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人泛舟衡阳遇风,舟濒覆。船上儿甫十龄,曳舟入港风引舟退,连曳儿仆,儿啼不释缆,卒曳入港,儿两掌骨见焉。
北风蓬蓬大浪雷吼小儿曳缆逆风走。
惶惶船中人,生死在儿手。
缆倒曳儿儿屡仆,持缆愈力缆縻肉,儿肉附缆去,儿掌惟见骨。
掌见骨,儿莫哭,儿掌有白骨江心白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