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柳斜连长乐坡,故宫今日重经过。
一时人物存公论,万里云山入浩歌。
白发归来几人在,青门依旧少年多。
自怜季子貂裘敝,辛苦灯前读揣摩