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寒行(宋·司马光)  显示自动注释

穷冬北上太行岭,霰雪糺结风峥嵘熊潜豹伏飞鸟绝,一径仅可通人行。

僮饥马羸石磴滑,战慄流汗皆成冰。妻愁儿号强相逐,万险历尽方到并。

并州从来号惨烈,今日乃信非虚名。阴烟苦雾朝不散,旭日不复能精明

跨鞍缆辔趋上府,发拳须磔指欲零。炭炉炙砚汤涉笔,重复画字终难成。

谁言醇醪能独立,壶腹迸裂无由倾。石脂装火近不热,蓬勃气入头颅腥。

仰惭鸿雁得自适,随阳南去何溟溟又惭鳦鸟识时节,岩穴足以潜微形。

我来盖欲报恩分,契阔非徇利与荣。古人有为知已死,只恐冻骨埋边庭。

中朝故人岂念我,重裘厚履飘华缨。传闻此北更寒极,不知彼民何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