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诸家烟雨楼诗十首 其四(明末清初·彭孙贻)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水榭朱甍俯碧沙,却惊阁道紫宫斜。倚檐疑坐仙人掌,驭气堪过羽客家。

窗掩月轮脩后户,树横星汉泛时槎。酒酣独抱渔竿卧,罢钓连筒捲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