坊州按狱 唐·舒元舆
引用典故:利器 明四目 润屋 天高听卑 饮冰
中部接戎塞,顽山四周遭
风冷木长瘦,石硗人亦劳。
牧守怀仁,痒(一作因)时为搔。
其爱如赤子,始得无啼号
奈何贪狼心,润屋脂膏
攫搏猛虎吞噬狂獒
山秃高采水穷益深捞。
龟鱼绝迹,鹿兔无遗毛。
氓苦税外缗,吏忧笑中刀
大君四目烛之秋毫
眷兹一州命,虑齐坠波涛
临轩小臣,汝往穷贪饕
分明公法为我穷骚
小臣小心奉命煎熬
饮冰不待夕,驱马凌晨皋。
及此簿书游词狴牢
门墙狼狈案牍腥臊
探情与之言,变态如奸猱。
真非既巧饰伪意乃深韬。
去恶犹农夫稂莠耘耨
恢恢疏网,罪者何由逃。
自顾孱钝姿,利器非能操。
六旬始归奏,霜落秋原蒿。
寄谢守土臣,努力清郡曹。
须知甚卑,勿谓天之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