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句因包含“方寸”,据此推断可能引用了典故:方寸
蝶恋花 其九 商调十二首 宋·赵令畤
 押词韵第七部
序:诘旦,张生遂行。明年文战不利,遂止于京。因贻书于崔,以广其意。崔氏缄报之词,粗载于此,曰:“捧览来问,抚爱过深。儿女之情悲喜交集。兼惠花胜一合口脂五寸。致耀首膏唇之饰,虽多惠,谁复为容睹物增怀,但积悲叹耳。伏承便于京中就业,于道,固在便安。但恨鄙陋之人,永以遐弃。命也如此,知复何言!自去秋以来,尝忽忽如有所失。于喧哗之下,或勉为笑语闲宵自处无不泪零。乃梦寐之间,亦多叙感咽离忧之思。绸缪缱绻,暂若寻常幽会未终,惊魂已断。虽半衾如暖,而思之甚遥。一昨拜辞,倏逾旧岁长安行乐之地,触绪牵情何幸不忘幽微眷念无斁鄙薄之志,无以奉酬至于终始之盟,则固不忒。鄙昔中表相因,或同宴处婢仆见诱,遂致私诚儿女之情不能自固君子援琴之挑,鄙人投梭之拒。及荐枕席,义盛恩深。愚幼之情,永谓终托。岂期既见君子不能以礼定情,致有自献之羞,不复明侍巾栉没身永恨,含叹何言,偿若仁人用心,俯遂幽劣,虽死之日,犹生之年。如或达士略情,舍小从大,以先配为丑行,谓要盟可欺,则当骨化形销丹忱不泯,因风委露,犹托清尘存殁之诚,言尽于此临纸呜咽,情不能申,千万珍重。”奉劳歌伴,再和前声
后相思心目乱。
不谓芳音,忽寄南来雁。
却写花笺和泪卷。
细书方寸教伊看。

独寐良宵无计遣。
梦里依稀,暂若寻常见。
幽会未终魂已断。
半衾如暖人犹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