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千年,终不到霄汉
怒涛千尺,终亦有畔岸
倘非分限截然,波吞天地插天
位极三公未惬千仓道乏
黄金满匮尚求多,华屋连云常苦狭。
人心无足时,天道止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