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肉团终当败坏,臭皮袋死尚贪痴。
生憎铜镜催白发,残著珠襦待赤眉。
高筑迷楼愁鬼瞰,多为疑冢怕人知。
吾评裸葬尤坚久,来往何曾挂一丝
⑴ 原作围,据卢本改
⑵ 原作桂,据冯本改
⑶ 自注:张□□云:红红白白莫相谩,无限真人赤肉团。败坏不知猪狗相,只今便作死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