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收录约1万典故,50万词汇、2万作家信息
常用典故按出处分类按人物分类

典故俗书博白鹅 内史写道经 内史写黄庭 博白鹅 右军鹅 好鹅寻道士 学溪老鹅 写经不惜鹅 写经换鹅 将鹅与右军 山阴书罢 山阴道士鹅 惜鹅群 换经鹅 换群鹅 换鹅 换鹅帖 换鹅文 换鹅经 换黄庭 挥帖致白鹅 挥翰邀鹅 书字换鹅 书经爱鹅 书邀道士鹅 白鹅书 笼归忆右军 笼随王右军 笼鹅 觅鹅群 道士鹅 鹅归逸少 鹅归遗少 鹅经 鹅群帖 鹅费羲之墨 黄庭换鹤

相关人物王羲之


《晋中兴书》卷七〈琅琊王录〉~424~
王羲之字逸少。导之从子也。初讷于言。人未之知。年十三。尝见周顗。顗异之。时重牛心炙。座客未啖。先割啖之。羲之于是知名。及长。尤善草隶书。为今古冠绝。累迁为右将军。不乐京师。遂往会稽。与谢安、孙绰、等游处。山阴有道士养群鹅。羲之意甚悦。道士云。为写黄庭经。当举群相赠。乃为写讫。笼鹅而去。

《晋书》卷八十〈王羲之列传〉~200~
性爱鹅,会稽有孤居姥养一鹅,善鸣,求市未能得,遂携亲友命驾就观。姥闻羲之将至,烹以待之,羲之叹惜弥日。又山阴有一道士,养好鹅,羲之往观焉,意甚悦,固求市之。道士云:「为写道德经,当举群相赠耳。」羲之欣然写毕,笼鹅而归,甚以为乐。其任率如此。

《太平御览》卷二百三十八〈职官部三十六·右将军〉~258~
《晋中兴书》曰:「王羲之,字逸少,司徒导之从子也,祖正,尚书郎。父旷,淮南太守。元帝之过江也,旷首创其议。羲之幼讷于言,人未之奇。年十三,尝谒周顗,顗察而异之。时重牛心炙,坐客未啖,顗先割啖羲之,于是始知名。及长,辩赡,以骨鲠称,尤善隶书,为古今之冠,及长,尤善草隶书,为今古冠绝。累迁为右将军。不乐京师,遂往会稽。与谢安、孙绰、等游处。山阴有道士养群鹅,羲之意甚悦。道士云:『为写黄庭经,当举群相赠。』乃为写讫,笼鹅而去。」


简释

换鹅:喻以自己的高才绝技换取心爱之物,或喻书法作品高妙。唐李白《送贺宾客归越》:“山阴道士如相见,应写《黄庭》换白鹅。”


例句

道经今为写,不虑惜鹅群。 刘长卿 过包尊师山院

枥嘶支遁马,池养右军鹅。 孟浩然 宴荣二山池(一题作〔宴〕(晏)荣山人池亭)

彭泽先生柳,山阴道士鹅。 孟浩然 寻梅道士

林栖居士竹,池养右军鹅。 孟浩然 晚春题远上人南亭

金粉为书重莫过,黄庭旧许右军多。请看今日酬恩德,何似当年为爱鹅。 景审 题所书黄庭经后(泥金正书)

鹅归逸少宅,鹤满令威家。 李商隐 喜雪

山阴道士如相见,应写黄庭换白鹅。 李白 送贺宾客归越

好鹅寻道士,爱竹啸名园。 李白 题金陵王处士水亭(此亭盖齐朝南苑。又是陆机故宅。)

山阴岂无尔,茧字换群鹅。 杜牧 鵁鶄

凤皇池上应回首,为报笼随王右军。 杜甫 得房公池鹅

鹅费羲之墨,貂馀季子裘。 杜甫 摇落

尚书旧用裁天诏,内史新将写道经。 柳宗元 杨尚书寄郴笔知是小生本样令更商榷使尽其功辄献长句

咏雪因饶妹,书经为爱鹅。 卢纶 宴赵氏昆季书院因与会文并率尔投赠

新传左慈诀,曾与右军鹅。 卢纶 寻贾尊师

似君换得白鹅时,独凭阑干雪满池。 卢纶 赋得白鸥歌送李伯康归使

山阴妙术人传久,也说将鹅与右军。 薛涛 送扶炼师

玄堪教凤集,书好换鹅群。 陆龟蒙 又次前韵酬广文

便使笔精如逸少,懒能书字换群鹅。 陆龟蒙 自遣诗三十首

羲之俗书趁姿媚,数纸尚可博白鹅。 韩愈 石鼓歌

典故墨子悲 墨子悲丝 墨翟泣髭 悲素丝 悲丝 悲丝染 泣素丝 泣练丝 素丝堪悲 素丝易变 素丝涕 素丝变 丝色随染异

相关人物墨子


《墨子》卷一〈所染〉~0~
子墨子言见染丝者而叹,曰:「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所入者变,其色亦变,五入必,而已则为五色矣!故染不可不慎也!」

《吕氏春秋》卷二〈仲春纪第二·四曰当染〉~95~
墨子见染素丝者而叹曰:『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所以入者变,其色亦变,五入而以为五色矣。』故染不可不慎也。

《淮南子》卷十七〈说林训〉
杨子见逵路而哭之,为其可以南可以北;墨子见练丝而泣之,为其可以黄可以黑。舍之相合,犹金石之一调,相去千岁,合一音也。鸟不干防者,虽近弗射;其当道,虽远弗释。酤酒而酸,买肉而臭,然酤酒买肉不离屠沽之家,故求物必于近之者。以诈应诈,以谲应谲,若披蓑而救火,毁渎而止水,乃愈益多。西施、毛嫱,状貌不可同,世称其好,美钧也。尧、舜、禹、汤,法籍殊类,得民心一也。圣人者,随时而举事,因资而立功,涔则具擢对,旱则修土龙。临淄之女,织纨而思行者,为之悖戾。室有美貌,缯为之纂绎。徵羽之操,不入鄙人之耳;抮和切适,举坐而善。


例句

素丝易染髭难染,墨翟当年合泣髭。 刘驾 白髭

主人雕盘盘素丝,寒女眷眷墨子悲。 司空曙 长林令卫象饧丝结歌

顾己欢乌鸟,闻君泣素丝。 张九龄 酬宋使君见诒

典故即墨功 即墨牛 即墨降城 即墨龙文 奔牛 愧田车 火牛 火牛兵 火牛突出 火牛阵 燕阵横功 燧牛尾 田单火牛 纵火牛 连牛

相关人物田单


《史记》卷八十二〈田单列传〉~2453~
田单者,齐诸田疏属也。湣王时,单为临菑市掾,不见知。及燕使乐毅伐破齐,齐湣王出奔,已而保莒城。燕师长驱平齐,而田单走安平,令其宗人尽断其车轴末而傅铁笼。已而燕军攻安平,城坏,齐人走,争涂,以?折车败,为燕所虏,唯田单宗人以铁笼故得脱,东保即墨。燕既尽降齐城,唯独莒、即墨不下。燕军闻齐王在莒,并兵攻之。淖齿既杀湣王于莒,因坚守,距燕军,数年不下。燕引兵东围即墨,即墨大夫出与战,败死。城中相与推田单,曰:「安平之战,田单宗人以铁笼得全,习兵。」立以为将军,以即墨距燕。顷之,燕昭王卒,惠王立,与乐毅有隙。田单闻之,乃纵反閒于燕,宣言曰:「齐王已死,城之不拔者二耳。乐毅畏诛而不敢归,以伐齐为名,实欲连兵南面而王齐。齐人未附,故且缓攻即墨以待其事。齐人所惧,唯恐他将之来,即墨残矣。」燕王以为然,使骑劫代乐毅。乐毅因归赵,燕人士卒忿。而田单乃令城中人食必祭其先祖于庭,飞鸟悉翔舞城中下食。燕人怪之。田单因宣言曰:「神来下教我。」乃令城中人曰:「当有神人为我师。」有一卒曰:「臣可以为师乎?」因反走。田单乃起,引还,东乡坐,师事之。卒曰:「臣欺君,诚无能也。」田单曰:「子勿言也!」因师之。每出约束,必称神师。乃宣言曰:「吾唯惧燕军之劓所得齐卒,置之前行,与我战,即墨败矣。」燕人闻之,如其言。城中人见齐诸降者尽劓,皆怒,坚守,唯恐见得。单又纵反閒曰:「吾惧燕人掘吾城外冢墓,僇先人,可为寒心。」燕军尽掘垄墓,烧死人。即墨人从城上望见,皆涕泣,俱欲出战,怒自十倍。田单知士卒之可用,乃身操版插,与士卒分功,妻妾编于行伍之閒,尽散饮食飨士。令甲卒皆伏,使老弱女子乘城,遣使约降于燕,燕军皆呼万岁。田单又收民金,得千溢,令即墨富豪遗燕将,曰:「即墨即降,愿无虏掠吾族家妻妾,令安堵。」燕将大喜,许之。燕军由此益懈。田单乃收城中得千馀牛,为绛缯衣,画以五彩龙文,束兵刃于其角,而灌脂束苇于尾,烧其端。凿城数十穴,夜纵牛,壮士五千人随其后。牛尾热,怒而奔燕军,燕军夜大惊。牛尾炬火光明炫耀,燕军视之皆龙文,所触尽死伤。五千人因衔枚击之,而城中鼓噪从之,老弱皆击铜器为声,声动天地。燕军大骇,败走。齐人遂夷杀其将骑劫。燕军扰乱奔走,齐人追亡逐北,所过城邑皆畔燕而归田单,兵日益多,乘胜,燕日败亡,卒至河上,而齐七十馀城皆复为齐。乃迎襄王于莒,入临菑而听政。


例句

吴师惊燧象,燕将警奔牛。 孔绍安 结客少年场行

齐歌初入相,燕阵早横功。 李峤

即墨龙文光照曜,常山蛇阵势纵横。 杜牧 东兵长句十韵

不料邯郸虱,俄成即墨牛。 温庭筠 过华清宫二十二韵

击革摐金燧牛尾,犬羊兵败如山死。 庄南杰 雁门太守行

典故未饭钟 碧纱笼 碧纱笼诗 纱笼相后先 纱笼素碧 罩碧纱 闻钟过斋 诗壁无纱 护碧纱 醉墨纱笼 钟非饭 阇黎饭后钟 饭后钟 斋后钟 斋竟鸣钟


《太平广记》卷一百九十九〈文章二·王播〉~494~
唐王播少孤贫,尝客扬州惠照寺木兰院,随僧斋食。后厌怠,乃斋罢而后击钟。后二纪,播自重位出镇是邦,因访旧游,向之题名皆以碧纱罩其诗。播继以二绝句曰:「三十年前此院游,木兰花发院新修。如今再到经行处,树老无花僧白头。上堂未了各西东,惭愧阇黎饭后钟。三十年来尘扑面,如今始得碧纱笼。」

《北梦琐言》卷三
唐段相文昌,家寓江陵,少以贫窭修进,常患口食不给,每听曾口寺斋钟动,辄诣谒餐,为寺僧所厌。自此乃斋后扣钟,冀其晚届而不逮食也。后入登台座,连出大镇,拜荆南节度,有诗《题曾口寺》云「曾遇黎饭后钟」,盖为此也。

《青箱杂记》卷六~60~
世传魏野尝从莱公游陕府僧舍,各有留题。后复同游,见莱公之诗已用碧纱笼护,而野诗独否,尘昏满壁。时有从行官妓颇慧黠,即以袂就拂之。野徐曰:「若得常将红袖拂,也应胜似碧纱笼。」莱公大笑。


简释

护碧纱:喻名贵所题,为人重视、赏识。宋孙觌《再至》:“悬知不是唐王播,惭愧高僧护碧纱。”

饭后钟:指因贫穷而遭冷遇。宋苏轼《石塔寺》:“乃知饭后钟,阇黎盖具眼。”

典故避朝歌

相关人物墨子


《汉书》卷五十一《邹阳传》
「邹阳,齐人也。汉兴,诸侯王皆自治民聘贤。吴王濞招致四方游士,阳与吴严忌、枚乘等俱仕吴,皆以文辩著名。久之,吴王以太子事怨望,称疾不朝,阴有邪谋,阳奏书谏。为其事尚隐,恶指斥言,故先引秦为谕,因道胡、越、齐、赵、淮南之难,然后乃致其意。其辞曰:『……臣闻盛饰入朝者不以私污义,底厉名号者不以利伤行。故里名胜母,曾子不入;邑号朝歌,墨子回车。』」晋·晋灼注:「朝歌者,不时也。」唐·颜师古曰:「朝歌,殷之邑名也。淮南子云『墨子非乐,不入朝歌』。」


例句

回车避朝歌,掩口去盗泉。 李白 赠宣城宇文太守兼呈崔侍

典故不暖席,不黔突 墨子突孔席 墨灶寒 墨突 孔席 孔突 孔圣栖遑 席不暖 暖席 突不黔 黔吾突 黔突


《昭明文选》卷四十五〈对问设论辞序上·设论·答宾戏〉~206~
「是以圣哲之治,栖栖遑遑,孔席不暖,墨突不黔。」唐·李善注:「韦昭曰:暖,温也,言坐不席也。《文子》曰:墨子无黔突,孔子无煖席,非以贪禄慕位,欲起天下之利,除万民之害也。」

《淮南子》卷十九〈脩务训〉~633~
若以布衣徒步之人观之,则伊尹负鼎而干汤,吕望鼓刀而入周,百里奚转鬻,管仲束缚,孔子无黔突,墨子无煖席。是以圣人不高山,不广河,蒙耻辱以干世主,非以贪禄慕位,欲事起天下利而除万民之害。自天子至于庶人,四体不勤,思虑不困,于事求赡者,未之闻也。


例句

早须归天阶,不得安孔席。 岑参 西蜀旅舍春叹寄朝中故人呈狄评事

贤有不黔突,圣有不暖席。 杜甫 发同谷县

内愧突不黔,庶羞以赒给。 杜甫 送率府程录事还乡

墨翟突不黔,范丹甑生尘。 权德舆 戏和三韵

谓神福善人,孔圣竟栖遑。 白居易 效陶潜体诗十六首(并序)之十六

翟门悲暝雀,墨灶上寒苔。 钱起 穷秋对雨

已见池尽墨,谁言突不黔。 雍裕之 四色

北风送微寒,徒侣勤远征。忧人席不暖,残月马上明。 鲍溶 岐路

典故张颠 淋漓醉墨 草颠 颠张 颠草


《太平广记》卷二百八〈书三·张旭〉~595~
张旭草书得笔法,后传崔邈、颜真卿。旭言:「始吾闻公主与担夫争路,而得笔法之意;后见公孙氏舞剑器而得其神。」饮醉辄草书,挥笔大叫。以头揾水墨中而书之,天下呼为张颠。醒后自视,以为神异,不可复得。后辈言笔劄者,虞、欧、褚、薛。或有异论,至长史无间言。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中〈文苑列传中·贺知章〉~5034~
时有吴郡张旭,亦与知章相善。旭善草书,而好酒,每醉后号呼狂走,索笔挥洒,变化无穷,若有神助,时人号为「张颠」。

典故楯墨 楯鼻磨墨 横磨墨盾 盾鼻试残墨 磨楯鼻 磨盾 草檄雄盾鼻

相关人物荀济 萧衍(梁武帝)


《北史》卷八十三〈文苑列传·荀济〉~2786~
荀济字子通。其先颍川人,世居江左。济初与梁武帝布衣交,知梁武当王,然负气不服,谓人曰:「会楯上磨墨作檄文。」

《资治通鉴》卷一百六十〈梁纪十六·高祖武皇帝·太清元年〉~4960~
初,济少居江东,博学能文。与上有布衣之旧,知上有大志,然负气不服,常谓人曰:「会于盾鼻上磨墨檄之」。


例句

郡公楯鼻好磨墨,走马为君飞羽书。 韩翃 寄哥舒仆射

典故伊池墨 墨成池 墨池 墨沼 张芝圣 池上学 池水含墨 池尽墨 池边写字 洗墨无池 临池 临池学书 临池尽墨

相关人物张芝


《后汉书》卷六十五〈皇甫张段列传·张奂〉~244~
长子芝,字伯英,最知名。芝及弟昶,字文舒,并善草书,至今称传之。唐·李贤注引王愔《文志》曰:「芝少持高操,以名臣子勤学,文为儒宗,武为将表。太尉辟,公车有道徵,皆不至,号张有道。尤好草书,学崔、杜之法,家之衣帛,必书而后练。临池学书,水为之黑。下笔则为楷则,号匆匆不暇草书,为世所宝,寸纸不遗,韦仲将谓之『草圣』也。」

《晋书》卷八十〈王羲之列传〉~200~
每自称「我书比钟繇,当抗行;比张芝草,犹当雁行也」。曾与人书云:「张芝临池学书,池水尽黑,使人耽之若是,未必后之也。」


简释

临池:咏练习书法。宋苏轼《石苍舒醉墨堂》:“不须临池更苦学,完取绢素充衾调。”


例句

几年出家通宿命,一朝却忆临池圣。 朱逵 怀素上人草书歌

别有张芝学,书池幸见临。 李峤

竹是蒸青外,池仍点墨馀。 李峤 奉和幸三会寺应制

削简龙文见,临池鸟迹舒。 李峤

有练实先书,临池真尽墨。 杜甫 殿中杨监见示张旭草书图

闻道近来诸子弟,临池寻已厌家鸡。 柳宗元 殷贤戏批书后寄刘连州并示孟崙二童

闻道将雏向墨池,刘家还有异同词。 柳宗元 重赠二首之一

十年挥素学临池,始识王公学卫非。 杨凝式 题怀素酒狂帖后

犹轻昔日墨池学,未许前贤团扇书。 权德舆 马秀才草书歌

怀素怀素不可得,开卷临池转相忆。 王𩔪 怀素上人草书歌

怜尔解临池,渠爷未学诗。 王维 戏题示萧氏甥

南中纸价当日贵,只恐贪泉成墨池。 苏涣 赠零陵僧

云阴留墨沼,萤影傍华编。 钱起 和刘七读书

题是临池后,分从起草馀。 韩愈 李员外寄纸笔

池边写字师前辈,座右题铭律后生。 高骈 寄鄠杜李遂良处士

野客思将池上学,石楠红叶不堪书。 鲍溶 寄王璠侍御求蜀笺

典故封泪寄 泪封罗帕 红巾寄泪 红泪一包 红绫寄 缄红泪寄行人 翠绡封泪 软绡清泪 封泪 怨红绡帕 泪珠远寄 泪裹红绡 湿红恨墨 红绡粉泪 缄红泪 锦书封泪 锦书红泪


《全唐诗》卷七百〈伤灼灼〉【案:灼灼。蜀之丽人也。近闻贫且老。殂落于成都酒市中。因以四韵吊之。○集外补遗。】
尝闻灼灼丽于花,云髻盘时未破瓜。桃脸曼长横绿水,玉肌香腻透红纱。多情不住神仙界,薄命曾嫌富贵家。流落锦江无处问,断魂飞作碧天霞。

《丽情集》
灼灼,锦城官妓,善舞〈柘技〉,能歌〈水调〉,禦史裴质与之善。裴召还,灼灼以软绡聚红泪为寄。

典故带萦垒

相关人物墨子


《后汉书》卷五十九《张衡传》
「《应间》:墨翟以萦带全城。」唐·李贤注:「《墨子》曰:『公输般为云梯以攻宋,墨子解带为城,以牒为械,公输般九攻,墨子九拒。公输之攻墨,墨子之守有馀。楚王曰:「善哉,吾请无攻宋矣。」』」


例句

渐见长围云欲合,可怜穷垒带犹萦。 杜牧 东兵长句十韵

典故子墨文章 翰林子墨


《汉书》卷八十七下〈扬雄列传下〉~3557~
明年,上将大誇胡人以多禽兽,秋,命右扶风发民入南山,西自褒斜,东至弘农,南驱汉中,张罗罔罝罘,捕熊罴豪猪虎豹狖玃狐菟麋鹿,载以槛车,输长杨射熊馆。以罔为周阹,纵禽兽其中,令胡人手搏之,自取其获,上亲临观焉。是时,农民不得收敛。雄从至射熊馆,还,上长杨赋,聊因笔墨之成文章,故藉翰林以为主人,子墨为客卿以风。

典故劫尘 劫后灰 劫未成灰 劫沙 劫火 劫火烧 劫灰 劫灰池 劫石成灰 寒灰劫尽 昆明事 昆明出劫 昆明劫 昆明劫灰 昆明灰 昆池劫墨 昆池劫灰 昆池灰 池灰 池辨烧灰 灰劫 灰劫昆明 胡僧识 辨沈灰 黑土成灰

相关人物刘彻(汉武帝)


南朝梁·释慧皎《高僧传》卷一《汉洛阳白马寺竺法兰》
「昔汉武穿昆明池底得黑灰。以问东方朔,朔云不委,可问西域人。后法兰既至,众人追以问之,兰云:『世界终尽劫火洞烧,此灰是也。』」

《搜神记》卷十三~98~
汉武帝凿昆明池,极深,悉是灰墨,无复土。举朝不解。以问东方朔。朔曰:「臣愚不足以知之。」曰:「试问西域人。」帝以朔不知,难以移问。至后汉明帝时,西域道人入来洛阳,时有忆方朔言者,乃试以武帝时灰墨问之。道人云:「经云:『天地大劫将尽,则劫烧。』此劫烧之馀也。」乃知朔言有旨。


简释

劫灰:喻灾难后的遗迹。唐韩偓《寄禅师》:“劫灰聚散铁辎墨,日御奔驰茧栗红。”


例句

下辇登三袭,褰旒望九垓。林披馆陶榜,水浸昆明灰。 刘宪 奉和幸三会寺应制

劫灰难问理,岛树偶知名。 朱庆馀 省试晦日与同志昆明池泛舟

劫尽灰犹识,年移石故留。 李乂 奉和晦日幸昆明池应制

留欢若可尽,劫石乃成灰。 李白 陪族叔当涂宰游化城寺升公清风亭

自有归期在,劳君示劫灰。 李端 得山中道友书寄苗钱二员外

羲和敲日玻璃声,劫灰飞尽古今平。 李贺 秦王饮酒

别访栖禅侣,相期语劫沙。 李频 书怀

是法从生有,修持历劫尘。 李频 题栖云寺立上人院

凤纪编生日,龙池堑劫灰。 杜甫 千秋节有感二首之一

移栽北辰不可得,时有西域胡僧识。 杜甫 海棕行

世尘徒委积,劫火定焚烧。 卢纶 题念济寺晕上人院

旧苑经寒露,残池问劫灰。 郑愔 奉和幸三会寺应制

眼看朝市成陵谷,始信昆明是劫灰。 韩偓 乱后春日途经野塘

劫灰聚散铢锱黑,日御奔驰茧栗红。 韩偓 寄禅师

典故孔墨

相关人物墨子 孔子 孔子


《韩非子》卷十九〈显学〉~080~
世之显学,儒、墨也。儒之所至,孔丘也。墨之所至,墨翟也。自孔子之死也,有子张之儒,有子思之儒,有颜氏之儒,有孟氏之儒,有漆雕氏之儒,有仲良氏之儒,有孙氏之儒,有乐正氏之儒。自墨子之死也,有相里氏之墨,有相夫氏之墨,有邓陵氏之墨。故孔、墨之后,儒分为八,墨离为三,取舍相反、不同,而皆自谓真孔、墨,孔、墨不可复生,将谁使定世之学乎?


例句

不能师孔墨,何事问长沮。 王维 赠东岳焦鍊师

典故山阴修禊帖 兰亭古墨 兰亭字 禊亭晋帖


《全唐文》卷三百一〈何延之·兰亭始末记〉~3058~2~
〈兰亭〉者,晋右将军会稽内史琅琊王羲之逸少所书之诗序也。右军蝉联美胄,萧散名贤,雅好山水,尤善草隶。以晋穆帝永和九年三月三日,宦游山阴,与太原孙统承公、孙绰兴公、广汉王彬之道生、陈郡谢安安石、高平郤昙重熙、太原王蕴叔仁、释支遁道林,及其子凝之、徽之、操之等四十有二人,修祓禊之礼。挥毫制序,兴乐而书。用蚕玺纸、鼠须笔,遒美劲健,绝代特出。凡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字,字有重者,皆构别体。其中之字,最多乃有二十许字,变转悉异,遂无同者。是时殆有神助,及醒暑后,他日更书数十本,终无及者。右军亦自爱重此书,留付子孙。传至七代孙智永,即右军第五子徽之之后,安西成王咨议彦祖之孙、卢陵王胄曹昱之子、陈郡谢少卿之外甥也。与兄孝宾俱舍家入道,俗号永禅师。禅师克嗣良裘,精勤此艺,常居永欣寺阁上临书。所退笔头,置之于大竹簏;簏受一石馀,而五簏皆满。凡三十年,于阁上临真草千文八百馀本,浙江东诸寺各施一本。今有存者,犹直钱数万。孝宾改名惠欣。兄弟初落时,住会稽嘉祥寺,寺即右军之旧宅也。后以每年拜墓便近,因移此寺。自右军之坟及右军叔荟以下茔域,并置山阴县西南三十一里兰渚山下。梁武帝以欣、永二人皆能崇释教,故号所居之寺为永欣焉。事见《会稽志》。其临书之阁,至今尚在。禅师年近百岁及终,其遗书并付与弟子辩才。辩才姓袁氏,梁司空昂之元孙。博学工文,琴奕书画,皆臻其妙。每临禅师之书,逼真乱本。辩才常于寝房伏梁上凿为暗槛,以贮〈兰亭〉,宝惜贵重,甚于禅师在日。至贞观中,太宗以听政之暇,锐志玩书,临右军真草书帖,购募备尽,唯未得〈兰亭〉。寻知此书知在辩才处,乃降敕追师入内道场供养,恩赍优洽。数日后,因言次乃问及〈兰亭〉,方便善诱,无所不至。辩才确称往日侍奉先师,实尝获见,自禅师丧后,?存经丧乱,坠失不知所在。既而不获,遂放归越中。后更推究,不离辩才处,又敕追辩才入内,重问〈兰亭〉。如此者三度,竟靳固不出。上谓侍臣曰:「右军之书,朕所偏宝。就中逸少之迹,莫如〈兰亭〉,求见此书,劳于寤寐。此僧暮年,又无所用,若为得一智略之士,设谋计取之。「尚书右仆射房元龄奏曰:「监察禦史萧翼者,梁元帝之曾孙,今贯魏州莘县。负才艺,多权谋,可充此使,必当见获。」太宗遂召见翼。翼曰:「若作公使,义无得理。臣请私行诣彼,须得二王杂帖数通。」太宗依给。翼遂改冠微服至洛阳(一作潭),随商人船下至越州。又衣黄衫,极宽长潦倒,得山东书生之体。日暮入寺,巡廊以观壁画。过辨才院,止于门前。辩才遥见翼,乃问曰:「何处檀越?」翼因便前礼拜云:「弟子是北人,来此鬻蚕种。历寺纵观,幸遇禅师。」寒温既毕,语议便合,因延入房内,即共围棋抚琴,投壶握槊,谈说文史,意甚相得。乃曰:「白头如新,倾盖若旧,今后无形迹也。」便留夜宿,设缸面、药酒、茶果等。江东云缸面,犹河北称瓮头,谓初熟酒也。酣乐之后,请宾赋诗。辩才?突得来字韵,其诗曰:「初酝一缸开,新知万里来。披云同落寞,步月共徘徊。夜久孤琴思,风长旅雁哀。非君有秘术,谁照不然灰。」萧翼?突得招字韵,诗曰:「邂逅款良宵,殷勤荷胜招。弥天俄若旧,初地岂成遥。酒蚁倾还泛,心猿躁自调。谁怜失群翼,长苦弃空飘(一作良若业风飘)。」妍媸略同,彼此讽咏,恨相知之晚。通宵尽欢,明日乃去。辩才曰:「檀越间即更来。」翼乃载酒赴之,兴后作诗。如是者数次,于是诗酒为务,僧俗混然,遂经旬朔,翼示师梁元帝自画职贡图,师嗟赏不已,因谈论翰墨。翼曰:「弟子先世皆传二王楷书法,弟子自幼来耽玩,今说有数帖自随。」辩才欣然曰:「明日可携来看。」翼依期而往,出其书示辩才。辩才熟详之,曰:「是则是矣,然未佳善也。贫僧有一真迹,颇亦殊常。」翼曰:「何帖?」辩才曰:「〈兰亭〉。」翼佯笑曰:「数经乱离,真迹岂在?必是响榻伪作耳!」辩才曰:「禅师在日保惜,临亡之际,亲付于吾。付授有绪,那得参差!可明日来看。」及翼到,师自于屋梁上槛内出之。翼见讫,故驳瑕指类曰:「果是响榻书也。」纷竞不定。自示翼之后,更不复安于伏槛,并萧翼二王诸帖,并借留置于几案之间。辩才时年八十馀,每日于窗下临学数遍,其笃好也如此。自是翼往还即数,童弟等无复猜疑。后辩才赴灵汜桥南严迁家斋,翼遂私来房前,谓弟子曰:「翼遗一物在此。」童子即为开门,翼遂于案上取得〈兰亭〉,及禦府二王书帖。赴永安驿,告驿长淩曰:「我是禦史,奉敕来此。今有墨敕,可报汝都督知。」都督齐善行闻之,驰来拜谒。萧翼因宣示敕旨,具告所由。善行走使人召辩才,辩才仍在严迁家未回寺,遽见追呼,不知所以。又遣散直云,侍御史须见。及才来见,禦史乃是房中萧生也。萧翼报云:「奉敕遣来取〈兰亭〉,〈兰亭〉今得矣,故唤师来作别。」辩才闻语,哽绝良久始苏。翼便驰驿而发,至都奏禦。太宗大悦,以元龄举得其人,赏锦彩千段;擢拜翼为员外郎,加入五品,赐银瓶一、金镂瓶一、玛瑙碗一,并实以珠,内厩良马两匹,兼宝装鞍辔,庄宅各一区。太宗初怒老僧之秘吝,以其年耄,不忍加刑。数月后仍赐物三千段、谷三千石,敕越州支给。辩才不敢将入已用,回造三层宝塔。塔甚精丽,至今犹存。老僧因悸病不能强饭,惟?粥,岁馀乃卒。帝命供奉榻书人赵模、韩道政、冯承素、诸葛贞等四人,各拓数本,以赐皇太子诸王近臣。贞观二十三年,圣躬不豫,幸玉华宫含风殿。临崩,谓高宗曰:「吾欲从汝求一物。汝诚孝也,岂能违吾心耶?汝意何如?」高宗哽咽流涕,引耳听命。太宗曰:「所欲得〈兰亭〉,可与我将去。」及弓剑不遗,同轨毕至,随仙驾入元宫矣。今赵模等所拓在者,一本尚直钱数万也。人间本亦稀少,绝代之珍宝,难可再见。吾尝为左千牛将军时,随牒适越。汎巨海,登会稽,探突禹穴,访奇书。名僧处士,犹倍诸郡,固知虞预之著《会稽典录》,人物不绝,信而有徵。其辩才弟子元素,俗姓杨氏,华阴人也,汉太尉之后。六代祖期为桓元所害,子孙避难,流窜江东,后遂编贯山阴,即吾之外氏近属今殿中侍御史之族。长安三年,素师已年九十三,视听不衰,犹居永欣寺永禅师故房,亲向吾说。聊以退食之暇,略疏始末,庶将来君子,知吾心之所存,付之永、明、温、起等兄弟,其有好事同志者,亦无隐焉。于时岁在甲寅季春之月上已之日,感前修而撰此记。主上每暇隙,留神艺术,迹逾笔圣,偏重〈兰亭〉。仆开元十年四月二十七日任筠州刺史,蒙恩许拜扫至都,寻访所得委曲。缘病不获诣阙,遣男昭成皇太后挽郎、吏部常选、骑都尉永写本进。其日奉日曜门司宣敕,内出绢三十匹赐永。于是负恩荷泽,手舞足蹈,捧戴周旋,光骇闾里。仆局天闻命,伏枕怀欣,殊恩忽临,沈屙顿减,辄题卷末,以示后代。朝议郎、行职方员外郎、上柱国何延之记。

《漢語大詞典》:写经换鹅(寫經换鵝)  拼音:xiě jīng huàn é
《晋书·王羲之传》:“ 山阴 有一道士,养好鹅, 羲之 往观焉,意甚悦,固求市之。道士云:‘为写《道德经》,当举羣相赠耳。’ 羲之 欣然写毕,笼鹅而归,甚以为乐。”后遂以为典实。按《白孔六帖》卷九五亦记此事,谓所写为《黄庭经》
分類:九五
《漢語大詞典》:换群鹅(换羣鵝)  拼音:huàn qún é
犹换鹅。
分類:换鹅
《漢語大詞典》:换鹅(换鵝)  拼音:huàn é
晋 代书法家 王羲之 写经换鹅的典故。《晋书·王羲之传》:“又 山阴 有一道士,养好鹅, 羲之 往观焉,意甚悦,固求市之。道士云:‘为写《道德经》,当举羣相赠耳。’ 羲之 欣然写毕,笼鹅而归。”按,《白孔六帖》卷九五作“写《黄庭经》”。 宋 陈与义 《送张迪功赴南京掾》诗之二:“看客休题凤,将书莫换鹅。”
《漢語大詞典》:换鹅经(换鵝經)  拼音:huàn é jīng
《黄庭经》,或谓《道德经》。 王羲之 曾写以换鹅,故称。《四朝闻见录》附录载 元 仇远 《题保母帖》诗:“大字无过《瘞鹤铭》,小字亦有换鹅经。” 宋 苏舜钦 《丹阳子高得逸少〈瘗鹤铭〉于焦山之下来求诗因作长句以寄》:“ 山阴 不见换鹅经, 京口 今存《瘞鹤铭》。”参见“ 换鹅 ”。
分類:换鹅附录
《漢語大詞典》:换鹅(换鵝)  拼音:huàn é
晋 代书法家 王羲之 写经换鹅的典故。《晋书·王羲之传》:“又 山阴 有一道士,养好鹅, 羲之 往观焉,意甚悦,固求市之。道士云:‘为写《道德经》,当举羣相赠耳。’ 羲之 欣然写毕,笼鹅而归。”按,《白孔六帖》卷九五作“写《黄庭经》”。 宋 陈与义 《送张迪功赴南京掾》诗之二:“看客休题凤,将书莫换鹅。”
《漢語大詞典》:笼鹅(籠鵝)  拼音:lóng é
以笼置鹅。《晋书·王羲之传》:“ 山阴 有一道士,养好鹅, 羲之 往观焉,意甚悦,固求市之。道士云:‘为写《道德经》,当举羣相赠耳。’ 羲之 欣然写毕,笼鹅而归,甚以为乐。”后以“笼鹅”指 王羲之 以字换鹅事。 唐 李白 《王右军》诗:“ 右军 本清真,瀟洒出风尘。 山阴 过羽客,爱此好鹅宾。扫素写《道经》,笔精妙入神。书罢笼鹅去,何曾别主人。”
分類:换鹅
《漢語大詞典》:道士鹅(道士鵝)  拼音:dào shì é
《晋书·王羲之传》载: 山阴 道士养好鹅, 羲之 因求市之。道士云,为写《道德经》,当举群相赠。 羲之 欣然写毕,笼鹅而归。后因以为典实。 唐 孟浩然 《寻梅道士》诗:“ 彭泽 先生柳, 山阴 道士鹅。” 宋 黄庭坚 《自咸平至太康鞍马间得十小诗寄怀晏叔原》:“诗入 鸡林寺 ,书邀道士鹅。” 清 朱彝尊 《万岁通天帖歌赠王舍人》:“试将射的仙人鹤,笼作 山阴 道士鹅。”
分類:山阴道士
《漢語大詞典》:鹅经(鵝經)  拼音:é jīng
(1).指 王羲之 为换鹅所写的《道德经》。 宋 苏轼 《闻钱道士与越守穆父饮酒送二壶》诗:“一纸鹅经 逸少 醉,他年《鹏赋》 謫仙 狂。”参见“ 鹅羣 ”。
(2).《黄庭经》的别称。 元 卢大雅 《舟中寄张外史》诗:“输与仙都老居士,一帘山雨听《鹅经》。”
《漢語大詞典》:鹅群(鵝羣)  拼音:é qún
(1).成群的鹅。特指 晋 王羲之 书《道德经》所换之群鹅。典出《晋书·王羲之传》:“又 山阴 有一道士,养好鹅, 羲之 往观焉,意甚悦,固求市之。道士云:‘为写《道德经》,当举羣相赠耳。’ 羲之 欣然写毕,笼鹅而归,甚以为乐。” 唐 刘长卿 《过包尊师山院》诗:“《道经》终为写,不虑惜鹅羣。” 唐 陆龟蒙 《又次前韵酬广文》:“玄堪教凤集,书好换鹅羣。”
(2).即鹅群帖。 明 虞堪 《赠倪云镇》诗:“尚想君家清閟阁,临池谁见搨《鹅羣》。” 清 查慎行 《送陈子文出守石阡》诗之五:“碑版光传照裔文,临池妙手继《鹅羣》。”参见“ 鹅羣帖 ”。
分類:成群
《漢語大詞典》:鹅群帖(鵝群帖,鵝羣帖)  拼音:é qún tiē
世传为 王羲之 子 献之 手笔,实为 南朝 宋 以后好事者傅会 王羲之 写《道德经》换鹅事所伪造。 清 唐孙华 《次和酬恺功院长见怀一百韵》:“字倣《鹅群帖》,文成鸡卵碑。”参阅 宋 黄庭坚 《山谷题跋·鹅群帖》、 宋 黄伯思 《东观馀论·法帖刊误下》。亦省称“ 鹅帖 ”。 清 李渔 《闲情偶寄·器玩·制度》:“凡遇名流,即索新句,视其地之宽窄,以为字之大小,或作《鹅帖》行书,或作蝇头小楷。”
分類:世传手笔
《漢語大詞典》:悲素丝(悲素絲)  拼音:bēi sù sī
见“ 悲染丝 ”。
《漢語大詞典》:悲染丝(悲染絲)  拼音:bēi rǎn sī
《墨子·所染》:“ 子墨子 言见染丝者而叹,曰:‘染於苍则苍,染於黄则黄……故染不可不慎也!’”后以“悲染丝”为易受习俗影响以及由此而发感叹的典故。 三国 魏 阮籍 《咏怀》之二三:“ 杨朱 泣岐路, 墨子 悲染丝。”亦作“ 悲素丝 ”、“ 悲丝染 ”。 唐 李白 《古风》之五九:“惻惻泣路岐,哀哀悲素丝。” 清 丘逢甲 《孟徵以粤秀山无咎室诗见示次韵》之二:“百年人事悲丝染,四海风尘把剑看。”亦省作“ 悲丝 ”。 唐 罗隐 《谗书·屏赋》:“ 阮 何情而泣路, 墨 何事而悲丝。” 清 无名氏 《万金记·顽梗》:“天末徒号鴟,可怜泣路悲丝,忠肝义胆,至今寝食常思。”
分類:感叹
《漢語大詞典》:悲丝(悲絲)  拼音:bēi sī
(1).悲哀的弦乐声。 唐 杜甫 《促织》诗:“悲丝与急管,感激异天真。” 唐 温庭筠 《蒋侯神歌》:“巫娥传意託悲丝,鐸语琅琅理双鬢。”
(2).见“ 悲染丝 ”。
分類:悲哀弦乐
《漢語大詞典》:悲染丝(悲染絲)  拼音:bēi rǎn sī
《墨子·所染》:“ 子墨子 言见染丝者而叹,曰:‘染於苍则苍,染於黄则黄……故染不可不慎也!’”后以“悲染丝”为易受习俗影响以及由此而发感叹的典故。 三国 魏 阮籍 《咏怀》之二三:“ 杨朱 泣岐路, 墨子 悲染丝。”亦作“ 悲素丝 ”、“ 悲丝染 ”。 唐 李白 《古风》之五九:“惻惻泣路岐,哀哀悲素丝。” 清 丘逢甲 《孟徵以粤秀山无咎室诗见示次韵》之二:“百年人事悲丝染,四海风尘把剑看。”亦省作“ 悲丝 ”。 唐 罗隐 《谗书·屏赋》:“ 阮 何情而泣路, 墨 何事而悲丝。” 清 无名氏 《万金记·顽梗》:“天末徒号鴟,可怜泣路悲丝,忠肝义胆,至今寝食常思。”
分類:感叹
《漢語大詞典》:悲丝染(悲絲染)  拼音:bēi sī rǎn
见“ 悲染丝 ”。
《漢語大詞典》:悲染丝(悲染絲)  拼音:bēi rǎn sī
《墨子·所染》:“ 子墨子 言见染丝者而叹,曰:‘染於苍则苍,染於黄则黄……故染不可不慎也!’”后以“悲染丝”为易受习俗影响以及由此而发感叹的典故。 三国 魏 阮籍 《咏怀》之二三:“ 杨朱 泣岐路, 墨子 悲染丝。”亦作“ 悲素丝 ”、“ 悲丝染 ”。 唐 李白 《古风》之五九:“惻惻泣路岐,哀哀悲素丝。” 清 丘逢甲 《孟徵以粤秀山无咎室诗见示次韵》之二:“百年人事悲丝染,四海风尘把剑看。”亦省作“ 悲丝 ”。 唐 罗隐 《谗书·屏赋》:“ 阮 何情而泣路, 墨 何事而悲丝。” 清 无名氏 《万金记·顽梗》:“天末徒号鴟,可怜泣路悲丝,忠肝义胆,至今寝食常思。”
分類:感叹
《漢語大詞典》:即墨牛  拼音:jí mò niú
战国 时, 齐 将 田单 固守 即墨 ,收牛千余,利角彩衣,灌脂束苇于尾。夜燃牛尾,牛惊怒,冲溃 燕 军。见《史记·田单列传》。后用为典实。 唐 温庭筠 《过华清宫二十二韵》:“深巖藏浴凤,鲜隰媚潜虬。不料 邯郸 蝨,俄成 即墨 牛。”《旧唐书·黄巢传》:“不烦 即墨 之牛,若驾 昆阳 之象。”
分類:固守即墨
《漢語大詞典》:奔牛  拼音:bēn niú
(1). 战国 时 燕 攻 齐 ,围 即墨 。 齐 将 田单 用牛千馀头,灌脂束苇于牛尾,燃之,牛惊,突奔 燕 军, 燕 军大溃。见《史记·田单列传》。 三国 魏 陈琳 《为曹洪与魏文帝书》:“攄八阵之列,骋奔牛之权。” 唐 孔绍安 《结客少年场行》:“ 吴 师惊燧象, 燕 将警奔牛。”
(2).地名。在 江苏省 武进县 西。一名 奔牛塘 ,又名 奔牛堰 。传说 茅山 曾出金牛,奔至此,故名。 宋 苏轼 《次韵答贾耘老》:“东来六月井无水,仰看古堰横 奔牛 。”参阅 清 顾祖禹 《读史方舆纪要·江南七·常州府》
分類:江苏即墨
《漢語大詞典》:火牛  拼音:huǒ niú
(1).双角缚兵刃,尾部束苇灌脂,焚之使冲杀敌军的牛。语本《史记·田单列传》:“﹝ 田单 ﹞乃收城中得千餘牛……束兵刃於其角,而灌脂束苇於尾,烧其端;凿城数十穴,夜纵牛,壮士五千人随其后,牛尾热,怒而奔 燕 军, 燕 军夜大惊。” 宋 苏轼 《云龙山观烧得云字》诗:“火牛入 燕 垒,燧象奔 吴 军。”《元史·按竺迩传》:“ 夔 夜驱火牛,突围出奔。”
(2).古代火攻的一种战具。《资治通鉴·唐懿宗咸通十年》:“以枪揭火牛焚之,战舰既然,贼皆溃走。” 胡三省 注:“火牛,缚草为之,爇以烧敌。”
《漢語大詞典》:火牛阵(火牛陣)  拼音:huǒ niú zhèn
用火牛袭击敌军的战术。《七国春秋平话》卷中回目:“ 田单 火牛阵破 燕 兵。”参见“ 火牛 ”。
《漢語大詞典》:火牛  拼音:huǒ niú
(1).双角缚兵刃,尾部束苇灌脂,焚之使冲杀敌军的牛。语本《史记·田单列传》:“﹝ 田单 ﹞乃收城中得千餘牛……束兵刃於其角,而灌脂束苇於尾,烧其端;凿城数十穴,夜纵牛,壮士五千人随其后,牛尾热,怒而奔 燕 军, 燕 军夜大惊。” 宋 苏轼 《云龙山观烧得云字》诗:“火牛入 燕 垒,燧象奔 吴 军。”《元史·按竺迩传》:“ 夔 夜驱火牛,突围出奔。”
(2).古代火攻的一种战具。《资治通鉴·唐懿宗咸通十年》:“以枪揭火牛焚之,战舰既然,贼皆溃走。” 胡三省 注:“火牛,缚草为之,爇以烧敌。”
《漢語大詞典》:连牛(連牛)  拼音:lián niú
旧以斗宿、牛宿连称斗牛,故以“连牛”隐指斗宿。 唐 骆宾王 《久客临海有怀》诗:“练光摇乱马,劒气上连牛。” 陈熙晋 笺注:“劒气,用《晋书·张华传》‘ 吴 有劒气上彻斗牛’事。案: 吴 地斗分野,故曰连牛也。” 唐 骆宾王 《上司列太常伯启》:“登小 鲁 之巖,辨练光於曳马;临大 吴 之国,识宝气於连牛。”
《漢語大詞典》:碧纱笼(碧紗籠)  拼音:bì shā lóng
(1). 五代 王定保 《唐摭言·起自寒苦》:“ 王播 少孤贫,尝客 扬州 惠昭寺 木兰院 ,随僧斋飡。诸僧厌怠, 播 至,已饭矣。后二纪, 播 自重位出镇是邦,因访旧游,向之题已皆碧纱幕其上。 播 继以二絶句曰:‘……上堂已了各西东,慙愧闍黎饭后鐘。二十年来尘扑面,如今始得碧纱笼。’” 宋 吴处厚 《青箱杂记》卷六:“世传 魏野 尝从 莱公 ( 寇準 )游 陕府 僧舍,各有留题。后復同游,见 莱公 之诗,已用碧纱笼护,而 野 诗独否,尘昏满壁。时有从行官妓,颇慧黠,即以袂就拂之。 野 徐曰:‘若得常将红袖拂,也应胜似碧纱笼。’ 莱公 大笑。”后以“碧纱笼”为诗以人重的典故。 宋 杨万里 《行部决狱宿新隆寺观邹至完题壁》诗:“若爱殿前苍玉佩,断无身后碧纱笼。” 明 李东阳 《次韵寄题镜川先生后乐园》之一:“多少旧题诗句在,碧纱笼底认青苔。”亦省作“ 碧纱 ”。 宋 孙觌 《再至》诗:“悬知不是 唐 王播 ,惭愧高僧护碧纱。”
(2).绿纱灯罩。 五代 齐己 《灯》诗:“红烬自凝清夜朵,赤心长谢碧纱笼。”
分類:灯罩
《漢語大詞典》:钟非饭(鐘非飯)  拼音:zhōng fēi fàn
谓寺钟鸣时斋饭已毕。典出 五代 王定保 《唐摭言·起自寒苦》:“ 王播 少孤贫,尝客 扬州 惠昭寺 木兰院 ,随僧斋飡。诸僧厌怠, 播 至,已饭矣。后二纪, 播 自重位出镇是邦,因访旧游。向之题,已皆碧纱幕其上。 播 继以二絶句曰:‘……上堂已了各西东,慙愧闍黎饭后鐘。二十年来尘扑面,如今始得碧纱笼。’” 宋 苏轼 《石塔寺》诗:“虽知灯是火,不悟鐘非饭。”
分類:斋饭
《漢語大詞典》:饭后钟(飯後鐘)  拼音:fàn hòu zhōng
相传 唐 王播 少年孤贫,客居 扬州 惠明寺 木兰院 ,随僧斋食。日久,众僧厌恶,故意斋后才敲钟。 王播 闻声就食,扑空,因题下“上堂已了各西东,惭愧闍黎饭后鐘”两句诗。见 五代 王定保 《唐摭言》卷下。一说为 唐 段之昌 事。见 宋 孙光宪 《北梦琐言》卷三。后遂用作贫穷落魄,遭受冷遇的典故。 宋 苏轼 《石塔寺》诗:“乃知饭后鐘,闍黎盖具眼。” 清 赵翼 《遣兴》诗之三:“一生只见甖中粟,举世争趋饭后鐘。”
《漢語大詞典》:墨突  拼音:mò tū
汉 班固 《答宾戏》:“ 孔 席不暖, 墨 突不黔。”此谓 墨翟 东奔西走,每至一地,烟囱尚未熏黑,又到别处去了。后用其事为典。有时亦以“墨突不黔”形容事情繁忙,犹言席不暇暖。 唐 韩愈 《争臣论》:“ 禹 过家门不入, 孔 席不暇暖,而 墨 突不得黔。” 明 高明 《琵琶记·蔡公逼试》:“幼而学,壮而行,怀宝迷邦,谓之不仁。 孔 席不暇煖, 墨 突不待黔。” 清 陈维嵩 《满江红·薗次拏舟相访与予订布衣昆弟之欢而去赋此纪事》词:“嗟 墨 突,殊堪耻;怜 范 釜,还私喜。”
《漢語大詞典》:孔席  拼音:kǒng xí
指 孔子 四处奔走,席不暇暖之事。 唐 岑参 《西蜀旅舍春叹寄朝中故人呈狄评事》诗:“早须归天阶,不能安 孔 席。”参见“ 孔席不暖 ”。
分類:四处不暇
《漢語大詞典》:孔席不暖  拼音:kǒng xí bù nuǎn
谓 孔子 急于推行其道,到处奔走,每至一处,坐席未暖,又急急他往,不暇安居。 唐 韩愈 《争臣论》:“自古圣人贤士……孜孜矻矻,死而后已,故 禹 过家门不入, 孔 席不暇暖,而 墨 突不得黔。”
《漢語大詞典》:暖席(煖席)  拼音:nuǎn xí
把座位坐热。指安居。 陈毅 《过太行山书怀》诗:“我行半 中国 ,廿年不暖席。”参见“ 席不暇暖 ”。
煖席:久坐而留有体温的坐席。指安坐闲居。《淮南子·修务训》:“ 孔子 无黔突, 墨子 无煖席。” 金 元好问 《看山》诗:“ 孔墨 不煖席, 盗跖 华堂居。” 清 王图炳 《咏史》:“ 洙泗 无煖席, 齐梁 无停轨。”
《漢語大詞典》:黔突  拼音:qián tū
因炊爨而熏黑了的烟囱。《文子·自然》:“ 孔子 无黔突, 墨子 无煖席。” 唐 李商隐 《五言述德抒情诗》:“岂有曾黔突,徒劳不倚衡。” 明 刘基 《拙逸解》:“是故 仲尼 多能,坐不煖席; 墨 却云梯,走不黔突。”
分類:烟囱
《漢語大詞典》:张颠(張顛)  拼音:zhāng diān
相传 唐 著名草书家 张旭 醉后往往有颠狂之态,故人称 张颠 。 唐 李白 《草书歌行》:“ 张颠 老死不足数,我师此义不师古。” 唐 张怀瓘 《书断·张旭》:“饮醉,輒草书,挥毫大呼,以头揾水墨中,天下呼为 张颠 。”《旧唐书·文苑传中·贺知章》:“ 旭 善草书,而好酒,每醉后号呼狂走,索笔挥洒,变化无穷,若有神助,时人号为 张颠 。”
《漢語大詞典》:颠张(顛張)  拼音:diān zhāng
指 唐 代书法家 张旭 。 明 宋濂 《题张旭真迹》:“ 唐 人之书,藏於祕阁者颇多,唯 颠张 真蹟甚鲜。” 陈田 《明诗纪事丙籤·张弼》:“﹝ 张弼 ﹞其草书尤多自得……狂书醉墨,流落人间,虽海外之国,皆购其蹟,世以为 颠张 復出也。”参见“ 颠旭 ”。
《漢語大詞典》:颠旭(顛旭)  拼音:diān xù
唐 代书法家 张旭 嗜酒,每大醉狂走下笔,或以头濡墨而书,既醒自视以为神,世呼“张颠”。见《新唐书·文艺传中·张旭》。后因以“颠旭”称 张旭 。 明 王世贞 《祝京兆法书歌》:“人云 颠旭 亦尔尔,毋乃 大令 更其名。” 明 潘之淙 《书法离钩》卷七:“ 颠旭 、 狂素 有书才而无书学, 河南 北海 有书恣而无书体。”
《漢語大詞典》:颠草(顛草)  拼音:diān cǎo
唐 书法家 张旭 时号“颠张”,僧 怀素 承 旭 自称“醉素”,两人善草书,世称其草书为“颠草”。亦泛指纵横奔放的狂草。 唐 怀素 《律公帖》:“ 律公 能枉步求贫道颠草,斯乃好事也。”《宣和书谱·张旭》:“﹝ 张旭 ﹞尝言初见担夫争道,又闻鼓吹而知笔意,及观 公孙大娘 舞剑,然后得其神,其名本以颠草,而至於小楷行书,又復不减草字之妙。” 吕更荣 《中国书法简史》第八讲(一):“他的书法自 颜 柳 入二 王 ,楷法精绝,尤工颠草,笔迹雄强。”
《漢語大詞典》:楯墨  拼音:dùn mò
《北史·文苑传·荀济》:“ 济 初与 梁武帝 布衣交,知 梁武 当王,然负气不服,谓人曰:‘会楯上磨墨作檄文。’”后因以“楯墨”为文人从军研墨草檄的典故。 宋 苏轼 《送曹辅赴闽漕》诗:“诗成横槊里,楯墨何曾乾。” 清 周亮工 《丙申寒食同张玄洲暨诸同社重登诗话楼凄然有感》诗之二:“莫向层城听剑戟,空从楯墨感人琴。”
《漢語大詞典》:磨盾  拼音:mó dùn
(1).见“ 磨盾鼻 ”。
(2).犹磨练。《儿女英雄传》第三五回:“这半月之中,凡是下场的最好过也最不好过,好过的是磨盾三年,算完了一桩大事,且得消閒几日。”
分類:磨练
《漢語大詞典》:磨盾鼻  拼音:mó dùn bí
在盾牌把手上磨墨草檄。典出《北史·荀济传》。后因以称在军队里做文书工作为“磨盾鼻”。 宋 刘克庄 《满江红·夜雨凉甚忽动从戎之兴》词:“磨盾鼻,一挥千纸,龙蛇犹湿。”亦省作“ 磨盾 ”。 宋 岳珂 《桯史·吴畏斋谢贽启》:“或可执鞭,愿供磨盾。” 清 曹寅 《一日休沐歌》:“ 程君 磨盾亦奇才,一挥万汇驱风埃。” 清 江藩 《汉学师承记·王昶》:“先生从征九年,虽羽书旁午,然磨盾之暇,马上吟咏,穹庐诵读,无一日废也。”
《漢語大詞典》:墨池  拼音:mò chí
(1).洗笔砚的池子。著名书法家 汉 张芝 、 晋 王羲之 等,均有“墨池”传说著称后世。 唐 裴说 《怀素台歌》:“ 永州 东郭有奇怪,笔家墨池遗跡在。” 宋 曾巩 《墨池记》:“﹝ 临川 ﹞ 新城 之上,有池洼然,而方以长,曰 王羲之 之墨池。”
(2).指砚。 宋 范正敏 《遯斋闲览·墨地皮棚》:“ 王僧彦 父名 师古 ,常自呼砚为墨池。” 金 董解元 《西厢记诸宫调》卷四:“文房四宝都拈住,谩把松烟试,墨池点得兔毫浓,拂拭锦笺一纸。” 郁达夫 《采石矶》七:“他拿起笔来,往墨池里扫了几扫,就模模糊糊的写了下去。”
(3).指习书写字处。 唐 元稹 《酬乐天早春闲游西湖》诗:“墨池怜嗜学,丹青羡登真。” 宋 赵彦卫 《云麓漫钞》卷八:“白首何人?墨池谁子?后生是畏,前圣有言。” 明 沈德符 《野获编·玩具·高丽贡纸》:“其表文咨文俱卤悍之甚,不足供墨池下陈矣。”
(4).制笔时,以羊青毛为最内层,以兔毫为次层,做成“墨池”(又称“笔柱”、“承墨”),用以吸墨。 北魏 贾思勰 《齐民要术·笔墨》:“以所整羊毛中截,用衣中心--名曰‘笔柱’,或曰‘墨池’、‘承墨’。復用毫青衣羊青毛外,如作柱法,使中心齐,亦使平均。”
《漢語大詞典》:临池(臨池)  拼音:lín chí
《晋书·卫恒传》:“ 汉 兴而有草书…… 弘农 张伯英 者,因而转精甚巧。凡家之衣帛,必书而后练之。临池学书,池水尽黑。”后因以“临池”指学习书法,或作为书法的代称。 唐 杜甫 《殿中杨监见示张旭草书图》诗:“有练实先书,临池真尽墨。” 宋 苏轼 《石苍舒醉墨堂》诗:“不须临池更苦学,完取绢素充衾裯。” 明 沈德符 《敝帚轩剩语·名臣通画学》:“前代名臣能临池者多矣,鲜有以画名者。” 清 叶名沣 《桥西杂记·黄忠端书孝经卷》:“夫人善临池,代公作行草,几夺真。” 吕叔湘 《汉字和拼音字的比较》:“书法一项,确是一种艺术。但是这是要有写字的天分的人,再加上十年临池的工夫,才会有成就的。” 孙犁 《秀露集·耕堂读书记》三:“日记抄得很工整,字体遒劲,也可作临池之用。”
分類:书法为书
《漢語大詞典》:翰林子墨  拼音:hàn lín zi mò
语出《汉书·扬雄传下》:“ 雄 从至 射熊馆 ,还,上《长杨赋》,聊因笔墨之成文章,故藉 翰林 以为主人, 子墨 为客卿以风。”后因以“翰林子墨”泛指辞人墨客。 宋 曾巩 《宜黄县学记》:“其书,经史百氏、翰林子墨之文章,无外求者。”按,翰林子墨之文章,指诗赋而言。
分類:文章
《漢語大詞典》:劫尘(劫塵)  拼音:jié chén
亦作“刧尘”。亦作“刼尘”。
(1).凡尘,人世。 清 黄宗羲 《陈定生先生墓志铭》:“贞元朝士无多,劫尘冷落。” 清 洪升 《长生殿·闻乐》:“药捣长生离刼尘,清妍面目本来真。” 清 珠泉居士 《续板桥杂记·轶事一》:“觉当时尚有秋水一泓,兹则尽成平陆,亦刧尘之小变也夫。”
(2).谓兵火战乱之馀烬。 元 耶律楚材 《过沁园有感》诗:“垣頽月榭经兵火,草没诗碑覆劫尘。”
《漢語大詞典》:劫后灰(劫後灰)  拼音:jié hòu huī
亦作“刧后灰”。 劫后所剩的灰烬。 苏曼殊 《为调筝人绘像》诗:“湘弦洒遍胭脂泪,香火重生刧后灰。”
《漢語大詞典》:劫火  拼音:jié huǒ
亦作“刧火”。亦作“刦火”。亦作“刼火”。
(1).佛教语。谓坏劫之末所起的大火。《仁王经》:“劫火洞然,大千俱坏。” 唐 张乔 《兴善寺贝多树》诗:“永共 终南 在,应随劫火烧。” 宋 李纲 《次韵丹霞录示罗畴老唱和诗》:“刧火洞烧时,自有安身处。” 宋 叶绍翁 《四朝闻见录》附录《晋王大令保母帖》:“千年鬱鬱閟重泉,蹔出还随刦火烟。” 清 龚自珍 《忏心》诗:“佛言刼火遇皆销,何物千年怒若潮?” 汤用彤 《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第一分第一章:“释子又常谓 东方朔 言及刧火,已知佛法。”
(2).借指兵火。 清 顾炎武 《恭谒天寿山十三陵》诗:“ 康 昭 二明楼,并遭劫火亡。” 清 纳兰性德 《南歌子·古戍》词:“何年劫火賸残灰,试看英雄碧血满 龙堆 。”
《漢語大詞典》:劫灰  拼音:jié huī
亦作“刧灰”。亦作“刦灰”。亦作“刼灰”。 本谓劫火的馀灰。 南朝 梁 慧皎 《高僧传·译经上·竺法兰》:“昔 汉武 穿 昆明池 底,得黑灰,问 东方朔 。 朔 云:‘不知,可问 西域 胡人。’后 法兰 既至,众人追以问之, 兰 云:‘世界终尽,劫火洞烧,此灰是也。’”后因谓战乱或大火毁坏后的残迹或灰烬。 宋 陆游 《数年不至城府丁巳火后始见》诗:“陈迹关心己自悲,劫灰满眼更增欷。” 明 赵诒琛 《〈逸老堂诗话〉跋》:“癸丑夏六月,遭乱,所有藏书数万卷,一旦尽失,而是书原本亦遭刦灰。” 清 吕留良 《〈赖古堂集〉序》:“忽焉,天地震荡,刦灰昼飞,猿鹤虫沙,苍黄类化。” 清 金农 《褚先生老毁儒服寄赠》诗:“歷尽刧灰人隔世,飈轮辗破法轮升。” 清 黄遵宪 《铁汉楼歌》:“頽垣败瓦不可踏,刼灰昏黑堆成隅。” 陈三立 《书感》诗:“八骏西游问刧灰,关河中断有餘哀。” 陈毅 《偷渡梅关》诗:“攀藤附葛君须记,万载 梅关 著劫灰。”
分類:劫火
《漢語大詞典》:昆明劫灰  拼音:kūn míng jié huī
见“ 昆明灰 ”。
《漢語大詞典》:昆明灰  拼音:kūn míng huī
劫火的馀灰。后以指战乱。 北周 庾信 《奉和阐弘二教应诏》:“无劳问待詔,自识 昆明 灰。” 倪璠 注引《三辅黄图》:“ 武帝 初,穿 昆明池 ,得黑土。帝问 东方朔 , 朔 曰:‘ 西域 胡人知之。’乃问胡人,胡人曰:‘烧劫之餘灰也。’”亦作“ 昆明劫灰 ”。 元 王士熙 《骊山宫图》:“月中人去青山在,始信 昆明 有劫灰。” 清 钱谦益 《和高中丞平仲乘城记事》之五:“请看 襄 雒 新烽火,还道 昆明 旧劫灰。”
分類:劫火战乱
《漢語大詞典》:昆明灰  拼音:kūn míng huī
劫火的馀灰。后以指战乱。 北周 庾信 《奉和阐弘二教应诏》:“无劳问待詔,自识 昆明 灰。” 倪璠 注引《三辅黄图》:“ 武帝 初,穿 昆明池 ,得黑土。帝问 东方朔 , 朔 曰:‘ 西域 胡人知之。’乃问胡人,胡人曰:‘烧劫之餘灰也。’”亦作“ 昆明劫灰 ”。 元 王士熙 《骊山宫图》:“月中人去青山在,始信 昆明 有劫灰。” 清 钱谦益 《和高中丞平仲乘城记事》之五:“请看 襄 雒 新烽火,还道 昆明 旧劫灰。”
分類:劫火战乱
《漢語大詞典》:池灰  拼音:chí huī
《三辅黄图·池沼》:“ 武帝 初穿池得黑土。帝问 东方朔 , 东方朔 曰:‘ 西域 胡人知。’乃问胡人,胡人曰:‘劫烧之餘灰也。’”后因以“池灰”指兵火毁坏后的残迹。 唐 章孝标 《次韵和光禄钱卿》之一:“废兴今古事,何必叹池灰。”
分類:兵火
《漢語大詞典》:灰劫  拼音:huī jié
(1).佛教语。指大三灾中火劫后的余灰。 唐 杜甫 《寄峡州刘伯华使君四十韵》:“药囊亲道士,灰劫问胡僧。” 宋 米芾 《山光寺》诗:“仙来石畔怀灰劫,鹤语池边劝后生。”
(2).指被兵火毁坏后的残迹。 清 叶燮 《集吴天章传清堂感旧限红字》:“忽惊灰劫餘芳砌,重愴 山阳 拭槁桐。”
《漢語大詞典》:孔墨  拼音:kǒng mò
儒家学派创始人 孔子 与 墨 家学派创始人 墨子 的并称。亦指儒 墨 二派。《韩非子·显学》:“ 孔 墨 之后,儒分为八, 墨 离为三,取舍相反不同,而皆自谓真 孔 墨 。 孔 墨 不可復生,将谁使定世之学乎?” 汉 桓宽 《盐铁论·相刺》:“今文学言治则称 尧 舜 ,道行则言 孔 墨 ,授之政则不达。”《梁书·本纪总论》:“慕名好事,崇尚浮华,抑扬 孔 墨 ,流连 释 老 。” 唐 韩愈 《读〈墨子〉》:“ 孔子 必用 墨子 , 墨子 必用 孔子 ,不相用,不足为 孔 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