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收录约1万典故,50万词汇、2万作家信息
常用典故按出处分类按人物分类
《漢語大詞典》:卫道(衛道)  拼音:wèi dào
(1).指卫护儒家道统。 宋 明 理学家称儒家学术思想授受的系统为道统。《宋史·刘爚传》:“ 刘爚 表章 朱熹 《四书》以备劝讲,卫道之功莫大焉。” 清 陈康祺 《郎潜纪闻》卷三:“﹝ 石琢堂 ﹞徧搜东南坊肆,得三百四十餘部(《四朝闻见録》),尽付诸一炬,可谓严于卫道矣。”
(2).指维护旧道德和旧伦理观念。 叶圣陶 《倪焕之》十四:“自来所谓大家的文章,除掉卫道的门面话,抄袭摹拟而来的虚浮话,还剩些什么东西?” 巴金 《家》二:“我们 四川 社会里卫道的人太多了。他们的势力还很大。男女同校,他们一辈子连做梦都不曾梦到!”
《漢語大詞典》:破落  拼音:pò luò
(1).残破;破败衰落。 北魏 郦道元 《水经注·洛水》:“又西北逕 潘岳 父子墓,前有碑。 岳 父 茈 , 瑯琊 太守,碑石破落,文字缺败。” 前蜀 韦庄 《秦妇吟》:“破落田园但有蒿,摧残竹树皆无主。” 元 方回 《旅次感事》诗:“破落餘神庙,荒残少富家。” 清 吴炽昌 《客窗闲话·刘智庙》:“户毁垣倾,殿廷将圮,僧众皆散, 智 往托居而丐。但庙虽破落,香火犹存。” 李劼人 《天魔舞》第七章:“破落街还是一条綰毂着好多条热闹街道的街,然而竟自破落至此。”
(2).特指家道衰败。 清 采蘅子 《虫鸣漫录》卷一:“近今世家,多破落子弟,往往降为皂隶。” 沙汀 《在祠堂里》:“刚才放下晚饭筷子,那些散处在祠堂里的破落家族,又重新聚在 七公公 门口了。”
《漢語大詞典》:丰厚(豐厚)  拼音:fēng hòu
(1).犹言丰盛隆厚。《左传·僖公二十四年》:“ 宋 ,先代之后也,於 周 为客,天子有事膰焉,有丧拜焉,丰厚可也。”《新唐书·王琚传》:“坐久,杀牛进酒殊丰厚,太子骇异。” 元 吴莱 《欧阳氏〈急就章解〉后序》:“过客往来,禀赐丰厚。” 清 吴下阿蒙 《断袖篇·任怀仁》:“我家明日当除服作祭,祭甚丰厚,君可随去。”
(2).谓家道富裕殷实。《国语·周语下》:“子孙丰厚,令闻不忘,是皆天子之所知也。” 汉 王符 《潜夫论·赞学》:“是故君子之求丰厚也,非为嘉饌、美服、滛乐、声色也,乃将以底其道而迈其德也。”《二刻拍案惊奇》卷二四:“ 山东 有一人姓 元 ,名 自实 ,田庄为生,家道丰厚。” 清 梅曾亮 《〈耻躬堂文集〉序》:“盖先生少席丰厚,性豪迈,尽散金帛以交恢奇伟异之士。”
(3).犹言丰满肥厚。 唐 李朝威 《柳毅》:“ 毅 因晚入户,视其妻,深觉类於龙女,而逸艷丰厚,则又过之。”《宣和画谱·周昉》:“世谓 昉 画妇女多为丰厚态度者,亦是一蔽。” 元 吴莱 《三彭传》:“肩背丰厚,手足轻快。” 明 王祎 《宋太史传》:“ 景濂 状貌丰厚,美鬚髯。”
(4).指字体丰满浑厚。 清 包世臣 《书法津梁·运笔》:“古人用墨必浓厚,观《暉福寺》《温泉颂》《定国寺》,丰厚无比。”
《漢語大詞典》:败落  拼音:bài luò
衰落;破落:家道败落。
《漢語大詞典》:危微精一  拼音:wēi wēi jīng yī
《书·大禹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的省称。 宋 明 以来作为儒家道统的“心脉”。 明 谢肇浙 《五杂俎·事部一》:“ 唐 虞 三代君臣之相告语,莫非危微精一之训,彼其人皆神圣也。” 清 顾炎武 《与友人论学书》:“今之君子则不然……置四海之困穷不言,而终日讲‘危微精一’之説。”参见“ 十六字心传 ”。
《漢語大詞典》:十六字心传(十六字心傳)  拼音:shí liù zì xīn chuán
(1).指《书·大禹谟》中“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十六个字。 宋 儒把这十六字看作 尧 、 舜 、 禹 心心相传的个人道德修养和治理国家的原则。 任继愈 等《中国哲学史》第六篇第六章第四节:“ 朱熹 等认定这十六个字是 尧 舜 禹 三圣相传的道统的真传。以后 宋 儒称为‘十六字心传’。”参阅 宋 朱熹 《中庸章句序》
(2).借指传家宝。《儿女英雄传》第三四回:“﹝ 安老爷 ﹞满脸堆欢的向公子道:‘此我三十年前故态也,便是里头这几件东西,也都是我的青毡故物,如今就把这份衣鉢亲传给你,也算我家一个“十六字心传”了。’”
分類:看作
《漢語大詞典》:家涂(家塗)  拼音:jiā tú
亦作“ 家途 ”。 犹家道。指家庭境况。 北齐 颜之推 《颜氏家训·终制》:“先夫人弃背之时,属世荒饉,家涂空迫。” 唐 张鷟 《游仙窟》:“儿年十七,死守一夫。嫂年十九,誓不再醮。兄即 清河 崔公 之第五息,嫂即 太原公 之第三女。别宅於此,积有岁年。室宇荒凉,家途翦弊。”
分類:家道境况
《漢語大詞典》:门单户薄(門單户薄)  拼音:mén dān hù bó
谓家道衰微,人口不昌盛。 克非 《春潮急》二六:“听她骂的又粗又野,什么寡妇儿长,寡妇儿短的, 徐元菊 气极了。但她自觉门单户薄,惹不起人家,便忍气吞声躲进屋去,把门关了,假装没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