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贶 其一 五泻 唐·皮日休
五言律诗 押先韵
序:毗陵处士魏君不琢,气真而志放,居毗陵二纪,闭门穷学。是乎,里民不得以师之;非乎,里民不得以訾之。用之不难进,利之被人也;舍之不难退,辱非及己也。噫!古君子处乎进退而全者,由此道乎。抑夷之隘,惠之不恭不能于是也。江南秋风时,鲈肥而难钓,菰脆而易挽,不过乘短舟符(案:《方言》曰:「船短而深者谓之舟符。」),载一甔酒,加以隐具,由五泻泾入震泽,穿松陵,抵杭越耳。日休闻道不琢敢不求雅物,成雅思乎。于是钓船一,修二丈,阔三尺,施篷以庇烟雨,谓之五泻舟。天台杖一,色黯而力遒,谓之华顶杖,有龟头山叠石砚一,高不二寸,其仞数百,谓之太湖砚。有桐庐养和一,怪形拳局,坐若变去,谓之乌龙养和。有南海鲎鱼壳樽一,涩锋齾角,内玄外黄,谓之诃陵樽。皆寄于不琢,行以资云水之兴,止以益琴籍之玩,真古人雅贶也。因思乘韦之义,不过于词,遂为五篇,目之曰五贶,兼请鲁望同作。
何事青钱,因人买钓船
阔容兼饵坐,深许共蓑眠。
短好随朱鹭,轻堪倚白莲
自知无用处,却寄五湖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