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酒六咏 其一 酒池 唐·陆龟蒙
 押歌韵
鹿门子示予〈酒中十咏〉,物古而词丽,旨高而性真可谓天人之际矣。予既和而且曰:「昔人之于酒,有注为池而饮之者象为龙而吐之者,亲盗瓮间而卧者,将实舟中而浮者,可为四荒矣。徐景山有酒鎗,嵇叔夜有酒杯,皆传于后代可谓二高矣。四荒不得不刺,二高不得不颂,更作六章,附于末云。」
万斛曲沼千钟未为多。
残霞醍齐,远岸澄白酂
后土沈醉奸臣浩歌
迩来荒淫君,尚得乘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