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哉生长当驿边,官家使我牵驿船。
辛苦日多乐日少,水宿沙行如海鸟。
逆风上水万斛重,前驿迢迢后(一作波)淼淼。
半夜缘堤雪和雨,受他驱遣还复去。
(一作夜)寒衣湿披短蓑(一作莎),臆穿足裂忍痛何。
到明辛苦无(一作何)处说,齐声腾踏牵船出(一作歌)
一间茆屋何所值,父母之乡(一作邦)去不得。
我愿此水作平田,长使水夫不怨天。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