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骏就吾索《诗》云:文通相说。文动为规藏可尽送。便作此诗。欲其有悟。然犹有虑。以示文通曰:得无作唯此白鹤直为骂可。君此远有文义。故欲令兄见之。唯此白鹤者。良冀临池。而中有鹤白令子崔玮为赋。指以骂冀。遂并文与寂然云不知多务不省也。将如搔膇。自无觉也。《诗》曰:
肃肃商风起。
悄悄自悲
圆圆三五月
皎皎清晖今昔一何盛。
氛氲自消微。
微黄黄及华。
飘摇随风(○鸣沙石室佚书修文殿《御览》。又《御览》四引辉一韵。○逯案。序、诗皆有讹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