁。“胡未灭,鬓先秋 ,泪空流”。这三句步步紧逼,声调短促,说尽平生不得志。放眼西北,神州陆沉,残虏未扫;回首人生,流年暗度,两鬓已苍;沉思往事,雄心虽在,壮志难酬 。“未”、“先”、“空”三字在承接比照中,流露出沉痛的感情,越转越深:人生自古谁不老?但逆胡尚未灭,功业尚未成 ,岁月已无多,这才迫切感到人“先”老之酸楚。“一事无成霜鬓侵”,一股悲凉渗透心头,人生老大矣!然而,即使天假数年,双鬓再青,又岂能实现“攘除奸凶,兴复汉室”的事业?“朱门沉沉按歌舞,厩马肥死弓断弦”,“云外华山千仞 ,依旧无人问”。所以说,这忧国之泪只是“空”流,一个“空”字既写了内心的失望和痛苦,也写了对君臣尽醉的偏安东南一隅的小朝廷的不满和愤慨。“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最后三句总结一生 ,反省现实 。“天山”代指抗敌前线,“沧洲”指闲居之地,“此生谁料”即“谁料此生”。词人没料到,自己的一生会不断地处在“心”与“身”的矛盾冲突中,他的心神驰于疆场,他的身却僵卧孤村,他看到了“ 铁马冰河”,但这只是在梦中,他的心灵高高扬起 ,飞到“天山”,他的身体却沉重地坠落在“沧洲”。“谁料”二字写出了往日的天真与今日的失望 ,“早岁那知世事艰”,“ 而今识尽愁滋味”,理想与现实是如此格格不入 ,无怪乎词人要声声浩叹。“心在天山,身老沧洲”两句作结,先扬后抑,形成一个大转折,词人犹如一心要搏击长空的苍鹰,却被折断羽翮,落到地上,在痛苦中呻吟。
陆游这首词,确实饱含着人生的秋意,但由于词人“身老沧洲”的感叹中包含了更多的历史内容,他的阑干老泪中融汇了对祖国炽热的感情,所以,词的情调体现出幽咽而又不失开阔深沉的特色,比一般仅仅抒写个人苦闷的作品显得更有力量,更为动人。

诉衷情令 其二(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青衫初入九重城。结友尽豪英。蜡封夜半传檄,驰骑谕幽并。

时易失,志难成。鬓丝生。平章风月,弹压江山,别是功名。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陆游有《诉衷情 》词二首 ,其中一首的首句是“ 当年万里觅封侯”,另外一首即此词。宋光宗绍熙元年(1190),陆游六十六岁,闲居山阴(浙江绍兴),曾作诗《予十年间两坐斥,罪虽擢发莫数,而诗为首,谓之‘ 嘲咏风月 ’。既还山,遂以‘风月’名小轩,且作绝句 》,这首词中有“平章风月,别是功名”之句,可能是同一时期的作品可以此为参照。
词的上片是忆旧。起首两句写早年的政治生活。
高宗绍兴三十年(1160 ),陆游由福州决曹掾被荐到临安,以右从事郎为枢密院敕令所删定官,由九品升为八品,这是他入朝为官的开始。唐宋时九品官服色青,陆游以九品官入京改职,言“青衫”十分贴切。绍兴三十二年九月,任枢密院编修兼编类圣政所检讨官 。这两任都是史官职事。这期间交识的同辈人士,有周必大 、范成大、郑樵、李浩、王十朋、杜起莘、林栗、曾逢、王质等,都是一时俊彦。所以才说“结友尽豪英”。 下两句词反映出当时的政治形势是很鼓舞人的。“蜡封侯夜半传檄,驰骑谕幽并。”写任圣政所检讨官时的活动。这时宋孝宗刚即位,欲有所作为,遂恢复。起用主战派的著名人物张浚,筹划进取方略。
陆游曾奉中书省 、枢密院(当时称为“二府” )之命作《 与夏国主书》,提出申固欢好,永为善邻,以便全力抗金。又作《蜡弹省札》,以喻中原人士:“有据北州郡归命者,即以其所得州郡,裂士封建 。”实际上是作敌后的分化瓦解工作。“蜡封”是用蜡封固,便于保密的文书。“幽并”,指幽州和并州,主要是河北北部及山西北部地方,在这里统指北方入于金国的地区 。“夜半传檄”和“驰谕幽并”表明主战派在朝廷占上风,图谋收复旧山河的种种指施得以进行,陆游不分昼夜地投入抗金工作,透露出他的无比振奋的心情。
词的下片是抒愤。换头三句既是词意的转折,也反映了他的政治经历的转折。接连三个三字句如走丸而下,表现出他激动的心情。“时易失”,先就大局而言,就是说,好景不长,本来满有希望收复中原的大好机会竟被轻易地断送了!宋孝宗操之过急,张浚志大才疏,北进结果遭到符离之败,反而又结成了屈服于金人的隆兴和议。这些史实概括在这一短语之中,表现出了陆游的痛惜之感 。“志难成,鬓丝生”就个人方面说,正因为整个政治形势起了变化,自己的壮志未酬,而白发早生 ,以致成终身大恨。六字之中,感慨百端。歇拍三句写晚年家居的闲散生活和愤懑情绪。“ 平章风月,弹压江山”相对上片结交豪英,夜半草檄而言。那时候终日所对的是英雄豪杰,所作的是羽书檄文;今天终日所对的则是江山风月,所作的则是品评风月的文字,成了管领山川的闲人。天壤之别的场景 ,怎能不令词人痛心疾首,透出无奈之态。
苏轼曾说过 :“江山风月 ,本无常主 ,闲者便是主人”。(《东坡志林·临皋闲题》)风月的品评,山川的管领,原是“闲者”的事,与“功名”二字沾不上边,而结句却说“别是功名”,这是幽默语,是自我解嘲;也是激愤语,是对那些加给他“嘲咏风月”的罪名的人们 ,予以有力的反击 ,套用孟子的一句话就是 :“予岂好嘲咏风月哉;予不得已也!”
全篇率意而写,不假雕琢,语明而情真,通过上下片的强烈对比,反映出陆游晚年的不平静心情。

诉衷情令(宋·陈亮)  显示自动注释

独凭江槛思悠悠。斜日堕林邱。鸳鸯属玉飞处,急桨荡轻舟。

红蓼岸,白蘋洲。夜来秋。数声渔父,一曲水仙,歌断还愁。


诉衷情令 其一(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绿云凤髻不忺盘。情味胜思酸。晓色露桃烟杏,空照脸霞丹。

花渐老,径苔闲。锦斓斑。怨红一叶,流水东风,好去人间。


诉衷情令 其二(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嫩寒侵帐弄微霜。客泪不成行。料得黄花憔悴,何日赋归装。

楼独倚,漏声长。暗情伤。凄凉况味,一半悲秋,一半思乡。


诉衷情令 木犀(宋·韩元吉)  显示自动注释

疏疏密密未开时。装点最繁枝。分明占断秋思,一任晓风吹。

金缕细,翠绡垂。画阑西。嫦娥也道,一种幽香,几处相宜。


诉衷情令(宋·高观国)  显示自动注释

西楼杨柳未胜烟。寒峭落梅天。东风渡头波晚,一棹木兰船。

花态度,酒因缘。只春怜。屏开山翠,雨怯云娇,尽付愁边。


诉衷情令 在戎州登临胜景,未尝不歌渔父家风,以谢江山。门生请问:先生家风如何?为拟金华道人作此章(宋·黄庭坚)  显示自动注释

一波才动万波随。蓑笠一钩丝。锦鳞正在深处,千尺也须垂。

吞又吐,信还疑。上钩迟。水寒江静,满目青山,载月明归。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在构思用意上搬用了唐代船子和尚的偈语,借此表白自己当时遭贬后的心胸抱负。
词前小序所说金华道人,即唐代词人张志和,东阳金华人。曾写过五首《渔父》词,以“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一阕最有名。宋哲宗元符元年(1098),黄庭坚自黔州贬所移戎州(治所在今四川宜宾 ),赋闲之日,登高揽胜,目尽青天,感怀今古,不禁向往独钓江天,泛迹五湖的自由生活而与张志和心神遥接。
“一波才动万波随,蓑笠一钩丝 ”,这是幅寒江独钩图,一碧万顷,波花粼粼,有孤舟蓑笠翁,浮游其上,置身天地之间,垂钓于重渊深处 ,钩入水动,波纹四起,环环相随。这样空灵洒脱的境界令人逸怀浩气 。“金鳞”二句写垂钓之兴:鱼翔深底,沉沦不起,为取水下金鳞 ,渔翁不惜垂丝千尺。此时此刻,渔父专注一念,神智空明,似乎正感受到水下之鱼盘旋于钓钩左右的情态。“吞又吐,信还疑 ,上钩迟”,这一虚设之笔描绘了渔翁闭目凝神,心与鱼游的垂钩之乐,在这种快乐中,渔父举目江天山水,忽然得道忘鱼。末三句皴染出一幅空灵澄澈的江渔归晚图:“水寒江静,满目青山,载月明归 。”透射出一种置身江天、脱落尘滓的逍遥追求,突出渔父在这样一种澄静澹远的境界里,任漂泊而不问其所至,也正是自张志和至黄庭坚所立志以求的最高境界。
在这首词中,作者借用船子和尚的《拨棹歌》,将张志和那种志不在鱼、逍遥自由的渔父家风,又升华为一种摆脱世网,顿悟入圣的精神境界。题序“歌渔父家风,以谢江山 ”,表明了写作的真正动机,乃在于表白自己面对江山胜景,幡然悔悟的解脱心理,但是这种自欺欺人的自由幻想,只是更说明现实对他的真实束缚。这首词在取景设境上具有象征色彩,用意在于形象后面的暗示。特别是最后“水寒江静,满目青山,载月明归”三句,直以诗家之化境写禅宗之悟境,用自然超妙之景象征自己觉悟解脱,由凡入圣的心志襟怀。

诉衷情令 其一(宋·黄庭坚)  显示自动注释

小桃灼灼柳鬖鬖。春色满江南。雨晴风暖烟淡,天气正醺酣

泼黛,水挼蓝。相搀歌楼酒旆,故故招人,权典青衫。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分四层描写江南春景:写桃柳为第一层,写天气为第二层 ,写山水为第三层,末三句为第四层。
整首词以沉着有力的语言,情景交融、步步勾勒地展开描写 ,以轻快的笔调写出了江南春天的秀丽风光,清新俊美,富有生活情趣。
词的开头一句就把最足以作为春天表征的桃花盛开,柳条垂拂这两种典型景物描写出来。第二句“春色满江南 ”,用个“满”字似乎表明不必再写其他景物了,其实这是承上启下,着意于过渡。一切景物都是相互关联着的,美景还要有良辰衬托。如果碰到风雨如晦的天气,即使是盛开的桃花,扶疏的柳条,看起来也会令人黯然魂销。所以接下去转向对天气的描写:“雨晴风暖烟淡,天气正醺酣。”这里边包括四种意思:宿雨初晴,惠风和畅,烟霭澹淡,着人如酒的天气。这样的天气,使人心旷神怡,正可以游目骋怀,饱览自然风光。
下片前三句“山泼黛,水挼蓝,翠相搀”连贯而下,以浓重的色彩 ,绘出了江南山水的春容。“泼”字 ,“挼”字用得很有魄力 ,非崇尚纤巧者所能办。
色彩浓丽的山和水,正承上阕“雨晴风暖烟淡”句而来,只有新雨之后,和风之中,天宇澄澈,万木争荣,才能为山水增辉 。“泼黛”、“挼蓝”二句不仅画出了山色、水色,也反映了万物在春天里的勃勃生机。写到这里为止,已经构成了一幅完整的色彩明丽的江南春景画面 。“良辰美景”都有了,但似乎还缺少点什么,抬头望处,看到了“歌楼酒旆 ”。楼外的酒旗在迎风飘动,足以惹人神飞。“故故招人”,生动地写出了词人的心理状态 。“故故”在这里是故意、特意之义,酒旗当然谈不上故意招人,只是因为词人想喝酒,才产生这种感觉。这一句是移情手法的巧妙运用。酒兴发作了,而阮囊已空,回去吧,却又败兴,所以只好“权典青衫 ”。这一句是化用杜甫“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头尽醉归”(《曲江》二首之二)诗意,集中体现了词人的性格、情趣。
黄庭坚这首小令,短短的四十四个字,江南春景层层叙写,逐步展现。桃柳、天气、山水 、“歌楼酒旆”到结语,层层勾勒,上下呼应,脉理分明,语言沉着有力,意境风神摇曳,情景兼备,堪称佳作。

诉衷情令 其二(宋·黄庭坚)  显示自动注释

旋揎玉指著红靴。宛宛斗弯讹。天然自有殊态,供愁黛、不须多。

分远岫,压横波。妙难过。自敧枕处,独倚阑时,不奈颦何。


诉衷情令 宿琴圻江上(宋·黄机)  显示自动注释

子规声老又残春。犹作未归人。天意不能怜客,何事苦教贫。

归去也,莫逡巡。好从今。秧田车水,麦陇腰镰,总是关心。


诉衷情令 其一 春情(宋·仲殊)  显示自动注释

楚江南岸小青楼。楼前人舣舟。别来后庭花晚,花上梦悠悠。

山不断,水空流,漫凝眸。建康宫殿,燕子来时,多少闲愁。


诉衷情令 其二 建康(宋·仲殊)  显示自动注释

钟山影里看楼台。江烟晚翠开。六朝旧时明月,清夜满秦淮。

寂寞处,两潮回。黯愁怀。汀花雨细,水树风闲,又是秋来。


诉衷情令 其三 宝月山作(宋·仲殊)  显示自动注释

清波门外拥轻衣。杨花相送飞。西湖又还春晚,水树乱莺啼。

闲院宇,小帘帏。晚初归。钟声已过,篆香才点,月到门时。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为暮春即兴之作。作者在词中描绘了西湖清波门附近的美景,并在其中寄寓了自己洒脱旷达的襟怀和自在从容的行止。词之上片写嫣然独绝的湖畔春景 ,以表现动态美见胜 ;下片以表现深静之意境见工。上下两片,一动一静,相映成趣,颇具珠联璧合之妙。
上片首句“ 清波门外拥轻衣”,写作者受风的衣裾,膨松松地拥簇着自己往前走,衣服也象减去了许多分量似的。一个“拥”字下得极工炼,与“轻衣”的搭配又极熨贴。一种清风动袂 、衣带飘然的风致,就这样被活灵活现地描绘出来了 。写罢湖上的和风,接着写柳絮。古代杨柳飞絮是暮春的使者。随风飘荡的杨花陪伴着自己走上寺门的归路。“相送飞 ”三字将一种殷勤护持的情意传达出来了 。“西湖”句由景物描写折到时令 ,笔意一转,带出下文。“水树乱莺啼 ”五字重涂浓沫 ,俨然一幅江南春色图画。丘迟《与陈伯之书》所述“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之佳丽景色,并于此五字中见之。特别是这个“乱”字下得很有力量。由此可以想见,一个缁衣白足的诗僧,徜徉在湖边山脚的花径上,周围是缤纷的花雨,耳边是纷乱的茑声,组成一幅惬意的游春图景 。词的上片 ,作者将春色之丽写得荡人心魂,美不胜收。
换头一起三句 ,点出寺宇阒寂 、僧寮清幽的场景,而用一“归”字与前片关合,以实现这一场景的转换 。曰“ 闲”,曰“ 小 ”,曰“ 初”,皆涉笔轻灵 ,雅称其题,仿佛把人带进一个红尘不到的世界。
结拍三句,进一步烘托寺中的环境,补足前意。作者抓住这钟声、篆香和月色,三个有时间特征的景物来加以刻画 。结语悠然,有竟体空灵之妙。撞钟击鼓,为佛门旦暮必行的功课。卢纶“孤村树色昏残雨,远寺钟声带夕阳”(《出关言别》),杜牧“夜深月色当禅处,斋后钟声到讲时”(《赠惟真上人》),都是描写晚钟的名句。仲殊即景写来,亦实亦虚,尤有远韵。接着又拈出“篆香才点”与之作偶,更觉笔有余妍。用“篆”定形容回旋上升的烟缕,真是工致入微了。以晚钟之远韵匹篆香之烟痕 ,是声与色 、与大小之对比 ,又都取景目前 ,真如天设地造一般 。“月到门时 ”,本是归时实景,用在钟声、篆香之后,便觉充满禅机和妙不可言。
此词为人作者人格、性情的真实流露;词中的物象,是这位诗僧的心灵折光。

诉衷情令 其四 春词(宋·仲殊)  显示自动注释

长桥春水拍堤沙。疏雨带残霞。几声脆管何处,桥下有人家。

宫树绿,晚烟斜。噪闲鸦。山光无尽,水风长在,满面杨花。


诉衷情令 其五 寒食(宋·仲殊)  显示自动注释

涌金门外小瀛洲。寒食更风流。红船满湖歌吹,花外有高楼。

晴日暖,淡烟浮。恣嬉游。三千粉黛,十二阑干,一片云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写西湖寒食时节游人盛况。全词奇丽清婉而造境空灵,在歌咏西湖的诗词佳作中别饶风姿。
上片首句称西湖为“小瀛洲”。“瀛洲”为海上神山之一 。月山有水的胜地 ,用海上神山比之也正相合。而西湖之秀美又不似海山之壮浪,着一“小”字最贴切不过。下句的“风流”一词本常用于写人,用写湖山,是暗将西湖比作了西子。寒食佳节,作为游览胜地的西湖更是别有景象,不同常日,故“寒食更风流”。“更风流”进一层,仍是笼统言之,三句以下才具体描写 ,用语皆疏淡而有味 。把游湖大船称做“红船 ”,与“ 风流”“ 小瀛洲 ”配色相宜。厉鹗《湖船录》引释道原诗:“水口红船是妾家”,则红船或是妓船,故有“歌吹”。“花外有高楼”则用空间错位的笔触画出坐落在湖畔山麓的画楼。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湖上飘着一层柔曼的轻纱,过片“晴日暖,淡烟浮”就清妙地画出这番景致。于是春花、红船、画楼、湖光、山色共同构成一幅美妙的图画,画外还伴奏着箫管歌吹之音乐。于此处下“恣嬉游”这三字,才觉真力弥满,游春士女之众可想而知。词人却并不铺写这种盛况,而采有了举一反三、画龙点睛的手法写道:“三千粉黛,十二阑干”。以“粉黛”代美人 ,言外香风满湖 ,与“ 风流 ”二字照应。美人竟然如此之多 ,则满湖游众之多更不待言了。“阑干”与“高楼”照映,又包括湖上的亭阁,使人窥班见豹。
结尾三句语言精整而凝炼。特别是鼎足对的运用很有越味 ,写随数目的递减 ,景象渐由湖面移向天外,形象由繁多而渐次浑一,意境也逐渐高远,至最后的“一片云头”之句 ,颇含不尽之意 。《维摩经》云 :“是身如浮云,须臾变灭,”李白《宫中行乐词》云 :“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作者巧用“浮云”之喻,于写足繁华热闹之后,著一冷语,遂使全篇顿添深意。

诉衷情令(宋·俞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钓鱼船上谢三郎。双鬓已苍苍。蓑衣未必清贵,不肯换金章。

汀草畔,浦花旁。静鸣榔。自来好个,渔父家风,一片潇湘。


诉衷情令 客中(宋·刘仙伦)  显示自动注释

征衣薄薄不禁风。长日雨丝中。又是一年春事,花信到梧桐。

云漠漠,水溶溶。去匆匆。客怀今夜,家在江西,身在江东。


诉衷情令 旅愁(宋·唐庚)  显示自动注释

平生不会敛眉头。诸事等闲休。元来却到愁处,须著与他愁。

残照外,大江流。去悠悠。风悲兰杜,烟淡沧浪,何处扁舟。


诉衷情令 咏闲十首 其一(宋·张抡)  显示自动注释

闲中一卷圣贤书。耽玩意□□。潜心要游阃奥,须是下功夫。

今何异,古何殊。本同途。若明性理,一点灵台,万事都无。


诉衷情令 其二(宋·张抡)
  押-1韵  显示自动注释

闲中一片□□□。□□□□□。□□□澄秋水,明月夜□□。

□□□,□□□。□□□。鹤长凫短,前定难□,□□□□。


诉衷情令 其三(宋·张抡)  显示自动注释

闲中一亩小□□。临水对遥岑。茅茨□□低小,竹径要幽深。

逢酒醉,遇花吟。日登临。四时无限,好景良辰,莫负光阴。


诉衷情令 其四(宋·张抡)  显示自动注释

闲中一篆百花香。袅袅翠□□。低回宛转何似,行路绕羊肠。

深竹户,小山房。雅相当。清心默坐,燕寝无风,永日芬芳。


诉衷情令 其五(宋·张抡)  显示自动注释

闲中一盏瓮头春。养气又颐神。莫教大段沈醉,只好带微醺。

心自适,体还淳。乐吾真。此怀何似,兀兀陶陶,太古天民。


诉衷情令 其六(宋·张抡)  显示自动注释

闲中一盏建溪茶。香嫩雨前芽。砖炉最宜石铫,装点野人家。

三昧手,不须夸。满瓯花。睡魔何处,两腋清风,兴满烟霞。


诉衷情令 其七(宋·张抡)  显示自动注释

闲中一弄七弦琴。此曲少知音。多因淡然无味,不比郑声淫。

松院静,竹林深。夜沈沈。清风拂轸,明月当轩,谁会幽心。


诉衷情令 其八(宋·张抡)  显示自动注释

闲中一叶小渔舟。无线也无钩。□□□云深处,适性自遨游。

波渺渺,兴悠悠。意休休。一船明月,一棹清风,换了封侯。


诉衷情令 其九(宋·张抡)  显示自动注释

闲中一觉日高眠。都没利□□。黑甜自来无比,百计总输先。

花转影,篆凝烟。意悠然。华胥何处,蝶化逍遥,此意谁传。


诉衷情令 其一(宋·张抡)  显示自动注释

闲中一首醉时歌。此乐信无过。阳春自来寡和,谁与乐天和。

言不尽,意何多。且蹉跎。功名莫问,富贵休言,到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