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句因包含“金石,声”,据此推断可能引用了典故:金石声
第 63 句因包含“钩距”,据此推断可能引用了典故:钩距
乐府题序丁酉 估客乐 唐·元稹
 押词韵第十一部
乐府题序(案:丁酉。):诗讫于周,离骚讫于是后之流为二十四名,赋、颂、铭、赞、文、诔、箴、诗、行、咏、吟、题、怨、叹、章、篇、操、引、谣、讴、歌、曲、词、调,皆诗人六义之馀。而作者之旨,由操而下八名,皆起于郊祭、军宾、吉凶、苦乐之际。在音声者,因声度词,审调以节唱,句度短长之数,声韵平上之差,莫不由准度。而又别其在琴瑟者为操引,采民氓者为讴谣,备曲度者,总得谓之歌曲词调,皆斯由乐以定词,非选调配乐也。由诗而下九名,皆属事而作,虽题号不同,而悉谓之为诗可也。后之审乐者,往往采取其词,度为歌曲,盖选词配乐,非由乐以定词也。而纂撰者,由诗而下十七名,尽编为乐录、乐府等题,除铙吹横吹郊祀清商等词在乐志者,其馀木兰仲卿四愁七哀之辈,亦未必尽播于管弦明矣。后之文人达乐者少,不复如是配别,但遇兴纪题,往往兼以句读短长,为歌诗之异。刘补阙乐府,肇于汉魏。按仲尼文王操伯牙流波水仙等操,齐犊沐作雉朝飞,卫女作思归引则不汉魏而后始,亦以明矣。况自风雅至于乐流,莫非讽兴当时之事,以贻后代之人,沿袭古题,唱和重复,于文或有短长于义咸为赘剩,尚不如寓意古题。刺美见事,犹有诗人引古以讽之焉,曹、刘、沈、鲍之徒时得如此亦复稀少近代诗人杜甫陈陶、哀江头兵车丽人等,凡所歌行率皆即事名篇无复倚傍。余少时友人乐天李公垂辈,谓是为当,遂不复拟赋古题。昨梁州进士刘猛李馀,各赋古乐府数十首其中一二十章,咸有新意,余因选而和之。其有虽用古题,全无古者。若出门不言离别将进酒特书列女之类是也,其或颇同古义。全创新词者,则由家止述军输、捉捕词先蝼蚁之类是也。刘李二方将极意于斯文,因为粗明古今歌诗同异之音焉。
估客无住(一作者)有利身则(一作即)行。
出门入户父兄
父兄教示,求利莫求名
求名(一作莫)所避,求利无不营。
火伴相勒缚,卖假莫卖诚。
交关(一作少)交假,本生上声得失(一作交假本生轻)
自兹相将去,誓死不更
(一作一)市头语,便无邻(一作乡)里情。
鍮石臂钏糯米炊项璎。
归来村中卖,敲作金石(一作玉)
村中田舍娘贵贱不敢争。
所费百钱(一作必)本,已得十倍赢。
颜色光净饮食甘馨
子本蕃息货贩(一作赂)兼并
求珠驾沧海采玉上荆衡。
北买党项马,西擒吐蕃鹦。
炎洲火浣,蜀地锦织成
越婢脂肉滑,奚僮眉眼明。
通算衣食费,不计远近程。
经游(一作营)天下遍,却到长安城。
城中东西市,闻客次第迎。
迎客说客,多财为势倾。
客心明黠,闻语心已惊。
先问十常侍,次求百公卿
侯家主第点缀无不精。
归来始安坐,富与王者(一作家)勍。
市卒(一作醉)臭,县胥家舍成。
岂唯言语奔走使令
大儿材木,巧识梁栋形。
小儿盐卤,不入州县征。
一身市利,突若截海鲸。
钩距不敢下,下则牙齿横。
生为估客乐,判尔乐一生
尔又生两子钱刀何岁平。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