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
词牌列表
诉衷情令 钦谱
诉衷情令 《乐章集》注“林钟商”。张元干以黄庭坚词曾咏“渔父家风”,改名《渔父家风》。张辑词有“一钓丝风”句,名《一丝风》。

诉衷情令 双调四十四字,前段四句三平韵,后段六句三平韵 晏殊

  青梅煮酒斗时新 天气欲残春 东城南陌花下 逢著意中人 
  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中中中平中平中中中中中仄仄平平

  回绣袂 展香茵 叙情亲 此时拌作 千尺游丝 惹住朝云 
  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中中中中仄平平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若欧、张词之添字,皆变体也。 前段第二句,晏几道词“绿腰沉水熏”,“绿”字、“水”字俱仄声,“腰”字、“沉”字俱平声。第三句,柳永词“不堪更倚危阑”,“不”字仄声,“阑”字平声;毛滂词“行云自随语燕”,“随”字平声,“语”字仄声。后段第四句,僧挥词“三千粉黛”,“粉”字仄声。第五句,僧挥词“水风长在”,“风”字平声,“在”字仄声;沈会宗词“睡起霎时”,“霎”字仄声。结句,黄庭坚词“权典青山”,“权”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下词。

格二 双调四十五字,前段四句三平韵,后段六句三平韵 欧阳修

  清晨帘幕卷轻霜 呵手试梅妆 都缘自有离恨 故画作 远山长 
  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思往事 惜流光 易成伤 拟歌先敛 欲笑还颦 最断人肠 
  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此词前段结句六字,黄庭坚词“供愁黛、不须多”,其体正与此同。又赵长卿词,“臂间皓齿留香”,亦作六字,但句读与此又异,因词俚不录。

格三 双调四十五字,前段四句三平韵,后段六句三平韵 张元干

  八年不见荔枝红 肠断故园东 风枝露叶谁新采 怅望冷香浓 
  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冰透骨 玉开容 想筠笼 今宵归梦 满颊天浆 更御泠风 
  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此词前段第三句七字。 按严仁词“无情江水东流去”,正与此同。
历代作品
共301,分9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续上)
晁端礼 (3首)
晁补之 (1首)
晏几道 (8首)
晏殊 (8首)
曹勋 (3首)
曾觌 (5首)
朱敦儒 (4首)
诉衷情令 其一(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红窗小艇雨馀天。李郭未神仙。片时蓬底幽梦,即是五湖船。

追往事,惜流年。恨风烟。向人依旧,两行垂杨,一片新蝉。


诉衷情令 其二(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吴宫绝艳楚宫腰。怯挂紫檀槽。纤纤玉笋轻捻,莺语弄春娇。

松钿带,亸金翘。暗香飘。红牙拍碎,绛蜡烧残,月淡天高。


诉衷情令 其三(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金盆水冷又重煨。不肯傍妆台。从教髻鬟松慢,斜亸卷云钗。

莲步稳,黛眉开。后园回。手挼柳带,鬓插梅梢,探得春来。


诉衷情令 送春(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东城南陌路歧斜。芳草遍藏遮。黄鹂自是来晚,莫恨海棠花。

雪絮,满天涯。送春赊。问春莫是,忆著东君,自去还家。


诉衷情令 其一(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种花人自蕊宫来,牵衣问小梅。今年芳意何似,应向旧枝开。

凭寄语,谢瑶台,客无才。粉香传信,玉盏开筵,莫待春回。


诉衷情令 其二(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净揩妆脸浅匀眉。衫子素梅儿。苦无心绪梳洗,闲淡也相宜。

云态度,柳腰肢。入相思。夜来月底,今日尊前,未当佳期。


诉衷情令 其三(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渚莲霜晓坠残红,依约旧秋同。玉人团扇恩浅,一意恨西风。

云去住,月朦胧,夜寒浓。此时还是,泪墨书成,未有归鸿。


诉衷情令 其四(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凭觞静忆去年秋,桐落故溪头。诗成自写红叶,和恨寄东流。

人脉脉,水悠悠,几多愁。雁书不到,蝶梦无凭,漫倚高楼。


诉衷情令 其五(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小梅风韵最妖娆,开处雪初消。南枝欲附春信,长恨陇人遥。

闲记忆,旧江皋,路迢迢。暗香浮动,疏影横斜,几处溪桥。


诉衷情令 其六(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长因蕙草记罗裙。绿腰沈水熏。阑干曲处人静,曾共倚黄昏。

风有韵,月无痕。暗消魂。拟将幽恨,试写残花,寄与朝云。


诉衷情令 其七(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御纱新制石榴裙。沈香慢火熏。越罗双带宫样,飞鹭碧波纹。

随锦字,叠香痕。寄文君。系来花下,解向尊前,谁伴朝云。


诉衷情令 其八(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都人离恨满歌筵。清唱倚危弦。星屏别后千里,更见是何年。

骢骑稳,绣衣鲜。欲朝天。北人欢笑,南国悲凉,迎送金鞭。


诉衷情令(宋·晏殊)  显示自动注释

东风杨柳欲青青。烟淡雨初晴。恼他香阁浓睡,撩乱有啼莺。

眉叶细,舞腰轻。宿妆成。一春芳意,三月和风,牵系人情。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上片以景衬情,下片则在描绘人物时蕴情会意。全篇借春风杨柳绘写浓春美景,衬比香阁女子的绰约风姿 ,曲传离思别意 ,景与情谐,物与人合 ,宛转含蓄 ,情致缠绵。词中化用金昌绪的《春怨》和王昌龄的《闺怨》诗,但有神无迹,如轻霜溶水,泯融无痕。诗词都写到莺声惊梦生恼,春柳触发怨情,但诗中闺妇听莺声而小庭追打,见柳色而直说悔意,明朗爽利,感情真切;词里的香阁女子却只是浓睡不起,宿妆不整,娴静温婉,含而不露。二者相比,感情表现上有隐显曲直之别,声情口吻上有坦露含蓄之殊 ,语言上有质朴明快和清丽优雅之异 ,意趣、韵味也自判然不同。
上片起笔“东风杨柳欲青青,烟淡雨初晴”先绘出一幅如画春景:东风吹温送暖,催引生机;杨柳因春风吹拂而萌发春意,虽未青青成阴,却染得人满眼春色;柳丝纤细,柳烟疏淡,似有若无,自有一种迷濛意态 ;在一番春雨初霁之后,柳色显得倍加清新,翠意撩人 ,秀色可餐。这两句将春风、春柳,春雨、春晴,编织在一起,色彩明媚,春意盎然,令人心醉神迷。“恼他香阁浓睡,撩乱有啼莺”二句,词意陡生顿挫。面对烂漫春光,不是览景生欢,而是意趣索寞,“香阁浓睡”,情态异常。着一“恼”字,既是贯下,也暗暗承上。上两句描绘春景,是为了衬示香阁女子的怨思,即以乐景而反衬哀情,从而形成鲜明对比,把离情怨思烘托得更加强烈。由于人物内心状态的异常 ,观景亦有异常之感 :春色娱人,莺声悦耳 ,是常情 ;而春色恼人,闻莺心烦 ,则是变态。
词中香阁女子所以对春色视而不见,恹恹无绪,黯黯思睡,听到莺声却生恼恨,实际是因春感怀,睹景伤情。莺声惊睡,也许还惊破了好梦。
下片“ 眉叶细,舞腰轻,宿妆成”为人物描写。眉叶、舞腰,既是咏柳,也是写人,杨柳枝叶的纤细袅娜,女子眉腰的秀美窈窕,在词人生花妙笔的晕染下 ,相互叠印复合 。柳如美人,美人似柳,形象隽丽,比喻贴切 ,既写出柳的风神,也显出人的韵致。
“宿妆”,隔夜未整的残妆。词里的“宿妆成”,是指香阁浓睡的女子醒来,无心梳洗,懒于修饰。此处虽不明白言情,而从“宿妆”不整的容态中自然溢露出一种难以言传的幽怨 。结拍“ 一春芳意、三月和风,牵系人情”三句正面点示题旨。“一春芳意”与“ 三月和风”为对偶句,同是“牵系人情”的景物。
这三句意思是 :柳芽茁长的春意,萦拂柳条的春风,以及柳枝上的莺啼,柳树间的烟锁,无不牵系着闺中人的情思 。“牵系”二字,切柳丝。全篇明以柳起,暗以柳结,中间所及,关涉到柳,联想古诗词中常用的柳的内涵自知“人情”为何。
全词在着意描写浓春烟景中,巧妙地将杨柳的丝缕和人物的纷乱心绪牵连绾合,衬写出香闺女子的春怨,情景交融,别具风情。

诉衷情令(宋·晏殊)  显示自动注释

喧天丝竹韵融融。歌唱画堂中。玲女世间希有,烛影夜摇红。

一同笑,饮千钟。兴何穷。功成名遂,富足年康,祝寿如松。


诉衷情令 其一(宋·晏殊)  显示自动注释

青梅煮酒斗时新。天气欲残春。东城南陌花下,逢著意中人。

回绣袂,展香茵。叙情亲。此情拼作,千尺游丝,惹住朝云。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虽写丽情,但不纤佻,是一首颇有品格的小令。
“青梅”二句写又是残春天气,青梅煮酒,好趁时新 ,以闲笔入题。古人在春末夏初时,好用青梅、青杏煮酒,取其新酸醒胃。“斗时新”,犹言“趁时新”。时新,指应时的新异物品。接下来,“东城”二句写抒情主人公在春游时,与意中人不期而遇,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东城南陌”,古诗文中常用来指游赏之地。如耿湋《寄司空曙李端联句》:“南陌东城路,春风几度过。”其后陆游亦有“看花南陌复东迁 ”之句(《 花时遍游诸家园》)。北宋汴京城东,因有禹王台、兴慈塔等胜迹,是春秋佳日游人最盛之地。
过片三句,描述两人相遇后的情景:“回绣袂”使动用法,意思是 :他招呼她转过身来;“展香茵,叙情亲”写词人铺开了芳美的茵席,一起坐下畅叙情怀。其亲密无间,殷勤款洽,说明词人跟他的意中人缠绵深长的情爱。正由于词人能够跟这位意中人“叙情亲”,所以才动了他的非份之想:“此时拚作,千尺游丝,惹住朝云。”“游丝”,是春天蜘蛛、青虫等吐的丝 ,飘扬在空中,故称。“游丝”悠扬不定,若有还无 ,仿佛自己心中缥缈的春思 ,欲来还去。
“朝云 ”,喻意中人,亦用典暗示她那“旦为朝云,暮为行雨”的“ 巫山神女 ”的身伤。这三句是说词人这时甘愿化身为千尺游丝 ,好把那朝云牵住 。可是,这柔弱袅娜的游丝,未必真能把那易散的朝云留住⋯⋯在这十二字中,有着“象外之象”,蕴含了丰富的潜在信息:偶然的相会,短暂的欢娱,最终还是不可避免的离散;多少怅惘,多少怀思,尽在不言之中了。
这首词感情深挚,而文笔纯净,有一种幽细、含蓄之美。

诉衷情令 其三(宋·晏殊)  显示自动注释

芙蓉金菊斗馨香。天气欲重阳。远村秋色如画,红树间疏黄。

流水淡,碧天长。路茫茫。凭高目断,鸿雁来时,无限思量。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目断:望至视界所尽处,犹言凝神眺望。

【评解】

这首小令,抒写登楼怀远,极有情致。上片描绘红树金菊,秋色如画。下片写水远天长,情思无限。“路茫茫”句以下,“鸿雁”隐露渴盼信息,“无限思量”申叙眷念之殷切,均含而不露。开头写景,着意点染色彩。全词和婉雅丽,极有情味。
此词以写景为主,上片点明“天气欲重阳”,下片以“ 凭高目断 ”相照应,可知此词为重九登高所作。词中通过对节令、景物、环境的描写,烘托出重阳佳节倍思亲的气氛 ,最后以“ 无限思量”点出主题。
词起两句:“芙蓉金菊斗馨香,天气近重阳。”选出木芙蓉、黄菊两种花依然盛开、能够在秋风中争香斗艳来表现“重阳”到临前的季节特征。接着“远村秋色如画 ,红树间疏黄”两句,从近景写到远景,从周围写到望中的乡村 ,从花写到树。秋景最美的,本来就是秋叶,这里拈出树上红叶来写,充分显出时令特征。红树中间还带着一些“疏黄”之色,树叶之红是浓密的 ,而黄则是稀疏的 ,浓淡相间,色调更丰,画境更美。
下片“流水淡,碧天长,路茫茫”三句从陆上写到水上,从地面写到天上。着一“淡”字,写出中原地区秋雨少,秋水无波,清光澄净之景致;而天高气爽,万里无云,平原仰视,上天宽阔无际,于是,又用一“长”字状天。这两字看似平常,却很贴切。上面景语 ,用笔疏淡 ,表现作者的心境是闲适的。至“路茫茫”三字,则带感慨情绪:前路茫茫,把握不住。接下去:“凭高目断,鸿雁来时,无限思量”写久久地登高遥望,看到鸿雁飞来,引起头脑中的无限思念。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指出:“一切景语,皆情语也。”此词之写景正与此境相合。正因为前面所写之景蕴含着作者的感情 ,因此最后点题水到渠成,收到情景相生的艺术效果。

诉衷情令 其五(宋·晏殊)  显示自动注释

露莲双脸远山眉。偏与淡妆宜。小庭帘幕春晚,闲共柳丝垂。

人别后,月圆时。信迟迟。心心念念,说尽无凭,只是相思。


诉衷情令 其七(宋·晏殊)  显示自动注释

世间荣贵月中人。嘉庆在今辰。兰堂帘幕高卷,清唱遏行云。

持玉盏,敛红巾。祝千春。榴花寿酒,金鸭炉香,岁岁长新。


诉衷情令 其一 寿(宋·晏殊)  显示自动注释

幕天席地斗豪奢。歌妓捧红牙。从他醉醒醒醉,斜插满头花。

车载酒,解貂贳。尽繁华。儿孙贤俊,家道荣昌,祝寿无涯。


诉衷情令(宋·晏殊)  显示自动注释

海棠珠缀一重重。清晓近帘栊。胭脂谁与匀淡,偏向脸边浓。

看叶嫩,惜花红。意无穷。如花似叶,岁岁年年,共占春风。


诉衷情令 宫中牡丹(宋·曹勋)  显示自动注释

西都花市锦云同。谷雨贡黄封。天心故偏雨露,名品满深宫。

开国艳,正春融。露香中。绮罗金殿,醉赏浓春,贵紫娇红。


诉衷情令 其一(宋·曹勋)  显示自动注释

人情世态饱经过。眼也见来多。忙中掉得便去,不是有人唆。

云似舞,水如歌。笑呵呵。这回还我,半世偎绥,一味磨跎。


诉衷情令 其二(宋·曹勋)  显示自动注释

得抽头处好抽头。等待几时休。贤且广张四至,我早已优游。

黄道服,布钱绉。煞风流。往来熟后,也没惊怕,也没忧愁。


诉衷情 夜直殿庐,晚雪,因作(宋·曾觌)  显示自动注释

建章宫殿晚生寒。飞雪点朱阑。舞腰缓随檀板,轻絮殢春闲。

愁思乱,酒肠悭。漏将残。玉人今夜,滴粉搓酥,应敛眉山。


诉衷情 赵德大还延平,因语旧游,作此以赠之(宋·曾觌)  显示自动注释

半钩珠箔小扬州。春色在重楼。曾醉玳筵歌舞,楚梦苦难留。

情脉脉,恨悠悠。几时休。大都人世,会少离多,总是閒愁。


诉衷情(宋·曾觌)  显示自动注释

晚妆初试蕊珠宫。随步异香浓。檀槽缓垂鸾带,纤指撚春葱。

莺语巧,上林中。正娇慵。暂教花下,帘影微开,多谢东风。


诉衷情 史丞相宴曲水席上作(宋·曾觌)  显示自动注释

兰亭曲水擅风流。移宴向清秋。黄花未应憔悴,盏面尚堪浮。

围艳质,发歌喉。细相酬。明年此会,主人还是,在凤池头。


诉衷情(宋·曾觌)  显示自动注释

閒窗静院漏声长。金鸭冷残香。几番梦回枕上,飞絮恨悠扬。

身在此,意伊行。㬠思量。不言不语,几许閒情,月上回廊。


诉衷情令 其一(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青垂柳线水平池。芳径燕初飞。日长事少人静,山茧换单衣。

箫鼓远,篆香迟。卷帘低。半床花影,一枕松风,午醉醒时。


诉衷情令 其二(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老人无复少年欢。嫌酒倦吹弹。黄昏又是风雨,楼外角声残。

悲故国,念尘寰。事难言。下了纸帐,曳上青毡,一任霜寒。


诉衷情令 其三(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青旗彩胜又迎春。暖律应祥云。金盘内家生菜,宫院遍承恩。

时节好,管弦新。度升平。惠风迟日,柳眼梅心,任醉芳尊。


诉衷情令 其四(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月中玉兔日中鸦。随我度年华。不管寒暄风雨,饱饭热煎茶。

居士竹,故侯瓜。老生涯。自然天地,本分云山,到处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