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句因包含“草堂”,据此推断可能引用了典故:草堂
杂咏 其八 茶鼎 唐·皮日休
五言律诗 押庚韵
序:案《周礼》,酒正之职,辨四饮之物,其三曰浆。又浆人之职,共王六饮,水、浆、醴、凉、医、酏,入于酒府郑司农云:「以水和酒也,盖当时人率以酒醴为饮,谓乎六浆。酒之醨者也,何得姬公制?」《尔雅》云:「槚,苦茶,即不撷而饮之。」岂圣人纯于用乎?抑草木济人取舍有时也。自周已降,及于国朝茶事竟陵子陆季疵言之详矣。然季疵以前,称茗饮者必浑以烹之,与夫瀹蔬而啜者无异也。季疵之始为经三卷由是分其源,制其具,教其造,设其器,命其煮,俾饮之者除痟而去疠,虽疾医不若也。其为利也,于人岂小哉!余始得季疵书,以为备矣,后又获其〈顾渚山记二篇其中茶事。后又太原温从云、武威段磶之,各补茶事十数节,并存方册之事,由周至于今,竟无纤遗矣。昔晋杜育有《荈赋》,季疵有《茶歌》,余缺然于怀者,谓有其具而不形于诗,亦季疵之馀恨也,遂为十咏,寄天随子
龙舒良匠,铸此佳样成。
立作菌蠢势,煎为潺湲声。
草堂暮云阴,松窗残雪明。
此时复茗野语知逾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